創作內容

4 GP

雪花隨風飄

作者:(クズ+ゴミ)⁴│2019-12-25 20:21:14│巴幣:8│人氣:159
警告:
雖然是因為情節需要故意在聖誕節PO的,但還是先警告這篇絕對會影響過節的心情。
不想現在或未來被影響好心情的人,就按X離開吧。

還有,雖然沒有像某F/Z在聖誕夜褻瀆神明,但本篇有一點點不是世間普遍認同的存在出現。
然後雖然都稍微隱晦帶過,但內容也不算正向,所以對這些過敏的人也請按X離開吧。

事先都提醒好了,如果有疑慮就不要再看了。

如果看完的話,有什麼想法也歡迎提出,感謝。

  「……」
  一名男子身著西裝,一言不發看著凍僵手上的手機。
  毫無表情的臉孔下有著何種情緒,男子恐怕也不清楚,也不想理解。

  於綿綿細雪的街道上毫無動靜一段時間的男子,才像是想起什麼的將手機收進自己的口袋,匆匆朝某個方向走去。

  一段時間後,男子進到一家醫院。即使是一家具相當規模的醫院,男子也毫無遲疑朝著某個目的地前進。
  不久後,他在一間病房前停下,正準備將手放上門把時,他停下動作,將手收回。
  原本面無表情到有些令人畏懼的男子,突然露出一個微笑,但任誰也看得出來那僅是一個虛假的笑容。
  男子自身也相當清楚這點,卻仍盡最大努力勉強做出這樣的笑容。
  然而對於要不要進這間病房,他仍是相當猶豫。

  「啊,是常常探望小黎的那位先生啊!蠻久沒看到你了。今天也是來看小黎的嗎?」
這突然的喚聲,男子驚嚇同時轉頭看向聲音來源,看到的是一個常在這間病房見到的護士。
  「……啊,是,這陣子有點忙,今天有空所以要來看她。」回過神來後,男子禮貌性回話,表情也不像方才如此僵硬。
  「你們感情還真是好呢,你沒來的時候小黎總是會問你今天會不會來呢。」護士笑著轉述事實。
  「是、是這樣嗎?沒想到我還是有被人需要的呢……哈哈。」男子尷尬地笑了幾聲。
  「當然囉,小黎還蠻喜歡你的呢。」護士雖然覺得男子的回答有些許違和,但也說不出怪在哪裡便未多加理會。
  「不說這麼多了,我還有事要忙,晚一點會再幫小黎做例行性的檢查,她的父母應該晚上才會來,這段期間就麻煩你陪一下小黎了。」
  「好,我知道了,您忙吧,辛苦了。」
  護士點頭示意後離去,男子見到護士離去嘆一口氣後表情不自覺地回復成那僵硬的笑容,這次卻沒有猶豫地敲敲房門後進去。

  「啊!是哥哥!你來陪我玩啦!」看到進門的人是她所熟悉且整天滿心期待見面的人,坐在病床上的小女孩喜出望外地大喊。
  隨之而來的卻是痛苦的咳嗽聲。
  見到此景的男子,立刻跑過去幫小女孩拍背,並在心裡祈求讓她痛苦的症狀趕緊停止。
好一段時間後,咳嗽才像是不情願的停下。
  「小黎,沒事吧?」雖然明知道剛剛還如此痛苦的人怎麼會沒事,但男子從腦海中不斷挖掘出來的,只有這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問句。
  「沒、沒事。」名叫「小黎」的小女孩後露出笑容,但任誰看都知道決不是沒事的表情。
男子見到這種表情,在心中獨自怨恨自己無力同時,轉身倒溫水後遞給小黎,並慢慢地讓她喝下。
  「真是的……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啊。」男子邊收回小黎喝完的水杯,邊無奈地囑咐著。
  「誰叫哥哥這麼久都不來陪我玩,快3個月了吧。」小黎鼓起自己的臉頰。
  「沒辦法啊,我也是很忙……」男子越說越小聲,貌似有什麼疑慮,而這些疑慮全部寫在自己臉上。
  「哥哥,怎麼了嗎?」小黎發現男子聲音越來越小所以詢問,卻因男子背對她而未發現其表情。
  「哦……沒事。」男子趕緊整理自己的情緒。「我也是很忙的,當然沒辦法常常來看妳啊。」
  雖說如此,男子的語氣仍是有幾分剛剛的不協調感在。

  這句話,也與三個月前的他所作所為不符。

  「好吧,那哥哥今天就陪我玩到我開心為止,作為這3個月沒來陪我的補償,可以嗎?」小黎卻看來不在乎,僅將注意力放在男子終於來的事實。
  「……我會在讓妳不會弄壞自己身體的前提下這麼做的。」男子認輸地嘆口氣,不經意將視線看向這單人病房內的月曆。

  只剩一張的月曆上,提醒著人們今年已經邁向尾聲。
  同時,在12/25上圈著的紅色圈圈,透漏著將其畫上的人有多麼期待這天的到來。


  小黎,她希望我這麼叫她,所以我都是這麼叫她。

  當初認識她是在六月左右,那之前的我因為遇到很多事情受到很大的打擊,導致往常一直嘗試掩埋的情緒一次爆發,讓我變得不是很相信他人,也陷入長久的渾沌與消沉。
  那時的我,因為往事一次性爆發,我只認為我是什麼都做不到的廢物,至於往後也不斷證明這種想法沒錯,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某日糊里糊塗走到某家醫院,沒想到那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當時看見一個穿著應是醫院病人的服裝、約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鬼鬼祟祟在醫院後門東張西望。
  本想說不關自己的事就不想多事,但自己偽善又發作,所以走過去詢問她需不需要幫忙。
  或許還好有注意到她,在周遭只有我們兩人時,她因體力不支而昏迷倒下的瞬間才能及時救助。
  那時的我只有一個念頭:得趕快救她。

  所幸就在醫院,抱著體重異常輕的她直接衝進去,經過急救後並無任何大礙。
  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小黎是住院病人,至於生什麼病我並未過問,因為我沒義務也沒興趣打聽別人的私事。

  不久後,小黎的父母接到消息後也趕來醫院。
  原以為等待小黎的會是一場責罵。出乎意料的是,小黎的父母只是哭著緊抱剛醒過來的小黎,不斷說著:「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看到這般情景的我,大致能推估出來這家人的情況,不過因為我不太喜歡、沒資格也沒力氣干預他人私事,也不想有過多的糾纏。
  所以看到沒我的事後準備轉身離去。
  見到欲離去的我,小黎的父親叫住我,並希望能夠與我好好道謝。
  偽善這時又發作,我表示只是舉手之勞罷了,不必言謝。
  然而小黎父親堅持一定要好好向我道謝,在雙方不斷堅持下,最後妥協請我在醫院美食街吃個晚餐就好。

  當然,偽善又發作的我並沒有點太多,事實上我也沒有食慾。
  一開始,只是個相當尷尬的共餐,畢竟雙方僅有今天的一面之緣,我也不太願意與小黎父母親交談。
  原本以為準備解脫時,小黎父親突然主動跟我談起小黎的情況。

  雖然我有推測出一些,但萬萬沒想到這種演爛的故事會發生在我身邊。
  小黎就如爛哏故事的主角一樣,自小罹患不知名的疾病,至今只能不斷進出醫院,最後變成只能住在醫院。
  聽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時,兩人都差點崩潰。所以見到小黎沒事的當下,完全沒有想責罵的感覺,內心只有「沒事就好」的念頭。
  這樣的孩子想當然爾不會有正常小孩該有的生活體驗,也不會有什麼朋友。
  小黎父母親就像是好不容易找到宣洩這數年壓力的垃圾桶,向我娓娓道出這幾年的辛酸路程。
  我能做的也只有靜靜地聽,至少我還有這頓飯的「恩情」要還。
  怪的是,聽到他們如此為小黎擔心還有付出,內心卻不明所以的不斷刺痛。
  還有,當下他們很正常的,並沒有向我透漏相當重要的「隱情」。

  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大概聽他們說一個小時,覺得總算解脫時,他們希望我能再去一趟病房,讓小黎也向我道謝。
  偽善又發作的我,心想反正結束後就不必再多做牽扯便答應。

  只是,當下那個決定究竟是對是錯,至今我仍然不明白。
  或許,再一段時間,我就會明瞭也說不定。

  再次走進病房,或許因為當初一心只想救她,又或是根本沒注意這麼多只想趕快離開並沒有仔細看她。
  即使因病有些消瘦,但是在大眾眼光看來也是相當楚楚可憐,會相當受男性歡迎的類型。
  也或許因病長期未接觸外界,導致她看來有些虛無縹緲,讓人覺得稍微接近就會消失殆盡。

  不過不關我的事,我又不是蘿莉控。誰會對一個小女孩有什麼戀愛情愫。

  經過小黎父母向小黎解釋來龍去脈後,她也很有禮貌地向我道謝,看來即使疾病纏身,小黎父母也將她家教顧得不錯。
  如出一轍的禮貌式答覆後,準備離去前,無意間瞟見小黎的笑容。

  不久後,我才知道那份稍觸即逝般的虛幻,是「真實」。

  回到家中,我也不打一聲招呼,反正也空無一人。
  在算乾淨的房間一隅坐下,將自己思緒放空,腦中卻不時回想今天在醫院的一切。
  為了趕走這些「惱人的」記憶,澡也不洗,倒頭就睡。

  隔天,我並未因前一天的事感到比較舒暢,負面情緒的浪潮仍不斷侵蝕著我。甚至好像能看見那些情緒實體化,並不斷在我身旁圍繞。
  我莫名其妙地再次走到那間醫院,也不自覺走向昨天遇見小黎的地方。
  怪異的是,就像昨天的重播畫面,相同樣貌的女孩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做著同樣的動作。
不同的是,這次有個人直接走上前,不由分說將她抱起並帶回病房。

  「你是……昨天的哥哥?」從她的臉上看似有些不滿,但也看得出更多的是疲態。
  「是啊。妳為什麼又偷偷跑出去?不是應該要好好的……」說到一半,我將話吞回去。因為這不應該是我該管的,我也不想管才是。
  「我……我看到天氣很好,想出去看看,但醫生叔叔說不行。」眼前的小女孩看來是明白自己做錯事,但還是想出去看看。

  聽到「想出去看看」這件事,腦海中不禁想起不好的回憶,自己便趕緊搖搖頭,將那些回憶趕出腦中。

  「不然這樣吧。」我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我這裡有一些之前出國的照片。只要妳乖乖的聽醫生的話,我就每天來說一點那時候的故事給妳聽。」
  我真的不知道當時吃錯什麼藥,剛剛才想消除的回憶,現在居然拿來當作幫助他人的材料。

  我想,應該又是偽善發作吧。
  只想協助自己想要協助的事,遇到自己不想幫的,不管有沒有能力都會找藉口拒絕,然後再用「量力而為」的爛理由欺騙自己。
  但至少,這次我沒有說謊,我並沒有和她約定「等她好就帶她出去」這種不知道能否實現的諾言。

  「真的嗎?」小女孩的眼神充滿期待,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
  但既然都說了,事到如今也不能反悔,只能答應。
  「太好了,哥哥,謝謝你。」小女孩臉上難掩高興之情。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自己也搞不清楚,明明已是不想再和誰接觸,結果就為這一面之緣的小女孩做到這種地步,該不會我真的是蘿莉控吧?
  「我叫小黎,以後請多多指教!」小女孩握起我的手,雙手以物理角度來看絕對是冰冷的。
  但不知為何,我卻感到一股暖流從這雙手傳來。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來醫院看小黎,並照約定把之前出國的故事中好的部分分享給她。
  雖然這段期間忘記自己不願意與他人接觸,也忘記了自己不願意讓別人發現自身的情況很糟糕。
  但看到小黎每天都很開心的樣子,我貌似也漸漸忘記這些事情。
  這段期間,我也和小黎聊很多天。
  我不談自己的事,並極力避免碰觸到「未來」的問題,一方面擔心小黎是否有「未來」,一方面我恐怕也害怕自己的「未來」。
  小黎卻不斷主動提起她病好了想如何,有著什麼樣的夢想,想對如此照顧她的父母親和護士、醫師回報些什麼,想要交多少好朋友,一起到哪裡玩…….等等話題。

  聽到這些的我,只覺得如坐針氈。
  並不是因為有個人正在述說這些不知道能否達成的願望,而是自身對這些事物已經……

  但奇怪的是,經過這段期間的相處,見到明明是身體虛弱到什麼事都很難做的人,卻仍然懷抱著自己哪天會好起來的希望,自己也覺得不能再這樣。
  這也是社會認為的正解:有人比你還慘,你比人家更好有什麼資格消沉?
  之前的人生都是一路照著「正解」走來,這次照著正解一定也是沒錯。

  於是沒有和小黎見面的時間,我厚著臉皮向我主動斷連的朋友談起自己的近況,並且尋求他們的協助。
  很幸運的,那些朋友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所以並不計較的願意伸出援手,我也真的很感謝他們。
  所以事隔數個月,我重新走出來,重新試著找回與人和與社會的連結。
  不到一個月,我也順利如小島秀夫的《Death Stranding》,找回人與人間的連結,小黎也因為找到特效藥所以康復。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如果人生就如故事般大抵有個快樂的結局有多好。
  那之後數個月過去,不斷地碰壁、不斷地撞牆、不斷地被拒絕。
  這個世界不溫柔也不善良,卻一致認為每個人都一定積極、善良、樂觀,不會有任何的低潮。

  漸漸地,發現其實自己就算走出來,到最後只會被拒絕,只因自己曾經消極過。
  漸漸地,發現自己果然只是一個不被人需要、什麼事都做不了的廢物。
  漸漸地,發現即使將這些問題、這些負面情緒講給別人聽,也無法真正幫我解決問題。
  漸漸地,之前消失的那些應該是我負面情緒的黑霧,再次包覆在自己身上,而且比以前更加濃厚,也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識。

  漸漸地,發現自己之前與其他人失去聯繫這個做法才是對的。
  這樣做,就不會讓這些讓別人沾上這些黑霧。
  這樣做,就不會讓人覺得自己幫不了他人,進而感到傷心、內疚。
  這樣做,就會讓他人覺得,他沒問題了只是在忙所以疏於聯繫,之前也是這樣的,等到哪天比較可以了,自然就會再次聯繫。
  這樣做,哪天真被這些黑霧吞噬時,我也能將傷害降到最低。

  我只是個自私自利的人,表面上說樂於幫助他人,實際上會嫌麻煩而拒絕。
  我只是一個會因自己心情差就亂斷開聯繫的爛人,不值得他人同情。
  我根本沒有資格再次找尋他人協助,我也不想再因為我讓他人難過或感到無力,就像曾經那個幫不了一個好朋友的我一樣。

  所以大約在10月,我再次斷開與他人的聯繫,這次斷得更加徹底,連小黎的病房也沒去。
  雖然仍然不斷再嘗試、不斷再掙扎,但,又如何呢?
  雖然也不斷學習到新經驗,但,又如何呢?
  斷連前幾位朋友也發現我的異狀,說需不需要去求診。
  感謝是感謝,但我身上的標籤恐怕已經很足夠了。
  我也不想把負面情緒帶給他人了,即使對方是專業人員。

  其實很夠了,雖然還有想去的地方想去,想做的事沒做。
  其實想想也沒什麼所謂。已經很累了。
  如果可以把自己不需要的東西,轉給真正需要的人,那有多好。
  這段期間不斷湧現出這樣想法的我,想起很久沒見的小黎,看看也12月底了,既然都出來了,今天就去看看她吧。


  「所以為什麼哥哥這三個月都沒來,而且什麼聯絡都沒有?」小黎雖然很開心,但還是對男子沒來也沒聯絡感到些許不滿。
  「就……忙吧?」男子苦笑了一下。
  「然後看到12月底了,想說再不來小黎一定會氣得半死,只好厚著臉皮來了。」男子不斷壓抑自己的情緒,深怕自己現在仍清楚能見的黑霧沾染小黎。
  小黎已經夠痛苦了,不能再讓她接觸到這些…….
  「……哥哥,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你感覺,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樣?」
  「我、我嗎?沒有什麼不一樣啊。」男子被說中急急忙忙否認同時,想嘗試轉移話題,便將視線轉向小黎,心想能以同樣角度切入,從小黎的變化找……

  這麼想的男子,這才發現自己犯了非常大的錯誤。

  小黎的面色,比三個月前還憔悴,身體看來也比之前更消瘦。
  見到此景的男子只好打消念頭。嘗試找尋另一個話題。
  「妳、妳看,外面下雪了,聖誕節也快到了,妳有沒有希望聖誕老人送妳什麼禮物嗎?」
  「聖誕老人嗎?」小黎看向窗外的綿綿細雪,表情有點傷心。
  「就算有聖誕老人,像我這樣不斷讓爸爸媽媽擔心的壞孩子,也只會收到煤炭吧?」小黎轉頭看向男子的表情,讓他心隱隱作痛。
  「不、不會的,小黎妳絕對是個好孩子,妳是個善良的孩子,之前跟妳說的故事,妳不都真心在為故事內的人擔心嗎?」
  聽到男子的回覆,小黎仍然是不發一語。
  「不然這樣好了,我跟妳約好,聖誕節我送妳一個妳絕對會開心的禮物好不好?」
  「明明三個月都沒來找我玩?」聽到男子的話小黎雖然開心,卻想起男子這三個月都沒有來,露出懷疑的表情。
  「哦……這次一定遵守約定,我保證。」
  「那來打勾勾」。小黎伸出那纖細小手的小指,仍擺著懷疑的表情。
  「……好。」理虧的男子只好照做,藉由這個「儀式」讓小黎安心。
  「那就說好囉,哥哥!」小黎開心的笑著,這久違的笑容讓男子暫時忘記這段期間來的情緒。
  「這樣的話,加上爸爸媽媽的禮物,我就有三份禮物了呢,真的很期待聖誕節到來呢。」

  然而這時,小黎卻突然痛苦的握住自己的胸口,同時不斷大口大口喘著。
  男子見狀,便立刻按下病床頭的緊急按鈕,不久後醫護人員便前來進行急救……與小黎失去意識同一時間抵達。

  不久後,小黎的父母接到醫院通知趕來,但小黎仍在急救中。
  此時看見男子的小黎父親,直直走向男子,不由分說地往男子臉上招呼一拳。
  見狀的小黎母親趕緊阻止小黎父親,而被揍倒在地的男子摸了摸自己的被揍的臉龐。

  「你還有臉過來啊?消失多久了?你不知道沒來的這三個月小黎雖然臉上都掛著笑容,但還是看的出來她很失望啊!」小黎父親對著男子咆哮。
  「老公你等等!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而且他也沒有義務幫忙我們啊!更何況我們一開始還因為他只是不相干的人拒絕過人家啊!」小黎母親想嘗試阻止這明顯是遷怒的行徑。
  「但是……但是……要是這傢伙這三個月有來……小黎也……」小黎父親大概心裡也明白自己是無理取鬧,也是遷怒,語塞同時不禁流下眼淚。

  「有臉」「消失」「失望」「義務」「有事要忙」「不相干的人」「拒絕」,雖然只是幾個看似沒問題且不相關的字詞,不知為何,卻在男子心中引發不可逆的化學反應。
  此時,手術室的燈熄滅,醫生從中走出。
  見狀的父母趕緊走上前詢問情況,卻只得到一個令人崩潰的消息:恐怕活不過12/25,也  就是這幾天就……
  聽到這個消息的兩人,小黎母親不敢接受事實,直接失去意識,小黎父親則是跌坐在地,久久不能自我。

  而聽到這消息的男子,就像是與外界的聯繫斷線般,在未察覺到周遭人仰馬翻的狀態下離開醫院回到家中。
  離開前男子依稀聽見,小黎因那不知名的疾病,身體本就不斷衰弱,三個月前病情急速惡化,本來就稱不了太久,能活到今天其實已經是奇蹟。

  不知道是否聽錯,但男子在心中已將其認定為事實,與小黎父親所說的一樣,都是自己沒有來的錯。

  對,都是自己的錯。
  從懂事以來,哪件憾事不是因為自己的錯所造成的?

  然後,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在家度過數天,眼看今天就是12/25。


  猛然發現今天是12/25,猛然發現這幾天都沒有去醫院。我內心卻毫無起伏。
  究竟是已崩潰,還是已毫無感覺。我不清楚,也無力弄清楚。

  看著手上的手機,因為小黎這件事,一直以來所有情緒連鎖爆發。
  但意外地,我沒有過多的反應。

  到頭來,我真的只是個什麼都做不到的廢物。
  不管是從小父母不斷吵了又和、和了又吵最後離婚的事也好。
  不管是因為某個契機家庭分裂的事情也好。
  不管是我無法勸導家人不要再被騙的事也好。
  不管是很幫助我的朋友,我卻幫不了他,甚至刻意保持距離的事也好。
  不管是這段期間我不斷嘗試重新找回與社會的連結的事也好。
  不管是好好說出那段期間我發生的事也好。
  不管是小黎這件事也好。
  還是其他「應該能做」卻「沒做到的事」也好。
  我通通幫不上忙,我做不到任何事情。

  都是我的錯。    
    
  種種的事蹟,只是不斷地印證:你只是個廢物。

  想想也是。
  從小到大,或許我只是不斷欺騙著別人,也欺騙著自己。
  因為我即使在幫助他人,也只是站在自己的利益考量,又是不是在逃避我是個廢物這個事實?
  會接觸小黎,我是不是又為了自己考量?
  這種行為能稱作「善」?

  今天要是是一個更好的人陪在小黎身旁,她是不是能夠更快樂的活著,或許病也能好了也說不定。

  我為符合「社會所需」所編織出來的「我」,現在卻被社會拒絕。成為不相干的人。
  我的確是讓很多人,包含自己失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實在沒有義務幫助我這種廢物。
  我的確沒有臉活著浪費資源,應該消失。
  既然只是一個可以被取代的小螺絲,那換掉也無妨,運作中的機械仍然能運作,或許還能運作更好。

  這樣的想法從未消失過,而盡可能斷開與他人聯繫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自己哪天真的不行了,能夠讓最少的人為這種不值得同情的廢物難過。
  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又是一種偽善,也是在欺騙誰?

  如果一個人的存在,不僅沒有意義,想要與重新證明自己也只是遭到不斷拒絕,又只會造成別人的困擾。
  這樣的人,有什麼存在的必要?

  對,我應該消失。
  那為什麼很多像小黎那樣的人,想活卻不能活?
  那為什麼像我這樣應該消失的人,卻能繼續活著?
  我為什麼不能把自己不需要的東西,給予真正需要的人呢?

  想著想著,即使外面因為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雪而積出不薄的雪,現在也下著細雪,身體還是不自覺使盡剩餘的力量出門。
  目的地……應該是醫院。
  「……看來你想清楚了。」
  走到街上時,一個令人聽來不舒服的聲音,伴隨之前一直以為是錯覺的黑霧出現在眼前出現。
  「你是?」這樣的怪異現象,對於現在的我已經無所謂,既不害怕,也毫無感覺。
  「說起來複雜,算是可以實現你願望的存在。也蠻符合今天聖誕節的不是嗎?」
  「願望?」
  「你不是一直覺得自己不該存在,應該把資源給予真正需要的人嗎?」
  「所以呢?你有辦法?」雖然被說中不是很高興,但這是事實。
  「辦的到才說囉。」部分黑霧指向路旁,那邊有個尖銳物。
  「只要你敢,我能讓小黎獲得健康的身體,讓她過上正常的人生。」
  說來奇怪,聽到那可疑黑霧的話,我毫無遲疑也毫無懷疑的走向那個尖銳物並拿起,就好像是……聽到了救贖?
  「欸欸!等等啊!這麼不遲疑的人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黑霧大概見到我如此果斷,反而嚇了一跳。
  「如果長久被認為毫無價值的東西,某天突然哪天有了價值,應該會毫不猶豫地去實現價值吧?」很奇怪,我究竟有多久沒有這麼果斷過?
  「嗯……好吧,或許你是對的,除了將你剩下的給她外,還有沒有其他要求呢?」黑霧聲音聽來像是無所謂,又或者早已司空見慣?
  「這樣的話,這件事你做得到嗎?」

  「嗯……跟你這麼多年,我大概懂你這麼做的用意,做得到是做得到,但你覺得,這算不算也是種偽善呢?」
  「既然一直過著欺騙的人生,現在已經無所謂了。這種悽慘的下場,也或許真正符合這種廢物吧。」雖然苦笑著,但我內心真的毫無起伏。
  然而面對這種自嘲,黑霧沒有一點回覆。
  「我想動作要快吧?我怕小黎撐不下去。」現在到底是真心擔心小黎還是只是想著想解脫,自己不清楚,也不願想清楚。
  這些事情,已經毫無意義,又或者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意義,如同我這個存在。
  「……了解。雖然你可能也可以不信,但我會讓小黎過上正常的人生,你的額外要求我也會幫助你的。」
  「雖然這樣說很奇怪,萬事拜託了。」
  我抬頭看向天空,現在正下著細雪。
  「今天是白色聖誕,至少我有遵守和小黎的約定,在聖誕節送她一個絕對會開心的禮物。」
  逃避也好,偽善也罷,這種事都無所謂了。
  「等等我也有87%像個聖誕老人吧?」對於還能自嘲,我也感到不可思議。

  「至少,我還有一點用處。」


  「醫生!醫生!」一間醫院內,一名護士匆匆忙忙向醫生。
  「OOOO房的病人醒了!」
  「妳說什麼?」醫生跑向病房,不敢置信地看向剛甦醒的病人。
  只見病人才剛甦醒,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僅見到在兩旁喜極而泣的父母,以及雖然驚訝,卻還是克盡職守幫忙做檢查的醫護人員。

  「我想只能說是奇蹟了。不知名疾病造成的症狀完全消失。」做完一系列檢查的醫生依然不相信檢查結果。
  「保險起見,接下來還要再做幾個精密檢查和觀察。如果沒什麼問題就可以讓她出院,之後只要定期回診,就能過上正常的生活了。」留下這些話的醫生仍然難以置信,畢竟這可是困擾大家十多年的問題,突然消失也太過離奇。

  「真的是太好了,這是對我們全家最好的聖誕禮物。」病人父母一同擁抱病床上的病人。
  雖然病人還是不太了解發生什麼事,但看現場情況,還是能知道困擾自己多年的疾病已經消失,終於能過上正常的生活。
  「對了,得趕快把這個消息跟……」病人說到一半,卻發現有點不對勁而停下。

  「奇怪,我剛剛是想跟誰說呢?」
  一滴淚珠不自覺地從那雖消瘦卻稚嫩的臉龐滑下。

THE END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327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誕節

留言共 2 篇留言

睡狼
雖然對這篇文有很大的感觸
可是滿腦子都是光頭勇造害我說不出話qq

02-11 07:27

(クズ+ゴミ)⁴
お久しぶり02-11 07:54
睡狼
お久しぶり٩( 'ω' )و

02-11 08: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xjohn1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SC黏土人 Cast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d6858148場外
一星期後我我就解桶回場外了!你們給我記住!把我檢舉的小人我都會讓他們不得好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