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科幻短篇】黑貓與機械人

作者:羽尚愛│2019-12-23 01:03:31│贊助:22│人氣:135

這幾天關於貓死掉的消息在公司裡低調且迅速的流傳著,關於貓也就是賀子本人,她是一個擁有黑貓外型的女性。是一個經常被人在私底下討論的對向,那不光只是工作上的表現,還有過去她在其他公司之間的傳聞,女人之間的忌妒,還有許多。

對谷田而言他們雖然不同部門,但兩人經常會因為工作的關係有往來,在公司裡谷田也不時會與她見面。他總是會希望找到一個安靜不會被人打擾的地方,在哪裡他能夠享受數分鐘靜下來的時間,好把大腦中雜亂的訊號與資訊都平息下來。

谷田總覺得自己是公司裡最格格不入的存在,他像是一台老舊的機械,有著一個又矮又醜的圓筒狀外觀,不像公司裡的其他人,都有著某種動物的外型,亮眼、鮮明與各有自己的特長。

谷田看著握在手中的調酒,他經常會想到離職,找一份更好的工作、旅行、或是休息一段時間。但這些訊息卻很難被大腦的系統理解,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為何為這麼想,他不太喜歡有自我意識,他覺得一切規律、不要出什麼太大的問題,這樣就好。

「你有在聽我說嗎?從賀子自殺之後,公司裡散布各種謠言。其中也包含你在內,賀子死去的那一天,最後是你跟她見面的吧?很多人都認為是你跟賀子說了什麼,才讓她走上絕路的。」

板本嘆了一口長氣,他的外型是一隻八哥,與谷田是同事,他總是穿著合身的西裝,穿梭在公司不同部門。板本時常扮演著一個中立與氣氛活絡的角色,在谷田心中滿羨慕板本,他總能有效的溝通,並解決不同的事情。

「賀子小姐她只是跟我討論了工作上的事情。」谷田回答道,就算兩人在私底下接觸,賀子也很少會提到關於自己的。也是在賀子死去後,谷田才更多去思考關於她的事情,他發現自己對她一點也不明白。

「是嗎,我是不想懷疑你,但你還是小心一點才好。賀子小姐的死恐怕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偏偏又在這個不巧的時間,公司這個月的業績也不是很理想,加上內部還有一些高層的人事調動,希望不會延燒下來。」

板本說的很緩慢,他很少會在別人面前說真話,除了私底下與谷田見面時,他會透露出一些自己的想法。

「但關於上次說的那一件事情,已經確定了嗎?」谷田還記得之前板本說過自己將要離職,他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在這間公司的工作,不論是薪資或其他福利都不符合他所期望的待遇。

「你在這種事情上總是記得相當清楚呢,談是都談好了,本來還以為會受到這次事件的影響,但卻出乎意料的沒有遇到什麼阻礙。」

板本邊說邊喝下手邊的威士忌,在小酒吧裡放著輕快的歌曲,若不是剛好遇到賀子的事件,他或許能更加輕鬆地向谷田說起自己要離職的事情。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谷田顯示出來的表情變得沮喪,這是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要與他人告別,是多麼沉重的事。

「哈哈,原來你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別太放在心上,換了公司後,私底下還是可以見面,又不是一輩子見不到。」板本拍著谷田的背,發出清脆的聲響,「等之後機會在介紹對象給你吧,我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板本別開玩笑了,你知道我最不擅長那種事情的。」

「嘛,別說自己是個不懂感情的機械,適當的表現自己也不是壞事。」

「是嗎?」谷田不確定這一點,一瞬間他的腦海裡閃過許多雜訊,當他試著明白為何自己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時,才驚覺到那個對他而言相當重要的人,已經不在了。

板本向谷田舉起酒杯,兩人各自將杯中的酒飲下,卻各自都有難以表達的想法。這些不會隨著酒精遺忘與揮發,只是逐漸沉澱留下陣陣的苦澀。

***

關於賀子的死,似乎也有警方介入其中,這幾天谷田都會注意到一些有別於公司的人。他們安靜地站在遠方觀察,或偶爾向人打聽一些消息,谷田本身也有被詢問過一兩次,但那卻都不是什麼特別的問題。谷田不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那就彷彿賀子的死亡,另有其他可能,並非像公司裡的人所討論的那麼簡單。

初次與有過不同的了解,是在一次谷田下班回到住宅前,那是一隻貓頭鷹外型的女性,在黑暗與微光下透露著一絲神秘,有時卻又好像在尋找著獵物般,轉動著雙目。

「你好,我是佐一,負責調查賀子小姐的案子。」她用略為低沉與平穩的聲音說道,「關於賀子的事情我有幾點想要向您請教,不知道您是否方便。」儘管佐一客氣的說道,但谷田可以感覺她並不會輕易的放棄。

「那就進來坐吧。」谷田隨口說道,其實他是想拒絕的,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已經讓他很疲倦。但同時他也很想知道更多的細節,關於賀子的死亡,或是其他相關的訊息。

谷田的住所並不大,房間內的擺設也相當簡單,有一半主要是因為谷田是機械的緣故,很多事物在大腦與程式裡運行著,在那之外的也有網路或其他可連繫的裝置。所以現實存在或能見到的對谷田來說就不是那麼的重要,更別說他與其他人之間存在認知上的差異,這也使得他會覺得現實比程式所購成的更加虛幻。

佐一坐在房間裡升起的椅子上便開門見山的問道:「在賀子自殺的當天,你與賀子在公司有談到什麼嗎?」

「就像往常一樣,我們談到關於工作的事情,不過那天賀子說了很多想做的事情,最後她向我說道,一切都要結束了。」谷田說起這話的時候停頓了一會才接著說道,「那時我想她指的是工作告一個段落的意思。」

「那時你有想到她會做出自殺的打算嗎?」

「不,我並不知道她有那樣的想法,在公司裡她一直都是一個很開朗的人。」谷田回答道,但如今他也不是那麼的確定,自己所認識的是一個帶給他人快樂與正向的賀子小姐,或充滿苦悶與自殺念頭的黑貓。

「你們認識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嗎?」

「其實我們並不算特別的熟識,公司裡面都知道賀子,我也只是其中一個。」谷田沒有談到他們偶爾會見面的事情,他並不認為這該說出來。

「那麼你是從五年前就開始進公司的,之後一直都擔任相同的職位,你不覺得自己會討厭這份工作,或是有任何不愉快的念頭嗎?」佐一換了一個話題,有那麼一瞬間,谷田認為她真正想知道的並非賀子的事情,而是關於他的一切。

「雖然會有一些不愉快,但工作就是這個樣子的。」谷田沒有回答出真正的答案,他不想討論起自己,他也很少會對別人訴說。

佐一陸續地提出不少問題,但這讓谷田覺得自己有一些失望,關於賀子與這次的事件似乎早已經結束,佐一不過只是在做最後善後的工作。谷田對於這些問題感到厭倦,他表面上雖然在回答著問題,但實際上已經在大腦的程式裡,看著最新的影集。這對一個機械的他而言並不難,也不是什麼特別之事。

谷田不記得兩人討論了多久,直到佐一緩慢地闔上筆記本,在一切看似結束時,她從口袋裡拿出一枚精巧的胸章,上面有著單翼天使翅膀的圖樣。谷田知道這枚胸章的來歷,那也與賀子有關,但除此之外公司內應該不會有人知道這枚胸章的事情。

「你知道這個嗎?」佐一將那枚胸章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上,好讓谷田能清楚看見,「賀子死去的時候也握著相同的胸章。」

「我有看過她有這個胸章,卻不知道這代表什麼。」谷田回答道,他甚至不是很想討論關於胸章的事情。

「這枚胸章其實來自於一個特殊的地方,網路上都將其稱之為自殺者救助協會,只要受到他們幫助的人都會收到這樣的一枚胸章。」佐一流暢的說道,此時說話的語氣與剛才完全不同,她就像是早已經看透一切般,睜亮著她那雙巨大的雙眼,這不經讓谷田有些畏懼。

「自殺?這與賀子又有什麼關聯呢。」

「其實這個協會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簡單,近年來也陸續出現一些相關的受害者。因為在這個網路上因為生活壓力而求助的人很多,雖然會得到正面的回應,但受害者有時也會不經意間透露出自己的個人訊息,在這協會裡的某些成員,也利用受害者所面臨的困境,做出一些非法的事情。」

佐一向谷田解釋道,「不知道你是否能夠告訴我更多相關的消息,這樣對於賀子的案件,或是不要再出現類似的受害者都相當有幫助。」

「我恐怕無法答應妳的要求,更不用說我並不知道關於自殺者救助協會的任何事情。」谷田激動的站了起來,他從未想過自己會這麼做。

「我知道了,如果有需要請在與我聯繫。」佐一遞出自己的名片,但谷田並沒有做出反應,她便將名片留在了一旁的桌上。

***

谷田在佐一離開一段時間後才冷靜下來,他看著那張名片,想著自己為何要這麼抗拒,並做出如此反常的舉動。他謹慎地再次確認佐一不在房間之外,這才從桌子抽屜內的盒子裡拿出那枚相同的胸章,對谷田而言他並不覺得這個胸章能代表什麼,亦不能證明他有過想自殺或渴望過死亡。

會去到那個網站有多半就只是單純的好奇,很多人會在上面透露出自己遇到的困境、想法,表露出自己的情感與情緒。對谷田而言,這也讓他對現實有了更的認知,而且透過網路,他並不需要在意自己的身分,他能透過這個網站與協會幫助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這對他來說相當的有意義。

但就如佐一所說,這個網站並沒有他人所想的那麼簡單,谷田收到過不少不實的告訴,甚至威脅到他的生活。他開始定期的支付款項給不同的對象,好讓自己能維持著正常的日子。他總是擔心著公司內的人會知道這些事情,也害怕某一天變成一個詐欺犯,在有了金錢的往來後,換取來的並非變得更加安全,而是更多的威脅與恐嚇。

與賀子有認識的時候也幾乎是在那個時期,賀子並非有在那個網站上幫助過人,反而是問了很多問題,被迫簽下不少不合理的債務。在那時谷田接到的消息是要在現實裡與賀子接觸,並從而警告她不要輕舉妄動。

谷田並沒有因此威脅賀子,說謊或違背本意不是谷田或身為一個機械應該做的舉動,他向賀子坦白,但對賀子來說谷田不是第一個威脅她的人,但卻也是唯一一個願意告訴她實情的。

那些日子他們會偷偷的交換一些已知的情報,但最常聽賀子提起的,卻始終都是與其無關,是她踏入職場與成年之前,零星碎散的夢。谷田有時候會思考,儘管人或是像他們一樣有著動物外觀的人,與自己並沒有太多的差異,就像是被壓縮在一個無法被解碼的資料之中,他們壓抑著自身的想法,就像是不擅長表達自我的機械一樣。

谷田看著那枚胸章,他第一次哭了,他不知道從自己體內湧出的情感,用程式來歸類,究竟是悲傷、孤獨或是寂寞。但在他的眼前,總能清晰的浮現賀子向下掉落的那一瞬間。

一切都要結束了。那麼到底是指著賀子找到結束的方法,還是找到了結束自己的方式呢?谷田無法用程式運算出一個確切的答案,他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或許更新再多的軟體也難以學會。

谷田想起從機械學校正式畢業的那天,台上的老師有說過這麼一句話:「你們未來會遇到很多問題,但不用太煩惱該如何成為一個人,因為就算是人也很難做得完美無缺。」

***

谷田花了幾天把存在記憶體內,關於這些事情的紀錄整理出來,但在他試著想聯繫上佐一時,卻發現自己聯繫上另外的人,也同時告知他現在會由其他人負責處理。

賀子的喪禮來得人並不多,她看上去像是隻退色灰白的貓,對谷田來說這個妝容有些詭異,但他也不知道究竟怪在哪裡。

自殺者救助協會的網站依然存在著,谷田沒有再繳出任何一筆費用,威脅雖然一開始劇烈,但也慢慢的消退,就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公司內的話題開始轉移到某個外遇的女明星上,工作依然忙碌,但對谷田來說,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谷田本來以為會在與板本有聯繫,但他的離開,就跟公司內調動的人力一樣,一切順其自然的發生,從某個時間點換上新的人頂替,但也就只是如此。

谷田也有想過是否要將這次的事件交給誰才好,但他最後選擇刪除這份紀錄,與其相關的所有。從某一日起,他沒有再煩惱過去發生什麼,今天的他依然在人潮壅擠的城市裡穿梭,一切如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97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2-23 12: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mylove0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閒聊 - 遊戲劇情企劃 ... 後一篇:閒聊 - 遊戲編劇企劃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lexgod29給熱愛小說的大家
原創穿越小說「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已更新到最新一話「3-6 菲莉絲與荷姆」,歡迎大家前來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