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歌王子.蘭春】同居二十題

作者:蒼凜風│2019-12-22 12:36:00│巴幣:16│人氣:310

※祭品還願感謝文
※雖然是二十題,但其實是把兩題或三題合併寫。


01. 叫對方起床+09. 一方生病

  「……丸さん……蘭丸さん?」

  透過眼簾的亮光能讓人感覺到已是早晨,但因為身體不適導致整夜睡得渾渾噩噩,即使知道有人一直在搖晃並呼喚著自己,眼皮卻重得遲遲無法睜開。

  這應該是黑崎蘭丸在與七海春歌同居以來第一次碰到生病吧。平常總是遵照自己的吃飽睡足守則,運動方面也從不懈怠,照理來說頭好壯壯的他,卻意外得了感冒。

  「糟糕!體溫好高……蘭丸さん?失去意識了嗎……」

  意識是有的,只是身體不聽使喚。知道女孩在身旁忙進忙出只為照顧他,但黑崎蘭丸更想告訴女孩盡量離他遠一點,免得連她也被傳染了。力不從心的感覺實在令人無奈,最後也只能勉強睜開眼皮。

  「蘭——啊!太好了,您終於醒了!您發了高燒……!」

  「春歌……」

  乾燥的喉嚨吐出沙啞的呼喚,幸好善解人意的她馬上就去裝上一杯水和退燒藥,輕扶起他後小心翼翼地餵著。

  惦記今天仍有工作,他想著至少也要傳達不便前往的訊息,才正要找尋手機的下落,春歌就像知道蘭丸在想什麼一樣,馬上給出了能讓他安心的「已經幫忙向事務所以及QUARTET NIGHT的大家報備過了」這樣的答覆。

  「是這樣啊……那謝了。」像這樣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還是非常久遠的兒時記憶了,突然間被這樣對待,他似乎也有些無所適從,只好又在春歌的攙扶下躺了回去。

  「剛剛吃下的退燒藥好像開始產生效用,沒什麼問題的話妳就別太靠近我了,不要連妳也被傳染。」

  「我知道了。那、病人還是要好好休息才行喔!蘭丸さん今天就好好睡一覺,我會準備好適合的食物等您醒來。」

  房門重新被闔上。黑崎蘭丸轉而盯著天花板發楞,腦袋還很混沌無法思考太多,但他卻直覺知道此刻左胸熱脹的情緒並非來自感冒,而是這種被人細心關照的溫馨。

  自從不再一個人後,體驗了太多美好,所以他偶爾會想、會害怕,如若有天突然回到以前的生活,自己是否有辦法適應呢?

  「啊……頭好沉。」

  還是再睡一覺吧。

  因為他相信自己會讓這種無謂問題的發生率等同零。



02. 輪流做早餐+04. 餵食(可以用餐具也可以直接用手)

  休假時的慵懶早晨,兩人總是誰先醒了就先去準備早餐,貼心地想讓對方有更多的休息時間,等一切就緒了才會去輕輕喚醒仍在睡夢中的愛人。

  只是早已習慣身邊溫度,一旦枕邊人離開身旁,漸漸冷卻的被襦也會使得被留下的那人清醒過來。

  當黑崎蘭丸睜開眼的同時,也意識到從房門外傳來的陣陣香氣與餐具碰撞的清脆聲響。光是聞著似乎非常美味的食物香氣,肚子就很配合地蠕動起來,發出不小的咕嚕聲。

  於是他毫不留戀地離開被窩,梳洗完畢後打著呵欠進入了對方的視野裡,如他意料地看見了以充滿朝氣的燦爛笑臉迎接自己的女孩。

  「春歌,早啊。」

  「蘭丸さん早安!早餐剛好快完成了,可以請您幫忙試個味道嗎?」

  「OK。」

  本想接過鍋鏟,卻發現女孩並沒有要把用具交給他的意思,而是又取了一支湯匙舀了一點湊到他面前。

  這一瞬間黑崎蘭丸內心的震驚與動搖全數顯現在臉上,說是試味道,但他可從沒想過一大早就可以受到這種對待。

  「那個……啊——?」

  見春歌歪頭看著遲遲無所動作的自己,他很快鎮靜下來,面對單純的她,有二心的自己實在顯得過於糟糕。

  「那我就……不客氣了。」

  當他微微傾身就著她的手將那口食物吃下,再抬起頭後所映入的便是春歌浮上緋紅的雙頰以及稍嫌慌張的表情。

  「請、請問還可以嗎?」

  「嗯,非常美味。」

  不管是食物本身,還是女孩此刻害羞的姿態,都非常美味。



03. 指責對方挑食/口味/飲食習慣+06. 一起去街上購物

  「蘭丸さん,這樣會不會吃太多肉了呢?」

  「啊?還好吧,這種程度。」邊說著黑崎蘭丸又往籃子裡多放了幾盒肉品。

  說起平常很在意價格所以不怎麼奢侈購入的他,要不是因為過節也不可能這樣破天荒放滿整籃的肉吧。

  不過春歌所在意的是另一層面的就是了。

  「光是吃肉,沒有平衡怎麼可以……」於是換她又跑去蔬菜區多揀了幾把蔬菜回來。

  最後所面對的便是以兩人燒烤的份量來說根本吃不完的兩大包食材。

  「嘛、機會難得,就奢侈一回吧。」

  本想從春歌手裡接過另一袋,卻看她搖了搖頭將袋子換到了空著的另一隻手。而在蘭丸身側的這隻手則是牽起了他的。

  「請讓我一起分擔!而且……這樣才能跟您牽手……」

  「妳啊……」

  黑崎蘭丸愣了下,便無奈地笑著握緊了她的手,他想身旁的她鐵定不知道聽到她說「想一起分擔」時在他內心瞬間沉下的重量有多麼珍貴吧。



05. 嫌亮叫對方關燈+13. 夢遊

  「唔……」突然亮起的燈,刺激到才剛進入睡眠的黑崎蘭丸。遮擋著已經適應黑暗的雙眼,他微微睜開眼睛看著開關的方向,本應在身旁熟睡的女孩的手才剛離開電燈開關。

  「春歌,記得把燈關上。」

  以為對方只是想去廁所,所以他也沒有多疑,翻個身打算繼續睡,但遲遲沒有得到回覆,燈當然也沒有被關上。

  於是他疑惑地坐起身,看女孩就這樣打開門離開房間,雖然滿頭問號,他想女孩可能昏昏欲睡腦袋不清醒導致沒聽清楚,所以就自己起身想去把燈關上。

  他的手碰觸到開關時不經意往房外一瞧,正好捕捉到女孩並非往廁所方向而去。

  內心的疑惑逐漸膨脹,也就放棄躺回床鋪的想法了。他追上春歌的腳步,想看她究竟想做什麼。

  「春歌——」

  不見停止的腳步,促使他繞到她身前,才發現她是雙眼閉著在走路的。

  他沉默了下,得出了春歌可能是在夢遊的結論。

  聽說不能驚醒在夢遊中的人,不然好像會出問題來著。就因為這個理由,黑崎蘭丸也不敢繼續驚動持續前走的女孩,只能亦步亦趨默默守護。

  只要別跑到屋外應該都不是什麼大事,就怕這個萬一,不管怎樣到時都要把她的安危顧好才行。

  不過春歌並沒有那麼讓人操心,只走到客廳,她便往沙發上倒下了。

  「到底在幹嘛……」他皺緊了眉,第一次碰上夢遊的人,除了疑惑以外他根本毫無頭緒。

  春歌不再動作,見她已經靜下來,判斷沒問題後,蘭丸無奈地把人抱回房裡。

  到底對沙發有什麼堅持,看來只能等人清醒後旁敲側擊了。



07. 被人纏住解決後回家+14. 吵架+20. 一方耍酒瘋/醉酒

  正因各自都對音樂秉持著愛與熱忱,雙方都有自己的堅持,誰也不願先退一步,所以才造就現在的尷尬局面。

  在春歌賭氣著說要出門採買生活用品後的此刻,蘭丸只能煩躁地坐在沙發上撸貓,因為心浮氣躁導致力道也不是太溫柔,貓咪很快就掙脫跑掉了。手中空落落的,心情又浮動著,總覺得必須由自己先低頭,但他也不認為自己哪裡有錯,就是很不服氣。

  意見相合時的討論總是愉悅又令人熱血沸騰,但也不可能一直都順利,畢竟兩個人是不同的個體。所以到底該怎麼理性交流有所差異的部分?他正反省著。

  果然,看到珍視的女孩露出受傷的表情,內心還是會糾結成一塊的。

  而且買個生活用品怎麼可能買那麼久?想也知道那是要讓雙方冷靜的藉口吧。再怎麼說,這種大冷天就放她這樣獨自跑出去,作為交往對象的自己實在是很不行啊。

  越想越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便迅速拎起大衣準備出門尋人,門鈴就恰好響起了。

  「啊,黑崎さん,你果然在家!」

  「我記得妳是……」

  「是春歌的好閨密!我說你!這種天讓放春歌一個人在路邊喝酒是對的嗎!?」

  「啊?春歌?她在哪?」

  涉谷友千香一邊碎念著要不是她剛好經過看到硬是把人半拖半拉回來不知道放一個醉醺醺的妙齡少女在傍晚的路邊很危險嗎云云,邊將一直躲在一旁的春歌給拉到蘭丸面前。

  「要不是我剛好經過,替春歌趕跑了來糾纏的人,我看你該怎麼辦!」

  「妳說什麼!?」

  此刻的春歌就像做錯事的小孩般低著頭不敢吭聲,只有偶爾偷覷似乎帶著慍怒的蘭丸一眼又馬上委屈地撇開了眼。

  「好了,不管發生什麼,人已經平安回來了。倒是你們倆,總是要和好的吧?都是大人了,之後就坐下來好好說開。」

  連珠炮般把兩人都說了一頓後,說著還有事情不繼續打擾就轉身走掉的涉谷友千香,讓被留下的兩人陷入了尷尬局面。

  「友ちゃん……」

  春歌來不及抓住好友離去的衣角,只好又手足無措地呆站原地。

  「唉,外面冷,趕快進屋了。」

  「……我不要。」

  已經往屋內踏一步的蘭丸回過頭來看著春歌,雖然她說得很小聲,但也確確實實傳達進他耳裡了。

  「這樣就好像全部都是我的錯一樣,明明蘭丸さん什麼都不懂……」

  「什麼都不懂……嗎?」

  也許是藉由酒精發揮下才出口的話,但黑崎蘭丸仍然很意外平時溫順的女孩會這麼對他說。他明瞭她一直都有自己的堅持,但從不會這麼強硬地表示。

  對比之下,顯得平常總是他才口不擇言。

  刺痛心臟的言語,並不適合現在的兩人。所以他選擇吞下被螫到的不快,轉而直接把對方扛進屋。

  春歌雖然想掙扎,但她的力氣本來就敵不過一個男人,加上還喝了酒導致全身無力,所以她很快就放棄掙扎,任由對方把自己扛回房裡。

  酒喝是喝了,但她還是保有意識,同時在反省自己難得的衝動。

  兩人之間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總是有需要磨合的時候。

  在放下春歌,替她將被角蓋得嚴密後,他們互相深深對望著,內心各有所思。

  『等天一亮,一定要好好說清楚才行!』
  『雖然很不甘心,但我會用時間證明。』



08. 替對方蓋被子+19. 被對方枕膝蓋/肩膀,壓麻無法動彈

  隨著睜眼瞬間而來的是由右臂傳來的痠麻。黑崎蘭丸微微側頭,所見便是春歌熟睡的容顏。

  不想驚擾正枕在自己右臂的她,他盡所能地悄悄轉動身體,再用左臂將對方納入懷裡。

  在睡前免不了的恩愛讓他倆此刻一絲不掛,貼合的溫度使他幸福得輕輕嘆息,距離天完全亮還有一些時間,獨自享受著這樣靜謐的時刻似乎也不錯。

  將兩人的被子掖好,他再次閉上雙眼。想到待會兩人也能共同面對早晨的陽光,他便不自覺地微笑起來。

  她的一聲「早安」,總是能給予他一天所需的能量。



10. 窩在同一個沙發上+17. 一方沉迷(遊戲或其他興趣或嗑藥)

  總是善解人意地與對方交往著,正因為自己也是業內人士,所以七海春歌更清楚這些無可奈何。只是走在滿是聖誕氣氛的街道上,與一對對親密的戀人擦身而過時,內心會有那麼點寂寞罷了。

  因為她的對象並不是可以大大方方走在街道上與女朋友開心約會的人物。再怎麼熱衷工作,也是會有希望對方不是作為一名『偶像』,而是只屬於她的一個普通男性的時候。

  在聖誕節當日也理所當然有身為偶像的工作,她能做到的就是在台下跟著大家一起為他應援。

  她是真心喜歡作為偶像的他們,能看見他們如此閃閃發光也是她的願望了,所以此刻內心這種矛盾的情感,讓她困擾得皺緊了眉,逐漸加快腳步在人群中穿梭著,「想趕快離開這種氛圍」的想法已充斥腦海。

  磅!關上家門時因為過於急促的心跳而無暇顧及放輕動作,這一聲巨響嚇得她小小驚叫了聲,也連帶牽動了室內已先一步回到家裡的人。

  「春歌?回來了?」

  黑崎蘭丸一邊用紙巾擦拭著濕漉的雙手邊迎了上來,春歌正驚訝著這麼繁忙的時節他怎麼會在家裡,他就已經先一步說出她好奇的答案:「明天演出的最後彩排順利結束後我就先回來了,想說今天不是那個什麼,聖誕夜嘛……就想做點吃的——」

  略感不好意思的一邊說著一邊觀察春歌的反應,本來預期看見對方驚喜的笑顏,卻發現淚珠正一顆顆從她被凍紅的雙頰落下。

  「喂、喂……!突然哭什麼啊?有到落淚的程度嗎!?」

  「啊……對、對不起,我只是太開心了才會……」

  眼見面前的男人正慌張地幫她拭淚,一點也不符合他平日要求自己的高冷搖滾偶像的形象,春歌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瞬間一切好像都釋懷了。因為她現在所享有的不正是身為戀人的特權嗎?即使不能像普通人一樣,但這也是僅只屬於她的特別待遇。

  「又在笑什麼?真是搞不懂妳……」蘭丸又好氣又好笑,伸出大掌帶點力道揉亂了女孩的髮以示不滿,「沒事的話就趕緊進屋,準備吃飯了!」

  「好的……!」

  吃飽喝足後,兩人在沙發上互相依偎把握難得的獨處時光。但因為隔天聖誕節的工作,蘭丸不免還是要利用時間做最後準備,在他仔細確認著隔日的流程表時,就讓春歌在身旁構思她自己的樂曲。

  當回過神來,便發現肩膀乘載了已然熟睡的女孩。

  感覺自己總是從她那邊接收,有時忍不住會思考這樣的自己能夠給春歌什麼,但當他輕輕拂過她的睡臉時,她彎起的嘴角便給了他答案。

  擁緊女孩,他在內心祈禱兩人可以直到永遠。



11. 吃了對方的點心+18. 朋友來探望

  「啊……完了。」

  瞪著手裡已經被自己挖了一半的布丁,實在太美味了,黑崎蘭丸才猛然想起這好像是春歌買回來說要送人的限量款。

  即使知道他就算整個吃掉了,春歌也會笑著說沒關係,可只要一想到她可能會很困擾的表情,光罪惡感就快把他自己給淹沒了。

  因為是限量款,也不是說可以馬上就買一個回來補就了事,最後他決定自己手作一個布丁當作拖延戰術。

  他對自己的手藝還是有點自信的。由他親手製作的,也算是限量款吧?趕忙完成之後冰進冰箱,再來只要等待春歌結束工作回到家來。

  「幹嘛?你可什麼都沒看見。」

  罪惡感作祟,甚至還叮嚀起一直盯著他看的貓兒,但貓兒也就是喵了聲、甩甩尾巴就走掉了。

  「嘁……」

  「我回來了!」

  春歌回來了。時間上非常剛好,蘭丸便若無其事般回了招呼。

  「喔!歡迎回來。」

  無事獻殷勤反而有鬼,所以他與平常一般佯裝自然地提起晚餐的話題:「晚餐要吃什麼?雖然我來做也可以,但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出門吃?」

  「唔、蘭丸さん想吃什麼呢?」

  「妳有特別想吃的嗎?沒有的話,陪我去吃烤肉吧?」

  「咦?今天發生什麼好事了嗎?」畢竟烤肉算是高單價的享受了,平常若沒特別的事,蘭丸就算再喜歡也幾乎不會主動提起。

  「呃、」下意識的補償心理害得他差點要露餡,情況緊急也只能隨口胡謅:「上次不是提過的嗎?有空時陪我一起去嚐嚐那間燒肉店。」

  「是嗎?啊!但是今天友ちゃん要來拿布丁呢……我們可以等她拿完之後再出發嗎?」

  來了。該來的果然還是躲不掉。蘭丸頭痛地想著,總不能就這樣瞞下去。

  「那個,關於布丁……一定堅持要那限量版的嗎?」

  「唔、因為是友ちゃん託我幫忙買的,能感覺到她是『無論如何都想吃』這樣的心情呢。」說完春歌就要往廚房去取出白日裡她好不容易買好的布丁。

  「……看來只能從實招了。」

  「您說了什麼嗎?」

  在她的手剛觸碰到冰箱門把時,便聽見蘭丸在她身後喃喃自語,她疑惑地轉頭看著對方,同時手也將冰箱門打開。

  「就是……我忘記那布丁是要給人的,不小心吃掉了……」

  「……咦?」春歌驚訝地往理應放著布丁的位置一看,卻看見布丁仍然完好的躺在那,不禁覺得對方只是在說笑,「蘭丸さん,你是說這個嗎?還好好的在冰箱裡呢?」

  「啊啊,那個是我馬上做的布丁,可以先用那個來代替一下嗎?我會再去排一次限量的回來。」

  「原來是這樣啊……」見蘭丸一臉愧疚的模樣,大概他是真的不小心把布丁給吃掉,但也很努力要補償了,所以春歌也沒有打算要責怪的意思,她表示理解地點頭應道︰「嗯,沒關係的,待會我再跟友ちゃん好好說聲應該是沒事的。」

  畢竟也是受好友所託才買的,別讓人白跑一趟才是。

  『喂——是友ちゃん嗎?我是春歌。』
  『嗯,就是關於布丁的事情——』
  『誒?妳說布丁……』
  『好的,我知道了,那期待下次見面哦!』

  「蘭丸さん,看來是沒問題了呢。友ちゃん被工作拖延到,沒辦法來,所以布丁讓我們自己解決。」

  「這樣啊,真是太好了。」黑崎蘭丸總算鬆了口氣。再怎麼掩飾,他都是為了不想為難到對方,如今看來算是平安度過,實屬僥倖。

  「下次得在上面貼紙條才行呢……」春歌無奈地把放在冰箱的蘭丸手作布丁取出,雖然並非原先買的限量款布丁,但光是看著色澤與傳來的香氣,她認為蘭丸所作的這個布丁絕對也不差。

  「那,蘭丸さん,我們一起把這個享用完畢吧?」



12. 一起修房子(裝修/打掃)+16. 不小心洗了全部衣服+15. 浴室大戰

  「嘿咻!」

  將整理好的用品一舉搬進櫃子後,七海春歌忍不住直起腰身以伸展開始痠痛的肌肉。

  繁忙的時節持續著,好不容易迎來了年假,但在開心過年之前,之前因為忙碌而一再拖延的大掃除也接踵而來。

  所幸兩人小窩並不大,要把全部都收拾好大概沒有想像中困難。於是便趁著兩人都在,她與蘭丸約定好在今天要一起把家裡打掃完畢。

  「蘭丸さん,還有衣服是要洗的嗎?」做完上一件工作後,春歌來到浴室,向正忙著的另一半詢問道。

  而此刻的蘭丸正挽起袖子努力刷地,磁磚縫隙的髒污似乎讓他很來勁,專心一意用力刷洗著,根本無暇顧及春歌問了什麼,聽了個大概就回覆了。

  「喔!應該都放在籃子裡了,麻煩妳啦。」

  「好的,沒問題!」

  見蘭丸這麼辛勤的模樣,春歌不禁笑了出來,決定不再打擾他,遵照著他說的籃子將衣物一一放進洗衣機內。

  殊不知蘭丸根本沒有預留可以替換的衣服。這還是等他自己在刷完浴室後因為身上穿的早就被水浸濕而想換一件時才發現的。

  「蘭丸さん,結束了嗎?辛苦——誒?」

  不想穿著濕漉漉的衣物,他就這樣都給脫了在屋裡走來走去。

  如果說只是光著上身,在平日裡洗完澡後算是蠻常看見的光景,可如今他是連褲子也給脫了,只剩下一件深色內褲,襯得他膚色白皙。

  「那個、蘭丸さん……」

  「抱歉啊,我忘了沒有衣服可以換……」看春歌滿臉通紅不敢正視自己的樣子,黑崎蘭丸也就興起了想稍微捉弄的念頭——

  「妳也不是沒看過,沒必要這麼害臊吧?」

  「可是——」春歌不好意思地偷看一眼又馬上把視線調開,慌忙找了個理由回道:「可、可是現在是冬天,這樣會著涼的,衣服待會烘乾我會馬上拿過來,還是請您先披上我的大衣吧……」

  「喔——還是先洗個澡?正好剛剛忙活出了身汗,妳也一起來吧?瞧妳臉上東灰一塊西灰一塊的,掃除辛苦了。」

  為什麼突然做出這種邀請?又為什麼就這樣答應了?

  感受到身後已經舒適地待在浴缸裡泡澡的蘭丸的視線,後背就像被雷射灼燒一樣,春歌心虛地抹著沐浴乳,盡可能讓身上充滿泡泡,就算兩人早已坦誠相見無數次,像這樣一起洗澡還真的讓心臟難以負荷。

  「喂、春歌。」

  「什、什麼事?」

  「妳泡泡不會抹太久嗎?外面冷,還不快點來泡澡?」

  轉頭偷覷一眼蘭丸靠在浴缸邊閒適的樣子,水珠恰恰從已經失去髮蠟效力而垂下的銀色髮絲滴落,如此放鬆的模樣卻讓她打從心底覺得過於色氣到令人承受不住的程度。

  其實都交往那麼久了,還有什麼不能跨過呢?

  「好的……」眼一閉,春歌豁出去般一鼓作氣把身上的泡沫都沖掉了。然後有些僵硬地進入浴缸內。

  不大的浴缸要容納兩個人已經是極限,水裡互相交錯的雙腿,不經意的碰觸,都讓春歌嚇得想立刻離開。

  「妳啊……幹嘛這麼一驚一詫的?除了泡澡我什麼也不會做,安心吧。」

  「是、是嗎……」

  「嗯,畢竟打掃了一天,很累人的啊。」

  見春歌遲遲無法放鬆的樣子,蘭丸想起兒時泡澡常會玩的招數,便用手握著拳頭將水往對方臉上噴去——

  「呀啊——!?」

  「噗、哈哈哈——怎麼樣?沒有水槍也能這樣玩喔!」

  「蘭丸さん……!」將臉上的水珠抹去後,春歌又好氣又好笑地佯裝不滿的樣子,可是卻看對方像孩子般躍躍欲試,就像找到什麼有趣的玩意兒急著想跟人分享。

  「我教妳,就像這樣手握拳、留點空隙讓水注入,對……」

  「唔……!」

  「哈哈哈……哪有人往自己臉上的?妳要對準目標啊!像這樣——」

  本來因共浴而緊張的春歌,卻因蘭丸突然玩心大發,導致兩人也玩開來,正是平常不可能有餘裕體驗的,此刻才顯得特別有趣吧?

  最後還是因為水溫漸漸下降,以防著涼,不得已才趕緊起身離開的。

  衣服也早就好了,春歌無奈地把烘乾的衣物一一整理好,走向已經累得呼呼大睡、宛如純真孩童般嘴角掛笑的戀人身旁,輕輕將對方搖醒。

  「蘭丸さん,辛苦了,晚餐要吃點什麼呢?」



※後記

挑了二十題來寫(雖然都合併題目),不知道足以表達我的感謝嗎Q/////Q?
在這邊承認有兩題划水獻給了春歌的好閨密友千香(07跟18)
謝謝合作餐廳的杯墊讓我一發入魂!謝謝有讓我抽到蘭丸前輩的聖誕UR!
雖然現在又多了個安美咖啡……但似乎可以挑款,真的是謝天謝地。(泣

理想是小而短的段子,但總是越寫越長……謝謝願意看到這裡的人。

那接下來就是例行的發廚時間(?)

應該可以感覺出我已經爬不出歌王子坑……(倒
摔坑的時機點也剛好搭上劇場版,等於燃料一直加一直爽,台灣還開兩次合作咖啡,明年日本那邊也要舉行7th……我幾乎是放棄掙扎了……

說起來從高一就看過歌王子動畫,之後每年出的也都有乖乖追,但當下就是沒摔,事到如今我到底在摔怎樣的我也是很不解XDDDDD連打了耳洞選耳環都把蘭丸的應援色考慮進去(真正的本命總司:不是該選綠色嗎?

以前也決定不出歌王子的本命,後來摔到蘭丸前輩的懷抱(?)裡……想當初我下載手遊的時候還沒有摔坑,所以初始角是選那月(因為我喜歡砂月),然後發現初始角好像特別容易抽中XD如今那月都突滿了,我都還沒抽到蘭丸的啊!!!真的是QQ

然後坑這種東西,不摔還好,一摔不得了。已經不是一般看看動畫玩玩手遊就滿足的程度,會跑去找糧吃甚至生糧,周邊?買!電影應援?去!合作咖啡?衝!

但因為我算是會考量自己未來出坑問題的人,也會給自己的生活留後路(不想吃土XD),所以即使當下很喜歡某作品,我也會衡量能否持續熱愛,從以前到現在買比較多的也就是薄櫻鬼而已了,現在……絕對沒有那些超熱愛的太太們多,但以我個人的標準來看已經很多XD

我還想說乖乖回來窩動漫圈就比較少花錢了,結果根本跟玩線上遊戲有得拚啊(乾枯

求歌王子善良——!QQQQQQQQ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8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歌之王子殿下|黑崎蘭丸|蘭春

留言共 2 篇留言


歌王是大坑,收周邊什麼的量力而為,雖然這裡也有追歌王w文很好吃w

12-22 12:39

蒼凜風
我超級量力而為的XD每次看歌王子一直出周邊都覺得超可怕,就差在還沒正式開始工作不敢亂來QQ
謝謝澪醬ˊ/////ˋ12-22 12:46
千雪
大概能想像得到總司是在哈囉的表情(???)
大本命的位置不保了XD!!

01-15 20:28

蒼凜風
最近的確是幾乎無暇顧及大本命啦(掩面01-15 20: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purplewind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被囚禁的掌心】同人段子... 後一篇:【生日賀文】2020/0...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yzgdivina喜歡虹咲的LLer
我的小屋裡有很多Hoenn繪師又香又甜的虹咲漫畫翻譯喔!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