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青梅竹馬〉

作者:漾彩星│2019-12-21 17:33:29│巴幣:1,004│人氣:125
  他們打從娘胎就認識了。

  相鄰的住家、雙方父母是舊識、同年懷胎、一男一女,一切都是這麼剛好。

  她從小就是個開朗、樂觀的女孩;他呢,天生細心、早熟懂事,雖然安靜了點,卻是個明事理的人。

  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性格相反,卻也互補--她的粗心有他彌補,他的寡言由她訴說,這種關係成了一種默契,所以他並不排斥當個照顧者。

  也雖然,他的嘴上總叨絮著要她小心、三思而後行,但她卻都露出親切地笑容說:不要緊,身邊還有個你啊。

  對此,他裝作一臉無奈,心裡盡如糖衣般甜膩。

  沒辦法,誰叫這女孩如此信任自己呢?世上沒有人比得過他,也沒有比他更值得依靠的人了。

  她是絕對離不開他的──因為她的依賴,就是最好的證明。

  特別這個詞在心裡遊蕩,但他並不知道這種情愫該稱為什麼,只知道,只要站在她身邊,就能自願當個護花使者,呵護這朵含苞待放的花兒。

  當時的他,僅是在身旁陪伴,就足矣。

  日子一天天過去,升上高一,他們依舊考上同一間學校,卻不同班。

    相距四個樓層的教室位置,一個在最左側、一個在最右邊,原本以為距離會影響這份關係,卻不料她還是那個依賴自己的女孩,絲毫沒有變。

  甚至是,她總能在第一時間找到他,主動搭話,更有時勾手,或者在身後出現嚇人一跳,他就會摸摸她的頭,多麼寵膩。而這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就跟以前一樣。

  這些親暱的舉動,在朋友眼中,他們不僅是青梅竹馬,更像一對情侶。

  人家說,高中生正逢青春年華的時期,談戀愛很常見,對誰有著單相思更是常態,感情的話題早已充斥著整個校園。

  而他想起來,自己不論做什麼事,都會想到她。看到她開心,他就滿足;知道她傷心,心裡也像卡了魚刺般,好疼。雖然沒有和誰交往過,卻也知道自己是陷入戀情。

  他很高興自己終於察覺這份心情,但朋友卻感到納悶,既然喜歡、他們相處又自然,怎麼就不在一起?

  他聽聞只是笑笑,說著不急,當朋友就夠了。不過心裡卻明白,自己是最了解她、最適合她的人,而她也不會離開,所以不急著打破關係,再等等,等她發覺,等她在意,就像現在的自己。

  但他沒想到,過多的餘裕,總要吃虧的。

  那天是個悶熱的日子,放學的天空突然下起綿綿小雨,身為班長的他因為全校集合晚解散,常常耽誤到回家時間,而她不介意,每次都乖乖站在一樓大廳等他,還會笑著說聲辛苦了。

  只要看到那張熟悉的小臉,他的煩悶就會煙消雲散。

  只是這次,開會拖了將近四十分鐘的時間,還待在校園裡的學生寥寥無幾,他更是緊張地看了眼手錶,外頭下著雨,她還在等嗎?

  急著奔回教室,卻撞見興致高昂的她跑來,正抱有愧疚的時候,她卻搶先一步打斷,欣喜地說著自己交男朋友了,還是第一次的兩情相悅。

  兩情相悅?

  他皮笑肉不笑地認為自己聽錯了,直到抬頭的霎那,看見她羞赧中帶著興奮的表情,內心瞬間烏雲罩頂。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表情。

  心儀的她,有另一半了?而對象竟然不是自己?

  臉色丕變,唰一下地慘白,和她微紅的小臉形成強大對比。

  他還釐不清這是怎麼一回事,還沒明白為什麼,怎麼內心的春天卻突然降下一道大雷,直搗心窩。

  好疼。

  盯著散發出粉紅泡泡的她,他有好多話想問,卻提不起勇氣追尋內幕,只是背起書包,轉移視線,拉著她進傘,走向家的方向。

  她察覺到他的不對勁,擔心地問怎麼了,但他僅是不斷搖頭,苦笑地說有些累,話題便止。

  實在是說不出祝福的話,更是無力接受現在聽到的消息,現在的他,就有如已經破裂的人偶,只需輕輕一碰,就會立即碎裂在地,體無完膚。

  習慣性將她安全送回家後,那天晚上他做了個夢。是孩童時期的回憶。

  那時小小年紀的他已經是她的護花使者,而這件事卻被班上男生拿來當笑柄,被說是娘娘腔、膽小鬼,他雖然生氣,卻努力壓下怒火不去理會,因為他是個早熟的孩子,只要不去管,他們自然會膩。

  但她就不一樣了,看著悶不吭聲的他,反倒大發脾氣,氣的不是他的沉默,而是欺負他的那些人。

  她就像一個正義使者,四處找那些欺負他的人吵架,甚至打架。

  雖然制止過她,說自己並不在意,但儘管爭到破皮流血,她卻還是要找對方理論,給他一個清白,說著誰都不能欺負你,對你不利就是我的敵人。

  他聽完覺得好笑,卻也特別感動,原來她是這麼在乎他,或許正從這個時候開始,他萌生出情意的種子。

  睜開眼,是一片烏黑的天花板,外頭的雨不斷落下,似乎沒有停止的一刻。

  思緒拉回現實,沉重感迎面而來。都過去這麼久了,才想起第一次悸動的心情,然而,回憶起這些又有什麼意義?能改變什麼?

  他苦笑,將一手放在臉上,擋住雙眼,獨自流下男兒淚。

  這是失戀的感覺嗎?他第一次體會,那是說不出的苦楚。除了疼,無話可說。

  不知經過了多久,天空又掀起魚肚白,臨近早晨,他緩慢地起身更衣,動作不如從前般麻利。

  他得振作才行啊,可不能讓她擔心。

  拍拍臉,深吸幾口氣,才剛開了玄關大門,卻不見她在外等待的蹤影。

  原來,她已經先去學校了--和那位學長男友。

  他再次體會到這個事實,盯著手機上她早先傳來的抱歉訊息,他明白一件事,以前為她所做的努力,全是功虧一簣。

  於是乎,他回了她一句話,要她去做想做的事就好,不必顧慮自己。

  看著字裡行間那些看似體諒的話語,他再次苦笑,這是他最後的溫柔了。

  他不會爭奪她的芳心,也不會介入兩人之間,因為他一向是個明事理的人,始終如此,未來也是。

  自那天起,他便常常獨自行動,一個人上下學、一個人吃午餐,身旁不再有個她,朋友對此都十分愕然,卻也不敢多問什麼,僅是陪在他身邊,去哪總要算他一份。

  他微笑,還是很高興認識了這群人,只是心裡仍缺一塊,做什麼事都不自然,那是縫補不了的傷。

  這種情況持續半年,雖然他們漸行漸遠,但身為鄰居,卻還是能有聯絡的時機。好比過年過節,好比辦家庭旅遊的時候,雙方全體家人都是固定班底,更別說總是感情要好的他們,這次也是必然到場。

  他從沒想過,以前最期待的兩人會面,現在卻成了最尷尬的相處機會。他竟然不知道該如何開話題,傳染給她一樣的窘境。

  沉默半晌,她率先主動寒暄,他回答的支吾,又硬著頭皮問起她的感情狀況,才知道,原來他們吵架了,正處磨合期。

  她說,自從交往以來,總有好多不明白的事不斷襲來,好比個性、價值觀、家庭,甚至是中午的午餐,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吵,而這些都是她第一次經歷,常常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看著她道出這些,他不發一語,想著換做自己,絕對會讓她變成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因為他知道她愛吃什麼,知道怎麼做才能討她歡心,他們了解彼此,明明很互補,不是嗎?

  接著,她說回這次吵架的原因,突然一陣委屈,潸然淚下,他見狀,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理智斷裂,忍不住一把將她擁入懷中。

  她嚇了一跳,試圖掙脫,卻逃離不了,被扣在對方胸間,只能梨花帶淚地愣著。

  再也抑止不住這份感情了,他要全部宣洩出來--他訴說這十幾年間對她的情感,說著只要有他,這些事她都不必煩惱,只要一個點頭,選擇自己,別再受無意義的傷。

  這是他自出生以來,唯一一次的任性要求。

  對方沒有反應,他緩緩放開手,卻見她哭得更慘烈。她不斷搖頭,說著自己無法回應,他並不是她想要的人,對不起,她所深愛的,不是他。

  深愛的人?

  他感到煩躁,說起愛,沒人比得過自己,既然她沒有意思,那以前那些相處又算什麼?他無法接受,於是反駁,說著她被對方給騙了,畢竟自己可從來不知道交往前,他們能有什麼獨自相處的機會,又怎麼知道那位學長是不是亂槍打鳥?

  她聽聞,隨著他的不尊重感到生氣,你一眼我一語,說的全是學長的事,由此大吵一架,最後由於家人的叫喊而打住。

  一晚過後,家庭聚會結束,爭吵結果不了了之,只知道,從此之後,他們很少見面,他不諒解她的心思,她不理解他的用意,就這樣又過了一年半。

  秋季到來的高三,正處升學發展的時機。

  兩人不再聯絡,對於當年被安排到不同的教室位置,他鬆一口氣,卻也有些感嘆。

  耳聞她依舊與學長交往,似乎度過了磨合期,這件事十足打擊了他。心一橫,他決定專心學習、考取外地大學,默默離開她,離開傷心地。

  時光匆匆,轉眼間便是五年後,這期間他換了手機、改了信箱,並在國外生活,她並不知道,也無法連絡。

  聰明的他現在正在一家知名事務所上班,生活品質算是不錯──雖然這幾年不時會想起她,更或者,偶爾會有想打給她的衝動,但基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往往打消念頭。

  他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因為惦記,還是愧疚,總是回味起以前的時光。

  只知道因為時間的療效,讓他不再如高中時那般痛苦,他明白,她是他的初戀,他的青梅竹馬。

  不是有這麼一個理論嗎?韋斯特馬克效應,他該相信的,如果一開始他不愛上,就好了。

  看著窗外的一勾峨嵋月,從來沒想過,也萬萬想不到,他會受一個女孩影響,使自己改變生活方式的地步。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吧,對於現況,他並沒有不滿意的。

  搔搔頭,他從桌上的菸盒中,抽出一支菸點著,在小陽台上抽著,一口又一口。

  就算喜歡,不是兩情相悅,也沒有意義。他的內心燃起一絲無奈,卻也對這些過程有著感謝。

  雖然感情是無望了,但至少,她給他帶來的影響,也不全是壞的。

  若沒有以前,就沒有現在的自己。這是長大後的他所明白的,所以他選擇不後悔,不懊惱當年認識她、接近她,甚至告白。

  看著星星點亮的月夜,孤寂的內心隨著月光升起,他深怕多想而捻熄菸火,悠悠走進屋內,坐上電腦椅。

  工作習慣讓他下意識地點起電子信箱查收,卻發現有一封下午才寄來的不明來信。

  好奇心驅使他點開,才發現,這是一張紅色喜帖,看向寄信人的位置,熟悉的姓名拼音與生日組合,那是他一輩子都不會忘的名稱--是她。

  她要結婚了,就在兩週後。

  信上先是表明她對自己的抱歉與問好,說著自己其實在這幾年間一直惦記他,好不容易從朋友間打聽到消息,卻發現他已經在國外生活,接著又談到自己的不成熟,害得連畢業典禮他們都無法和好,接連幾次的道歉下,她最後才說出了自己的結婚事宜。

  她說,雖然這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但仍希望他能來參加,婚禮地點辦在老家附近,附件上還有一個圖片檔。

  滑鼠輕輕一點,才發現那是張婚紗照。

  她笑的甜膩的表情出現在照片中央,身上的露肩桃紅色婚紗禮服和臉上的淡妝,他竟不自覺看得入迷,並深深體會到她已經脫離了清新稚氣的年紀,是個十足美麗的女性。

  關起信件,他不打算回覆,只是思索著該不該就此回老家一趟。

  一路上陪著她成長、離得最近的人,總是他。但如今,為什麼他們會走到這步田地,形同陌路呢?

  其實說到底,這都是由於自己的感情用事造成吧?她雖然在信上不斷道歉,但實際上應該是他的問題才對啊。

  要不是當時的自己太不成熟,也不會把兩人的氣氛搞得這麼僵,最後落得不歡而散的下場。

  得不到愛就毀了一切,實在是太差勁了,現在的他只對這件事感到懊悔。

  曾經那些歡笑、哭泣與悲憤的相處時光,如今回味都昇華成最美好的回憶了,她能陪伴他走過十八個歲月、酸甜苦辣的青春,也已經夠了吧?

  他笑了笑,又感嘆一番。

  打開手機,他找尋之前雙方父母為了兩個孩子而創的群組相簿,那時的他們還很要好,每張照片都笑咪咪的,只要有他的畫面,身旁都會有個她。漸漸地,隨著這些相片,回憶也像泡泡似地,一點一滴浮現出來……

  夜去晨來,日夜交替,當他睜開眼時,只見窗外的麻雀在高唱,一陣冷咧竄進全身,霎時驚醒,他才發覺自己在不知何時睡倒在客廳的地板上,昨晚還難得做了夢。

  起身盥洗,收拾東西,不無他想,他開始新的一天。

  兩週後,在台北某間華麗的宴廳裡,正舉辦一場大型婚禮。

  她面帶微笑地接受眾人的祝福,卻也有些不安,不時地用目光環顧四周,像在找尋誰的身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已經到了婚禮尾聲,來到送客的時候,卻始終不見他的蹤影。

  正當失落感席上內心,來賓也已經離開得差不多時,一抹身影卻往反方向而行,直直朝她走去。

  她嚇一跳,只見他氣喘吁吁地停在面前,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是淡淡說了一句要幸福啊。

  好多千言萬語都來不及表達,她的熱淚最先滾滾落下,摀著唇,她硬是露出笑容,要他等一下,接著拉起裙襬就往新娘準備室跑去。

  再次回來時,她的手裡已經有著一束白色捧花,遞給對方,哭花的臉上露出了這場婚宴中最為燦爛的笑容。

  她說,最希望他能獲得幸福,所以這束花一定要他收下,這是她親手種植的。

  接過手,芬芳香味竄入鼻間,看著看,那是純白色的蝴蝶蘭,是友誼、是愛情。

  青春時的回憶又浮現出來,他不禁握緊,這次是徹底輸了,心服口服。

  一個箭步上前,輕輕在她臉上一吻,最後一次了,如此親暱的動作,最後的祝福。

  露出真心的微笑,他寵溺地拭去她的淚水,開玩笑地說著我可是妳的青梅竹馬,怎麼可能只有妳一個人獲得幸福啊,笨蛋。

  是阿,像是說給自己聽,他不想再讓她擔心,甚至愧疚了。

  自己明明已經是她最特別的人──青梅竹馬,可不是嗎?無可取代的存在。

  看著她嫁人而面露快樂的模樣,這不就是他所希望的幸福嗎?只要她開心,他就滿足,一直都是,始終如一。

  所以他一定要在最近的距離,守護她。因為他可是騎士,她唯一的騎士。

  再次與她道別,回程途中,比起失戀,他心裡有的是更多的踏實。

  看著這束蝴蝶蘭,他知道,他們是最了解彼此的人,也是最親密的親梅竹馬、安心的依靠,這是永遠不變的事實,他們誰也不會忘。

  那麼,就讓這束花繼續綻放吧,在彼此心中,無數次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81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青梅竹馬|都會|原創|單篇|日常|甜虐合一|戀愛|校園|不定時更新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zxx3699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床〉... 後一篇:《青藍冰水》Prolog...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wjh109184大家
小說更新拉~~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