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7 GP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4話 殺人、何時都行就是雨天不可

作者:里散│2019-12-20 15:05:35│巴幣:180│人氣:975
  王九說道:「真是巧了,居然能遇到簡靜璃。她剛才看向這裡,該不是在看我吧?」
  
  「這是男人常有的諸多錯覺之一,你別多想了。」
  
  「嘖嘖,我看未必。」王九手摩挲著下巴,「莫非是看我長得好看,才多看我幾眼?」
  
  「你說得是。」
  
  葉永辰不以為意,隨意敷衍了下,便繼續吃飯。
  
  兩人將飯菜解決以後,便到房間裡。陽光透過竹窗照進來,灑在檜木床上。王九要葉永辰盤腿坐在床上。
  
  王九說道:「現在有個問題。你會被看出不是本人的最大破綻,你知道嗎?」
  
  「估計是修為吧。」
  
  「沒錯。我會教授你如何引入靈氣,你得在回問天門前爭取修煉。」
  
  王九伸出兩指,向葉永辰搭脈。葉永辰感到自己的身體有一股氣在流動。他依照對方的指示運行,試了一個時辰以後,終於成功,渾身上下有種舒暢的感覺。
  
  「王九,我這樣對嗎?」
  
  「可以。你照著這樣運行心法,直到靈氣開始朝你凝聚,便算正式開始修煉。」
  
  「這是問天門的功法嗎?」
  
  「這是我們玄魔宗的。別人可看不出是用何種功法修煉,不必擔心露餡。功法的優劣只差在修煉效率、純度,若論普通弟子用的功法,兩宗的等級都差不多,你用哪一個都一樣。」
  
  「原來如此。」
  
  王九繼續說道:「引靈氣聚身,便是修煉的根本。體內的靈力可增益武技的戰力,也可用於術法。無論武技或術法,均是為了長生而自保的手段,修煉根本仍在追求長生。」
  
  「我只會基礎劍法,陳立用的武技我並不會,不會有問題吧?」
  
  「那傢伙只是用一般貨色的劍法,沒什麼辨識度,不必在意。你那把鏽劍我看過了,雖說外表不怎麼樣,卻異常堅韌,比他原先的劍要好。你換一把更好的武器,或用其他武技,只會被認為此次外出有獲機緣。」
  
  修士獲得更好的功法,或更佳的武器,因此而更換是家堂便飯,一般不會往此人被調包的方向想。
  
  王九離開後,葉永辰仍繼續修煉。
  
  稍待片刻,他開始將周遭的靈氣吸入體內,感到神清氣爽,彷彿芬香涼爽的空氣沁入心肺。但過了一陣子,情況卻有所變化。
  
  周遭的靈氣翻湧,數倍濃厚的靈氣湧向鏽劍。
  
  「嗡——」
  
  劍嗡鳴不止,打擾他的心神。
  
  葉永辰剛停止運行心法,靈氣便停止湧動。
  
  「嗯?」葉永辰盯著鏽劍看:「有古怪。」
  
  此劍名為「水想」,這是他夢中所得的名字。
  
  劍的外觀舊損,卻有些奇特之處。
  
  他無法把它收進乾坤袋。乾坤袋只要是無生命的東西都能置放,這把劍卻行不通。另外,他試圖收進好幾個劍鞘中,每一次劍鞘均會碎裂,化作一堆碎片落在地上。
  
  葉永辰再次運行心法。劍身振動越來越快,同時靈氣狂湧向劍刃。葉永辰搞不清楚原因,索性不再多想。他在旁汲取一些微支末節,效率便比原本快上三倍。
  
  劍後來停止振動,但靈氣仍在湧向它。幸好它不再發出聲音,否則怕是外頭的人聽見噪音要抱怨了。
  
  他修煉到一半,一道嬌俏的聲音在他腦海響起。
  
  「我終於能透透氣啦!」
  
  「嗯?」葉永辰環視周遭,卻不見人影:「別裝神弄鬼的,妳是誰?」
  
  「我是水兒呀。」
  
  「別藏頭藏尾的,妳躲在哪裡?」
  
  「我寄宿在劍裡面,現在積聚的靈氣不足,只能用神識和您說話。主人,我就是俗稱的劍靈啦。」
  
  「自古神兵皆有靈。」他看著劍身的鏽跡,笑道:「就憑妳這副模樣,莫非還是個神兵利器?」
  
  「主人莫要對我失禮,我可厲害得了!可惜直到遇見您這位水靈根圓滿的人,才能再重見天日。我是上一任劍主殘留的執念形成的靈,她的執念是希望劍法可以流傳下去。她的知識我繼承了一部分,其中包含那一套劍法。您要是想學,我可以傳授給您。」
  
  「妳要怎麼教我?」
  
  「到時候我自有辦法。但我有個條件,就是您得幫助我滋養魂體。快快,隨便弄些百年玲瓏蔘、百年養魂草做成藥浴,浸泡我的劍身。」
  
  「呸!隨便弄些百年藥材,妳以為是大白菜啊?」葉永辰說道:「妳別指望了,我可是窮光蛋一個,而且我幫妳之後,萬一那劍法是個垃圾,我可就白費功夫了。」
  
  「《聽水劍法》可厲害了!而且配合這把水想劍,才能發揮出全部的實力。您要是拒絕,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要不這樣吧,」葉永辰彈了個響指:「妳先讓我學習劍法,讓我實力增強,我便更有能力取得珍貴藥材了。」
  
  「唔唔唔……好像有點道理。」
  
  葉永辰嘴角勾起。只要先得到好處,之後要不要履行約定還不是任他決定。
  
  「好吧。」水兒說道:「那請您閉上眼睛。」
  
  葉永辰閉上眼睛後,腦海內浮現一道光景:一座碧藍的湖泊上,一位嬌小的小女孩站在湖面。
  
  水兒身穿水藍色的衣裙,粉嫩的臉蛋上,眼睛清澈透亮,嘴角帶著俏皮的微笑,似乎一點都不擔心會沉到水中。
  
  她手上握著長劍,舞動起來。
  
  她足尖輕輕一點,一抹漣漪在湖面蕩開;身子一旋,浪花在她四周捲起。伴由她舞劍的身姿,衣袂翩起。劍在她手中靈動不已,如同天鵝在湖上遨遊流暢。
  
  葉永辰觀察著她的身姿,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他察覺此套劍法重不在形,而在劍意。水兒揮劍的身姿似乎帶有一種流勢,帶動周遭的空氣、水流卷動。
  
  水兒收劍,身子停在湖面上。
  
  「主人,」她微微一笑,手稍稍提起裙擺,向他行禮:「演示已畢。」
  
  後來景象消失不見,葉永辰便睜開眼睛,說道:「水兒,多謝了。」
  
  葉永辰趁著記憶猶新,在腦海中多回想幾遍她舞劍的身姿,牢牢記住腦海裡。他感覺得出來,這《聽水劍法》是一種極為高超的劍法。
  
  隔天葉永辰和王九便出城,繼續趕往問天門。
  
  問天門只有一定地位的弟子,才可任意外出宗門。之前王九他們以回鄉探親的名義離開,來回限制一年的時間,如今只剩下半年的時間。葉永辰得在這半年內,拚命地修煉,以免別人看出破綻。
  
  陳立修煉了三年,葉永辰卻必須在半年內和他功力齊平。按理說這並無可能,但葉永辰藉著水想劍的幫助,貪婪地吸收巨量靈氣,加上他本身又天資卓越,還十分勤勉,是故修為上升極快,劍法的修習也並未落下。
  
  某一日,葉永辰他們在湖邊休憩。
  
  湖的周遭山巒圍繞。白雲和山影映在湖面,湖光山色融為一片。水面一群野鴨游而不息,而那岸上的蓼花、葦葉隨風搖曳。
  
  當王九正在午覺時,葉永辰則在練劍。
  
  他一向如此勤勉,總把握瑣碎時間增進實力。每一餐他都狼吞虎嚥,以求盡速吃完,多出時間修煉。走路時,總想著自己的劍法何處可再精進。
  
  葉永辰揮舞著劍,並由水兒糾正動作。他從前遭到軟禁時,閒來無事便是練劍,因而他的揮劍動作早已嫻熟,需要掌握的只有劍意。
  
  他是從模仿水兒的動作開始的。起先他的動作磕磕絆絆的,總覺手腳不夠利索。
  
  但後來水兒說道:「我們的骨骼、身長有異,動作不可一味地模仿。手再抬高點,手腕用少點力。」
  
  如今葉永辰進步許多,運劍的姿態行雲流水,可惜的是,仍缺少水兒那番玄而又玄的形意。
  
  葉永辰停下來,說道:「水兒,有什麼訣竅嗎?」
  
  「唔……我想想,剛好旁邊就有一座湖泊,您將手探入水中撥弄試試吧。」
  
  葉永辰點點頭,蹲到湖岸邊,撩起衣袖,將手伸進水中。手浸泡在冰涼的水中,隨著他的撥弄,湖面蕩起陣陣漣漪。若他使勁撥動則受到一股阻力,緩慢地撥動則引起一股流勢,十分順從。
  
  「嗯?好像……」葉永辰收回手,站起身子:「我再試試。」
  
  他重新運劍。伴隨他揮舞的姿態,衣袍翻捲,四周的草搖曳著身姿。
  
  葉永辰收劍。意由心生,溢於形外。他光是佇立在那裡,看來如湖面般沉靜,但那片靜謐底下,似乎又潛藏著洶湧濤意。
  
  這已經有六、七成水兒的意境了。
  
  葉永辰嘴角揚起,十分滿意。
  
  
  ※ ※ ※
  
  一路上,他的修行十分順利。修為嗖嗖嗖地上漲,劍術也逐漸精進。雖然他偶爾會遇到瓶頸,但總是很快突破。距離回問天門的限制時限,只剩下一個月。葉永辰的日子過得相當平穩。
  
  除了他總覺得,有人在暗處窺視自己。
  
  是誰呢?葉永辰一開始以為,可能是王九在監視自己;但是就連和王九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有被窺視的感覺。
  
  他問了王九,對方卻說沒有察覺,只是葉永辰自己想多了吧。
  
  「是我太敏感了嗎?」葉永辰搔搔頭。
  
  或許只是他被軟禁得太久,許久未到外頭見識,才會過於警惕吧。
  
  都窺視這麼多天了,如果那人對自己心有不軌,總會採取行動吧?但葉永辰至今連個影都沒看見。對方究竟有什麼目的?還是說,真的只是他過於擔憂而起的錯覺?
  
  後來,葉永辰再也沒有被人窺視的感覺。
  
  「看來真的是我想太多了。」葉永辰鬆了一口氣。
  
  水兒卻帶著開玩笑似的語氣說道:「說不定對方發現你有所察覺,更小心地偵視呢。」
  
  「呃……」
  
  確實也有這個可能。但一直擔憂下去,日子就沒法過了。時間一天天地過去,葉永辰逐漸放鬆,忘了這件事。
  
  直到,那位不速之客找上他。
  
  這一天下著雨。他修為剛達成和陳立相同這個目標,心情相當愉悅。他嘴裡哼著歌,一個人到酒樓大吃大喝慶祝。
  
  吃飽喝足後,葉永辰打著傘,走在回到客棧的路上。
  
  天色陰沉,細雨綿綿。街上行人極少,沿街小販也已收攤。他聽著嘩嘩的雨聲,踩著積水的街磚,徐徐而行。
  
  這時,葉永辰看見一名白衣姑娘,向他走過來。
  
  葉永辰停下腳步,說道:「姑娘,有何貴事?」
  
  只見簡靜璃一手撐傘,一手持劍,雨中漫步而來。
  
  她目光盯著葉永辰,因此葉永辰能夠肯定,對方的目標就是自己。但對方都不回話,他只好故意出言刺激。
  
  「姑娘,妳要偷漢子我配合就是,不必拔劍相向吧?」
  
  簡靜璃臉色微紅,啐了一口:「流氓!」
  
  「把武器收起來唄,有什麼事好好溝通。」
  
  「我和死人無話可說,你也不用向我懺悔,我只是奉命行事。」
  
  簡靜璃上次趁陳立獨自一人,從他背後他擊落懸崖,沒想到他竟然劫後餘生。這次她為了確保得手,決定親手手刃。
  
  簡靜璃將傘收攏,扔到她的腳邊。
  
  葉永辰也將傘扔到一旁去,任由雨水打溼身上青衫。
  
  「唉,可惜了。」他搖搖頭:「妳這麼漂亮的姑娘,我可不忍心辣手摧花。」
  
  簡靜璃皺起眉頭:「奉承我也沒用,我照樣會動手。」
  
  「想殺我?」他笑了笑,拔出劍來:「可惜,妳卻是挑錯了日子。」
  
  葉永辰向前一踏,氣浪陣陣湧開,衣袖捲動,身上衣衫的無數雨滴彈開。
  
  他劍尖斜斜指地。雨水沿著劍身滑下,在劍尖凝聚成水珠。他振臂一甩,將劍尖的水珠甩向簡靜璃。
  
  水珠掠過簡靜璃的肩膀,劃出一道細長的傷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69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病嬌|玄幻|歡樂|搞笑|愛情|武俠|輕小說|輕鬆|懸疑|奇幻

留言共 6 篇留言

雪芽
兇殘

12-20 16:14

里散
畢竟要拼命了12-21 19:37
冷漠刀痕無語心痕
水之呼吸(X

12-20 16:45

里散
XD12-21 19:37
一個新的概念
喜歡這種描述動作的方式 有畫面!

12-20 17:59

里散
感謝支持XD12-21 19:36
夜犬
說學就學這麼強的嗎

12-21 17:46

里散
本來打算花一些篇幅寫他學會的過程,但覺得衝突太晚,讀者可能會不耐煩xd12-21 18:39
達克拉

03-28 13:16

里散
感謝支持!03-28 15:03
小馬
真是武術奇才,進步神速。

07-20 1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7喜歡★erithac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 後一篇:[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0718000大家
刷個存在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