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曲六:追捕

作者:雷剋司│2019-12-18 21:59:17│贊助:2│人氣:49
在地下一樓中控室內,坐在電腦桌前的郝雯晴,以及兩名物業課員,陳筱鈴和戴士鴻,他們繼續注意眼前的監控攝影鏡頭。

幾分鐘前他們才總算見到簡隊長和程嘉紘等大批人馬進入並搭乘S5貨梯到達了漾館三樓的西側後場,心裡都不免在擔心著他們能否順利追上兇手的速度跟動作,同時也生怕要是少看了一個監視畫面,就又要犧牲好幾條無辜的人命!

這時坐在一旁的物業管理組的洪國恩組長放下桌上電話筒,看著眾人說道:

「緯旻打電話過來,說那兇手不但殺人無區別對象,而且行蹤更是變化莫測。任何人都將會成為兇手的攻擊目標,他們有人判定館內現在等同於非常時期的特殊災況。因此詢問是否全面淨空與嚴加管制館內人潮進出,你們有什麼意見沒有?」

此話一出,首先雯晴和筱鈴兩個女生都變得一臉錯愕;而士鴻即使在第一時間顯得非常訝異,但仍然很快就恢復鎮定,並說道——

「組長,就算如此,我們也沒法合理的去解釋說,館內現在開始實施所有人員與車輛管制,原因不是因為全館大範圍停電,也不是因為館內發生大規模火災,竟然是因為隨機殺人事件。這理由實在不夠充分,要我們怎麼下達指令?」

「就是,就算現在開始進行人員導引和管制,只要兇手仍行蹤不明,難保不會出現更多受害者。」

筱鈴也跟著幫腔。這一切都看在雯晴眼裡——她在這間百貨擔任日班派駐女警衛也早有七年的資歷,然則遇到什麼特殊性質的突發狀況,一切皆由物業課等課員乃至眼前的洪組長下指令,接收指令的警衛們才能有所動作,這在她而言也早已司空見慣。

然而這是她第一次聽說面臨這起殺人事件,竟然還有人提出可能將要實行他們長久下來,也從沒真正為此事件所實施過的管制導引措施。而筱鈴和士鴻兩人的意見,她打自內心也是無可否認的同意點頭。

而洪組長的意見也表示說,由於全館實施所有車輛與人員管制措施的淨空全館,理由與程度也自然還尚未達到標準,再加上今天假日禮拜六,現在進館的人數也已經高達六千五百多人,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全數撤離包含顧客在內的所有人員,因此也不同意實施館內全面淨空與管制的措施。

接著洪組長又詢問士鴻報警的情況如何,對方則回答已經通報,目前正在路上;而筱鈴也表示已經打電話請消防還有救護人員火速前往。

洪組長點點頭,隨即讓雯晴打電話給警衛室,告知鄭組長——在警衛室已經連續卡哨一個半小時的鄭組長接到電話,雯晴即刻告知請鄭組長通知簡隊長,物業課洪組長指令下來,不準備實施全面管制所有人員與車輛進入館內。

鄭組長也回覆表示接收訊息,隨後雯晴才掛了電話。但他心裡仍然嘀咕了一番——現在這種時候,又不是因為停電或發生火災,為了館內出現無差別大量殺人事件,竟然還要全面淨空館內所有人員,擺明根本就是瘋了!

爾後他也沒拖延時間,馬上按下對講機並告知了簡隊長有關於洪組長所下達的指令;在簡隊長按下對講機回覆,表示已知曉洪組長的回覆訊息後,漢綸則露出一臉怪異的神情——他沒想到現在這種非常時期,物業管理組那邊竟然會不同意全面管制館內所有人員進出,之所以提議這麼做,目的還不是為了盡量減少隨機受害者持續增加的嗎?

對此,也許站在他旁邊的世發已經看出他此刻的心情,便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沒什麼好訝異的,一來管制的理由始終本就不夠站的住腳,只怕若真的這麼做,勢必也會引起多數人的反彈,結果我們反而還難做;二來現在館內持續不斷有人潮湧進,我們也沒法當下馬上撤離所有的人,同時還要持續追蹤那該死的殺人犯。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咱們要盡全力『獵殺』他!」

正當他說完,首先漢綸一臉無奈的點了點頭,爾後又因為聽見世發口中那『獵殺』二字,才又看著對方笑了笑——他心想世發八成是聽見自己在怒聲罵過那兇手後,就連他也故意學自己模仿著《侏羅紀世界》的男主角那句台詞而來的,真是夠意思!他拍了拍世發的肩膀;世發也故意推了他一把。

然而他們接下來所親眼見到的景象,才讓他們警覺事情不妙——在他們到達漾館三樓後場前,早已抵達漾館三樓後場的兇手早已開始繼續大開殺戒。其中一名隸屬營業三課,戴著眼鏡的女性樓面主管,當她走到位在漾館三樓的誠品書店時,頓時驚見恐怖的景象——

那兇手幾乎殺光了書店裡的所有顧客和店員,店裡像是變成屠宰場似的,滿地盡是血流成河的死屍。

此時那兇手已經發現了她,也二話不說,立即殺氣騰騰的朝她衝來,她還來不及轉身,兇手的刀子已經刺進了她的胸口,沒多久馬上被拔出,又從脖子再割了一刀!那樓管身中兇手那殘忍兇猛的兩刀後,便無力的癱軟在兇手的面前,再無任何聲息。

而在殺死那女性樓管後,兇手繼續沿著山頂鳥專櫃、旅行者專櫃、哥倫比亞專櫃乃至四季羽毛專櫃,繼續瘋狂屠宰現場還尚未離開的民眾們。

在幾分鐘前,當眾人從S5貨梯口出來的時候,首先為防止兇手在後場與安全梯內埋伏,簡隊長首先讓徐組長、杰銘、天豪等人負責去查看後場安全梯內有無任何異常再關上門。未料嘉紘的對講機響起了士鴻的聲音,說是那兇手的位置已經在四季羽毛櫃上。

眾人再度吃了一驚,隨後分成兩組人馬,一邊從後場右邊衝出去,另一組則直接推開最靠近S5貨梯旁的安全門,一進來便是誠品書店的店內,只見一大片腥風血雨的景象映入眾人的眼簾,滿地或躺或趴,不分男女老少,皆血流如注的橫屍在地板上,甚至還有好幾具死屍的手臂不曉得被兇手砍斷到哪去,旁邊還竟然有幾具無頭屍,首級不曉得又被兇手弄到何處。

再繼續往前走,他們又見到幾具側躺在地板上的屍體,由於腹部被兇手割開一個大洞,清晰可見連腸子等內臟器官都給流了出來,看的眾人汗毛倒豎、冷汗直流,尤其身為女生的筱涵對此更是令她作嘔欲吐。從另一邊安全門衝出來的嘉紘等人眼見此一景象,也是驚訝又氣惱萬分。連嘉紘也忍不住罵一句——

「去他的見鬼,就知道他肯定會從誠品櫃內門跑出去,咱們晚了一步!」

然而誰也沒理會他,逕自繼續往前查看,沒多久才發現那位被兇手刺穿胸口及割開脖子的樓管——她的眼鏡掉落並擱置在一旁,過肩的秀髮凌亂的散落在地,胸部與頸上的傷口血流如注,幾乎把制服都給染紅,雙眼空洞無神的她早已死去許久。

「唉這麼漂亮的女生也要殺,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顧客也殺,店員也殺,現在連樓管都要殺,真是肏他媽的欠砍他祖宗十八代爛鳥的真有夠該死!」

在天豪無奈的嘆了口氣,漢綸更是以不輸剛剛嘉紘的口氣並狂飆髒話!在他罵完後,同樣也甚無人搭理他,首先只有世發表現出曖昧的表情看著他笑了又笑並拍著他的肩膀;而筱涵則臉色十足難看的向他皺了皺眉頭,還向他回嘴罵說怎麼嘴巴這麼髒,麻煩放乾淨些。

而面對她的口氣,個性本就較暴躁的漢綸,自然也不甘示弱的開始跟她頂嘴,直到嚴副隊不耐煩的開口叫他們閉嘴,兩人才安靜下來。

接著眾人繼續沿著山頂鳥,直到四季羽毛專櫃,沿路再看見一大群被砍被刺而慘死的諸多死者,以及兇手在行經路途中,被打翻而掉落滿地又散亂不堪的櫃上商品,現場看去簡直猶如颱風過境一般,但還要更加慘烈無比

眾人皆看傻了眼,沒想到那可惡的兇手不但殺人時,動作竟然如此的迅速俐落,甚至還具備這麼強大的破壞力,才過沒多久,一個百貨賣場就被他搞的這麼亂七八糟,實則叫人傷透腦筋

就在這時對講機又響起了雯晴的聲音——

「中控室呼叫隊長,五十四區安全門拉異常入侵警報!」

語落,簡隊長拿起對講機回覆收到此一訊息後,宏坤問他方才雯晴傳來什麼訊息回報,簡隊長直接了當的回答說是位在漾館二樓陽台的五十四區拉警報。

他聽完後甚覺詭異——他們才剛依照士鴻的訊息來到四季羽毛,乃至對面的Big Train專櫃,仍無見到兇手的蹤跡自不先提,這時位在樓下二樓的陽台戶外安全門突然拉起侵入警報,難道是否又意味那兇手已經從二樓跑去陽台外了?

「中控室呼叫隊長!兇手從北側星巴克咖啡旁,通往二樓瓦城的樓梯下來,又往西側左轉,看來有可能已經跑進星巴克店內了!」

對講機再度響起雯晴的聲音,起先漢綸又顯得躁動起來——什麼叫作『有可能』啊?現在這種時候,透過監視器畫面還看不清楚嗎?他先向眾人抱怨了一番,正要用對講機怒聲回覆時,卻被嘉紘阻止,接著才看嘉紘用異常冷靜的語氣回覆道:

「嘉紘呼叫雯晴,現在這種非常時期,不可以用可能、大概、好像、也許等諸如此類的字詞。現在請再明確告訴我們,那個兇手的正確位置究竟位在何處?」

語畢,這次對講機響起了筱鈴的聲音,說是已從西側方向的監視攝影畫面確認兇手跑進星巴克店內的那一瞬間畫面。嘉紘回覆確認收到後,首先宏坤問起了有關漾館二樓陽台,五十四區系統拉警報一事,是否也跟那兇手有關。簡隊長則說道——

「就算兇手現在跑到星巴克,從先前走過的路徑來看,為了躲避我們的追蹤,有時推開作保全系統設定的安全門也毋須意外。最終目的還是要儘快找到兇手,先追上去再說!」

說罷,眾人紛紛從漾館中央手扶梯前往二樓,接著一夥人馬很快到達SugermanGlobal Work兩櫃中間一看,那通往二樓陽台的對外玻璃門,排除天插早已在百貨全面開館時開啟許久,兇手也很可能從那玻璃門直接跑出去,然而看起來卻一點異狀皆無,也沒有任何血跡等。

但想當然爾,若是五十四區真的拉異常侵入系統警報,唯一可能就是兇手直接從西側後場安全門進入,在到達二樓後直接推開安全門才會引起系統發報——他們連忙從二樓西側後場進入,此處並沒有看見任何異常,也沒有看到被兇手殺死的任何受害者。

然而當他們將二十號安全梯的門一打開,發現眼前的對外安全門是開著的,果然不出簡隊長所料——這扇安全門除了兇手推開之外也並無任何可能的有心人士。他們在來到陽台處後將那扇門先關上,同時簡隊長也通知雯晴先暫時不要設定五十四區的系統後,一夥人馬繼續從樓梯而下。

在到達一樓北側廣場後,往星巴克店內一看才知已晚了一步——那兇手幾乎殺光店裡所有顧客,店內數具屍體橫七豎八,幾乎讓人難以通行。

而其中令簡隊長感興趣的是,店內的員工專用出入口竟然是開著的,而往裡頭看還可看到一灘血跡,這代表那兇手肯定是從星巴克店內那扇安全門跑進了漾館一樓的西側後場。

眾人再度走進西側後場內,卻無從尋找兇手究竟又往何處去——S5貨梯車廂仍然停留在三樓;前方走到底的那扇漾館一樓館內安全門看上去也毫無異狀。
然而簡隊長繼續查看,發現後場有一扇二十二號安全門是開著的,起先很疑惑是除非兇手身上有帶鑰匙,否則這些安全門通常從外頭是打不開的。

在他旁邊的漢綸則開口提醒他,他們在巡查安全梯或西側後場時,這扇安全門平時多半都經常是開著的,若兇手不是從前方那扇安全門跑進一樓館內,否則就會從二十二號安全梯直接跑進地下一樓。

簡隊長點點頭,同時聽見嘉紘的對講機響起士鴻的聲音,這次訊息回報顯示說兇手的位置再度出現在大戶屋,直到宮武讚岐烏龍麵,沒多久馬上又跑到JASONS超市。

一聽說兇手的位置又跑到地下一樓,嘉紘首先回覆已接收訊息,接著眾人決定分組採取行動——簡隊長帶領牛組長和天豪還有嘉紘一組;嚴副隊帶著徐組長和筱涵以及緯旻,最後由宏坤帶著世發、杰銘還有漢綸等人,總共三組人馬分頭前往地下一樓——

簡隊長和嚴副隊等人直接推開前方那扇安全門,一出來便是漾館一樓中央客梯,再往前右手邊即是HTC手機,左邊便是SAMSUNG手機,在繞過SAMSUNG後,眼前即是ASUS和怪獸包膜等專櫃。

他們兩組人馬皆從一樓中央手扶梯下至地下一樓,簡隊長這組首先到達Lowrys Farm專櫃,在經過U're專櫃後直接衝往勝明文具店;嚴副隊組則直接從大戶屋沿著宮武讚岐烏龍麵,兩組人馬直朝JASONS超市的方向狂奔而去!

沿路現場除了又是滿地散亂不堪的賣場物品,以及慘遭兇手的無情揮砍而死的大量受害者,卻始終沒有找到那兇手。

而在兩組人馬抵達JASONS超市後,現場只見蘋果、柳橙、水梨、奇異果等蔬菜水果區的商品,和洋芋片等零食掉落的滿地都是!超市內同樣躺著大批血流滿地的死者。約莫片刻過後,他們才另外看到宏坤帶著世發等人也跟著到達現場,同樣根本全然未見兇手的影子。

「真他媽夠該死!未免也太難抓,不曉得這場追逐戰要玩到什麼時候?實在是太可惡啦!」

脾氣暴躁的漢綸忍不住又開口大罵起來。同時心裡也實在難以理解,為何別說是物業管理組,最終簡隊長也同意對這起無差別大量殺人事件的後續處理反應,竟然是不管制所有人員進出!咱們眼下大批人潮仍然持續不斷的湧進館內,而那兇手的行蹤始終這般難以追蹤。這樣一來傷亡人數的規模,不就正好讓它逐加擴大?

他撇頭看看簡隊長與嚴副隊,眼前這兩人仍然面不改色的環顧四周;天豪和杰銘及徐組長三人在一旁看著那些被殺死的JASONS超市的員工,世發則和牛組長在你滋美得以及大漢酵素等櫃附近,見到幾位手臂被砍斷,連脖子也幾乎斷裂的櫃姊,很是感到痛心疾首,以及對手段兇殘的兇手的行徑感到驚異又可怖。

另一邊筱涵看著一位頗年輕貌美的馥御牛肉干的櫃姊,她的嘴角流出血絲,脖子被刀子刺穿一個大洞還血流不止,死狀著實淒慘,甚至她的雙眼仍然還明亮的望著筱涵。但筱涵心裡明白,此時早已死去的她,再也看不見她的面容。只見筱涵彎下腰並伸出右手,輕輕的幫死者闔起了雙眼。

這時對講機又響起雯晴的聲音,說是北側二號安全門拉起異常入侵警報。眾人聽完又是大吃一驚,北側二號門拉警報?難道又是跟那兇手有關不成?在簡隊長回覆完成後,隨即不慌不忙的下達指令——

「世發、漢綸,你們那組直接從北側地下一樓入口的鋼梯上去一樓水舞廣場,先去查看北側二號門現場狀況如何;剩下我們都直接去北側地下一樓廁所那一帶查看現場。現在出發!」

說罷,宏坤便帶著世發和漢綸以及杰銘,四人一同推開地下一樓對外玻璃門,登上樓梯後便全部直接衝往一樓!接著四人全往右轉便經過一樓哈根達斯戶外水池,經過戶外座椅區,再走幾步便到達北側凹槽——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前方一扇對外玻璃門,竟然變得支離破碎!中間還出現一個大洞,看起來是被人強行打破的。而往右手邊一看,那北側二號安全門被打開,現場卻沒看到任何影子。

正當宏坤和世發滿臉困惑之時,漢綸則仔細查看那扇被人打破,以致破碎一個大洞的玻璃門,當他發現它的地鎖仍然呈現上鎖狀態時,立即和眾人說道——

「大家看,這就是北側二號全門發報的原因:地下一樓的二十七號安全門在全館開店後,它的鐵捲門就會打開。假如他真的是從地下一樓的入口進入,如此他自然會從地下一樓直接跑到一樓。在推開安全門,致使它拉侵入警報後,由於前面這扇本館一樓CK專櫃對外玻璃門是全天候上地鎖的,那欠砍祖宗十八代爛鳥的混帳他媽找死的乾脆直接將它打破,再強行進入CK櫃內。現在裡面大概又可以見到幾具屍體了。」

語畢,世發又是一臉錯愕,而宏坤和杰銘都不約而同的點頭贊同漢綸的看法。過沒多久,他們才看到還尚未關上門的二十七號門內,簡隊長等人跟著從裡面跑出來——

根據簡隊長的訊息,當他們到達現場時,發現在早上十一點開店時,由樓面主管負責開啟鐵捲門的那二十七號安全門,在入口圍起的紅絨竟然遭人用刀子割斷!他們直接判定兇手肯定是從安全梯內爬上一樓;而漢綸等人指著前方那扇被打破的CK專櫃對外玻璃門,表示從北側二號安全門發報,到眼前那扇對外玻璃門被打碎,皆是那兇手的傑作。

隨後眾人一起進入CK櫃內,只見店內的衣服被人弄至滿地散亂,旁邊則又是好幾個慘死的店員與顧客。簡隊長和漢綸同時跨出櫃外,在他們左邊是SIMPLE LIFE專櫃,右邊則是DKNY專櫃,除了滿地死屍,仍然沒有見到兇手的蹤影。

這時斜對面那家碧兒泉專櫃的一位奇蹟生還的小姐眼見警衛們以及物業課等人的出現,立即站出來指稱那個手持鋼棍刀的兇手往他們左手邊的方向跑去。

眾人一齊向後看,首先簡隊長再次詢問是繞過地圖包專櫃往後跑?還是往MARELLA專櫃的方向?對方則回答說只看到那兇手往左邊方向跑去。簡隊長點點頭並說了聲謝謝。未料對講機又響起雯晴的聲音,說是北側四號安全門也拉起了異常入侵警報。

一聽到北側四號安全門拉警報,雯晴這一通報再度引起了眾人一陣騷動,但其中只有漢綸顯得一臉鎮定的轉回CK櫃內,從那破損對外玻璃門的大洞往外跨出並往右手邊望去。

當下只見安全門板毫無異狀的安好,現場也沒有看見任何推門的可疑對象。他忍不住罵了一個『幹』字,隨即轉身回到櫃內,向簡隊長報告北側四號安全門正常關閉,現場也無任何推門者。

正當簡隊長打算用對講機回覆雯晴,說是北側四號門正常無異狀時,沒多久嘉紘的對講機響起了筱鈴的聲音,說是從P8客梯發現了兇手的蹤影,從監視畫面可看到他搭往了二樓。在筱鈴放開對講機按鈕後,由緯旻回覆表示收到訊息通報。

接著所有人全體一同朝東北手扶梯衝去——在全員搭往二樓後,右手邊是展岱珠寶,往左斜對面是Chaber專櫃,接著眾人繼續往左繞過YenLine專櫃,在經過迦茉兒專櫃、克萊亞專櫃,到達眼前的林佳樺專櫃,繼續左轉經過龍迪專櫃後,終於來到哈瓦那咖啡廳,見遍地又是慘遭殺戮的受害者倒在地上,不斷的流出鮮血。

然而他們往四周環視一番,現場只有在哈瓦那咖啡廳內的店員與顧客慘遭毒手。至此,簡隊長和嘉紘以及宏坤三人直接走進店內,直走到底有一扇安全門,地板上直通往那扇門縫底下仍然殘留著血跡。他們三人直接判定兇手直接朝哈瓦那櫃內安全門跑進去。

他們直呼徐組長和漢綸兩人前來哈瓦那櫃內安全門,並告知其兇手很可能躲在門內。然而依先前的經驗,徐組長毫不在乎的直接上前把門推開——果然如同前一回打開三十四號安全門的時候,裡面一個人都沒有,然而地板上仍然清晰可見嫣紅的血跡,一直延伸到右手邊的安全門出入口。

簡隊長眼見事情不妙,立刻率領自己的組員和嚴副隊一組推開門,循著血跡去抓人;而宏坤這組則繞過MAITRIX PHOENIX專櫃,再度經過克萊亞後,往六藝和PESARO兩櫃中間的緊急通道衝去——兩方人馬再度會合後,始終沒有找到兇手。

然則當他們一聽見對講機再度響起雯晴的聲音,說是那兇手出現在IRIS專櫃後,直接從東南手扶梯跑了上去。全體人員立馬沿著KAO MEIFEN專櫃、BENNINI專櫃、MASTER MAX專櫃、TOP DO專櫃直衝而去,在到達IRIS櫃上附近,現場仍然只見大量死傷慘重的受害者外,即使往前看那獨身貴族專櫃,仍然也沒有見到那可惡的兇手。

簡隊長往左手邊一看,隨即明白那兇手肯定是在沿著整條本館二樓東側後場跑過後,從左手邊那扇安全門出入口殺出,若往前直走那自然就會直達前方的IRIS專櫃,櫃上人員和顧客自然也難逃魔掌,同時也為何方才經過MASTER MAXTOP DO等櫃時,現場幾乎大半民眾都安然無恙,沒有遭到兇手的毒手,也可以有個合理的解答了

「大家注意哦!這兇手真他媽可惡的有夠會跑

「是的,我以前到現在,還真從來沒見過這麼難纏的傢伙!」

嘉紘首先提醒眾人道,接著宏坤也幫腔一句。現場也籠罩著一股沉重的氣氛——世發和天豪以及牛組長看著眼前大批的死者,第一者雙掌合十,第二與第三則發自內心感到納悶,這殘暴的兇手究竟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或是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甚至難道是有什麼反社會人格?竟然有必要這般放肆的大量殘殺無辜民眾,連年紀小小的孩童也都不放過——

仔細看旁邊,一位已經斷氣的母親,雙手仍然緊緊的抱住那已然死去的女童。同時旁邊看起來是那對母女的丈夫吧?見他趴在死去的妻子和心肝女兒的屍體旁崩潰大喊,很是叫人於心不忍,連筱涵也忍不住用手擦掉臉上的淚珠。

而站在她旁邊的漢綸,手上甩棍握的更緊,同時心裡則想著——連無辜的影城人員梅莉莎都要殺,那真該千刀萬剮的王八混帳,究竟還要奪走多少人的性命才肯善罷甘休?屆時要是被我抓到,非得用手上這支甩棍好好痛揍他一頓不可!

然而簡隊長再度提醒眾人,現在當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儘早找到那兇手,沒有時間浪費在這裡還要為那些死去的人們感到悲傷。最終眾人依照雯晴的通報,直接從右手邊是DITA專櫃的東南手扶梯搭往三樓——

在眾人全都抵達了三樓,位在前方的科羅莎專櫃,往右即是GAUDI專櫃,經過鱷魚專櫃後,往前直走經過了OSIM、飛利普、喬山健康科技等櫃,在通過了亞凝飾專櫃和居禮名店後,前方右手邊正是長庚生物科技,左邊則是仍在施工中的韓式豆腐村餐廳。

眾人往左繼續向前,順便看了看左手邊,在三十號安全門對面的收銀台,他媽的那位帳務課小姐也如同樓下一樓三十二號安全門旁的那位帳務課小姐,被那該死的兇手砍死在座位上!

漢綸忍不住又給他罵了一句,而簡隊長則讓他直接上前將那三十號安全門打開來查看——裡面看起來沒有異狀,這讓他心生好奇,那兇手怎麼會沒有躲進這三十號安全梯內?未免也太不自然。

然而沒多久馬上又接到雯晴的消息,說是這回營業二課的樓面主管通知,說他們在嘉裕西服一帶發現了兇手的蹤影。簡隊長回覆表示收到訊息後,大夥人馬再度分成兩邊,簡隊長和嚴副隊兩組直接沿著豆腐村,在經過三樓對外玻璃門以及莫凡彼歐風餐廳後,直接沿著PING與飛力飆馬等櫃衝去!

而宏坤和漢綸等四人則先經過法藍瓷,右手邊是高島專櫃,又經過德國麥森瓷器,立刻轉向朝三樓中央客梯口衝去,再左轉進入了三樓西服區,兩方人馬最終在Montagut和鱷魚專櫃會合,卻始終只找到遍地慘不忍睹、血流成河的死屍。

簡隊長再往四周看了看,在GAUDI專櫃後面就是東南手扶梯。他立即下令讓宏坤和漢綸等人直接衝上四樓查看,而他們和嚴副隊等人則繼續在三樓的西服區繼續查看是否有兇手的蹤跡,說完後便看著宏坤帶著漢綸、世發、杰銘從東南手扶梯搭往了本館四樓——右手邊是奇哥專櫃,正前方則就是UNIQLO專櫃,而左手邊便是Kinloch Anderson專櫃。

四人朝四方看了看,現場還沒有出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他們首先判定兇手可能還沒殺上四樓也不一定。正當世發要用對講機通知還留在三樓的簡隊長等人時,卻被宏坤阻止,說是即使現在兇手還沒出現在四樓,過一段時間肯定就會出現在四樓的什麼地方,先在四樓巡視一回,若是看見兇手出現便可馬上通知簡隊長和嘉紘他們趕上來圍捕兇手。

世發點頭同意後,四人分成兩組,宏坤和世發朝著UNIQLO以及旁邊的be*U創意館,經過了JacadiRoots kids專櫃。而漢綸則帶著杰銘,兩人一起經過了四樓中央客梯口與班尼頓專櫃,在來到彩繪樹專櫃後,隨即經過了樂高區,終於來到了Toy World玩具店。

平時特別喜歡收集玩具模型的漢綸馬上興趣高昂的想要走進店內,看看有沒有變形金剛以及最喜歡的哥吉拉玩偶。卻被杰銘一把拉住,並唸了他一句——

「幹!這種時候你居然還有這種閒情逸致。拜託搞清楚好嗎?我們現在是在追捕殺人犯,不是來逛玩具店,要是被發現了看你怎麼辦!」

語落,平時表情緊蹦的漢綸倒也嘻皮笑臉的看著對方笑了笑;爾後便看到世發和宏坤經過了雷根糖,終於也來到了Toy World櫃上。雙方皆表示並沒有看見兇手,現場也還尚未出現遭兇手用刀砍傷的人員。

然而在對講機響起一陣難聽的雜訊,又聽見簡隊長回覆說收到後,才聽見簡隊長正用對講機呼叫位在四樓的宏坤等人。漢綸立即先回覆收到後,根據簡隊長告知他們已經另外接到消息,說是兇手再度跑到對面的漾館三樓!

漢綸再度按下對講機回覆已確認簡隊長的訊息,爾後宏坤的對講機也響起嘉紘的聲音,說是讓他們四人直接從空橋前往漾館四樓待命,而他們自己也會隨後趕上。

宏坤回覆收到後,四人立即繞過Toy World玩具店,從它和Tomica玩具店中間那扇空橋玻璃門直接前往漾館四樓,進入館內後,左邊是名人泳裝,右邊則是摩曼頓專櫃。漢綸和杰銘兩人隨即左轉朝Skechers專櫃前去,直到它隔壁的KAPPA專櫃,除了現場仍舊顧客人潮擁擠,也仍然還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而他們在經過UNDER ARMOUR以及HANGTEN兩櫃後,看見世發和宏坤也從愛迪達專櫃的方向走來。兩組四人再度會合,經確認過後,皆共同表示沒有看到兇手的影子...

「再這樣下去,不曉得還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到那個該死的混帳?」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方才我們在本館與漾館四樓這裡巡視了一回,結果什麼都沒看到。所以重點是,他媽的那真該直接剁碎餵狗的死雜碎,究竟又躲到哪去了?」

世發和漢綸兩人一搭一唱,杰銘也不經意的嘆了口氣。而宏坤則按下對講機並詢問嘉紘等人的位置;對方則回答他們在漾館三樓巡視完,正要搭乘中央手扶梯上四樓。宏坤回覆確認嘉紘的訊息後,在場四人朝對面一望,總算看到簡隊長和嚴副隊帶著嘉紘和緯旻等人從手扶梯上來四樓。

雙方再度會合後,此時眾人的對講機響起了在車道入口卡哨的賢斌的聲音,從他內容聽來,目前有兩台騎機車的警察,以及一輛警車停在車道入口。同時也一直在警衛室卡哨的鄭組長馬上按下對講機回覆,並請賢斌直接放行警車進入地下卸貨區。眾人馬上明白是警察已然到場。

簡隊長立即回覆確認鄭組長的訊息過後,同時對講機突然響起了奕芸的聲音——

「許奕芸呼叫隊長,你們目前位置在哪裡?我直接去地下卸貨區把警察帶過去找你們。」

語畢,簡隊長立即告知奕芸,他們目前在漾館四樓,然而也必須先確認當下兇手的位置。就在他放開對講機按鈕後,對講機又響起雯晴的聲音——根據營業四部樓管訊息回報,兇手最後的位置在五樓旋轉木馬附近,之後似乎消失在南側空橋一帶。

眾人又是大吃一驚——從他們追尋到現在,萬萬沒想到以這兇手的動作和速度,竟然已經跑到了五樓摩天輪廣場的旋轉木馬。照那兇手的速度,不曉得此時位在五樓又有多少無辜民眾受害慘死。

對此,漢綸更是開口大罵三字經——就算不提簡隊長和嚴副隊等人分別在本館與漾館三樓巡查過,就連他和宏坤等人在本館與漾館四樓待命圍堵了老半天,未料還是讓兇手搶先一步跑到頭頂上方的五樓。一念及此,心裡就感到深深不爽與幹意。同時更是感到好奇在這段期間,那該死的兇手究竟又是如何這麼短時間內跑上五樓的?著實令人費疑猜

「弟兄們,總算是確認了兇手的所在位置。我們就從對面本館四樓那邊直接走中央手扶梯上五樓——那狗娘養的若現在還留在五樓現場殺人,別說他等會兒可能會跑進金色三麥餐廳內,也很可能會再度跑進五樓館內繼續殺人,加上現在警察已經來了,我們正好給他來個『裡應外合』以及『甕中捉鱉』,看他還往哪裡跑!」

眾人點頭同意。簡隊長也跟著用對講機呼叫已經跑到地下一樓,和在地下卸貨區卡哨的曾明光會合的許奕芸,說是兇手已經跑到五樓,除了他們一夥人要直接上五樓圍堵兇手外,也請她直接將警察帶上五樓,準備逮捕兇手!

奕芸也馬上按下對講機回覆確認簡隊長的指令,接著看見那兩台騎機車的警察把他們的車子直接停放在員工化妝室前方後,另外見明光也跟著上前導引那輛警車停放在六號停車格,隨後從車上下來了三位制服警察。

明光和奕芸兩人也上前告知了他們有位手持危險物品的男子在館內進行殺戮後,隨即由奕芸帶著五位警察從右手邊的P4貨梯,按下上樓按鈕,看著那樓層顯示正從八樓往下準備要到地下一樓,她的心也正噗通噗通的跳著

而簡隊長等人馬也從KAPPA和蘋果泳裝兩櫃中間的空橋玻璃門再度返回本館四樓,一進來左邊是Fun box toy,右邊則是YoungAthletes專櫃。但眾人也沒閒著,全體朝著彩繪樹與班尼頓的方向,經過四樓中央客梯口,繞過be*U創意館,馬上從本館中央手扶梯搭往了五樓,正前方看見了五樓哈根達斯冰淇淋,往左看則是三燔火鍋店,然而他們也沒閒情注意這些,只見他們全體人員往後方衝去——

眾人推開五樓廣場玻璃門,隨即進入五樓摩天輪廣場,眼下除了仍有大量人潮在廣場逗留外,以及旋轉木馬附近躺著一批慘遭毒手的受害者,仍然尚未見到兇手的蹤影。

然而他們此時心裡也知曉一件事情——那該死的殺人兇手,從剛剛到現在除了四處大開殺戒,還東躲西藏一直到現在,這下總該可以見到你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54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曲五:屠殺... 後一篇:[達人專欄] 曲七:決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ason082500大家
準備「摸偷嗨呀哭」了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