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曲五:屠殺

作者:雷剋司│2019-12-18 21:40:42│贊助:10│人氣:45
靠近南側的一樓中庭,影城一樓售票口旁,身着制服戴帽,後面綁著長馬尾的筱涵,看著一位小姐牽著一隻德國小白狐狸犬經過她面前——

那隻小狐狸犬顯得特別有精神,一邊走一邊不時的伸出舌頭,看起來活力十足又興奮不已,好像第一次出來玩似的。而那小姐手上還抱著一隻棕色的博美犬,剛好也都是她平時最喜歡的犬種,因此忍不住偷偷跟過去,想多瞧牠們幾眼。

而在地上行走的那隻小白狐狸犬一看到筱涵跟著過來,還對她叫了幾聲,彷如在和她打招呼一樣。而這也引起了那位小姐的注意——

她回頭便看見了筱涵,而筱涵被她這麼一瞧,起初只是一臉表現的不好意思,但很快馬上就換了臉色——那小姐也面帶微笑的和她打了一聲招呼,隨後兩個女生也跟著聊了起來,同時那隻小狐狸犬也高興的湊到筱涵腳邊一直和她撒嬌。筱涵也獲得那小姐的同意准許,把那隻小狐狸犬抱了起來。

那隻小狐狸犬也高興又開心的直舔筱涵的臉,直到筱涵的對講機響起了簡隊長的聲音,她這才趕快把小狗放下來,仔細傾聽對講機的內容——

「隊長呼叫一樓服務哨和五樓摩天輪,有收到訊息請回答!」

語畢,首先聽見對講機響起了目前位在五樓摩天輪廣場的世發的回應;爾後筱涵也在匆忙之下和那位小姐以及她最喜歡的兩隻可愛的小狗道別,才拿起對講機回覆表示自己也已接收到隊長的呼叫。

「世發,你從五樓中央客梯坐下來到一樓;筱涵,妳在一樓中庭密切注意有一個身穿深灰色衣褲,手上拿著鋼棍和刀子的一個男的,若有看到立即通報,還要幫忙注意顧客動線和安全。」

在簡隊長放開對講機按鈕後,首先世發先用對講機回應表示已接收隊長的指令;筱涵雖然也及時用對講機做出回覆,然則一聽到現在館內有個手持危險物品的男人,心裡不免多了幾分恐懼感,爾後她才戰戰兢兢的從南側往中庭步去。

嚴副隊帶著牛組長和振維,以及天豪和杰銘來到倩碧專櫃,後面是資生堂專櫃,右手邊分別是歐舒丹和美體小舖兩個專櫃。然而放眼望去,遍地都是一具具被刀子砍傷致死,血淋淋的屍體——

其中有四名小姐的脖子都中了兩刀,另外還有兩名的額頭也都被砍了一刀。鮮血正不斷的從傷口流出;再看一旁有一位先生,側頸被刺了一刀外,連肩膀都被砍了一刀,而在那先生懷裡有一個脖子也被劃了一刀的小男孩,自然也是已經氣絕身亡。看的眾人怵目驚心、膽顫心驚,連年紀這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可見兇手有多殘忍。

此時嚴副隊調整身上密錄器的角度,並且呼籲在場眾人不要隨便觸碰到任何屍體,或是隨便移動屍體的所在位置。同時注意還在現場逗留的顧客,協助導引他們離開現場不要圍觀。而自己也在注意本館一樓的樓面主管又在哪裡。

而後簡隊長帶著徐組長和漢綸等人也跟著來到現場,除了只見遍地死傷的櫃上員工還有無辜顧客的屍體,並沒有看見有任何一個手上帶著刀子,符合通報內容中所描述的衣著與特徵的可疑人物在現場。這讓他們心生困惑。

「奇怪,兇手到底跑哪去了?」

「這兇手不但手段殘忍,動作也挺兇猛的,你們過來看——這位先生還有這位小姐,他們除了身上被砍了幾刀,都還各自少了一隻手

漢綸指著靠近Seacret專櫃一角,果然有一位身着寶藍色套裝的小姐和一名身穿深灰色襯衫的男子,前者的右手被砍下;後者則左手不曉得被弄到哪去了,死狀非常淒慘。

「程嘉紘呼叫中控室,已抵達事發現場,除了有大量死傷人員,並沒有看到手持刀械的可疑男子。」

站在簡隊長身旁,一位身材幾乎和漢綸一樣高大,身着天藍休閒服與牛仔褲,戴著眼鏡的男子用對講機通報中控室值班人員——

在十幾分鐘前,當他們接到隸屬營業一課的化妝品區樓面主管的通知,說是有個手持鋼棍刀械的兇惡男子在現場砍殺民眾。起先眾人包括雯晴都嚇了一跳,但在雯晴已經拿起中控室電話通報在警衛室值班的鄭組長後,眾人在中控室商談的結果,決定讓眼前這位名喚程嘉紘的男子,以及他旁邊另外一位物業課員藍宏坤,還有物業課初級專員吳緯旻動身前往了解。

而另一位物業課員戴士鴻也表示會立即打電話報警請警察前來處理。而過沒多久才見到徐組長進來中控室向物業管理組的組長洪國恩領取甩棍並簽了名。爾後程嘉紘為首的三人才在徐組長的帶領,直接上了一樓和等待許久的簡隊長,以及將自備手電筒、甩棍與密錄器都拿出來帶在身上的漢綸會合。

在嘉紘通報完畢並放開對講機按鈕後,簡隊長等人的對講機又響起了雯晴的聲音——

「中控室呼叫隊長,北側大門監視畫面顯示,那個男的現在位在蘭蔻和植村秀專櫃一帶附近!」

語落,簡隊長拿起對講機回覆表示收到;牛組長也跟現場一位雅詩蘭黛專櫃小姐詢問,她最後一次看到那個兇手時往哪個方向移動。她餘悸猶存的往SK-IISisley兩櫃的方向指去。接著眾人才看見一位身穿白襯衫的男樓管,以及兩名身着紫色背心套裝的女樓管出現在眾人面前。爾後嘉紘開始下達指令——

「簡隊長,你讓嚴副隊和其中三個支援人員,跟這三位樓管一起負責在南側大門,還有其他對外玻璃門協助導引顧客儘速離開館內不要逗留;剩下我們幾個就繼續追蹤兇手的動線和位置。現在出發!」

簡隊長點頭同意,隨即讓杰銘、天豪和振維等三人,一同跟隨嚴副隊及三名樓管,在南側與北側大門、靠近香草集專櫃的玻璃門、以及靠近BOSE專櫃的玻璃門各就定位,並揮手招呼顧客並請他們儘快離開現場。

在簡隊長與嘉紘的帶領,眾人經過嬌蘭專櫃後終於抵達蘭蔻專櫃——現場滿地除了又是遍地身中數刀而死的死屍外,仍舊沒有看見那個兇手的身影。這時蘭蔻隔壁植村秀專櫃的一個短髮小姐現身並說道——

「他在那裡!我剛剛看到他往那個方向跑過去了!」

眾人全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可是除了北側大門外也並沒有任何明顯的可去之處。就連開始要在北側大門作顧客導引以及管制人群的天豪也感到一臉茫然。

「就是那扇門!那扇現在貼著蘭蔻海報的安全門。那個兇手就躲在那扇安全門裡面!」

旁邊一位一樓哈根達斯冰淇淋店的櫃上店長也用力指著蘭蔻專櫃旁邊那扇安全門,示意她也看到那名兇手方才就是從那扇安全門進去的。

眾人皆大吃一驚——若不是對方親口告知,他們都還以為兇手很可能已經從北側大門跑了出去。簡隊長起先疑惑這兇手怎麼會知道往安全梯內跑?

因為那扇貼著蘭蔻輸出圖的安全門,門後正是館內三十四號安全梯。若是一般人,通常也鮮少會知道把館內安全梯當作藏身之處。就在他仍然滿腹疑問時,攜帶甩棍的漢綸和徐組長,兩人已經各自將武器準備好,在即將把那扇安全門打開之時,以防備兇手可能出其不意的襲擊。

兩人各一手握著甩棍,躡手躡腳的靠近三十四號安全門,在漢綸輕手將門打開一道縫時,徐組長手上的甩棍握的更緊,並示意可以將門完全打開;漢綸點頭後馬上用力打開安全門——裡頭一個人影都沒有,除了一支在上午九點,杰銘開完一樓玻璃門天鎖後才收進這裡的矮鋁梯外,什麼都沒有。

起先在場眾人都鬆了一口氣。但很快又聽見對講機響起了雯晴的聲音——

「中控室呼叫隊長,營業一課的樓面主管來電通知,那個兇手現在位置在本館二樓初試啼聲專櫃!」

本館二樓?眾人幾乎大吃一驚,這個兇手究竟什麼時候跑上二樓的?就在大家都感到納悶之時,簡隊長指著三十四號安全門內說道——

「他媽的我就知道,你們看!安全梯地板上,直到往上二樓,地上都還有殘留血跡。那傢伙肯定是直接從這裡爬上二樓,然後再從初試啼聲櫃內安全門殺出去。虧他媽的這招也竟然用得出來

眾人跟著往安全梯內看,果然地上殘留著一片嫣紅的血跡。接著眾人繼續往二樓上去查看——在左手邊有一扇安全門被打開一道縫,眾人幾乎不敢上前推開,然而握著甩棍的漢綸管他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打開安全門!

在進入二樓初試啼聲櫃內之時,他四下張望,仍然沒有見到兇手,然而櫃內卻也多了幾具鮮血淋漓的屍體,附近還有一群驚魂未定的民眾躲在一旁角落害怕著

「該死!他老爸幹太監都割鳥不割蛋的,動作也未免太快了吧!」

漢綸忿恨的暗自罵道。而簡隊長和嘉紘等人也跟著從初試啼聲櫃內安全門走出來,看見眼前的慘烈景象,都感到不寒而慄。隨後見牛組長和徐組長,以及物業課員宏坤分頭安撫以及導引還留在現場的生還者儘速離開。但過沒多久,突然對講機響起了筱涵的聲音——

「服務哨呼叫隊長!」

簡隊長一聽是筱涵在呼叫,馬上也用對講機回覆;接下來才聽見筱涵用聽起來十分恐懼的語氣講道——

「那那個那個兇手現在好像就在二樓的空橋上!」

二樓空橋?正當簡隊長再度用對講機詢問筱涵那所謂的二樓空橋,究竟是靠近南側還是北側的空橋時,漢綸卻拿著甩棍,轉身便直接往左轉——他從位在右手邊的Diffa專櫃經過,眼前即是本館二樓通往漾館二樓的靠近北側空橋的玻璃門。

而簡隊長放開對講機按鈕後,筱涵的回覆也間接印證漢綸的反應和動作是正確的——在幾分鐘前,筱涵一邊傾聽對講機裡,雯晴一直和簡隊長告知那兇手的動線位置,再加上簡隊長先前的告誡,心裡已經大略明白現在館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然則才過沒多久,她赫然聽見位在自己頭頂上方的空橋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廝殺聲,接著恐怖的景象馬上映入她的眼簾——有一具身着黑西裝的男屍從空橋上墜落至她左手邊的遊客中心屋頂上,雙手垂掛著,還不斷的流出鮮血。

更可怕的是才不到一分鐘,她又聽見一陣女性痛苦的哀號聲,然後在她右手邊的中庭水池突然響起一陣落水聲——見有一具鮮血淋漓的女屍掉進水池,想必是從那空橋上墜落下來的。她愈看愈害怕,才拿起對講機通報簡隊長。

而簡隊長在接收到筱涵的回覆後,也跟漢綸一樣繞過初試啼聲,從它和Diffa專櫃中間那扇玻璃門步去——眼前除了站在空橋邊,往下四處張望的漢綸,橋上也是多了好幾個看起來的確是在兇手的無情大刀下,無辜慘死的民眾和專櫃員工,橫七豎八的躺倒在血泊之中。

「筱涵!妳在哪?」

筱涵一聽是漢綸叫她,馬上抬頭往上一望,一看見站在空橋上的漢綸,彷如遇到救星似的也跟著大聲回應。

「筱涵,妳還好吧?」

「一點都不好!漢綸哥,我該怎麼辦?我好害怕!」

「筱涵,妳不要怕,先接住這個!」

說罷,漢綸將自己頭上那頂公司帽子摘下,從橋上直接朝筱涵所站立的位置扔下;筱涵也隨手便接住了那頂上面用立可白寫上一個『孫』字的公司鴨舌帽。但她不明白為何漢綸要將他的帽子扔給她——

「給我三分鐘,不!一分鐘,我馬上就下去找妳拿回我的那頂帽子,不要亂跑,記得等我喔!」

漢綸和簡隊長又交代了幾句,馬上往回跑——在通過了空橋玻璃門,兩邊即是初試啼聲和Diffa,他繞過Diffa後方,經過了G2000專櫃,右手邊正是Joan專櫃和星期五美式餐廳。

他往位在星期五餐廳旁邊的對外玻璃門跑去,一打開便是北側鋼梯,從二樓下一樓的戶外區。他從鋼梯狂奔而下,再往左轉進北側一樓中庭,總算才在遊客中心旁看到那心驚受怕的筱涵,同時遊客中心內的兩位女性工作人員也從室內走出,看到那掉落在水池中,把池水都染紅的女屍,都嚇得花容失色、不知所措。

「筱涵!我來了。」

「漢綸哥!」

看見他朝自己狂奔而來,手上捧著他的公司帽子的筱涵才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並且把他的帽子交還給他。然而即使漢綸已奔至她身邊,她仍然一直訴說著自己面對這一切實在很害怕;而平常也不擅長安慰女性的漢綸,此時也勉強盡量好言好語的試圖讓筱涵的心情平靜下來。

隨後漢綸才用對講機詢問簡隊長和嘉紘等人的位置——方才他們看著橋上那些死屍,也約略猜到兇手肯定跑到漾館二樓去了,在經過二樓瓦城泰式餐廳,又經過櫃上懸掛著韓國女團少女時代成員潤娥代言海報的H:CONNECT專櫃,一直走到Sugerman專櫃,始終只看見遍地死狀淒慘的屍體,卻沒有看見那個殺死他們的嫌犯,到底這回他媽的又跑到哪去了

而簡隊長一聽見對講機響起漢綸的聲音,也跟著回覆他們目前的所在位置已經到達Sugerman旁的Global Work專櫃;漢綸也回覆收到後,立即帶著筱涵從漾館北側玻璃門進入——右手邊是Timberland專櫃,而左手邊是Superdry專櫃。在兩人一同經過Bauhaus以及Sport b專櫃,直奔向漾館一樓中央手扶梯。

正當他們要登梯往上前往二樓時,對講機突然響起了雯晴的聲音,說是四十二區安全門拉起了異常入侵警報。在聽到簡隊長回覆收到訊息後,漢綸也立即用對講機通報簡隊長,自己和筱涵的所在位置,並且拉著筱涵往一旁的Roots專櫃衝去——

他們打開櫃內安全門,裡頭正是漾館一樓南側的後場。一看地上竟然也躺著數名被砍傷致死的櫃內員工,漢綸朝左手邊望去,除了四十二區安全門被打開,地上還躺著幾個身穿深色工作服,看起來是影城的工作人員。他們繼續向前奔去,只見那四十二區安全門地板上的四名影城人員,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然則漢綸仔細看那些影城人員,其中一個仰躺著,嘴角流出血絲,脖子至下巴都被狠狠砍了一刀的女生,頓時令他瞠目結舌——看那髮型跟臉部輪廓,正是今早上午瞥見過的梅莉莎˙絲塔菈!

她的帽子和黑框眼鏡皆已掉落並擱在一旁,傷口仍不斷淌著鮮血,臉孔扭曲並且眼神空洞——漢綸伸手探了探梅莉莎的口鼻——當他發現已經再也感覺不到任何氣息,便清楚代表她已氣絕身亡。當下他心裡感到無比的震撼——那可惡的兇手竟然連無辜的梅莉莎都要殺害!而在自己到達殺戮現場時,慘遭毒手的梅莉莎也早已香消玉殞

他看著她的死狀,內心一股悲傷與失落感頓時油然而生,甚至都還沒有注意到對講機正響著簡隊長的聲音。爾後才由筱涵代替答覆——

「呼叫隊長,四十二區安全門被打開,現場有四名死者,確認為影城人員。可以斷定門是兇手打開的!」

四十二區安全門確認為兇手推開,收到!筱涵,你們直接從安全門出去,記得把安全門關上,然後再沿路留意兇手的動線位置。」

簡隊長回覆完成,在中控室的雯晴也回覆確認筱涵的訊息通報,才在電話中回覆了中興保全人員的來電確認。

接著筱涵馬上拉起仍然在為死去的影城人員梅莉莎而感到打擊深重的漢綸;而漢綸還來不及再看梅莉莎最後一眼,便被筱涵一把從四十二區安全門拉出——在那扇安全門旁邊即是影城一樓售票口,數名身中兇手的無情大刀而死的無名屍放眼望去比比皆是。

漢綸盯著地上的血跡,從四十二區安全門直到對面的台灣彩券,乃至Seacret專櫃的戶外玻璃門皆清晰可見。在筱涵關上四十二區安全門後,他們仍往旁邊的本館一樓南側大門步去,赫然驚見本來在南側大門管制與導引人員離場的振維,右手胳膊上多了一條傷痕!

「振維哥!你沒事吧?你手上這道傷口怎麼來的?」

「還會怎麼來的?還不就是剛剛那個兇手,居然從售票口旁的安全門衝出來,售票口附近的人一下子全都被他殺了,再來又從Seacret玻璃門跑進去,我本來打算趁機要攔住他的,誰知幹他老娘的就被他這麼割了一刀,好在我閃得快,才他媽的沒被他砍死

筱涵看他手上的傷口,看起來並無大礙,但也仍血流不止。只怕不快點當下及時處理,後果仍會不堪設想。就在這時,她才看到嚴副隊和杰銘,以及一位身着淡紫色套裝與深紫裙的小姐朝他們走來——

「本館一樓館內的顧客已經導引完成,你們那邊現在怎麼樣了?」

「嚴副隊,振維哥為了阻擋那個兇手,他的手臂不小心被兇手的刀子割傷了,現在怎麼辦?」

筱涵向嚴副隊報告,並且把振維手上的傷口給他看——嚴副隊一臉驚訝,但很快又露出一臉懊惱的神情,同時抱怨振維怎麼那麼不小心;而那位紫色套裝的顧服課小姐則說會盡量聯絡小護士來處理傷口。

與此同時,杰銘也跟著建議嚴副隊是否換人來支援,嚴副隊這才對振維交代請他晚點去把在一樓下貨區卡哨的執勤人員換下來,振維也點點頭表示同意嚴副隊的決定。

隨後他們看到天豪也跟著朝他們的方向跑來,說是在北側大門一帶的顧客也已經全數離開館內。嚴副隊點了點頭,隨即向振維詢問最後是否看見兇手的位置。

振維左手摀著右手的傷口,指稱兇手朝著歐舒丹乃至Bonnie house專櫃的方向沿路瘋狂砍殺,而他印象中最後看見兇手的時候,似乎往左一轉便消失無蹤,再也不曾看見過兇手的影子。

這時眾人才又分別見到簡隊長帶著嘉紘還有徐組長等人,以及好不容易到達一樓的世發前來。在筱涵向簡隊長與嘉紘報告事情前後突發狀況,才由簡隊長繼續帶領徐組長和牛組長,杰銘、漢綸、世發、天豪等人前往;而嚴副隊和筱涵以及物業課員宏坤等人則留在現場看顧著受傷的振維,等待小護士前來。

就在簡隊長等人經過了Bonnie house專櫃後方的安全門,首先杰銘前去把門打開,裡頭是本館一樓南側後場,看起來毫無任何異狀,才見杰銘把安全門重新關上。隨後眾人才發現在對面收銀台,一位帳務課小姐身中兩刀,慘死在自己的座位上。

漢綸看了看,又往前面那扇安全門望去約數秒後,他突然心頭一凜——過去自己在晨間巡館時,曾經擅自去把那扇安全門打開,一來首先得知那正是位在館內的三十二號安全梯,二來在進去裡頭觀察過安全梯內的環境後,才另外知曉它能直通米拉瑪公司行銷企劃部的辦公室,甚至還有大辦公室。

一想到這裡,他立即向簡隊長與嘉紘詢問並確認他的想法——如果兇手真是在殺了那位帳務課小姐後,直接從這扇三十二號安全門進入,那這麼一來別說是位在樓下企劃辦公室的企劃課與美術課的課員,就連大辦公室裡,諸位會計課、資訊課、人事課等課員們都會有生命危險!

簡隊長與嘉紘也自然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因此首先由嘉紘和物業課初專吳緯旻兩人從三十二號安全門進入,簡隊長則率領現場所有警衛往回折返——他們在來到Seacret專櫃旁的契爾氏專櫃,見顧服課的小護士已經前來給受傷的振維包紮好傷口。隨後才跟嚴副隊報告那兇手目前可能處在的位置。

嚴副隊點了點頭,才讓筱涵陪同振維離開現場——他們在穿過了Bonniehouse和麥坎納專櫃後,往櫃上有休傑克曼代言廣告的萬寶龍專櫃步去,在它隔壁的喬治傑森專櫃中間有一扇單一出入口,他們打開那扇出入口安全門並跨出,眼前正是本館一樓東側後場,往右手邊即是一樓警衛室;而往左手邊方向即可到達一樓下貨區。他們往左轉到達一樓下貨區的哨位,已經差不多準備要等人接哨的奕芸一看是筱涵和振維兩人一同前來,尤其當她看見振維的右手包著繃帶的時候,更是吃了一驚。

「小芸,振維哥不小心被割傷,嚴副隊讓他先來接妳的哨,然後我們再一起回去支援簡隊長他們。走吧!」

聽完筱涵的陳述,再加上方才對講機裡那數次眾人的通報內容,奕芸心裡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她卻執意讓筱涵先回去和簡隊長等人會合,說是自己身上有另外攜帶防身器具,但也置放在候勤室的置物櫃中。加上她剛才就已經用對講機喊了兩次,說自己需要去上一下洗手間,無奈在當時所有機動備勤人員全都去支援追蹤兇手的行徑動線,在警衛室負責卡哨的鄭組長在當下實在沒法調出人力。現在好不容易機會來了,希望筱涵可以給她約幾分鐘的時間,在上完洗手間,以及將自己的防身用品取出後,會再追上大家。

筱涵雖然覺得她和自己當下不能一同前往,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也無奈當前事情的嚴重性。於是一再叮嚀奕芸要儘早趕上,同時用對講機保持聯繫。

奕芸點頭答應,隨即往一樓下貨區的更後方洗手間狂奔而去。而筱涵便回頭再往方才和振維一起跨出的那扇出入口步去,留下獨自在一樓下貨區卡哨的振維。

「呼叫隊長,你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奕芸她說晚點會再帶著防身器具過來支援,所以我先回來。」

「隊長呼叫筱涵,我們現在在本館地下一樓,無印良品和無印餐廳這邊,妳知道要怎麼走嗎?」

聽完簡隊長的答覆,筱涵信心滿滿的回答表示清楚知悉——她轉身放棄走進一樓館內,往警衛室方向奔去,再往左轉即是七號安全梯,她從樓梯內直奔而下,在到達地下卸貨區後,來不及和繼續在地下卸貨區卡哨的明光打聲招呼,就直接往地下單一出入口安全門衝去並打開它。

在通過無印餐廳與岩島成烘培麵包店的兩櫃中間走道後再往左手邊一看,總算才見到了簡隊長和嘉紘等人。同時在現場又是好幾具躺倒在血泊之中,慘死在兇手刀下的無辜民眾橫屍滿地。

在幾分鐘前,當那兇手揮了兩刀便殺死在三十二號安全門旁邊的帳務課小姐,隨即從那扇安全門進入並直接往下走去。而在企劃辦公室的美術課與企劃課課員,在都來不及意識到有一個手持兇器的兇暴男子闖入,就被那兇手一邊用鋼棍擊昏,然後再砍上一刀——前後過程才不到一分鐘,三名美術課課員遭兇手砍死;另外還有四名企劃課課員遭兇手重刀砍死,以及一名女性受傷。爾後原本去地下一樓員工化妝室上完洗手間的董事長特助再回來企劃辦公室時,眼見此一景象,嚇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而與此同時,從三十二號安全門直驅而入的嘉紘和緯旻在發現平安逃過死劫的董事長特助,一來先鬆了一口氣,二來又發覺樓下的大辦公室傳來一陣令人膽顫心寒,聽起來像是一群人慘遭殺戮的聲音。他們三人連忙往下奔去!

在進入大辦公室後,擺在他們眼前的景象,情況果然如同漢綸所料——那兇手接二連三殺害了三名會計課課員以及一名初級專員,接著馬上又有總計五名帳務課課員慘遭毒手。再看看旁邊還有兩名人事課課員,背部都被砍了三刀,身上渾身是血,趴在辦公桌上,或倒在地板上奄奄一息。

接著還有三名隸屬營業三部的樓面主管也慘遭毒手——有兩名身着西裝的男性樓管分別脖子被砍了一刀,另一位則胸口被長刀給刺穿一個洞。最後一名女性樓管也因為脖子被兇手的刀切入非常深,險些身首異處,死狀淒慘無比。

然而他們在發現大辦公室裡諸位員工的淒慘過境,仍然沒有找到那手段兇狠殘忍的殺人魔。就連有兩個所幸倖存下來的庶務組課員,因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給嚇壞了,也幾乎沒察覺兇手究竟往何處跑。這讓緯旻與嘉紘感到十分懊惱又氣憤,隨後才從無印餐廳後方一扇安全門走出,才再度和從倩碧專櫃旁的手扶梯直達地下一樓的Fresh Line專櫃的簡隊長等人重新會合,據他們情報所聞,同樣也沒能及時發現兇手的蹤影

「去他媽的混帳東西!這樣都還抓不到,會不會太扯了...?」

嘉紘一肚子怒氣爆發,把所有情緒都發洩出來;眾人也是感到十足無奈又氣惱。而剛剛才回來的筱涵也陪在董事長特助身邊,並不時的安撫她受驚害怕的情緒。

「簡隊長,嚴副隊,你們不覺得奇怪嗎?看來這個兇手似乎對我們百貨的館內環境十分熟悉,還會利用後場跟安全梯,當作自己的行徑路線和藏身之處。若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會這樣。除非他是——

緯旻還沒說完,又聽見對講機響起雯晴的聲音,說是那兇手目前位置已經跑到地下一樓美食天地,位在麻膳堂與漢堡王一帶。眾人又是感到無比訝異——

「幹!這個臭婊子雜交的死雜種,簡直就像《侏羅紀世界》的白色帝王暴龍一樣,不分對象只要見人就殺,他老師的根本就是瘋了!」

漢綸大聲怒吼罵道,但誰也沒理他,頂多只有世發和筱涵望了他一眼。然則眾人皆以當下重點為主,就是既然已得知那兇手的位置,大夥兒得立即追上去!於是繼續由簡隊長和嚴副隊帶頭,一夥人馬疾速穿過宮武讚岐烏龍麵即刻往左轉,在經過了大戶屋餐廳,往右轉便看到丼丼亭,而靠近眾人右手位置即是漢堡王——大夥們四處張望,只見公用餐桌席又倒下了好幾個無辜慘死的顧客。

再往前直走,從麻膳堂到富士再到胡椒廚房,沿路遍地都是血淋淋的屍體,旁邊還有數名送貨送料的廠商,以及三名碗盤清潔室的家福清潔人員都難逃死劫,全成了兇手刀下的犧牲者。

「隊長,再這樣鬧下去,事情會更加嚴重!這很明顯跟幾年前的北捷殺人事件如同,是無差別大量隨機殺人,加上那該死的傢伙行蹤捉摸不定,是否有必要下達館內全面管制禁令?」

「怎麼個全面管制法?」

「就是比照館內全館停電的時候一樣,我們幾個弟兄和各樓層的樓管一同負責疏導撤離現場所有民眾,車道入口則實施所有車輛管制,車道出口連同地下樓的兩個卸貨平台,則要盡量導引所有顧客和送貨車輛離場。否則再繼續下去,傷亡勢必會逐加擴大,後果不堪設想!」

漢綸在壓下他的怒氣後,轉變成嚴肅的語氣和簡隊長建議道;然而不只簡隊長,就連嚴副隊也為此猶豫不決,首先他們根本從來沒有為了隨機大量傷人事件,還要發佈館內全面管制淨空的措施;二來也很難實際去解釋,現在要全面撤離館內所有人員,以及實施進場人員的管制禁令,原因竟然是因為現在館內出現一名以全館所有人為攻擊對象,展開瘋狂殺戮的兇殘殺人魔!

然而以目前那兇手的行徑,將可能危及到館內任何一人的生命安全。對簡隊長和嚴副隊而言,實屬兩頭難。

所幸當下緯旻及時反應,說是先通知中控室的洪組長,看他如何作出決策,事後大夥兒可以再開始決定如何實施計畫。未料他的對講機響起了另一位物業課員陳筱鈴的聲音,說是從中控室的監視攝影畫面拍到了兇手在S5貨梯內,藉由放大螢幕畫面,可以看到兇手的抵達樓層就在漾館三樓!

一聽到兇手位置已經確認,嘉紘連忙拿起對講機回覆,眾人也繼續往印度皇宮與原宿廚房等餐廳衝去——他們在兩家餐廳中間一道走道內打開那扇安全門,位在右手邊即是碗盤清潔室,裡頭也是仰躺或側躺著幾名慘死的清潔人員。

而往左看去,還有幾個印度皇宮與原宿廚房的櫃內員工,倒在地上鮮血直流,甚至還有幾個尚未死亡的受害者仍在那裡不停的發出痛苦哀號聲,然後在痛苦中逐漸死去。看的眾人怵目驚心,提心吊膽。

「我們繼續往前走吧!過不遠就會到達方才兇手所搭乘的貨梯,接下來就立馬殺上漾館三樓!」

簡隊長鼓舞眾人說道,儘管眾人心裡也感受著十足的恐懼,也盡量努力隱忍心中的害怕,在簡隊長與嚴副隊的帶領下,所有人員全體進入了貨梯並且搭上了漾館三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5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曲四:開館... 後一篇:[達人專欄] 曲六:追捕...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5157255大家
不怎麼認真經營的小屋,主要以小說創作為主,歡迎大家來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