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曲四:開館

作者:雷剋司│2019-12-18 21:15:08│贊助:0│人氣:45
貨梯顯示樓層已到達三樓,當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正是本館三樓的後場——這裡堆滿了各種大小的紙箱,還有一堆看起來很明顯是被專櫃人員或者樓面主管隨意堆放、擺置的物品跟道具。

但他也毫不在意——除了今天星期六,所有值班警衛都毋須巡邏後場外,後場有擺放什麼物品和紙箱,也都是專櫃人員他們的事情。

長久下來他們一直巡查後場好幾回,有任何異狀或者現場擺放諸多物品,也總是都回警衛室作電腦記錄建檔,有時同樣的問題已經寫入好幾回也都呈報上去了,然而卻也總是遲遲未見這些後場巡查的狀況不知何時才會有所改善的任何跡象。有幾次他也覺得做這種巡查有時真的毫無意義,無奈這也是每個值班警衛的每日功課之一,想要不做嘛同樣也沒什麼辦法跟道理。

想歸想,他從貨梯走出來便往右手邊方向走去,在經過三樓後場安全門的位置後,他順手打開左手邊一扇單一出入口的安全門,進入本館三樓館內的賣場,首先左手邊是SPRIT專櫃,再往前走即看到飛利浦、唯他鍋和均岱鍋具等櫃。而沿著右手邊則是居禮名店以及德國麥森瓷器。

在經過了擺滿雕像但具體不知櫃名的一家專櫃,以及仍在施工當中,尚未開幕的豆腐村韓式料理店,他往左轉便經過了另一家莫凡彼歐風餐廳,店內已經開始飄出一陣陣焗烤美食的氣味。

他再往前走便看到了PING專櫃,接著他又往PING專櫃旁邊的飛力飆馬專櫃步去——這兩櫃中間有一條通道,他轉向這條通道後便一路直走到底,有一扇安全門——在將它打開後,除了眼前有另一扇上了天插的安全門,左右兩邊則是上下樓梯口。

他清楚明白眼前那扇天插上鎖的門,正是在外頭,那支早上已由影城人員開啟並在一樓作過濾管制顧客的直達五樓手扶梯的三樓中段位置的安全門。為了防止有心人士在到達三樓時,若誤把安全門推開而闖入館內,因此它現在將天插上鎖也是必然的。但這並非他現在進入這裡的重點和目的——在把自己身後那扇安全門關上後,他直接往左手邊一步步登上了安全梯。

在到達四樓的時候,四周擺滿了許多道具和玩偶,他想這些照理是四樓玩具部的櫃內員工放的也不一定。但他仍然繼續往上走,在到達五樓後,他將眼前最後一扇安全門的地插,用手上的鑰匙打開並將它懸掛起來。

爾後才用另外一串掛著紅牌的黑色安全門鑰匙將那扇安全門打開,頓時一道光射進來,放眼望去,眼前擺放著許多遊戲機,而在右手邊正是漾館五樓金色三麥餐廳的入口。在靠近它旁邊後面則正是直達五樓手扶梯口,此時還正不斷的有一群手上拿著電影票的顧客正從那裡登上了五樓。

他看著那些正要準備前往六樓影城觀賞電影的顧客,也僅是點頭招呼一下。
隨後他再往左手邊走去,在經過湯姆熊歡樂世界的玻璃門才終於到達了五樓摩天輪廣場——

由於今天是星期六,在即將開店前,在此處逗留的顧客也會比平常要多出許多。他仍然筆直的穿過那些等著開店後可以馬上進入百貨消費的人群,直接從五樓廣場玻璃門進入,同時拿起身上的對講機道——

「呼叫警衛室,三十四號安全梯的五樓安全門已解鎖開啟。」

語畢,對講機也響起了嚴副隊的聲音表示已接收此一訊息。他這才繼續往五樓館內的紅絨管制線走去。只見那對面,靠近五樓三燔火鍋店的水池旁,朱賢斌也正從前方走來,準備和已經立哨一個半小時的唐筱涵交接五樓哨位。

「嗨,杰銘哥,辛苦了。」

在和筱涵交接勤務前,賢斌先和他打了一聲招呼;杰銘也應了一聲,隨即拉開紅絨又將它扣上並準備離開。在和賢斌五樓勤務交接完畢後,筱涵也順手拉起紅絨,跟在杰銘後面一起經過五樓的哈根達斯冰淇淋店,再經過天母盛鑫餐廳,往它和三燔火鍋店中間那條通道走去,經過前面那台國泰世華提款機。

再往左邊走去,在打開五樓後場安全門隨即看到五樓的P4貨梯口——今天運氣不錯,剛好車廂就停在五樓,一按下按鈕,車廂門立即打開,兩人都進入車廂內,筱涵順手按下通往一樓的按鈕,待車廂門一關上,兩人便靜靜等它通往一樓。

待兩人終於一起回到了一樓警衛室,杰銘準備將手上那兩串鑰匙拿到警衛室歸回原位;筱涵則打算先暫時留在警衛室門口,等外送便當餐盒的師傅到達了,付清款項後,再一併將它們全部拿至候勤室並放在室內桌上,等今日所有參加團購午餐的同事們下哨後,可以再到候勤室內一起享用午飯。

「警衛室呼叫外圍所有各哨位值班弟兄,開館!」

當筱涵和杰銘從P4貨梯口出現在一樓,聽見仍然在警衛室站哨的嚴副隊拿著對講機通報所有警衛同仁,米拉瑪百樂園已然全館開業。而頭上天花板安裝的廣播器也響起了一陣開店時的專屬音樂,中間伴隨顧客服務課的總機小姐的固定迎賓廣播用語——

「親愛的來賓您好,歡迎光臨Miramar百貨。我們秉持最貼心的服務,提供您舒適的購物環境,以及餐飲娛樂空間。歡迎您盡情參觀選購,享受美好愉快的一天。Miramar百貨,祝您購物愉快!」

在這段唸完後,又聽見它開始講英語、日語以及台語的版本,還四種不同語言各自再重複一次。在迎賓廣播還有音樂結束後,又響起另外不一樣的女音,聽它開始介紹各棟樓層的販賣主題。

杰銘並不以為意,把那兩串鑰匙掛回原位,便走出警衛室,將放在一旁的一瓶礦泉水拿起來往嘴裡猛灌;筱涵則在等了約幾分鐘,臉上突然冒出一抹奇怪的表情,並四下張望——放在警衛室桌上的餐費已經消失了,但卻不見一旁矮桌有放置任何餐盒。

正當納悶時,嚴副隊告訴她,剛剛也從機車入口下哨的胡天豪已經將款項交給送餐盒來的人,並且把所有人的餐盒帶去了候勤室。筱涵恍然大悟,隨即也打算跟著下樓,卻被嚴副隊叫住——

「妳上午都忘了寄放餐費在警衛室,我已經先幫妳代付了。」

「哎呀呀!沒放錢是我的錯,真不好意思,謝謝嚴副隊。」

筱涵嫣然一笑,同時把右手放在唇邊,看上去甚是可愛。但嚴副隊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而筱涵也沒有拖延時間,馬上從身上皮夾掏出八十五元交還給嚴副隊。隨後才像個鄰家小女孩般活潑的走回P4貨梯口,準備前往地下二樓的候勤室去用餐;而已歸還鑰匙的杰銘在喝完瓶裝礦泉水後,也跟著筱涵一起再度搭乘貨梯到達了地下二樓。

當他們倆一打開候勤室的那扇安全門,由於室內空調設備已經將風量和溫度設定到最大與最低,因此才將門一打開,頓時令人感到冰冷徹骨,彷彿進入冷藏或冷凍庫般,對身材削瘦的筱涵而言,也很是教她不好受。

即使她想隨手調整一下冷氣溫度跟風量,無奈坐在變電箱旁的椅子上的牛組長開口說,由於現在即將中午時分,正是外頭天氣令人燥熱難當之時,剛剛才從外圍哨位下哨的同事,此時也正是需要感受一下候勤室內冷氣的涼意,好讓自己消消暑氣,筱涵也只好點頭。

隨後她看著眼前那張候勤室內的長桌,把大家的餐盒拿下來的天豪早已坐在桌邊,大口享受他的黃金炸鷄排便當;而另外從地下車道出口下哨回來的漢綸,也正把所有人的餐盒和筷子以及附贈的養樂多全都拿出來在桌上擺好。

當他看見筱涵進來候勤室,隨即示意她訂購的香酥鱈魚排已經幫她擺好在桌邊了,爾後才拿起自己的那份燒肉便當,旁邊放著一瓶剛買回來的日式無糖綠茶,在天豪的對面坐下來,打開餐盒開始大嚼大吃起來。

筱涵跟著坐下來並打開餐盒,眼前的菜色幾乎令她驚呼起來——她從沒見過內容這麼豐盛的餐盒,除了米飯配上鵝白菜、高麗菜、沾上醬油膏的炸豆腐、洋蔥配胡蘿蔔絲的炒蛋等四種不同的配菜,那道炸鱈魚排主菜看起來也是外脆內嫩又香味四溢。

這一個星期以來,她總是都跑到外頭的便利商店隨便買些東西給自己中午時充充飢,今天和漢綸他們一起訂外送便當果然是正確的選擇,此時她已經決定往後接下來的日子都要和他們一起參加團購餐盒了。

「咦?桌上剩下那兩盒便當是誰的?還是今天有人多訂嗎?」

在筱涵拿起自己的智慧型手機,將眼前餐盒的菜色照完幾張照片後,看旁邊還放著兩個尚未拆封的餐盒,不禁好奇問道;嘴裡塞滿食物的天豪搖搖頭表示不知情,而漢綸則回答那是今日執勤服務哨的盧世發以及執勤地下卸貨區的楊浩然,那倆人的份——

「他們今日的哨位都是中午十二點才能吃;我們三個今天剛好十一點下哨,所以可以提早吃。」

語畢,他放下自己準備的筷子和湯匙,把放在筱涵現在所坐的椅子上,那件自己帶來穿的黑背心給穿上,再回頭繼續吃自己的午餐。

「車道入口呼叫地下卸貨區,藍天資源回收車,車牌號碼:7529-YH,準備進場囉!」

位在候勤室內旁的變電箱一角的小矮櫃上,正在充電,同時也未關機的對講機響起了還在車道入口執勤的許奕芸的聲音;不出半響,又響起了位在地下卸貨區的楊浩然表示收到訊息的回應。

候勤室內所有人,其中漢綸心裡甚覺奇怪,以往這台車號7529-YH的資源回收車,通常都在未開店前的管制時段會進場,今天卻晚的有些令人反常。

而在天豪來說亦是如此——這兩個月下來每逢輪值車道入口時的他,也從來沒有在開店後,才遇到這台資源回收車進場準備來回收紙類。此時他與坐在對面的漢綸兩人對望一眼,前者只是聳聳肩,後者則略皺眉頭。爾後才又聽到對講機響起了楊浩然的聲音說道——

地下卸貨區呼叫中控室,藍天資源回收車,車號7529-YH,這趟不載,下午再來回收紙箱。」

「藍天回收車,車號7529-YH,下午才要來載紙箱,中控室收到了,感謝!」

對講機響完在中控室執勤的雯晴的聲音後,這下輪到筱涵心裡覺得奇怪,或者說令她感到新奇了——自從上禮拜和明光見習完畢,從那次之後開始由自己把守執勤地下卸貨區以來,幾乎都沒聽說,或遇過這台車號7529-YH的資源回收車會說今趟不載運任何資源回收物。這一出也是又讓她增長見識了隨後她又繼續把盒裡的飯菜跟魚肉往嘴裡塞。

在即將快要十一點半的前十分鐘,同樣在候勤室的杰銘以及牛組長,兩人也已經享用完可口的午餐;另外也已經將餐盒內的飯菜和燒肉一掃而空的漢綸,也示意請他們將吃剩下的餐盒一起塞進原本裝餐盒的袋子裡,而天豪和筱涵亦是如此。

「今天且讓小妹我為各位大哥大叔們服務一回吧!」

語畢,筱涵便把那裝滿吃完的餐盒垃圾的袋子打了個結,拿起就要往外走。即使身穿黑背心的漢綸也站起來說就讓他走這一趟,她仍執意要幫忙大家處理垃圾。還沒等漢綸答應,人就已經打開候勤室安全門並且拎著那袋垃圾出去了。

「我說,牛董,這種事應該讓我來才對啊!」

「有什麼關係?愛做就讓她去做吧,又不妨礙你,還計較什麼?」

首先跟他回嘴的是杰銘;連牛組長也點頭贊同他的意見。之後便繼續低頭觀看自己的智慧型手機;而杰銘看牆上時鐘顯示再過七分鐘就真的要十一點半了,因此二話不說,也跟著打開候勤室的安全門,從最旁邊的S2貨梯直接搭往一樓,要把還在警衛室執勤的嚴副隊接下來,讓嚴副隊跟著進去中控室把雯晴給接下來,換她下哨去用午餐。

在杰銘回到警衛室繼續執勤;嚴副隊也準時將中控室的雯晴接下來時,漢綸和天豪兩人繼續聊天,而牛組長也旁若無人的觀看自己手機的LINE。不消幾分鐘,候勤室的門再度打開,眾人皆抬頭往門口看去——

剛才處理完餐盒垃圾的筱涵,以及下哨的雯晴,兩個女生一邊講話,同時一起進來候勤室後,前者繼續坐在漢綸旁邊,拿起桌上衛生紙把桌子擦了又擦;後者則和牛組長『親密』的打過一聲招呼,才前去打開自己的置物櫃,從裡頭取出自己的皮夾,準備去購買午飯餐盒。

「筱涵,我今天要去地下一樓美食天地買東西,妳要一起去嗎?」

「咦?我們警衛可以去逛百貨地下一樓的美食街嗎?」

雯晴點了點頭,而筱涵則心裡咕噥了一會兒,說是怎麼都沒有人告訴她這檔事。然而想歸想,她也決定把握這次機會,起身便和雯晴一起開門,從門外的S1貨梯搭上了地下一樓。從早上管制時段,地下卸貨區的第一哨位經過,再從正前方一扇單一出入口安全門進去。

在進入了百貨商場的地下一樓區,首先位在左邊是地下一樓的無印餐廳;右邊則是岩島成烘培麵包店。在雯晴帶領下,她們倆繼續往前走,經過了正在作黛安芬、莎薇、華歌爾內睡衣特賣會的地下一樓光影劇場,往前走即是勝明文具店,再繼續往前,位在它對面的,即是本場香川宮武讚岐烏龍麵餐廳——

「不會吧?雯晴學姊要吃這家宮武烏龍麵?那很貴耶!」

「還好啊!因為我有員工餐券可以折抵,只是也要用買的。」

說罷便從身上亮出一張張黃色的餐費折價券。筱涵看著那些毫不起眼的餐券,一臉甚無興趣。又說:

「那些餐券若也要自己花錢買,加上米拉瑪這裡的餐點一家比一家貴。我還是寧可跟漢綸哥他們一起訂便當。總之雯晴姊還真有錢啊。」

她們倆又聊了一會兒,才看雯晴進去排隊準備點餐;筱涵看著那些烏龍麵菜單,雖然有幾樣看起來也是叫人垂涎欲滴又令人躍躍欲試,然而首先價位真不是普通的高檔,再者自己剛剛也才吃完一份便當,要她再給自己塞一大碗烏龍麵可做不到。

等雯晴買完午餐並從店內走出,她們又往回走——也許剛才焦點注意在那些內睡衣區特賣會,都沒有注意到往前在左手邊有一家廣田洋菓子,筱涵立即上前光顧——看著那些玻璃櫃內的蛋糕甜點,一看到旁邊還有加奶油或巧克力醬的泡芙,她從身上掏出零錢買下兩份奶油泡芙,隨後才跟著雯晴離開——

她們從剛剛走進館內,即方才岩島成麵包和無印餐廳兩家中間那扇單一出入口再度進入了地下卸貨區,筱涵往右一瞧便看到了還在地下卸貨區執勤中的楊浩然——見他正給一名送貨廠商換好了證件後,又有一名已經送完貨,準備把他剛剛押的身分證換回來。

楊浩然看著那張上面編號為『25的送貨證,立馬從二十五號盒子裡掏出那張夾帶送貨資料的身分證還給了那名送貨人員。對方很高興的和他說了聲謝謝,才看他走回自己的貨車停放處準備離開。

筱涵看著那廠商離開,才又特地去和楊浩然打了聲招呼——

「嗨,阿浩。」

「是!筱涵姊好。」

楊浩然從座位上站起,作了一個敬禮的手勢,看的筱涵忍不住開懷笑了起來,隨後又道:

「乖乖~阿浩你不用那麼誇張啦!這樣好像我是你頭頂上司一樣,還有你可以不用老是叫我筱涵姊。」

「不不不,我不是哥,我絕不是什麼哥。妳才是筱涵姊!」

楊浩然仍然一副謙虛樣,同時臉上露出靦腆的笑容。筱涵對他這謙虛過頭的行徑也實在沒辦法,但還是心裡暗自爽了一番,也對他露出了友善的微笑。爾後他們又多聊了幾句,直到筱涵看手上腕錶才發覺自己該去服務哨把盧世發接下來,才匆忙和楊浩然道別。

正當她準備前往一樓時,也順道看見漢綸出現在地下一樓安全門入口——他已將自己平常都會穿的那件黑背心脫下,腰間掛著十二號對講機,此時頭上沒有戴著公司帽子的他,手上帶著一個很大的深藍水壺,往地下卸貨區的哨位走去——

他和楊浩然打了聲招呼;後者也如同方才回應筱涵的時候,再度擺了敬禮的動作。而漢綸也很乾脆的作了回禮的手勢,隨後兩人才開始地下卸貨區的勤務交接作業。

不出兩分鐘,漢綸開始坐鎮地下卸貨區的哨位,楊浩然則快步的往地下二樓候勤室奔去,中途也聽見自己的對講機響起了漢綸的聲音——他正在通報張杰銘自己已經正常上哨。

「呼叫警衛室,一樓下貨區上哨正常。」

「呼叫警衛室,車道出口上哨正常。」

在漢綸通報完後沒多久,對講機又響起了天豪和振維的聲音。他們也都準時和上一班哨位執勤人員交接作業完畢。杰銘也一一耐心的回應完每個交班人員的通報。而聽著他們各自報完,筱涵更加快腳步——

在經過一樓下貨區匆忙之下和天豪又打了聲招呼,再來繞過東北角,經過了北側玻璃門、一樓哈根達斯水池,接著繞過通往北側地下一樓的入口處便往左轉,直到北側的遊客中心門口附近,才終於見到了世發——見他左顧右盼,不曉得是正在等著那個準備來接他下哨的人出現,還是在準備等有顧客前來找他詢問問題時,好怎麼應付對方。

筱涵仍舊上前和他招呼了一聲,並陪他一同經過了一樓海景大道的三座水池,右手邊便是影城一樓售票口,左手邊則是南側大門,往裡頭看還可以看到那一樓服務櫃檯,幾名身着粉紅制服的顧服接待組小姐,她們正忙著應付客人們的各種疑難雜症。

他們仍繼續往前走,在到達南側靠近樂群三路的人行道後,右邊即是直達捷運劍潭站的免費接駁公車上車處,再更過去一點,見到振維正站在車道出口導引出車顧客離場。

接著往左轉即看到對面的家樂福,在它一樓可看到7-11便利商店直福門市,再往前即是另外一家讚岐烏龍麵專賣店,往旁邊則是大食代廣場的一樓入口,再過去還可看到聖瑪莉烘培麵包店的廣告看板。

筱涵和世發兩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已經走到東南角,即樂群三路與敬業四路的交叉口。筱涵在與世發道別前,還在他手裡塞了一份剛剛才從廣田洋菓子買來的奶油泡芙;世發也一臉微笑點頭表示謝意,隨後才進入員工出入口。筱涵目送著世發從自己視線中消失,才又轉身沿著南側的樂群三路走回自己的哨位——服務哨。

「警衛室,車道入口上哨正常!」

對講機再度響起了徐組長的聲音——他上午從北側下哨後這一個小時,他去對面家樂福二樓買了一碗原味麻醬涼麵,才走回八號安全梯內享用完午餐,又吸了一支菸,在睡過二十分鐘後才被自己手機設定鬧鐘叫醒。

爾後他從八號安全梯走出,穿上了反光背心以及戴好帽子後,拿起指揮棒,像上午時一樣前往車道入口哨位再度將奕芸接了下來;奕芸也在走回警衛室後,將那件早上至現在穿了三個小時的反光背心脫下,連同公司帽子一併塞進置物櫃,隨後把指揮棒放回原位,才跟杰銘報備自己要去便利商店。杰銘點點頭,才看她先往一旁的S1貨梯步去並搭到地下二樓。

約過五分鐘後,才又見奕芸從S2貨梯出來,這次手上帶著一個棕色皮夾,從容不迫的踏出員工出入口,前往位在對面家樂福一樓的7-11直福門市,準備選購今日午餐。

「呼叫警衛室,摩天輪上哨正常。」

對講機響起了牛組長的聲音。杰銘也用對講機回覆完;接著仍在地下卸貨區執勤的漢綸,抬起左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只銀錶——現在都已經顯示十一點五十七分了,怎麼牛組長今天這麼晚才上去五樓?在五樓已經站一個小時的賢斌難道不會講話念他個幾句?

不過也罷了——反正他向來也不是個那麼愛計較的人,同時牛組長也不是一個那麼會守時的人,這種情形他自己也司空見慣了

這時又有一輛貨車開進來,他看那台貨車的車牌號碼顯示為7309-XX,心情頓時開朗起來,因為這台貨車的駕駛正是和他有過一面之緣,有時還會閒話家常的熟人,今次見到他進場,雖然首先多少納悶是他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送貨?然而他這一到場,至少接下來也不用繼續氣氛那麼窒悶——

等車子停好並熄火後,從車上下來並準備打開後車廂門的那張熟面孔,也開心的和他打了聲招呼——

「賴兄,今天這麼早就來啦?」

「對呀!今天要跑的地方真不少,尤其你們的美食街餐廳,我負責接的案子也還不少哩。」

「除了華漾和濠誠,還有送其他美食街的餐廳小吃嗎?」

漢綸一邊打趣的問道,同時也跟他拿了健保卡跟送貨資料作押證,同時將三十號證件交給對方。

「嗯…勝政日式豬排、胡椒廚房、麻膳堂、聖加南洋、原宿廚房、太陽蕃茄拉麵、東京王子、熱火美式牛排、小南門豆花、宮武讚岐烏龍麵、大戶屋、金牌蚵仔煎幾乎你想得到的那幾家我都要送了。」

他扳著手指算了算,漢綸聽得一陣頭昏腦脹,沒想到對方竟然一次就要送這麼多家餐廳小吃。他忍不住建議對方乾脆地下一樓美食天地所有的小吃全部都給包下來算了,對方也笑嘻嘻的表示不可能——

「開玩笑的,否則真要這麼做,遲早叫賴兄累到爆啊!」

雙方又聊了幾句,同時漢綸也一邊把對方的送貨資料全寫上地下卸貨區登記本。隨後也看那賴姓送貨員將紙箱貨物都堆上了藍色手推車,往早上地下一樓車道出口的方向走去。

「車道入口呼叫地下卸貨區,有重型機車進入汽車道!」

地下卸貨區收到啊!」

漢綸一邊站起來往地下一樓入口柵欄機走去,一邊用對講機回應正在車道入口執勤的徐組長的通報。果然約莫幾秒鐘後,位在地下一樓的柵欄機前,出現了一台銀色的BMW重型機車,車主身穿深色衣褲,戴著看起來很厚重的安全帽,由於車主所戴的那副擋風鏡也是深色,因此靠目視較難辨識車主的臉部與特徵。

他看那車主在身着藍色卡氏汽車美容制服的員工幫忙取完臨停票卡,柵欄機正常升起,那車主也將自己重機往地下二樓的入口騎去。看那下方顯示車號BG-0987的黃牌,才拿起對講機通報杰銘,說是那台重機已經順利進入地下二樓;杰銘也跟著回應了一聲,雙方才繼續回頭做自己的事情。

「呼叫警衛室,地下卸貨區上哨正常!」

對講機響起了明光的聲音;而漢綸在寫完另一位離場的送貨廠商,抬起手看看自己的腕錶,才發現後面半個小時已經過去,現在已經是十二點五十五分。爾後才見到那理成小平頭,戴著銀框眼鏡的明光出現。

兩人將現場換證狀況交接完畢,不出兩分鐘,才看漢綸離開了地下卸貨區——由於今天是禮拜六,按照推哨行程表定,今日輪值機動組組長,下午十三點整開始就要巡邏地下二樓與三樓的停車場。

漢綸毫不猶豫的再度拿起對講機,準備再一次通報警衛室的執勤人員,自己即將開始停車場的巡查作業。不料卻聽見剛剛才把杰銘接下來的鄭組長透過對講機說道——

「警衛室呼叫所有機動備勤人員,請現在都到警衛室集合!」

到警衛室集合?他首先想想,此時應該是又發生了什麼特殊情況才是。但究竟又出了什麼事?而且照推哨表定來看,把自己也算進去的話,從下午十三點整開始的機動備勤人員,加起來也全數共有七個人,也是不小的陣仗。但這麼一來只怕自己到時候也恐怕沒有時間巡邏停車場了

而在他聽見振維、牛組長、天豪,甚至連杰銘都用對講機回覆表示已接收到訊息後,他自然也不落人後,從七號安全梯直接上樓到達一樓的警衛室,只見除了警衛室當班的鄭組長,振維、徐組長、牛組長、杰銘、天豪、嚴副隊,以及另外一位看起來身材矮胖,戴著黑粗框眼鏡的男子,總共八個人在現場,加上自己總共有九個人聚集在警衛室了。

可他現在仍舊不明白,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還要這麼大費周章把這麼多人都叫來警衛室。甚至哪怕等會兒他還想好好為自己耽誤巡邏停車場一事,好好來發洩一番。

然而等全數人都到齊後,站在眾人中間那位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一臉嚴肅異常的神情講道——

「各位,剛才中控室打電話過來,說是在本館一樓,靠近南側大門內,倩碧專櫃附近,有一名手持鋼棍和長刀的深色衣褲男子在現場,根據樓面主管以及中控室那邊傳來的最新消息,目前已經有數名專櫃員工和百貨顧客受傷。從現在開始,每個人都要攜帶手電筒、哨子、警衛室門後的防身器具。至於密錄器方面,除了隊長我自己的,還有警衛室的以外,有自備的也可以佩戴,但記得要打開並全程錄影。而方才物業管理課的楊組長也已經同意我們可以攜帶甩棍上陣。看誰現在立刻去中控室領取甩棍,我們現在馬上到本館一樓倩碧專櫃集合!」

「遵命!隊長。」

這下令他大吃一驚——照那黑框眼鏡男子,不!即咱們百貨現場派駐警衛的最高級幹部,簡金龍隊長所言,現在百貨館內出現了一名身上攜帶危險物品的瘋子神經病?而那傢伙竟然還攜帶危險物品,在館內任意傷人?還真他媽的夠嗆的

然則事到如今,人命關天,救人如救火。他仍然先和簡隊長報備自己平日也有自備甩棍還有密錄器,平常就藏在自己的腰包內,只要幾分鐘即可把自己的防身器具帶上來。而簡隊長也自然同意。

隨後先由嚴副隊帶頭,後面跟著牛組長和天豪,振維以及杰銘等人也率先前往;而簡隊長繼續和鄭組長留在警衛室現場,等待漢綸與徐組長分頭去中控室與候勤室將甩棍以及自備密錄器全都拿出來後,後面還跟著三名身着便服牛仔褲,皆戴眼鏡的男子,再由簡隊長帶頭,總數六人一同往那本館一樓單一出入口前去,準備查看現在一樓館內那裡,究竟他媽的發生什麼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53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曲三:管制... 後一篇:[達人專欄] 曲五:屠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wnstyle大家
歡迎大家來看看我們的圖文創作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