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曲二:集合

作者:雷剋司(怪獸王模式)│2019-12-18 20:23:22│贊助:2│人氣:41
「一、二、三、四、五

身着制服戴帽的副隊長嚴聖祥,目視眼前同樣身着制服戴帽的這幫人,仔細查點人頭,確定除了自己外,總數十四個人皆全員到齊後,才開始講道——

「大家早,今天是七月二十二日,星期六。我們先來點名。」

「第一組組長:徐文輝。」「有!」

一樓下貨區:胡天豪。」「有。」

「車道入口:許奕芸。」「有~

「第二組組長:鄭進煒。」「有!」

地下卸貨區:楊浩然。」「有。」

「車道出口:曾明光。」「有~!」

「第三組組長:牛裕隍。」「有。」

「服務哨:盧世發。」「有。」

「摩天輪:唐筱涵。」「有~

「機動組組長:孫漢綸。」「有!」

「機動一:江振維。」「有。」

「機動二:朱賢斌。」「有!」

「中控室:郝雯晴。」「有

「警衛室:張杰銘。」「有。」

點名勤務位置結束後,嚴聖祥開始宣導今次日班諸君執勤時所要留意的注意事項。從他所道出內容聽來,大致知道今天本館五樓的華漾大飯店,以及漾館五樓的金色三麥現釀啤酒餐廳,兩邊皆各有一場婚慶喜宴。

接著本館二樓的星期五美式餐廳有舉辦兒童體驗營的活動。以上在開店前,都要密切注意客人的動向。再來漾館三樓的誠品書店今早要盤點施工,店內員工申請上午八點整提早進場。除此之外並無其他特別要項注意。

接著嚴副隊又交代了幾句話後,便宣布集合解散,準備和夜班交接各哨勤務。負責執勤警衛室的張杰銘則首先和他拿了那本黑色資料夾,走進警衛室,和昨晚在警衛室執勤的杜湧棋打過了招呼後,便開始勤務交接作業。

而早上第一哨同樣也在警衛室值班的機動二朱賢斌,則從杰銘手上拿過那本黑色資料夾,翻開那張勤務輪值表,對照警衛室牆上的每日哨位輪值人員表,分別將日班弟兄們的名牌排到各哨名稱正確位置。這時放在警衛室桌上的那支號對講機響了起來——

「北側呼叫警衛室,已於七點二十分與夜班交接完畢。」

那是輪值服務哨的盧世發的聲音。張杰銘順手拿起對講機回應了一聲。接著南側、車道入口、地下卸貨區、地下一樓車道出口的諸位輪值人員們,也紛紛以手上對講機通報警衛室的張杰銘,表示已讓該哨夜班弟兄下哨。

「摩天輪呼叫警衛室,美琪和華漾的兩扇玻璃門皆正常。」

對講機響起了輪值摩天輪的唐筱涵的聲音。她今日負責執勤五樓廣場哨位。在上哨前,先前去確認本館五樓的美琪蒙古烤肉餐廳,以及華漾大飯店旁的玻璃門關閉與上鎖情形。

接著她越過五樓館內以紅絨圍起的管制線,確認五樓客梯口的管制立牌正常擺放後,便將五樓廣場入口玻璃門的地鎖打開,走進了空無一人的五樓摩天輪廣場開始立哨。爾後位在警衛室的張杰銘也用對講機回應了她的通報。

「呼叫警衛室,機動組組長作外圍巡查,使用十二號機。」

掛在她腰間的號對講機響起了孫漢綸的聲音。她回頭一看,那個已將帽子脫下並掛在腰間的漢綸也從五樓館內越過紅絨管制線,進入五樓摩天輪廣場開始巡視戶外週遭環境。

他經過筱涵身邊,往右手邊的嗜段子戶外酒吧走去,接著又沿路往靠近華漾大飯店的玻璃門外一路巡視。他突然駐足往地上一看,赫然驚見地上趴著一隻看起來應該是吃過毒藥而致死的死老鼠。

他二話不說立刻拿起對講機通知警衛室的張杰銘;在張杰銘接到通報後,也用對講機回應表示收到。同時又撥打了警衛室電話到中控室;而在中控室的郝雯晴接到通知後,馬上用對講機通知物業管理部門外聘的清潔公司同仁,請他們火速前往五樓廣場處理那隻死老鼠。

「警衛室呼叫機動組組長,已經通知相關單位。」

「收到,謝啦!」

在接收到杰銘的回報後,漢綸也回應了一聲,爾後又往摩天輪售票處和旋轉木馬的方向走去。他往左看,美琪戶外玻璃門確實無任何異狀,他又抬頭仰視正面那百尺高摩天輪一番,再看看旋轉木馬旁的南側空橋,乃至湯姆熊歡樂世界的戶外週遭,以及通往金色三麥的那扇湯姆熊世界的玻璃門,除了地上有垃圾以及菸蒂外,皆並無異常。

就在他正要離開湯姆熊的玻璃門時,筱涵又朝他走了過來——

「漢綸哥,問你,今天你們有要一起訂便當嗎?」

一聽到訂便當三字,漢綸立刻回過頭來表示確定會訂——今天即使曹冠源和新人鮑光鈜剛好都休假,但還有目前分別在北側及南側立哨的盧世發和胡天豪助陣,再加上楊浩然的加持,包括他自己也都已經湊到四個人了,當然人數若能越多也是多多益善。

筱涵也高興的和他表示今天也要麻煩他們幫她訂一份,漢綸也毫不猶豫的將她算進名單內,又和她交代了幾句話,才開始從五樓戶外北側的鋼梯走下四樓、三樓,到了二樓後,往下一看,那個站在鋼梯口的盧世發,為了注意有無客人需要服務,都沒注意到他已經走到二樓星期五餐廳戶外區。

他心裡甚覺有趣,便輕聲慢步的走下來,輕輕的拉開一樓管制線的紅絨後,故意輕輕拍了世發的肩膀;而世發被這麼一拍,猛然回頭一望才發現是漢綸在嚇他,也推了他一下。

「拜託,不要這樣嚇我好嗎?」

「你是想告訴我,這樣算是『突襲』成功了嗎?呵呵~

「這算哪門子的『突襲』啊?我只知道剛才差點沒被你嚇死

「你該慶幸還好是我,否則如果是客人,還沒幫忙他們拉開紅絨,又要說什麼我們警衛服務不周。當然要說目前在五樓站哨的唐筱涵,她若要是沒通報你,那就另當別論了。」

語畢,盧世發一臉錯愕,又抬頭看看鋼梯一樓上二樓的地方。無非是想若他說的是真的,不曉得筱涵會不會注意,或者真的會漏看而延遲通報有顧客正要從鋼梯下樓

漢綸又跟他聊了幾句,以及交代了一些北側勤務注意事項,才開始繼續巡查一樓外圍——他經過了北側地下一樓入口處,接著往右轉即是一樓哈根達斯冰淇淋旗艦店的戶外水池。沿著水池走,乃至它的戶外座椅區,接著便是靠近本館一樓CK專櫃的戶外玻璃門的北側凹槽。他直接右轉走進凹槽內,在北側三號安全門旁的物業巡查簽名表上面寫上了自己的姓名和今天的日期時間。

「車道入口呼叫警衛室,一樓下貨區淨空無車。」

對講機響起了今日執勤車道入口的許奕芸的聲音。她才剛藉由確認一位JASONS超市的員工手持識別名牌並放行入場,才猛然想起要和警衛室通報一樓下貨區那塊空地是否有車輛停放——今日還是如同往常,沒有半台車輛在此時仍然還停留在現場;張杰銘也跟著回應了一聲,爾後確認手邊雜事幾乎都完成的差不多了,才拿起對講機講道——

「各位同仁大家早,警衛室現在向外圍各哨位作無線電訊號測試,麻煩請檢查自己身上的對講機,並回報對講機號碼。」

語畢,對講機「嗶」一聲,又陷入一片短暫的沉靜,才聽到他呼叫北側的盧世發;而盧世發也立刻回應自己的對講機編號為十一。接著張杰銘又呼叫南側的胡天豪。後者也跟著答覆自己今日使用號對講機。

「警衛室呼叫地下車道出口。」

「訊號清晰正常,使用號機!」

站在地下車道出口的曾明光回答道。張杰銘表示確認號碼後,又陸續和地下卸貨區的楊浩然、車道入口的許奕芸、五樓摩天輪的唐筱涵,以及同樣位於地下一樓的中控室執勤的郝雯晴做完測試與確認對講機編號後,才用對講機說道——

「警衛室呼叫嚴副隊,外圍各哨位訊號測試結果,皆清晰正常!」

「收到,感謝!」

嚴副隊也用自己腰間那支專用對講機回覆了做完訊號測試的張杰銘,現場又陷入一片沉寂。不出半響,對講機又響起了江振維的聲音——

「呼叫警衛室,機動一作館內巡查,使用號機。」

語畢,張杰銘馬上也按下對講機按鈕回覆。才在交接勤務日誌旁的今日早班人員使用對講機編號表格上,在『江振維』那欄鍵入了『07

打完字後,杰銘顯得得意洋洋——向來都是電腦白痴的他,在綽號『牛董』的牛裕隍、孫漢綸、楊浩然、朱賢斌,甚至才新進一個禮拜的唐筱涵等人的從旁協助與指導,至今已逐漸熟練與上手了電腦基本操作。而好在今早在警衛室負責幫忙協勤的朱賢斌也都在場,等會兒若是又碰到瓶頸的話,幫手就在旁邊!

接著他給正要進去本館三樓的豆腐村韓式料理店施工的廠商做好登記換證,首先通知雯晴施工人員進入外,又通知奕芸那兩名施工人員的車牌號碼,示意對方準備開車進場,並準備要將車輛停放在地下卸貨區;奕芸在接到通報後,看見那輛後面載滿了貨物與工具的藍色施工車,也毫不遲疑的將那輛車的號碼通報給在地下卸貨區的楊浩然。

在對講機響起楊浩然表示收到的訊息後,朱賢斌才發現有一位穿著便服,綁著馬尾的女子走進員工出入口,並且拿出身上一張紅色磁卡刷了幾下裝在門口的小機子,在他上前詢問那名他不認識的女子,才知道對方正是百貨部門公司旗下的帳務課課員,馬上和杰銘通知一聲;杰銘也順手拿起電話打到中控室通知雯晴,說是帳務課人員進場。

雯晴一聽到對方說帳務課的員工進入,也立刻手持桌上的滑鼠並移至那中興保全系統設定的介面,將其中顯示區域代碼為『47區』的區塊按下『解除』的按鈕,頓時原本顯示為綠色的區塊圖示馬上由綠色轉變成了藍色。

「警衛室呼叫車道入口,帳務課已經進入。」

「帳務課進入,車道入口收到!」

在用對講機回應了杰銘的通報,奕芸也拿起了身上一枝原子筆,在那張非營業時間員工與專櫃的進場統計表,在大辦公室那一欄有『帳務』的那一項目畫上了記號,表示帳務課人員已經進場。

自她來到這裡工作也已經一個多月之久,她也知悉每逢有帳務課的課員進場時,首先警衛室與中控室的執勤警衛皆要知情,並且將大辦公室的保全系統設定解除,否則那台認卡不認人的小主機就會以為有異常入侵而拉起警報,接著收到系統侵入訊息的中興保全人員又要打電話來確認警報發佈來源以及現場狀況。

許奕芸依稀還記得自己曾經把一位會計課的初級專員放行後,因為沒有通知當時在警衛室當班的曹冠源,以及負責在中控室執勤的朱賢斌,因而致使大辦公室的保全系統莫明其妙拉警報,事後嚴副隊前去查看才發現是大辦公室的會計課初專在尚未解除保全系統設定的情況下將門推開所致。一方面基於新手總是犯錯難免,然則卻也針對於此再次重新宣導了這方面的勤務概要,希望大家引以為戒不要再犯。

從那次開始她也特別謹慎小心,一確定是大辦公室的員工到場,便立即通知警衛室執勤人員。而今次所幸大辦公室的員工部分,首先那位坐公車來的小姐她今天特別早來,也替她省去了注意騎車來上班的其他員工進場時的麻煩。

站在警衛室門口的朱賢斌繼續把非營業時間專櫃員工進場統計表捧在手上,不時注意到幾名米拉瑪百貨影城的工作人員,以及岩島成專業烘培、宮武讚岐烏龍麵、漢堡王、金色三麥等餐廳的員工陸續進場,同時還有幾名本館四樓的UNIQLO專櫃人員進入。又看看依然站在車道入口的許奕芸——

她在這裡擔任現場派駐警衛的資歷已經一個多月,雖然至今對案場的勤務內容已經漸入佳境,然而長久下來她有個小毛病就是討厭曬太陽。對於這種事情,別說這裡女警衛資歷最深的郝雯晴,就連最菜的唐筱涵也與她大不相同。

在賢斌來說,這種事情也最多只是需要時間去慢慢適應而已;然而若換在其他人論之,包括他自己認為在他們之中脾氣最壞的漢綸,以及和漢綸的暴躁個性形成鮮明對比的楊浩然,都一致認為:來這裡擔任派駐日班警衛,沒有一個是不曬太陽的!有這種小毛病,也就等同於無法吃苦耐勞。

然而在嚴副隊和隊長簡金龍,還有自己的好友——那個近來才開始接任夜班副隊長的譚毅澤,在他們幾番討論結果後,決定下個月開始把奕芸調任夜班;而奕芸則想到自己以後可以不用再繼續頂著火毒的大太陽工作,自然也是滿口應允。

然而這件事卻也因而引起了部分少數人的反彈,尤其是唐筱涵——同樣身為現場派任日班的女警衛,能和她一起深入培養友誼,並成為無話不聊的好姐妹的對象,若排除郝雯晴,那自然就非許奕芸莫屬。好不容易有一個上班時也可以傾訴心聲的對象,現在又聽說她再過一個多禮拜後即將要轉戰夜班,筱涵就整個老大不高興又悶悶不樂。好在有賢斌從旁關心,以及偶爾另外和其他日班同仁的談心,漸漸也沒像剛初那麼的心情低落。

前一陣子就為了這件事,平常脾氣本來就很差的漢綸反倒在賢斌面前刻意調侃了一句——

「假如許奕芸轉夜班其實也有好處,就是比她和筱涵還早加入我們現場實戰部隊的夜班女警衛,那個呂芠弦至少也不用繼續那麼孤單寂寞。否則整個大夜班還只有她一個小女生行單影孤,也不看看人家多可憐;反之筱涵即使沒有奕芸在,最終也還有雯晴可以陪她解悶。」

現在想起那次和他的對談,若不是筱涵當下突然出現在候勤室門口,還擺出一張臭臉給他們看,也許他們倆還會繼續為這件事綿延不絕的聊下去也不一定。

再者既然確定要讓奕芸轉入夜班,前陣子簡隊長才和公司的何智齊副理要求案場日班方面,需要再增派一名新員,然則至今遲遲未有下文。在一個星期以前,曾經都在這裡待過一段時間的趙文霖和林誌佑,兩人皆表明想要回來的意願。但前者由於有過好幾次摸魚被抓到而被提報公司記過的記錄,因此趙文霖的請求最終反遭簡隊長的駁回;而林誌佑過去表現則較前者優異許多,因此也被簡隊長列為優先考量的名單。但在那之後至今也尚未聽到林誌佑即將回歸的消息。

至此若不是等下個月初,從公司那邊來的最終結果,否則也不排除只得暫時性又將邱叡絃襄理第一時間找給他們的那群人又『召喚』回來的可能。而當時就為了這件事,他還記得漢綸竟為此發怒跳腳,說是他實在無法忍受和那群被他認定全是一群智障低能的人共事,和他們一起為人家做事,到頭來只會先把自己氣死!把他們叫回來,也只會徒然增加大家的困擾跟負擔,何必為了缺員這種早就該讓公司出面搞定的小事,還要讓那些害群之馬回來繼續製造麻煩,進而讓自己公司的形象遭到破壞?

而針對這件事情,其中首先抱持反對意見的正是牛裕隍組長以及徐文輝組長——他們兩人的理由是,那些最初由邱襄理找給他們的新人當中,有其中一半也是身心障礙者,應該多給他們一點機會以及包容空間。然而令人無奈的是讓他們加入現場派駐警衛的結果,反而給眾人造成更多麻煩也是不爭的事實,也因此脾氣本就暴躁的漢綸,說什麼也不願意看到他們回來。甚至放話說——

「我寧可讓趙文霖那種雖然喜歡摸魚,也起碼肯乖乖做事的人回來。打死也不要讓那些他媽的無視勤務規定、我行我素、任意破壞警衛形象的腦殘回來繼續胡搞!」

這話一傳出去,別說是牛組長和徐組長,就連嚴副隊也幾乎拿他沒輒。然則最終這種事情的決定權,自然也不可能全權交給他。畢竟這種時候,缺員一事也是燃眉之急,若是短期內不能儘速湊齊人數,否則往後難保不會面臨比這更慘的下場,就是連大夥兒的固定排休假期天數都要被砍了

好半響,賢斌看見那綽號『無印阿輝』的徐組長,從警衛室旁的置物櫃取出了交管時必備的反光背心——它的設計是亮綠色,背後還有『台龍保全』四個大字。他又從警衛室內,那個放置無線電對講機旁的盒子裡拿起一支紅色交管指揮棒。在戴上公司帽子後,便緩步從員工出入口踏出,前往車道入口哨位,準備去把許奕芸接下來,讓她下哨休息半小時。

「小孫~

突然響起了徐組長的聲音,朱賢斌往員工出入口門外一看,看見是那外圍巡查結束,準備回來警衛室作電腦記錄建檔,以及接哨警衛室的漢綸。而漢綸一聽是徐組長在叫他,也順便回應了一聲。隨後走進警衛室,在警衛室專用電腦的位子坐下,在『外圍巡查紀錄』那欄打上了自己今日外圍巡查結果報告。除了在五樓廣場發現那隻死老鼠以外,其餘並無任何特殊異狀。反正等會兒連嚴副隊也要作另外一次外圍巡查,他也不以為意。

隨後才聽到徐組長還有今日輪值第二組組長的鄭進煒組長,兩人也跟著向張杰銘回報自己使用的對講機編號並作訊號測試;杰銘也一一回覆清晰正常,頓時警衛室內又陷入一片寂靜無聲。

「南側呼叫警衛室,副理往東側員工出入口的方向走過去囉!」

在南側立哨的天豪這麼一通報,在場所有人就好像吃了一記震撼彈般。爾後在杰銘回報過後,漢綸也順手拿起一旁的電話打去中控室通知雯晴,說是物業管理部門的最高負責人,楊副理準備進入;而雯晴也立即將中興保全系統介面那顯示區域代碼為『48區』的圖示按下解除。結果正如她方才解除了47區一樣,48區域的圖示也頓時從綠色轉為藍色。

接著警衛室所有人,包括才剛踏進室內的奕芸,在看到那位身穿灰休閒服,牛仔長褲,背着黑背包,一樣也戴著深色鴨舌帽的中年男人準備踏進門時,皆異口同聲並有禮貌的和那中年人打了招呼——

「副理早安!」

那男子也一臉親切和藹的和每個警衛們打過招呼,便從旁邊那三台貨梯旁的一扇安全門進入,往左手邊的樓梯走下。在到達地下一樓後,把地下卸貨區的楊浩然接下來的鄭組長也和他有禮的打了一聲招呼。

「乖乖~今天肇榮哥怎麼會有班?不是每逢例假日都放假的嗎?」

面對賢斌這麼一問,杰銘聳聳肩表示不知情;站在警衛室旁的置物櫃前,把反光背心脫下的奕芸亦是如此,而漢綸則以『今日可能有重要會議要開』為由回答之;賢斌也接受這可能的答案,並且在企劃辦公室那欄有寫『長官』的項目畫上圈圈作記號,表示物業管理部門的長官,顏肇榮副理已然進場,爾後才繼續捧著登記表注意其他專櫃人員的進出。

「警衛室呼叫車道入口,員工進場的部份可以不用再通報,接下來報專櫃進場就好。」

對講機響起了杰銘的聲音;而在車道入口站哨的徐組長也用台語回了一句「收到啦!」三字——聽著他的口氣,漢綸也俏皮的模仿徐組長的語氣講了一句「收到啊!」,惹得賢斌和奕芸兩人都忍不住大笑起來;就連杰銘也跟著故意模仿起來,用的是比較沉穩低音調的版本,而在漢綸和杰銘兩人都模仿過後,仍然大笑不止的奕芸也故意學他們用比較清脆的女音模仿徐組長的一句「收到啊!」,頓時又惹得在場眾人哈哈大笑。

「收到啊!又收到什麼啦?」

突然響起一陣男聲,眾人往發聲處望去,才發現原來是早上第一哨作『勤務督導』,接著半小時後要來警衛室協勤的牛組長出現了。看著他走向警衛室,杰銘撇頭看看牆上時鐘,時針顯示已經上午八點了,才又拿起對講機講道——

「警衛室呼叫車道入口,今日看早場電影的顧客車輛,上午八點十分開始即可放行進入。」

「收到啊!」

徐組長又用方才幾乎同樣的語氣再回應了一聲。這次連賢斌也跟著頑皮的模仿他「收到啊!」的語氣。而站在他旁邊的牛組長也跟著用比剛才杰銘要更加低沉的男音模仿了一回,又是惹得在場所有人捧腹大笑。

這時門外又走進來了一位留著短髮的小姐,她穿著白色短袖上衣,穿著牛仔短褲,露出一大截腿來,身上背着很大一個棕色的腰包。在踏進員工出入口的時候,隨即從身上掏出一張紫色的,上面印著『Miramar Cinemas』字樣的識別卡給眾人看,順便向眾人告知自己乃是影城工作人員。而當她視線瞄到站在杰銘和賢斌旁的漢綸,更是面帶微笑的和他點了點頭,才往旁邊的P4貨梯走去,準備前往六樓影城,這一切都看在漢綸眼裡。

他認得這個女孩——無論是在平日上工時,或是每逢放假來這裡觀賞電影時,總是都能看到她的身影。至今他還記得最早期是有一次每逢下半月,隸屬百貨公司的物業管理部門聘請的電梯公司,要幫直達五樓手扶梯作每月保養維修時,剛好那次要幫忙作過濾和管制顧客的影城人員就是她全權負責。

那時她還不清楚自己在直達手扶梯開始進行保養工作時,需要作管制的新位置在何處,還特地跑來找他詢問的結果就是改到影城一樓售票口對面的南側大門。從那刻起,他和她就這樣結下了這段莫名緣。尤其在四個月前,他趁休假之時來影城觀賞《金剛骷髏島》的那次購買電影票,碰巧就是她幫他結的帳。再有每張電影票上都會印出當日售票員的英文名字,也更引起了他對她的深刻注意。

然而其實她之所以吸引他的目光的原因,乃是富士達公司作直達手扶梯保養那天的第一次見面,他第一眼見到她,赫然發現她和以前公司業務課的廖梓卉課長竟有八分的近似——同樣的眼神與同樣的輪廓跟神韻,令他印象深刻十足。

儘管心裡清楚明白她們倆完全是兩個個體,然而一見到她,自然不免想起過去那個經常在公司外頭奔波業務,同時還要幫忙照顧每個案場的前線弟兄,而至今也早已離職半年之久的廖課長。

為此,由於他還記得廖課長的英文名字的緣故,因此他自己在對方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直接在她背後暗稱她為梅莉莎˙絲塔菈(Mellisa˙Stala)這種極似外國人姓名格式的渾名,反正也無從得知她的本名,而哪怕就現實層次而言,最終『她』並不是以前那個『她』,但至少每見到她出現一次,就彷如看見廖課長回歸一樣,因此隨自己高興愛怎麼稱呼都行。

隨著時間流逝,又過了半個小時,賢斌放下非營業時間專櫃員工登記本並交還給杰銘,隨後走到最靠近方才楊副理走過的那扇安全門旁的P4貨梯,準備前往五樓摩天輪廣場,要把還在立哨的筱涵接下來,讓她也跟著下來警衛室作協勤。

而剛剛才在八號安全梯內吸完菸的奕芸也跟著出現在警衛室門口——見她重新穿上了反光背心,將對講機專用的喇叭插頭插入機孔後,再把喇叭頭夾在自己的肩章上。隨後戴起公司帽子,拿起交管指揮棒便往外走,約莫幾分鐘和車道入口的徐組長講了幾句話,才看徐組長收起身上的裝備往員工出口方向緩步走回。

在奕芸用對講機通報杰銘自己上哨一切正常,杰銘也用對講機回應她的通報的與此同時,牛組長和漢綸兩人也跟著準備出門——他們相偕踏出員工出入口,往右轉到底,再右轉沿著整條南側走去,經過了百尺摩天輪的大底座後,再經過台灣彩券門口旁,漢綸往天豪的方向走去並和他交接哨位,南側執勤人員由前者取代了後者。

而牛組長則繼續更往前走,經過一樓中庭的三座水池,走到北側玻璃門,才終於見到同樣也在北側立哨一小時的世發,兩人相互交代了一些事情後,才看世發往相反方向離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52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曲一:早晨... 後一篇:[達人專欄] 曲三:管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49778224
來小屋看看我的小說吧!說不定能有好心情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