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23>

作者:Dz│2019-12-18 00:56:10│巴幣:2│人氣:157
<23>下著雨







  「喔?下雨了......」毅凱摸摸鼻子上滴到的雨水,向公車站內的遮雨棚退了一步。


  滴滴答答、不久之後便開始稀哩嘩啦。

  這場雨來得很急、下得很密,烏雲像是濃稠的汙水被打翻,都還來不及見到日落,天空已經黯然一片。


  通往舊船港的公車不多,而且最近這一年來,隨著那裡的荒廢,也開始減少班次,要不是因為還有零散的住戶在那,否則大概會直接取消通往那裡的路線吧?

  那裡腹地狹小,又因為沒有妥善的規劃,廠房東斜西歪的亂蓋,碼頭又擁擠凌亂,本來就是個令人頭疼的地方,而羅董主導的雨城建設為了因應菁英園區往後大量的物流需求,在翡林山後的海岸地先行造了一處全新的船港,命名為萊登港。

  在還未開港前,幾乎所有的船民都已經先行遷移去那了,因此舊船港成為實際上的鬼港。


  剩下一個小時一班的車次,文碩四人在這已等候多時。

  離約定的八點整越來越接近,如果算上車程,大概會提早半個小時到,但要是再搭下一班,則又會遲到,這麼尷尬的時間差,讓周進感到渾身不自在。

  他很討厭這種選擇既不多又不好的情況,當然,除了公車時間外,還有對於文碩所做的決定。

  身為跟隨者的他,只能選擇放棄好友們、或是找死。


  --或許打從一開始支持他調查班費就是個錯誤吧?


  這時,鈴聲響起,來電顯示「雨蓉」。


  「你們人呢?」一接通就聽見莫名緊張的責怪口氣。「找到沈靜了沒有?」

  「哦、關於這個嘛......」周進則無奈回應,卻又難以啟齒。

  「唉、理由就省了,我只說一次,沈靜十五分鐘前走進一間叫橄欖樹的酒吧,詳細位置我再傳給你們。」

  「啊、不、我就是想說......我們時間不夠了。」說得心虛,不過實際上也的確如此,就算現在有了消息,要趕回去也來不及了,周進看向站牌的跑馬燈,那唯一的班車距離到站只剩下不到十分鐘。


  「來不及是什麼意思?人沒帶去就算準時到又能怎樣?」雨蓉並不至於聽不出弦外之音,但正因如此才感到更加不可思議。

  「大概......大概是好言相勸,請對方把人跟錢都還我們吧?哈哈......」

  「......希望你沒忘記我們約定好的內容,食言的代價可不是能輕鬆帶過的。」

  「啊、那到時也只能對妳好言相勸了,呵呵......」


  周進被掛了電話。

  但想想其實也還不差啦,如果今晚有個萬一的話,至少最後一個打給自己的人還是個漂亮的女生。

  「真可悲......我到底在想什麼.......」他喃喃自語著。




  訊號回到遙遠的那一端,某處巷弄內的輕食餐廳,雨蓉和亞皓在靠窗的位子對坐,這幕映在店員眼中,就只是門當戶對的情侶樣如此平凡。

  此時,雨蓉在放下手機後,一刻遲疑得不敢抬起頭,深怕亞皓會責怪她的辦事不力。

  但沒有。


  「果然越單純的人越難預測。」他只是搖搖頭,接著向雨蓉提醒。「妳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也該出發了。」

  「是嗎......?」不過雨蓉在心安之虞,其實還是想說點什麼,讓這種事交給明旭他們、或是選擇不需要這麼親臨前線的作法......等等的,說到底都是擔心,但她也明白,這時候該做的,就是乖乖聽話。

  於是,她只是起身,拎著名牌包包離開。


  見雨蓉從落地窗外走過以後,亞皓才發現外頭開始下起雨,他將桌上的杯水喝盡、提起行李袋、到櫃檯結了帳,接著往外頭走去,同時撥了通電話。



  這時,在橄欖樹酒吧外頭,也下了場一樣的雨。

  明旭的車子停在對街,邊看著擋風玻璃上逐漸猖狂的波紋,邊放下手裡的黑咖啡,將手機上的接通鈕按下。


  「狀況還好嗎?」亞皓的背景音也是落雨聲。

  「宇倫正在裡面拖住沈靜,但是正義哥他們到現在都還沒出現。」明旭撇頭往酒吧門口看去。

  「嗯,他們不會去了。」

  「呃?不是都把地點告訴他們了嗎?」

  「有些人就是連誘餌都當不好。」亞皓嘆了口氣,但時間不多了,抱怨還是之後再說吧,他繼續處理正事。「有辦法把沈靜帶過來嗎?」

  「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就直接過來吧。」



  隔著一條街的酒吧內,一如格調地播放著爵士樂,音量正好足夠兩個人談論秘密。

  沈靜上了紫黑色調的煙燻妝,而在褪下校服後,穿上的是性感的灰色霧紗輕衣,裡頭若隱若現透出紫色內衣和腰身,往下是銀色短裙,從中延伸的黑絲襪包覆在細長的腿上,一路到腳趾間拎著的紫色高跟鞋。

  她將飲空的鬱金香杯往前輕推,又另外向調酒師要了一杯不燒糖的艾碧斯,短髮下的眼鏡蛇耳環叮鈴響聲。

  接著,眼神無奈地看向身邊的宇倫,兩杯威士忌搭可樂就已經處於醉茫邊緣。


  明明是說在討班費的過程中遇到了不順心的事才想要找人聊聊,結果都快要半小時過去了,聽見的都只有對蘇打的抱怨。

  --如果沒有什麼值得聽的情報,還是別繼續浪費時間在這了吧?她決定提出離開。


  「喂......要不要找人帶你回去啦?」

  「什麼?長島冰茶?好、再幫妳點一杯長島冰茶......」

  「我不要!你手機拿來,我幫你打電話。」


  碰巧同時,調酒師將泛著綠光的骷髏頭造型酒杯放上沈靜面前、而宇倫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哇靠!該不會是蘇打打來吧!不能被她發現!」他突然跳起來,往廁所的方向急急忙忙地跑去。


  沈靜盯著他消失在轉角處,無奈地搖搖頭,只好輕啜一小口綠色妖精,讓自己保持點微醺。


  「喜歡純飲艾碧斯的人並不多。」調酒師見她短暫地孤身一人,便遵從職業道德向她搭話,不過,當然的,絕不單單只是為了閒聊,趁著這時酒吧內的客人還不多,他語帶訓誡地說。「知道怎麼點酒的高中生更少。」

  「......那麼,願意賣酒給高中生的調酒師,多還是少?」沈靜明白他的意思,但同時也反過來抓住了把柄。

  「當然,為了彼得哥的面子,我不會拒妳於門外。」他則一派輕鬆地回應,想是早就想好了這一段話。「但請妳也別太為難我,至少白天時別來,就算穿上這身衣服,身分證上也騙不了人。」

  「隨便你。」她聳聳裸露的香肩,將手掌攤向上,往櫃台內伸去。「那麼,趁現在把貨給我吧。」


  調酒師輕嘆了一聲,接著彎下腰,從暗櫃內拿出一管液態藥物,並以錫箔紙包覆數層後放到沈靜手上。


  這時,宇倫從廁所內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滿臉通紅,眼球上佈滿血絲。

  沈靜見他這樣,知趣地笑說。「如何?老婆在摳你回家了是嗎?」


  「別胡扯啦,我才不可能娶蘇打那種瘋女人當老婆!」宇倫茫了,嗓門變得大聲,他走回位子,但並沒有坐回高腳椅上,只是靠著。「唔......現在怎麼辦?顧著陪妳喝酒,害我都忘記等等跟亞皓他們還有約了......」

  「顧著陪我喝酒......?」

  「好啦、好啦,開心一點吧?我這樣當朋友算夠義氣了吧?這攤我請妳吧?」他邊說著,同時從皮夾裡隨便抽出幾張千鈔,算也沒算就放在櫃檯上。「走、走吧,陪我去外面抽抽菸,順便等明旭來載我......」


  反正昨晚的酒錢也是她自己付的,一人一次很公平吧?沈靜便朝調酒師使了幾個眼色,就陪著宇倫走出店外。


  但門一推開,眼前就是一片滂沱,涼風竄了進來,打散了倆人身上的酒氣。

  宇倫替身上那些標價高昂的潮牌服飾哀悼,但相比之下,沈靜倒是沒什麼顧慮,僅僅白了天空一眼,便一步踏了出去。


  頂著雨走到後巷,倆人在機車棚內待著,各自點起一根菸。


  宇倫雖然醉了,但還是把持住視線的堅定,要成為一個風流的男子,首先就是不能對女性的身體有過多淫穢的逾矩。

  沈靜全身溼透,霧紗輕衣像是浸濕的衛生紙一般黏貼在她的肌膚上,透明無礙地將她的身型和內衣全都勾勒出來。

  這場雨真久,雨滴打在鐵皮屋頂上,規律的吵鬧著,但在棚內,單單吸菸卻又只有沉默,宇倫將菸灰彈掉,隨口開了話題。


  「在人家後門抽菸,這樣好嗎?」

  「放心吧,這裡沒有監視器。」

  「妳對這好像很熟哦?」

  「常客了。」

  「常客,妳的妝都花了。」

  「雨下得那麼大,能怎麼辦呢。」

  「但昨天是哭花的。」

  「要你管。」

  「還有被咖啡潑花的。」

  「......」


  冷不防地,沈靜一時之間不太敢看向宇倫,她這才後悔自己該早有防備,在這種節骨眼其實誰都不可以完全信任才是。

  但昨天和澤緯見面時應該是天衣無縫才對,她選的那個騎樓同樣也沒有任何的監視器,留下指紋的咖啡杯也被丟了回來,頂多也只能從通訊紀錄得知他們曾經通過電話而已。

  而且,在交談的短暫過程中,她可是不斷地分神確認周遭,根本沒有任何人影經過。


  「妳真的很難過吧?對於文薏的事,昨天的眼淚應該是真的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

  「說實話,我和她的確也不算是深交的好朋友,但一聽見她的死訊時,我是真的挺難過的,畢竟也是同班同學,聊過天也打打鬧鬧過。」

  「......」

  「所以我想,身為她好朋友的妳,難過的程度應該是我的好幾十倍、好幾百倍吧?也因為我是真的把妳當作好朋友,昨天看妳哭成那樣,我是真的滿心疼的。」

  「......」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能就好好的難過呢?」  

  「......好好的難過?要是好好的難......呀!」


  霎時,沈靜裸露的頸子上,刻印著曼巴蛇刺青的位子,被冰冷的金屬細針插入,她嚇得背脊縮起,下意識便趕緊向前逃跑。

  微醺的醉意讓她的世界呈現弧度,艾碧斯的迷幻又替畫面添了些曲線,不過這些對她而言早就習以為常,會讓她怕得如此驚慌逃竄的,是身後那如同火車頭一樣直直衝撞過來的暈眩感。

  根本來不及逃,下一秒就被撞上了後腦勺。

  她記得自己在昏過去以前,跌進宇倫的懷裡、跌進厚重的菸味裡。
  


  明旭將針筒收回腰袋內,從黑暗之中走出來。

  兩人互看一眼,便一人一邊,將沈靜扛回車上。






  到了晚上,這場雨不打算停了。

  現在時間七點半,阿中和甘蔗已經在這待了很久。


  「馬的,還好有順便拿狙擊槍來齁,不然我現在這樣要怎麼戰鬥?」甘蔗坐在輪椅上,兩隻腳都還打著石膏,雖然還有些肋骨骨折,不過要離開病床是沒問題的。

  「那把BB槍真的有用嗎......?」阿中抓著軍事用望遠鏡,不斷在主要道路上來回巡視。

  「什麼BB槍?我這把可是暴改過的,他的初速和......」


  說是想要出去吃個晚餐,就這麼把甘蔗放進輪椅上,叫了台大型的計程車便溜了出來,中途還去趟甘蔗家,把他房裡那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軍事用品打包,一起過來。

  在放眼望去都是低矮廠房的舊船港中,他們只好選擇唯一有蓋到三層樓的廢棄船員宿舍做為勉強的制高點,隔著破窗子,觀察周遭的情況。

  不久前有四台廂型車開進某間廢棄工廠裡,那大概就是彪哥他們,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動靜了。


  「哇、也是滿感傷呢......以前我爸常常帶我來這看船的說......」

  阿中將視線放遠,繞了整座船港一圈,他記得小時候這裡可是很熱鬧的,船隻一艘一艘地進港,不時響起鳴笛聲,外圍的海產餐廳總是擠滿了人,生蠔龍蝦等等的高級食材在大圓盤上搖來晃去的,這等光景甚至曾讓他一度夢想開一間這麼有活力的熱炒店。

  不過如今在灰雨濛濛之中,只剩下鏽蝕的鐵皮屋頂和散落擱置的貨櫃,纏著油膜的碼頭上擁擠地堆擺著被拋下的廢船隻,如同枯屍。


  「要看現在也可以去萊登港看啊?還更大。」甘蔗閒在一旁,隨手胡亂地檢查那把搭載一堆配件的狙擊槍。

  「不一樣啦......哦!看見明旭的車子了......嗯?有個人上車?是亞皓?原來他已經到了嗎?啊、對了、我得先打給他們告訴我們的位置。」

  阿中自言自語念了一大長串後,就開始打電話給亞皓。


  甘蔗接手望遠鏡,繼續巡視,接下來還得等一組人。

  「馬的......那四個白癡怎麼還沒出現呢......」



  此時,灰雨濛濛之中,距離八點整還剩下十五分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46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快點讓我升等好嗎
明旭太好用了 大尾的碰到這種沒辦法防範的幽靈(查不到身份又不知道從哪突然冒出來所以被成為幽靈)都直接被無視防禦 手下在多也來不及

12-18 14:11

Dz
原來是邊緣人高階種啊12-18 14: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 後一篇:[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