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關於《新.超人力霸王》與《星際大戰》

作者:迫水未來│燃えろ!!特攝魂│2019-12-16 19:03:49│巴幣:114│人氣:1010
本來想趁著《星際大戰》第九部曲預告的公開與即將上映來談談個人對於第八部曲的想法的。不過,剛好《新.超人力霸王》(シン・ウルトラマン,暫且如此翻譯)也公開了作品中超人的設計。對於庵野的《新.超人力霸王》這個備受矚目的企劃,個人當然也是有些想法的。

想說,反正如果寫成兩篇都會是短短的兩篇,不如就寫成一篇吧。因此,雖然標題寫成「關於《新.超人力霸王》與《星際大戰》」,不過就單純只是兩個話題寫在同一篇而已,沒有要討論《新.超人力霸王》與《星際大戰》的關係。以上,特此聲明。


《新.超人力霸王》的超人採用了成田亨的原始設計。確實是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雖然仔細想想,考慮到本企劃的製作陣容,採用成田原始設計這種宅才會知道和在意的原點,似乎又不應該認為是那麼令人意外的事情。

總之,純就這個設計而言,個人是給予好評的。我對於Color Timer是沒什麼意見,但我也很喜歡成田的原始設計。尤其是1983年的那幅《真實與正義與美的化身》,這幅作品中呈現的力與美、「秩序」概念的具象化,實在太棒了。成田亨的後人也對於《新.超人力霸王》以《真實與正義與美的化身》為依據這點讚譽有加。成田亨其實對於他的設計硬被円谷的其他人加上Color Timer和覗き穴(眼睛底部的黑洞,原本只是用來確保演員視野的措施,後來卻成為歷代超人力霸王設計的一部分)很不滿的。

關於成田亨的設計美學,敬請參考拙稿「【超人力霸王之日】初探成田亨的特攝美術設計哲學」。沒有用上《ULTRAMAN_n/a》那恐怖的設計,實乃萬幸。

然而,設計給予讚賞是一回事,並不代表我對《新.超人力霸王》這部作品本身的想法有什麼根本的改變。這次的《新.超人力霸王》和《正宗哥吉拉》一樣,都是庵野秀明作品。我今年投稿御宅文化研討會的文章,就是對於庵野《正宗哥吉拉》的批評論。目前還沒撤下來,有興趣又有時間的可以來這裡看一下。另外《另眼看御宅2》所收的我的那篇文章也是《正宗哥吉拉》的批評論,雖然打的點與複雜度和研討會論文那篇有點不同,不過大方向是一致的。網路文章的話,我之前也有發過一篇,算是前面兩篇的前身。

總之,《正宗哥吉拉》是一部作為研究對象很有意思的作品,但和我個人的價值觀、和我認為的「哥吉拉電影該有的樣子,或至少不該出現的樣子」相衝突的作品。沒錯,認真要考究的話,真正「反核」或更廣義的「反公害」的的哥吉拉電影其實很少(大部分的作品是不談這個原始的話題,或頂多當成怪獸出現的理由而已),即使是普遍被認為帶有「反戰」訊息的初代《哥吉拉》也確實有著愛國主義的味道,哥吉拉電影也常常和自衛隊.防衛省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但是,正面肯定「核」的哥吉拉電影?這可和過去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哪。所以,我(和湯以豪先生一樣),並不認為《正宗哥吉拉》是「正宗」哥吉拉。再加上,《正宗哥吉拉》裡面所謂的「政治諷刺」,其實只不過是在宣傳安倍式的「美麗之國」罷了。

研討會那天有人問我對於「《正宗哥吉拉》電影中的政治諷刺」之看法,我沒有回答得很好,甚至有點答非所問,在這邊再回答一次。

廣義的「政治諷刺」其實範圍很廣,「九條球場」是政治諷刺,「好,那就成為難民吧!」也可以說是政治諷刺,但兩者本質上完全不同。「九條球場」所要說的是,在新聞媒體與各方言論都被動、主動「忖度」安倍政權,以及自民黨等改憲勢力可以運用其雄厚資金購買大量政治廣告時,「修改第9條」vs.「維持第9條」的論爭其實根本就不是公平的論爭。然而,「好,那就成為難民吧!」就只是惡質的仇恨性言論(hate speech)。

不能只看到「政治諷刺」四個字就無條件接受,覺得該「政治諷刺」的內容就一定是「對」的。至少,必須要知道創作者、諷刺者其進行「政治諷刺」的背後預設,或是他所支持的政治傾向、價值觀是什麼。以網路右翼為代表的日本新興右翼、自稱保守派的勢力,並不只是討厭自由派或是左翼而已,他們對於舊有的保守派(以吉田茂等舊自民黨主流勢力為代表,安倍其實不是「保守本流」)政治人物,其實也很不滿。對照《正宗哥吉拉》的故事發展與描寫,就會發現《正宗哥吉拉》所設想的「理想國家」、「理想政治人物」其實就是這種新右翼式的「理想政治」。當然,如果觀者本人本來就認為川普很棒、安倍很棒,那或許沒什麼差。但《正宗哥吉拉》想做的,當然不是一群網路右翼一起自嗨而已,而是想要進一步擴張這種新自由主義、國家主義式的(符合國家權力者之需求的)(極)右翼思想的影響力。

所以,下次再看到「政治諷刺」或是「娛樂談政治」時,先想想再決定要不要拍手吧。「在大眾文化作品中批判國家權力」和「為國家權力服務,利用大眾文化傳播有利於統治者的意識型態」完全是兩回事,必須分開來。我知道某個知名美國大眾文化粉專的管理員就不分。我不知道很多人是否乃受其影響,覺得只要大眾文化作品談政治就是「好」。

是枝裕和曾經說過,「在過去,電影曾與『國家利益』以及『國家政策』合為一體,招致巨大的不幸,若站在反省過去的立場,雖然好像有點大驚小怪,就算處於這樣的『和平時期』,我認為與公權力(無論保守抑或自由)保持清白的距離才是恰當的舉止不是嗎」。是枝可是「社會派」導演,他的作品當然有著(廣義的)「政治」。這和「與國家權力保持適當的距離」當然不相衝突。

只是,我以為「政治歸政治,○○歸○○」是對「明明就有政治力介入,卻還要說沒有」或是忖度的嘲諷。但曾幾何時,「政治歸政治,娛樂歸娛樂」似乎已經變成讓大眾文化成為國家宣傳機器也無妨的正當性基礎了呢。

言歸正傳。哥吉拉系列其實六十多年來不斷在變化,再加上更關鍵的,哥吉拉系列畢竟不是我的本命。所以,個人對於庵野的「胡搞」確實不滿,但我更在意的,或許是眾人對於《正宗哥吉拉》這部電影本身的高度評價。五十多年來,超人力霸王系列當然並不都是「完全一個樣子」,但是在「超人力霸王作品該有的樣子」這件事上,我有我的堅持。簡單說,我心目中到目前為止最完美的超人力霸王電影,該屬飯島敏宏的《超人力霸王Cosmos:The First Contact》。

這次的《新.超人力霸王》的命題,或許也是「如果超人力霸王出現在我們的世界,會怎麼樣?」。之所以說「也」,是因為一樣的課題在2004年的《ULTRAMAN》(THE NEXT)時就嘗試過一次了。《ULTRAMAN》的出發點,便是「如果《超人力霸王》第1集「ウルトラ作戦第一号」發生在現實世界,會怎麼樣?」。順帶一提,《ULTRAMAN》其實也是自衛隊協力電影,劇中航空自衛隊也(依空自所期待的)英雄式地活躍了一番,關於主角的描寫,其實也很符合須藤遙子所說的「ジコチューナショナリズム」(自我中心國族主義,暫譯)之下的自衛隊協力電影的「不直接描寫民族大義,而是藉由描寫『為了所愛的人而戰』的個人藉此連接到更大的國家」之模式。當然,和陸海空自衛隊全力支援又滿溢著粗暴傳統式愛國主義描寫的《正宗哥吉拉》比起來,《ULTRAMAN》還真是超正常的。另外,《ULTRAMAN》雖然是在故事展開上沒什麼特別突出之處的安全牌(雖然「如果超人力霸王出現在我們的世界」命題很有意思,但故事主軸上仍然是傳統的熱血王道故事),但基本上還算是滿有趣的,可以一看。

總之,如果《新.超人力霸王》和《正宗哥吉拉》一樣滿滿的「邁向美麗之國」,我可是會非常非常生氣。而且我也很擔心是否會變成那樣,別忘了導演是誰。設計上的原點回歸和故事上的原點回歸,當然沒有什麼必然關聯性。而且,很多時候,宅只看的到視覺一眼所能見的部分或是細細碎的細節捏他,對於作品深層的本質,卻總是看不見。宅所打造出來的「在角色設計上原點回歸,但故事整體上和原本的東西根本是兩回事」的作品比比皆是。如果《新.超人力霸王》中的價值和《正宗哥吉拉》一樣滿是「壞憲」色彩,那對我來說,是對於超人力霸王的「褻瀆」。

超人力霸王是集體創作,不過,確實有幾位特別重要的核心人物,比如說金城哲夫和上原正三。這兩位琉球/沖繩出身的劇本家,為超人力霸王系列作品注入了對於沖繩問題的人文關懷。如果真的要「原點回歸」,那麼,就在《新.超人力霸王》中說沖繩人們的故事吧!當然,飯島式的巴爾坦星人故事也是很好的選擇。巴爾坦星人的故事就得是飯島敏宏式(而且,得是21世紀版的)的,這點我也很堅持。

可是,有可能嗎?恐怕很難吧。要怎麼期待,一位在《正宗哥吉拉》中堂而皇之地說出「邊陲要為國家中心犧牲」的導演,對於沖繩會抱持把他們當成「本土的捨て石(棄子)」以外的態度呢?又怎麼能期待,特別安排日裔二代美國人回歸「血緣的呼喚」的導演,在面對難民議題上不會採取排外主義者的態度?

庵野秀明很喜歡《歸來的超人力霸王》這點眾人皆知。或許比起說「庵野喜歡超人力霸王」,說「庵野喜歡《歸來的超人力霸王》」更適合也不一定。說道《歸來的超人力霸王》,當然會想起上原正三的「怪獸使與少年」。在這一集中,上原描寫了本土的大和人對於少數者(在日Korean、琉球人等等)的歧視與迫害。如果把《新.超人力霸王》拍成現代版的「怪獸使與少年」,也會是一個好選擇吧。可是,有可能嗎?

宇野常寬認為超人力霸王其實是在暗喻駐日美軍。我對此解讀絲毫無法贊同。不過,如果是庵野秀明的《新.超人力霸王》,或許說不定真的會把超人力霸王暗喻成駐日美軍呢,然後再藉此宣揚其所謂的「理想美日同盟」關係。「超人力霸王」必須是cosmopolitan。可是對於庵野(還有鶴野剛士)來說,說不定得是nationalism或patriotism呢。



真實與正義與美的化身


另外,既然談到了THE NEXT,





接下來,談談《星際大戰》吧。




電影本身如何另當別論,九部曲的預告本身確實相當精彩。不過,似乎也透露著要「重回舊路線」的訊息。

我並不是星際大戰死忠愛好者。雖然真人版電影都看過(動畫版則否),有時候也會翻翻網路上的星戰百科,但大概也就這樣而已。所以,我並沒有「星際大戰必須是什麼樣子」的想法。我最原始的星際大戰體驗是前傳三部曲而非經典三部曲,因此對我來說絕地武士是調停者、秩序維持者,而不是反抗軍的邱森萬。像我這種沾邊形的觀眾和本命派對於星際大戰的想法當然截然不同。合先敘明。

七部曲上映的時候我曾經寫過心得。現在想想,當時的我實在是太年輕了。七部曲確實有趣,不過並不值得那麼高的評價。雖然「Resistance根本是星戰版迪坦斯」的見解還是沒有改變啦。

我滿喜歡Rey這個角色,七部曲也不失為有趣的娛樂大作,可是它很大程度上只是「第四部曲的重製版」。而且為了要讓在新共和國存在、帝國敗退的時空背景下Resistance繼續保持類似經典三部曲反抗軍的定位,結果弄出了一個「戰爭狂人是對的!」的設定。嘛,當然,如果比對四部曲的路克和七部曲的Rey的話或許會有有趣的對比吧,但整體來說,七部曲確實沒什麼新意。連「奧德朗/共和國諸行星的大量死亡充滿悲傷,但死星/滅星者上的大量死亡則是歡天喜地」都一樣。

八部曲當初我也有去看首輪,不過一直沒有發表心得。對我來說,八部曲是挺「微妙」的。八部曲確實有明顯的缺點,但是八部曲卻同時包含了值得玩味的改變。

一開頭的轟炸橋段。我想導演也不是不知道在宇宙空間使用重力投下式轟炸機的荒謬,但是比起這點,導演更想重視「在宇宙中重現二戰風格!」吧,結果太過重視風格的結果,就是這樣。超光速自殺式攻擊那段嘛,就是破壞了星際大戰世界的「お約束」。所謂的「お約束」,簡單來說,就是「常理上可行,但大家都有默契不那麼做」。超光速引擎只能用來宇宙艦的航行,不能裝在飛彈上,應該也算是星際大戰世界的「お約束」吧。不過,從八部曲對於整個系列的「反轉」來看,或許導演Rian Craig Johnson根本是「明知故犯」也說不定。

對我來說,八部曲最大的缺點還是整體節奏的問題。不知為何,八部曲看起來就是有一種「流水帳」的感覺。故事的進展與其說是隨著事態的發生而進展,倒不如說是「因為劇本上說要住到下一幕了,所以進到下一幕」。至少,我個人就是有這種感覺。

我確實也覺得賭場線有點冗長。說道賭場線覺得冗長甚至不必要的意見,似乎不少是因為認為這段最後徒勞無功,根本沒有被主線回收,所以「沒有必要」。不過呢,我倒認為賭場線或許正是故意要「徒勞無功」的。八部曲的結局,確實有點「Resistance和The First Order之間的互相殲滅戰,帶來的只有兩邊都死了一大堆人」的味道,不是嗎?沒錯,八部曲整體上還是沒有脫離星際大戰一貫的「絕對正義vs.絕對邪惡」那一套,但是嘗試了各種「對於系列的反轉」的八部曲,或許也暗藏了「Resistance和The First Order兩者之間戰爭根本毫無意義」的可能性呢。

八部曲對於反抗軍/Resistance形象的反轉,還不及《俠盜一號》。但《俠盜一號》也不是真的把反抗軍描寫成灰色,只不過不再是純白。八部曲雖然提到了「Resistance也向死亡商人買武器」,不過大概也就只到這裡而已(另外,結尾芬恩與蘿絲對於「為了正義的神風攻擊!」的否定,也可以算吧)。Resistance基本上還是反抗與正義的化身,The First Order仍然是一群即使被徵兵者仍然死不足惜的納粹。雖然中途看起來好像要放棄光明原力使用者與黑暗原力使用者的絕對二分法,但到最後似乎又仍然是絕地大戰西斯。不過,作為本傳的八部曲至少開啟了「反轉星際大戰」的頭與可能性。比如說「Rey的父母是Nobody」這點,我就很讚賞。星際大戰,尤其是經典三部曲,是典型的貴種流離譚,也就是一種「基於血統的邱森萬」,而且這個邱森萬還是(或許更該說,當然是)白人男性喔。

九部曲的預告充滿了濃濃的懷舊情懷,連皇帝都回來了。再加上又是J.J.亞伯拉罕,或許各種「星際大戰經典」都會回來吧。也一堆人在討論「Rey的父母到底是誰?!」,看來貴種流離譚直到快要2020年的今天還是很有人氣喔。

我本來還有點期待(?),既然八部曲兩邊都血流成河了,不覺得乾脆九部曲就把八部曲開的頭走到底,直接宣告「Resistance和The First Order之間的互相殲滅戰,除了成就毀滅與死亡商人之外毫無意義」吧(雖然若敢這樣真的會被寄刀片)。但目前看來,老情懷賣滿滿的九部曲應該還會是繼續星際大戰的慣有路線。而且,比起「第七到九部曲的故事主線一開始就計畫好」,倒不如說是「對於八部曲的『修正』吧」。當然,也不是不能理解一些老粉絲、死忠愛好者對於八部曲的憤怒。破壞一些「傳統」不說,對於路克的描寫會令不少人不快也並非不能理解。

最後,關於八部曲的影評,個人實在很想推薦這一篇。也請讓我節錄一段。

片中逃亡作戰之慘烈仍然是非常星戰系列的戰爭風格,生靈塗炭與英勇犧牲都只是一眨眼,隨後的勝利與歡慶又像是電玩破關的快感。畫面不斷提示每一位反抗軍的陣亡,但同樣的大概沒人在乎毀掉第一軍團的一艘戰艦會死掉多少士兵,這裏仍然是戰爭的數字遊戲,禮讚生存之時也在歌頌戰爭。最後在結尾高潮的戰爭場面,雪白大地劃出紅色的鹽痕是視覺上的裝飾,也是不具侵犯性幾乎令人歡快的血之意像。






-相關連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3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
給你顆紅心,願你元氣滿滿事事順心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