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26)

作者:小褎│2019-12-16 12:15:19│贊助:6│人氣:38
第一百二十六章 機會出現

  申月應屬夏日的尾聲。

  時值太匡十三年,也同時是沙玉立國的第七年。

  馮梓容的生日早已過了,現在她可是妥妥的十四歲大姑娘,不但容貌脫去了幾分稚氣,便連身高也一下子抽高了不少,卻是未曾在她臉上見過關乎少女當有的活潑,反倒是無時無刻不佈滿著超齡的淡漠。

  此時,正有四名沙玉侍女七手八腳地為她打扮。

  馮梓容從被挾為人質後的兩年半間該發的脾氣也發過了、該抵抗也抵抗過了,但她們彷彿視自己如無物,自始至終只是沉默地服侍著自己以及打理周遭的一切,因此馮梓容眼下也習慣任人擺佈的日子,便是連開口詢問也沒有、就把自己當作布偶一般任人妝點。

  一會兒等到侍女們都將自己給打扮好了以後,這才又魚貫地退了出去。

  馮梓容也懶得問她們要做什麼,只是著著一身彷彿要出席宮宴一般的盛裝,又回到桌邊繼續翻譯,便連頭頂上的帽子上頭鑲著的珍珠流蘇不斷地於自己頭頂上發出碰撞的聲響也沒影響她專注於文字上的工作。

  其實當年璱追珂要她翻譯的材料她早花費了數個月的時間便斟酌著做完,而後那頭又如自己所預料般、毫不守信地丟來更多工作。

  在沙玉的頭半年,她幾乎要把這座府邸的外語書籍都給看過一回、並且翻譯成沙玉語,而後他們便是對自己不聞不問、無論自己怎麼鬧騰都沒用。

  她起初倒是沉得住氣,卻是後來一直藏在心中的那股恐懼不斷扣擊著她的理智,直到她的理智將近崩解之時,便是一怒之下擡起那口早已經沒有任何書籍的大箱子將通往外頭的門用內力給硬生生地砸壞,這才惹來了衛士們的注意。

  當時,馮梓容怒視著那干將長矛指向自己的衛士們霹靂啪啦如連環珠砲地大罵了一頓,這才讓他們趕緊去通報璱追珂,接著,便換來了日日不停歇的工作。

  沙玉的書相較於大燁而言究竟是極少的,除卻風土、歷史書籍以外,餘下的便是由周遭諸國蒐集而來但沒人翻譯的書,這當中又以大燁傳來的書籍為大宗。馮梓容眼前的翻譯工作正做到大燁考生科考所必讀的聖賢師書橋段,日日看著那些書籍,竟也是發現自己似乎已經不太能夠記得清馮家兄長們的面孔。

  她這廂放下了羽管筆揉了揉額頭,又將頭上戴著的帽子給挪了挪、拿了下來,看著上頭繡滿沙玉特有的圖樣,心中竟是連一絲絲的憤怒也無法升起,便連應當有的無奈與悲傷等情感亦已幽微。

  遙在四千里外的家人們究竟怎麼樣了呢?

  遙在四千里外的那個人究竟還記不記得自己?

  而自己被劫走的事在京城裡頭又是怎麼被說的?

  馮梓容想到這裡,又是勉強自己停止了思考,便是一拍桌子扯了扯領口、要把衣服給脫下,卻在轉身之時看見璱追珂帶著泰康與喀沙厄來到。

  馮梓容毫不客氣地看向他們,用著自己所能知道最為輕蔑的態度與苛薄的語氣說道:「喔,這麼久沒看見你們,我還以為你們已經死在誰的手中了。」

  璱追珂果不其然皺起眉頭,而喀沙厄似乎相較之下較為習慣她的舉措,只是道:「今天要帶妳出去。」

  「去哪?」馮梓容聽了立刻坐了下來,還刻意翹起二郎腳道:「履行你那個像是春雪一般的承諾嗎?」

  喀沙厄聽了也皺起眉來:「無論如何,妳都得跟我們出去,而且要安安分分地。」

  馮梓容翻了翻白眼,雙手交疊於胸前道:「是,我明白了,我畢竟是你們呼之則來、揮之即去的囚徒,那麼綁著手的繩子呢?還是鐵鍊?怎麼沒看見你們帶著?」說著,還朝他們晃了晃自己的雙手。

  「別鬧。」璱追珂終究是開口說話:「若妳想要回燁,這是妳唯一的機會。」

  馮梓容聽了這話,目光也銳利起來:「你憑什麼要我相信曾經失信的你?我想想,失信於天地……看來這天地之於你的信用也還是輕了些。」

  璱追珂似乎學著喀沙厄不再理會她的尖銳詞句:「札維厄回來了,現在正在與父王說話,妳可以見到沙玉王一面,並且提出妳的要求。」

  馮梓容瞇著眼睛死盯著璱追珂好一會兒,這才站起身來說道:「行,帶路。」

  璱追珂沒說謊。

  馮梓容僅能憑藉著自己識人的眼力如此判斷──至於為什麼他身為一位王儲而沒辦法、或者不願放自己出去,答案很可能就在沙玉王喀爾隆身上。

  她試著回想自己這幾年來的翻譯書目,除卻最開始璱追珂最為重視的帳本以外,後來竟也有一些羯首乃至鮮托的書籍甚至已然超過時效的軍機,另外也有關乎汴方過去還未分裂成三個國家以前的資料……

  她想著,雖然璱追珂的王儲之位被斯岱逼得有些緊、但沙玉王喀爾隆仍讓璱追珂穩穩地坐在王儲的位置上,想必也是真心支持這個兒子的。而今日璱追珂親自前來讓自己前往見札維厄──更正確地來說是假借見札維厄的名義與沙玉王喀爾隆見上一面,那麼便代表喀爾隆有事情要問自己、甚至要請託自己。

  既是如此,在暫時無法指望璱追珂的狀況下,或許也能去會一會沙玉王喀爾隆究竟是什麼個性。

  然則,當馮梓容說著「帶路」時,璱追珂等三人卻是動也不動。

  馮梓容有了目的,自也是悄悄地收斂起部分脾氣,她又是與他們幾個乾瞪眼好一會兒,璱追珂才一個眼神示意喀沙厄,這才見得喀沙厄走到她身旁,一手揪起她早前隨意擱在桌上的帽子替她給戴上,道:「面見王上必須穿戴整齊,否則妳連王宮也進不去。」

  「知道了。」馮梓容的聲音稍微軟了下來,但依是有些清冷:「那麼,我們可以走了?」

  璱追珂見馮梓容戴好了帽子,便是逕自與泰康轉身離去,而緊接著喀沙厄也示意讓她跟在他們後頭、自己則跟在馮梓容身後。

  這是馮梓容兩年半以來第一次踏出這房間。

  再次走出這個房間甚至這座有若甕城的宅子時,馮梓容忍不住擡頭看向萬里無雲的天空、竟是覺得有些刺眼,心中也因此有股感觸隱隱而升,她趕忙收回了視線、就怕自己要忍受不住情緒,又是趕緊收斂起心神跟在璱追珂身後。

  璱追珂的王儲府邸門口早備有一輛宮車,車體掛著各色不同的帷帳層層疊疊、繽紛奪目,而拉著車輛的馬匹無論是轡頭或者取代障泥的彩衣的顏色都十分鮮活,一看便知道是貴族用來顯擺的飾品。

  馮梓容暗自哼了哼聲,在喀沙厄的指示下上了馬車,又一會兒後才隨著車輛緩緩地駛入沙玉皇宮。

  這廂喀沙厄可是與她相對兩望眼。

  馮梓容只是瞪著他一會兒,接著又露出對他絲毫不感興趣的神情,懶懶地看向隨著車子顛簸而不斷扯開的門簾縫隙。

  喀沙厄盯著眼前的小姑娘,只覺得她的情緒越來越難以捉摸。

  他曾聽伐斯寇說他家的妹妹以前就是這樣,在這個年紀便是要鬧得全家雞犬不寧,不但開始會與父母吵架、對於他那個大哥也是百般頂撞,難不成這馮梓容長到了這樣的時期?

  喀沙厄知道馮梓容並不如表面表現得如此簡單。他看過她的冷靜、她的智慧、她的憤怒、她的悲傷,但隨著她在沙玉的時間一天又一天地漸長,加上他也與馮梓容有兩年餘的時間沒見面了,這小丫頭的改變倒是真讓自己毫無頭緒。

  身為璱追珂指定的馮梓容監護人,他不是不曾聽說王儲府邸裡頭的侍女們與自己報告關乎馮梓容的一切。

  從冷靜到暴怒,從暴怒到憤恨不平,最後這一年來竟是幾乎一句話也不說地、安靜且冷漠地每日翻譯著璱追珂因為惱怒她當年的不安分而命自己源源不絕送上的各國書籍。

  說實在話,喀沙厄本來並不相信馮梓容的能力。雖然札維厄曾與他們幾個說過這位小姑娘不容小覷,但除卻在那次馮梓容幫助他們擺脫鮮托追兵所展現的驚人射藝以外,他並不認為一位會北方語言的外國人有什麼稀奇。

  雖然沙玉境內的確缺乏通中土語言的人才,但由於沙玉對大燁長期採取和平貿易方針,因此民間也多有商賈、牧民等百姓相互往來,若要從中挑幾個好苗子來培養並非難事。

  但這馮梓容究竟是為什麼能讓札維厄惦記上?

  喀沙厄雖然身為璱追珂屬下的謀士,但那終究是他們幾個人當中頭腦較好的那個、還是遠遠比不上侍奉在沙玉王喀爾隆身旁的札維厄。

  喀沙厄再前往皇宮的一路上就這麼一直盯著馮梓容的側臉看,直到馬車停下時才率先下了馬車並順手替馮梓容掀起簾子讓她出來,又與她隨著早已先一步下車的璱追珂與泰康踏入沙玉宮殿。

  沙玉的王宮不如大燁皇宮一般巍峨,比起大燁的皇宮氣勢磅礡、更像是功能性的要塞。象牙白色的牆面不帶任何一點點綴,僅有在大門口兩側鑲著藍邊的霜白旗幟隨著幾不可感的微風微微地顫動著。

  在璱追珂的帶領下,一行人的行進並沒有受到任何檢查,但守門的衛士看見馮梓容那不屬於沙玉的容貌都露出了不一的驚訝目光。

  馮梓容無視他們的注視,一路隨在璱追珂身後走著,在一段不短的路程中,也悄悄地將周遭的景色以及王宮內所經的路線與四周的佈局給牢牢記在腦海裡,直到最後來到四面牆壁皆高掛青色紗帳並鋪著栗色地毯的房間內。

  房間內的擺設便是只有三張像是床榻的椅子,正中央的那張雕有複雜花紋的明顯是主位,而兩旁的座椅也各有不一的花紋,並且都鋪著毛皮與繡花軟墊。

  璱追珂走到了這裡才開口說道:「妳在這裡等著。」

  馮梓容看著璱追珂往其中一道紗帳後頭竄身進入,又一會兒才從裡頭跟著一名老人徐徐的腳步走出來。

  那名老人身著黛藍色的衣袍,無論頸項或者手上皆戴有純金並鑲有藍寶石的飾品。他的身形挺拔、但臉色卻有些不好,一雙灰沉沉的眸子裡頭充滿無數的打算與煩惱,甚至還飄盪著一股死氣。

  馮梓容從他身上的裝扮便能曉得他便是沙玉王喀爾隆。

  「父王,這位燁的少女便是我曾與您說過的那位。」

  喀爾隆看向馮梓容的目光充滿著困惑,一會兒後又像是探求希望一般地以沙啞的嗓音說道:「孩子,謝謝妳來到沙玉。」

  馮梓容聽到了這話簡直想翻白眼,但是她卻不能這麼做。更何況她還從沙玉王的眼裡讀到了許多複雜的訊息,因此也只能靜觀其變、盡可能地不表露過多情緒。

  喀爾隆的動作極為緩慢,在馮梓容看來他幾乎是近乎折騰地來到坐榻上坐了下來,又道:「妳已經幫助沙玉許多,我們還需要妳更多的幫助……」

  馮梓容的臉微微地沉了下來。

  「不用做出那樣的表情,孩子,雖然璱追珂沒有苛待妳,但妳畢竟是囚犯。」喀爾隆說話的速度很慢,卻十分清楚:「燁近年開始對沙玉限縮物資,而我們也要想辦法度過下一個冬天……沙玉人不會冀求燁的施捨,所以我要妳替我們開闢新的道路。」

  渾蛋,這喀爾隆的意思就是我被賣了還得替你們數鈔票的意思?──馮梓容的腹誹這時已經幾乎要衝口而出,但她仍是竭力地忍耐著。

  「孩子,我們不信任妳將忠於沙玉,但卻信任妳的才能。」沙玉王喀爾隆咳了幾聲,又說道:「所以我要給妳一個能在沙玉自由行走的身分、讓妳為沙玉做事。」

  馮梓容這晌才冷著神色開口:「沙玉王,不用給我什麼身分,我是你們劫來的人質,為你們翻譯不過是為了求生存而不得不為的勞役,那樣的身分我並不需要,我永遠是燁的人、不會為你們沙玉辦事。」

  喀爾隆聽了又是咳嗽幾聲、也沒見動氣,道:「聽著,孩子,我是沙玉的王,妳沒有否決我安排的權利。我在此命令妳輔佐璱追珂、沙玉未來的繼承人──」

  馮梓容眨了眨眼,正要回話,卻聽得外頭一陣吵鬧聲。

  璱追珂等人霎時間提起了戒備,而泰康與喀沙厄也迅速地前往門口死死地堵著,至於璱追珂則是緊緊地護在喀爾隆身前。

  馮梓容趁著混亂悄悄地退開了幾步到了房間邊側並向門口那處望去,果然看見兩名成年男人要走進來。只見那名領頭的男人一身華服、與璱追珂的穿著不相上下,而跟在他後頭的男人則與泰康和喀沙厄的打扮相符,想來是主僕關係。

  那名領頭的男人粗魯地一把推開泰康、又撞開了喀沙厄,最後來到喀爾隆跟前道:「父王,這幾天你見璱追珂的次數是不是多了些?」

  喀爾隆又是咳嗽了幾聲,臉色顯得有些灰白:「瑞訥厄,你們是我唯二的兒子,我與你的弟弟說話又怎麼樣了?」

  瑞訥厄哼了哼聲,瞪了璱追珂一眼,道:「璱追珂,你現在是王儲、再怎麼討好父王也沒有用,你別忘了一個月前在國師與大臣們面前立下的誓言!」

  璱追珂的神色有些冷、但仍能看得出他的憤怒:「那道誓言是你逼迫父王立下的,我只是接受你的挑戰、但並不代表我不能像從前一樣與父王一道議事。」

  「議事?」瑞訥厄哼了口氣,道:「好啊!既然現在我也是王位繼承人選,那麼我也有資格在這裡。」

  喀爾隆又是咳了幾聲,道:「瑞訥厄,你確定你要與自己的弟弟爭奪?」

  瑞訥厄以為喀爾隆指的是王位:「父王可是答應過的。」

  喀爾隆臉上的皺紋似乎又更深了些,道:「好,那這項任務就交代給你們兩個。」

  璱追珂變了變神色:「父王!」

  瑞訥厄看著璱追珂的表情很是得意:「父王,有什麼任務就說吧!」

  喀爾隆道:「瑞訥厄,這回我並不會幫助、也無法幫助璱追珂,但等同道理,你能夠不尋求斯岱的幫助嗎?」

  瑞訥厄聽了轉眼沉下了臉:「父王想表達的是什麼?」

  喀爾隆沒搭理瑞訥厄的詰問,只是緩緩地說道:「現在已經入秋了,鄰國商人們就要送來與沙玉貿易的最後一批物資,那是沙玉能不能度過這個冬天的關鍵。前幾天我已經讓札維厄放出了消息,讓他篩選合格的各地商人來到此處,你們誰能夠從商人手中獲取最多有用的物資,便算是贏了一道考驗。」

  璱追珂道:「父王,現在與沙玉往來的外邦商人多為斯岱手下……」

  喀爾隆擡了擡眉,語氣有些沉:「璱追珂,難道你身為王儲、連這點也做不到?」

  瑞訥厄哼了哼聲:「父王,若能讓國師對我心服口服、也算是考驗的一環對吧?」

  「沒錯。」喀爾隆的眼底閃過了道精光,給一直晾在一旁的馮梓容捕捉個正著。「當初給你們下的三道考驗除了民生與朝政外,就是軍事……狼雲國的使臣說過,必須在明年春天以前解決王儲問題,否則我們沙玉在周遭國家的地位將會有所變動。」而所謂的變動,想來便是直接略過這一代的聯姻,這對於沙玉而言將是重大的打擊。

  瑞訥厄的嘴角勾起了充滿自信的弧度:「父王你放心,我不會拖泥帶水的。」

  「既然如此,你便退下。」喀爾隆又是咳了幾聲:「我要與璱追珂談談話……」

  「父王,不行。」瑞訥厄瞇起眼睛,道:「璱追珂必須一道離開,以彰顯你身為王的公平。」

  喀爾隆這回沒有回話,只是開始劇烈地咳嗽著。璱追珂趕忙回過身去撫著喀爾隆的背,而瑞訥厄也皺起了眉頭,看起來還是有些擔心。

  馮梓容的目光輪番停留在在場眾人的臉上、乃至觀察他們細節的肢體語言,最後悄悄地在心中打好了算盤,終於將自己明亮的目光投到了喀爾隆身上。

  她知道,經由方才瑞訥厄鬧的這麼一齣,機會或許出現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28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sc5215a新年快樂
小說連載中,歡迎各位大大來捧場一下,給點支持和鼓勵~新年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