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真人同人/不喜物入】試寫.不期而遇/布棋而欲

作者:ilwiKAMINA│2019-12-15 21:32:04│贊助:30│人氣:65
  小佑是見過Kurosaki的,雖然對方穿著很日常又戴著口罩,他還是認得出來。當時他們Kiryu樂團來台灣表演,小佑參與了解開他們粉絲送的禮物上的圖騰之謎的經過。
  這次換自己來日本,小佑也使命必達的把粉絲製作的神祕物品轉交他們手中。

  只是小佑沒料到,幾天後會在這座由棒球場、足球場、網球場圍繞一個大空地而成的建築群,再次遇到了Kiryu的主唱。

  這座龐大的建築群,偶爾也會開放外借,搭建臨時的音樂會場地。設計這座建築群的台裔美籍建築師原本就有考量到,如果給樂團公演的狀況。
  這次借用棒球場和網球場的,正好分別是酷狂樂團和Kiryu樂團。

  小佑看著Kurosaki在網球場的警衛室之前,好像在猶豫著什麼,可是他又好像是已經被允許進去的。
  小佑試著回想起,熊雨拿給他看的Kiryu演出影片,燈光總是打到第一排觀眾席都亮亮的。同為主唱,他猜出了Kurosaki可能的難處。雖然他自己並不需要這樣打光,但是對方可能要那個亮度和範圍才不會看不到路。

  「Shall I give you a hand?」(我可以幫得上忙嗎?)

  「Oh...Thank you!」(啊……謝謝了!)

  跟小佑猜的差不多,Kurosaki需要有人陪同去建物的某處,但是警衛室沒這麼多人手。小佑在一片比手畫腳中接過一張樓層動線圖,走在Kurosaki前面,一路上如果太暗就先幫忙開燈。

  Kurosaki在一間用作臨時團隊休息室的大房間,拿回了一份文件,正好壓在一個化妝箱之下。
  此時小佑卻注意到對面房間有些不尋常的跡象。門沒有關上,門縫透出一些難以稱之為照明的光,還有傳出雜訊聲。
  敲了敲門板,沒有任何回應。小佑索性一口氣推開整個門板,一探究竟,卻撞見驚人景象。

  一大片臨時加設的螢幕,放映著很像寄生蟲感染又很像僵屍瘟疫的驚悚片,螢幕前方有一張很像牙科看診椅的東西,上面有個被穿上軍裝風白色表演服的人,遭膠帶和電線纏繞雙手,固定在看診椅上,而且似乎還昏迷狀態。

  小佑當機立斷,拿出身上的剪弦器,一一把膠帶和電線剪開,同時Kurosaki也打了手機叫救護車。
  昏迷的人個子不高體重也算輕,小佑乾脆直接用橫抱的方式抱下樓。

  把人送上救護車後,小佑才驚覺這下自己和Kurosaki都要去警方那裏做筆錄了。他考慮著要不要先傳個訊請同伴們先不要擔心自己。


  J蔘和阿隆前往棒球場。他們和伙伴們原本約好,要去預定的場地看看,畢竟同樣的樂器,聽起來和在台灣時效果不太一樣,所以想說再測試一下,卻一折騰到晚上才有空。

  棒球場的警衛室卻說,有工作人員先進去了。他倆覺得很不可思議,它們用過通訊軟體,知道原本要幫他們的人都還沒到。

  他們決定現自己進去看看。

  如果是有人冒充工作人員的話,事情非同小可。

  布置好的臨時舞台和觀眾席,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是舞台後方原本是全壘打牆前外野的草皮上,多了原本沒要用到的巨大起重機。
  繞過去看,這起重機的吊鉤懸掛著一個造型像特大號鳥籠的東西。

  讓他們不寒而慄的是,這特大號鳥籠裡,有兩個背靠著背坐著、呈昏迷狀態、被穿上軍裝風白色表演服的人類。

  看到鳥籠門上有個應該是鎖的東西,阿隆想起自己不久前在築地本願寺的奇遇。
  當時他是去永遠的吉他之神——松本秀人先生的牌位前,那長方形桌上,放上配飾著木雕黃底紅心吉他的布娃娃做為禮物,還有卡片,然後在桌上設置的筆記本寫下自己想說的話。
  這時,卻有一位神秘的年輕男孩跑進來,似乎有些疲憊,並且拿著一個好像好不容易才取得的東西。

  年輕男孩甩了甩染了淡色的髮絲,看著阿隆的動作,等阿隆寫完筆記本,終於開口:「I think you are a guitarist, too.」(我想你也是位吉他手。)

  阿隆愣了一下,回應道:「Well, you're right.」(你說對了。)

  年輕男孩盯著筆記本的內頁,複誦著:「Alex?」

  不等阿隆解釋那是自己的英文名字,年輕男孩竟然把東西塞入阿隆手中,並且說著可能是松本秀人先生見證之類的話,就快速離去了。

  如今看到這個大鳥籠,阿隆才驚覺這個幸好自己有帶在身上的東西,是鎖的鑰匙。

  J蔘則是想起,自己有個學弟曾經提過,他最崇拜的日本鼓手,甚至形容只要學過鼓又喜歡日系重金屬的人,很難不愛這位鼓手,可說是他心目中的第一鼓神。

  然而,這款白色的表演服,以及大鳥籠中其中一張面孔,讓J蔘不得不懷疑是英年早逝的學弟指引他來此地。

  但是更詭異的是,那鑰匙真的太好開了,阿隆只試了一次,就讓門整個大開。大鳥籠晃動了一下,J蔘趕緊接住他認出的人,阿隆趕緊接住另一人,以免他們掉落地面。


  熊雨和艾勒想說自己快遲到了,匆忙趕往預定場地。

  耽誤的原因說來巧,是熊雨又蜈蚣手發作,跑去樂器行看貝斯。更巧的是他看上了一把仿木紋電貝斯,然後才發現那是一位已故貝斯手的簽名款。會知道這是因為有路人用英文加比手畫腳跟他解釋了這把琴的故事,熊雨也從對方手上的繭看出這人也是貝斯手。

  還有艾勒則是路過一家古典樂器行時,一時手癢去試彈區彈了幾首鋼琴。彈完了之後,竟冒出一個疑似混血兒五官的路人,問他是不是鍵盤手,嚇了他一跳。
  事後卻覺得自己間單講了名字和樂團後直接開溜是不是滿無禮的。

  他們兩個趕到那建築群,卻遇到一個神祕年輕男孩,示意著他們因為發生了點事情,所以他叫了救護車,但是還不確定足球場的狀況。

  雖然語言似乎不太通,但是熊雨和艾勒還是照著男孩所指的方向,一路衝進足球場。

  明明應該是草皮,卻充滿了油漆味。並且泥土裡插著幾根詭異的燭台,沿著燭台往球場中央,發現一盞被棄置的美術燈,旁邊還有兩個被穿上軍裝風白色表演服的人影橫躺在地。

  熊雨和艾勒及時把那兩人扶走,避開了從堆疊的收納框上滾落的一桶紅色油漆。


  人都送上救護車後,年輕男孩向酷狂樂團和Kurosaki解釋,那份文件是有人刻意留在現場,使得Kurosaki不得不回去拿,小佑去幫忙開燈可能是主謀的意料之外。
  但是棒球場和足球場,因為沒有其他要借用場地的樂團,所以即使酷狂樂團這天沒有回來,主謀還是會想辦法吸引他們回來。
  當然有可能遇到他們只去棒球場的狀況,所以預計被吸引過來的目標,可能是他自己的樂團,或者某個新古典金屬樂團。然而挑選機制目前只能靠猜測。

  年輕男孩之所以知道這些,也是來自一個巧合。

  「你……你是吉他大師競技的評審之一吧?」再度看著年輕男孩的臉,阿隆忍不住透過口譯人員幫忙翻譯這個疑問。

  吉他大師競技,指的是一個由日本起源,用來挑選年輕一輩吉他手的音樂比賽,雖然發展出了挑選台灣選手去日本比晉級賽的國外初賽,但是年齡早就超過所規定的二十六歲的阿隆,原本不怎麼注意這事。直到別人分享了一段影片,說是其中一位評審自己的練琴情景,阿隆非常驚訝這評審應該連二十六歲都不到吧。

  「沒錯,我就是Syoya。」年輕男孩回答完阿隆,繼續讓口譯幫忙翻譯他的解釋:「我的樂團和另一個團,在一個大型活動之前,所使用的臨時樂器室,都發現被外人摸進去過,但是沒有遺失任何物品,只有我們兩團專門放吉他的琴箱裡,有疑似對方遺落的、這個位在郊區的新蓋建築群的構造圖,而且圖上還有奇怪的記號。」

  「所以你推測原本你的和另一團,也差點被捲進來嗎?那確保三個場地都有人來,就是主謀的目的?」J蔘開始覺得自己當時的感覺,似乎其來有自。

  「也許是,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做這些的人,目的好像就是展示給我們看,不是要對那五個人做什麼。那樂器室裡還找到了一張字條,上面只有一個車站名和一串數字。我和另一個樂團的兩位吉他手,在那個車站的寄物櫃一個一個試密碼,才找到鑰匙的。幸好我有交給Alex先生。」

  「叫我Alex就行。但是,你是怎麼想到要給我呢?」

  「因為,正好就是我們這兩團的下一場表演有臨時更改場地,所以有機會去棒球場和足球場探勘,這也算是主謀可能想透過觀察我們物品來擬定策略的合理理由,就像對Kurosaki那樣。我查了近期要在這表演的名單,看到你們酷狂樂團的名字,也猜測五個外文名字裡,Alex是吉他手。雖然我不會中文,但是紙上專訪裡,Alex有提到松本秀人先生的名字,我認得出來,所以我決定你們來日本期間,有空就去築地本願寺等,沒想到第一天就等到了。」

  「因為我剛入境就一直在想築地本願寺嘛……等等,這也算得太準了吧!你沒等到我的話,你必須另外找進得來球場的人幫忙耶?」

  「或者說,幸好我相信你們今天會來。」

  這時,酷狂樂團和Kurosaki以及Syoya才發現,警察們已經出現在他們旁邊,只是特地等著Syoya解釋完畢。


  除了自己去做筆錄,交叉詢問結果,才知道事情還真有點複雜。

  雖然在酷狂樂團要來之前,就知道棒球場曾經出過事,但是台灣這邊的電影宣傳活動單位和音樂會設備廠商堅持可以不用換場地,只要活動如期順利。

  結果,幫了某些人大忙。

  出事是指,設計這建築群的建築師,被人移到高處之後利用懸掛機關,突然放開之後墜落致死,但是當時只知道移動的工具是起重機,還找不出到底是哪台起重機。

  兇手認為要永遠躲過,就要用那起重機再次做別的事,然後起重機的任何使用痕跡,就會被算在後來的這件事上。
  並且,後來的這件事最好不要出人命,最多只能是虛驚一場。例如說,模仿某個影片的布置,讓看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影片內容,而不是工具。

  但是兇手看過的MV裡,只有Dainippon Itangeisha樂團的一支舊片,有用的到起重機的場景,就是特大號鳥籠要掛起來。

  所以,這些也是鑰匙沒有真的藏的很隱密又很好開鎖的原因。同時也是要挑酷狂樂團和Kiryu樂團可能跑來這個建築群的時間的原因。

  酷狂樂團成員個別的奇遇們也不完全是巧合,而是察覺的到不對勁的樂團們,個別注意著來自台灣的音樂人,如果確定對方是酷狂樂團的,就試圖告知對方要注意有沒有奇怪的事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2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v251182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男神修練術.穿搭篇(新版... 後一篇:陋習.大都會型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