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追憶尋時】第七十四章、風梓芯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12-15 14:28:46│巴幣:0│人氣:56
  我不明白我不在的時候你究竟發生了什麼。


  但始終不變的,你依然是我最感謝的那個英雄。


【追憶尋時】第七十四章、風梓芯


  呼吸變得無比凌亂,衝出去的時候沒有聽見夏克特喊著自己。


  殘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讓自己知道?


  梓嵐焦躁地跑在樹林裡,腦子裡閃過的全是殘曜那張笑咪咪的臉,不管是小時候的,還是昨天晚上的,還是旅行中想到的那些曾經的回憶,都成了自己現在快速跑步的動力。


  那個人對她來說非常重要。


  要不是有殘曜在,她可能早就先早一步離開這個世界。


  勇氣、自信,那些她曾經遺忘的東西,痛苦、自責,那些她無法負擔的東西,是殘曜讓她短暫的遺忘,短暫的體會曾經消失在他生活裡的快樂。


  現在回來了,對方卻變得讓她不知所措。


  本來不想讓你看見的。


  為甚麼這麼說?


  過去自己所有的痛苦被你看的那麼清楚,如今你卻對我隱藏。


  不曉得是擔心還是因為對於信任的憤怒,梓嵐的心情變得無法言語,但仍然沒停下腳步,快速的前進著。


  「小曜,我這就來了。」


  到了一個定點,她突然停下腳步,察覺了不一樣的魔力在附近擴散。


  草地上有幾個坑已經失去了生機,她尋著這個線索來到了一個懸崖上的草原,她走上去就看見了殘月的背影。


  她並肩來到殘月身旁,朝他所看的視線看見了自己的青梅竹馬跪在一個毫無生命跡象的泥濘中。


  「月哥哥、小曜到底怎麼了?」梓嵐無法靠近殘曜,轉頭過來就是對殘月大吼大叫,殘月明白對方的心急和焦躁,但畢竟是自己的弟弟出事,他也不能袖手旁觀。


  「梓嵐,你等等。」殘月用雙手架住對方的肩膀,將梓嵐眼眶中焦急的眼淚盡收眼底。


  「你冷靜點,你希望是曜來跟你親自解釋吧?」殘月摸了摸對方的後腦,對方憋著難受的心情點點頭。


  接著殘月放開了梓嵐,把她輕輕地推向自己弟弟:「他剛剛是為了保護我才迫不得已用了你從沒見過的東西。」


  梓嵐的思緒還停留在冬語施放技能的那一瞬間,他簡直無法思考冬語的所作所為。


  她緩緩地靠近殘曜,那個未知的氣場似乎感染不到梓嵐身上,倒是殘月有些緊張地站在後方,連暗器都拿好了;最壞的打算是連自己的弟弟必須被自己制裁才能護住梓嵐。


  殘曜的狀況看起來糟透了,梓嵐忽然間停下腳步,不知怎麼的,腦子突然閃過了涼雨那張臉,她想起了楓卡颯是一個破風使者,卻會使用冰雷魔法,還可以為受到輕傷的隊友治療。


  治療?


  光能量能拯救眼前的青梅竹馬嗎?


  未知數侵占了梓嵐的腦袋,心中莫大的恐懼是自己還能為殘曜做些什麼。


  雙手凝聚了光的魔法,她緩緩地蹲下來,扶上對方的肩膀。


  「......風?是妳嗎?」心頭感受到了熟悉的溫度,但比以前還要更加強烈,殘曜沒有抬頭,只是低著頭詢問著,梓嵐用更慢的速度靠近他前方:「是啊,小曜。是我風梓嵐。」梓嵐壓低聲線,還是擋不住自己害怕的情緒。


  「小曜、你怎麼了?身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能不能告訴我?」她止不住自己哽咽的聲音,彷彿害怕著眼前的人下一秒就要消失了。


  還尚未開口,對方便掉下淚珠,身體不停地顫抖:「風、我真的還活著嗎?」 


  梓嵐瞪大雙眼,止不住心理受到殘曜的問體而崩潰的情緒,但她選擇堅定地回答他:「你當然還活著啊!你在說什麼啊小曜!」


  殘曜無力的靠上對方的額頭,梓嵐見到殘曜的皮膚慘白的毫無血色,但在靠上額頭的那一瞬間,一個畫面劃過了梓嵐的腦海。


  一個男孩的脖子、連同頭顱被鐮刀割了下來,又突然驚見了殘曜脖子底下了痕跡,那像是被縫合的痕跡,但又像是烙印在上頭的紫色圖騰。


  「曜他,在前幾年為了保護人,早應該走了。」殘月此時才開口,他的聲音聽得出對方的沉重:「但魔族的靈魂救了他。」


  梓嵐一時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沉默在他們之間漫開,無比凝重的氣氛讓人窒息。


  「但現在活著的不是小曜嗎!」女孩突然吼了出來,用力推了殘曜的肩膀,對方才茫然地抬起那雙神色混濁的眼睛。


  「小曜還活著啊!就算是魔族牽繫起來的生命,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小曜啊!」梓嵐閉上雙眼,捏著自己褲子上的衣料大吼起來:「只有你!只有小曜在我快不行的時候拯救了我!」


  「小曜如果走掉了,我!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害怕著死亡,突然間眼淚奪眶而出,梓嵐大哭起來,殘曜愣了愣,看著她大哭,突然有種回到現實世界的感覺。


  「在我快要死掉的時候,也是因為小曜我才醒過來的啊!」她止不住淚水,對著殘曜大吼:「我們、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們還可以一起去旅行啊!不是嗎!」


  看著她的眼睛,殘曜暗自的責備了自己:「對不起,風。」他撐起身體,往前擁抱了梓嵐的身軀,在她耳邊道:「對不起,我不該弄哭你的。」


  「我昨天無法對你坦白我的狀況,真的很對不起。」殘要將臉埋進對方的肩頭:「我不希望你害怕已經不是同一個靈魂的我。」


  「對妳的記憶也只剩下一點了,但妳的魔力讓我很溫暖。」殘曜的聲音變得很顫抖:「一看見妳,我就覺得自己還是像以前那樣,那麼的喜歡妳。」


  「妳很善良,這點沒變,我昨天那麼說,是因為我清楚地記著。」


  梓嵐哭得令他心疼,但對方也用力地抱住自己,梓嵐心底的恐懼像是一個深深的壕溝,看不清裡頭真正使他害怕的怪物是什麼。殘曜此時很懊悔,如果他不逃,現在他最在意的那個女孩不會哭成那樣。


  殘月走了過來,一拳就是往自己弟弟頭上揍:「你啊,真是讓人不省心。」


  殘曜淡淡的笑了:「哥哥還是我心中的偶像,這騙不了人。」殘月苦苦的笑,蹲下來拍拍梓嵐的腦袋。


  「小梓嵐,乖,別哭了。」他安撫著哭著稀哩嘩啦的女孩,他很慶幸他不用出手制裁自己弟弟,幸好梓嵐的光能量弄醒了自己的傻弟弟。


  「能活著不是很棒嗎?現在你們都從死神前走一遭了呢。」等梓嵐停下了哭泣,吸了吸鼻子,殘月才揉揉對方的金橘色腦袋:「小梓嵐你放心,有你在,曜就會沒事。」



  女孩停止啜泣,靜了一回兒,殘曜才離開他的肩膀,看著低頭的梓嵐,擔心的喊了她的名子一聲;但沒想到,說時遲、那時快,一個拳頭打上了他的臉,直接讓他昏迷了一整個下午。


  本來殘月還嚇的不清,但梓嵐的表情說明了「你這個讓人擔心的混蛋」、「在這麼嚇我你信不信我打死你」,諸如此類的心理話,殘月也突然不幫自家弟弟說話了,乖乖扶著殘曜走在梓嵐後頭,之後才又在村子裡遇到了夏克特他們。


  騎士殿前有幾個孩子正在被米哈逸訓斥著,那些人也包括了伊卡勒特的學生,伊卡勒特端坐在樹上,即使他沒有拿下面具,但多數的人都知道他正在不高興的盯著他鬧事的小騎士們。


  風梓芯也站在那裡,她依然沒有給夏克特好臉色看,甚至可以說她不太像梓嵐的表情豐富,可以說是和夏克特一樣板著臉,有表情的時候意外的和她的個性有些反差。


  見自己妹妹氣沖沖的往自己這走來了,風梓芯不解的看著她,但沒想到梓嵐的目標竟然是一旁的白髮少年,直接衝著他大喊:「冬哥哥!」聽起來很生氣,這也馬上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白髮少年驚恐的嚇了一跳,轉過去就見到梓嵐凶狠的眼神,一瞬間臉色發青,嚇的直接哭了出來,但梓嵐這次不但沒有做出安慰他的行動,反而更嚴厲的對他問話:「冬哥哥!你為什麼突然朝小曜攻擊呢?」


  冬語看上去很想說話解釋,但聲音跟身體已經抖的他整個人快要粉碎了,此時此刻,夏克特才一隻手臂擋住了冬語的臉,也拉開冬語跟梓嵐之間的距離。


  「他只是想保護你,梓嵐。」夏克特看上去略顯嚴肅,但女孩顯然不領情,把自家師傅手給拍開,眼神無比凶狠的瞪著他,夏克特看見這個場面立馬轉換了神情,驚訝的退了幾步。


  「保護?那小曜就應該被傷害嗎?」梓嵐氣的直接對夏克特大吼,冬語被梓嵐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師傅,我也有我想保護的人!那就是小曜!」


  整個場面都靜下來了,大家都見到梓嵐頭頂上那團看不見的火,夏克特眉頭一皺,壓住自己的情緒:「剛剛那東西是連我也不能解決的,要是你受傷了,我怎麼跟你家人交代?」


  「那小曜跟月哥哥呢?夏前輩?他們的生死都不重要嗎!」梓嵐的怒氣衝天,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殘月急著出來滅火:「小梓嵐,我沒事,沒關係的,曜也沒事,別跟夏克特大叫了。」


  「月哥哥對冬哥哥做出來的行為不感到害怕嗎?不感到生氣嗎?」她無法接受,但殘月把自家弟弟一扔就扔到了風梓芯身上,對方還手忙腳亂地才扶住了比自己高大的殘曜,竟然沒有推開他才是讓其他人訝異的點。


  「我很怕,也很氣。」殘月嚴肅的說了:「但曜的狀況就是這麼令人難以抉擇。」


  梓嵐閉上了嘴,殘月才轉身回去接走自己弟弟:「曜依然是我最疼愛的弟弟,但我不會讓他犯下傷害他人生命的錯誤。」



  「我終於知道了。」一陣沉默過後,梓嵐才又抬起頭對向夏克特說道,夏克特吞了一口口水,盯著對方非常憤怒的眼睛。


  「難怪卡颯姊姊不想和你在一起!」梓嵐用力對夏克特吼出這句話,說完後轉身就跑,風梓芯只知道自家妹妹顯然沒有要對剛剛所說的話負責;但轉頭回來看夏克特,沒想到那個強悍的騎士長直接跪倒在地,還像是石頭一樣一動也不動。


  「這、這太絕了吧小梓嵐!」殘月看見那個平常威風凜凜的夏克特不行了,但沒想到在遠處的梓嵐又停下腳步對殘月喊道:「月哥哥活該比小曜矮!」


  梓嵐這麼一吼,風梓芯轉過去捂著嘴,她知道妹妹生氣的時候總會做出反常的事情,但沒想到這次直接擊倒了兩個男人。


  冬語捏捏自己的手指,默默的吸著鼻子,雖然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但讓梓嵐生氣並不是他有意的。



  「風梓嵐。」風梓芯此時喊了她的名字,對方才在遠處停下腳步,看起來猶豫了一下才別過臉來,看起來很不高興。


  「暗夜殘曜是為了救我才失去一半的靈魂的。」此話一出,夏克特愣的冒出冷汗,殘月更是扛著弟弟退了一步,


  「姊姊?」她不可置信的轉過身來,剛剛的話與太過於虛幻,腦袋似乎無法解讀;轉過身後看見姐姐依然站得直挺挺得樣子,神色比以往還要更加嚴肅的模樣,梓嵐知道自己姐姐不大愛開玩笑,但這次就連風梓芯的話都讓她無法相信。


  「等他醒過來,再一併解釋,我想並不遲。」她緩步走過去扶住了跪在地上的殘月身上的殘曜,好好的把他扛在肩上:「他不想告訴你,但我覺得你應該要知道他的狀況。」


  苦笑加上眼底虛弱的光,那是她從未在梓嵐面前表露出的表情。


  「因為你們是朋友,對吧?」


_


  說真的,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仇家會變成死纏爛打的隊友。


  「風前輩!我把委託任務通通處理好瞜!」


  「風前輩!我們一起去玩!一起去那裏、還有這裡!」


  「前輩!我跟你說,我剛剛見到了高等魔物喔!」


  「風前輩!風前輩!」


  「暗夜殘曜,你可不可以閉嘴!」


  那是連沉穩的風梓芯都會不小心失態的傢伙,某一天很奇妙的在武陵桃園見到了這個煩人的後輩,一切都從此改變。


  武陵桃源原本是個桃花仙境,安逸的生活,和諧的人們多數有在練武;直到郊外的魔物開始變得兇暴,正當居民們無法對抗時,便開始向世界各地的冒險者開出委託。


  「芯,這孩子還挺能幹的,別對他這麼冷漠嘛。」同行的烈焰巫師——緋羽,對她發出乾笑,同為貴族,她明白這兩家騎士團互看不順眼,殘曜剛好是那個想消除世代隔閡的孩子罷了。


  「緋,不要強人所難。」一剛開始的她對殘曜毫無心思,就隔著緋羽不跟殘曜有任何交流,原本殘曜看著自己青梅竹馬的姐姐對自己絲毫沒有理會的模樣,在回桃源村的路上就跑去逛市集了,本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風梓芯就和緋羽很安心的去接委託執行任務、幫助居民。


  「說真的,妳可以不用對那個孩子那麼苛刻的,他看起來不是很想把團長的仇恨拉入他自己的生活。」緋羽有一頭漂亮的頭髮,習慣動作是用左手指纏纏他紅色的髮尾,墨綠色的雙眼眨呀眨的,雖然和風梓芯同年,臉上卻帶有不一樣的稚氣;如果說風家姊妹是娃娃臉,緋羽的臉就像還沒長大的孩子,但以心智年齡來說的話,緋羽算是個成熟的大姊。


  「那小鬼頭一天到晚巴著我妹妹,現在出來旅行換他巴著我了。」風梓芯拿起劍,揮出劍氣在周圍作為堤防,緋羽也施展了火焰護盾,同時附加在兩人周圍;這時一隻像是猴子的魔物靠了過來,他們倆一瞪,就瞪的他竄回樹林,兩個女人也知道不該在此地久留,畢竟那種生物不是一次一隻,就是呼朋引伴的來攻擊冒險者。


  她們在持續前進的途中遇到了遭受魔化異常嚴重的魔物,雖說她倆同為聖、火屬性,但前情提要已經說過了,他們可是會呼朋引伴的傢伙呢。


  「芯!我想我們是落入他們的圈套了。」一記火牢屏障替被包圍的她們兩爭取了一些時間,但緋羽的魔力消耗得很快,他們這個局面撐不了多久,風梓芯也抹了抹頭上的汗水,在魔物不斷的攻擊下,體力也快速下降。


  「緋,你能引起森林大火嗎?」她依然冷靜的在做判斷,雖然緋羽有點搞不清楚她高冷的隊友想做些什麼,但她非常相信風梓芯的應變能力:「妳想怎麼做?我的魔力可能沒辦法引發非常大的火勢。」


  「這時候不能用毒魔法來驅散他們,在加上我們沒有足夠的魔力在跟他們這樣僵持下去;所以我想製造騷動。」風梓芯蓄勢待發,深怕背後的隊友一個不小心有了些差池。


  風梓芯沒有天崩地裂的能力,那種爆炸型的技能她還真沒學過,想到這裡她也發覺自己的不足,但至少他的判斷從不拖泥帶水。


  「除了這個,我還有另外一個辦法。」


  「什麼?」緋羽專注的盯著眼前逐漸瓦解的屏障,風梓芯依然平靜的對她說道:「你用瞬間移動逃跑,我牽制他們,你趕緊去村子裡找冒險者支援。」


  緋羽沒有回答她所說的話,只是一臉疑惑地待在原地,風梓芯的眼角撇過去,緋羽才又嘆了一口氣:「果然不是在開玩笑啊,這種時候能一本正經地說這種話真令人頭痛。」


  「妳不會丟下我,不是嗎。」


  那令人佩服的意志力,看不透的勇氣與信念,深根在他們彼此心中;信任是風梓芯給人最安心的武器;緋羽毫不遲疑地同意這個做法,盡她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村子,並且來到冒險者聚集的酒館,第一個接住她孱弱身子的便是殘曜。


  殘曜一聽一個箭步就狂奔出去,接著其他冒險者才過去關心了緋羽的狀況,有幾個也隨著殘曜的腳步跟上去了。


  趕到的時候風梓芯已經氣喘吁吁,還驚訝地望向前來支援的黑影。


_


  雖說醒過來的時候自己非常虛弱,但風梓芯身上並無大礙,躺在隔壁病床的女孩是自己熟悉得紅色身影,她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感覺是逃過一劫的心情。


  但眼前這個黑色身影就不是了,她雖說記憶猶新,但她卻不記得在殘曜趕過去戰場後的事情;殘曜坐在他床邊的椅子上,撐著自己歪一邊的腦袋,露出傻傻的笑容看她,但風梓芯神智不清,隱約地看見對方的右臉上貼了紗布。


  真正清醒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夜了,隔壁的緋羽睡得很熟,風梓芯輕聲地移動下床,體內的魔力似乎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她伸懶腰,拉拉筋骨,四處看了看才發現,原來這裡是武陵桃源的冒險者休憩區,雖說不是當地的醫院,但也算是政府長時間為了冒險者所經營的休憩所,功能和醫院差不了多少。


  她走出去,桃源村的街上到了夜晚只有幾盞黃色的路燈照著,但周圍無比的寧靜,看來這裡的夜行魔物是偏少的,才鬆了一口氣,風梓芯便察覺自己背後有人靠近,馬上轉了過去——殘曜嚇得又往回跳了幾步,明明他們之間還有好一段距離,殘曜能察覺她的轉身,風梓芯則能察覺他毫無生息的靠近。


  「幹什麼。」雖然真不想誇獎眼前的人,但對方的靈敏度還真不是普通的高。風梓芯心裡暗自的碎念了一回兒,但還是打算先詢問這個偷偷靠近的傢伙想幹些甚麼。


  肯定是「想偷偷嚇嚇妳」之類的吧。


  風梓芯暗自猜測,稍稍皺了眉頭。


  「啊、嗯,就想來給妳蓋蓋被子,想說妳人不在,所以走出來找找。」殘曜抓抓腦袋,傻裏傻氣的笑了,接著又趕緊擺擺手:「啊!很抱歉,我走路一向沒什麼聲音的,請不要誤會。」他似乎看出風梓芯眼中的端倪,趕緊道歉。


  風梓芯愣了好大一下,自己的猜測直接被揭穿的感覺讓他頓了一下,但她馬上從對方的話找出疑惑:「我這麼大的人還需要讓你這傢伙蓋被子?開甚麼玩笑,離我遠一點。」


  「可、可是,風前輩,今天早上我還看你棉被都掉到地上去了!」殘曜雙手握拳,激動地說道;風梓芯全身發麻,這麼不堪的模樣居然被眼前這討厭的小鬼頭看得一清二楚。


  後來也找不出理由去罵殘曜了,隔了一天早上,他就莫名其妙地當個跟屁蟲跟在風梓芯和緋羽身後,殘曜有事沒事就去煩一下風梓芯,時不時和緋羽分享關於風梓嵐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風梓芯單方面的對殘曜發脾氣,但通常凶狠是嚇不倒殘曜這個毛孩子的。


  更多的時候,殘曜發揮自己的能力時,緋羽從不吝嗇於誇獎他,但風梓芯就不一樣了,她並不會硬要挑殘曜的毛病,而是看出殘曜的不足去指導他;緋羽常常以自己有個導師般的隊友而感到自豪,殘曜也不會因為被挑出不足而生氣,這大概是他們能一直好好相處下去的關鍵。


_


  而發生意外的那天讓風梓芯嚴重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而那個不足猶如黑洞般一直吞蝕著她,壟罩了她的全世界。


  「這裡的黑氣非常的濃,感覺會遇到甚麼不太好的東西啊。」緋羽雙手緊握著法杖,或許是法師的本能,感受氣息的能力相較其他兩人更為敏銳。


  「是啊,這裡的黑器可以說是重的可怕,我想我們不能再前進了。」風梓芯停下腳步,他們位於神木村,龍的巢穴附近;雖早已聽說這附近險惡,但沒想到黑魔法侵蝕的程度遠遠超乎他們想像。


  「可是,還沒找到那個婆婆的孫女,這樣好嗎?」雖說他們已經再折返回去了,殘曜還是忍不住想起村裡的一個老婆婆,她說她的孫女自從上個禮拜跑去森林裡採藥草,到現在還沒回家,哭的非常傷心;過來的冒險者都覺得龍之林看似太危險,紛紛拒絕了,唯有風梓芯告訴她「我們量力而為」這樣的話,讓殘曜整個人都產生了眼前的前輩正在閃閃發光的錯覺。


  「我說過了,我們量力而為。」風梓芯沒回頭看他,緋羽也點點頭附和;殘曜看上去很擔心,稍稍停下來看了後方一眼,但才沒停下幾秒,他就察覺到一股不祥之氣朝他們席捲而來!


  快速的轉過身去,風梓芯和緋羽也同時察覺到殘曜的狀況,但在那時候,殘曜身後就出現了一隻巨大的手,上頭有長又銳利的指甲,一把抓住了殘曜的腿,往後方拖去——


  「曜!」緋羽嚇得花容失色,風梓芯馬上衝了過去:「剛剛看見龍麟了。」


  「除了龍以外的東西一定還有的啊!芯!」緋羽跟在離她不遠的身後,但跨入黑氣的範圍之後才察覺了最不得了的事情,風梓芯和她並肩站在一起,平常冷靜無比的她咬牙:「慘了,是圈套。」


  「是、是黑魔法師的突擊軍隊......」緋羽真心覺得自己法杖要握不住了,眼前有一個黑色人形物體直直墜落,風梓芯同時壓抑著被黑氣侵蝕身體的感覺,同時無法敵擋迎面而來的血腥。


  「曜!」她覺得自己快吐了,眼前人的頭部已經消失,只剩下身體,四肢似乎被狠狠的凹折,看不出原本的樣子。



  但他們卻沒有時間為此感到悲傷或難過,因為接著換他們接受猛烈攻擊。


  一個由黑氣所堆砌成的黑色騎士開始朝風梓芯攻擊,緋羽嚇得無法動彈,風梓芯護著她,明白這可能即將是他們末路,依然冷靜地在她耳邊說道:「緋,你聽好,我讓你給耶雷弗的人帶口信。」


  「芯!你還覺得我逃得出去嗎?何況曜都變成那個樣子了!」她驚慌的眼角掉下來焦急的眼淚,但風梓芯只是一直在觀察周遭的怪物一個一個對他們發出黑氣,她早在緋羽不注意的時候用了光屬性的小範圍盾甲。


  「好啊,那我們就死在沒人知道的鬼地方吧!」風梓芯毫不保留的對她大吼,緋羽才回神過來,她繼續嚴厲說道:「再怎麼樣我都會找到這混蛋的頭在哪裡,好好的誇獎他一下!」


  「在那之前就盡你所學,把這些傢伙驅逐吧!」


  「就算我死在這裡,你也給我好好地回去啊。」


  緋羽被他所說的話弄得一愣一愣的,看起來對方心裡的思緒似乎已經打結,突然間、心裡所有的混亂都停下來了。


  「我選擇戰鬥。」緋羽握緊法杖,堅定地說道;風梓芯也緩了下來,握緊長劍開始和敵人廝殺。


  不自量力,卻仍然戰鬥著。


  這是我們一直都很相像的地方啊,風前輩。


  啊,還沒完呢。


  伸手向前抓住的是,在這座森林裡沉睡已久的魔族靈魂。


  沒有任何遺憾,只任由那個無比強烈的意識侵蝕自己——



_



  醒來的時候,只見自己的青梅竹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抱著自己,看見風前輩站在病床前,依然用著那張嚴肅的臉看著我;但看了看風蹭著自己的模樣,難道他不生氣嗎?


  茫然地轉頭望向自己的哥哥、對自己無奈地笑了笑,看起來事情怎麼藏都藏不住。


  「找時間去一趟天空之城吧,殘曜。」夏克特伸手揉了揉他的黑髮,殘曜看上去還是很失智,但梓嵐的啜泣聲已經把他拉回現實。


  「風,你再哭下去我可要傷心了喔。」皺著眉頭依然朝她微笑,大家只聽見風梓嵐嗚嗚哇哇、含糊地說著「小曜是笨蛋」、「大白癡」之類的話,風梓芯見場面不再緊張,便默默地離開了病房,外頭只有冬語和聽聞事件而趕來找風梓芯的緋羽。


  他們倆都蹲在地上,緋羽見到自家隊友才站了起來:「芯,曜的狀況如何?」


  「老樣子。」她聳聳肩膀:「這孩子呢?他在做什麼?」風梓芯看向蹲在地上玩草的冬語,他的模樣在這兩個女人眼中看起來就像個孩子。


  「喔,他說他叫冬語,說是夏閣下的夥伴呢。」緋羽笑說:「是個孩子呢。」


  風梓芯見緋羽輕輕地摸摸他的白色捲髮,又看了看他不同眼色的眸子正專心地盯著手上的小草看;接著就變成三個人圍成了一個圈蹲在那兒,好一陣子其他人出來了,也是看著這個微妙的場面一陣子才回神過來。


_



  天色已黑,風梓芯少見的在耶雷弗的餐館出沒,其中備受矚目的當然是夏克特,何況旁邊有風梓芯的存在,他們那一桌所接受的視線可讓她們其他人備感壓力;他們那一桌只有冬語一個人不曉得那兩個人的名堂,安分地吃著飯,乖巧的模樣可說是讓夏克特倍感欣慰......


  梓嵐看上去還在生自家師傅的氣,連飯都吃得氣呼呼的,殘曜乾笑的看著對方的臉蛋,因為走進來後她就黏在自己姐姐旁邊,殘月都暗自吐槽「你不是很怕你姐姐的嗎」。


  看上去是和姐姐和解了,夏克特對此也是喜聞樂見,但現在徒兒連坐他隔壁都不想,中間還隔了一個女魔王,他可是無比難受,大概只有此時此刻他是想念星幻的。


  「難得有這樣的殊榮可以和夏閣下坐在同一桌啊。」享用完餐點的緋羽滿足的說了,身為隊友的風梓芯則毫不留情地說道:「這並沒有甚麼好稀奇的,不就是一個高又擋路的傢伙。」


  「對嘛。」梓嵐嘴裡還有食物,一邊附和道,沒意外馬上被姐姐斥責了一番,殘月一手撐著臉蛋,一手放在大腿上:「你們姊妹跟夏克特的感情還真是好啊。」


  「並沒有。」殘月馬上就接到了風梓芯充滿殺意的眼神,緋羽和殘曜發出了實力派的乾笑。


  冬語抬起頭來,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眼神直直地盯著夏克特,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夏克特不明白的歪頭看向他:「怎麼了?」


  「想跟大家,一起去旅行。」冬語兩個不同顏色的眼睛散發出光芒,大家都看傻了、看呆了。


  打破這個場面的是殘月,他伸手揉揉白髮少年的頭頂:「當然行啊。」


  「說話的時候沒有顫抖是很大的進步喔,冬哥哥!」梓嵐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忍不住開心起來,夏克特也微微地露出笑臉,伸出寬大的手摸了摸對方的小腦袋。


  「走吧,你想去哪裡?」



  今晚耶雷弗的冒險者餐館,比以往還要更加溫暖了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18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奇幻|小說|更新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七十三章、...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七十五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您好
安安,黑暗系長篇輕小説持續更新中,有興趣的話歡迎進來看看喲,當然,也可以來小屋打個招呼喔(´・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