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七音華:動物朋友5──鳥類不能吃茄科植物

作者:烈鎌克斯│2019-12-15 10:28:47│贊助:16│人氣:279
  「坐吧,我家很大,累了可以直接休息。」

  獅子對格里克等人說著,而格里克讓蕾亞稍微清出空間,讓『偵探歌劇』的警察可以把負傷的希維跟安瑟抬進來。

  「真是不好意思,讓妳這樣救我們,妳還給我們地方借宿。」

  「哪裡的事,有人有困難就要幫不是嗎?」

  獅子慵懶的躺在地上,然後開始用昂貴的塌塌米地板磨爪子。

  這裡還真的是充滿著愛與友善啊,格里克不禁在心裡想著。

  「蕾亞,治療可以交給妳嗎?」

  「嗯,四次元口袋裡應該有東西可以治好他們。」

  語畢蕾亞拿出了醫生套組還有迷你多啦A夢開始治療作業。

  「說起來,你們怎麼跟你們的朋友吵成那樣?是搶了食物還是甚麼更嚴重的事情嗎?」

  「不,他們並不是我們的朋友,仔細想想在開打之前他們確實是還沒做甚麼對不起我們的事情。」

  「沒有爭執可是卻拳頭相向嗎?這樣不就跟天藍怪一樣蠢了嗎?」

  「我們之間的紛爭不像妳說的那麼簡單,呃,其實妳說的對,真的很蠢。」

  「我、我沒有真的要罵你們蠢的意思,我只是沒辦法理解為什麼要打起來而已。」

  「就連我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為什麼要打起來。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很蠢,人類這個物種。」

  黃昏的餘暉從窗外照射進來,日本城內都被染上了橘紅色的光芒。

  「你越說我越不懂了哪。」

  「不用了解這種事情也沒關係,比起那個,我比較想知道,獅子,妳是怎麼折斷那個可怕的異形手臂的?」

  「那是『野性解放』哪,不過我不會教你們。」

  「為什麼?!」

  「因為學起來的話你們會打架打得更兇吧?」

  「是、是沒錯,可是我們完全打不過他們......」

  「等你們之後和好我再教你們。」

  「那、那好吧。」

  看來得要去找其他會這技術的人了,格里克在內心想著,當然這話他絕不可能告訴獅子。

  「格里克先生,他們暫時沒事了。」

  蕾亞稍微靠了過來,事到如今他才想起來,這種大傷口的處理手術好像應該要在更乾淨的空間處理。

  「辛苦妳了。」

  「不會,基本上我也沒有特別做甚麼。」

  「還真快啊,我本來以為又要BOSS來才能處理呢。」

  「BOSS?」

  「就是那種小小的、雙腳行走的朋友啦。」

  「那個是機器不是動物啦。」

  「機器是甚麼?」

  獅子露出不解的表情。

  「啊!蕾亞,把可以拆解組裝機器的道具全部都拿出來!」

  格里克突然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好?格里克先生你想要做甚麼?」

  「那種我們一路上都會看到的導覽機器人啊,去把它們拆了然後找到他們的工廠!」









  「雖然無法在空中飛翔。」

  「但是擁有夢想的翅膀。」

  「POTA POTA流下汗水。」

  「Yeah!」

  「PAKU PAKU快快長大。」

  「Yeah!」

  「總有一天能征服天空!」

  濱海地區,附近的舞台區域有五個企鵝的朋友在那上頭表演,而洋妞還有長尾虎貓在台下熱情的打拍子。

  台下也有其他朋友在欣賞表演,不過台下的洋妞還有長尾虎貓也很搶眼。所以有不少朋友都在側目,而莉比還有雙子傀儡決定離她們遠一點。

  樂曲不久後便結束了,在向觀眾們敬禮以後企鵝偶像們回到了後台。

  「呀,果然PPP最棒了。」

  「兄day,我也這麼覺得。」

  洋妞跟長尾虎貓進行了很有默契的擊掌還有碰拳。

  「艾倫小姐,您想看的表演也看完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找七音華小姐跟利亞姆先生會合了?」

  雙子傀儡的其中一個靠了過來,提醒著洋妞,當然艾倫是洋妞的本名。

  「欸,又沒有關係,反正他們兩個又沒有在那個沙漠遺跡裡等我們。而且,我還沒有近距離看到PPP也還沒有握手跟簽名呢。」

  「握、握手簽名?難道妳有後台入場券嗎?」

  「當然沒有那種東西,我要直接進去。」

  「這樣子會給別人帶來困擾吧?」

  剛才已經造成別人困擾的長尾虎貓說著。

  「那妳不要進去,我一個人進去就好了。」

  「那、那怎麼行?我得要跟著以免妳做甚麼失禮的事情。」

  於是她們兩個就這樣繞到舞台的後側然後走進去了,因為根本就沒有甚麼保鑣守著所以潛入後臺完全沒有難度。

  「我說,剛才妳忘詞了吧?」

  「抱歉,因為台下的觀眾有點太熱烈了,感覺到腦袋突然被掏空,然後歌詞就想不起來了。」

  「唔......不只小岩,其實我也是。」

  「我也是。」

  「芙露露也是。」

  「老實說,雖然是我自己提的,但是我也多少被她們嚇到了。」

  「啊!是PPP本人!離我好近!」

  偷闖進來的長尾虎貓驚嘆道,而企鵝朋友們展現了偶像的職業水準當作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向闖入者露出了笑容。

  「是的,正是我們。」

  「啊,啊啊.....我死而無憾了。」

  長尾虎貓流下鼻血,然後昏過去了。










  利亞姆、菲兒還有七音華走到了岔路,岔路前有一個木牌,上頭寫著。

  若b是無理數,a是0跟1以外的代數數,那麼a的b次方是不是超越數。

  <是 不是>

  利亞姆想要直接走往其中一條,但是被看不見的力場擋下來了。

  利亞姆嘗試讓珍珠果醬的進化的『浪費 恢復』替身去啃食力場,但是自己的替身完全沒有辦法對這力場造成傷害,也就是這東西是來自這世界或是主神的惡意。

  「搞甚麼東西啊!難道真的要我們解出來才肯放我們走嗎?」

  「這已經是第三題這種題目了,我想接下來的岔路都會是這樣子。」

  「那至少也讓我們用猜的啊?」

  「解題的人不是你,別抱怨了。」

  經過約三分鐘的紙上論述,力場才被撤下來,而下一個岔路的路牌寫著──

  是否有無限的正整數X能使X平方+1都是質數?

  而這次連岔路都沒有了,直接是死路。

  「我先說,這個問題的論證沒有辦法讓你一個一個試的。」

  在利亞姆打算以1的正整數開始心算之前,就被七音華吐槽了。

  「可是,這一題難得的是我能夠看得懂題目的。」

  「那你想要解嗎?」

  「不,不了。」

  進行了快要一個小時的解題,還讓超夢出來一起解這題。沒有把題目解完,排除掉很多可能性時道路就已經通了。

  出口是個大建築物,遠遠看可以看到從建築物裡長出的大樹還有裡頭的藏書。

  當三人想要更靠近一點看圖書館時,白臉角鴞跟雕鴞從後方飛來,然後白臉角鴞的腳直接撞上了菲兒的頭。

  但是菲兒沒有被撞倒,而是白臉角鴞失衡摔到地上,然後抱著膝蓋在地上一邊哀號一邊打滾。

  「妳的頭為什麼這麼硬啊?」

  「我很抱歉?」

  「菲兒,妳不用道歉,是她自己撞上來的,雖然她很痛的樣子可是是她有錯在先喔。」

  「那大小姐,這時候不道歉的話我該怎麼做?」

  「報復性的用妳的膝蓋去撞她的頭。」

  「好的。」

  菲兒稍微拉起裙擺,真的要往白臉角鴞走過去了,而利亞姆趕緊拉住了她。

  「不要亂教人家啊,她那一腳下去超不妙的!」

  「博士,妳沒事吧?」

  雕鴞優雅地降落然後把白臉角鴞扶起來。

  「還可以,沒想到人類的頭部是如此的堅硬,書上沒有記載到這點呢。」

  「回去肯定是要記錄起來的,若是這種發現累計的多一點,也許我們也能夠編成自己的書。」

  「不,我並不是人類。」

  「說到圖書館,圖書館可以讓我們用嗎?我們本來是想要查一查園區的歷史所以才想來圖書館的。」

  「想要借圖書館,當然可以,只是在那之前你們得要做料理給我們吃。」

  「為什麼啊?」

  「因為......你們害我腳受傷了......我想要吃點好的來補身子。」

  「博士,振作點。」

  白臉角鴞搖搖晃晃的走了兩、三步,但是很快又倒在雕鴞的懷裡。

  「我的小冰箱裡還有幾個三明治可以吃。」

  「我想要吃現做熱騰騰的飯菜。」

  「大小姐,這個時候不理會她們直接去看書沒問題的吧?圖書館的書本來就是讓大家都能看的不是某人的私有財產對吧?」

  「妳說的對。」

  「等等!就算那不是我們的東西,圖書館那也是我們的生活空間啊。」

  博士走上前去抓住想繼續向前的七音華。

  「妳不是腳受傷嗎?」

  「嗚......」

  博士立刻表演了腿軟坐到地上。

  「好哪,七音華妹妹,沒事啦。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到午餐時間了,而且旁邊就有露營用的戶外廚房呢。」

  利亞姆稍微指著遠處現在沒有人使用的廚房說著。

  「你高興就好。」

  「唔嗯,利亞姆先生,讓我來幫忙吧?」

  「那好,幫我生個火還有洗個蔬菜吧。」

  在七音華去把還在解題的超夢拉回來,還有菲兒鑽木取火的空檔,利亞姆拿出了麵粉出來。

  因為印記空間內時間不會流動,所以這從神奇寶貝世界買來的上乘麵粉沒有保存的問題,不過要是被人知道印記空間有限的儲存空間被自己拿來放食材肯定會被唸一輩子,之後得要想想其他的保存手段。

  稍微加點水進麵粉裡搓到成團跟發酵,利亞姆表演了像克林聚集氣圓斬一般的特技,將麵團轉成圓形的扁平狀。

  照正常的步驟,這個時候要塗上一層番茄醬,但是去過神奇寶貝世界的利亞姆知道,鳥類不能吃的東西有很多,包括現在應該要用上的番茄醬。而且蔥蒜還有菇類牠們也不能吃,雖然博士她們已經朋友化了,但是利亞姆仍不想冒這個險。

  所以他直接撒上起司,然後把菲兒清洗且切過的甜椒還有洋蔥鋪上,然後再上一層麵皮,一樣放上蔬菜跟起司。最後是最上面那層麵皮,利亞姆刷上一層蛋液。

  最後直接放進這裡的窯烤爐,原本這應該是用來烤地瓜用的,但是現在用來烘烤剛剛好。

  等待烤好的過程中,陣陣的麥香不停地傳出來,而且超夢也在這段期間把剛才的題目給解開了。

  最後,利亞姆將成品端上桌,看起來像是金黃色的大圓餅。

  「完成啦!利亞姆特製的野火焙千層披薩餅!」

  「喔?這還真是驚人呢。」

  「那麼,趕緊來吃吧。」

  看到博士跟助手想要將一整塊掐起來,利亞姆趕緊用刀子切成8等分。

  得到扇形的披薩後,博士跟助手咬下一口。

  那是──樹。

  刷過蛋液的麵皮,在高溫的洗禮後變得酥脆無比,就像是樹皮一樣。

  博士跟助手想起了以前還是純粹的鳥類時,為了將蟲挑出來而用自己的喙去啄開樹皮的過程。

  然而,在這酥脆的外皮下,是像樹汁一樣濃稠且滾燙的起司,放入嘴中還能感受到熱氣散出來。

  起司濃醇的奶香迫使人想要再吃一口,而洋蔥還有甜椒,就像是木質較為新嫩的內裡,不停散發著清香跟甜味。

  「啊?已經沒有了?」

  稍微回過神來,她們才發現自己已經吃下了最後一口。

  「好吃嗎?」

  「無庸置疑的好吃呢。」

  「都想要叫你留下來的御廚了。」

  「覺得好吃就好,這樣就可以讓我們用圖書館了吧?」

  「可以是可以。」

  「雖然你的同伴在剛剛就已經擅自用圖書館了。」

  「欸?」










  「啊!」

  希維驚醒過來,幾乎是用彈起的方式起身。

  而他看到了陌生的天花板,還有周遭有著原牛、羚羊黑熊三人在照看著自己。

  希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已經沒有被電磁炮轟出來的焦黑了,不過自己身上的西裝明顯有修補痕跡。

  「這、這是,妳們三個救了我嗎?」

  「並不是呢。」

  「老大要我們顧著你,所以從你被你朋友抬進來後,我們就一直看著你。」

  你們老大的意思應該不是那樣,雖然想這樣吐槽,不過自己昏倒的時候要是沒有人顧著也許又會遇到甚麼意外,雖然笨了點不過希維其實是很感謝她們的。

  「其他人呢?」

  「另外兩個人說要去BOSS的基地,只剩下那個金髮的小女孩還在睡而已。」

  「是嗎?」

  希維起身想要去找安瑟,沒有發生她預期的『你現在傷剛好,還不能動』的狀況,但是那三人仍繼續跟著自己繼續進行『看好』的動作。

  到另外一個房間,他看到了獅子、駝鹿、犰狳、豪豬、白犀、變色龍跟鯨頭鶴。以及在房間中央的安瑟,她雙手交叉抱胸躺平,而且周遭有很多花,而且在房間的其他人是在她兩旁跪坐著的,不得不說真的很像葬禮。

  「我說,發生甚麼事了?」

  要不是因為從這裡就能看到安瑟身子因為呼吸有明顯的起伏,不然希維很可能被眼前的景象逼哭出來。

  「這個喔,因為她睡了很久,一直都不肯醒來。」

  「我們在想她可能還在生病,然後博士曾經說過人類的文化中,如果有人生病的話可以給他們花跟桃子讓他們早日康復。」

  「不過我們這裡只有花沒有桃子,所以只能這樣將就了。」

  「嗯,謝謝妳們。那那個頭髮散亂,衣服穿得很少的人呢?」

  「你是說跟你們打架的人嗎?」

  駝鹿答話。

  「那個人被獅子趕跑了。」

  「是這樣嗎?非常謝謝妳。」

  「噯,這也沒甚麼啦。」

  希維暗自鬆了口氣,原本他以為隊伍的實力已經可以高枕無憂了,結果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對他來說更糟糕的是,輸誰其實關係都不大,重點是居然輸給那個原本自己不以為意的尼耶。

  「妳是獅子吧?可以教我怎麼......」

  「不教,我跟你朋友也說過了,你們要跟跟你們打架的人和好,我才要教你們怎麼也性解放。」

  獅子的眼神看起來很堅定,如果自己用點花言巧語說『自己之後一定會跟他們和好』之類的,肯定能夠讓她願意指導。只是,希維不想用這種方式欺瞞恩人所以他做罷了。

  「好吧,那接下來你們能稍微離開這個房間嗎?我想要給她進行治療。」

  「那需不需要我們再找更多花過來?」

  「那個就不用了。」

  朋友們很聽話的把這個有點大的房間讓出來了,雖然駝鹿又給了很多不必要的關心,但是她被獅子硬拉走了。

  希維看了看安瑟,他握住她的手,也許是自己的手比較冰冷,所以可以感覺的到安瑟的手溫暖很多。

  希維掀起她的衣服,看了看安瑟的腹部,原本被開出一個駭人的大傷口,但是現在連疤痕都沒有了。這些動物朋友八成是做不到這種等級的治療的,回頭謝謝一下格里好了。

  接著希維繼續脫下她的衣服,想檢查一下是不是有其他受傷的部分,不過還好,她的肌膚還是一樣潔白又姣好。

  而遠處,駝鹿一直吵著還是很擔心安瑟的狀況,獅子在無奈之下只好讓她隔著很遠的距離看。

  駝鹿稍微瞇著眼睛想看清楚,這個距離即使是獅子自己也只能很勉強的看到人影而已。

  「我說,獅子,為什麼那個小女孩突然臉變得那麼紅?」

  駝鹿說著,而獅子暗自驚嘆這麼遠的距離自己也好像只勉強看得到希維脫去安瑟外衣的動作而已。

  「我想她應該是發燒吧?就是一種會讓體溫變得很熱的病。」

  「喔!獅子懂得很多呢,那為什麼她要翻身然後緊抓著地板?」

  「她、她可能做了惡夢吧,妳也有看到那個把她弄受傷的人很可怕。」

  「嗯,是沒有錯,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跟她打。」

  「不准。」

  「好、好啦,那為什麼剛剛那個人要抓著她的手?」

  「他應該、或許、也許、大概是在幫她蓋被子。」

  「可是動作很奇怪,而且我也沒看到甚麼被子。」

  「他是在蓋被子。」

  「但......」

  「蓋被子!」

  獅子稍微逼進了駝鹿,不讓她再繼續問。

  「總覺得今天的獅子特別強硬。」

  「我一直都是這麼強硬的。」

  其實從剛才開始完全看不到發生甚麼事情的獅子,稍微再走近一點想看清楚,但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自己好像跟兩百公尺外的希維對上視線了,而他把紙窗關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17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動物朋友|短篇|七音華|Finale realm

留言共 2 篇留言

餅兔北京天安門
香清水父女幹泡

12-15 22:02

第三書語
5930/296

12-15 22: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yoashi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後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8534140艾莉歐我婆
來小屋看看哦哦哦哦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