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天真刺客傳46 好個尹遙飛!你給我記住!

作者:古澄風│2019-12-15 01:06:55│贊助:2│人氣:15
#天真刺客傳 #歡迎留言分享心得 
天真刺客傳46 好個尹遙飛!你給我記住!
 
  「你們誰?去!去給我找長棍子!」尹遙飛指著韓羽之和歐陽里,兩人遵命,隨即找去。
 
  雷驥虹見韓羽之和歐陽里聽話,深怕他們倆真找到棍子,急忙叫住他們:
  
  「喂喂!這裡只有竹掃把,沒有長棍子。」
 
  
  韓羽之和歐陽里倆人回頭,雷驥虹向他們眨了貶眼,暗示他們別真的找到棍子。
 
  尹遙飛大罵雷驥虹:「我有叫妳說話嗎?」
 
  雷驥虹說:「你沒叫我不要說話啊!」
 
  尹遙飛真被氣得火冒三丈,從沒見過屬下如此不長眼。
 
  「好好!妳!給我跪下!別以為妳是女人,我就不敢處罰妳!」
 
  雷驥虹真想為自己辯駁,她忍不住又說了:
 
  「你別瞧不起女人!我人都殺了,也照你的話做了。只不過我是頭一次,動作慢了點,想多了點,以後我不再犯就是了。」雷驥虹雖嘴硬,但有求饒的意味。
 
  尹遙飛哪裡肯聽她的解釋,看她不夠服從,心理就有氣,一個怒氣又衝上腦門,真提了腳,朝著雷驥虹的後膝踢去。
 
  「我看妳跪還是不跪!」
 
  王奔跟在尹遙飛身邊,衛司夾在尹遙飛和雷驥虹中間。
 
  衛司見尹遙飛來真的,猛地拎起雷驥虹的雙肩,倏地將她挪到自己身後。
 
  王奔見狀,知道尹遙飛這一大腳踢出去,雷驥虹肯定中傷,他雖不敢忤逆尹遙飛,但也稍微阻止他,讓尹遙飛的力道別下的太重。
 
  衛司先說話了。「尹遙飛,你這一腳會讓雷驥虹的骨頭碎裂,別生這麼大的氣!」
 
  尹遙飛說:「我對你們一視同仁,不管是男是女!不服從者,我一律處罰!」
 
  雷驥虹見王奔和衛司護著她,膽子稍微大了些,她心裡早就不舒服了,逕想著:人家就是第一次殺人,事情也辦妥了,又沒釀成災難,有必要生這麼大的氣嗎?
 
  衛司見雷驥虹皺著眉頭,沒有悔過心態,這般模樣確實不好。她不該挑戰尹遙飛的權威,於是重按雷驥虹的肩頭,要她跪下。
 
  雷驥虹擰一下嘴,嘀咕著:「跪就跪嘛!!」
 
  「雷驥虹,別以為我沒聽到,妳再回嘴!下次必定掌妳的嘴!」尹遙飛怒道。
 
  「何必等下次?你這麼氣我,現在就打啊!反正你早就想教訓我了,趁現在讓你打個痛快!」雷驥虹脾氣拗了起來。
 
  「妳別以為我不會打妳!」尹遙飛挽起袖子,做勢要打。
 
  王奔在側,見尹遙飛話這麼多,他估算尹遙飛可能就是在氣頭上,不見得真要對雷驥虹下手,於是勉強做個和事佬,拉住尹遙飛。
 
  衛司看看局勢,心想,事情都過了,不過就是一幫土匪,沒啥大不了的事,於是也幫著雷驥虹,說道:
 
  「尹遙飛,雷驥虹剛才算表現不錯了,就先饒了她吧。」
 
  尹遙飛仍咄咄逼人:「哼!我饒她!她能否饒得了自己?雷驥虹,妳自己說,妳滿意妳剛才的表現嗎?
 
  妳剛才的表現是颯爽俐落的真英雄風範,幫助了大家?還是給大家添麻煩?
 
  妳自己說!」
 
  雷驥虹這下子回不了嘴,一時語塞。
 
  「自己掌嘴!」尹遙飛命令道,他勢必處罰雷驥虹不可。
 
  雷驥虹雖仍皺著眉,但也舉起手,掌著自己的嘴。
 
  尹遙飛看見雷驥虹心不甘情不願地掌嘴,心中還是有氣,怒道:
 
  「不行不行,妳自己打得有氣無力,不知悔改。我還是要處罰妳!我真要打妳!」
 
  雷驥虹一聽,心中起了一絲絲抵抗心,骨子真硬起來了。
 
  衛司驚問:「拿什麼打?韓羽之和歐陽里屋裡屋外找了老半天,沒找到像樣的棍子。」
 
  「把大刀拿來,用刀鞘打。」尹遙飛舉起手,示意歐陽里拿大刀過來。
 
  「她的骨頭哪裡經得起你打?看你氣得這樣子,骨頭要是真打斷了怎麼辦?」這時也唯有王奔能勸。
 
  「箭呢,我拿箭打!韓羽之,拿根箭來!」尹遙飛非處罰她不可。
 
  韓羽之慢慢地往箭筒裡拔支箭,這箭就像崁在石縫中,很難拔出來。
 
  除了尹遙飛之外,大家都在幫雷驥虹的忙。
 
  雷驥虹這一路上是多話了些,但也沒給大家帶上什麼麻煩,倒是成了大家的開心果。
 
 
  於是王奔再幫雷驥虹緩頰,勸尹遙飛說:「你拿箭打也是不好,恐怕打下去,傷了筋肉。要是遇到危險,她怎麼握刀啊。尹遙飛,冷靜冷靜。」
 
  尹遙飛氣急敗壞,他知道大家都在幫雷驥虹,但他仍須堅持住原則,堅持說道:
 
  「我用我的手打!」
 
  王奔兩手一攤沒話說,幫不了雷驥虹了。
 
  「把手舉高。」尹遙飛正色說,他見雷驥虹跪得直直的,不再驚恐,也不抗拒,他心中的氣消了些。
 
  尹遙飛用力打了一下,雷驥虹眨了一下眼,皺了一下眉頭。
 
  他再用力打,這下比剛才用力。雷驥虹的神情卻變得自然,眼睛也不眨了。
 
  尹遙飛再用力打,力道下得比剛才更重一倍。
 
  打得他自己的手心也熱了,而雷驥虹臉上無陰無晴地看著他,彷彿這一下不是打在她手上似的。
 
  尹遙飛見雷驥虹這拗脾氣,知道她的骨子裡是硬的,萬一被敵軍擄了去,肯定是不屈不撓。
 
  只是她歷練不夠,要找多點機會讓她多磨鍊。
 
  尹遙飛深吸幾口氣,不再怒氣沖天,暫且饒了她。
 
  「三下,夠了。妳起來吧,好好反省妳剛才擔誤了大家多少時間。」尹遙飛轉身跟大家說:
 
  「這裡不能休息,那幫土匪要是見不著幫主回去,有可能去找救兵,所以大家準備出發。」
 
  雷驥虹彆住悶氣,回想在這客棧裡經歷的種種,被嚇個半死沒人安慰她,尹遙飛也不抱抱她關心她。剛才硬著頭皮狂殺了五人,還要忍受尹遙飛的羞辱責罵。
 
  雷驥虹心中有氣,從小到大,有誰敢這麼兇她!自己的親爹再怎麼氣自己也沒像今天這般難堪過,區區一個尹遙飛竟把自己罵得狗血臨頭。
 
  同僚們都在看好戲,自己將是他未來的娘子,好歹他也該給自己留個面子,私下處罰她便是,非要在眾人面前給她難堪。
 
  這股悶氣,實在難以嚥下!
 
  ***
 
  大家整裝準備出發,尹遙飛突然想起雷驥虹剛才被幫主畫了一刀,他過去關心她的手臂,不知傷口深或淺,說道:
 
  「讓我看看。」
 
  雷驥虹甩開尹遙飛,冷冷說:「死不了!」
 
  「妳這是什麼態度?剛要不是我幫妳抵擋幾個土匪,妳身上的刀痕不只一個。」尹遙飛回想起剛才,怒氣不禁又升上來,他命令:「快讓我看!」
 
  雷驥虹個性硬,真想寧死不屈。她厥著嘴,就是不讓尹遙飛看。
 
  尹遙飛不得不扳起臉孔,嚴厲地說:
 
  「妳聽好!虎嘯軍所有的人對我就是一律服從,我說一便是一。我要妳活,妳就不能死。我要妳死,妳就得死。軍令如山,無論如何妳就是要服從我。」
 
  「哼,軍令如山,這句話沈晨峰也拿來威脅過我。」雷驥虹氣得牙癢癢的。
 
  「軍令如山,本來就是鐵律。妳扯到沈晨峰做什麼?關他什麼事?看妳的臉氣得腫得跟包子似的。我命妳,手臂讓我看。」尹遙飛邊說邊硬揪起雷驥虹的臂膀。
 
  雷驥虹心中甚是矛盾,一心想要尹遙飛關心,現在他真來關心了,自己面子掛不住,逕是拗著。
 
  尹遙飛仔細看了無大礙,於是喚道:「歐陽里,過來幫雷驥虹包紮傷口。」
 
  雷驥虹吃驚說道:
 
  「怎麼?不是你幫我包紮?」雷驥虹原本想像尹遙飛細心幫她包紮傷口的情景全部消失。
 
  「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尹遙飛說完便走。
 
  「好個尹遙飛!你給我記住!!」雷驥虹一股氣沒處發洩,只能在心裡咒罵。
 
  歐陽里奉命過來幫雷驥虹的忙。
 
  「小傷,不礙事。別紮了。」雷驥虹賭氣說道。
 
  「尹遙飛叫我包我就得包。」歐陽里邊紮邊說:「妳啊,妳真是吃了熊豹子膽,竟敢那態度對尹遙飛。白雲以前都不敢這樣忤逆他。」
 
  「又說到白雲了,能不能說點別人?」雷驥虹沒好氣地說。
 
  「虎嘯軍裡,我們就遇到白雲跟妳兩個女人,忍不住就做了比較,別太在意啊。
 
  不過,尹遙飛對妳真是有耐心。」歐陽里道。
 
  「怎麼說?」雷驥虹嘟嘴問。
 
  「我們哪敢這樣對尹遙飛,要是敢,不是被他捶死,就是重重罰我們。
 
  而白雲,她一向就是非常聽話,哪怕尹遙飛叫她山刀山下油鍋,她絕對馬上赴死去。而妳啊…。」
 
  「我怎麼?」雷驥虹問。
 
  「妳就別再挑戰他對妳的耐性了,他是隊長,要讓同僚服氣從命。妳要是太超過,頻頻打亂了他的原則,他若無法一視同仁,大夥們也就無法同心。
 
  很有可能他真把妳殺了,或是讓妳自刎而死。要是這樣一來,妳死了,他要傷心一輩子。何苦呢?你們倆個不是相愛嗎?何必在外地鬥氣呢?
 
  他是隊長,身手比我們好太多,經歷也豐富,妳就別再頂撞他,妳難堪,他不也難堪嗎?」雷驥虹聽歐陽里一昔話,冷靜下來,做個反省,也知道日後該拿捏個輕重緩急。
 
  「對了,你方才提到白雲,白雲倒底是怎麼死的?」雷驥虹找到機會想問個明白。
 
  「妳問我?妳怎麼不自己去問尹遙飛?」歐陽里說。
 
  「尹遙飛說……出任務時,他不想說這種事情,惹穢氣。」雷驥虹說。
 
  「尹遙飛都這麼說了,妳還問我?他忌諱,我便也忌諱,這趟行程,不要再提起這個人。」歐陽里說完便走,不理會雷驥虹。
 
  「喂,喂,回來,那麼聊些別的唄?」雷驥虹大叫,歐陽里還是不理她,他知道雷驥虹這人只想見縫插針,腦子機靈得很,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說漏了嘴,犯了尹遙飛的大忌。
 
***
 
  虎嘯軍速速整軍後便出發,一行人噤聲穿越林間,不走道路,避免遇上麻煩,萬一再擔擱又會是好幾個時辰。
 
  一路上,雷驥虹真想對尹遙飛發脾氣,卻找不到機會,心裡只能生著悶氣,她只能在心中不停罵。
 
  尹遙飛啊,你真可惡!你雖是一表人才,明知我很喜歡你,但就是不該在眾人面前處罰你的未來娘子!
 
  這番話,她非找個機會跟尹遙飛好好說清楚!這股氣不發洩出來,難平心頭之恨!
 
  她不禁連想起剛才尹遙飛這未來的官人竟不幫自己包紮傷口,實在說不過去。心想,尹遙飛應該問她:
 
  「疼不疼?見妳傷成這樣,看得我好心痛……」像這些溫柔體貼的幾句問候也沒,只放了幾句生硬冰冷的話,便把歐陽里叫來,把自己打發了。
 
  我雷大姑娘有這麼好打發?
 
  尹遙飛你要是再敢這麼冷冷對我,回宋之後,任憑你使八人抬著大花轎,我也不上去!
 
  我必定給你難堪!
 
  哼!
 
  雷驥虹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哼!」了一聲。
 
  在這漆黑陰寒的森林裡,尹遙飛要眾人格外小心,早下令要大家噤聲而行。突然聽到雷驥虹發出聲音,他趕緊回頭看看。低聲問:
 
  「出了什麼事?哪裡有動靜?」
 
  雷驥虹心頭一驚,知道自己又犯錯了,尹遙飛正在問她。
 
  「我…,我不小心打嗝了。」雷驥虹撒個謊,內心百般後悔自己怎麼不謹慎些。
 
  「嗯?」尹遙飛看著雷驥虹的眼神,又覺得她耍心機了。
 
  歐陽里就在雷驥虹的後面,他明明聽見雷驥虹「哼」了一聲,知道雷驥虹說謊。
 
  「放屁!」歐陽里掩嘴望著尹遙飛說道。
 
  「什麼?」尹遙飛問。
 
  「雷驥虹剛放了屁,她不好意思說。」歐陽里說。
 
  眾人噗嗤笑了。
 
  雷驥虹一個惱怒,想打歐陽里:「你才放屁呢!尹遙飛,是歐陽里放的屁,他不誠實!」
 
  尹遙飛無奈翻了白眼,正經地對雷驥虹說:
 
  「妳!現在就去最前面做領隊。」
 
  「我?為什麼是我?我不能做領隊,我沒經驗啊。尹遙飛你不是說我不必走第一個嗎?」雷驥虹急欲推辭。
 
  「妳又想要我處罰妳嗎?」尹遙飛微慍。
 
  「我…,我是怕我帶錯路…」雷驥虹不想扛重任。
 
  尹遙飛對雷驥虹乏了,不想再對她動怒,生氣傷身啊。於是他冷笑一聲:
 
  「妳很行,很行到一直跟我頂嘴。」他重拍雷驥虹的馬,馬倏地往前奔跑,大家趁這時交換隊形順序。
 
  雷驥虹苦惱地站在領隊的位置,她專注地想了一下,大致上知道該往哪裡走,但還是把輿圖拿出來對照比較安心。
 
  她回頭看了尹遙飛一眼,尹遙飛兩眼直瞪著她。
 
  她不禁白了尹遙飛一眼,心想,帶頭走就走!
 
  本姑娘不比你笨,腦子甚至比你靈光一百倍,我就多走幾回,肯定帶得比你好!
 
  哼!!
 
  雷驥虹想著想著,差點又「哼」一聲,一個警覺,斂住心神緊閉雙唇,認真帶隊向前走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15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古代|輕小說|武俠|動作|冒險|劇情|感情|愛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lyhi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天真刺客傳45 我要重重... 後一篇:花了一整天找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hite123大家
學測完的感想一篇漫畫帶過,有人跟我一樣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