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中篇】致親愛的阿克罕 8

作者:路奎│2019-12-14 22:34:17│贊助:8│人氣:69


——項目編號:SCP-1051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於SCP-1051的主要危險在於資訊洩露,對其的收容主要集中在對它的存在進行否認和散佈流言上。特工應在與一名平民交流時注意到任何參照SCP-1051的事或類似的概念,無論是在網絡還是現實中,都應給與嘲弄或否認。若其知識已經超出其文化程度應申請A級記憶消除。

應在SCP-1051周圍2公里半徑內組織巡邏,巡邏時人數應不少於20人,並穿著表面上類似於美國空軍的制服。進入該半徑的入侵者應被射擊。人員應注意不要傷到入侵者,只要盡量多開槍嚇退他們即可。重複試圖進入或進入半徑1公里內者將被實行A級記憶消除。

接近或越過SCP-1051的衛星軌道應監視是否有可疑的干擾。任何發現位於SCP-1051周圍10公里半徑內的未知目的觸鬚應被摧毀或籠罩在靜電屏蔽中。

描述:SCP-1051是一個巨大,無法移動的,據推測是外星人的生物體。它的“外殼”尺寸約為700公尺X500公尺X60公尺。 SCP-1051性質上是一種伏擊型掠食者,並通過多種社會學和心理操作引誘其獵物。

SCP-1051有一個模仿大型建築的外殼。在過去的██年中,SCP-1051將其的外觀保持為一個飛機機庫。

SCP-1051將會周期性的產生並從它體內發射「蛋」(見附圖)。其形狀是橢圓但是底部是平整的,總體像一個半圓形狀。據推測這可能是為了穿越地球大氣層。當前██個「蛋」中有█個被基金會成功回收。沒有被基金會人員攔截到的蛋射出了大氣層因而無法回收。

SCP-1051會頻繁的試圖與軌道上的衛星進行連接以傳送電視信號,圖像,或多種其他媒體形式。 SCP-1051當前連接成功率為2█%。 SCP-1051也可能傳送無線電信號或連接電話線。

SCP-1051在194█年在一個「蛋」中到達地球。它原本被發現於美國空軍基地,之後它被運送到內華達州的█████ ████。 SCP-1051沒有引起基金會注意,直到195█年收到了駐紮在█████ ████的空軍基地人員發出的一個求救信號。


(摘自Salman Corbette所撰寫之SCP-1051檔案)


【四天前,內華達州,某地】

        好極了。

        艾莉森眨了眨眼睛。她竟然在辦公桌上睡著了。更慘的是,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刺眼的陽光,以及一杯放在自己桌上的熱咖啡。當艾莉森起身的時候差點把咖啡灑到自己身上。

        她記不起來昨晚怎麼了,她好像在思考一些很麻煩的事情,就像大學時擔心報告沒有完成卻不想起身去進行一樣。她皺起眉頭,太陽穴痛的要命。她應該要回家才對,身上這件衣服已經兩天沒洗了。

        「早安,艾莉森。」喬德的聲音傳來,而艾莉森抬頭看向了那個走進辦公室的壯漢:「我很貼心的幫妳準備了熱美式,不過還真難得,妳竟然會留在這裡加班。」

        「我不小心睡著了。」艾莉森面無表情地說,她站起身,雖然這個動作讓她頭痛欲裂:「我有沒有錯過什麼事?」

        「燦希說她零食的存糧不夠了,所以今天早上的門診全部被她推掉,我估計她現在在好市多買巧克力餅乾。」喬德站到一旁,露出笑容:「喔,然後,我們被告知晚上的時候會有一隊特工過來這裡待命,也有可能是我把待命聽錯了,說不定他們是來玩的。」

        「特工?」艾莉森皺起眉頭,她將熱美式湊到嘴邊,咖啡的香氣讓頭腦清醒了點。她似乎想起昨晚怎麼了,於是便看向牆壁上面的水漬,其實沒有什麼變化。這讓艾莉森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喝醉了,她已經有幾年沒出現過幻覺了:「為什麼要請特工?」

        「當然是費德勒主管的主意,妳別問我。」喬德聳聳肩:「如果華倫夫婦還活著,費德勒主管說不定會直接請他們過來通靈一下。」

        「算了,我要去吃早餐了。」艾莉森喃喃說道。

        「我和妳一起去吧。」

————

        吃著麵包的同時,艾莉森也感到昏昏欲睡。這並不是指生理上的昏昏欲睡,而是心靈層面,她覺得眼睛沒辦法對焦,就像灌了太多威士忌會出現的狀況。她不常在員工餐廳吃早餐,因為平時無論多晚她都還是會回家的,她懷念家裡那被髒衣服堆滿的安樂椅。

        腦袋好像被什麼給卡住動彈不得。她在碩大的員工餐廳空間內伸直雙腿,骨頭之間的卡準也發出聲響。

        艾莉森吸了吸鼻子,她斜眼瞄向旁邊的喬德,對方光是生菜沙拉的量大概就可以抵過艾莉森的一道正餐。她再看向對面,雅德里安也來了,一如往常神經質的盯著手機頁面,還喃喃自語說星座預報什麼的。

        更遠處,是公關部的幾個員工,似乎正在嚴肅討論關於「闖入五十一區」活動的事情,比起研究員和科學家,負責向外界隱瞞真相的公關部成員各個都長得人高馬大,身上是上相的美國空軍制服,有些人沒記錯還真的會開飛機。

        聊天的聲響像河一般竄進腦海中,流過了每一條思緒。她瞇起眼睛,思索著自己要是沒有來到基金會,那會是什麼光景。會是一個母親嗎?光鮮亮麗的那種?

        「艾莉森。」喬德開口。

        一隻手在眼前晃了晃,而艾莉森則抬起頭,她的視線停在眼前的女人身上。

        「嗨,艾莉森。」優說。

        「你們跟1051的談話結束了?」艾莉森幾乎本能性的抗拒日常性的談天。她覺得優越來越像大型犬,不曉得跟她共事的人是怎麼忍受那幾乎從來不會間斷的對話。

        「正確來說,我們絲毫沒有進行到對談。」優伸出雙手表示,並且聳聳肩。艾莉森忍不住一直盯著對方的半指套,她有看過燒傷的人皮膚是怎麼黏合在一起,但優的手指像是被什麼東西劇烈的撞擊過,所以不僅僅是皮膚,就連骨架似乎都輕微的扭曲了。「費德勒主管大概威脅五次1051如果不乖乖配合就燒了他,不過我們沒有得到任何一點回應。」

        在優講話的同時,員工餐廳以緩慢的速度在她的周圍隔出一個方圓半徑大概五公尺的距離,好像在遠離瘟神似的。

        「妳是GOC的,不對這句話表示點贊同嗎?」艾莉森站起身,她不喜歡和人家不平行的對話,所以她對上了優的雙眼。

        優笑了:「我們也是會看情況的,尤其我現在在敵人的陣營裡,所以不會輕舉妄動。」

        艾莉森聽見不屑的咂嘴聲。優刻意說的很大聲,而周圍的人也都識相的避開。她繞過桌子,順道迴避掉喬德不解自己為何要那麼早離開的眼神。艾莉森拉過優,兩人一起來到餐廳外的走廊處。

        她可真討厭這女人。

        「嗯?怎麼了,艾莉森。」優說,不過語氣聽起來有點累,艾莉森意識到對方是熬夜一整晚的狀態了:「我們要出去散步嗎。」

        「我想昨天我們走夠多路了。」艾莉森順手將對方的衣領給翻整好,她不敢置信一個機構的高層穿著竟然如此邋遢。她沈默一會,接著說:「別去挑釁我的同事,他們不習慣和GOC還有別人相處,五十一區是個很封閉的地區。井水不犯河水,妳做好份內的事,別去管別人怎麼看妳。」

        「這我最拿手了。」對方微笑:「我是說煩別人。對了,聽說今天有特工會來?艾莉森妳覺得興奮嗎?」

        艾莉森皺起眉頭,她靠著牆。員工餐廳外頭的走廊和外面的荒原只隔著一道落地玻璃牆,而此時此刻陽光灑進地面以及灰白色的牆面,一切看起來都閃閃發光。

        「我覺得煩。」她誠實回答:「我收回前言,妳閉嘴就對了。」


        在一番對談下,艾莉森得知昨天晚上優和費德勒主管就前往SCP-1051的所在處,那離他們現在所待的研究點有段距離,而且中間還要穿過好幾個假的停機坪。SCP-1051是一個飛機庫。而想要與其溝通,就必須將可以通話裝置裝設在1051的分散器官上。

         「說真的,我覺得叫做分散器官其實很噁。」他們的心理師燦希曾一臉作嘔的表示:「說真的,機庫的門是1051的嘴巴,裡面的控制室則是腦部之類的我可以接受,但你們把建築物外面的變電箱叫做『分散器官』,唔,我覺得這可能就是盲腸還是什麼鬼的,簡單來說就是你臟器外露欸!噁心!」

        雖然不管是看起來還是做起來都很不科學,總之按照之前的實驗記錄,他們一律都是把無線電對話裝置放在SCP-1051外頭的變電箱上。然後試著請求通話。不過依優的說法,他們試了一整晚基本上沒什麼收穫,還引發費德勒主管爆氣,差點把整套通話裝置都砸到SCP-1051上面。

        「不過隨便啦。」研究站裡的神經科學家雅德里安皺著眉頭說,在艾莉森找他確認資料時,對方還是一如往常的在滑手機,似乎正在玩連連看消除遊戲:「我敢打賭再過十年,不要十年好了,冰與火之歌都出結局了,我們也搞不清楚這東西,這個SCP是怎麼運作的?他這個載體是怎麼有靈魂的!神經系統?分子細胞?循環系統?被這傢伙吃掉的屍體連灰都找不出來,你他媽全部都找不出答案!」

        基本上五十一區就像個自甘墮落的酒鬼——雖然不太情願,但艾莉森覺得用酒鬼來形容會比較適合自己。她酗酒的時候當然知道酒是不好的東西,但壓力實在太大了。她只要一睜開眼睛,所有的雜事便像海浪一般席捲而來,她甚至沒辦法呼吸。

        她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有的時候還得反思整個人生,想著女兒與前夫,捫心自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或許,只是說或許,那個陰錯陽差來到地球的外星生物——SCP-1051也抱持著同樣的想法。

        「大部分的人大概待個兩三年就會走了。」喬德在他們來到風險評估處時說:「五十一區很適合新人來這裡見習,所以妳看標本室的人總是來來去去。這其實也是基金會的大部分工作。『死守著,防範可能一輩子都不可能發生的異常現象』。我們不是聯邦調查局,也不是防恐部隊,我們只是要一直待在這裡,然後試圖找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喬德邊說邊瞇起眼睛:「有點像監牢,不過好多了,至少每個禮拜三可以吃到冰淇淋。」

        「我最喜歡冰淇淋了。」優這麼回答。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來到夕陽西下。

        艾莉森嘆了一口氣,在一連串後續報告和監測結束後,她硬是將這個亞洲女人安置到休息室。雖然正如喬德所言,五十一區像個大家都在等死的腐敗之地,不過休息室倒很舒適。

        她也搞不懂自己幹嘛這麼做。艾莉森嘆了一口氣,她大可以不再跟對方有所接觸,但某種不明的情感促使自己拿起了毯子,蓋在一躺下來便熟睡的優身上。艾莉森撥開對方的髮絲,雖然全身上下滿是傷痕,但優的臉看起來很乾淨,亞洲人不太顯老,在他們的眼中優大概也才三十出頭,而不是早已超過了四十歲。

        優的呼吸淺淺的,感覺好像一碰觸就會醒來。艾莉森屏住呼吸,她蓋好毯子後便小心翼翼的離開休息室。當然她沒忘記昨天他們的談話是怎樣顯示兩個人的不同,但這不會影響自己的決定。

        或許不會。

        「艾莉森!」

        然後,費德勒主管迎面而來,好像一輛高速重機,這讓艾莉森想要退到旁邊去。她看著主管氣喘吁吁開口:「妳、妳去門口處理一下好嗎?順帶一提,妳有看見優女士在哪嗎?我有點事要找她討論⋯⋯」

        「她在休息,你們已經工作一整晚了,難道不累嗎?」艾莉森皺起眉頭,她雙手抱胸:「噢,我忘了『累』這個字在您身上不適用。不過門口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處理,如果是特工來的話,叫公關部的人就好了吧?」

        「好吧,關於優女士的事情我們等等再談。」費德勒主管擦起滿頭大汗,或許今年聖誕節艾莉森應該要買個健身器具給對方:「事情是這樣的,剛剛有輛豐田車撞開了我們的警衛站,還讓保全開了好幾槍。我們原本以為是『闖進五十一區』這個活動的參與者,妳知道,最近幾天已經有越來越多人在周圍晃蕩了對吧?總之我們逮捕了車上的兩個人。」

        「既然都逮捕了,你還要說些什麼?」艾莉森有點不耐煩的說:「給他們一點教訓,然後記憶消除就好了啊。」

        「哇,這個嗎。」費德勒主管聳聳肩:「我們逮捕的兩個人,其中之一似乎是優女士家的研究生。」

        艾莉森往休息室內的玻璃窗內看了一眼,而話題中的當事人仍是熟睡狀態。她點點頭,然後說:「我去看看。然後,你不要吵醒那個女人。」

        「看來你們已經成為好朋友了是嗎?」

        「去你的朋友。」


————


        當艾莉森到大廳的時候,她明白為什麼費德勒主管要匆匆忙忙的跑過來找自己。

        場面簡直混亂到像小學生打架現場。艾莉森愣愣地看著中央處,有個滿頭亂髮的男子似乎正含糊不清的說些什麼,但因為保全和另外幾個人聯手壓制住對方,所以才沒有清楚表達出來。不過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已經被制伏到沒有力氣開口說話。

        雖然場面是控制住了,但有全部的人都在講話。艾莉森還瞥見心理師燦希正在吃巧克力餅乾。

        「我剛剛就說了!」一陣高亢的聲響吸引住艾莉森的注意,她幾乎一眼就認出那個「闕優家的研究生」。

        那是個亞洲男孩,有著像韓國天團一樣的髮型,滿臉淤泥,有點像那種會私自混合毒品,取一個蠢名字然後賣給高中生的毒販。而且他被喬德給架住,所以場面看起來挺可笑的。

        「我來找老師的!」亞洲男孩說:「真的啦,我給你們看過我的ID卡了,你們也查過我的員工編號了!」

        「或許重點不是你那他媽的員工編號!」喬德怒吼,而艾莉森甚至找不到空閒插嘴。「你們早該在一公里外煞車,然後讓保全檢查,而不是選擇撞開我們的檢查站!知道最糟糕的是什麼嗎,你們讓五十一區的防守看起來像兒戲一樣!」

        艾莉森走上前,她每一步都踏的憤怒。周圍的聲音安靜下來。她也有自覺自己是五十一區的資深員工,因此不會排解衝突的費德勒主管才選擇自己。艾莉森清了清喉嚨,她站到亞洲男孩的面前,而現場突然恢復了一片寂靜,只剩下粗重的喘氣聲。

        「你好。」艾莉森說,不帶一絲感情:「等會我問你話的時候,請回答重點,並且,不要自己突然開啟話題,聽懂了嗎?」

        亞洲男孩點點頭,然後說:「不、不過⋯⋯你們可不可以把韓德——」

        艾莉森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搧了對方一個響亮的巴掌,她深吸一口氣,將語速放慢:「不要,自己,突然開啟話題。聽懂了嗎?」

        全場靜默。

        亞洲男孩似乎差點哭出來。艾莉森突然有點對不起優,她突如其來的感到煩躁,在基金會內不懂得遵守命令的人會遭遇到比別人更多的危險。她皺起眉頭,太陽穴又開始痛了起來。好想喝酒。她心想。

        「你的名字是?」她說,一邊用眼神示意大廳接待處的員工開始登記:「還有所屬單位。」

        「⋯⋯我叫莫予,顧莫予。」對方近乎支離破碎的說:「我是台灣⋯⋯ZH-44站點的三級研究員,也在ZH-02待過一段時間。」

        艾莉森聽到周圍有竊竊私語,她看向喬德,而對方識相的將顧莫予整個人放下來,她看著男孩顫抖著喘氣,所以暫停了下才詢問下一個問題:「是的,你的確是基金會員工,不過從現場情況判斷,躺在地上,也就是你帶來的那個人不是。」

        顧莫予遲疑了會,接著點點頭。

        比較年輕的人,似乎都會覺得讓伴侶,亦或者是家人朋友知道基金會的事情無傷大雅。很久以前艾莉森也是這樣想的,她甚至考慮要認真與前夫談談這件事。但在自己的面前是眾多的阻礙——

        在基金會工作的員工,是心懷末日的。


        那是絕不能與人分享的末日。


        「顧莫予,你是要來找闕優的是嗎?」艾莉森開口,聲音在人群中迴響:「很可惜的,現在五十一區是非常時期,你不會見到你的老師。我們要把你送回去,至於這個普通人會被扣押。」

        「什、什麼!?」顧莫予錯愕的抬起頭:「我、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找老師!你們能不能通融——」

        「是嗎?重要到需要破壞我們的設施?」艾莉森加重語氣:「我想你也明白,這裡必須按照規矩行事,你連應有的禮貌都做不到。」

        「那是因為我的車煞不了——」顧莫予低下頭,咬著牙沒有說完。

        「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我想你都需要學到教訓,而目前的情況⋯⋯」艾莉森放輕語氣:「就是讓你沒辦法達成目的,你要你的老師說的,八成都是跟這個普通人有關的對吧?那就讓他來替你說吧。那麼,都沒問題的話,我們結案!各位回去工作崗位上!」

        她向喬德以點頭致意,對方就像個真正的警察一樣銬住顧莫予的雙手。接下來就會將這男孩送回屬於他的地方。

        艾莉森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她知道闕優的丈夫是基金會的高層,那麼對於他們家的成員或許不能用單純的懲罰。她又開始感到疲累,腦海裡一直有聲音在啃食自己的頭腦。

        人群開始鳥獸散。

        她叫其他人把那個似乎昏迷過去的男人帶走,或許等等有時間再來審問,拜託,五十一區已經有夠多麻煩事了,在經過昨晚的對談後,1051的數值又有了微妙的變化,心跳檢測儀也時常斷線。這些都讓艾莉森煩的要命。

        她閉起眼睛,深吸一口氣。


         「⋯⋯我要找她,那個充滿罪孽的女人。」


    「什麼?」艾莉森回過頭,她好像聽見什麼聲音,但所有人都已經回到工作崗位上。而下一瞬間,她發現有人點了點自己的肩膀,於是又轉過頭。

        一名穿著挺拔的女性緊閉著雙眼,以低沉的聲音開口:「您好,我是特工羅伯斯,我們在外面等太久了,就自己先進來了,真不好意思。」


        好極了,更多麻煩事。


        她瞇起雙眼,接著伸出手:「我是艾莉森。」



TBC

———
今天因為參加頒獎典禮比較晚更新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13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fay19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中篇】致...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中篇】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rave00729大家
歡迎來看個繪圖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