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虛痕<第九十二章>狼怒

作者:紀菲爾│2019-12-10 23:16:31│贊助:0│人氣:8
<第九十二章>
 
       五個身著紅袍、臉戴面具的結丹修士站在空中,背後跟著七條將近三十丈長、額頭長角的赤煉蟒王。
 
       為首的結丹修士冷冷看著堆在石壁旁邊的赤煉蟒屍,身上靈力波動突然爆發,其餘四人也跟著釋放靈力波動,強大的威壓瞬間橫掃四周!
 
       洛星羽、洪三笑、提爾、余夫羅昂首受之,洛星垣比較狼狽,但也只是身子微微一晃,其餘的洪家子弟與草原戰士十人一隊結成戰陣,也擋住了威壓。
 
       為首的結丹修士見狀立刻知道這是一群精兵,就不知那五個明顯是領導者的後生小子是何來歷、有何戰力了。
 
       為首的結丹修士深吸一口氣:「敢殺我們的赤煉蟒,你們真是好膽!」
 
       提爾將雙刀架在肩膀上,冷冷一喝:「後面是疾風狼的領地,你們放赤煉蟒進去,違反了五方陣主與疾風狼的約定,你還敢說我們有罪?活久嫌膩了?」
 
       余夫羅也是一聲大喝:「東邊就是阿加草原,你們的赤煉蟒吃了我們的牧民與牛羊,你還敢問罪於我?你叫什麼名字?住哪裡?哪個門派的?」
 
       五個結丹修士同時一愣,對方這麼硬氣,必定有所倚仗。
 
       「現在的後生都這麼囂張?你們哪個門派的?」
 
       提爾冷冷一笑:「女神峰管理者,疾風狼使者,提爾。」
 
       余夫羅雙手叉腰:「赫連部族左賢王,余夫羅。」
 
       五個結丹修士再度一愣,想不到對方來頭很大,五人互相望了望,心中生起殺機,他們明顯佔據了優勢,只要將人殺掉,再讓赤煉蟒吃掉屍體,基本上是無人可知。
 
       洛星羽見狀,立刻大喊:「我們在這裡佈下防線,圍殺赤煉蟒的消息已經傳給赫連單于伊智遐跟司法庭右廷尉韓九重了,你們考慮清楚再動手啊。」
 
       「小子很囂張啊!」一個結丹修士按耐不住了:「想死就說一聲!」
 
       提爾呵呵一笑,舉起雙刀,灌入靈力,青芒乍現、吞吐不定:「死老頭,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五個結丹修士三度一愣,這才發現那五個後生身上都帶著法寶,若他們都能使出青芒,那己方雖有必勝把握,但肯定會有損傷,若傷到這幾條赤煉蟒王,耽誤了任務,那就…
 
       「慢著!」為首的結丹修士制止了同伴,對著余夫羅說:「將那幾條赤煉蟒的屍體給我,我就當作事情沒發生過!」
 
       余夫羅正要拒絕,卻被人拉了拉衣袖,轉頭一看,是洛星垣。
 
       洛星垣罩著嘴巴,在余夫羅的耳邊說了幾句話,余夫羅點點頭,對著那為首的結丹修士說:「那我們的牧民跟牛羊被吃了,你想怎麼解決?還有,我們好幾百的人馬在這邊五六天了,你要如何賠償?」
 
       「你們!」、「小子猖狂!」、「找死!」…
 
       幾個結丹修士都忍不住了,雙手一捏就要動手,而洛星羽這一方人馬也立刻發動戰陣,個個拔出武器,刀芒、槍芒乍現,除了洛星羽跟余夫羅之外…
 
       然而出乎那五個結丹修士意料之外的是,山頂上也傳來好幾隻疾風狼的吼聲,更甚者,東邊也突然出現了四個儒生打扮的結丹修士。
 
       那四個儒生打扮的結丹修士立在東邊天空,其中一名身著白衣腰繫黃帶的儒生開口了:「在下乃是立命堂的儒生,號濯纓,奉堂主之命,保護兩個人,貴方若要動手,那我們少不得要為難諸位了。」
 
       濯纓儒生的幾句話,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洛星羽跟洛星垣更是面面相覷,他們當然知道所謂的"保護兩個人",指的就是他們,只是…都多久了,他們竟然察覺不到四人的存在?!
 
       身著紅袍、戴著面具的五個結丹修士此時知道己方陷入相當的劣勢,五人互相望了望,為首的結丹修士咬著牙齒看向余夫羅:「說出你們的要求。」
 
       余夫羅此時很爽,有人撐腰還不獅子大開口?
 
       一番討價還價之後,余夫羅得了二十幾顆下級靈石、幾百兩金子,而那堆赤煉蟒的屍體也被七條赤煉蟒王吞吃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也被那五個結丹修士運走。
 
       此時已經滿天星斗,山上氣溫驟降,有了結丹修士撐腰,安全得到大大的保障,眾人終於可以安心埋鍋造飯,好好吃一頓豐盛的。
 
       保護洛星羽師兄弟的四位儒生分別是立命堂的濯纓、洗塵,知禮堂的明律、修禮,四人既已露面,便與眾人一起吃晚飯。
 
       吃完後,修禮儒生按耐不住心中疑惑,淡淡開口:「諸位真勇敢啊,憑著這兩三百人跟幾匹疾風狼,就敢跟人開戰了?」
 
       修禮儒生的聲音雖小,但語意語氣帶著諷刺,洪三笑、洛星羽、提爾、余夫羅都不想回他的話。
 
       洛星垣只好呵呵一笑:「前輩,我們還埋有陣盤,那是在我師父指導之下做的,只要十個築基修士主持陣法,可以抗衡兩三個結丹修士,加上山頂上的五匹疾風狼都覺醒了血脈神通,還有其他準備,將對方全滅,是有把握的。」
 
       四位結丹儒生一聽,同時想起去年大比,夜讀輕易擺出「陰陽逆反五行顛倒陣」,結果無人挑戰的事蹟,此刻洛星垣這麼說,想必是真有把握的。
 
       濯纓儒生微微一嘆:「原本還想著這件任務太過輕鬆,不出來幫你們撐腰說不過去,看來…真的是我們多事了…」
 
       「怎麼會呢?!」洛星垣臉色一肅:「雖然晚輩有把握將對方全滅,但死傷難免,生命無比貴重,豈可輕易葬送?四位前輩幫忙的正是時候!」
 
       洗塵儒生點點頭,雙眼有藏不住的欣賞:「心中長存『仁』之一念,不枉文心堂主收你為徒,也不枉先賢將傳承給你。」
 
       明律儒生一向嚴肅,此時也帶著微笑看著洛星垣:「我有一事不明白,想要問你,可否?」
 
       「前輩請問。」
 
       「那赤煉蟒明顯是害人之物,他們以蟒吞蟒更是不知有何邪惡的目的,你為何還答應讓他們贖回蟒屍?」
 
       明律儒生說完,雙眼專注看著洛星垣,像是不放過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
 
       一旁的洛星羽、提爾、洪三笑、余夫羅見狀,都笑了。
 
       洛星垣轉頭用眼神制止幾人,回頭用莊重的表情看著略帶惱怒的明律儒生:「前輩,那些赤煉蟒差不多都是被我們用麻藥跟毒藥殺死的,為了怕有意外,我們不但讓人刺穿赤煉蟒的心臟,還會多刺幾支毒箭,所以那些蟒屍都有毒,那幾條赤煉蟒王吞吃之後,恐怕…」
 
       明律儒生聽完,嘴角一抽,心想,對呀!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沒想到?
 
       一旁的濯纓、洗塵、修禮儒生看到明律儒生抽蓄的表情,都忍不住笑了。
 
       笑了一陣,修禮儒生對洛星羽幾人一揖:「諸位有勇有謀,當真後生可畏,我知道我說話不討人喜歡,還請諸位見諒。」
 
       幾位後輩連忙起身回禮,口稱不敢,一陣手忙腳亂之後,眾人才又坐好。
 
       隨後會談氣氛良好,濯纓儒生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星垣,其實疾風狼可以先撤退,等聚集了足夠的力量或是等赤煉蟒退去了,才將裙襬山奪回,為何不這麼做呢?」
 
       洛星垣還沒有回答,提爾就說了:「守護女神峰山脈是疾風狼的職責,只有戰死的疾風狼,沒有敗逃的疾風狼,若雷牙撤退了,疾影會親自殺了他。」
 
       提爾的語氣很淡,濯纓等四人卻聽的肅然起敬,感覺疾風狼比人類還盡忠職守,想起最近儒教內部的權鬥與混亂,同時心感淒涼。
 
       一夜平靜無事,二月初七的太陽緩緩升起,有結丹修士守護,眾人都好好睡了一夜,連日的疲憊去了七八成,士氣也提高了不少。
 
       而且,這一日完全都沒有赤煉蟒來攻,想來昨日下午的戰力展示奏效,因此,眾人又高興了不少,時間拖得越久,等到援軍的機會就越大。
 
       二月初八,經過兩夜的休整,眾人疲憊盡去,武器符籙的數量也更加充足,眾人信心滿滿,然後,中午,敵人來了。
 
       十三個身著紅袍、臉戴面具的結丹修士施展御空術站在北方的天空,肆無忌憚的放出威壓,還能明顯感到怒氣與殺意。
 
       洛星羽看著立在天空的十三名敵人,嘴角微勾:「怎麼今天才來啊?」
 
       為首的結丹修士一聲冷喝:「交出解藥,留你們全屍!」
 
       「竟然還沒死?!」洛星羽一愣,頗感驚訝。
 
       為首的結丹修士很怒:「別想拖時間,我算三聲,不交出解藥,我便讓赤煉蟒將你們生吞,那滋味可是人間絕妙,一!」
 
       「不用算了。」洛星羽淡淡一笑:「你們太蠢,老實交代你們的組織門派以及你們的目的,說不定還能留一條命。」
 
       「嗯?!」
 
       正當來人不解的同時,四周忽然出現二十多個結丹修士將他們包圍。
 
       一名氣度威嚴、身著司法庭白色制服、頦下鬍鬚黑亮整齊的中年男人說話了:「本座乃是司法庭右廷尉、總理阿加草原事務,韓九重是也,老實將你們背後的組織以及目的交代,本座從寬處理,機會只有一次,你們好生思量。」
 
       「妄想!」
 
       於是戰鬥展開!
 
       結丹修士的群戰當然是很驚人的,飛沙走石、石碎地裂都是輕而易舉。
 
       洪家子弟與草原戰士或是躲藏、或是結陣自保,築基修為的還有能力偷偷觀戰,練氣修為的早就貼上金剛符求天保佑了。
 
       沒多久,戰況開始明朗,令人意外的是,韓九重一方竟然陷入劣勢!
 
       原因是敵方十三人竟然結成戰陣,而且攻守法度嚴謹,威力巨大,這狀況讓韓九重感到意外,到底是何方勢力,竟然有此能為?他們還培養蟒丹製作邪器,難道是想征服禁魔海大陸?真當五方陣主、儒道釋三教都是死人嗎?
 
       而在地面觀戰的洛星羽幾人則是面面相覷,心想,前幾天真是命大,若當時對方五人執意要開戰,而濯纓等四人沒有現身幫忙,那自己真的要吃虧了。
 
       然而洪三笑畢竟是在軍營打滾過的人,看了一段時間就看出對方戰陣的虛實,簡單解說了一下:「這個戰陣的威力可觀沒錯,但需要的人也多,你們注意看,他們的行動至少要兩個人一組,各組再互相搭配,韓廷尉那一邊都是單人出手,當然會落入劣勢。」
 
       洛星羽、洛星垣、提爾跟余夫羅一看,真是如此,便開始思考破解之法。
 
       就在此時,山頂傳來一陣憤怒的狼吼。
 
       「疾影來了!」提爾驚喜大叫,隨後發出狼嚎召喚疾影。
 
       疾影巡視領地到這裡,看到天空一堆結丹修士在打架,山腳下又傳來提爾的聲音,情況很是奇怪,幾個跳躍便來到提爾面前,隨後而來的是逐風、踏水、晶瞳、織霧、炎吼,於是提爾便開始簡單交代情況,疾影聽完又向逐風踏水求證,洛星垣最後補充:「山頂還有一具赤煉蟒的屍體跟兩顆蟒頭,雷牙的身體我診斷過了,確實是赤煉蟒造成的傷勢,要不是雷牙為了救你的孫子,赤煉蟒怎麼有機會纏住雷牙?」
 
       "要不是雷牙為了救你的孫子"?!
 
       疾影一聽到這句話立刻怒氣衝天,施展天賦神通「風馳電掣」跑到山頂上一看,果然有一具發臭的赤煉蟒的屍體跟兩顆蟒頭,而雷牙跟踏水的六個孩子也跑出山洞,跟他哭訴前幾天的危險。
 
       疾影此時憤怒已極,控制著怒氣將六個孫子帶回山洞後,看到全身纏著繃帶、瀰漫著藥味的雷牙。
 
       經過幾天休養,雷牙的精神已經好了不少,但要站起身仍是艱難,此時只能睜著雙眼看著狼王疾影,幾聲低鳴。
 
       疾影看著雷牙,微微點頭,隨後轉身離去,猛然釋放出結丹靈獸的威壓。
 
       結丹靈獸的威壓並不比結丹修士強多少,但那久經生死考驗的殘忍氣息比人類強了百倍不只。
 
       「嗷―嗚嗚嗚嗚嗚―――」
 
       疾影一聲悠長的狼嚎,隨後逐風踏水等疾風狼也發出狼嚎回應。
 
       十三位來犯的結丹修士突然感覺很不妙,然而韓九重等人已經改變戰術,重點放在牽制圍堵,他們一時也難以突破重圍。
 
       隨後六匹疾風狼踏著虛空往他們衝過去,正當他們準備應戰之時,六匹疾風狼突然分成兩組,兩匹在前一匹在後,往他們戰陣的兩側進攻,在戰陣兩側的幾個結丹修士都是兩個一組,馬上揮動武器攻向疾風狼,沒想到在前的兩匹疾風狼只是佯攻,往旁邊一躍就躲過攻擊,在後的一匹疾風狼此時卻如疾風奔馳,速度猛然增加數倍,眨眼之間就穿過戰陣,隨後血瀑漫天,兩個結丹修士已經失去頭顱,屍體自空中落下,落在地上,揚起一片灰塵。
 
       提爾看著空中陷入恐慌的敵人淡淡說了一句:「逐風的『疾風絕殺』跟疾影一樣厲害了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74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hilgidde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痕<第九十一章&... 後一篇:虛痕<第九十三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新年快樂
小說:沉莫-南方金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