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臺灣城擬|史向】雪色對峙(1)

作者:殘月落花│2019-12-10 22:43:31│贊助:0│人氣:15
臺灣城擬歷史向,估計是長篇,主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時期。
時間軸:1945年光復至1987年解嚴
閲文須知:大量繁體字,臺灣視角,歷史向歷史向,國家擬人沿用APH,不喜請迴避,臺灣只有在國際關係上才會出現,主軸還是城擬。
基本上沒有CP向,比較多城市間的關係,大量視角轉移有,北臺灣主視角較多。
⚠白色恐怖、國民黨歷史、國共內戰、歷史反黨意識有,不能接受請左轉。
⚠文字排版糟,寫作幼兒園,還有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下篇⋯⋯
以上可接受即可繼續⏩
-
第一章 臺灣光復
1945年10月17日
「臺灣今日慶昇平,
仰首青天白日清,
六百萬民同快樂,
壺漿簞食表歡迎,哈哈!
到處歡迎,哈哈!
到處歡迎,六百萬民同快樂,
壺醬簞食表歡迎。」
港口邊的街上,人們各個敲鑼打鼓,歡快唱歌,人人分享他們的喜悅,戶戶張燈結綵,為城市點綴斑斕色彩。
道路上到處是盛放過的炮灰和彩帶,還有一些被遺棄在地上,寫著大大光復兩字的傳單,或者頭條看板上寫滿祖國顯赫成就的臺灣新報。
彷彿世界只有快樂這個情緒,美好的氣氛渲染到每個角落,鞭炮的聲響沒有停歇,人群嘈雜和中國傳統樂器的聲音混合在一起,只有這天無人顧慮自身或他人脫序的行為,竭盡全力表達自己的喜悅。
然而在這毫無章法的噪音中,偶爾還是會出現一些團結一致的音量,無不是唱著國軍歡迎歌,或是念著陸游《示兒》的詩句—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歡迎國民政府」的牌樓無處不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飄揚的紅色在少見晴天的基隆映照地十分耀眼。
路上還可看見三民主義青年團的男女努力在人群的夾縫中掃除垃圾。
大家褪去了日式和服,換成民國旗袍和中山裝,街上穿著水手服的女學生也披上了量產印刷的國旗旗幟。
甚至可以觀察發現,夾道歡迎的不只基隆當地人,大江南北的人民都奔波來到了港口,只為目睹他們的民族英雄,迎接臺灣人的救星。
一頭黝黑的少女穿梭於人海裡,雙股辮和袖丈因快速移動而飛舞在風中,木屐在踩踏下喀喀作響,但沒有人會注意一個瘦小的女子,儘管她還是守舊地穿著日式服裝。
路邊的攤販拿出了各樣大小的可攜式國旗,在少女飛快的速度下,取走了全部。
但這種情況下,大家都只會笑著說自己等會也要趕去港口一睹國軍風光,完全寬容沒付錢就順手牽羊的行為。
待到停下時,目的地已停泊了幾艘先進的軍艦,後面相繼而來比日軍稍顯遜色的船隻,不過這不影響臺灣人民歡迎的熱烈。
身著鵝黃色振袖和服的少女撥開了眼前半掩的瀏海,清澈的雙眸在停駛的艦隊間逡巡。
她瞇起眼睛仔細研究其中一艘軍艦的型號—船身上大大標註了數字847,那是一艘美國海軍的坦克登陸艦,似乎理解了情況嗤笑出一聲。
「到頭來還是需要那傢伙嗎?」她暗沉地自言自語道。
少女的熱忱逐漸被理性澆熄。在不到半年之前,還拿著熱兵器相向的敵人,今日竟握手言和,空襲過後的傷痕還在腹部隱隱作痛,人民雖然能很快忘記,但身為城市化身的基隆卻耿耿於懷。
她討厭所有試圖掌控臺灣命運的列強,帝國主義的威脅之下,臺灣無法倖免地向強權低頭,或是應該解釋成這就是他們的命運,身處充滿猜忌與利益的世界中,被當作交易籌碼在統治與被統治的關係間載浮載沉。
基隆垂著眼,仍在思考美國船艦迎來的意圖時,船艙在眾人的目光下敞開了。
群眾霎時歡聲雷動,掌聲如午後陣雨的水滴此起彼落地打在鐵皮屋頂上,短促有力的聲響傳遍港口,連空氣都為之震動。
最前排夾道歡迎的樂隊把掛著紅布的竹竿豎在地上,亮金色的花紋隨著卷布落下,喜氣的顏色襯托著大氣磅礴的漢字:歡迎舟山國軍抵臺。
首先打頭陣出來的是美國軍官的洋人面孔,修長的身形和挺拔的軍服令人肅然起敬。基隆在戰爭期間蒐集敵軍的情報,對美國的上級資訊略知一二,隨行的調查團和陸軍准將都在列隊裡。
而緊跟在准將後面的人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甚至可以說是惡名昭彰的,美利堅合眾國。
身為國家化身的他,在列隊中顯得異常年輕,他和報紙上的模樣有些許出入,本尊散發著活躍的氣場,麥金色的頭髮在陽光的輝映下閃閃發光,明亮的眼睛也被天空折射出璀璨的藍色,大方的走路姿勢毫不掩飾過於自信的態度,彷彿一登場就是要讓所有人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成為舞台的主角。
出自於皇民化的後遺症,基隆還無法完全根除對日本的感情,況且那是好幾次想抹平基隆港的美國,現在卻站在這個土地上,生理性的厭惡使基隆覺得更加可笑。
然而即使再怎麼討厭美國,她現在不也是為他的到來而鼓掌嗎,這簡直太荒謬了。
基隆繼續觀察從船艦下來的隊伍,緊接著外國高階軍官的士兵,卻相較成強烈的對比。
他們個個背著一把雨傘,塞滿填充棉花的綠色軍服像把路邊丟棄的棉被扛在身上,有的人用扁擔挑著兩個籠子,分別裝著木炭和枯萎的蔬菜,也有人拿著鍋碗瓢盆和寢具,拖著沉重的草鞋步履蹣跚地走入人牆開拓出來的道路。
陸軍駝著背脊,疲憊的步伐一點雄偉的氣勢都沒有,經過民眾的士兵往群眾投射頹喪的眼神,在他們當中有七十半旬的老翁,也有未經世面的兒童。
還沒反應過來如此年幼的孩子也需上戰場時,有幾個年少氣盛的國軍放慢了腳步,用一種鄙夷的眼光上下打量穿著日式和服的百姓,包括基隆。
人們的歡呼聲逐漸冷卻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竊竊私語的交談聲和質疑,更多的是不敢表達意見的沉默。
她心頭攀上了不安的念頭,她已經看見站在對面的女學生露出不解的表情,就連基隆自己也沒想到,被臺灣人描述的如此理想的國軍,竟然像一群落魄的—她聽到了有人低語說了那個詞—乞丐。
基隆感覺到心裡有什麼東西正在逐漸崩塌,她對祖國的嚮往、回歸的期待、還有自治的願望,似乎在一瞬間化為烏有,這些都是全臺各城市所有的想像,但親眼看見首次登陸的國軍後,那些指日可待的自由,被現實打成了原型,幻化成不切實際的妄想。
她還在震驚的餘韻中無法釋懷,不敢相信那樣抗戰成功的民族英雄竟連十分之一都比不上那些該死的日軍。至少她與日軍並肩作戰的時候沒有看過哪個士兵在陰雨連綿的基隆戰場上還有帶傘的,更何況現在是大晴天。
徬徨中努力在隊伍裡面尋找熟悉的面孔,冀盼能看到祖國的化身—王耀隨行而來,可惜船艙關閉仍沒有望見那位綁著低馬尾的身影。
她幾乎無法克制自己的失望,閉上雙眼握緊了拳頭,絲毫感覺不到手指掐在掌心中的疼痛感。
基隆見過王耀的次數較其他城市多次,從開港通商後成為出口貿易的重鎮,屢次受惠於中國,並且自己為中法戰爭盡一份綿薄之力,軍績和經濟的貢獻帶領全臺引進自強運動,建設鐵路與電報等現代設施。
那是基隆最為驕傲的時光,清領時期是她大放異彩的時候,外國交際應酬對她來說是日常生活,那段歷史也使她想起了和中國愉快交流的回憶。
也許是恍神太久,街道已經雲收雨散都沒有發現異狀,基隆渙散的眼神終於聚焦在鄰近高大的身影上。
令人費解的是,那個邪惡的美利堅站在旁邊一刻半晌,她竟然都沒有發覺,完全是個大失誤。
「妳是被Hero帥到說不出話來了嗎?美麗動人的女士。」美國看她終於回神了才試探性的搭訕,也不顧亞洲人的感受,直接吐出美式腔調的英文。「我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或可以稱作美利堅合眾國。妳一定就是基隆城的主人—顏紫薇小姐吧?」語畢,他摘起頭上的白色軍帽,行了一個舉帽禮。
直接報上化身的本名是不常見的,尤其是國家跟城市這種上對下的形式,理會小城的國家屈指可數,更別說交換姓名,一般城市和國家交流的方式還是透過上級長官傳話比較多。
基隆對初次見面的訪客開頭句挺是見外,如果是日本人,光是排場的禮儀乃至於鞠躬的角度都斤斤計較,絕不會像這樣開門見山的自我介紹,不禁讓她感嘆了西方的文化衝擊,儘管在數百年前,她也曾接觸過歐洲人。
正當想要回諷這個泱泱大國時,察覺到他身後還有護送國家的保鑣,於是她識趣的閉上嘴。城市化身的她,是沒有這種特殊待遇的。
明明只有在戰場上見過面,脫口而出的話語卻像久違重逢的好友一樣親切和善,年紀比她小兩百年的小夥子早成為獨當一面的國家,把其他小國的命運當棋盤擺弄。
「初次見面,美國先生,您一定辛苦奔波許久,勞駕您來此彈丸之地真是非常抱歉。既然已經了解彼此的狀況了,那請恕我直言,您願意和一個區區小城談話,想必是要與小女子洽談什麼事情吧?」
基隆對美利堅發現她和普通人氣場不同的事不以為然,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嘴角揚起了日本式的官腔微笑,為了在蠻橫的日本長官的管控下生存,這些虛假的禮儀是必要的,平常的她事實上是完全不會浪費唇舌在談話。
少女在一邊回憶往事時,一邊把雙手放到了背後,不動聲色地摸索自己藏在和服袖內的匕首。她用餘光鎖定面前的目標,快速分析了保鏢的能力,開始構思逃生的路線。
按照這情況似乎只有游擊戰比較適合她。
「你們臺灣人怎麼講話跟日本人一個樣啊?」少年爽朗的大笑幾聲,基隆對這個反應非常意外,驚訝之餘鬆開了握緊匕首的手。「不要敵意那麼重,美國現在是你們的盟軍,我們也只是過來監督受降儀式的。雖然情況有點突然,但你們要學會適應勝利的感覺。」
這個大國的自大已經超乎基隆的想像,心中更是升起了無比的厭惡,她可以馬上推論出,若不是臺灣重要的戰略位置,沒有利用價值的他們就會隨時被丟棄。同時間也意識到這位年輕國家敏銳的觀察力不像外表看起來的輕浮隨便,他在短時間內就注意到基隆的意圖,並用簡單的暗示警告她禁止輕舉妄動。
「感謝您提醒我們的立場,相信這次的受降儀式能很順利。」基隆勾起了一抹假笑,等待對方丟出下個重要話題。
「盟軍也希望如此,不過家常閒話不是我們的重點,是吧?」美國攤開雙手,露出比基隆更無懈可擊的笑靨。「雖然這事情跟臺灣的首府告知就好,但看來妳在這地區的地位也是蠻重要的。」
「敢問您要告知的是?」這迂迴曲折的話語顯然不是美利堅的風格,基隆又提起了更多的戒心。
「相信妳也發現了,王耀不會來這次的受降儀式。代表中國簽訂條約的是負責管理臺灣的最高行政長官。」
基隆知道自己得保持冷靜,不要讓對方發覺破綻,但失落的情緒還是抵不過意志力,原本勉強的笑容變得更加破碎。
「祖國無法參與臺灣省的受降儀式實在遺憾,王耀先生一定也忙碌於戰事結束的複雜情況不得喘息,我們可以完全理解此次對應臺灣問題的措施。」
「呀,你們應該能很快見面吧⋯⋯?」美國的眼睛閃爍著不明的光輝,語句懸在半空,欲言又止。「話說,那些神社看起來有些礙眼啊,經過轟炸的摧殘還完好如初,也是不簡單呢。」
他阻止基隆追問的企圖,巧妙地轉移焦點在她的痛處上,但礙於情面和利益關係,她只能隱忍承受美國的挑釁。
「在祖國的帶領下一定能回復往日的風華,回歸中國人的身分能使臺灣人民的族群統合更加完全。關於國內的政策方向應該不需勞煩您這樣的大國干涉省份的發展。」她回以充滿煙硝味的反駁,敵意使在暗中蠢蠢欲動的保鑣有所動靜。
「我當然沒有這個意思,抱歉,可能我有些創傷後遺症。但不管怎麼說,勝利女神永遠會站在美國這邊不是嗎?」他又用那個傲慢的口吻把話題迴轉到他的功績上,即使他知道基隆不會阿諛奉承的順著他的話逢迎下去。
她盯著那個沒有吞過失敗恥辱的國家,年少輕狂的想法在旁人眼中看似荒唐,但她深知利益至上的他如果遇上想法背道而馳的敵人,必會刀槍相向,沒有任何談判空間。
「那些軍人已經盡他們所能打理自己了,請別對儀態方面過於介意。」美國又壓了壓自己的軍帽,別在白色軍服上的勳章耀眼奪目。「時間不早了,我這時間應該是要和臺北會合,請容我擅自告辭。」
「請別客氣,請把臺北當自己的家,我們一定會讓您體驗賓至如歸的享受。」她雙手交叉相握擺在腰前,行了標準的鞠躬禮。
望著洋人的身影離去,基隆默默消化了剛才緊張的氣氛,咀嚼著美利堅話中有話的意涵。
她的直覺認為,臺灣被什麼事情瞞在谷底,那些落魄的國軍,以及美國猶豫的神情,這些場景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中,心中忽然產生了莫名的焦慮。
現在不只心靈,整個恐懼感如海嘯一樣從腳底淹沒至頭頂,她不知會有什麼更多未知的威脅面臨著她,面臨臺灣。
一切就像有人用牽線操控著他們的未來,如果反抗,就是一槍斃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73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umiki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日本惡搞【まるかい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ondouShinni大家
長篇小說《進入異世界》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