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15)

作者:小褎│2019-12-10 12:16:28│贊助:10│人氣:77
第一百一十五章 前往靖王府

  其後,馮梓容左等右等也沒等到靖王那頭的消息,就算去問了馮煦、馮煦也只說皇帝已著人處理,餘下的便是不該管的事情。而馮梓容一開始本來還有些擔憂,但馮敘輝交給她的工作可是還有一大堆、因此她也只能再度投身於翻譯工作當中。

  當然了!這樣還有個好處,便是她除了能一邊讀書外,這陣子以來的不正常表現都給馮敘輝好好地迴護過去,甚至王淳芊隱約曉得馮敘輝拜託馮梓容什麼重要的事情,也會在自家婆母、也就是馮梓容的母親周幼芍跟前幫忙遮掩。

  年關將近,馮家上下也都開始忙了起來。

  且不說得忙活著置辦年貨吧!

  還有馮家名下的鋪子甚至幾處馮敘輝近年買下來的農園也都得一一清算,雖然平時都是交由馮敘輝夫婦二人與其下的管事們打理,但由於年關將近、許多事情也就更多、更雜了,因此連帶著其餘馮家人也會一同幫襯。

  再者便是朝廷那方面──身負職務的馮家男眷們也得趁著休朝期間將各項瑣事給處理周全。大燁的官員們可以從初一休到十五、總共十五日,而京城的官員在大年初一的早上還得趕上宮宴朝會、給皇帝祝賀新年,所以也算是少了大半天的假。

  至於在年節期間也有需要在朝中留守的官員,因此許多部門的官員以及地方父母官得從初一起每工作三日輪休三日、直到元宵當日為止。

  馮家的男眷除了馮梓容的二哥馮敘時以外都能放上十五日的假期,因此得趕緊在過年前將工作都給處理妥當了、才能安心地過個好年。

  馮梓容便是這麼安安靜靜地過到年前,而她還一直留心著的關乎楊棟那邊的消息便是連趙明韻那頭也沒再與自己捎來,便連楊茹艾如今怎麼了她也沒能曉得,只知道自己想捎信給趙府問問時、被馮升美好說歹說地勸了下來,說道現在楊家的事情畢竟還敏感、因此不宜給馮府帶來麻煩。

  然則當她轉了法子、旁敲側擊地詢問馮煦時,也只得到了楊棟的職務還沒被削去、就是一直被扣留在宮裡頭,便連趙光本也三不五時得留宿在宮裡頭給皇帝問話,至於更多的便是連馮煦也不曉得、又或者不願告訴她了。

  於是馮梓容眼見著沒事便是一心埋首於翻譯工作,時而去箭亭射箭、權作在院子外頭亮亮相,又或者偶爾會在亭子裡與馮敘輝聊聊沙玉那頭的事情、聽他說起在沙玉還有在外頭行商的所見所聞。

  就在如此難得安逸清閒──至少相對前幾個月以來得負上不少壓力分析、整理關乎軍事機密要務而言,馮梓容竟是這麼悠悠哉哉地過完了年、在忙完了祭祖與年節的活動以後,也意外地接到靖王府那頭捎來的信。

  那時,馮梓容穿著一身繡滿百花圖樣的赫赤衣裝,領袖上皆繡著棗紅與柳黃的繡線、十分亮眼,更在周幼芍的打點下簪上了銀製步搖、上頭銀白色的珍珠流蘇明豔,搭上頭頂上的五彩的絹花點綴繽紛、一身打扮很是喜氣。

  周幼芍可與她說了,如今她身上這一身行頭都是馮敘輝給帶回來的,至於身上的衣物用的是皇后在年節前的賞賜、很是矜貴,要馮梓容至少也得在過年期間端起大家閨秀的樣子,莫要辱沒了這一身打扮、給皇后與馮敘輝丟臉。

  馮梓容這半年來性子本就趨靜,加上從前她活潑鬧騰的樣子多是給扮演出來的、因此表現得還算得體。

  這晌她正與同樣換上新裝的魚竹、方純二人坐在自個兒的房間內,藉著明亮的燈火反覆地看著靖王府那頭光明正大遞來的帖子,上頭直言不諱地寫著要在七元節晚上借人、還要讓王府裡頭的車子親自來接──這事除了馮煦以外,也就馮正道與周幼芍曉得。

  本來馮正道與周幼芍是不願意的,便連馮煦也沒多少意願要放馮梓容出府,但畢竟靖王府那頭都光明正大地遞來帖子了、也不能不給這個面子,當下也只能請馮升美低調地擺佈一番、讓馮梓容晚上的消失能夠不掩人耳目,又告知靖王府那頭務必得不讓馮梓容陷入風言當中,這才算是應了靖王那頭的要求。

  馮梓容這廂反覆地看著那張帖子、也不怕眼睛吃力,心裡可樂得緊。她的臉上還掛著逢年過節時那副逢上節慶而含笑樂呵著的模樣、任誰看了也不會懷疑。

  然則一旁的魚竹與方純看得可是尷尬,尤其是較為活潑的魚竹更是在心裡頭直嘀咕著。

  一會兒後,當馮梓容將帖子給收好以後,這才埋怨似地說道:「魚竹,要妳笑話我!」

  魚竹聽了掩起嘴來:「小姐,您的背後難道真長了眼睛?」

  「哪是長眼睛,是我心思敏銳。」馮梓容似乎心情很好,因此語氣上也挺高昂的。只聽她停了一會兒,又道:「我說魚竹,妳也忒奇怪!妳的主子該是靖王、該忠於靖王府,怎麼我每每想起王爺就開心、妳卻直犯嘀咕!」

  魚竹聽了慌忙擺手道:「小姐,奴婢不是這個意思!」

  一旁安靜地看著的方純這時也跟著說道:「奴婢與魚竹打從被送來侍候小姐以後、便是小姐的人,小姐也算是奴婢們的主子,王爺可說了,要奴婢們捨命護小姐安全、還得以小姐的命令為優先。」

  「怪了,妳們不該是先聽王爺的話、也得聽娘娘的話,最後才幫襯幫襯我不是嗎?」

  魚竹發現馮梓容對她們有很深的誤解,便忙解釋道:「小姐,奴婢與方純從前在靖王府裡頭便被教導只能忠於王爺一人,後來被送到宮裡頭訓練時、被吩咐著只能聽皇后娘娘的話,但那畢竟都是王爺的命令……王爺將奴婢與方純送到小姐身邊時一開始的確是普通地侍候著,但後來王爺中秋後可說了,奴婢們就是小姐的人、只有小姐一位主子。」

  「中秋後?」馮梓容可不記得靖王與她說過這些事。

  方純接了話:「那時小姐連睡了五日半也沒醒,奴婢們被捉回去王府裡頭重新訓練,便是那時王爺傳話來要奴婢們只認小姐一人為主子的。」

  「他這是把我自找的那茬兒給擔在身上呢!這人怎麼那麼彆扭?」馮梓容一臉無奈:「妳們認我這樣的小娃娃為主子、可不憋屈?」後來她雖然曉得魚竹與方純雖然是靖王府裡頭半路出家的衛士,但是資質不錯、也忠誠,更重要的是她們二人是在靖王府裡頭難得的年輕女孩子,這才被送來作為馮梓容的貼身丫鬟。

  魚竹聽了笑著道:「不憋屈,小姐的本事厲害、奴婢萬分佩服,況且小姐也是明理的人、不是只會哭哭啼啼的小娃娃,這可讓奴婢鬆了口氣!」

  方純也跟著點頭:「而且小姐的學習速度驚人、奴婢很是服氣。」

  「我一直覺得是妳們誇我誇得過了,我真沒那麼厲害。」馮梓容牽了牽嘴角,接著站起身來道:「現在天色也晚了,我便出去候著吧!王府那頭說了酉正三刻左右便會來接人,現下時間也差不多了。」

  魚竹與方純聽了也忙替馮梓容反覆檢查了衣裝,又替她順了順長髮,這才與她一道走出院子。

  馮梓容掐算的時間剛好,當她才走到前廳找到周幼芍時,便聽得靖王府的馬車已經到了。

  雖然是王府來的馬車,但由於馮家長輩要求的緣故、便只有讓周幼芍帶著馮梓容前去、避免造成太大的動靜。

  馮梓容看著那輛馬車材質雖好、也雕鏤了精緻的花紋,但前頭卻沒掛上靖王府的牌子、馬車也不是皇族才能用的規格,可見靖王那頭對於馮家務必低調的交代很是用心。

  馮梓容踏上了馬車坐穩以後,便在周幼芍的目送下穩穩地往靖王府前進。

  還記得第一回到靖王府時可是夜半讓靖王給拐帶過去的、還著實打了一場舒心的架,第二回亦是在夜半從銀甲軍大營歸來時、給靖王半強硬地拽去靖王府裡頭上藥。

  而這回雖還不到深夜,卻因為泰月的夜晚來得早、瞧見的還是夜色。馮梓容不禁想著自己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在白日光明正大地前往靖王府、而不需要偷偷摸摸、掩人耳目。

  街道上的人群可越發稀少,許是人人都在宅邸裡頭團圓。

  大燁京城內城的商業區便座落在內城的四個角落,馬車一路行駛的路線並未經過,也因此一路上除了燈火通明。家家戶戶的宅邸門面都換了新以外、卻是少見人煙。

  馮梓容悄悄地揭開一角窗簾看了一會兒便放了下來,直到馬車駛入王府前也就安安靜靜地、一句話也沒說。至於魚竹與方純本來就鮮少主動與馮梓容閒聊,加上外頭還坐著車夫、便也安安靜靜地一路到了王府。

  不若其他宅邸一般飄盪著喜氣,靖王府在偌大的京師裡頭算是別具一格,縱是年節期間也是如同往常,在鄰坊其餘王府、公主府等的環繞下顯得冷清,卻別有一番遺世風味。

  馮梓容下了馬車以後也沒顧及不能四處張望的禮節,便是緩緩地來個三百六十度轉身,將四周給看過了一輪,這才將視線給投到了某一處──

  那處的氣息。

  馮梓容吸了吸鼻子,不覺展開笑容。

  那一方,靖王便是隨後出現在她的眼前……

  等等,這丫頭是狗嗎?

  靖王雖然知道馮梓容的感官敏銳、已經能夠藉由不同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無論是腳步聲、吐息聲或者其他肢體動作而概略得知他們的身分,尤其是自己畢竟與那丫頭相處過挺長的一段時間、因此那丫頭對自己熟悉也理所當然……

  但是為什麼要朝向自己這方向嗅上一嗅呢?

  靖王面色如常,但腦子裡可是亂得很。

  他又忍不住想起那丫頭說過什麼?說自己很好聞?

  靖王想到了這裡只覺得頭痛,他只知道這丫頭成長的速度驚人、卻也沒曾想過這丫頭會變成……一隻鼻子挺靈的狗?不不不,若說這丫頭是狗的話可就太過失禮,要說出來的話她肯定會生氣的,但……

  「你在想什麼?」馮梓容在靖王跟前揮了揮手,到:「我才想著你光明正大向馮府遞帖子許是要來邀我玩的,卻想不到還滿腦子事情?」

  靖王這才回過了神:「沒事,的確是讓妳出來透透氣的。」

  馮梓容走到了靖王身邊,道:「但我卻是想問問你一些事。」

  「楊棟的?或者沙玉那頭的?」

  「都有,另外也還有別的事……」馮梓容猶豫了會兒,道:「若是能與我說的就說、不能說也沒關係,我只是有些擔心楊茹艾那頭。」

  靖王的模樣有些不悅:「就不擔心妳自己?」

  馮梓容苦笑了聲,道:「那件事情我擔心有什麼用?況且你都說了你自會處理,因此我再怎麼擔心也只能努力放下,至於關心楊茹艾也只是一盡朋友之誼……畢竟她年紀還小、對家裡頭的責任心又重,一時之間遭逢變故、就怕她又想不開。」卻是說起楊茹艾的年紀比自己足足大了三歲,然則馮梓容心裡頭可幾乎沒曾將自己當個孩子看待,因此這話說得順溜、卻也沒曾想過在他人耳裡聽著又是另一番滋味。

  靖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這才說道:「趙光本幾乎是拚了老本要為楊棟保命,而父皇本來也就沒有完全除掉楊棟的意思,加上恰巧引出了孔家這茬兒,因此楊棟的性命可保。」

  「烏紗帽呢?肯定丟了吧?」馮梓容言語裡卻是沒替楊棟說話的意思,僅僅止於談天:「雖然後來我便不曉得楊棟他實際上究竟做了什麼,但這事肯定是就算趙光本拚命迴護也沒法子了。」

  「妳那日的推論對了九成。」靖王停了一會兒,道:「楊棟的確蓄意放了許多細作進來、再一一紀錄追蹤;當中的確也有追漏了的,但那些漏了的幾年來都恰巧給我揪著了,唯一漏了的那個倒是也給葛徵安恰巧碰上了、不成問題。」

  馮梓容道:「但是這細作一來一往可會帶走不少大燁的東西。」

  「所以父皇正傷腦筋怎麼去平他的功過。」靖王的嘴角浮起一抹無奈:「而父皇還用得上趙光本,加上趙光本揭出了自己與楊棟往日情誼的那茬兒、卻是實實在在地打動了父皇。」

  仔細想想,當今皇帝在當年繆王府與風飄搖之際,也是受了許多人不畏艱難地伸出援手才度過那段艱辛困苦的日子,而如今楊棟面對帝王的盛怒甚至逼近叛國罪的罪嫌之下,趙光本還就當年楊棟接濟之恩與皇帝掙取昔日恩人、如今好友的生機一事可著實打動了皇帝。

  馮梓容道:「若是凡事都用腦子去想、用律法去評判自是容易許多,但人情世故這樣的事情卻是道理也說不清的。我想換作是其他朝臣都還不見得能為自己的恩人拚博到這種程度,你這麼說來可讓我對趙光本改觀了。」

  「也難為妳那時還費盡心力在趙家走那麼一遭。」

  「不,那趟也是值得。」馮梓容那時除卻將趙家上下能探查到的祕密與疑點都給告訴靖王以外,自然也詳盡描述了所有與宴之人的情報與反應,有些甚至還加上在中秋宮宴裡頭的所見所聞、將其中種種綜合成一筆可觀的資料:「但看趙府上下如此,若趙光本當真沒有其他小心思,而是願意一心忠於陛下、忠於大燁,那麼他的確是位能臣。」

  靖王道:「所以父皇便打算留下趙光本,便是楊棟的那事便繼續傷腦筋了。」

  「陛下自有明斷。」馮梓容輕巧地將事情給揭了過去,也表明著自己並無意探聽朝政的意思,又道:「那名沙玉人的事情呢?」

  「安崇已經擺佈妥當了。」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妳怎麼不問問自己是否身在險境?」

  「自我聽見大哥給我捎來的消息以後、我便知道我抽不開身了。」馮梓容一臉無奈:「我為了那件事情心慌得緊,但是卻一點法子也沒有,你說說、我還能怎麼辦?」

  「只要妳在京城裡頭,無論是在馮家或者宮中、我便能護妳周全。」靖王說這話時的表情很是嚴肅,馮梓容能看出他的確放了許多心力在裡頭。

  「說到這個,我才想問問。」馮梓容也跟著換上了副有些嚴肅的表情:「前些日子宮裡頭給祖父遞信、說是皇后娘娘要回馮家祖地祭祖,還要祖父捎上我的事情,我想著怎麼樣也不像是與你有關,那事你可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靖王一愣,道:「宮裡頭的帖子真這麼說了?」

  馮梓容見靖王不曉得,也跟著凝起眉來:「祖父也不曉得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把我叫去問話,我本想著你或會知道,但這其中……是不是還藏些什麼連你也不曉得的事情?」

  靖王沉默了會,就像是在回想著什麼事情一般,接著才說道:「我這些日子多在大營裡頭、也沒往宮裡頭跑,就算過年頭幾天有回宮中也沒聽父皇、母后提起這事……」

  「娘娘回祖地祭祖可是多大的事情,竟是連陛下與娘娘都沒多說過幾句?」

  靖王這才想回答,便聽得遠方雜沓的聲音窸窸窣窣傳來,一面還有著許多人慌亂的說話聲以及一道盛氣凌人的年輕女聲明亮清脆──

  「衛名淵!你到哪去了!快出來!」

  馮梓容聽了聲音還沒能有反應,這才一眼看向靖王的臉,便見得他垮下了神色,那副臉龐之冰寒猶如嚴冬飛雪,便連馮梓容也能感受到了其中的寒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69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azw0102
分手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