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14)

作者:小褎│2019-12-10 12:15:12│贊助:8│人氣:49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心慌

  待到馮梓容回到自個兒的院子以後可是滿臉哀怨。

  那時她在馮家的庫房百般掙扎了許久,這才接受了馮敘輝帶給她的風土書、也算是承認了自己懂得北方諸國語言的這項祕密。

  沙玉的風土書靖王雖然也有替她蒐集許多放到安秀宮中,但究竟不比馮敘輝親往沙玉帶回的書籍還詳盡。馮梓容看著馮敘輝打開了那盒箱子,簡略地翻閱幾本後,不但雙眼放光、簡直連口水都要流出來,惹得馮敘輝頻頻發笑。

  更過分的是,當馮梓容終於說服自己多讀些各國的風土書、將來對靖王或許也有幫助而決定與馮敘輝承認自己就是那位會北方諸國語言的官家小姐以後,馮敘輝更在她面前打開另一口裝滿沙玉書籍的大箱子、看得她簡直傻住。

  後來,馮敘輝也沒問她是否真能看懂沙玉的語言,只是說道會讓人把這兩口箱子都給擡進她的院子裡,又囑咐馮梓容道若是覺得無聊了、便替他把書給翻譯,他開春後會先往南方走走、查查南方的蠶農的契作如何,接著在夏天的時候還得跑往沙玉去,他想趁此期間將沙玉的一切了解通徹、並想辦法將對沙玉的貿易路線給構築起來。

  馮梓容終究是百般掙扎地應下了這項工作。

  她想著自己面對皇家、面對靖王那方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等到年後要開始重新忙活畢竟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她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替馮敘輝翻譯出泰半書籍來。

  更何況她也存著私心、想多謄寫一份給靖王那頭,若是他能有用及之處便好。

  方才馮梓容與馮敘輝在馮府中堂與錢往馮府庫房時可都只有他們兄妹二人,無論是魚竹與方純又或者其他馮府的傭人們都被馮敘輝給秉退,眼下馮梓容回到自個兒的院子以後,魚竹便湊上前來關切道:「小姐,您的臉色不太好?」

  方純也隨後跟了過來說道:「小姐,奴婢替您把個脈吧?」

  「沒事,我得想想事情。」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妳們且替我備好筆墨、晚些我得用上。」

  馮梓容回到了自個兒的房間以後抱頭倒在桌面上一臉了無生意,魚竹看著馮梓容這樣子著實奇怪,便又忍不住問道:「小姐究竟是怎麼了?」

  「有大問題。」馮梓容停了會兒,又道:「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

  「可是需要與王爺商討的事情?」

  馮梓容嘆了口氣,這才道:「有一半是、另一半許是。妳們且讓我想想、晚些我再遞信與王爺說說。」

  她這會擔心的可不是馮敘輝知道她會沙玉語乃至北方諸國語言的事情,這樣的小事都可以拿馮煦當藉口給搪塞過去──況且就算沒先套好招、馮煦肯定也會迴護她,但嚴重的是馮敘輝帶回來的消息可不妙,雖然不曉得馮敘輝路上遇到的舊識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身分、但那人所提及的外頭的風言可就令她無比在意。

  傳聞大燁京城裡頭有位年紀許小的官家小姐通北方諸國語言……

  而這樣的風言乍看之下是從邊臨沙玉那兒的天州傳回來的,但實際上竟是從大燁京城裡頭給傳出去的!

  這情節可嚴重!

  然則她與馮敘輝對話的那時候早已感覺到不對勁,那便是這樣的祕密雖然有不少人曉得、但至少都是安全的範圍內:舉凡皇后控制的安秀宮裡頭、那日與皇帝初見議事的通明殿裡頭、馮府裡頭自個兒的院子、馮煦的書房,最後便是銀甲軍大營。

  馮梓容細細地回味著。

  她還在安秀宮裡頭的時候,每回靖王或者清河王前來可都是帶著護衛的,魚竹與方純還有守著謙恭院的宮婢們都能確保那兒的祕密;至於通明殿更不用說了,裡裡外外都是侍衛與內侍們,若有什麼動靜肯定會被發現;而自個兒的院子裡頭自己也是下足了心眼,加上有魚竹與方純二人的望風、肯定不成問題……

  至於馮煦的書房在馮府裡頭可說是生人勿近這樣的等級,加上她也只與馮煦提及過一回鮮托語的事情、還不至於到達風言當中所提及的北方四國諸語言都通透的程度。

  等等,如若是宮婢或內侍們是傳話筒呢?

  畢竟他們也都是一雙雙的眼睛語耳朵,若私底下有侍奉的主人、又或者被有心人給買通了,沒道理不會將這樣奇特的消息給傳出去?

  不對,還是有那裡不對。

  「啊!」馮梓容細細地思索著,這才低聲輕呼!

  風言裡頭有說了,那位官家小姐能通北方諸國語言!

  渾蛋!

  馮梓容想起了那名被捉住了的沙玉人!

  她一拍桌站了起來,道:「妳們白日能替我送信嗎?」

  魚竹聽了還在猶豫,方純便直接接著道:「小姐,再過兩個時辰天便要黑,但若是小姐這事緊急、奴婢也可以尋著由頭替小姐送去。」

  「肯定要的。」

  馮梓容提起心眼兒從魚竹那兒接來了筆,寫下自己要告訴靖王的要緊事!

  按照馮敘輝所提及的消息推論出的時間點,恐怕那名沙玉人在栽在靖王手裡的那一個晚上便將消息給傳遞出去!

  雖然不曉得那名賊人用的是什麼方法,那眼下那消息竟是蓋過了眾人的眼皮子給傳到天州那頭、甚至可能要送向沙玉,那便是一大隱憂!

  馮梓容倒是沒想到自己人身安全的問題,而是想著這樣的訊息網絡究竟是怎麼傳遞的?難不成僅憑那名沙玉人體內埋著的香氣嗎?

  太荒謬了!

  馮梓容振筆疾書,立刻將信給寫好、又多添上幾個自己的問題,這才趕緊地將墨跡給吹乾遞給方純送出去。

  那名被關押的沙玉人若有這樣暗中傳遞消息的本事、肯定也有方法做更多的事情!而他所傳遞出的消息能夠在短時間內便傳到天州甚至沙玉那頭去,也就代表大燁裡頭佈滿了沙玉的網絡!

  對於大燁而言,這樣的事情猶如芒刺在背!

  馮梓容交握著雙手,閉上眼睛仔細地思考著,這才又取了張紙,將馮敘輝與她所說的每一件要事用時間軸與地圖的方式畫成了一張簡單明白的圖,而後又是等到墨跡乾了,這才小心翼翼地將其摺好貼身藏著,道:「若是王爺晚上會過來、我便把這交給他,若是他沒過來、可就麻煩妳替我多送一趟。」

  魚竹雖然還沒能聽馮梓容提起什麼,卻也因為馮梓容的表情和模樣覺得事態嚴重、便也點頭答應。

  馮梓容只覺得這時自己坐立難安、一顆心慌得緊,她試著深呼吸幾次平復自己的情緒,這才聽見外頭有了動靜。

  馮梓容擡頭一看,這才發現馮敘輝已經讓人把裝滿沙玉書籍的那口箱子給送了進來,額外還讓人再送上筆墨與紙張,準備得很是周全。

  待到傭人們都離開以後,這才道:「魚竹,妳可得幫我。」

  「小姐儘管說吧!奴婢便是來幫小姐的。」

  馮梓容牽了牽嘴角,對於魚竹帶有寬慰性質的效忠辭彙倒是沒表示什麼,只是道:「這算是勞力活兒,待會我翻譯了好的每一張紙都替我重新謄寫一回、再替我整理成書。」

  「噯?」

  馮梓容道:「這是我大哥能用得上的書,我得替他翻譯,要妳抄寫的那份則是要送往靖王府。」馮梓容緊接著簡單地解釋了自己的打算,但這也讓魚竹升起了疑惑:「小姐會恁地多語言的事情可給大少爺猜曉了?」

  「我大哥方才神神祕祕地找我,就是為了問這事呢!這件事情竟然給傳出去了……且不說這個,這件事我已經讓方純送信給靖王,我們還是趕緊忙活比較實在,也省得家裡頭的人若看到了還要疑心。」

  魚竹點了點頭,又主動替馮梓容擺佈好了一切、這才陪著她一道工作。

  馮梓容這一投入工作便是直到了晚上。

  這年頭的書字數不多,待到馮梓容晚飯前時也將第一本書給翻譯完了一半。

  這日晚飯時由於是馮敘輝回家後正式的第一頓飯,因此也比往常熱鬧了不少,待到馮梓容回到自己的院子沐浴梳洗完畢後,已是比平時作息還要晚上半個時辰。

  在沒有充足的白光燈照明下,她不想摸黑工作,便是讓魚竹陪著自己練功,又是一會兒正想睡下時,才見到方純一臉疲憊地回來。

  「方純,信送到了嗎?」

  方純點點頭,道:「小姐,信送到了,王爺要小姐早些歇下、這件事情王爺會處理。」

  馮梓容想了想,又將還沒送出去的那封信交給了魚竹,道:「方純這一趟來回也累了,這封信是我在後頭寫下的、就勞妳替我多跑一趟。」

  魚竹接過了信、應了聲走了出去。

  方純這才替馮梓容關上了門,問道:「小姐,這事可嚴重?」

  「要我說來可是嚴重。」馮梓容對於這方面可不敢掉以輕心:「妳也曉得那名關押在大營裡頭的沙玉人吧?起初我想著或許只是個普通的細作、也沒怎麼放在心上,但他的身分如今想來非同一般……只是這事也只能交給王爺,我充其量也是替他做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究竟還沒能幫上他。」

  方純寬慰道:「小姐,以往大燁翻譯的人才少,很少人能像小姐一般做得又好又快,打從小姐開始幫忙王爺起、王爺卻也輕鬆了不少,小姐莫要妄自菲薄。」

  馮梓容牽了牽嘴角,道:「方純,我卻不曉得妳除了會盯著我規矩以外、竟還學會寬慰我了。」

  方純訥道:「奴婢今日看得小姐如此慌亂,這才多說了幾句。」

  「我看起來真的很慌亂?」

  方純猶豫了一下,道:「至少在奴婢看來是這樣的。」

  「那便糟了。」馮梓容雖然這麼說,但語氣間並不帶慌亂、而是淡淡的無奈:「馮家人個個都是眼尖的,若是方才我晚飯時表現還不夠鎮定、恐怕大家都覺得我藏著些什麼了。」

  方純在晚飯那晌可是出去送信了,自然不曉得馮梓容的表現如何,因此也就默默地沒再說話。馮梓容接著在她的侍候下躺上了床、又是思考了好一段時間,這才被睡意給覆住。

  果不其然,第二天起床後,自己的睡意才剛消散便被知會了要去馮煦的書房找他。

  馮梓容難得猶豫了一下,這才在白雅的幫助下將一切給打理妥當,又拍了拍自己的臉頰醒醒神,這才獨自前往馮煦的書房報到。

  馮煦的書房如若往常一般十分安靜,然則許是因為心裡頭有事的緣故,馮梓容總覺得自己嗅到幾分不平常的訊息。

  馮煦看見馮梓容進來以後,便是一臉嚴肅地道:「敘輝可跟妳說了?」

  「可是外頭風言的事?」

  「沒錯。」馮煦的表情看起來顯然很不開心:「究竟是怎麼回事?」

  馮梓容猶豫了會兒,這才說道:「祖父,我不想瞞您,但是這事我不知道能不能說。」

  馮煦一皺眉,道:「那妳心裡可有底了?」

  「有。」這回馮梓容的回答倒是毫不猶豫:「我昨個兒下午也讓人捎信出去了,王爺說他會處理。」

  眼看著馮煦沒應聲、又是陷入了沉思,馮梓容仔細地看著馮煦的表情、直到看見他似乎思考到了一個段落,這才又問道:「祖父,這事情我心裡再慌也沒能力處理,倒是祖父平日也沒少在外頭走動、可是聽見了外頭的風言?」

  「沒有。」馮煦停了一會兒,又道:「正因為沒有、這事情才嚴重。」

  「這事說是由京城給傳到天州那頭去的,也不曉得咱們大燁鄰近北方諸國的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有消息?」馮梓容也跟著陷入了思考:「然則祖父卻沒聽見外頭的風言,那也代表這消息是有心人從京城裡頭傳了出去、再想藉由百姓的風言給傳回來,這一來一去,等到風言來到了京城便如同海溢一般、可是連擋也擋不住的。」

  馮煦道:「這事妳心裡已然有這樣的底便好,晚些我會將這消息給帶進宮內、妳可得好好準備準備。」

  「我?準備?」馮梓容愣道:「祖父莫不是要我一道入宮?」

  馮煦看了她一眼,就像是看向笨蛋一樣的表情:「我要妳的準備是打算往後的事情,要知道妳的身分若是露餡了,往後妳便得一直被關在京城、甚至是皇城裡。」

  馮梓容聽了也沉下了臉:「祖父,我可還能做什麼?我敢擔保這事能做得周到的部分我也盡可能做了、再不然王爺也幫我給處理好了,也就差了那茬兒是任誰也沒想著的、我還能怎麼辦?」

  馮煦淡淡地:「能讓人捉著了把柄、便不是周全。」

  「祖父說得是,但還有呢!」馮梓容停了會兒,道:「昨日大哥找我,聊沒幾句便是不斷暗示我說他曉得我便是風言裡頭的那一位……祖父,這又怎麼說?」

  「敘輝他的眼力可是連陛下也曾誇讚的。」馮煦微微地瞇起了眼:「倒是妳,明明還只是個孩子,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往浪尖口衝,也不曉得妳在想些什麼?」

  「我卻是什麼也不想。」馮梓容勾起了嘴角,半帶自嘲地說道:「你們讓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我腦子是直的、心也是直的,從來沒有就旁處多想、便是如此一心一意──祖父,我也曾與您說過,這許是命,我就好好地將這老天爺賞我的人生給走完了便好。」

  馮煦又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這才說道:「我得準備入宮了,妳便回去吧。」

  馮梓容聽了便是向馮煦告別後要離去。然則這才走到了門口、一隻腳都還沒跨出門檻,便想起了馮敘輝說著自己的兄長、堂兄們幾個託馮敘輝替自己尋禮物的事情,當下便是停下了腳步,轉身對馮煦說道:「祖父,這事我說得害臊、但還是得說……謝謝您一直想護我周全。」馮梓容如此說著,臉不禁一紅、便自顧自地跑回自個兒的院子去。

  後頭,馮煦看著自家孫女兒的模樣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但嘴邊卻也浮起了笑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69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新年快樂
沉莫-南方金雪,已出版電子書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週五晚上10點更新章節,及YT頻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