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血色薔薇與漆黑的十字劍 第二部 第五章

作者:黑漆│2019-12-09 12:41:19│巴幣:16│人氣:143
第二部 第五章 暫居之所


  從馬車窗簾的隙縫偷瞄出去可以看見一抹正在下沉的斜陽,而在斜陽下的是無數整齊劃一的建築物,那些建築物大多由石頭與木頭和少量的金屬建成,配上尖拱的門窗造與裝飾造型顯得格外的高雅。

  而街道上的人看起來相當的多,給人一種相當熱鬧的感覺,但是在那些樂鬧的氛圍中隱約的混雜著一絲混亂的氣息......可是坐在馬車上的我沒有辦法從窗簾的隙縫窺探到更詳細的部分,為此沒有辦法知道那樣的氣息是否是正確的觀感。

  「主......主人,您在看些什麼?」希爾眼看我藉由窗簾隙縫看著馬車外的景色便用著一副有些生硬的語氣對著我如此問道。

  而當下我聽聞希爾的話語時仍舊感到有些奇妙,儘管這不是第一次聽希爾用著生硬的語氣說話了......自從希爾經過一個禮拜的女僕課程之後便是如此,或許希爾是還沒有習慣,而我大概也還沒有習慣吧,為此才會感到奇妙。

  「看看那著戰鬥狂到底會造就怎樣的城市,雖然比想的還要有活力就是了。」可就算我感到奇妙,那也不是讓我可以無視希爾的原因,為此我對著希爾如此坐出了答復並在同時間將視線轉移到了穿著深藍色女僕裝的希爾身上。

  同時間我也不禁想了想,身為一個戰鬥狂的梅比奈能夠讓自己管理的城市如此有活力,那麼瑪莎雅所管理的城市為何卻會顯得那麼陰鬱?明明梅比奈給人的感覺更不像是會好好領導城市的類型......

  而過不了多久馬車便開上了一座石橋,那時放眼望去石橋底下是一個巨大的環形水道,在最後一抹斜陽的照射下透著一抹橘黃色的反光,看上去就像是一顆火寶石一樣動人。

  隨即馬車穿過了石橋一路上沿著疑似是石材拼湊而成的道路經過一大片的草原,而草原的周遭有一些牛和羊在啃食著地面上的草葉,一時之間還讓人以為自己置身在農村,但是一想到橋的對面是一座十分繁華的城市便會覺得十分詭異。

  當太陽剛好下沉到遠處的城牆之後時天色陷入了一片陰暗,馬車也剛好停了下來,一名穿著棕色大袍的吸血鬼族男子在同時間將馬車的門給打了開來。

  「歡迎您的到來,第五真祖。」穿著棕色大袍的男子一邊如此說到一邊將戴在頭上的帽子拿下且對著坐在馬車上的我行了一個禮。

  那時我將視線轉移到了男子與他身後的建築物上頭,那一棟建築物看上去像是一間特別龐大的宅邸。

  外圍有著樸實的石頭圍牆與鐵柵門,而在圍牆與柵門後方的是風格與建材與街道上的其他建築幾乎相同的巨大宅邸,為此看上去要比羅爾琳的宅邸簡樸許多,反而不像是身分高貴的人會居住的地方。

  「遠道而來辛苦了,不過您在真祖晚宴無視於第七真祖的勸諫痛打第二真祖的事情也已經傳遍了這裡......可是請放心,強者欺凌弱者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所以我們不會對您有任何責怪的想法。」男子接著上一句的話語說著的時候露出了一副看似有些歡喜的淡笑,像是發自內心的在歡迎著我來到這裡一樣。

  而我對於消息已經傳遍了並不感到意外,除了瑪莎雅絕對會公布出去以外,羅爾琳所用的說詞便是因為我無視她的勸諫傷害瑪莎雅,對此羅爾琳本人感到自己無能教育在人類環境下生長的我何謂吸血鬼的禮儀,於是要交給自己的其中一位姐姐教育,而那名姐姐也就是身為第四真祖的梅比奈。

  同時間用著這樣的說法要回收我也很容易,只要發表出我已經徹底回歸了吸血鬼社會的思想與生存方式就行了,隨後再讓我發表出要向最早遇見協助我回歸的羅爾琳報恩即可,藉此便能重新再回到羅爾琳的陣營。

  「是嗎?那就容我在這裡居留一段時間吧。」對於男子的話語我僅是這麼回應,雖然我不太認同強者欺凌弱者是正常的事情,但我覺得與他辯論並沒有任何意義。

  真要說的話現在有算是分秒必爭的狀態,因為羅爾琳的勢力很快的就要與瑪莎雅的勢力正式爆發戰爭,然而以羅爾琳的勢力大小顯然是不利的,為此梅比奈的協助十分重要,而我也是為此來到這裡的......這才是最根本的目的。

  「那麼那一位看起來就弱到不行的傢伙是誰呢?」男子眼看我提起行李箱與包著白布的漆黑十字劍走下馬車之後便歪過頭看著還在馬車內的希爾如此問道。

  「她是我的專屬女僕,盡可能也把她當成"客人"來對待。」眼看男子面對著希爾的神態有些不懷好意我便刻意的強調了客人兩個字。

  「這可不行......看起來就很弱,也感覺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專長,只是個普通的小女孩而已吧?我們這裡可不是托兒所喔?」然而男子就像是不在乎我強調的字語一樣說著,並在同時間緩慢的搖了搖頭。

  而就在話剛說完的瞬間男子便突然朝我的頭部送了一拳上來,但是看在我的眼裡那並不快,於是我舉起一隻手抓住男子的手腕並撇了男子的雙眼一會。

  「您還真能反應過來呢,真有趣......等等......為什麼?」男子一邊說著的時候一邊試圖將手腕從我的手掌中抽開,但是我控制著力道緊緊的抓住男子的手腕,促使男子沒辦法將手抽開。

  只不過同時間我也感到有一些訝異,因為男子就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至少我不認為使人無法掙脫的力道會讓人一點疼痛都感覺不到。

  「把她當作客人看待,也給我去這麼告訴宅邸裡面的其他人,否則我現在就會把你的手捻斷。」在看見男子像是感覺不到疼痛時我想起了羅爾琳對我說過的話,於是我接著這麼對男子說了出口,因為在這裡絕對的武力大概要比身份地位與禮儀和話語有意義。

  「......好吧,我知道了,要是在這裡沒了一隻手以後還怎麼隨心所欲的戰鬥。」男子說完這番話之後我才將手鬆開,那時男子稍微看了一下自己紅腫起來的手腕。

  同時間希爾也才畏畏縮縮的提著行李走下了馬車,可見她還是能夠感覺到這名男子剛剛對她抱有的惡意的,而從畏畏縮縮的樣子來看她多少還是有些感到畏懼的吧?

  「那先請兩位和我來吧,我先帶兩位去房間,休息一陣子之後再去找梅比奈也沒問題。」男子說完這番話的時候便轉過身子朝正被拉開的鐵柵門後方走了過去。

  看了一會拉開鐵柵門的兩名女性之後我便跟著男子走了進去,希爾也緊跟在我的身後,而宅邸的前院鋪著一條一路延伸到宅邸門前的石磚路,而在石磚路兩側的是一片不知名的墨綠色植物。

  一路走進了宅邸內部之後所見的是以棕色為主色調的內部裝潢,無數木頭製造的家具看起來十分的樸實,除此之外四處都擺放著種植植物的花壇,而內部的走道與各個房間也比從外面看還要廣闊且舒適。

  雖然這麼說非常奇怪......但是內裝給人的感覺有些像是一間透著溫暖的樸實家園。

  「這位就是新來的?看上去沒有其他真祖的那種高貴氣質呢。」才經過幾間房間與幾條走道便見到了一名穿著灰色暴露洋裝的女性,而她一見到我便對著我如此說道。

  而我一開始並不想理會她,為此我沒有對她的話語座出任何回覆,然而那名女性卻在我與希爾的身後跟了上來,而那頭粉紅色的長髮與洋紅色的眼瞳和美麗的外貌十分的顯眼,儘管我並不確定是否是因為她,但是隨後遇到的其他人都會默默的看我們幾眼。

  雖然在同時間我也觀察了一會宅邸內的人員,似乎有人類也有吸血鬼,而我的直覺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這座宅邸裡面的全都不是那種不善於戰鬥的人,無論是人類還是吸血鬼,我也認為這大概就是進入這棟宅邸的一種指標。

  「宅邸內的全都是善於戰鬥的人嗎?」儘管我內心已經這麼相信了,但我仍舊決定對著走在前方的男子這麼問道。

  「當然了~而宅邸的維護等等都是大家分工合作完成的,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妳究竟多強這件事情!哈哈哈哈哈!」然而在男子做出回應之前跟在我身後的女性就率先做出了回應,還在說完話之後笑了一陣,彷彿是在期待著什麼一般。

  「......這樣啊。」當下我有些不曉得該如何回應那名女性才好,她說起話來顯得有些瘋瘋癲癲的,為此我僅僅是用著簡短的話語做出回應。

  「雖然我對妳的實力很感興趣,不過現在似乎還不是時候~那我先行告退了!對了對了......最後一句話!我叫做阿莉亞喔?好好相處吧。」名為阿莉亞的女性像是一陣風暴般留下了名為話語的痕跡後便從我們的身後跑離了,讓人完全沒辦法理解她究竟跟上來做些什麼。

  「......一開始就被阿莉亞纏上,妳的運氣可真不太好。」當阿莉亞跑離之後男子突然說出了這一番話並在一間房間門口轉過身子對著我露出了一副冷笑。

  當下我稍稍陷入了疑問之中......因為被阿莉亞纏上究竟為什麼是運氣不好?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於是我準備開口對著男子問道。

  「這裡就是妳們的房間,基本上兩人共用一間房間,這是妳們的鑰匙。」然而男子在我開口前便率先轉換話題說了下去,並對著我遞出了鑰匙。

  「......」在點了點頭回應並接過鑰匙之後男子便從我面前走離,像是沒有打算過度深入的去談有關阿莉亞的話題一般,當下我對此也不想更深入的思考,因此轉而不以為意的打開用鑰匙房門。

  那時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看起來非常樸實的房間,房間中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木頭家具與兩張看起來有些柔軟的床,儘管比起羅爾琳給我的房間顯得小上許多,但卻讓我久違的有種比較安心的感受。

  於是我很快的就邁出步伐走入了房間之中,同時間希爾也跟著走了進來,並在關上門之後準備整理攜帶過來的行李,以對吸血鬼來說的白天開始了來到第四真祖的城市中的第一天。



  行李中的許多東西都是臨走前羅爾琳送給我的物品,像是這些大件的洋裝與一罐又一罐的魔法藥劑與毒藥,真要說的話我自己所攜帶的行李只有穿在身上的這套習慣穿著的黑色衣裝與現在正掛在牆上的漆黑十字劍。

  當我將魔法藥劑與毒藥一一收入抽屜之內後便回過頭看著將行李箱攤開來的希爾,眼看她的行李箱之中的物品便覺得有些哀傷,因為除了女僕裝以外就只有少量的基本生活用品,而那些生活用品大多還都是羅爾琳指示要讓我使用的,顯得幾乎沒有一點是真正屬於希爾的,儘管希爾也曾經是一名身分高貴的貴族大小姐。

  雖然我相當想帶著希爾去外面的街道逛一逛,並用羅爾琳給的一筆小錢去替她買一點東西,只不過已經進入夜色的現在對人類來說就是名副其實的夜晚,為此街道想必也會冷清起來,更不會有多少間商店是營業的,真的會營業的大概只有酒館吧?可是我不可能帶著希爾去那種地方。

  「待會要稍微晃一下這座宅邸嗎?」為此現在的行動範圍大概就是這間宅邸附近,雖然我並不覺得能夠在宅邸內給希爾尋找到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只不過我也需要稍微探查一下宅邸的動線,為此我終究需要去晃一晃這間宅邸的內外,那何不順道把希爾也帶上?

  「如果主人......要去的話我會跟上。」希爾聽聞我的話語後稍稍停了一下手,過了一小段時間才做出了這樣的答覆。

  「那就等妳整理完行李吧。」眼看希爾還在整理著行李箱中的行李我便如此開口說道,並坐到了一旁的床頭邊休息。

  向外看著一片的黑夜不禁稍稍感覺到了一絲的睡意,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模仿著人類在白天行動,在夜晚裡休息,再加上坐在馬車上並不能好好的休息,為此現在多少是有點感到疲累的。

  不知不覺之間就閉上了雙眼,什麼都沒能多想。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所見的是一片色彩陰鬱的草原與一片灰藍色的天空和無數看似非常沉重的灰色雲朵,彷彿隨時都要下雨了一樣。

  而在這副景色的遠處有一座小山丘,小山丘的上頭是一間疑似小教會的房子,而見到這樣的景色時我稍稍愣了一會,因為我知道這副景色位於何處,其原因就是因為我就是在這裡成長的,而在這附近還有一座小鎮才是。

  隨後我低下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依舊是自己原本的身體,只不過穿著一身奇妙的黑色華服,華服上面有著無數的金色繡花與黑色羽毛和血紅色薔薇當作裝飾,整體而言看起來非常的華麗,可我完全沒有見過這件衣服的印象。

  「這究竟是......是夢嗎?」開口說話的時候仔細想了想自己在看見這副景色前在做些什麼。

  似乎是睡了下去......那麼這應該就是一場夢,雖然我沒有想到自己會放鬆到睡了過去並做了一場這樣子的夢。

  而在夢中感覺只要走回那間小教會就能再見到那名照料我的牧師,儘管我已經不記得他究竟長什麼樣子,但是我仍然因此雀躍的提起裙襬朝著小教會的方向跑了過去。

  奔跑的過程中完全感覺不到高跟鞋讓人難以行走的問題,同時間無論微風在怎麼吹撫著裙襬與長髮我都絲毫不介意,因為我僅僅想再去見那個把我養育成人的那個牧師一面。

  在我還存留的印象之中他是多麼的溫柔,接納了身做吸血鬼的我,還一邊保護著這樣的我一邊想盡辦法在貧窮中過著幸福的日子,要說我會有現在的夢想是因為最初遇上了他恐怕也不為過。

  換句話說,他就是現在的我所夢見的一切的藍圖。

  可是當我到達了小教會門口時便察覺了不對勁的地方,那就是小教會看上去已經廢棄了,無論是牆壁上還是破舊的木門上都攀滿薔薇的荊棘與枝葉,除此之外更是盛開著無數如血一般鮮豔的薔薇。

  為此我稍稍愣了一下,直到我重新意識到這只是夢境而已。

  「既然只是夢那沒有道理可循應該也沒什麼吧。」同時間我自我安慰般的對著自己如此說道。

  因為我發自內心的不希望那間小教會變成這樣,儘管我並不知道在我離開之後便成了什麼模樣,但我肯定絕對不會是這樣......絕對不會。

  過了一小段時間說服自己之後才輕輕的用手推了一下破舊的木門,然而那扇門並沒有正常的打開,反而像是腐朽了一般整面倒了下去,隨即映入我眼簾的是一片開滿了血紅色薔薇的小教堂內部,那扇倒下的門就直接橫躺在花海之中。

  那個瞬間我再次愣住了,因為我沒想到裡面會變成這副德行,不過在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場單純的夢之後便接受了這樣的變化,並朝裡面走了進去。

  無數破碎的玻璃窗與腐朽的梁柱都顯得整間小教堂像是一個廢墟,同時間一名沒有臉的牧師坐倒在最前面的十字架面前,而那個十字架上面也攀滿了血紅色的薔薇與薔薇的荊棘。

  「......」隨後我保持著沉默再次向前邁出了步伐,踩過了無數的薔薇後走到了靠近牧師前方的位置,這時一旁的小門突然被打了開來,一名像是過去的我一樣的小女孩走了出來。

  那名小女孩無論是髮色還是眼睛眼色或是穿著都與過去的我幾乎一模一樣,為此在見到她時我感到有些訝異,因為夢到過去的自己應該是非常少見的事情。

  而她很快的就從我面前走過,到了一旁破舊的木頭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的視線一直跟著她到椅子上,看著她獨自坐在椅子上擺動著雙腳,她都沒有看我任何一眼或說任何一句話,就像是根本看不見我一樣。

  遲疑了一小段時間之後我繞著椅子走到了她的面前並蹲下身子來平視著她,然而我卻覺得她的眼睛不像是在看著正蹲在她前面的我,反而像是在注視著某種我所看不見的東西一樣。

  「妳......在看些什麼?」對於她的視線感到遲疑的我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如此開口問道。

  「我在看著妳,看著名為愛西娜 布拉德的妳。」女孩很快的就對於我的問題給出了回應,那時我便清楚的知道在這個夢裡她是看的見也聽得見我的。

  然而我依然感到遲疑,我不認為自己的姓氏是布拉德,就算我確實有吸血鬼真祖的血脈也一樣......

  「我的姓氏是倫道爾夫,不是布拉德。」為此我試圖去糾正女孩的說詞。

  「我是愛西娜 倫道爾夫,妳是愛西娜 布拉德。」然而像是過去的我的女孩卻堅持的稱呼我為布拉德,同時間還反過來以我的姓氏稱呼自己。

  可我似乎也不覺的她用那個姓氏稱呼自己有什麼不對,因為她確實也是我......雖然說這恐怕只是一場沒有意義的夢......

  「......」於是我沉默了下來,放棄去糾正女孩的說詞。

  因為只是一場夢的話那也沒必要堅持的去糾正吧。

  為此我重新站起身子走道女孩的身旁坐了下來,同時間因為我的身體重量導致本來就有些破舊的椅子發出了警告般的聲響,像是隨時都要散開來一樣。

  保持著沉默與女孩看著相同的方向,但我除了破舊的牆壁與盛開的血紅色薔薇以外什麼也都看不見,與女孩似乎有著什麼決定性的不同。

  在夢裡不曉得時間是怎麼流逝的,為此我並不知道過了有多久,過程中僅僅是一直看著相同的方向,而我什麼都沒能回憶起來,而不知道什麼時候眼前的景色突然的變化,我發現又回到了我睡著的房間,眼前的景色也變成了樸實無華的天花板。

  那時我緩慢的爬起了身子,只見希爾蹲坐在一旁的房間角落,而希爾在看見我爬起身子的時候便迅速的站起了身子,像是在等待著我醒過來一樣。

  「我睡了多久......?」放了一圈房間內的景色,窗外的天空還是一片漆黑,似乎沒有一覺到天明,可我終究想知道自己睡了多少時間。

  「大概三個鐘頭左右......」希爾聽聞我的提問後很快就做出了這番答覆。

  「那我們就出去看看宅邸的動線和一些配置吧。」醒來之後我也不是多在意那個夢,於是我便接著對希爾說出了這一番話,並準備去做睡著以前決定要做的事情。



  宅邸內的走廊與公開的房間擺放著一些裝飾品,像是風景畫與動物的頭部標本和皮革之類的裝飾品,相較羅爾琳與瑪莎雅的宅邸顯得比較沒那麼奢華,因為精細的雕像與藝術品顯得相當的稀少,就算是風景畫看起來也不像是專業的畫工所繪製的,反而像是普通的人能夠畫出來的潦草塗鴉一般。

  走到大廳的時候一盞掉在中央的燈所散發出來的微光便射入了眼瞳之中,不禁使我稍稍瞇起了眼睛,而放在大廳中央的大桌子周遭的沙發上坐了兩名未曾見過的吸血鬼男子。

  「......」當我看了他們短暫的一小段時間之後他們也回過頭看著我,一點都不訝異的樣子像是早就察覺到了我的氣息一般。

  「這坐宅邸有什麼特別值得一去的地方嗎?」想了一會後我便這麼對兩名吸血鬼男子問道。

  因為比起自己花時間去慢慢探索,有些時候請人給自己一個大致方向或許會比較好,同時也是因為跟在我身後的希爾似乎覺得在宅邸內漫無目的的打轉有些無聊,至於我為何看的出來僅是因為在神情的方面表現的有些露骨。

  「就算是第五真祖也只是個新來的啊,不知道這座宅邸的好處呢。」其中一名男性吸血鬼在做出這番回應的時候露出了一陣意味深長的淡笑,那意思就像是在這間宅邸有很多的好處一般。

  「好處......?」而對於那名男子還沒有說出口的訊息我抱有疑問,於是我接著男子的話與深入的追問。

  「這裡有許多的設施,像是訓練場、酒館、軍武庫等等的地方,可以協助自己變的更強、或是去取得自己想要的事物、又或是去享受一下休閒的時光。」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而他的語氣聽起來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為此我準備再次張開嘴巴繼續提問,然而就在此時男子接著開口說了下去。

  「但是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階級啊!」男子一說完話便從自己的領口拿下了一枚徽章。

  徽章有著有些精細的金色鑲邊與黑色的金屬基底,而在鑲邊的正中央刻著二的數字,看見那個徽章的同時我便大概猜到了狀況。

  「要使用那些設施就必須有相應的階級,然後必須藉由戰鬥來提升階級,是吧?」於是我將我猜的狀況說了出口,那個時候男子露出了一副燦笑並點了點頭表示正確。

  「那最高有幾個階級?」對我來說戰鬥不是一件難事,所以要提升階級應該也不會太困難。

  只不過我並不清楚我提昇在此處的階級有何意義......但它也是一種情報,能夠提前之道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往後要是與此處的人戰鬥也比較方便辨別大致強度。

  「總計有六個階級,從零到五,數字越大就越是強大,雖然聽說妳非常強......不過現在也還不過是著階級零的傢伙就是了!」男子說完話後低聲的笑了一會,那陣笑聲就像是嘲笑一樣。

  但我對此並沒有感覺到憤怒與不悅,因為我覺得那並不是一件需要讓我感到憤怒的事情,實力被小看也罷......因為那是一件要證明非常容易的事情,儘管我並不曉得此處是否會有比我還要強大的人。

  「不過沒事的話也可以去酒館繞繞,雖然階級零能喝的飲品很有限,不過依然可以去找對象要求決鬥,藉此來提升自己的階級。」男子說著的同時伸出手握住了放在一旁的短劍,就像是想要與我決鬥一樣。

  「......我知道了,那告訴我酒館在哪吧。」儘管對於他隱隱約約的挑釁我有些在意,但我終究決定無視。

  至於原因嗎......?第一場戰鬥總要顯的精采一點,如此一來才比較方便博得此處的名聲吧?雖然說選擇階級二的或許是一種比較保險的做法......可是那有可能是失去表現自己的機會,因為我並不擅長以華麗的戰鬥姿態戲弄對手。

  「酒館的話從那扇們走出去沿著左側的走廊走就會到了,那麼妳就好好加油提升自己的階級吧,不過不用擔心手段殘暴的問題,因為強者至上嘛。」男子說完話後露出了一陣不懷好意的淡笑,看著就讓人覺得異常的不舒服。

  「這樣啊,謝謝。」於是我簡短的做出回應,隨後便帶著希爾朝他手指所指的那扇門走了出去。

  沿著左側的走廊不斷走著,一路上還拐了幾個彎,同時間還額外的察覺了這間宅邸的窗子數量相比起羅爾琳的宅邸與瑪莎雅和賽爾的城堡顯得相當的少,而且幾乎沒有以落地窗的形式建造。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因為那都只是顯得這裡似乎稍微注重於建築物的安全罷了。

  走了一段時間之後便到了酒館的門口,推開門的瞬間一股濃厚的酒臭味便傳入了鼻腔之中。

  而酒館的內部做滿了無數的吸血鬼與人,無數樸實的木頭桌子與椅子和酒桶擺放的到處都是,混亂的景色之中一點秩序都沒有,顯然是我絕對不會想戴希爾來的類型。

  「這裡就是酒館......?」然而希爾面對眼前這副混亂的景色反而露出了一絲有些興致的樣子並如此開口問道。

  「差不多就這樣吧......」儘管我並不希望帶著希爾來這種地方,可是既然已經帶來了,她也露出了一副有些興致的樣子,那我也不好意思現在叫她回去。

  雖然說要她一個人回去我也不是多放的下心,因為在這個滿是戰鬥專家的宅邸中毫無戰鬥能力的希爾可以說是最好欺負的對象。

  「好特別......」希爾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又回復了那副冰冷的神態並低聲的這麼說道。

  而從她這麼說這一點就能夠知道她從未來過這樣的地方,可見她的父母多麼致力於保護她。

  「這不是第五真祖愛西娜嗎?歡迎來到酒館啊!」不到幾秒之內一個讓我有些印象的聲音變傳入了我的耳中,隨後聲音的主人阿莉亞便迅速的跑到了我的前面。

  「......是叫阿莉亞沒錯嗎?」看著她跑到自己的面前我第一件做的事情竟是確認她的名子,為此我這麼問了出口。

  「嗯,真高興妳立刻就記住了我的名子!」阿莉亞一聽見我叫出她的名子就露出了一副十分歡喜的神情並牽起了我的雙手,隨即上下搖晃了幾下雙手,就像是在表達著自己所感受到的歡喜一般。

  同時間我瞄見了位於她的領口的徽章,中央刻著四的數字,由此可以判斷出她的實力恐怕有相當的程度,因為距離最高的五只有一階。

  「怎麼了?很在意這個嗎?」阿莉亞很快的就注意到了我的視線落在她的徽章身上,那時她便鬆開了我的手並一邊說著一邊迅速的將身子貼了上來,整個上半身幾乎都貼著我的身體,隨後抬起視線用著一副挑逗般的眼神看著我的雙眼,同時間還用一只手輕輕的敲了敲金屬徽章。

  「是有些在意,不過可以先別貼著我嗎?」被別人貼著讓我感到十分不習慣,因此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就已經將阿莉亞推了開來。

  「也是呢,就算梅比奈稱讚過妳的實力,可以現在終究是最低階的階級零,也就是沒有徽章呢~如此一來能做的事情或能享受的也都很受限。」阿莉亞被我推開之後便順勢的往後退了一步,並用著一副淡笑對著我如此說道。

  「聽說來這裡可以找到決鬥的對象,只要打贏就能提升階級,這是真的嗎?」雖然我感覺這似乎就是真實的情況了,但我仍然決定再對著阿莉亞問道。

  「這句話的意思是有想和我決鬥的意思呢?還是單純問問而已?」阿莉亞一邊說著一邊摸了摸臉頰,並露出了一副有些疑惑的神情。

  「可能比較偏向前者吧。」儘管我不曉得阿莉亞究竟多強,但是總是要嘗試看看的......至少我不認為自己屬於很弱的一方。

  「那還真讓我深感興趣呢!」阿莉亞一聽見我的回應便露出了一副十分燦爛的笑容並接著這麼說道。

  而就在阿莉亞說完話之後周遭在不知不覺間就圍滿了人,那些人用著一副非常詫異的神情看著我,就像是難以相信我對阿莉亞有決鬥之意一般。

  「......雖然是第五真祖......但沒想到一上來就要和阿莉亞對決啊......」

  「就算不太會被殺死還是會非常痛啊......」

  「會不會自信過頭了?」

  「梅比奈好像說過第五真祖非常的強......說不定意外的會是一場精采絕倫的戰鬥......」

  同時間那些人之中有著無數的說話聲再響著,而這些就是我聽的特別清楚的話語。

  「那就決鬥吧~我們現在就去找梅比奈申請!走吧走吧!真讓人熱血沸騰!」阿莉亞開口這麼說的時候便再次拉起了我的手,但這次她並不是單純的晃動手,而是迅速的朝門外跑了出去。

  儘管我還沒正式的將宅邸晃過一遍,但是眼看就是與階級四的人決鬥的機會,於是我便跟著阿莉亞跑了起來,一直在一旁看著的希爾在同時間也跟著跑了起來。

  如果阿莉亞確實知道梅比奈的所在之處的話,那我們現在就是朝著梅比奈的方向再前進吧......真沒想到會以類似於自己人的形式再與她碰面。



  穿過許多條走廊與開放式的房間之後便來到了一扇看起來並不特別的門面前,而阿莉亞在走到門面前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就將門給推開,就像是進自己的房間一樣隨意。

  而在那時我所看到的是一間看起來十分普通的房間,無論是家具還是牆面的裝飾等等都如同我的房間一樣,只是稍微廣闊了一點。

  同時間在那麼普通的環境中最亮眼的便是掛在牆壁上巨大黑刀,大小絲毫不輸給我慣用的大劍。

  「嗯?阿莉亞你帶著她來了啊?」而坐在房間的椅子上看著書的梅比奈轉眼間就將視線放到了我們身上並在同時間開口說著。

  「是的!我想立刻和愛西娜決鬥,可以嗎?」阿莉亞迅速的放開了我的手之後便跑到了梅比奈的面前,用著充滿著期待的語氣對著梅比奈如此問道。

  「可以讓妳和她決鬥,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呢,有些重要的是事情必須先談一談......一方面妳也能做點準備,因為她可是連妳都難以扳倒的對手喔?」梅比奈一邊說著一邊闔上了書本並對著前方的阿莉亞露出了一副看似溫柔的淡笑,隨後將書本放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面。

  「好吧,那我先去旁邊等一等。」阿莉亞說完話後露骨的表現出了有些失望的神態並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一副完全沒有在乎所謂身分的高低的感覺。

  「過來這邊坐下吧。」當阿莉亞走到一旁去的時候梅比奈便對著我招了招手並在同時間開口說出此話。

  為此我往前走到了梅比奈附近的另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同時間希爾將房門關了起來並走到房間的一個角落孤零零的站著。

  「多於的寒暄招呼就不用了,妳來這裡是因為羅爾琳的要求對吧?」梅比奈看見我坐下之後便出聲直切重點般的開口問道。

  「那我也不多說什麼廢話了,妳也知道瑪莎雅要與羅爾琳全面開戰了,請妳出軍協助作戰。」對於梅比奈直切重點的話語我也直接說出了此行最大的目的。

  那時梅比奈低聲的笑了一會並輕輕的敲了敲椅子的扶手,像是心情非常的好一樣,讓人產生了一種她會直接答應的觀感。

  「容我拒絕,因為那對我根本沒有任何一點好處不是嗎?瑪莎雅那邊的手下沒有一個殺起來有意思的啊!」然而梅比奈在轉眼間卻開口拒絕,可是臉上依舊保持著笑意。

  「所以無論如何妳都不打算幫忙是嗎?」眼看梅比奈的回應就像是完全沒有打算加入作戰的意思,於是我如此開口問道。

  同時間心裡想著要是梅比奈不出手協助的話我要怎麼回去?羅爾琳會就這麼讓我回去嗎?整件事情都複雜的有些讓人生厭。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一開始我就不會收留妳了,我可以協助啊,可是妳要證明妳有讓我協助的價值,換句話說妳必須征服這裡的一切,也包括我喔?不過不用擔心呢,一路戰鬥道最後,想殺就殺,想放過就放過,隨心所欲地把所有人打敗我就會願意出軍協助。」梅比奈在說完這番話的時候露出了一副看起來非常開心的笑容,像是在期待著我戰鬥時的模樣一般。

  而聽聞這些條件的時候我便感覺到嚴峻的時間壓力,因為大戰就在眼前,我必須在羅爾琳被擊垮以前打敗這裡的所有人嗎?這也太困難了。

  「不過也是呢,太弱的傢伙不打也罷,把階級四的三個人,還有唯一一個階級五的我打倒如何?不過和我戰鬥的話我可會毫不猶豫的帶著殺意攻擊喔。」當我感覺到不太可能的時後梅比奈說出了這一番話。

  而那一番話讓我感覺看到了一絲的希望,因為僅僅是四場戰鬥的話時間應該綽綽有餘,儘管最大的問題在於我是否能夠戰勝梅比奈?至少據我所知梅比奈確實非常強大,絕對不是一個好對付的敵手。

  「我知道了,那妳就安排時間吧,越快越好。」可是我沒有多餘的心思可以去考慮那些,為此我迅速的做出了答覆。

  同時間我也沒有多考慮梅比奈反悔的可能,因為我並不覺得她是個會輕易食言的對象,至少據我所知她就是個非常直接的戰鬥狂。

  「我會找時間安排好,真期待呢。」梅比奈說完話後再次笑了起來,向是對於我接受了她的要求感到非常歡喜一般。

  「那可以把我排在第一場嗎!?」梅比奈的笑聲都還沒停歇下來阿莉亞便在此跑了過來,貼在梅比奈的身旁用著一副非常激動的語氣問著。

  「當然可以,先搶先贏......雖然我打算把自己排在最後就是了,壓軸總是最有趣的。」梅比奈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停下笑聲並對著阿莉亞做出了回復。

  「這麼聽來梅比奈是認為她會贏過我們這些階級四的?」阿莉亞在聽聞梅比奈的話語後露出了有些遲疑的神態。

  「是怎樣就請妳自己猜想了。」梅比奈並沒有給出一個絕對的答案,她反而是用著有些意味深長的淡笑做出答覆,就像是刻意的不想被看出來自己對此的真實看法一樣。

  「那可真讓我更加期待了,有一種血液都要沸騰的感覺!」阿莉亞在聽聞那個回答時並沒有露出不滿的神態,她反而是露出了一副興奮的神情並接連在一旁開心的跳了幾下。

  「不過妳我現在都是類似的存在了呢。」而梅比奈對於阿莉亞的歡喜並沒有多做什麼反應,她反而是將視線對準著我開口說出這一番話。

  當下我想了想梅比奈的意思,是說我和她一樣流著吸血鬼真祖的血脈?還是說我的行為?或是再說我和她一樣傷害了瑪莎雅?

  「什麼意思?」想了一會都沒能得出答案的我決定直接開口問道。

  「字面上的意思啊,妳與我和其他兄弟姊妹幾乎是一樣的了,除了羅莎莉亞就是了。」梅比奈這麼說著的時候微微的對著我伸出了右手,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的溫和,讓人感覺不出她是個戰鬥狂。

  可我比起那副笑容我更加在意她究竟是什麼意思,因為聽了她這麼回答我終究沒能理解其中的含意。

  「......」為此我沉默了下來,因為我不曉得要如何做出回應才好......我根本就不懂梅比奈說這番話的意思,這是要怎麼做出回答?

  「吸血鬼不是一種擅長欺瞞的種族,而是一種都會順從慾望的種族,就是這麼一回事而已喔。」梅比奈一邊繼續說了下去一邊站起了身子並走到了我的面前輕輕的用手碰了一下我的肩膀。

  而那副動作與話語就像是在提醒著我什麼一般,但我所想到的並不是讓我能夠接受的。

  想要保護並讓其他人幸福不是我個人的慾望,而是大家都所想要得到的,不是這樣嗎?

  「我不懂妳想要表達什麼。」為此我拍開了梅比奈的手並跟著站起了身子,從上方看著梅比奈的頭頂。

  「無妨,那麼看妳接下來要去宅邸的哪裡做些什麼都隨妳,我要把還沒讀完的書給讀完。」梅比奈說完這番話之後便轉過身子走回了她原本所坐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並拿起一旁小桌子上的書本繼續看著。

  她那副專注無比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帥氣,給人一種似乎在做著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觀感。

  可是當下我並沒有在乎那麼多,很快的我便轉過身子朝門外走去,希爾在同時間也跟了上來,那時我心裡想著不曉得能否順利的戰勝到最後,為此想要稍微去練習一下,好讓自己的身體更加更加的熟練所有戰鬥的動作。

  而在我離去之前我能夠感覺的到阿莉亞的銳利視線,那副視線就像是在打量著我的全身上下一般,彷彿是要看穿我究竟有多少實力,但我對此並沒有多在意些什麼,因此我僅是將門打了開來並帶著希爾走出了梅比奈的房間,準備去拿取我的武器進行戰鬥的練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6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楓夜喵
來簽到啦~

12-09 12:54

黑漆
非常感謝~12-09 13:10

GP支持,互相欣賞。[e12]

12-11 13:01

黑漆
非常感謝。12-11 17:24
帶翼獨角獸
越來越精彩了><

12-18 08:53

黑漆
感謝您的回應支持!12-18 17: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powers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Accipiter ge... 後一篇:美食犒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owersd喜歡小說的人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奇幻或是愛情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