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天墜者二《第十四根羽毛 克里斯的秘密》

作者:安普特│2019-12-09 00:13:14│贊助:4│人氣:80
  在碧安卡死亡後,躲在一旁操縱圓桶的克里斯立刻拉著我從天空逃逸,回避難所重整。

  朱莉亞在完成任務後便已先行回族內報告,因此只有沙利葉、克里斯及伊索陪我回去。我沒有過問碧安卡屬下的傷亡狀況,但我相信應該都傷得不輕。我換下制服,順便清理了身上的血跡。走出房門,我看見一身潔淨的沙利葉已在等我。我咳了咳。「那麼……約定。」

  「我記得。」沙利葉朝我伸出手。「我們去屋頂談吧。」

  沙利葉拉著我從小梯子上到天臺,並在將我扶穩後才放開我。

  天空陰陰的,好幾片烏雲將星星遮蔽住。空氣中濕氣很重,有大雨欲來的趨勢。我們面對面,彼此之間相距一公尺左右。我率先開口。「所以……我一直想不起來的人就是你,對吧?」

  「如果妳是指送妳項鍊的人,沒錯,是我。」沙利葉的指尖碰上我的項鍊。

  彷彿如觸電般,大量的記憶開始灌入腦海中。層層被封印的面紗被揭起,雜亂的拼圖被重新歸位。

  想起來了,全都想起來了。

  月下的初遇,是我踏入天使界的開端。與亞維爾的對峙,是沙利葉抱著我脫離危險。和秦雪姬的戰鬥,與我並肩作戰並在最後關頭救了我的,也是他。以及──以及──

  我抬眸,沙利葉臉上毫無表情,明白我已知曉來龍去脈。

  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不……不!」我全身激烈的顫抖,不受控制的跪下。「為什麼是你……」

  雷電劈開蒼穹,照亮兩人的臉。沙利葉緩緩勾起笑容,冰冷、毫無人性。「下次見面,我們就是敵人了。」

  同一時間,大雨滂沱落下。

  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早已看透沙利葉。然而到了現在,我才明白自己錯得離譜。有沒有可能,我一直以來所認識的沙利葉,全都是他演出來的?有沒有可能,我其實從未真正認識他?

  雨水混雜著淚水,順著臉頰滴落。沙利葉轉過身,白色的雙翼依舊是那麼的美麗無瑕。我伸出手,想獲住他的衣角。「沙利葉!」

  他沒有理我,縱身一躍,身影消失在無星的夜空當中。

  「從十年前的那場初遇到現在,我一直都暗戀著妳,甚至快到走火入魔。」

  騙人。

  「妳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芒,沒有妳,我也沒了存在的意義。」

  騙人,全都在騙人。

  痛,撕心裂肺的痛。

  從靈魂深處不斷湧出的絕望讓我彷彿快四分五裂,我試圖掐住自己,想從這可怕的夢中甦醒。醒來之後,我就會在沙利葉懷中,沒有所謂的繼承者戰爭,他也從未背叛我。

  但,什麼都沒發生。

  我的手朝他消失的方向抬起,彷彿這樣就能挽回他。

  然而,新出現的人拍掉了我的手。「秦夜璃!妳為什麼還是講不聽!」

  我一動也不動,宛如一尊壞掉的木偶。

  克里斯雙膝跪在我面前,冰冷的雙手捧著我的臉。「為什麼妳一定要執意愛著那個無情又危險的男人!難道我就不行嗎!」

  我木然的看著他,覺得他的聲音離自己好遠好遠。

  「秦夜璃,我從來沒告訴過妳為何我是妳的未婚夫吧?現在一併告訴妳也無妨。」克里斯的眼神變得冰冷,深邃的眸子深不見底。「其實我的真實身分並不是闇族天使,我甚至根本不是墮天使。」

  我眨眨眼,茫然的看著他。

  「我是一隻時夢鳥,傳文中引發時空轉輪事件的關鍵種族。」克里斯深吸一口氣。「在時空轉輪事件時,是我保護了妳和妳母親,妳們才能毫髮無傷的來到這個世界。也因為如此,秦月才會將妳許配給我。」

  「如果這樣還不夠讓妳信服,我就再提一件事。」克里斯滔滔不絕的說著,彷彿不將話說完就不罷休。「要是沒有我,妳在沙利葉演唱會的當晚就死了。原本的那天我並沒有及時趕到,妳和瑪姬寡不敵眾,最後雙雙死於燼靈手下。是我付出代價逆轉時間,妳才能逃過一劫。」

  「所以,妳能不能……嘗試愛我一次?」雨水滴入眼睛,使克里斯的身影模糊不清。

  我知道在父母眼中的那個好女孩,理應一口答應。嫁給克里斯才是符合大家心中期待,最正確的事情。但……

  沉默了半晌,我終於擠出了自己的答案。「對不起,我辦不到。」

  這句話彷彿將克里斯打如無盡深淵般,一時之間什麼話都無法回應我。但他還是掛起笑容,拉起我的手。「我們先下去弄乾自己,好嗎?」

  我沒有多做表示,但還是乖順的跟著他走。

  浴室為全站式,並沒有浴缸可以使用。一進入隔間,我便站在蓮蓬頭的熱水下發呆。在這裡,我的哭聲可以不被任何人聽見。我知道沙利葉並沒有錯,我們本該就是敵人。克里斯也沒有錯,他只是愛錯了人。但我就是感到十分難過,找不到能發洩的出口。

  為什麼,堅強是如此的困難?

  §

  當我好不容易停止哭泣,梳洗完畢走出浴室,我赫然驚覺克里斯竟一直站在門外等我。

  「喝吧,今晚早點睡。」克里斯將一杯微溫的柑橘茶放到我手中,確定我拿穩了後才放開。

  我不敢問他是否事一直站在浴室外聽我哭泣,但我猜八成是。我嘗試強迫自己向他道謝,無奈一直擠不出聲音。

  說不出口。

  明明只是簡單的兩個字,為什麼說不出口?

  發不了聲的情況下,我只能點點頭回房。

  這晚,我夢見了沙利葉。

  夢中的我們身處在一望無際的花海中,而自己依偎在沙利葉懷中。微風輕拂過我的臉,溫暖中帶著一絲甘甜的氣味。我抬頭看沙利葉,對上一雙明亮的綠色眼眸。他的眼中盈滿愛意,毫無保留的顯現出來。

  就在我即將吻上他時,場景轉換。

  我在一條濕濘的小巷中奔跑,腳底不時打滑。雨水不斷打入我眼裡,使眼睛十分不適。前方的人影緩緩走著,但無論如何都追不上。身後,克里斯拉住我的手腕,執意不讓我前進。在他的百般阻撓之下,我忍不住掏出匕首,狠狠刺穿他的胸口。克里斯炸成一堆黑色羽毛,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我邁開腳步,想趕上那已距我有一段距離的金髮人影。我大聲叫喚他的名字,卻得不到回應。地面就在此時裂開一個大洞,我瞬間被吞入沒有盡頭的深淵中。

  我猛然驚醒。

  手下意識摸到身邊,在摸到冰冷的床位後才赫然想起沙利葉已不在身邊的事實。我的雙手覆到頸間的項鍊上,眼淚不自覺的便流了下來。

  而這次,他有可能不會再回來。

  我洗了臉,將所有哭泣的痕跡抹除。現在的繼承人只剩三位,再過不久必定會與沙利葉對上。雖然潔艾兒並沒有限制戰爭時間,但最大的敵人已死,以聖族的態度應該會想速戰速決。

  走下吱嘎作響的木梯,柑橘香立刻盈滿鼻腔。我原想對樓下的人道聲早安,話語卻在看到那頭耀眼迷人的長髮時梗在喉頭。……沙利葉?

  然而在下一秒,轉過頭來的銀髮男子瞬間粉碎了我的希望。

  坐在沙發上的人是伊索,不是沙利葉。

  他拍拍身旁的空位。「要坐坐嗎?早餐很快就好了。」

  躊躇了幾分鐘,我決定接受他的好意,輕手輕腳在沙發上坐下。電視上正播報著昨天的那場爆炸,監視器中的畫面模糊不清,只能勉強看出幾個人影,看來有天使族的人去處理過了。現場沒有發現任何屍體的痕跡,只留瓦礫堆及一地的狼藉。許多專家在電視上發表著他們的臆測及高見,但無人能確切推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不是幻族去處理的,而是潔艾兒本人下手更動監視器。」彷彿知道我在想什麼,伊索開口解釋。「繼承者戰爭的善後幾乎都是由她負責。」

   潔艾兒啊……又是那個神祕的女人。

  「伊索,我可以問你一些事情嗎?」我轉向他,正好補捉到他的注視。

  伊索眨眨眼,緩緩點了點頭。

  「你對『潔艾兒』這個人有什麼看法?」

  只見伊索稍微愣了愣,然後露出了然的笑容。「妳才踏入天使圈不久,也難怪會問這個問題了。」

  他關掉電視,室內頓時只剩克里斯在廚房忙東忙西的聲音。「潔艾兒是路西法的親女兒,並且擁有覺醒之血。準確來說,妳的覺醒之血便是繼承自她。除此之外,她因年輕時意外獲得遠古之神的力量,使她身為半墮天使力量卻可只處她父親之下。」

  「等等,」我霍地打斷他的話。「潔艾兒是混血?」

  「是的,她的另一半血統也是人類。」伊索對我眨眼。「這使我曾經懷疑你們家血脈是不是都專找人類或混血作伴侶,直到妳找上沙利葉。」

  伊索突然住口,因為他發現自己不小心在我面前說出了那個禁忌名字。氣氛突然因他無心的一句話而變得尷尬。伊索咳了咳,嘗試把話題拉回來。「總而言之,在時空轉輪事件後,路西法並沒有來到這個世界,因此領導的重責大任便落到了她身上。潔艾兒將原本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視力驅逐或簽訂和平條約,不服者則趕盡殺絕。這一切均由她本人憑一己之力達成,因此眾天使都對她又敬佩又忌妒。要是沒有她,現在的墮天使想必不是被滅族就是一團亂了。」伊索的語氣流露出一絲絲羨慕。「我猜妳想問的應該不只這些吧?」

  「是的。」既然被察覺了,那我也無須再猶豫。「我想知道的,是這場繼承者戰爭的目的及真相。」

  五族本來好端端的,為何要突然舉辦使五族反目成仇的戰爭?獲勝者又可以帶給潔艾兒什麼好處?關於繼承者戰爭的謎團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如天上的星辰般不可勝數。

  伊索低頭思索,似乎覺得我的問題很有趣。「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我也想過不少次。可惜的是,目前我也只有一些推測。」

  「最有可能的目的,我猜是為了『篩選』吧。」那雙如黃金液體顏色的燦金眼眸認真凝視著我。

  伊索的猜測和我最初的想法不謀而合。我點點頭,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能當上繼承人的不是族長的兒女就是族中的精英,而讓精英相互戰鬥,最後活下來的便是強者中的強者。」伊索解釋道。「很殘忍,但卻快速、有效。」

  「然後呢?選出最強者後她打算做什麼?總不會是培養出一個人來挑戰她吧?」我提出質疑。

  伊索搖搖食指。「不一定哦,也許她打算徵個助手?」

  「早餐好了。」克里斯的聲音從餐廳傳來,暫時終止了我們的對話。於是我們離開客廳,到餐桌前坐定。

  今天的餐點是傳統的中式清粥小菜。我時在是很欽佩這群穿越而來的天使,明明在十幾年前還完全不曉得臺灣這種地方,現在卻適應得如此良好,甚至還能燒出一桌中國式小菜。察覺到我的目光,克里斯困惑的指了指滿桌佳餚。「快吃,別讓菜冷了。」

  我拿起空碗,舀了幾杓粥到碗裡。

  吃飯時,我不時悄悄觀察克里斯的神色,但無論是表情、動作,全都與平常無異,這使我更加緊張了。我的腦海不斷浮現各種無解的問題,折磨自己的心思。我昨天的話是不是對他太冷酷了?他是不是一直都放在心上?我該不該主動道歉?還是等他自己提起?諸如此類的問題一層層疊加,搞得我快發瘋。

  「……秦夜璃?」伊索擔憂的聲音傳來,將我自排山倒海的愧疚中拯救出來。「妳還好嗎?」

  「我沒事。」我搖了搖頭,屏除自己雜亂的思緒。「我們是不是該討論接下來的計畫了?」

  我盡量表現得很積極,希望能彌補剛才的恍神。

  「目前靈族採用的是最惡劣的拖延戰術,他們讓墨蕾蒂亞住在領地裡,每三日出去一次,這樣一來就能回避潔艾兒的懲罰。」克里斯滑著手機,觀看裡面的資訊。「依我來看,聖族大概也懶得出手處理掉他們。因此我想問妳一句:妳確定要扛起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嗎?」

  「什麼意思?」我頓時有些不解。

  「就如我剛才所說的,其實現在最輕鬆的方法就是學墨蕾蒂亞,待在領地中不戰鬥。」克里斯手撐著桌子,傾向我。「妳覺得如何?」

  「不行。」我想也沒想便果斷回絕。

  這個方案著實很吸引人,但我心底知道有不能這麼做的理由。「如果潔艾兒的目地真的是篩選,她絕對不會把冠軍給使用這種旁門左道的人。」我指指天花板。「就連現在,我相信她都在不知何處俯瞰著我們的抉擇。」

  「我同意夜璃的話。」伊索附和,但又加了個但書。「不過在此處我要先聲明,礙於我聖族天使的身分,接下來的戰爭我都會處於中立,不出手幫助任何一方。當然,這也包括聖族。」

  其實在伊索說這句話時,我才赫然想起他聖族天使的身分。也許是因為它平時都獨自旅行,反而讓人很容易忘記他的身分。感謝他這番話,我終於暫時放下心來。至少,接下來的計畫應該都不必擔心外漏。「那麼就決定了,我們的下個目標是靈族。」

  見克里斯不再有異議,我們便進入討論的階段。「克里斯,你剛剛說墨蕾蒂亞每三天會出領地一次,對吧?」

  克裡斯慎重的點點頭。「但每到那時她的身邊都是重兵把守,根本連碰都碰不到她。我認為最好的時機點是墨蕾蒂亞在領地中時,那是他們最疏於防守的時刻。但首先,我們必須找到方法進入領地。」

  眾人瞬間陷入沉思之中。

  若要硬是用武力碾壓,勢必會引發大量傷亡。尤其靈族擁有莊家優勢,要打下來不外乎會有一場混戰。但如果我們藉由偽裝偷偷摸摸混進去的話……

  「幻族。」我脫口而出。「我們需要一名幻族天使。」

  克里斯不愧是已和我相處一年的戰友,立即明瞭我的意思。他挑起眉。「妳要打哪弄來一名幻族天使?」

  我定定看著他,說出我的打算。「我們必須救出瑪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56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愛情|女性向|BG|魔法|HE|天使|BE|虐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elody8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天墜者二《...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天墜者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oo589111巴友們
歡迎來看看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