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長篇奇幻】陰陽雙生三 銀冠爭奪賽 四章 第三日

作者:軜秦│2019-12-08 22:25:26│贊助:24│人氣:220
上章
目錄

  四章 第三日

  銀冠爭奪賽第三日已到,這天與初賽二日都不同,晉級的三十二位代表在早上八點就被帶到賽場內一間大型休息室,在觀眾席上也有了專屬的座位。有許多士兵在護衛他們,但同時也一定程度地限制了他們的自由。事實上,就是因為以往曾有代表們晉級至此卻遭到襲擊,之後才會對代表們做出如此保護。

  不過自從奧韃秘思發展成最強國之後,也已經有許多年未曾發生過襲擊代表這種事情了,至少在奧韃秘思的領土內沒有發生過,畢竟銀冠爭奪賽是象徵友好競技的比賽,誰要是敢在這幾天動手腳,不僅是對受襲擊的代表所屬國家展示出赤裸裸的敵意,更是對身為主辦方的奧韃秘思大不敬,誰也不會去幹這種一次惹怒二個國家的事情。

  從這天開始,威廉竟然親自到表演台上,以便隨時阻止意外發生。

  喬颲坐在觀眾席上,看著後二日的賽程表,只覺得一切真是剛好,他們卡農六位代表,在八強賽前都不會碰面,也就是說如果他們都能贏下去,是真有可能把前六名都包下來。

  當然這不是件輕易的事情,今日上午會比出前三十二強,下午則是前十六強。喬颲是上午場最後一個出賽的,一個上午看下來,他知道光是上午場,都比初賽二日強上許多。

  不過那也僅限於與初賽相比,這三十二人自然也有強弱之分,喬颲還是認為這裡過半人不如他,因此對於他叫得出名字的都成功晉級這點,也是絲毫不意外,很快地,威廉宣佈道:

  「來自黎愛緹亞,卡農的喬颲.羅西納,以及來自斯佩德,里米尼的塔伊!」

  這名叫做塔伊的青年,他並不認識,不過從外貌來看,可以知道他就是「斯佩德矮子」,據說是最後一次參加爭奪賽,還有人重金下賭在他身上。

  塔伊的身高連喬颲的胸口都不到,大概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在男人中的確屬於比較矮的,無怪他的外號會比名字來得有名,手上拿著一柄短斧,對比一下雙方的身形與武器,喬颲可說是處於一個了極大的優勢,但他卻沒有絲毫輕敵的念頭。

  二人就定位後,威廉隨即宣布比賽開始,二人都選擇高速衝上前,喬颲本欲以一個橫劈砍向塔伊的下半身,看看他會怎麼應對,卻先看見了塔伊後腳微屈,喬颲察覺到這個動作,頓時凝力不動,果然塔伊一俯身,雙腳蹲到極低,如果他這劍劈出,這下頓時就會落空,下一瞬間,塔伊便一跳到他臉前的高度,手中單斧擊向喬颲!

  這一招,與先前在寧閣時,德盧卡氣到不認人而攻擊喬颲的情景非常相像,可是德盧卡的速度比塔伊快上太多,再加上喬颲早已預見了塔伊的後手,那凝力不動的巨劍便是證明,這二點加起來,使得喬颲穩操勝劵,塔伊身在半空中,駭然看見本該閃掉的巨劍朝自己腰身劈過來,他避無可避,手中短斧剛揮出去,自是也無法及時伸回招架這記攻擊,腦中什麼也來不及多想,身體就被砍飛出去。

  塔伊感覺眼前一黑,勝敗什麼的完全拋到腦後,連咳出的血都不在意,只趕緊摸了下被砍中的地方,原以為至少會血流成河,手上傳來的觸感卻告訴自己那是衣物的感覺,接著他便看見一把巨劍指向他的身體,原來,喬颲是用劍面把他擊飛出去的……

  塔伊躺在地板上,連武器都脫手,要害也被人指著,自然是輸了。威廉喊道:

  「喬颲.羅西納,獲勝!」

  觀眾席上頓時爆出一陣騷動,不少鐵牌被丟到場地內,原來,昨晚那位男人下賭了重金在塔伊身上後,也有不少人跟著押進,相反於喬颲的高賠率,這些賭者自然是相當失望。

  這下代表們只剩十六位,下午還會再淘汰至剩八名,今日的賽程便算結束了。

  時間為上午十一點,二個小時過去後,下午場也宣佈開始。

  尤碧卡此次的對手是一位來自海珊、年過二十的高大青年,這名青年也是外號的名氣大於本名,但與塔伊相反,他是因為身高太高而出名,人們都叫他「海珊高個兒」,據說去年曾贏到八強賽。

  高大青年比雙胞胎還高了點,估計超過一百八十公分,而尤碧卡雖然在女性中也是屬於高挑身材,但也不過才一百六十公分左右。此刻高大青年俯視著尤碧卡,眼神一陣嘲弄,顯然認為這小女孩能贏到這已經是奇蹟了。

  但結果卻又是大爆冷門,尤碧卡到現在才拿出第二把刺劍,先前的比賽她都有意隱藏實力,只使用一把武器,現在她一手使出截擊,另一手卻劍劍刺向對手的要害,高大青年頓時左支右絀,根本沒辦法二邊都顧全,沒過幾十秒,高大青年的持劍手臂就被刺中,他倒是也硬氣,沒讓手中兵器鬆手,但尤碧卡另一手刺劍也已經直指高大青年的脖子。

  高大青年回到代表們專屬的觀眾席,取回放在座位上的一些隨身物品,雙胞胎聽他口中碎罵個不停:「卑鄙的死ㄚ頭,要不是偷藏武器,我才不會……」

  高大青年逐漸遠去,後面的話便聽不到了,他的地位似乎也不低,身旁不少僕人在試圖撲熄他的怒火。尤碧卡因為晉級八強,要去做一些登記,高大青年離去之後她才回來。

  此時禮斯安把凱文叫去陪他做最後練習,米雅是下一場出賽,因此又只剩他們三人。雙胞胎對於高大青年的心情,也並非不能理解,但像他那樣,明明只是技不如人卻還要找藉口,可就有點難看。南祈颯笑道:「尤碧,跟妳說啊,妳剛剛的對手在偷罵妳呢。」

  尤碧卡卻是無視他,面色有點憂心地看向場內,喬颲已經把賽程表看了好幾遍,大概知道尤碧卡在想什麼,於是說道:「不用擔心吧,老實講,我不覺得詹姆斯真的很強,現在的酋卡隊長肯定比他強多了。」

  下一場比賽,是詹姆斯對上米雅,此刻喬颲講的也是他這幾天觀察下來的結果,是他的真心話。不過他沒說的是,不排除詹姆斯在保留實力,還有他同樣也不覺得米雅很強。

  喬颲看得出來的,尤碧卡自然也看得出來,只能暗自祈禱她的友人能獲勝,而就在此時,威廉宣佈了比賽開始,米雅今年初次參賽,關於詹姆斯往年在爭奪賽的成績她也聽得多了,因此不敢貿然進攻,豈知詹姆斯也沒有攻擊的打算,而是把劍拄地,雙手支撐在劍上,像是對一件事無可奈何地說道:「真搞不懂妳們這些女孩在想什麼。」

  米雅知道詹姆斯一定還有話要說,但仍舊原地戒備,並不打算應話。詹姆斯又搖了下頭, 才繼續把話接下去:「像妳們這種外貌好看的女孩,何必來參加這種比賽呢?終究不是我們男人的對手不是嗎?」

  「你要說什麼?」米雅終於忍不住地問道,她因為自幼便專心練武,不管是體態還是氣質,都是一副很有朝氣的模樣,雖不符合貴族們對女性美貌的標準,但的確也不少人誇過她漂亮。詹姆斯繼續說道:「我打贏妳,觀眾們也會覺得理所當然。想到下一場又要對上卡農那位女孩,我贏了還是不光彩,這次爭奪賽的運氣怎就這麼差呢?」

  「你的意思是……我們不用做任何努力嗎?」

  「不,妳要努力那是妳的事情,我想說的是,結果並不會有任何不同,觀眾也不會想看這種比賽。」

  米雅是越聽越氣,詹姆斯的話語間透露了滿滿的對女性的歧視,她不願再與他多說,決定主動出擊。在觀眾席上的喬颲等三人,可以看得到二人正在對話,雖不知二人講了什麼,但米雅從原本的沉著應對,轉為有點浮躁的進攻,卻是顯而易見。米雅的劍法與她的母親米奇可說是如出一轍,而南祈颯與米奇正面交手過,算是他們三人中最了解她們母女武術的人,於是尤碧卡問道:

  「南,你認為誰會贏?」

  南祈颯回應道:「我認為她們的劍法雖然快,但不講究一擊必殺,而是用許多花招慢慢削弱敵人,米雅她這樣搶攻,一定不會贏的。」

  如果是喬颲,可能還會講得婉轉點,南祈颯卻是直言不諱。尤碧卡皺了皺眉,她的觀察也是差不多的結論,問南祈颯只是為了做個最終確定,而二人的對決也正如他們所估計,米雅因為憤怒而太過躁進,反而發揮不出所學的精華,變成近似於與詹姆斯硬拚,而詹姆斯畢竟也不是省油的燈,單以劍速而言,他也不比米雅差,只過半分鐘,米雅便有守無攻,且被步步逼退。

  退了七、八步後,米雅的後腳跟踢到一顆突出的石頭,使得她本就已散亂的劍法又是一頓,詹姆斯便趁機使用蠻力把她的長劍打到一旁去,接著就把劍直指她的胸口,顯然勝負已分。

  威廉宣佈勝利者之後,詹姆斯又說道:「已經跟妳說了,妳們終究不會是我們男人的對手,不用這麼拚命。」

  米雅聽得是面紅耳赤,她自然也知道自己表現失常,但不管是什麼原因,此刻她就是輸了,一時只感難以反駁詹姆斯這些話。

  米雅回到觀眾席,笑著對三人說道:「我輸得真慘!果然還差得遠呢。」

  下一場是奇班對上某位來自海珊的青年,雙胞胎都把奇班視為勁敵之一,因此都目不轉睛地盯著比賽,對於米雅的狀況沒有多加注意,尤碧卡卻知道她只是強顏歡笑,把她拉到角落,問道:「米雅,是不是小公爵對妳說了什麼?」

  米雅本不想講的,但像她這年齡的女孩,本就容易藏不住心中秘密,且這次還可說是受到不小的委屈,聽尤碧卡這麼一問,眼眶頓時一紅,一下便把剛剛的情況全講給尤碧卡聽。

  「……尤碧,妳千萬……」米雅是越講越激動,本想要求尤碧卡一定要贏過詹姆斯,但自知這要求甚不合理,最終還是沒講出來,尤碧卡卻不這麼覺得,先是輕抱住她,接著拍拍她的背後,試圖安撫她的情緒,說道:「我答應妳,絕不會輸給他。」

  尤碧卡的眼神異常堅定,米雅不知她為何這麼有自信,詹姆斯的實力她已親身體驗過,自知就算沒失常也絕不是他的對手,但也不知為何,她卻相信尤碧卡能贏,二女這一對話,雖只是幾分鐘的事情,但也足夠讓詹姆斯做完登記並走回觀眾席了,正好看到她們二人在對話,雖然沒能聽到內容,也不至於惡劣到去偷聽,但也大致上猜得到是在講什麼,十之八九是在講要怎麼應付他吧。

  詹姆斯只覺得二人這番行為毫無意義,實力的差距豈是這樣可以彌補的?他又想到剛剛敗給尤碧卡的海珊高個兒,這名青年他在去年也對上過,倒也不弱,但他認為海珊高個兒未免也太大意,怎會敗在尤碧卡那種中看不中用的劍術呢?

  一想至此,他就搖了搖頭,他認為尤碧卡的劍術,只要速度夠快,就可輕鬆破解。而就在此時,奇班也早已獲勝,詹姆斯認為這名少年也不可小覷,但是接下來下場的代表,才是他認為這次爭奪賽最需要去關注的人,這人自然是榮格。

  榮格的雙刀刀法,實是沉穩迅捷兼而有之,他這次的對手也來自奧韃秘思,但不知為何,二人卻打得勢均力敵,正所謂樹大招風,就算是奧韃秘思人,倒也有許多人希望榮格落敗,頓時觀眾席不少人在為那人加油,但終究實力有差,榮格還是在不久後取勝,許多人的呼喊聲喊到一半就驟然靜止,顯得有些錯愕。

  詹姆斯在先前看了榮格的比賽,實是一點贏的把握都沒有,但現在這個狀況,似乎要贏就不是全無可能性,而這次爭奪賽,最慢也會在四強賽碰上榮格,他只覺得自己很幸運,雪恥的時間終於到了,是時候讓榮格也體驗冠軍被人拿走的滋味了……

  接著便換南祈颯下場,他看到自己的對手,甚感意外,原來是森斌的四位徒弟之一,在希罕與他短暫交手過的麟洛。

  雖然南祈颯在希罕中曾從森斌口中聽過此人的名字,但他當時處於生死一線中,自然是聽過就忘,連他的面貌都沒有太多印象,現在當面看到才回想起來,麟洛卻是把南祈颯記得一清二楚,這人讓他的老師森斌蒙羞,可汗與欣雅也因為他,十之八九已經凶多吉少了,他早在心中發誓定要打贏南祈颯。

  可惜世事自是不會如此順利,麟洛原本就遜於南祈颯一籌,經過希罕事件後,二人的實力又拉開一段距離。南祈颯知道明天就會對上喬颲,所以他決定在此時就開啟傳承,當作最後的練習。二人初時還能戰得旗鼓相當,但時間一拉長後,麟洛便逐漸跟不上南祈颯的劍術,接著手腕更是被刺中。南祈颯本想把劍指向麟洛的脖子,讓威廉宣佈結果,就在此時!似乎有道聲音在叫他把劍再往前刺,他只差一點便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

  這種體驗,南祈颯在希罕時也曾經遇過,他只覺得森斌也太陰險,為了要讓他出局,竟然不惜犧牲自己一名徒弟嗎?轉念一想卻又不對,今天他完全沒有跟森斌對到眼過,應該不可能中了蛇眼的幻術,且森斌這樣做也未免太不合理,但此刻他竟然對蛇眼抱有警戒,便也不敢去看森斌,深怕一個不小心就真的中招。

  因此他也不知道在裁判席上的森斌,也已經站起,心臟突突地狂跳,剛剛南祈颯雖然自感控制不住雙手,不過實則上也只是把長劍多往前遞了一點罷了,但他本就是個護短之人,差點便要跳下去終止比賽,南祈颯所聽到的聲音,自也不是他所引起。

  南祈颯回到觀眾席上後,趕忙支開米雅,接著馬上把剛剛的事情講給喬颲與尤碧卡聽。他們二人首先想到的也是蛇眼,但也被南祈颯駁回,接著他說道:「我感覺……跟蛇眼不太一樣,這道聲音,好像是來自我體內。」

  如果說南祈颯近期內有什麼地方與二人不一樣,那自然就是他的傳承,可是包誇二人在內,他們對於這樣傳承的來歷可說是一無所知。尤碧卡說道:「還是等回去卡農再多研究吧,奈爾雯老師有留下許多書籍,說不定能從中找出線索。現在就盡量小心點。」

  喬颲則另有看法:「也可能真的是蛇眼吧,說起來我們也只體驗過一次,說不定還有其他方式可以讓我們起幻覺。」

  喬颲說的也不無道理,南祈颯經他這麼一講,也開始懷疑起來:「很有可能。搞不好連我沒跟他對到眼的這個記憶也是幻術。」

  尤碧卡皺眉道:「你們說得都有道理。那我們從現在起,就絕對不要看他。」

  不確定的因素如此之多,他們所能做的也只剩這樣了。就在此時,今日倒數第二場比賽已宣佈開始,喬颲也得下去做出賽準備了。

  他的對手是禮思安,此刻他一身大汗淋漓,顯然做了過多的賽前練習。

  威廉已經宣佈比賽開始,喬颲卻還沒有出手的打算:「你這樣……可能不太好。」這是他第一次在表演台上跟對手講話。

  禮斯安卻回應他道:「沒關係,今年應該贏不了你。」

  「怎這麼說?」

  禮斯安像是發現什麼新奇事物一樣,笑得像個孩子:「我也不清楚,但我總感覺今年一定得讓你路。」

  喬颲也笑了:「是嗎?那還真是多謝了,我要上了。」

  正常的比武自是不需要這樣提醒他人,喬颲可算是讓步了,此刻他一步跨出,接著一劍當頭朝禮斯安劈下,手肘卻彎了一些。禮斯安拿的兵器是與尤碧卡類似的刺劍,自是不會去阻擋這種攻擊,而是往後退,暫避其鋒,喬颲卻在最後一刻把彎曲的手肘伸直,禮斯安在這瞬間又進入喬颲的攻擊範圍!

  用眼睛判斷兵器的範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喬颲最初彎曲自己的手肘,便是在誘使禮斯安誤判。此刻禮斯安一步剛退,萬萬沒想到下一步攻擊來得如此之快,只得把刺劍舉起一擋……

  細薄的刺劍自是擋不住這種巨劍,從中斷成二截,喬颲卻是很擅長收手,刺劍一斷,他的巨劍也沒再往前一點,禮斯安倒是有點嚇到,跌坐在地。

  威廉隨即宣佈獲勝者。喬颲伸手欲扶起禮斯安,並說道:「抱歉,毀了你的劍。」

  禮斯安也回握,接受了他的道歉,笑道:「真有你的!明年我一定會雪恥。」

  等二人都離開表演台後,威廉也回到裁判席,接著他彷彿要配合觀眾的情緒似的,一反之前平淡的語氣,高亢地喊道:「今日的賽程已結束!我知道有許多人都只想看明日的比賽,那麼就容我詳細介紹一下晉級至八強的優秀代表們!這次的八位代表分別是——」

  觀眾席頓時又炸了開來,威廉明明有方法可以讓在場所有人都聽見他的聲音,卻還是等到觀眾們音量降低後繼續才宣佈道:

  「黎愛緹亞,黎明。二十二歲的詹姆斯.艾德華.凡.馬丁!」
  「奧韃秘思,羅恩。二十歲的榮格.安德寧!」
  「黎愛緹亞,卡農。十六歲的尤碧卡.奧涅妍!」
  「黎愛緹亞,卡農。由帖西.瑪各推薦出賽,十八歲的奇班.里奇!」
  「黎愛緹亞,卡農。由帖西.瑪各推薦出賽,十八歲的伯夫曼.蓋洛!」
  「黎愛緹亞,卡農。由帖西.瑪各推薦出賽,十八歲的曼森.布魯諾!」
  「黎愛緹亞,卡農。十六歲的南祈颯.羅西納!」
  「黎愛緹亞,卡農。十六歲的喬颲.羅西納!」

  賽場上原已有許多眼尖的觀眾注意到黎愛緹亞這次晉級的代表出奇的多,可是經威廉這麼一宣佈,觀眾席再度炸開來,原來,比至第四天、進入八強的代表們,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四大國未來的強度,常常被人拿來引為話題,往年通常都是奧韃秘思最多,其次才是黎愛緹亞,而今年八位代表卻有七位來自黎愛緹亞,難不成黎愛緹亞要再超越奧韃秘思了?

  對於這結果感到最開心的,大概莫過於艾德華公爵了,此刻他笑得彷彿眼睛都快看不見了。怒驣卻仍舊是那副沒什麼變化的表情,他知道關鍵不在於黎愛緹亞,而是在卡農教學生的帖西才對。

  今日的賽程已全部結束,觀眾席卻有許多來賓久久不能散去,許多人在高聲喧嘩、不顧他人的粗魯動作,等全部賽程結束之後,這個賽場大概又要花費許多時間整理一番。


下章
目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55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
好文推推[e24]

12-17 21:40

軜秦
[e16]感謝12-17 23: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as99483345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奇幻...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奇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rave00729大家
更圖囉~~來看繪圖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