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虎渡] 續 魔神英雄傳 神部界篇第八章

作者:叛逆小兔│2019-12-08 21:24:51│贊助:0│人氣:11
*長篇清水文 原著向*
*會在LOFTER、神龍鬥士之家、巴哈小屋及我自己的部落格上連載*


神部界篇
第八章

  結束街上的探視,渡一回到房間便臥倒在柔軟的床舖上。
  「海火子那傢伙的體力也未免太好了吧……」
  他把皇宮附近的幾個主要城市都逛了一遍之後,居然連稍微偏遠一點的城鎮都想跑一趟,要不是普琳普琳明顯露出疲態的話,估計海火子還會繼續逛下去。
  「不過真沒想到公主居然可以陪我們逛那麼久。」
  她的好體力出乎渡的意料之外,不過更讓渡感到意外的是,這一路上,普琳普琳跟海火子幾乎形影不離,出雙入對在群眾之間,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介入二人自然又親密的互動中;而庫利庫利面對不安的眾人,也沒有怠慢身為王子的職責,一展笑顏安撫民心,行為非常得體,照理說這本來應該是一趟不錯的探訪,但渡總覺得有股違和感。
  「嗯……到底哪裡怪怪的呢……」
  該說公主和海火子真的太要好了嗎?但是同樣身為皇室成員,感情好也屬正常,何況以前他還救過公主,倒是庫利庫利的行為讓人捉摸不定,那股偶時出現的冷漠實在不適合他。
  「難道……發生過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
  渡想著想著,逐漸無法抵擋在外奔波一整天的勞累,眼皮越來越重,床舖的舒適感宛如安眠曲的最後一個音節,最終使他閉上眼睛緩緩睡去……

  草木的清香,讓渡猛然睜開雙眼。週圍蔥鬱的樹林顯示他所在的位置早已不同。
  他完全沒有來到這裡的印象,記憶中最後的畫面是他躺在柔軟的床舖上。
  『我是……在做夢嗎?』
  渡不加思索跨出腳步,卻發現身體意外輕盈,連早先在外奔波整日的勞累也一掃而空。他試著大弧度揮手,手部輪廓產生的虛幻殘影更加印證他的猜測。
  不知道自己來到什麼夢境,渡放縱心裡最真實渴望的想法──或許可以見到他,便開始漫無目的的跟著直覺四處亂走。
  越過無數交錯的樹影,郁郁青青的道路前方,確實出現一個令他懷念的金髮少年,一臉倦容地躺在樹下。
  『虎王……』渡輕聲呼喚。
  少年微微睜開疲憊的雙眼,在看見渡之後,露出有些難看的微笑。
  『渡……你來了啊……』
  『嗯,找你很久了呢!』
  『這邊發生了很多事喔,渡。』
  『我這邊也是。』
  『那就說點什麼吧……只要有渡在,本殿下的心就會變得堅強。』
  在渡的記憶裡,虎王一向都是自信、勇往直前的樣子,很少會聽到他說這種軟弱的話。
  『……說這種喪氣話真不像你。』
  『是嗎?』
  『是啊!但是你放心吧,已經沒有什麼事需要擔心的了。』
  虎王的模樣令人心疼,渡對他微微一笑,溫暖的笑臉讓虎王眷戀。
  『渡……好想待在你身邊啊……』
  『可以啊,我一直都在!因為我跟虎王是……』
  『朋友啊……』
  虎王說著,朝渡回以笑顏。
  但是下一秒,虎王的表情卻轉為鋒利,眼神尖銳且不友善地看著他。
  虎王?
  「嘿、我可不是要偷啊!我只是想看看這細緻的刀工……」
  帶著特殊腔調、疑似某種方言的話語,從離渡很近的地方傳出來,近到讓渡一度懷疑是自己在說話。可是他並沒有說話,他不明白虎王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瞪他。
  「我沒騙人!純粹摸摸而已!」
  聲音近在咫尺,不過渡左看右看,就是沒有看到其他人。
  虎王……在看誰?
  「剛看見我的臉還傻笑來著,這會兒又跟見了鬼似的,你是睡傻了嗎?還是我的臉上有什麼玩意兒?」
  「沒有……」
  虎王坐起身,將鬼聖劍拿回身旁,為了確認劍是否安然無恙,他拔出劍,快速掃了一眼後,便把它收回劍鞘裡。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渡看得很清楚,投射在劍上的那張臉,居然……是他自己!
  咦……?
  還來不及思考跟虎王在一起的人到底是誰,渡頭一暈,耳邊突然聽到一陣淒厲的慘叫。
  「啊──!!快來、快來人啊!誰來……!!」
  渡整個人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便急急忙忙奔出房外。
  「那是普琳普琳公主的叫聲!」
  延著花園走道走至盡頭,盛開著春星花的庭院旁便是普琳普琳位在皇宮中的寢殿。渡一路狂奔,晃動的視野中照映出公主慘白著臉,慌慌張張地似乎想要追上什麼人。她倚靠牆垣,想加快速度往前走,然而雙腳卻像被千斤重的石子綁住似的,每一步都寸步難行,一個不穩便踢到走道的石階。
  「危險!」
  渡極速奔跑,在危急時刻往前撲,正好用自己的肉身護住公主的身子。兩人雙雙跌落在地,揚起不少塵埃。
  「哎呀呀……痛啊……」
  渡伸手搓揉撞到地板的後腦勺,慢慢爬起來,普琳普琳在她懷中,看起來沒有受傷。
  「對、對不起……你還好嗎?」
  「還好……」
  渡扶起普琳普琳重新站穩,正要開口細問時,海火子和庫利庫利便一前一後同時趕來。
  「發生什麼事了?」
  「公主!妳怎麼了?」
  普琳普琳面容蒼白,身上佈滿灰塵的狼狽模樣,令庫利庫利緊張地跑到她身旁,慌亂的眼神滿是關切。「怎麼了?受傷了嗎?」
  普琳普琳搖搖頭,「我沒事,渡保護了我,但是……」剛才遭遇的恐怖經歷,讓她說話都還有些結巴:「有、有人闖進來偷走、表兄的信,必……必須快點搶回來,不然的話……」
  海火子聞言立刻踏上花圃,用力一蹬跳到旁邊的樹枝上,從上方大範圍掃視所有方位,但並沒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出沒。
  「妳有看到是誰闖進來嗎?」海火子問。
  「沒有,他矇住了臉,我看不見……」
  「那個人有什麼特徵嗎?」
  「特……特徵……」
  普琳普琳絞盡腦汁試圖回想。從城外回來後稍微小憩的她,耳邊似乎出現些微的沙沙聲響,這是她不曾在自己房內聽到過的聲音,一時間還以為是自己在作夢,但當聲音一直斷斷續續出現,已經干擾到她睡眠的時候,她才發覺這並不是在做夢。睜開眼,看見一身黑的陌生人就站在自己床延的位置,讓她嚇得連尖叫都忘了,直到看見對方手上拿的東西,她才驚恐地失聲大叫。
  從她醒來到黑衣人逃離只有短暫數秒,但普琳普琳還是勉強看到那些為數不多的特徵。
  「我……好像隱約看見……他的眼角附近有個黑色的圖騰……」
  「圖騰?怎樣的圖騰?」
  「……有點像花……又有點像雲朵,線條像綿絮一樣細密,上面還有些不規則散佈的光點……那個樣子第一時間看起來有點像……像……對了,像銀河,雖然很害怕,但是那個圖騰給我的印象很深刻,我不會記錯的!」
  「這裡有什麼通緝犯或犯罪組織是這種特徵的嗎?」
  「我印象中沒有!」現在皇宮內的人手大部份都被派去調查極光,守備確實不如之前,但公主的安危也不置於產生太大的漏洞,庫利庫利實在很難相信有誰會這麼大膽擅闖皇宮。
  「庫利庫利,必須快點把信追回來!要是信的內容真的和這次事件有關的話……!」
  「那封信我想十之八九應該跟這次事件有關了吧。」海火子從樹上一躍而下,拍拍手插嘴道,「過了那麼多年都沒事,怎麼會剛好在這個節骨眼上被偷走?」
  聽到這裡,渡震驚反問:「那麼,會是魔界的人偷的?」
  「照現況來看可能性很大,但還是缺乏直接的證據。」
  「公主,妳要不要再找找看,除了信以外還有什麼東西被偷?」
  「我、我回房找找……」
  普琳普琳白著臉搖搖晃晃回到房間,當她的身影消失之後,庫利庫利用手猛烈撞擊石牆,似乎要將隱忍許久的怒火一次發洩出來似的,毫不留情。
  「可惡!究竟是誰敢做這種事!」
  不法之徒不論魔族有無侵略,都像附骨之蛆一樣四處存在,只是差在數量的多寡而已。重新回到正軌的提克馬克星在打擊犯罪的項目上一直是不遺餘力,平民才有現在良好的安穩生活,因此對那些難以殲滅的作亂份子,庫利庫利是滿心的厭惡。
  渡詫異的看著庫利庫利,就在剛才,他好像隱隱約約看見庫利庫利的身體週圍,有些異樣的空氣在波動。
  「不管是誰,我們現在的線索都太少了,」相較於渡的反應,海火子倒是比較冷靜,「敵人在暗處,我們必須想辨法打破目前的處境,否則只會正中對方下懷。」
  「這不用你說我也……」
  話沒說完,普琳普琳的房間裡卻傳出東西破碎的巨大噪音,三人呆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趕緊衝進房內。
  「公主,發生什麼事了?」
  普琳普琳站在窗邊,像失了魂似的,臉色比剛才更加慘澹。旁邊櫃子的抽屜凌亂地開開合合,地面上有個碎裂的花瓶,看起來似乎是從櫃子上掉下來的。
  「公主,妳受傷了嗎?」庫利庫利衝到她身邊,從頭到腳仔細檢查,確定沒有看見傷口之後才比較放心。
  「公主,您怎麼了?」普琳普琳的反常讓渡有些擔憂。
  「不見了……不見了……」
  「還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嗎?」
  「水晶花、水晶花的結晶不見了……」
  「水晶花?」海火子搜尋自己大腦裡的記憶後問,「是指創界山北方、水簾山上的水晶花嗎?」
  普琳普琳點點頭,積在眼眶的淚水在看見海火子的臉之後徐徐滴落。
  「不、不要哭啊……」看見公主的淚水,海火子開始發慌,「如果只是水簾山上的水晶花,雖然不好接近*但還不置於拿不到……我再去摘一朵給妳吧?」
  「那並不是普通的水晶花,」庫利庫利沈著臉說,「那是之前表兄送給妳的禮物對嗎?」
  她微微點頭,「……表兄那時跟著信一起給我的……說是他特製的,跟水簾山上盛開的水晶花不太一樣,而且那個上面還……」
  普琳普琳說不下去了,他瞄了海火子一眼,無法釋懷的難過心情讓她雙手掩面低聲哭泣。
  「妳確定是在這個櫃子裡嗎?會不會不小心放到別的地方了?」
  普琳普琳搖搖頭,帶著哭腔的聲音從雙手間的縫隙流出,「我一直都把他放在身上……除了偶爾不方便戴著的時候才會放在這裡……」
  她越說越傷心,眼淚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流不停。就在大家不知道該怎麼讓公主重展笑顏的時候,房門口卻冒出一個活潑清爽的開朗笑聲。
  「哈哈哈──大家好呀!怎麼每個人的臉看起來都這麼沉重呢──?」
  拉長的尾音聽起來似曾相識,卻與記憶中稚嫩的娃娃音有些不同。所有人不約而同往門口看去,站在那裡的少女一身樸素白裝、繫著白色頭帶、長髮拉高綁成一串辮子,看著是既俏皮又可愛。
  「火、火美子!!」
  長相幾乎與普琳普琳一模一樣的少女,開懷的笑臉像極了朝陽,溫和洗去剛才還瀰漫在四處的陰鬱。她看見渡,臉上的喜悅藏不住,接著就如同以前一樣,非常熱情的撲過去抱緊他。
  「是渡耶!是渡耶!真的好久不見了──!」
  再怎麼說渡也已經算半個大人,早已脫離與異性混在一起打鬧的年齡,對於火美子仍然像從前一樣純樸大方的行為,他既開心又感到些許難為情。他輕輕掙脫火美子的擁抱,問:「火美子,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歸還失竊的東西啊。」她從口袋裡拿出一封泛黃的信封,正是稍早被黑衣人偷走的那一封。
  普琳普琳快速接過她手上的信,激動的心情宛如那雙顫抖的手,在確定內容物的確是她遺失的那一封後,難過的心情稍微平覆了幾分。
  「謝謝妳,火美子,但是為什麼信會在妳手上呢?」
  火美子抓抓頭笑著說:「其實今天大家都在街上的時候,我就躲在旁邊跟著你們了,本來想給你們一個出奇不意的驚喜,沒想到卻遇上一個黑壓壓的人跑到公主的房間裡不知道想幹什麼,那個人急忙逃走後我馬上就追過去,把他偷走的東西搶回來了。」
  普琳普琳抓住火美子的手臂追問,「那他身上除了信還有別的東西嗎?」
  「沒有耶,就只有信而已。」
  「這樣啊……」普琳普琳的語氣難掩失落。
  「等等,火美子,那那個人呢?妳有把他抓起來嗎?」海火子接著問。
  「被他逃走了,我沒有抓到他,哈哈哈。」
  「沒抓到妳還笑……」海火子無力吐嘈。
  「但是那個人身上有點奇怪吶。」
  「奇怪?哪裡?」
  「他身上有一種奇怪的氣味。」
  「氣味?是指味道嗎?」庫利庫利問,「公主當時在房間可否有注意到?」
  普琳普琳搖搖頭,「沒有,我沒有聞到有什麼味道……」
  「並不是味道喔,是氣味。」火美子說,「那是一般人身上不會有的氣味。」
  「啊?我都被妳弄糊塗了,」海火子語露不耐反問,「氣味跟味道不是一樣的嗎?」
  「不一樣喔,氣味是氣味,味道是味道,哈哈哈哈。」
  非常有火美子風格的回答令在場所有人氣絕。
  火美子看起來成熟不少,但個性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無厘頭啊……。渡苦悶地想著。
  「總之先讓公主休息吧,雖說火美子是自己人,但接連讓外面的人闖進皇宮,對護衛的士兵實在是一大屈辱……」
  「哈哈哈,真的呢,我從旁邊一溜煙就跑進來了,都沒有人發現呢,哈哈哈哈。」
  「火、火美子!」渡急忙摀住她的嘴,「既然信已經拿回來了,那就麻煩庫利庫利王子安頓一下公主,我們不繼續打擾了。」他在庫利庫利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之前,抓著海火子跟火美子匆忙離開了。
  

*水簾山的山頂長年狂風吹襲,很難讓人接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54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神英雄傳|虎渡|虎王|戰部渡|虎王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abochon09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虎渡] 續 魔神英雄傳... 後一篇:[虎渡] 續 魔神英雄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l
阿彌陀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