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11)

作者:小褎│2019-12-08 12:22:49│贊助:10│人氣:64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三封信

  待到馮梓容又閒下來的時候自已是很晚了,她望著桌上的那盒沙玉來的脂粉,可是滿腦子的思緒四處飛、一刻也沒消停。魚竹與方純在一旁看著她、也沒敢出聲叨擾,直到馮梓容又伸手揭開那盒子給聞上一聞後,這才開口說道:「明日就算我再揪著大哥問這盒香粉的來歷、恐怕也真如大嫂所說的問不出什麼,但大哥剛從沙玉回來、多也有消息能打探……要不這樣吧!我寫封信讓妳們捎過去,若是王爺那頭還有什麼需要我問的,我便是能趁巧一併問上,若是多纏著大哥幾回、恐怕誰都要起疑心。」

  魚竹一聽也馬上取來了筆墨勻勻地磨著,道:「看小姐的模樣,可是心裡頭已經有了底?」

  馮梓容道:「大哥從前遇到的那名沙玉商賈也不知道是什麼身分,或許真是個商賈、也或許根本就是沙玉的王室豢養的人,我對沙玉的用人與制度畢竟不熟,還得琢磨琢磨明日該怎麼問起。」

  接著,她接過了魚竹遞過來的筆,這才將毛筆給蘸飽了墨汁,便擱在硯臺上道:「無論那名商賈是什麼人,這盒香粉若也是進貢給沙玉王室的、也就能推斷出他是沙玉王……或者沙玉王嗣手下的人了。」

  她想了想,便將自己的想法給寫了下來。「大哥那趟畢竟是巧遇,這趟是否還能再遇上那名商賈只能靠機緣了。」馮梓容僅憑著一股直覺,覺得馮敘輝這次過去恐怕也尋不著故人,因此他往沙玉那兒的生意還是得自個兒尋法子。

  方純一面看著馮梓容將紙上的墨跡吹乾、又折成了信件交給自己,便道:「小姐今日也早些歇息,若再多折騰了一段時間、恐怕明日又起得晚了。」

  「明日?」馮梓容沒反應過來:「明日可還有什麼事?」

  魚竹忍不住插話:「明日可是尾禡了,今日馮府裡頭的人可是對奴婢們三番兩次地叮囑了,說是要早起祭神,小姐肯定會忘記、要奴婢們勤加提醒。」

  馮梓容聽了果不其然面露苦色:「噯!又要早起?」

  魚竹看著馮梓容的臉色可苦,也是忍俊不禁:「小姐,您未來可還是靖王妃呢!若是連早起也都做不到,往後在王府可怎麼辦?」

  沒等馮梓容有反應,方純也道:「靖王府裡頭現在也就王爺一個正經主子,王爺每個月朔望可都要在軍中祭旗、隔日還要給兵士們打牙祭,這些規矩可是王府裡頭也比照辦理的,現在的王府可是由老師父或者其他師父們代為主持,但若是小姐成了王妃、往後就該輪到小姐操持,這活兒可是一點也不能省。」

  「那畢竟是以後的事嘛!」馮梓容一面自己脫了外衣,一面道:「我這副身體不才是個孩子嗎?是孩子就得多睡!也不是我想唸叨妳們,平日要妳們多休息妳們也不肯,晚上又得陪我折騰這麼晚,我都要受不了了、妳們可怎麼辦才好?」

  魚竹聽了吃吃笑道:「小姐又像個老頭子一般唸叨了!」

  「小姐也就有餘裕時才會如此。」方純也跟著浮起笑意:「奴婢且將這信送去給王爺,小姐可還有什麼好交代的?」

  馮梓容想了想,自是又想起昨夜靖王調侃她的茬兒,便道:「沒什麼,就跟他說妳們說我像個老頭子吧!順帶要他抓緊時間休息,現在他還年輕、再過幾年若把身體給折騰壞了,看我屆時長足了力氣欺負他。」

  魚竹和方純聽了忍不住噗哧一笑,也知道馮梓容是在開玩笑,三人又是彼此說笑了幾句,便是由方純往外頭遞信去,而魚竹也俐落地服侍馮梓容就寢。

  第二日一早,將近折騰了整個上午的祭神後,方純便趁著左右無人的時候將從靖王那兒捎回來的信件給了馮梓容。她本想回院子慢慢看,卻又看得百則給自己送來了信,她看著百則、一時沒反應過來,可是一臉困惑。

  百則瞧她那副傻愣的模樣,還以為馮梓容沒睡飽、只道:「小姐向來不喜歡早起,若是每晚又忙得忒晚、對身子可是不好的。」

  「沒辦法,便是怎麼睡也睡不夠。」馮梓容接過了信,又問:「怎麼會有我的信?」那信件有兩封,都帶著封泥。

  百則道:「方才唐府與趙府都來了信,許是小姐在宮裡頭的朋友遞來的。」

  馮梓容突然想起前天趙明韻讓她安安分分地待在家裡、莫要為了楊茹艾做出出格的事,想來這封信是趙明韻遞來的,要與自己說說關於楊家的消息──但另一封是唐然燕寄來的,她難不成也想問問自己關於楊茹艾的事?

  馮梓容捏著信好一會兒,這才道:「我一會兒要在自己的院子裡待上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就不必跟著我了。」

  百則點了點頭,道:「奴婢與白雅再去替小姐做些點心可好?」

  「也好,屆時便由妳替我送來吧!」馮梓容想著白雅不比百則、總是毛毛躁躁的,若是一不小心又給她瞧見了什麼,恐怕自己又得費上一番功夫安撫那孩子。

  百則應了聲,又道:「小姐也莫要怪白雅,她的年紀畢竟還小、性子又活潑了點,等到她再長大些、性子便穩了。」

  「我知道。」馮梓容苦笑道:「若是她又怨我總疏離她,可得幫我說句話。」

  百則笑了笑,知道這位小姐心底還是關心白雅的,便也應了聲後離去。

  馮梓容轉回了自己的院子後便讓魚竹和方純二人替自己在門外守著,自己則優先拆開靖王那頭捎來的信,信裡頭說是自己捎過去的信息很管用,那方已然向駐守西北的盧老將軍遞信、要他想辦法從沙玉那兒弄到同樣的香料,而馮梓容在這一方面的工作連同趙家的探查與楊家的探查也算是告一段落、倒是無須再向馮敘輝問上關乎沙玉的問題。

  此外,依照習慣、靖王還同時寫了封私人的信件給她,大意便是寬慰她莫要將事情看得太重,那封馮梓容親筆的告罪書其實沒有必要、但他還是作為一封完整的書信上呈給皇帝。

  馮梓容嘆了口氣、心中百般滋味轉過,等到好一晌兒後、這才平復了心情,伸手拆開了趙府來的信。

  趙明韻與她說趙光本昨日整日都沒有回到家、據說早朝也如同往常一般上朝,而朝中本來多有議論楊棟的事情、甚至還有許多官員趁機參楊棟一本,多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總的而言都是不足以定下重罪的旁枝末節。

  趙明韻還說自己因為每日還得學習許多嫁入王府的規矩、無暇成天陪著楊茹艾,便將自個兒的貼身丫鬟都送了過去,也防止楊茹艾再度想不開尋短。至於孔家那頭,趙明韻可是隻字未提,許是為她姑丈家裡頭的事情、再怎麼樣也不好於這個節骨眼兒多說些什麼。

  馮梓容想了想,又拿了唐府那頭來的信拆了開來,果不其然是唐然燕的書信。

  唐然燕也給自己捎來楊棟的消息,說是自己同樣也給趙明韻那兒遞了信,說是幾位重要的朝臣──自然也包含唐然燕的父親──昨日都給皇帝留在宮中議事。唐然燕的消息靈通,加上楊棟進京的事情又被刻意鬧大、因此自然而然就把所有的事情給摸得一清二楚。

  唐然燕在信裡頭的意思便是問問十四日時參加趙府宴會的馮梓容究竟有沒有見著楊茹艾?如果有、她的狀況如何?唐然燕說道趙明韻肯定會替楊茹艾瞞著她不好的事情,因此便捎信來問馮梓容,順帶也提到她捎往趙家的信就是要趙明韻小心些,別讓楊茹艾這傻孩子一時想不開……

  馮梓容對於這些前言鋪陳倒是沒感興趣,但最後讀到了第二張信紙,卻看得令自己有些訝異的消息。

  唐然燕有幾位兄長與族兄們都在京城附近管事,據說孔家早已悄悄地將一車又一車的家當給運到各州的鋪子去,並打著要將這些商品趕在開春前給孔家各地鋪子補上貨的名義、實際上是在轉移資產,而這件事情竟是早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悄悄地進行!眼下孔家在京城裡頭的宅邸與鋪子儼然已是空殼!

  馮梓容暗暗心驚,靖王開始與她接觸、並且要探查楊棟的事情可是在她初入安秀宮那日便展開的,直到確定要摘了楊棟的官時是在中秋……

  而若是孔家開始轉移資產是在一個月前,那便是最早在冬至前後就有人將楊棟將要丟官──將要出事的事情傳給了孔家!

  洩密罪啊!

  馮梓容扶著額,一臉苦惱。而她再繼續看下去便能知道為什麼唐然燕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她!

  唐然燕知道馮梓容有位兄長從商、便是趕緊傳了消息說道孔家生意遍及整個大燁,萬一朝廷那頭要收拾孔家、那麼連與孔家有生意往來的商戶都不免會被波及,雖然或許還不是這個過年期間的事情、但要馮梓容告訴自家兄長務必小心地切割才好!

  馮梓容可感激唐然燕,沒想過唐然燕竟然會對自己好到連這樣的機密都願意告訴自己,當下自也是喚了魚竹與方純,讓她們給自己屋子裡頭的火盆多添幾塊炭火,緊接著便把那等機密給化成了灰。

  緊接著,她取出了筆墨,開始回信給趙明韻與唐然燕,莫不是那些能在表面上提及的擔憂與客套,這話題轉呀轉的、都給堆到了楊茹艾身上。

  一會兒後,百則將茶與點心給送進了馮梓容所在的院子,見她正在封信,也沒靠近、只是站在房門外頭靜靜地等著,等到馮梓容將一切都給擺佈妥了這才踏進房門道:「小姐可需要送信?」

  「妳可越來越機靈了,」馮梓容笑了笑,方才百則的謹慎可是給她全看在了眼裡:「這兩封信一封往趙府、一封往唐府,都是在宮裡頭認識的貼心朋友,妳便讓人替我送過去。」

  百則應了一聲,又是什麼也不問地退了下去,就留著一壺茶與一盤點心。

  馮梓容看著百則離去的背影,只是伸了個懶腰,道:「眼看著事情一件件都到了個段落,總覺得忽地閒下來可不習慣啊!」

  魚竹聽了忍不住笑道:「小姐前些天還愁眉苦臉的,怎麼這會兒又嫌著事情少了?」

  馮梓容呶了呶嘴,道:「那是因為那些都是我不喜歡的事情、得裝模作樣,但若是單純地動動腦子、讀讀書也是好的,至少有個目的在、不無聊。」

  魚竹笑咪咪的,看起來很是開心:「說實話,小姐就是喜歡與王爺膩在一起吧!」

  馮梓容白了魚竹一眼,道:「魚竹,我怎麼覺得妳似乎越來越喜歡調侃我了!」

  魚竹聽了忙擺了擺手道:「奴婢怎麼敢呢?就是覺得小姐可愛、覺得親近,所以奴婢才忍不住多說幾句。」

  馮梓容埋怨道:「我那日初見彌澈時就說了,王爺這般喜歡安靜的性子,怎麼底下盡是話多的人物!」

  方純這時開口替自己開解:「小姐,奴婢這些日子的話是多了些沒錯,但小姐可別拿奴婢與魚竹和彌澈比較。」

  魚竹有些吃驚地看著方純,道:「噯!妳坑我!」

  馮梓容看著魚竹的表情很生動,便也忍不住笑出來道:「算了算了!才不跟妳們計較!……我且再寫封信給王爺,晚些我得去找祖父、與他說說唐家捎來的消息。」

  馮梓容說著,又是自個兒取了一張紙來,卻是沒提及唐然燕所說的孔家一事,而是說起自己在馮家閒著也是無聊,讓他別顧忌自己、有什麼她能幫得上忙的儘管捎信來。

  馮梓容又把寫好的信隨手交給了方純,這才想到昨日要她送信的那茬兒,道:「對了,昨日我讓妳捎的話可有捎嗎?」

  方純訥訥地道:「王爺說這傳話的事情就且擱著,他有空時便會親自與小姐說的。」

  「想不到他也有彆扭的時候?」馮梓容聽了忍不住失笑──其實這也難怪,昨日她要方純傳的話已是近乎打情罵俏的性質,方純這人盡責、把自己的話給原封不動地遞過去,但靖王或許不那麼想──那是他特有的含蓄吧!這才讓方純與自己說這話得當面說才行,說白些、便是靖王也感到不自在了。

  馮梓容一時只覺得自己似乎與靖王越來越相似,都開始學著逗弄對方來,一時之間也沒顧著魚竹與方純在場,欣喜地竊笑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49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所有人
[殺戮之星-凡提亞]奇幻小說- 火熱連載中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3806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