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10)

作者:小褎│2019-12-08 12:21:39│贊助:8│人氣:38
第一百一十章 香氣的來歷

  待到馮梓容用完早餐後,又是跑到馮煦的書房看了好一會兒書,緊接著又接連用上了中餐後,這才回到自己的院子內。

  她不想讓王淳芊覺得自己過於心急,雖然想著自己早上的藉口拙劣、但若是能讓王淳芊不要再多問也是好的,畢竟以自己在馮家裡頭的「前科」而言,再怎麼樣他們都只會認為自己又突發奇想、想折騰些什麼新鮮事兒來。

  想著昨天還覺得過往的自己無比幼稚、更早前自己剛回馮家時還覺得從前不斷努力地演繹著一位孩子的自己太過累人,卻不想如今卻是採到了豐收的果實。

  馮梓容這才踏進自己的房間內時,便看得四只四層的木盒整整齊齊地放在桌上,每只木盒都像是食盒一般的外觀、只是矮了些許,而木盒子外頭還畫有不一的彩畫。馮梓容鼻子靈,一下子便嗅到了裡頭隱隱飄散出來的香氣,許是許多脂粉都給混在一塊兒了,那香氣之雜還是令自己皺起了鼻子來、還險些打了噴嚏。

  本來自己要回院子時,百則與白雅還想跟著的,但她卻找著藉口要她們去忙活兒,白雅本來不從、但還是給百則拽走了,眼下兩人正在廚房做她交代過的點心,一時半刻也回不來。

  而這時魚竹與方純也早早醒來,據說魚竹回去宮中做年節前的最後一次例行稟報,而方純則帶著一小盒膏藥隨後走了進來。

  馮梓容看著桌上的四只盒子一會兒,便主動伸手揭開其中一盒,當這盒子揭開時果然香氣撲鼻、令鼻子敏感的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緊接著便是一陣咳嗽。方純瞧著趕忙放下手中的膏藥替馮梓容拍拍背,而馮梓容則苦著張臉道:「這玩意怎麼會有人喜歡?成日擦身上薰著可不把鼻子給薰壞了?」就連平日馮梓容的衣裳、她可是也不讓人給拿去薰香的!

  方純聽了忍不住笑道:「那是小姐鼻子靈,昨日若非小姐提點、奴婢也真聞不出來。」就連昨日她與彌澈一道去牢裡頭聞、也沒聞出什麼貓溺來,後來還是給自己與彌澈都施針、短暫加強了自己的嗅覺以後,這才隱隱約約嗅到馮梓容所說的那抹香氣。

  「說得我像狗似的。」馮梓容呶了呶嘴抗議著,一面在方純的幫助下揭開了所有的盒子,一個接一個地確認過,一面還為了避免嗅覺疲勞、以房間邊處偏桌上的茶水將帕子給濡濕、又用力地嗅上幾口,好一會兒才萬般辛苦地將所有的脂粉給聞完。

  然則折騰了那麼一會兒,馮梓容的臉卻浮出了一點疑惑:「奇怪,怎麼沒有?」

  方純在旁邊自也是跟著嗅著,她也道:「奴婢確實是在少夫人身上聞過的。」

  馮梓容想了想,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奴婢……也不記得了。」

  馮梓容沉默了下來,一雙眼睛看著桌上那些脂粉,道:「不對,我得重聞一回。」見方純有了疑惑的表情,馮梓容又解釋道:「有些香氣起初聞是一回事、但是味道放久了些又是另一回事,昨日我聞那味道已是散了許多、快要消失的,但在離去前又感覺到濃了些許,那香氣定是與那名沙玉人有關、而且還藏在他身上!」

  「若是藏在身上卻是不可能的,那名沙玉人渾身上下可是都被搜過的,難不成……」方純蹙著眉停了一會兒,這才輕呼一聲,道:「小姐說的可沒錯!奴婢想起小時候曾聽說有些人打小就是給埋了香在體內,那是外邦一些貴族給奴才們下的記號、就是要他們一輩子都忠誠於自己的主子,那名鮮托……沙玉人想必也是如此!」

  「還能這麼做的啊?」馮梓容雖是訝異,卻也不一會兒便定了思緒道:「若是如此、那便好辦了!這香許是沙玉那兒的香呢!我們趕緊再聞過一回,這次得仔細。」

  方純點了點頭,又與馮梓容開始一一重新確認起來。

  好一會兒,馮梓容才從裡頭挑出了一盒彩繪陶瓷的圓盒子,盒緣還畫了一圈杏黃色的釉彩。「就是這個!還真虧妳想得起來。」

  方純道:「奴婢來到馮府以後便是成日跟在小姐身旁、也接觸了不少馮府的主子,自才有了印象。」

  「那我不就白搭了嗎?」馮梓容笑著,一面將其他的胭脂全都給收回了盒子裡,這才說道:「我這會可得編個好藉口問問大嫂,否則要是大嫂追究得深了,我也不好說要拿這香粉做什麼。」

  方純道:「要不,小姐且讓奴婢將這盒香粉給奴婢弄一點兒裝著,奴婢拿去宮裡頭問問,宮裡頭少不了從外邦進貢或者貿易的新鮮物事兒、肯定能問出來。」

  「還是別了!我大嫂雖然靈敏、卻也不會懷疑我,但這宮中……雖然我是不想這麼懷疑,但總覺得不太妥當。」

  方純抿了抿嘴,道:「小姐說得有理,是奴婢唐突了。」

  「別怪我忒小心,」馮梓容一面瞧著手上那盒香粉,一面道:「我不是對宮裡頭真有猜忌,但這畢竟是我應承給靖王的事情,雖然不曉得靖王要往那名沙玉人身上知道些什麼、但我還是得把自己的事情給照顧得齊全才好。」

  方純點了點頭,自也是知道馮梓容在努力地消除自己的疑慮──縱然自己對馮梓容的想法並不覺得失當。

  馮梓容想了想,又隨手揭開了幾只盒子、拿了幾盒脂粉出來,這才說道:「晚些我便拿去與大嫂問問,若只留了一盒、反而奇怪。」

  方純見馮梓容的揀選已經到了一個段落,便道:「若是小姐沒事了,也該擦擦藥才好。」

  馮梓容一愣,這才看見方純放到了一旁的膏藥,道:「我卻給忘了。昨日被捉去王府裡頭擦的那藥可真靈效,這才幾個時辰而已手便不疼了。」

  方純拿著的那盒膏藥便是從靖王府那頭帶回來的,她看著馮梓容沒反對,便開始替她擦起藥來:「昨日小姐可大膽,可是想也沒想就跳了下去,奴婢還沒那個膽。」

  馮梓容苦笑道:「妳們一個個都這麼說,卻不曉得我是真沒辦法了!妳想想,就我這副樣子給人在城牆上捉著了、那還得了!」

  「小姐可放心,那城樓周遭有人看顧,因此在城牆上巡邏的兵士卻也不會無聊到靠近小姐躲藏的那個地方,因此那時小姐只消緊緊地捱著、躲在影子裡,多半是沒事的。」

  「我那時畢竟不知道。」馮梓容一臉哀怨:「反正坑都給坑了,就是下次得準備厚一些的手套,否則每回都這麼一折騰、手都給磨粗了!」

  方純無奈地:「小姐還想要有下一次?」

  「若是沒有便好,昨個兒夜裡妳可不曉得我那一跳可是把三魂七魄給嚇飛了六魄,但再怎麼樣也不比凌爾與師父身旁的那兩位將我托上去時還嚇人。」

  方純道:「那二位可是小姐的師兄。」

  「咦?」每回馮梓容這麼說的時候,方純總會主動與她解釋所見之人的身分,像是書樵陽與凌爾,在頭一回照面以後,方純便向她主動說明。但這回提起跟在太叔燿身旁兩名年輕人的身分時,卻是令馮梓容大感訝異。

  方純解釋道:「小姐可是頭一回見著他們、他們二位卻不是頭一回見著您……」

  馮梓容忍不住插話:「可是我頭一回去靖王府時,藏得特別好的那兩位?」

  方純點了點頭,道:「年紀較長、額上帶疤的那位叫懷辰,另一位生得一副書生模樣的叫姬墨,都是老師父從外頭撿到齊王府、後來才跟著來到靖王府裡頭的。」馮梓容先前便曉得自個兒的師父來歷神奇,先是不知道何時開始出沒於齊王府甚至是宮中,直到六年前靖王在北方受傷的那次事件以後,這才主動住進了靖王府。

  馮梓容聽方純提及那二人的語氣有些過分恭敬,又問:「我那兩位師兄在靖王府裡頭是什麼身分?」

  「其實我們這些衛士也沒有什麼名分、都同侍奉於靖王府而已,但那二位卻是一直跟在老師父身旁的,平日也都不需要執行任務,王爺用不著他們、因此他們也就只跟著老師父一道訓練我們這些人。」

  馮梓容理解地點了點頭,道:「如此一來,也難怪妳對他們如此尊敬。」若是有能力跟著太叔燿一道訓練靖王府上下的衛士,想來懷辰與姬墨二人的功夫肯定是一等一。

  方純且仔細地將藥膏在馮梓容的手掌上給抹勻了,又替她細細地揉著,等到藥膏都給手吃盡了以後,這才取了帕子替馮梓容擦了擦手,道:「小姐的傷可讓人給看著了?」

  「沒有,我若不特意藏著、她們也不會特別注意。」馮梓容將自己選好了的香粉盒子給撿到了一旁,這才說道:「妳去外頭讓人把其他的盒子給送還大嫂,我晚些過去。」

  方純應了聲、便走了出門要去找在女眷院落裡頭的丫鬟。

  馮梓容又打開了幾盒香粉,伸手開始擺弄起來,蓄意沾得自己滿手、滿袖的香氣,這才滿意地將盒子給一一蓋好,又取了房間內的一只盒子給裝了進去。

  待到馮梓容來到王淳芊的院子以後,便見得王淳芊正在自個兒的房間看著帳本,旁邊可是一個侍候人的丫鬟也沒有。

  「大嫂。」馮梓容輕輕地喚了一聲,就怕嚇著了正專心著的王淳芊,而王淳芊聽到了她的聲音後也沒擡頭,只是回了聲:「等等。」便讓馮梓容在一旁乾候著。

  馮梓容也沒覺得奇怪,畢竟王淳芊向來如此,只要是看上了帳本、心中肯定是有千百個算盤飛快地撥動著,這時候若是叨擾了她、她就得再花費好一番功夫才能重新將心中的帳給理好。

  說來,王淳芊本來出自書香世家,家裡頭雖沒有從官的人,但她的父親與兄長可是遠近馳名的教書先生,也因此她打小也就跟著父兄讀著聖賢書、腹中經綸可不下那些要備考的生員們。

  後來馮敘輝辭官從商時自然也惹得王淳芊的外家那頭不快,但女兒畢竟是嫁人了、馮家也還是家底豐厚的文官家庭,因此多少也還能看著馮煦以及馮正道的面子上應付過去。

  王淳芊也是在馮敘輝從商後幾年開始、才開始學習起這些商戶之婦必備的技能,舉凡算帳、打理鋪子等,王淳芊都學得飛快、也意外地發現自己真有那才能。馮敘輝本來對妻子是多少有些愧疚的,但看著王淳芊一日比一日熱心、還能與自己談論許多生意上的事,這才漸漸地將自己身上的擔子與妻子共同分擔。

  也因為如此,王淳芊的父兄看著自己的女兒、自己的妹妹在馮家過得如此快活,再加上這對年輕夫妻不斷努力展現自個兒的本事給長輩們看,這才漸漸地釋懷。

  馮梓容抱著盒子在王淳芊的房門外頭罰站了好一會兒,直到王淳芊身旁的大丫鬟顧姃也站到了自己身旁共同罰站等候不久,這才一道被王淳芊給叫了進去。顧姃向馮梓容做了手勢請馮梓容先行,而馮梓容則朝她眨了眨眼且做回應,惹得向來有些死板的顧姃也勾起了嘴角。

  在裡頭沒看露這一幕的王淳芊看得也不覺莞爾,又瞧了馮梓容手上抱著的盒子一眼,這才說道:「我便想著妳什麼時候要來找我呢!」說著,又嗅了嗅鼻子充滿愛憐的神情笑道:「怎麼了?弄得滿手都是香氣,也不擦擦。」

  「大嫂若不介意,晚些我再去洗洗吧!」馮梓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一面也將手上的盒子給擺到了桌上道:「我想著大嫂今日可忙,也沒好意思馬上過來。」

  「難得見妳這丫頭客氣!」王淳芊一面說著,一面主動替馮梓容揭開了盒子,道:「怎麼,就挑這幾盒?」

  馮梓容這廂笑得可有些靦腆,她可想起了上午時王淳芊誤會她的模樣,竟也不覺害羞起來:「我畢竟不懂這些東西,還覺得拿多了。」

  「怎麼會呢?我便就這麼張臉、這麼副身子,妳大哥每回回來時都給我捎上十幾盒,用上幾年也用不完,恰巧也讓妳替我分攤。」王淳芊停了一會兒,這才想起晾在意旁的顧姃道:「怎麼了?我交代給妳的事情可辦好了?」

  「奴婢辦好了。」顧姃點了點頭,道:「少夫人,店裡頭的管事可說了,沙玉那兒來的玉石可得人喜歡,眼看著年關將近,若是這趟少爺回來沒再多捎上幾件上好的物事、恐怕咱們鋪子會給人掀了。」

  「妳說的可忒誇張了。」王淳芊笑了笑,道:「方才的帳本我看著都沒錯,妳晚些且再替我跑一趟,要他們趕緊把鋪子收拾、收拾,保不齊敘輝明日一回家就要往那幾處跑;出去前再讓人給這兒送上一壺熱茶和點心,我和梓容得聊會兒。」

  顧姃應了聲便離開房間忙活去,馮梓容看著王淳芊將一盒盒的香粉都給取了出來,這才說道:「大嫂每回年關前都這麼忙,我還來打擾大嫂、可不好意思。」

  「梓容什麼時候學會跟我客氣了。」王淳芊隨意取了一盒香粉打開來嗅一嗅,道:「噯,妳可真會挑。」

  「咦?」

  王淳芊拿著那盒上了藍釉彩的瓷盒道:「這可是麗州那兒最有名的百草香,每年都還得揀上一大批貢給宮中呢!」

  馮梓容那時只隨手拿了幾盒順眼的、自己也當真喜歡的,卻沒想到這麼一挑就給挑上值錢的物事,忙道:「這樣的東西怎麼用得起?」

  「怎麼用不起?」王淳芊笑道:「這一盒裡頭可有泰半藥草是妳大哥與農人簽契栽種的,就連作坊裡頭都有妳大哥一半的銀錢在裡頭,他每年也就順帶捎個十幾盒送人,過分嗎?」

  馮梓容聽得目瞪口呆,敢情自家的大哥生意做得這麼大!不但是持股一半的股東、還包了半數的上游原物料!「從前都沒能聽得細處,我都不曉得大哥有這麼厲害!」馮梓容說得誠心,也惹得王淳芊發笑。

  只見王淳芊這時順手拿起的,便是馮梓容想知道的那盒來自沙玉的香粉,王淳芊將其湊到鼻子前聞了聞,這才微蹙眉道:「這盒我倒是有印象,但也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

  馮梓容心裡頭緊張,也多說了一句:「這盒香粉可也奇特,我本來聞著是一回事,但擺在一旁一會兒後、卻又聞到了不同的香味,這才喜歡上的。」

  王淳芊聽了輕輕地「啊」了一聲,道:「妳這麼說我便想起來了!這可是府裡頭……可能甚至是大燁裡頭唯一一盒。妳瞧瞧,我可是幾乎沒用過。」王淳芊打開蓋子給馮梓容看,裡頭看起來的確是只用了一、兩回的樣子,當然還少不了馮梓容擺弄過的痕跡。

  「怎麼會僅有一盒?」馮梓容偏頭道:「這也是大哥帶回來的?」

  「這是自然。」王淳芊想了想,道:「那時妳大哥正往天州那兒做生意,那時北方才大定不久、其實還亂著,我本想勸著他別去、卻想不到他一意孤行……」

  王淳芊開始講起了古。馮梓容聽到了地名可是眼睛一亮,大燁唯二與沙玉接壤的地方便是天州與玄州,其中王淳芊所說的天州又比鄰羯首西方的鴸留侯國與南方的鳩托侯國、與她想探查的方向很近。

  「那時他去找好的礦石、卻找不著門路,後來碰巧遇上一位要從羯首回到沙玉的商賈、說是要將羯首的麝香給運回沙玉那兒進貢給他們的王,那名沙玉商賈與妳大哥聊得投緣、便將這盒物事送給了他,而妳大哥說他不能平白無故受人大禮、也是還了好東西回去,是玉州出產的一塊上好的玉、還有蓮花的紋路。」

  馮梓容聽故事可聽得認真:「既是結了善緣,大哥後來還有與那名沙玉商賈聯絡嗎?至少認識了一位在遠方的朋友、往後要往沙玉那兒做生意或許能順遂幾分。」

  「妳大哥這趟往沙玉那邊過去就是想順道找上故人呢!」王淳芊笑得有些無奈:「也不曉得他找著了沒?這沙玉距離京城可有四千里遠,中間又隔著好大一片荒漠、肯定吃了不少苦。」

  馮梓容由於熟讀大燁周遭各國風土,對於四周的地理與歷史還算是熟悉的,便也跟著道:「這盒香粉的來歷既是如此奇特,我可也得等大哥回來時好好問問。」

  王淳芊頗具深意地望著馮梓容道:「妳這孩子打小便是對新鮮玩意兒好奇得緊,但這盒香粉的來由妳大哥可是與我說過好幾回的,至多也只能說那是矜貴的物事,恐怕也沒能與妳多說些什麼。」

  馮梓容想了想,道:「大哥遇著的那名沙玉商人說是要將商貨進貢給沙玉王室呢!說不准兒這裡頭的東西可有趣!……雖然宮裡頭的先生們說了有些事情別過於追根究柢,但是有求知慾總歸還是好的。」馮梓容這廂將從安秀宮裡頭學到的東西拿出來說嘴,聽起來自有幾分道理。

  王淳芊無奈地笑著道:「大嫂也不問妳究竟怎麼對這東西好奇,妳若真想再問、等妳大哥回來再問他便是,倒是剩餘的幾盒可還要曉得他們的來歷?」

  「當然要!」馮梓容不假思索地回答──她聽著王淳芊的話自是知道精明的王淳芊早不信她的藉口,因此也是早早準備了這樣的反應──雖然自家人總不會給自己捅樓子,但多幾分小心不但能夠保護自己、也能夠保護家人。

  王淳芊笑了笑、也沒再多說些什麼,便是一一地將剩餘的幾盒香粉來歷給說了明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49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 ◕Д ◕ ༽⎠
⎝༼ ◕Д ◕ ༽⎠⎝༼ ◕Д ◕ ༽⎠⎝༼ ◕Д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