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餐廳與異能者》(餐廳與魔法師外傳) 第八章 仇與恩

作者:歐陽寒冰│2019-12-08 00:49:07│贊助:0│人氣:17
異能力的失控大概就是在被將死的薩克爾夫給刺中的那瞬間奏效的。在情報部門收取完資料轉身離開時,一陣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了。
 
凍晨的心臟在這時一陣震顫,其後他失了神,在他體內流動的異能因子在這時全面失去控制,從他腳下和空中的為中心,半個山頭在這時發出了響聲──
 
「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
 
在他周圍的花草樹木,蟲魚鳥獸染成了全都染成了冰雪的白色,平等無倖,遍地無差。
 
不知是否是因為氣溫驟降的關係,還在盛夏的山頭居然就這樣下起了不可思議的暴雪。原本已經將車開向山下的情報部門覺察異狀,在風雪停下之後再度上山──還差點在山路上因為冰雪而打滑。
 
他們趕到現場之後,這才發現有個人影倒臥在那冰天雪地之中,他的身旁還有不少被他的冰雪凍成塊的屍體。而他自己在這時也因異能的失控而失溫嚴重,性命垂危。再度醒過來已經是一周多後的事了。
※※※
他是個好男孩。
 
哈夏曾經是和我一直併肩作戰的夥伴。每當我們兩人一同出手掃蕩時,幾乎不會有任何失敗的時候,也因此我們也很被部長看好,並且接下了越來越多任務,破獲越來越多案件,我也實際地感受到了自己在這些日子以來的成長。
 
雖然他並沒有戰鬥能力,但卻擁有著回復體能和治癒傷口的異能,不僅是我,面對部隊之中的其他人也總是笑面而待,也因此我和他之間共識的很愉快,也幾乎沒有分開過。
 
直到五年前他慘死在任務中為止──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站在前線的異能者最後會面臨的命運一直都很可能是如此。
 
我明白,我都明白。面臨過數不清的生離死別的我,都明白。
 
在那之後我不曉得自己翹了多少次會議,拒絕了多少次任務。只是把自己關在斗室之中,並且隨意地消磨著時間──直到我察覺自己的心臟痛得快裂開的時候,我想起了部長對我說過的話。
 
「有什麼問題儘管來找我,畢竟身為異能的領導者,我還是有義務得幫助自己的部下的。」
 
於是,我回到了異能者部門的部長辦公室中,並且向他提出了我那段時間所面臨的狀況。「我得先為我最近一直翹班和翹掉會議的事情道歉……真的非常抱歉,部長。」
 
「你的能力我一直都很認可,這次會發生這種事情也沒有辦法──再加上哈夏是治癒的異能者,一旦不願意替對方治療的話,對方對無法戰鬥的他大概也就只能採取抹殺手段了。」部長語氣之中帶著遺憾說道。「……如果真的受不了的話,我倒是有辦法可以解決。」
 
「請……請問是什麼方法?」
 
「這我不方便透漏呢,赩子。不過,如果你有意這麼做的話,我會全力協助你。」他僅僅是笑著對我這麼說。「畢竟這對我而言也是不能說出去的機密。」
 
我嚥下一口口水。「我明白了。那就麻煩部長。」
 
當我這麼說之後,戴著面具的他的面顏便在這時逐漸模糊,我只記得我一個沒站穩,直接倒地不起,失去了意識。
 
只記得在失去意識之前,我的眼前浮現了哈夏的臉龐,而他的臉龐也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模糊得溶解於黑暗之中。
※※※
赩子和凍晨在這時一路從廠內打到廠外。「沒錯……你知道了嗎?」女性欣慰地看著兩人,並且一步步地說出了自己忍了五年最想說的話。「知道自己重視的人被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就這樣殺死的感受了嗎……?」
 
「這傢伙……!」凍晨閃過了赩子打向自己左眼死角的一擊,並且以刀背砍中了赩子的腰間,使他朝著門外飛去。「呼……呼……呼……」喘著氣息,他單腳跪下,勉強冷汗直冒地轉過身去看向兩人。「薩洛比……在海外也是相當有名的犯罪心理學教授……原來如此,你就是靠著這學問來推理出你未婚夫死亡的原因,然後找到這個國家來的嗎……」
 
「要說這座島的失控狀況和他的關聯,也就只有被這座島的政府密不透風地封鎖著的凌凜之神事件……這不過是很簡單的推理而已。」名為薩洛比的女性如此回應道。「而且,只要讓你們能夠自相殘殺,會阻止那個人理想的因素就會消失了。」薩洛比眼帶救贖地說道,「那麼……」
 
在那一瞬間,凍晨腦中閃過無數畫面。
 
下一秒,他對薩洛比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笑容。兩眼上吊,嘴角抬的高如小丑的面具般,就連她身後的卡斯夫亞都為此一陣震顫。「喔,原來你就是你的異能力讓赩子想起那份悲傷的啊。」赩子轉身面向薩諾比。「這還真是令人恐懼的異能力呢……要是中了這招我大概就完蛋了。」
 
「你……!」薩諾比定睛一瞧,赩子已經以冰柱刺穿自己的右手掌了。「以痛覺抵抗了嗎?!」
 
「不僅是如此。」凍晨揚起了深沉的微笑,同時,赩子已經出現在凍晨身後,燃起了火焰之拳,直接刺穿了眼前的薩諾比。「我家的搭檔也沒你想像中的那麼脆弱。」
 
薩諾比的血液染紅了赩子的拳頭,凍晨在這時朝旁一跌,和薩諾比兩人一同倒地。
 
而在這時,凍晨則大吼道──「赩子!趴下!」
 
方才還以幻影使赩子陷入苦戰的卡斯夫亞在這時卻已經如同呆頭鵝一般站在原地,而工廠之外的部隊集結於此,毫不猶豫地朝著愣在原地的卡斯夫亞連續開槍,槍彈雨林的聲音混著彈殼落到地上的聲響和赩子、凍晨兩人的痛苦的摀耳,彷彿正上演著二十世紀最不合諧的音樂詩篇。
 
「……你們兩個,辛苦了。」在槍彈聲逝去之後,部長不知為何現身於此地,還遭到了凍晨的白眼。「別用那種表情看我嘛……你們可是因為我才得救的喔?」
 
「部長!」赩子則驚訝地朝著部長行禮,「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畢竟這次的事情可以算是機密嘛,總不能讓些什麼都不知道的傢伙出現在這裡吧?」部長語帶輕佻地說道,不過他會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可和輕佻毫無關係。「回去吧……看來這傢伙的傷又增加了呢。」部長看著被隊友刺中後意識模糊的凍晨,只語無表情地說了不知算不算感想的感想。
※※※
在那之後,和沒什麼外傷的我相比,凍晨為了燒傷和身體被貫穿,再加上被掃過太陽穴附近的一槍而休養了一兩個禮拜。在醫生答應可以探望時,我抱著一籃水果來到了他的病房。
 
那是間獨立的病房,電視機、豪華單人床、書本、電腦、會客桌椅等等一應俱全,真還讓人懷疑他這人到底是來度假的還是來養病的……或許這島上說浪費醫療資源的傢伙就是指這種人吧。
 
不過……「凍晨你還好嗎?聽說可以來看你了所以我……」
 
「喔……美麗的護士小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帶領我前往你那純淨的美麗新世界……」
 
「我要回去了。」
 
「欸等等等等等等!赩子不要丟下我啊!我請你喝可樂!不要丟下我拜託!!」
 
這傢伙還是直接手術失敗之後死去吧。
※※※
「你什麼都知道呢。」
 
「我什麼都不知道。」
 
凍晨當時是如此回應我的。「……雖然我一開始得這麼說,但昨天部長來探望過我了。」他胸前和額間包覆著新的繃帶,「他只跟我說,就算把我知道的全告訴你也無所謂──在那之後就離開了。」有著兩層瞳孔的右眼望向我,「就看你願不願意聽我把故事說完了,赩子──凌凜之神的受害者。」
 
在他的解說之下,雖然我一半不敢接受自己以前的搭檔是叛徒的事實,但另一半則是對於他實際上的工作──也就是必須清掃這些人而感到五味雜陳。「那就是我的工作,而部長大概是為了不要讓你見到那副場面而叫你別去的吧──畢竟我可是要殺了你一直以來的夥伴呢。」
 
我似乎能夠明白為什麼這傢伙的眼神一直以來都這麼死氣沉沉的了──奪走了那麼多人的性命,要讓人保持正常的樣子根本就不可能,應該說這傢伙沒有演化成社會上的恐怖分子就已經該謝天謝地了。
 
「這樣啊。」我回應道。「……謝謝你。」
 
「嗯?」我雖然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突然跟他道謝,但我的嘴巴控制不住自己地說出了這句話。「真是的……太見外了吧?」他以包覆著繃帶的右手槌了我一下,「不過說實在的,你那擊穿過我的真是有夠痛欸!你難道都不知道那樣搞可能會死人嗎?」
 
「你這傢伙!在砍我的時候雖然是用刀背,但你也沒想到這樣敲我的肋骨可能會斷掉好嗎?!」這傢伙居然給我得寸進尺?別開玩笑了!
 
就在我們兩人越吵越烈之時,得到了的是護士的大聲斥責和我們兩人在那之後的連忙賠不是。
※※※
兩周後,凍晨又出院了。
 
「出院的感覺如何啊,凍晨?」部長在那之後接見了凍晨,凍晨依然是那死氣沉沉地毫無微笑地表情。
 
「引狼入室的感覺如何啊,部長?」凍晨回應的同時,諾愛和數名身穿西裝的士兵已經拿著散彈槍對準了凍晨。「這次寫劇本的是你吧……如果我的推斷沒錯的話。」只是簡單地瞟了一下諾愛手中的散彈槍之後,凍晨以打著繃帶的左手撐著桌子托腮,在部長的面前如此說道。「你早就知道他們會來報仇,所以才故意讓我和赩子兩人去處理那爆炸案,並且就這樣把敵方首領解決,徹底斷絕凌凜之神事件的後續未爆彈──如果我和赩子兩人成功的話可以光宗耀祖,就算赩子死在任務之中也可以說是為了戰友而有勇無謀地投身敵穴,你完全不會有任何的損失。」
 
「這還真是過分的說法呢。」部長回應道。
 
「這次把他們引來福賀摩瑟島的,是你;這次引導他們安裝炸彈的,是你;替他們製造罪名並且讓我們去抹殺他們存在,把他們洗成恐怖分子最後被世人逐漸淡忘的,也是你。我說的沒錯吧。」凍晨連珠炮地說道,「還真是諷刺啊,明明就是為了保護這座島上的異能者的組織首領,卻讓你兩個部下受到這麼可怕的危險,你這樣還有當首領的資格嗎?」
 
諾愛一個揮拳,讓凍晨當場倒地。
 
「凍晨,我希望你可不要搞錯什麼事。」部長接著回應,「我不會說什麼『區區一個劊子手沒資格對我說三道四』這種無聊的反駁話語。」凍晨在這時勉強站直,右眼直盯著眼前的面具。「身為一個組織之長,同時會是操控整個組織的角色,也同時是被整個組織操控的角色。如果是為了這個組織長久的安泰──即便得付出犧牲,我也絕對不可能讓步;即便會被某些人憎恨一輩子,我也絕對不可能收手。」
 
「即便如此你還是要繼續擔任劊子手這個職務,我很歡迎你留下──當然,也包括如果赩子知道了你就是凌凜之神之後還願意和你搭檔這點。」
 
凍晨沉默了一陣,「那傢伙已經沒問題了。」凍晨微笑道,「再過個三五個月,大概又會恢復以前的活躍吧?我覺得他甚至可能會成為這個部門的主力隊員之一──畢竟火焰的異能者的用途實在是太方便了,不像某個整天只會把萬物都結冰的混帳。」他自嘲了一番,並且轉過身去,「你喜歡寫多少劇本就隨你自己去寫吧,但我可不會是你的演員。」
 
「呵呵,我可沒有寫什麼劇本喔,只是你擅自想要把剩下的戲演完罷了。」部長笑著回應,就這麼目送著凍晨離去了辦公室。「之後繼續好好工作吧,凌凜之神。」
 
凍晨聽見「凌凜之神」時回過頭去看了「挑起一切事端的男人」一眼,便轉身推門開厚厚的木門之後,帶著木屐的喀蹬聲離開。
 
吸到門外的空氣的下一秒,凍晨已經看見了正在等待自己,倚在牆邊的,身穿墨黑色連帽上衣和襯衫,有著赤色瞳孔的男子。「下一個任務已經下達了吧?該出勤了。」他對著有著靛色瞳孔的凍晨如此說道,手中還拿著一罐剛才喝畢的罐裝可樂。「走吧,搭檔。」可樂罐在他手中化作灰燼之後,本體歸為虛無。
 
靛色瞳孔中終於在這時和笑容一同透出了笑意。
 
──《餐廳與異能者》(餐廳與魔法師外傳)
第八章 仇與恩(完結)
20190903
赩子原案:五二九
AUTHOR:阿冰亂來一通
ILLUSTRATION:五二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47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Oyanice38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餐廳與異能者》(餐廳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w444全軍
總而言之,來看小說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