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同人】初戀的光輝溶於美麗的大海《第十一篇.來自驚濤駭浪的明日(下)》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19-12-07 21:31:51│贊助:2│人氣:145
第十一篇.來自驚濤駭浪的明日(下)
 
  在深不見底的漆黑海底,美海的心,孤獨的,留在那裡。
 
  她雙手環抱屈膝,全身蜷成一團,獨自一人低聲啜泣著,悔恨的淚水溶入海中。
 
  「對不起,愛花……都是我的錯,其實我想說的不是那樣的話,我不是有意想踐踏妳的好意……所以拜託妳,醒過來吧……」
 
  熟悉的沙沙聲響在耳邊迴盪,愛花粉色的心意碎片環繞在她周圍,彷彿是想對她訴說心聲。
 
  「沒事的,美海,不是妳的錯,是我自己拒絕醒來的唷。」
 
  愛花溫柔的雙手抱住美海,就像是姐姐疼惜妹妹一般,輕聲安慰她。
 
  意料之外的回答令美海略帶驚訝地抬起頭,愛花一如既往地笑顏映入她的眼簾。
 
  「怎麼會……我以為是我的心裡不希望妳醒過來,妳才……」
 
  「不是這樣的唷。」愛花面帶微笑搖搖頭,澄清其中的誤解。
 
  「都怪我讓美海哭了,我就在想,如果是因為我醒過來才害妳傷心難過,我是不是繼續沉睡就好了呢?」
 
  「當然不好!愛花也是我很重要的人,我怎麼可能希望妳再也不醒呢?」
 
  「我知道,因為美海是很善良的孩子啊!是我太自以為是,擅自以為這樣就能讓妳恢復笑容,直到感受到妳溶解在海中的心意也才發覺,原來我這麼做反而帶給妳更大的痛苦……對不起,美海。」
 
  愛花美海擁在懷中,祈求她的諒解,卻令美海更加自責、愧疚,埋入她的胸口低聲啜泣。
 
  「該道歉的是我啊……我喜歡,也喜歡大家,但是我竟然說了那麼過分的話傷了妳的心……當時妳能夠醒過來,我是真的打從心底感到高興,所以這次也……」
 
  「嗯,我們一起回去吧,小光他們都在等我們呢。」
 
  這時,一枚蔚藍的碎片掠過她的眼前,耳邊傳來了某個人對她的心意,形成涓涓細流在她身旁打轉。
 
  熟悉的聲音正呼喊著她的名字,其中飽含對她的強烈心情,沙沙的細響不絕於耳。
 
  好溫暖。她將其中一枚碎片握在掌心,由於碎片太過零散,無法確定這份心意是屬於誰的,但不知為何,好高興,說不上來的一股暖意湧上心頭,嘴角不自覺上揚。
 
  「美海——!」呼喚聲從遙遠處逐漸靠近,總算可以明確聽清楚那個人究竟是誰。
 
  「……?」
 
  她緩緩睜開眼就看到遍體鱗傷的奮不顧身的身影,但終究還是敵不過繭的結界,一再被電流般的高能彈開。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呢?僅是隱約記得自己在返回陸地的途中被海神大人擄走,後續除了一片漆黑就什麼都沒有。
 
  海船祭?好像有這麼一回事,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印象有點模糊,還沒搞清楚自身的處境。
 
  當她從船上被海龍拉往海底的過程中,眾人的祈願成為催化劑,自身的肉體與胞衣產生了自然的吸引力再度結合。
 
  由於胞衣才恢復不久,回到陸地上的身與留在海中的心兩者記憶有所落差,思緒尚有些混亂,但想拯救她的意念毫不保留傳達過來,使她得以清醒。
 
  「!」美海不捨他繼續為了她受傷,搖搖晃晃撐起癱軟無力的身子,竭盡氣力喊出他的名字。
 
  眼見她平安無事,不禁露出欣慰的微笑,那溫柔的神情映在美海的眼簾,如何不為之動容?多麼想立即上前去攙扶他、成為他心靈的支柱。
 
  「美海,妳等我……我這就去救妳出來。」
 
  明明都落得如此狼狽,此刻他滿腦子除了考慮美海的事就沒有其他想法,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他繼續用他滲出鮮血的雙手撕扯阻隔他們之間的繭,不畏通達骨髓的劇痛勇往直前。
 
  原本被鱗大人阻擋在貢女墳場之外的千咲三人,趁這個機會一齊游向那層繭,以為團結一致就有打破現狀的希望,卻幾乎在同一時間被彈開,唯有咬緊牙關堅持住、緊抓著繭不放。
 
 
 
  明明大家都竭盡全力想拯救美海,海神不但沒有因此感動,反倒是哈哈大笑、對他們幸災樂禍。
 
  「沒用的,這些絲線是我對祭海的思念,就憑你們是無法破壞我們之間的羈絆的!」
 
  海神嘲笑等人的努力僅是徒勞,宣言他們絕對不可能突破重重絲縷譜出的繭。
 
  美海不高興地皺起眉頭,不過此刻她一心擔憂的情況,暫時把抱怨全往肚子裡吞,沒把心中的不滿說出口。
 
  眼睜睜看著喜歡的人傷口不斷增加,身心狀態總算調適到可以站立的美海隨即起身,一秒都不想拖延,想盡早回到他的身邊。
 
  然而她都還沒起步向前游,就被海神略顯粗暴的拉住臂膀,力氣差距之大根本擺脫不出他的手掌心。
 
  「放……放開我!」她使勁掙扎,對方緊握的手依然不動如山。
 
  「齁?想去幫助他啊?省省力氣吧,就算是繼承了祭海之力的妳也是無能為力的。」
 
  「繼承……祭海?你在說什麼?」
 
  聽到海神這番說詞,美海僅是一臉困惑,尚未知曉自身是為祭海後裔的事實。
 
  「原來妳還不知道啊,就讓我來告訴妳吧——我的妻子祭海,正是妳很遙遠很遙遠的祖先,因此,承襲祭海血脈的妳,才會本能性對我的子嗣產生驅力,妳會喜歡上那小鬼可說是命運的必然。」
 
  美海愣在原處,未曾知悉的身世令她錯愕,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我對的情感,是源於祭海大人對海神大人的情感嗎?」
 
  「沒錯,那個人只不過是我的替代品,這下妳懂了吧?妳真正喜歡的並不是他,而是我啊,我的祭海喲。」
 
  事到如今才被告知自身的情感並不是屬於自身的,這種事怎麼可能接受?美海面有難色,陷入一陣沉默。
 
  見她面露為難的神色,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更好的話語來鼓舞她,只好放聲大喊對海神大人做出挑釁。
 
  「美海!妳別聽他胡說!我馬上就衝過去揍他一頓讓他清醒過來!」
 
  不過對於海神大人而言,只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聽了他的誑語忍不住發出不屑的嗤笑。
 
  海神確信沒有人可以破壞那層繭,一把將美海摟入懷前,囂張地向宣示主權。
 
  「哈哈哈!你說想揍我?別說笑了,你還是先考慮要怎樣才摸得到我吧!我剛才也說過了吧?這些絲線正是千百年來我對祭海的思念,可不是你們這些連愛情為何物都一知半解的小鬼可以突破的,再也沒有人可以拆散我們倆……」
 
  『啪!』
 
  就在這時,啪的一聲,頃刻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美海一巴掌不偏不倚打在海神大人的臉頰上,由於發生得太過突然,他沒能及時反應過來,一時之間愣住說不出話。
 
  「我不是祭海,我是美海!」
 
  她原本僅是在一旁默默聆聽海神大人狂妄的發言,然而他非但絲毫沒有收斂的打算,甚至還變本加厲,令美海不滿的情緒滿溢出來,響亮的拍擊聲止住了海神大人的誑語。
 
  冷不防被賞了一巴掌的海神不用說,鮮少見到溫柔婉約的美海惱怒至此的等人也驚訝到瞠目結舌。
 
  「妳……在說什麼?妳就是我的祭海,不會錯的!」
 
  「你的眼中根本沒有我的存在,只不過是把當成祭海大人的替代品對吧?或許你確實對祭海大人存有深厚的感情,但是,我的名字是潮留美海,並不是你所愛的祭海!」
 
  海神大人被美海說得啞口無言,無從否認她的指控,但性情暴戾的他又嚥不下這口氣,額冒青筋、咬牙切齒。
 
  「才不是誰的替代,我喜歡的就是,而不是你的後裔,更不是你!就算不是海神大人的後裔、我不是祭海大人的後裔,我也同樣會喜歡上他的,跟血緣或是命運一點關係都沒有!」
 
  把說成海神大人的替代品,這句話觸犯到美海的底線,她也好、也好,沒有誰必須作為誰的替代。
 
  就如同雖無法取代美織,但她用真正的自己去面對美海,成為了她的媽媽。
 
  美海堅信喜歡著的這份感情純粹是因為他是,與前世今生並無直接關聯。
 
  海神大人傻愣在原處,原本握緊的手掌也不自覺鬆開,美海便趁機甩開了他的手,退了幾步試圖遠離對方。
 
  「難不成……妳想否定『命運』嗎?」
 
  「不,無論命運存在於否,喜歡一個人的心情都是很難能可貴的,而我就是依自己的意志決定喜歡上他,才不是因為誰是誰的祖先或後裔這麼膚淺的理由,請不要用你自以為是的妄想強加在別人的心意上!」
 
  美海從根本上否定了對祭海大人心存留戀的海神大人,她很清楚祂對她本身並不感興趣,若她不是祭海的子嗣大概就不會對她抱持如此執念。
 
  海神大人面帶哀戚的神色緩緩舉起手,從指間痴痴望向與祭海相像的美海,視野因不甘心的淚水而逐漸模糊。
 
  一心冀求著祭海的祂一直沒能理解如此理所當然的道理,如今總算意識到她跟心愛的祭海是不同的個體。
 
 
 
  怎麼也沒想到會演變成美海對海神大人說教的局面,鱗大人單手扶額仰頭大笑。
 
  或許是因為曾是與海神大人相同的個體,不知不覺也落入了同樣的思考邏輯,擅自認定美海是被體內流淌的海神血脈吸引,直至今日才如當頭棒喝清醒過來,不由得嘲笑自己的愚蠢。
 
  「鱗,你笑什麼?還不把這群小鬼趕走!」心中百感交集的海神大人大聲喝斥,把不知該向誰宣洩的情緒出在鱗大人身上。
 
  「哈哈哈……沒錯,我只是鱗片,無權左右海神大人的意志,然而,海神大人喲,您聽見了嗎?汐鹿生鴛大師眾人的心聲。」
 
  在鱗大人的提醒下,海神大人抬頭一望才驚覺,彩虹般繽紛的暖雪從天而降,所有關心美海及海船祭的人們心意凝聚成一片片結晶,形成前所未見的美麗景緻。
 
  『米海——!』『就算用我交換也無所謂……海神大人,請把美海還給我們!』『我什麼都願意做,請不要帶走我的女兒……』『學長,拜託你了……請務必要保護美海!』『我不管你是海神還是什麼,要是你敢動我的摯友一根毫毛,我絕對不會饒你!』『海神大人,請聆聽吾輩的祈禱。』『海神大人,還請息怒,放過那位小姑娘吧。』『小光,一定要好好回應美海的心意唷,我們約好囉。』
 
  漂落的心聲在深海間迴盪,雖然呼喚的方式不盡相同,但希望美海安然歸來、希望海船祭圓滿落幕的想法卻相當一致。
 
  海神大人摀住耳朵,不願面對這樣的事實,任性地放聲咆哮。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你們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情!我對祭海……」
 
  『海神大人,謝謝您一直惦記著我。』
 
  「……祭海?」
 
  溶於大海的無數心意中,有一道與眾不同的細流環繞在海神大人周遭,猶如伸手擁抱住祂。
 
  隱約可以看見蔚藍的心具現成人形,貌似是一位留著長髮的女子,不過僅能稍稍看出輪廓卻看不清其面容。
 
  『我很珍惜與您及孩子們共度的時光,今後也想再與您同在,所以,還請您別奪走這個孩子屬於她自己的未來。』
 
  祭海心意的化身現身在海神大人面前,這是本來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奇蹟,卻在眾人的祈願下得以實現。
 
  雖然性情如少年般恣意妄為,但是海神大人面對朝思暮想的祭海大人根本無從拒絕她的請託,緩緩放下了執著的手,內心的惆悵化為嘆息聲。
 
  海神大人的身體逐漸白化,化作一樁鹽柱一點一滴溶於大海,總算能再見到心愛的女人一面,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次並非如過往因死亡而消散,而是再次成為了這片大海,與祭海大人共同守護大海的一切。
 
  「那個……真的很謝謝您,祭海大人。」
 
  趁著祭海大人的心同海神大人離去之前,美海上前向她鎮重道謝。
 
  『別這麼說,對我來說,妳也像是我的孩子一般,況且妳的母親美織也不希望妳步上與我相同的道路。』
 
  「您是說……媽媽?」
 
  美海訝異地回過身,自幼就失去的母親化作一道青色的身影若有似無顯現在她的眼前,雖然沒辦法看得很清楚,但是她可以很肯定那就是媽媽。
 
  「是媽媽嗎?妳是媽媽對吧?」
 
  『美海,妳已經長這麼大了啊,真是太好了……能再見妳一面,簡直就像是在作夢,媽媽真的很高興。』
 
  縱使看不見她的表情,但可以想像美織與女兒重逢露出和藹欣慰的眼神。
 
  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透過這樣的形式與逝去的媽媽說上幾句話,蘊含感傷、感動等各種心情的淚水盈滿美海的眼眶。
 
  雖想上前投入媽媽的懷中,然而僅是在海船祭引發的奇蹟短暫中產生的夢幻泡影,環抱的雙手撲了個空。
 
  「媽媽,我有好多話想跟妳說,小明很照顧爸爸和我,雖然經歷了一些事,不過爸爸跟小明再婚了,現在有一個弟弟唷,而我也交到了很多朋友,也有了喜歡的人,而且我……」
 
  由於預感媽媽的意識即將消逝,心中有太多太多想與媽媽分享的事,美海一時之間稍顯語無倫次。
 
  青色的碎片圍繞過來,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暖流,母親久違的溫暖擁住她,彷彿在向她訴說「我都知道,只要看到妳健康平安的長大,媽媽就能放心了」,令美海心中的思念更加強烈。
 
  「我好想念妳……」
 
  『美海,我會永遠待在這裡——在妳最喜歡的大海繼續守望著妳的。』
 
  媽媽的說話聲漸行漸遠,碎片也開始溢散,回歸如萬花筒般色彩繽紛之間。
 
  她仰頭望向紛飛的炫目暖雪,五光十色映照入眼簾,童話般如夢又似幻的景色深深刻劃在腦海當中。
 
  即使時間不是很長,對美海而言卻是永生難忘的重要記憶,她知道媽媽仍愛著她、看著她、保護著她,母愛的溫存填滿了她寂寞的心。
 
 
 
  包覆住巨大岩手的結界在海神大人離去後逐漸失去了力量,本來一籌莫展的窘境才得以突破,雙手抱拳奮力一敲就將繭敲碎。
 
  但他原本就幾乎竭盡氣力,又因緊繃的神經放鬆,一陣天旋地轉就暫時昏厥過去,千咲連忙上前攙扶住他的臂膀。
 
  「!還好嗎?」
 
  美海匆匆跑了過去,她知道拚上性命也想救回她,為此吃了不少苦頭,從剛才到現在都憂心忡忡,關心他的身體有沒有大礙。
 
  所幸只是精神不濟、過度疲憊睡著了,雖說渾身傷痕累累,還好傷勢並不足以致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後他在鱗大人的治癒下慢慢恢復氣色,過了一段時間才恢復意識。
 
  「美海……妳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確認美海安然與否,明明都自顧不暇,仍優先關心她的狀況,尚顯虛弱的手一邊發顫一邊伸向她。
 
  美海二話不說握住他抬起的手,透過那雙纖細的手,用實實在在的溫度告訴他——她就在這裡,她已經回到他的身邊了。
 
  待他的身體復原到可以挺起身子,美海小心翼翼將他扶起,坐在貢女墳場正中央的巨手上抬頭遙望遠方。
 
  這次貢女之墓並沒有消失,沒有御靈火焚燒殆盡,也沒有隨著轟然巨響崩塌,是因為海神大人已經釋懷了嗎?或是有其他理由?那些都無所謂了,只要重要的人沒事就好。
 
  「————!各——位!」
 
  懷念的呼喚聲從遠方傳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一致轉向聲音的源頭,確認是否真是那位許久未見的女孩,不久後果真看見愛花游近的身影。
 
  她才剛甦醒不久,還沒向驚異不已的父母詳細解釋緣由,便匆匆趕往波中跟大家會合。
 
  本想趕來助美海等人一臂之力,不過抵達之時海神大人已同祭海大人離去,還來不及做些什麼,事件就已告一段落,也多虧如此才鬆了一口氣。
 
  眼見陷入沉睡的愛花安然無恙,原本受盡罪惡感折磨的美海總算得以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立刻跑上前抱住她。
 
  「愛花,妳終於回來了……」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才對,歡迎回來,美海。」
 
  重逢的喜悅掛在兩人的臉上,再也不想經歷差點失去朋友的悲痛,從今以後要更珍惜眼前的友誼。
 
  「那個……愛花,我有話想跟妳說。」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向愛花說道。
 
  雖說打斷她們的感性時間有點不太好意思,但他認為此刻再不把內心的想法明確說出口,往後恐怕沒有更好的時機了。
 
  察覺到的心中已作出抉擇,美海本想藉故迴避不想打擾愛花,卻被一把拉住,他必須在此把他的答案說清楚。
 
  「該從何說起呢?鱗大人曾說過我對美海產生情愫是海神大人對祭海大人的思念所造成,但剛才聽見美海說她並不是因為命運才喜歡上,我想好好確認這份感情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假……愛花,我想先試著跟美海交往一段時間,妳會介意嗎?」
 
  爆炸性的發言令在場所有人都愣住,尤其是美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羞得整張臉都漲紅,彷彿可以看到周遭的海水如煮沸般咕嚕咕嚕冒出小氣泡。
 
  「嗯,我不介意唷,既然是小光深思熟慮作出的決定,我相信一定不會有錯的。」
 
  「這……這樣真的好嗎?我本來還做好了被罵渣男的心理準備,太輕易就接受我反而覺得有點不自在啊!」
 
  「啊哈哈,因為比起問我,我想你更該問問美海介不介意才對呀。」
 
  愛花歪著頭傻笑,指著燒紅的臉近乎蒸騰的美海,既然表示想交往的對象是她,她的意見才是他真正該關注的焦點。
 
  美海眼神不停左右飄移,不知道此時此刻該做出什麼反應比較恰當。
 
  心中激昂雀躍的情緒滿溢出來,又覺得表現得太過明顯會很難為情,致使臉上的表情變得稍顯彆扭。
 
  「美海,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太過自私又一意孤行,如果妳不能接受可以直接拒絕。」
 
  「真是的,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愛花都說沒問題的話,我當然不會在意,就算只是暫時性的交往,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對我來說就是至上的幸福了。」
 
  從握住的那支手隱約傳來緊張的微顫,體溫也比平時略高了一些,作夢也沒想到原以為無疾而終的初戀尚有機會夙願以償。
 
  美海害羞地低下頭,試圖掩飾內心的排山倒海但還是掩不住上揚的嘴角,伸手來回撥弄著髮尾。
 
  歷經各種狂風暴雨,從現在開始才正要好好正視這段戀情,在人生路上展開全新的一頁。
 
 
 
  海船祭的災難就此告一段落,一行人準備返回陸地上回報好消息,以免讓大家過度擔心。
 
  由於決定得稍微倉促,兩人還沒完全做好交往的準備,面對彼此尚有些難為情,刻意先拉開了一些距離好好沉澱心情。
 
  看出現場尷尬氛圍的愛花主動上前與美海談天,試圖化解她心中的徬徨,腳步也稍微放慢,走在隊伍的後頭。
 
  趁著這個機會,千咲快步跟上走在最前面的,用美海她們聽不到的音量輕聲向他確認一些在意的事。
 
  「,稍微借一步說話可以嗎?」
 
  「千咲?怎麼了?」他疑惑地搔搔頭,對於她想說些什麼一時之間摸不著頭緒。
 
  「那個……,你改變了嗎?」
 
  自從前一次海船祭,她一直觀察著的變化,察覺到他對美海的態度正一點一滴轉變,為此感到好奇。
 
  「又是這個話題嗎?妳啊,也太在乎改變這回事了吧。」
 
  「當然在乎!我……雖然改變最多的我沒什麼資格說這些,但我還是想知道,,你還喜歡愛花嗎?」
 
  「我想想,也許有些什麼改變了,但是也有些什麼是改變不了的吧?我對愛花還是喜歡,可是我也不能再忽視對美海產生的感情,這樣模稜兩可的答案妳不能接受吧?」
 
  「真是的,這跟腳踏兩條船有什麼差別嗎?你還真差勁啊!」
 
  千咲有點鬧彆扭的拍了下他的背,傷勢尚未痊癒的痛得叫出聲來。
 
  「好痛!動不動就使用暴力,妳果然一點都沒變啊!不過我也有所自覺,既然都決意要跟美海交往了,是時候放下初戀的感情了呢……」
 
  選擇了其中一邊,就代表必須捨棄另一邊,他做好了與當時的美海相同的覺悟,從初戀的囚梏中解放,敞開雙臂接納全新的戀情。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你還是我認識的。」
 
  即使不再如過去對愛花如此執著,對待美海的真心誠意就跟對愛花無異,投注所有的心力守在重要的人身旁。
 
  這才是她所注視、想在背後默默支持的,想到這裡千咲不禁笑了出來。
 
  聽了的這番說詞,千咲也默默放下對初戀的眷戀,當年沒能得到答覆的戀心從此埋藏在心底不再提起。
 
  大海沉靜了好一段時間,在岸上痴痴等候的人們各個感到焦急不安,目不轉睛緊盯海面下的情況。
 
  正當大家忐忑的心七上八下之時,近海的海面突然發出轟然巨響,左右分成兩半,由鱗大人帶領光等人回到陸地上。
 
  見到他們平安無事,從岸邊傳來此起彼落的宏亮歡呼,熱烈的迎接他們的歸來。
 
  「太好了美海!妳平安無事……」
 
  「美海!」「美海,沒受傷吧?」
 
  看到自己的摯友安然回歸,熱淚盈眶的紗由本想上前說些什麼,但率先一步跑過去緊緊抱住她,也帶著隨後跟上與她們相擁。
 
  不想打擾潮留一家人團圓的紗由用袖口拭去淚水,與其繼續哭喪著臉,不如改以笑容迎向恢復往常笑容的她。
 
  「嗯,我沒事,爸爸、小明、還有小晃,我回來了。」
 
  留意到美海是用小時候對她的暱稱來稱呼自己,她明白這其中代表的意涵——她恢復了感情和記憶,這次是真的回來了,一想到這裡不由得喜極而泣。
 
  站在一旁看著美海與家人團聚的峰岸,雖然對於眼前的場面感到相當欣慰,但神情又稍顯落寞。
 
  「辛苦你了,多虧有你替我舉起這面旗子,我們才沒在海中迷失前進的方向。」
 
  「啊!學長……沒有的事,我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站在這裡窮緊張而已。」
 
  他感嘆自身除了乾焦急就無能為力,縱使得到了的認可仍不敢居功,一邊搖頭一邊結結巴巴回應。
 
  認為現在這個時機點把自己跟美海的事告訴他不是很恰當,況且跟她還不算正式的交往,過一段時日待狀況穩定下來再說會比較好。
 
  這一天的海船祭,在眾人的祈願下引發了一連串的奇蹟,最終和平落幕。



序篇:飄散於海中的鱗片之獨白

上一篇:來自驚濤駭浪的明日

下一篇:潮起潮落~破曦的晨光~

下一篇:潮起潮落~濱水的沙岸~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44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持續填著泡麵坑~~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