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173)

作者:kaze│2019-12-07 21:30:06│贊助:52│人氣:226
(173)入侵者的身份

眼前這一名黑色斗篷神秘者將連身帽拉開,原來是一名綠色短髮,有著黃色細長眼睛的男子;手扛著一把綠色的騎兵槍擁有一揮擊就將高牆破壞的能力。

戰力著實可怕。

此刻…,整個『奧德』儼然陷入了危機,全城近九成的居民與戰鬥員因為不知名的大範圍幻術魔法陷入昏睡之中…

如今歐姆只能選擇出面與之戰鬥好拖延時間,或是直接解決這一名神秘男子,好加在培塔的清醒,減少了一位負擔後,也同時是增加了一名即戰力。

歐姆召喚了『摩瑞雅地下城的左城門』,抵禦住了那勢如破竹的長槍。

「培塔妳沒問題的話,準備戰鬥了喔?有麻煩上門了。」
艾美對著從背上跳下來的培塔說道,培塔也望向了眼前那一名黑色斗篷的男子。

「好的!艾美姊,那個穿斗篷的傢伙,有點眼熟,是那群討人厭的傢伙的同夥嗎?」
培塔喬動著,因為昏倒而扭到的脖子與肩膀,似乎昏睡的時候有些落枕,同時她看向目標,對於這打扮十分眼熟,畢竟不久前才見過。

「這打扮的確似曾相識,不過….這位麻煩人物,倒是第一次見到呢。」
艾美同意,他也覺得這打扮眼熟,直覺變聯想到了某一群曾交手過的傢伙們。

「歐姆,他穿的黑色斗篷是…」意識中的西卡里提醒著。

「我知道,是黑色斗篷冒險者團隊的服裝,在『戰聯考』上出現的那一個神秘隊伍。」
歐姆已經推想出眼前這一位的來歷了。
「我印象中他們之中,應該沒有綠色頭髮的男性。」

「所以這一位是他們的其他同夥嗎?」
西卡里說道。

歐姆也發覺這一位似乎是沒見過的傢伙,於是開啟了『鑑定』,要確認對方實力在哪裡。

「或許吧…」
歐姆內心說道。
「我記得那個隊伍中有一個叫做澤懷樂的女生,曾經要我不要阻止他們…」
歐姆依稀還記得那一段插曲,要不是考試期間和考完試後的資訊龐大,他沒遇上這個穿斗篷的還真沒想起這段過往。

「到底他們想做什麼呢……」


「無堅不摧是吧?那我倒是要測試看看!」
綠髮男子說完揮動長槍,強勢挾帶氣旋掃了過來。

歐姆左手一揮,那扇巨大城門立刻飛了起來快速擋在歐姆面前,替歐姆擋下氣的衝擊。

「哼,把我當白痴,用這種三腳貓的伎倆。」
綠髮男氣憤喊著,快速奔馳衝向歐姆,接著奮力甩著長槍打向地面,地面瞬間劇烈搖晃,鋪在地上的石子碎裂開來,凹陷成一個大洞,干擾歐姆平衡的時候,他整個人順勢跳了起來。

綠髮少年竟然雙腳一蹬直接躍過了城門,沒有使用『凌空躍步』之類的招式,竟然可以靠著身體素質跳得那麼高 。

「我去。」
歐姆看到門的一端出出現綠色頭髮,應聲罵道。

「肚子等著被我開洞吧!」
綠髮男撂下狠話,右手長槍往前一擺指向歐姆,全身爆發著綠色的氣,整個人瞬間快速推進朝著槍頭指著的方向筆直投射過來;距離歐姆只有兩尺的距離。

「『風之魔法,狂風之槌』。」
歐姆右手一揮,從門扇的另一側吹起強烈的風,如同巨槌一般將綠髮男重擊一般的打在門扉上。

撞擊在門上的綠髮男,立刻雙腳一踏,屈膝一躍追擊回來。

騎兵槍劃過半空,揮擊橫掃了過來。

「『光之魔法,聖盾』!」
歐姆左手再一次攤開,張開了光芒匯聚而成的盾牌,成功隔檔騎兵槍。

被彈開的騎兵槍,綠髮男立刻利用慣性爆發出氣,轉而來一招回馬槍。

向著歐姆頭頂回刺回來,歐姆緊盯著,驚訝之餘立刻發動『純魔力魔法』的『魔力護盾』一連受張開了三面,緩衝攻擊。

不過這『魔力護盾』的防禦級別可不比『聖盾』直接就被劈開,不過也讓歐姆爭取到了些許的時間。

歐姆直接雙腳一踏抱著七里公主翻身躲開攻擊,同時發動魔法拉遠距離。

「『水之魔法,跳躍水柱』。」
歐姆雙腳踩著水流閃躲過攻擊。

「還想躲呀!人類!讓你無法可躲!」
綠髮男360度轉動騎兵槍,如同一般長槍一樣流暢,捲起了綠色的龍捲風將周圍的石子朝著歐姆席捲而來。

「想太多了,躲這種事情,我可是很在行的,不會讓你的詭計得逞的。」
半空中倒掛的歐姆,立刻空著的左手一揮,發動了技能『魔導的熟練』來輔助省略魔法的詠唱。
「『水之魔法,中階,冰寒城牆』!」

一下子發動了少見的中階的『水之魔法』,冰元素類的進階魔法出來。

就在強風要捲走歐姆的那一刻,他與狂風之間的水氣順應著歐姆的魔力集中瞬間降溫結冰成巨大的,將龍捲風給硬是擋了下來,強烈的颶風最後因為重擊冰牆破壞冰牆的同時,龍捲風的風勢與形體被破壞,接著逐漸散去。

而歐姆趁機逃跑,抱著公主來到了艾美與培塔的身旁。

「公主,沒事吧!」
艾美第一句話就是擔心公主,只想確認公主是否受傷。

「由我在這,公主沒事的。」
歐姆理所當然地回答。
「培塔都醒了,竟然不趕緊過來幫忙我…,你知道抱著公主戰鬥是多麼困難的嗎?」

「公主交給你沒問題的;況且,我也需要和培塔交代狀況,看接下來該怎麼對付那個麻煩的傢伙。」
艾美可是把七里公主把在第一位的忠心的護衛,怎可能放著公主不管。

歐姆撇了一眼,艾美此刻身上已經包覆著氣護鎧甲,另一把『月環劍』不知何時已經拿出來備著,看來並非想把戰鬥全權交給自己,而是等待適當的時機把公主救走,歐姆知道即使犧牲掉自己,似乎對艾美來說,只要公主沒事都算值得。

歐姆感嘆著,說來護衛隊的忠誠,還真可怕。

「竟然你們都準備好的話,公主她交給妳們吧。」

歐姆將抱著的公主放在了艾美身旁的花圃旁。

此時捲著爆發氣旋而來的綠髮少年舉槍而至。

歐姆右指一勾,那面沉重的門扉如同火車一般的動能高速擋在歐姆的面牆,抵住了綠髮少年的攻擊。

「又是這扇門…」
歐姆可以聽到另一側的綠髮少年的咬牙切齒。

「『龍嘯爆破』!」

來自另一側的怒吼。

歐拇指瞬間感受地面劇烈搖晃,狂風掃過門散的兩側捲起了強大的氣流,掃過自己與身後的三名女性。

似乎『摩瑞雅地下城的左城門』正承受著強大的攻擊,不過歐姆知道,只要這散『左城門』屹立於這片大地上,除非魔族大軍,它都能屹立不搖,何況是一個小毛頭的攻擊。

沒想到綠髮少年自身卻乘坐著風勢,略過了歐姆舉槍準備掃向艾美與艾美攙扶的公主。

「拿招式當障眼法就對了…」
歐姆這才發現自己被耍了,對方根本不認為這一招可以打破門扉

『遠山之眼』可是完全跟上了綠髮少年的突襲,歐姆一個意念,門扉不用任何指令就讓門扉直衝撞開了綠髮少年。

綠髮少年在地上立刻滾了一圈,原來撞上的同時它已經附上了一層強烈的氣團做為防禦的盔甲,緩衝了撞擊。

綠髮少年緊抓著騎兵槍,準備再次偷襲七里公主,不過步伐才一踏出,就吃鱉的愣住了。

左城門擋在了他的面前,他知道歐姆的反應,搭配上左城門領先自己的目前移動速度,這態勢是很難略過城門取下公主的性命,更別說要活捉。

「歐姆…」
艾美吃驚的看著歐姆,她是第一次看到這扇門,如同高牆一般的魔法道具還是武器,根本不合常理,怎麼會有人拿這種東西當武器。

但艾美三觀還沒被摧毀,只是有些傻眼,畢竟看過了一堆超乎常人所能的神兵利器,多少還有一點適應力了。

不等艾美繼續說,歐姆直接下命令:「這傢伙交給我吧,我會掩護妳們帶公主逃跑的。」

「那也要你辦得到!」
這麼公然的瞧不起自己,綠髮少年自然不爽,低聲怒吼著,全身拋散著綠色的氣,帶著殺氣擴散出來。

歐姆發動『鑑定』確認對方的實力。

-----------------------------------------------------------------------------
角色名稱:利揆澤.凱德彼
種族    :???
職業  :戰士(騎兵槍士)
性別     :男
等級  :17
年齡    :??
身體數值:STR:?? CON:?? DEX:?? INT:?? WIS:?? CHA:??
身材  :170公分
-----------------------------------------------------------------------------

歐姆看到著素質不禁苦笑,L.V.17可以發揮出那種震撼大地與周圍空氣的力量,並與『左城門』拚一波的速度?

那些顯示不了的數字,與當初『鑑定』澤懷樂的時候一樣,他們身上一定藏著什麼類似莉雅那隱蔽精靈族身份和等級數據等等…魔法相關的東西。



「如果我說辦得到呢?」

「『颶風突進』。」
綠髮少年利揆澤雙腳一蹬,身上的綠色之氣形成氣旋瞬間推進他的身軀,筆直地朝著歐姆攻擊過來。

歐姆終於右手握向腰間『臥龍炎』刀柄準備戰鬥。

「『狂風橫掃』。」
利揆澤一下就來到了歐姆面前,如同狂風的尾端,騎兵槍在風勢的推進下砸向歐姆。

歐姆此刻全身閃耀著螢光綠色的魔咒,歐姆魔力注入催動『力量提升』、『敏捷提升』、『魔力閃避』三個咒術,整個人影瞬間消失,一眨眼綠光飄移高速移動到了利揆澤的身後。

「『鬼人道,魍魎斬』。」

一刀綠光見影,歐姆手中的『臥龍炎』閃耀著綠光魔法迴路的刀影斬向利揆澤。

利揆澤單臂防禦扛著攻擊擋下歐姆奮力的一砍,歐姆沒有貪刀,察覺不對勁後立刻抽刀,接著高速拉開三公尺的距離。

「喔?」
歐姆察覺剛剛的手感與眼見的狀況,有問題。

「喂!笨蛋,雖然有我在,但你還是別單單使用『純魔力魔法』來戰鬥,這可不是『戰聯考』,沒有人限制你戰鬥方式。」

歐姆無奈的自己苦笑,對著內心的西卡里回答。
「我知道,只是想給他一點下馬威而已。」

歐姆知道『鬼人道』是捨去堅強的『元素』之力作為防禦手段,獲取最大斬擊和速度的戰鬥技巧,如果使用『炎魔改』或『偽聖劍』、『夕立流』,也不會達到那樣的速度與斬擊的精準度。

但同時也會捨去掉防禦、戰鬥的多樣性與範圍、元素加持的效果。

歐姆不是不能同時結合『鬼人道』和『炎魔改』之類的來戰鬥,但絕對不可能兩者兼顧,獲得的效果是兼具了。

至於適不適合用於歐姆或眼前的對手,又是一回事了。

取決於歐姆的判斷力和聽天由命了。

歐姆望著對方格擋過自己攻擊的手臂部分,明顯斗篷與衣物、防具都被這一斬的位置卻沒有見血見骨,歐姆確信自己手感有將對方手上的氣給斬除,但此刻一看,卻彷彿就是他的皮膚擋下了攻擊一般。

「這傢伙不是一般人。」
「這傢伙不是一般人。」

歐姆和西卡里同時下了一樣的結論。

「歐姆…,使用『聖劍日炎』模式。」
西卡里提醒著。

歐姆緊抓著手中『臥龍炎』,一瞬間整把刀刃纏上了火焰,火焰高速劇烈燃燒轉變為橙色,很快火柱中注入了『光之魔法』的力量後,火焰縮小包覆在刀刃上,如同僅僅在刀刃進入葵切狀態,上竄燒的黃白色火焰。

「這…」
利揆澤不僅僅是被歐姆突然爆發魔力給威嚇,更是因為歐姆身上傳出的魔力波紋而震驚。
「這個人類,為什麼會有龍族的波紋…」

「是幻術嗎?還是…」
利揆澤抱持懷疑的態度,是對方拆穿自己的身份,還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武器,於是想會一會對手。

『『颶風推進』!』
利揆澤輕鬆抬起騎兵槍,一個身影快速舉槍對著歐姆突刺過來。

歐姆揮動著手中的葵切,發動『影舞劍』、『流星劍』,架起葵切形成半實體的殘影刀刃,隨著揮動的路徑形成四個有著葵切流動的火焰軌道,進行防禦態勢『炎魔改,第四式,星塵』。

騎兵槍擊中風壓刺了過來,歐姆四個火焰軌跡瞬間匯集,擋下了騎兵槍,而那強力的氣,反而成為火焰軌跡的推動的力量,加劇了日炎的竄燒。


「『龍嘯爆破』!」
利揆澤再一次使用那一招強力風勢的招式,這次直接砸在歐姆身上。

強大的風勢集中於騎兵槍的槍頭一點,接著瞬間噴發,那強力的風勢直接吹散歐姆的日炎,將所有半實體的殘影刀刃給吹翻開。

歐姆讓『左城門』負責保護艾美與公主等人,似乎沒有讓『城門』來替自己扛下這招的打算;歐姆僅能靠自己的防禦招是想點辦法了。

那一招氣形成的氣旋爆破,威力絲毫不輸另一位直接自稱『爆裂』的男子-密索,甚至更強。

足以將歐姆的所有日炎吹散,並給予衝擊傷害的或許利揆澤還是第一人。

砂塵颳起。

歐姆露出的臉嘴角流著血,不過還算是躲過致命傷….,歐姆全身閃耀著綠色的魔法迴路的光芒,接著光芒之日炎熊熊燃燒於砂塵之中。

歐姆危急時刻,發動了『魔力防禦』和『加固硬化』防禦;擋下了致命傷爭取了短短時間,但還是受到攻擊的衝擊傷害,同時發動日炎版本的『燃燒護甲』免得被受到攻擊剩餘衝擊的傷害。

利揆澤確認著歐姆的魔力波紋,確認自己的感知不假。

「你是誰…?」

「只是一個普通的傭兵而已,不對,現在來說,我是專屬於七里公主的護衛騎士。」
歐姆舉起了手中的『臥龍炎』指著利揆澤說到,日炎再一次點燃熊熊燃燒於刀刃之上。
「要別人報出真名以前,你應該先自己報上名來吧。」

「自以為是的傢伙,你以為自己是可以跟我平起平坐的傢伙嗎?」
利揆澤輕笑著不屑的說道。
「不過,我大概想起來你是誰了,『厄澀里』大人曾經要我們留意一個自以為是有著詭異手段的傢伙,有著龍族的波紋和奇怪的武器和道具,應該就是你了吧。」

歐姆沒有回答,『厄澀里』正是黑斗篷冒險者團隊使用『黑炎』戰鬥的難纏傢伙,歐姆確信了這一位利揆澤果然不單單只是風格和隱瞞實力的方式一樣,確實就是他們的同夥。

「類似『日炎』波紋的火焰擁有者,『蒼炎』之歐姆…」
利揆澤緊抓著長槍揮起,揚起強大的氣勢;似乎他正蠢蠢欲動。

「雖然厄澀里大人要求發現你要通報,把你交給他處置;不過他沒說怎麼交出去,也就是說可以跟你會一會手,讓你自滿的態度著實吃土,知道人外有人的境界。」
利揆澤對於自己的被看輕似乎很在意,想要給歐姆一個教訓。

「『颶風突進』!」
雙手緊握著長槍,利揆澤再一次靠著綠色之氣形成的颶風推進自己的身體朝著歐姆而來。

「『第十三式,鳳凰翱翔』!」
歐姆一揮刀將火焰搭配的『劍客的非戰主義』如同劍斬揮了出去;火焰化作翱翔的神鳥鳳凰展翅而行,飛向利揆澤。

而利揆澤一招『狂風橫掃』,狂風如刃隨著重槍頭砸在那火焰化作的鳳凰上頭,將其擊毀,接著火焰隨氣的狂風颳走。

那並不是『風之魔法』,也對此『火之魔法』的日炎對其沒有絕對的優勢,只能靠著歐姆借力使力,弄不好也有被吹滅的可能。

歐姆先前的攻擊便是如此,也就是對方顯示的L.V17完全是假象,有著比L.V.25一拚,這傢伙甚至更強的力量

歐姆決定轉守為攻,不過,利揆澤的攻擊還在持續,立刻轉換成『龍捲風突刺』將吹散火焰的氣旋集中於槍頭,乘著狂風突刺向歐姆的胸口。

「『第十四式,畫日』。」

歐姆將火焰順著葵切的引導形成防禦,承接住了狂風的螺旋突刺。

火焰的漩渦與綠色之氣的漩渦相互對峙著。

強大的熱浪傳達到了歐姆身後的艾美等人。

「高能量的戰鬥,火焰魔法的熱度遠比跟我戰鬥的時候還強。」
艾美讚嘆著,一樣經歷過第二場考試,但歐姆明顯已經比當時更強了,如今的對魔法之火的掌控的更加如火純青,不像是一股腦地使用火焰的力量而已。

她可以隱約感受到如今的歐姆將引導用的魔力以及製造火焰以及維持火焰的魔力都控制的得宜,攻擊與防禦的魔力流動式截然不同的。

這都多虧了安姆思塔的訓練所賜,歐姆針對魔力與『元素』魔法的控制更加熟稔,可以在『魔導的熟練』獲得的方便之中做到更多的變化,實力大大邁前一步。

當初需要更多魔力以及二刀流才能擋下的攻擊,如今單手的『畫日』便能將其扛下。

「『颶風突進』!」

利揆澤此刻竟然還有力量施展二段爆發的技巧,衝擊的力量要將騎兵槍風之螺旋突破『畫日』的火焰漩渦。

龍捲風與長槍頭突破火焰漩渦的同時,火焰伴隨著螺旋的風勢被捲開,長槍對準歐姆靠著螺旋的牽引力霎那之間刺穿歐姆的胸口。

下一秒,歐姆全身化作火焰,原來是火焰與殘影合併成的幻術分身…

「『第十七式,幻流星』!」

歐姆靠著捨棄身上的火焰防護,利用釋放火焰推進身體,繞到了利揆澤攻擊死角的左側,奮力一砍。

「『止嵐龍牙』。」
利揆澤雙眼怒瞪著歐姆,靠著匯聚強大氣旋的騎兵槍,將氣旋所附集中槍頭,瞬間本來狂刮的風,突然消散。

歐姆感受到惡意的殺氣在那槍頭上。

「『鬼人道,魑魅凝』。」
歐姆雙眼閃耀著螢光綠色的光芒,接著雙腿閃耀著刺眼的螢光綠魔法迴路。

歐姆發動了日炎熄火時,唯一強化招式,『魔力防禦』、『敏捷提升』、『力量提升』三種魔法附加於腳上,接著瞬間閃躲過了攻擊,使得強大的『止嵐龍牙』一出招卻撲了個空。

歐姆到了騎兵槍的上方,利揆澤的前上方半空中。

「『一刀流,魑鬼牙』。」

以牙制牙,鬼牙對上龍牙。

螢光綠色的斬擊,隨著歐姆手臂一閃而過的魔法迴路被揮擊出去。

成功斬退了騎兵槍已經出招來不及回防的利揆澤,利懷澤被打退到了一旁。

緊抓著騎兵槍,使得他身體半跪了下來。

歐姆的這招快狠準,要不本身具有頂級的防禦,恐怕也無法全身而退。

利揆澤抬起頭來,像是看著獵物般地望著歐姆。

歐姆解除了『魑魅凝』,那可不是長期可以用的招式,就如西卡里所提醒的,那是針對規則不擇手段開發的招式,只能在危急的時候使用,就如同歐姆的『日炎』為了獲取速度或必殺技進而熄火之時,或是必須使用快、狠、準的捨身攻擊才會用上。

「成功了嗎?」
本來見狀歐姆似乎陷入困境,要向前幫忙的培塔遲疑地問道。

歐姆這才發現,此刻利揆澤身上的斗篷因為剛剛的那一擊斬擊,以及火舌的竄燒,被削去、燒掉了大半、

這才顯現出來服裝裡面隱藏的東西…

是鎖鏈,深黑色的上頭有著紫色銘刻的鎖鏈…

鎖鏈兩端延伸到雙臂的手銬,一端延伸到脖子上有鐵項圈,還有一端則是纏繞著雙腿,接到雙腿上的腳鐐,胸口則是有著一個鎖頭,上頭鑲著紫色的水晶寶石,閃耀著不祥的魔力。

「那是…」
歐姆發動了『鑑定』確認。

-----------------------------------------------------------------------------
物品名稱:龍禁鎖鏈
物品類別:魔法道具
物品級別:SSR
簡單介紹:千年前由古龍族打造而成,用來禁錮部分對四大族有危害的龍族而使用的鐵鍊,後來因為部分龍族開始化作人形投入遠古神魔之戰,而修改成特殊人族的大小,以便神族勢力可以用來拘束部分墜入魔族之道的擬人龍族。

爾後也被龍族與龍裔族用於監獄來封印同族囚犯的力量。

龍禁鐵鍊對於龍族的限制力是絕對可以有效喝止龍族99%的力量,但對龍裔的效果則會大打折扣,僅只會限制三分之二的力量。

會被於龍裔作為拘束器使用,並附加掩蓋身份與波紋的特殊魔法。
-----------------------------------------------------------------------------

「原來如此,他們就是靠這個道具來掩蓋身份的,換句話說眼前的這一位就是…」
歐姆這下把所有線索給接上。

「持有那種詭異的拘束器的傢伙,應該就是『人神』大人口中,所提的『龍裔』了吧!」
西卡里在意識中替歐姆結論著。

歐姆可沒有在思考中把推理文字敘述話,驚訝著為何西卡理會知道『龍禁鐵鍊』的事情。

「不就說了,『人神』幫我在『系統』」開個後門,我能幫你使用技能,自然你使用技能的訊息也是跟我共享的,對於『系統』本來屏遮的思考內容我也都能讀取了。

「還要不要給人隱私和自由呀!」
歐姆抱怨著,但還是不計較的和西卡里在意識中討論。
「不過,也就是說和『人神』的提醒呼應了,曾說過他們虎視眈眈的這個國家,所以是想奪取這個國家,抑或是說有什麼東西是這個國家所擁有而他們想獲取的呢?」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這個國家除了『遠古神魔之戰』的『王國十二聖刃』,我就不清楚是否在皇族底下的『烈火護衛隊』和『皇鳳器兵團』還藏有什麼值得『龍裔』特地征戰搶奪的神兵利器了;據我所知,『龍裔』一向都是高傲的種族,雖然作為『人族』與『龍族』的混血,但當中不乏有著身為『古龍』後裔比人族強大強盛的血統論者,即使要奪取國家把人族當作奴隸也不足為奇。」
西卡里以自己長年的知識解析可能性給歐姆聽。


「怪不得要挾持公主了,對他們而不清楚王國的勢力派系來說,公主這種位高權強者,捕捉起來才好喝止或控制皇室與政府。」
歐姆同意這個可能,對此也是利揆澤朝著公主出手的可能原因。
「孰不知,第二公主對於皇族來說是隨時可以捨棄的存在。」

「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會守護公主的,這是騎士的約定。」

在歐姆思考的時候,利揆澤進攻了。

「『龍捲風突刺』!」
狂風靠過來的同時,歐姆立刻轉為輸出『日炎』防禦。
「『第二十二式,星火閃爍』。」

歐姆瘋狂揮動著手中的葵切,將附帶著日炎的半實體殘影透過『劍客的非戰主義』投射出去。

瘋狂的利用日炎的刀刃要抵銷對方氣劇烈旋轉的騎兵槍。

沒想到歐姆的攻擊與其拖行了十公尺,格擋衝擊與攻擊削減之間,最終還是讓利揆澤無法再輸出氣停止了攻擊。

歐姆逮到了機會,雙眼露出了殺氣,他的火力引擎還沒有到結束的那一刻…

「『第六式,炎舞』。」

歐姆席捲了四周飛散的火焰凝聚於自己日炎與葵切之上,身上的護衛隊的軍服化作『日炎』火焰的長袍外衣。


火焰的長袍尾端延伸出來的火舌保護著歐姆,葵切上的『日炎』之火向外飄逸著如同掌著一面紅色大旗。

歐姆揮舞著葵切,朝著利揆澤掃去,厄澀里身上的斗篷尾端瞬間被纏上,他張開氣護鎧甲防禦,不過歐姆的日炎之強大,正在慢慢吞噬掉他的氣護鎧甲。

「要命的傢伙,這傢伙的「日炎」可不簡單。」
喘著大氣的利揆懷說道,雙手緊握,全身附上了一層精煉之氣來防禦,這才隔絕開歐姆的日炎影響。

「還沒有結束。」
歐姆趁勢抓著葵切衝了過來,『臥龍炎』有著『蘇爾的龍骨』作為基底,寧吸收大量的火元素與與光元素的力量,一刀一式之間,已經濃縮大量的魔力與火焰與刀刃之中。

側舉著葵切,飄逸在半空的『日炎』隨著四周的半實體葵切殘影,就像防護罩一樣包覆著歐姆。

「『第十九式,火焰襲擊』」

歐姆帶著日炎化作火球一般朝著利揆澤而來。

而利揆澤立刻以『狂風橫掃』干擾歐姆試圖擋下他。

歐姆立刻煞車,跳了起來在半空,身上的火焰被氣給消去一部分,但裡頭的歐姆被保護的毫髮無傷。


「『第十一式,通天火龍捲』。」
搭配著『炎舞』匯集剩餘的日炎,歐姆一刀斬擊,將剩餘的日炎以及半實體葵切殘影以『劍客的非戰主義』投射出去,如同炙熱的火焰龍捲風一般捲向利揆澤。

利揆澤立刻舉起騎兵槍,再一次集中氣場,使出『龍捲風突刺』反擊歐姆的龍捲風。


兩股龍捲風在半空中糾纏中,歐姆逐漸被抬的更高,而利揆澤澤被推得更遠,雙腿陷入石子之中。

直到兩股龍捲風消散,歐姆立刻使用『浮空術』,安穩落地。而利揆澤身上的斗篷則是滿是被火花與火舌波及燒破和燒焦的痕跡。

歐姆一連好幾個大招之下,魔力也用得差不多從口袋中連接『異次元口袋』拿出個特製的魔力藥水,喝完又把空瓶丟了回去。

不過利揆澤似乎魔力沒有影響,如果他真是『龍裔』魔力的醞底可是比歐姆還要深厚很多,即使是『限制』,也只是限制戰鬥能力而已,這種天生素質不會受影響的。

利揆澤再一次『颶風突進』,這次氣勢似乎沒有前面那麼誇張,歐姆立刻捕捉動向,使用『日炎火球』預測移動位置,直接轟炸對方。

沒想到利揆澤竟然兩段噴發,立刻Z字一拐,轉身再一次噴發氣旋閃躲過歐姆的火球攻擊。

「『第七式,星塵』!」
歐姆發動技能匯集四個火焰軌道防禦,擋下了利揆澤的突刺攻擊。

利揆澤再一次舊技重施『龍嘯爆破』要把歐姆的防禦給炸開。

一瞬間『日炎』的火焰軌道被颶風的爆破吹散。

但是這一回歐姆的『日炎護甲』強勢燃燒擴張,替歐姆擋下了衝擊,身上還保有些許的火焰。

不過下一波攻擊如果很強勢的話…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次的利懷澤沒有停止攻擊,匯聚擴散的氣一招『止嵐龍牙』凝聚了氣轉換成,銳利的『精鍊之氣』,足以突破歐姆現在薄弱的『日炎護甲』將其刺穿。

「『月弦取命』!」
培塔這時踩著『凌空躍步』奮力一躍,快速飛奔過加入戰局。

她手握一把散發著強烈邪惡之氣的鐮刀,精煉之氣挾帶著殺氣與邪氣匯集在刀刃部分,感覺隨時要收割人性命一般,如同死神舉刀而來。

培塔一個翻身跳躍一揮鐮刀,來到了利揆澤的上方,她手中的利刃朝著利揆澤的脖子而去。

利揆澤左手從破爛的斗篷中伸出,聚集著精煉之氣要擋下攻擊。


培塔的精鍊之氣也很驚人,加上那把武器本質的冷冽與銳利屬性,劃破了精煉之氣的保護層作勢要削去利揆澤的左臂。

沒想到下一秒,利揆賊的左手臂長出如同蜥蜴一般的表皮與鱗片接著靠著這一層詭異的皮膚扛下了培塔那銳利的奪命鐮刀。

「『龍吼』!」
利揆澤奮力一吼,氣伴隨著他的吼聲四方擴散。將歐姆與培塔給震退開來。

歐姆感覺震耳欲聾,不過這個感覺他很熟悉,那招感覺就很像他喝了『龍血藥水』之後,使用的『日炎的龍吼』…

對方應該是龍裔沒錯了。

歐姆堅信著這一點,決定奮力一戰;他望向著另一邊的培塔。

培塔靠著鐮刀拖地,穩住了身體和減緩了衝擊的延續。

此刻公主由艾美一個保護,而歐姆和培塔二對一應付這個龍裔利揆澤,不怕沒人牽制,應該不影響公主的安危。

「『火之魔法,火焰推進』!」
歐姆雙腿爆發出『日炎』高速推進飛向利揆澤。

這一招是歐姆從師傅安姆思塔那邊學習到人族完整的『火之魔法』後,習得的招式,實際上歐姆也並非學習後才會這一招,在『龍血藥水』的作用下,他曾數次無意識使用這招過。

只是沒有掌握相關的技巧而已。

「『狂風橫掃』!」
利揆澤單手就抓著騎兵槍應對歐姆的攻擊一橫掃颳起風牆防禦要吹走歐姆。

歐姆的『日炎』衝擊速度之大,一下就攻破了風壓之牆,接著朝著利揆澤而去。

利揆澤已經將精煉之氣附著在騎兵槍的槍頭等著突刺收割歐姆的頭顱。

「等著被我打穿頭顱吧!『蒼炎』!」

利揆澤的騎兵槍突破了日炎護甲的防護朝著歐姆的腦顱開了一個洞。

「沒那麼容易。」
歐姆的聲音迴盪在更遠的地方,歐姆的身軀化作火焰纏上了騎兵槍。

「『火之魔法,中階,盜火神偷』。」

歐姆的四處竄燒的火焰中出現四個歐姆身型與外觀的火焰集合體,接著分別朝著利揆澤的四周站定位置後,開始進攻。

這是『火之魔法』的中階招數,『火之魔法』的中階內容與『水之魔法』那種水進化成冰的進階同,而是多是增添魔法對於火元素的設置與控制。

此刻歐姆的四個火分身,是類似於『炎魔改』的『第十五式,幻火』、『第十七式,幻流星』的火焰構築自己型體的分身。

『幻火』是利用製造歐姆相同身形的分身,利用火場中間的幻覺與高速移動樓下的視覺殘影讓對方誤判,產生自己擊中本人瞬間誤判。

而『盜火神賊』不同,而是利用『魔力之火』構築出和自己五官、四肢完全相同的分身,短時間 內,可以控制分身來干擾或輔助戰鬥。

持有自身魔力之火的火焰分身,可以在施術上做到很多戰術與效果。

四個歐姆的分身紛紛揮舞著火焰的拳頭朝著利揆澤開扁。

不過,沒三、兩下就被利揆澤以長槍破壞掉,只是化作纏繞在利揆澤身上和四周的火焰與火星。

這個空擋,培塔蹲點好再一次出手準備收頭:「『流星亂舞』。」

將刀刃上的精煉之氣附在斬氣上,數個如同月輪一般的斬擊掃向利揆澤。

利揆澤左擋右揮把培塔一連串的攻擊給擋下。

歐姆這時在從火堆中現身,擺出了拔刀的姿態。

利揆澤見狀立刻空出左手使其變化成如同蜥蜴一般長滿龍鱗與尖銳指甲的龍爪撕向歐姆。

培塔也立刻停下了攻擊,向後一退以確保安全。

歐姆立刻向後一退,發動『魔力護盾』,護盾卻立刻被撕破。

歐姆此刻卻認自己與培塔都退出了利揆澤的攻擊範圍圈內。

看著周圍的飄散的火星。

「『火之魔法,中階,易燃之網』。」
歐姆冷靜的說道,確認著範圍後,釋放魔力發動魔法。

飄散在利揆澤身邊因為攻擊火分身而留下的火星和纏在他身上的火焰瞬間引爆,爆炸即是火焰瞬間擴散使得利揆澤瞬間被『日炎』燒成一團火球。

「中計了!」
歐姆知道這一招絕對不會給予利揆澤致命的傷害,但能造成一定的傷勢,或許就能逆轉戰局。
「成功了嗎?」

歐姆自問著,但利揆澤所在的那團火球,瞬間從中出現強大的氣,將『日炎』的火焰隨風吹散。

歐姆挫敗著,不過火焰已經燒去他身上的斗篷,如今那『龍禁鎖鍊』展現在他們面前。

培塔此刻竟然沒有遲疑,竟然已經繞到了利揆澤的背後舉刀跳了起來,準備再次攻擊。

「「月弦取命』!」

利揆澤一下就察覺到培塔刀上的邪氣與殺氣,進行防禦要用左手臂再次扛下鐮刀。

不過培塔卻沒出刀,而是安穩落地身蹲下來,接高速的將手中的鐮刀轉上360度。

「『月輪橫掃』。」

精煉之氣的斬擊隨著邪氣之風,以培塔的身子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沒想到利揆澤竟然以騎兵槍為盾,奮力格擋下了斬擊接著打上半空。

「『鳳凰翱翔』!」
歐姆將『日炎』火焰全數附著『臥龍炎』的葵切上頭,將其揮斬出去。

型成巨大的火焰雙翼斬擊。

面對這樣的攻擊利揆澤也不慌不忙,扛得下剛剛那一招,竟然也扛得下這一擊。

屏氣集中精煉之氣,接下『鳳凰翱翔』接著將其打飛出去。

就在火焰朝著天空而去。

歐姆的身影出現在利揆澤的左側死角。

「在看哪裡呀?」
歐姆短問著雙臂與雙腿閃耀著螢光綠色的魔法迴路,給自己施展了『魑魅凝』的強化,竟然將『臥龍炎』收回了刀鞘中,擺出了拔刀的姿勢移動而來。

歐姆用著閃耀著螢光綠卻是平淡眼神的雙眼看著利揆澤。
「『一刀流,居合,鬼鐵棒』。」

歐姆一拔刀,『臥龍炎』的刀刃化做一道巨大閃光,閃光削過。

將出刀提速至極致、將刀身強化到幾乎無堅不摧、將刀刃提升刀無所不斬、將注意力提升到視線只看見眼前獵物該砍的地方。

快、狠、準,三字一體的極致招式。

利揆澤披風被燒盡後,險露出來的鐵鍊與鐵片護甲瞬間被一刀掃過。

鐵片護甲瞬間化成兩半,接著散成碎片零散了下來。

利揆澤瞬間身上噴灑鮮血,根本來不及切換成類似龍的皮膚型態來抵擋這一刀。

利揆澤失去重心的相後一傾,不過還是笨拙的搖晃回來,站穩著腳步,呆愣著摸著自己胸口巨大的傷口,右手沾滿著鮮血。

「這…,怎麼可能,我竟然會被一個人類砍受傷…」

歐姆立刻沒有因此陷入當機狀態,立刻使用『火焰推進』腳底噴發火焰拉開與利揆澤的距離,身怕利揆澤有什麼險招來反擊。

「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利揆澤氣憤,不可置信的喊著緊抓著滿是鮮血的右手喊著。

歐姆望著利揆澤的胸膛,雖然因為那一擊將他的護甲與衣物給斬除了,也留下深深的刀傷。

不過,那刀痕是不完整的;他身上的『龍禁鎖鏈』沒有因此被斬斷。

因此即使留下了斬擊的傷痕,卻被鐵鍊阻擋了沒有砍到利揆澤的要害。

「那個鐵鍊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到底多硬呀?」
歐姆內心抱怨著。

歐姆舉著葵切指向利揆澤質問:「你身上的東西鐵鍊,皮膚也變換成類似龍或蜥蜴的樣子,代表你應該是『龍裔』…對吧?你和你的夥伴澤懷樂、厄澀里,來到這個國家究竟有什麼目的!」

知道對方別有目的,歐姆自然不拖泥帶水的問。

「你竟然會知道這個東西呀…」
利揆澤摸了摸身上掛著的鎖頭。
「不過,也難怪了….,能夠模仿『日炎』波紋的傢伙,會知道我們的事情也不意外了。」

利揆澤很快接受歐姆發現自己身分的事情,明白自己必須要在這裡有效並確實的解決掉歐姆。

「竟然讓我在這裡吃了這個虧,這個傷是恥辱,我…我不打算兌現厄澀里大人的命令了,作為『蘿蘭王龍騎士團』的騎士,為了吾皇的理想以及『龍裔』一族的榮耀,我要在此殺了你!『蒼炎』之歐姆!」
利揆澤全身爆發著魔力,魔力快速的凝聚在他的滿是鮮血的右手中,他右手緊抓著胸口鎖鏈的鎖頭吶喊著十分彈舌並非通用語言的話。
「『限制解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44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原創小說|穿越|異世界|放置型|轉生

留言共 8 篇留言

kaze
風碎念:

不要問我為什麼武器變了,
因為我覺得跟人設不合,而且鞭子戰鬥很麻煩

沒錯你正遭遇的就是吃書 www

目錄網址:
drive.google.com/file/d/17WnsAZnrGdDhxcvkYt1X1vK8S-dr_Vos/view?usp=sharing

12-07 21:37

美白黑人
精彩的續集!不過複製了兩次喔

12-07 21:40

kaze
感謝支持

不說我也沒注意到... 滑鼠該換了....12-07 21:45
某某暘
「如果我說辦得到呢」
少了標點符號喔!

歐姆揮舞著葵切,朝著“厄澀裡”掃去
搞錯人了這裡...。

只是化作“殘繞”在利揆澤身上和四周的火焰與火星
“纏繞”

12-07 23:08

kaze
感謝除錯12-07 23:34
games7777
精彩的打鬥場景

12-08 01:22

kaze
感謝支持12-08 20:45
飄不起來的幽靈
龍裔這一次肯定陪夫人又折兵
估計澤懷樂在米拉那邊 把米拉當人質讓歐姆就範

(以下只是滿足個人慾望的妄想)
然後兩人來個洗面乳夾殺術
左臉一個 右臉一個 或 前胸一個 後腦杓一個

12-08 09:10

kaze
等等 我不會因為開放成人限制就變成拔作的12-08 20:45
某某暘
樓上那個夾殺術,聽起來有些太刺激了.......。

12-08 10:38

kaze
太刺激了12-08 20:45
空條承太郎
4好久不見的葵切~

12-08 17:28

kaze
限制的第三場考試後 真的久違12-08 20:46
is樂小呈
律法男子說完揮動長槍,強勢挾帶氣旋掃了過來 - 綠髮
綠髮少年緊抓著騎兵槍要再次偷襲公主的人 - 帶走公主的人
但艾美還到三觀被毀情況,只是灑眼 - 還沒到、傻眼
此刻利揆澤身上的斗篷因為剛剛的那一擊斬棘 - 斬擊


作者的打鬥U夠棒的RRRRRRRRRRRRR

12-09 10:18

kaze
感謝除錯 感謝支持~
還好選擇換了武器12-09 16: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ydrasmith9有看到的人
作品《見習聖女的修業之旅》在小屋開張,走過路過的可以進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