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勇者傳說》第二卷,Chapter.25 助人者

作者:懶神│2019-12-06 23:46:53│贊助:12│人氣:82
*請注意,這不是機器人動畫《勇者傳說》的同人文(ㄏ ̄▽ ̄)ㄏ   ㄟ( ̄▽ ̄ㄟ)
這部是由某懶我所寫的原創長篇,有興趣的人可以翻目錄來閱讀喲。



  艾莉卡半身趴伏於樹屋窗沿,將視野向外放至遠方。

  然後,一向臉色平靜如水的她,微微皺起了雙眉,「真是,完全不饒人呀。」

  聽聞特魯特甦醒的隔天,她便帶著三個弟妹來到他所休息的樹屋。只不過,這棵巨木卻遭到了其他精靈惡意破壞,不只是隨處可見用刀刻劃上的咒罵字眼,還能有蛋和廚餘被扔砸在樹幹上。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三天前發生的大屠殺洩憤。

  在大部分精靈的角度看來,身為勇者的米拉達不只將魔族化身帶進領地,還在數萬精靈罹難後,才出手阻止這場浩劫。若非她怠忽職責,甚至打從一開始便不懷好意,精靈之森根本不會受到如此重創。

  當一個謊言被大多數所相信時,它就會成為現實。

  現在,即使她沒親眼看到其他精靈來這裡洩恨或叫囂,卻能感受到每個經過這裡的民眾,都對米拉達以及她的同伴充滿怨懟。

  為什麼妳會讓魔族攻進來?為什麼妳能眼睜睜看這麼多精靈死掉?為什麼妳沒有拯救我們?

  即使艾莉卡不是米拉達,卻能真切感受到這些怨恨就如尖銳的刀,一把把直接且偏執地對準這座他們暫時停留的樹屋。

  「原來,」想到這裡,艾莉卡不禁輕嘆口氣,「民眾對勇者的盲目崇拜,不只傷害精靈族的未來,沒想到竟然連勇者都能成為被害者。」

  最可悲的是,艾莉卡知道,倘若弟妹也在這場屠殺中罹難,恐怕她也會像這些民眾一樣化身為魔鬼,不分是非,任由心中的憤怒與憎恨操縱擺弄。

  微風拂來,艾莉卡的銀色髮絲隨之被輕撩至空中。雖然清涼,她卻彷彿能聞到屍體的腐臭與群眾的恨意。

  「艾莉卡,快幫幫我……」

  她應聲轉頭,接著便見雙胞胎弟妹緊緊抱住坐在床上特魯特,傷心地嚎啕大哭起來。

  特魯特當然是一瞬間就慌了起來,手忙腳亂一陣後,只能急忙向身為大姐的艾莉卡呼救。對此她只是輕輕歪頭,理所當然道:

  「你活該。」

  「哈?為什麼,等等,妳說這什麼話啦!」

  特魯特見自己的求救被天經地義地忽視,先是錯愕了一下,然後欲哭無淚的大叫。

  「嗚啊啊啊啊啊啊,特魯特哥哥是大笨蛋,人家本來還以為你會死掉!」

  這時里歐的雙胞胎弟弟也用小小的拳頭捶了特魯特一下,含淚大罵,「對呀對呀,明明就那麼弱,逞什麼英雄嘛!笨蛋,白癡,你真的去死算了。」

  「唔……」

  此時特魯特愣愣地張開雙臂,也不知道該抱抱他們,還是就這麼僵著、維持同樣的動作。想當然耳,在他不知所措的這段時間,孩子們的情緒仍然沒得到安撫,於是特魯特只能再看向同來探病的泰德,出聲求援。

  「泰--」

  「你活該啦,我不認識你。」

  「……泰德,我難道真的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嗎?」

  「沒有呀,只是你手忙腳亂的樣子很有趣而已。」

  「你這傢伙……」

  特魯特瞪了泰德一眼,而對方則是嘲諷他般,刻意滿心歡喜地甩甩尾巴,令他的情緒又更悶了些,只能默默地撇了撇嘴。

  很顯然,泰德和艾莉卡都沒有要幫他的意思,所以特魯特也只能自個兒煩惱等等究竟該如何措詞。

  然而,這時卻有個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人物出聲,替他化解了這場危機。

  「好啦好啦,都別再哭了,特魯特哥哥這不是好好的嗎?」此時,里歐從後頭摟住兩個弟妹,對他們輕聲說道:「我們可是來探病的,還是笑一笑比較好吧。」

  「離開之後,我們還可以去吃些點心,不錯吧,所以就別哭了,好不好?」

  兩個孩子聽里歐說完,雖然還是哽咽了一下,但隨後馬上用手臂用力抹掉眼淚,並朝自己的大哥用力點頭。

  這之後,里歐也朝看呆了的特魯特咧齒一笑,得意道:「哄小孩要這樣子才對呀,哥哥你太遜了。」

  特魯特頓時愣愣地眨了眨眼。他本來以為里歐才會是最需要安慰的孩子,沒想到對方不只一滴淚都沒掉,還技巧熟稔地替自己解除了世紀大危機。

  然而,相較於鬆了口氣的特魯特,泰德和艾莉卡卻對事態的化解顯得有些失望,紛紛向里歐抱怨。

  「里歐,你也真是的,我看得正開心耶。」

  「是啊,大姐是怎麼教你的,你難不成忘記了嗎?」

  面對他們的牢騷,里歐只是無奈回應。

  「人家還在養病耶,你們就別欺負他了吧。」接著他看向特魯特,話鋒一轉,「哥哥,你口渴嗎?我可以幫你裝杯水。」

  「啊,沒關係,不用麻煩。」

  特魯特婉拒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沉默了一下。

  雖然精靈姐弟與泰德現在確實是在和他玩鬧,然而,兩天前,他們卻是拚盡全力才把他的命救回來。

  如果沒有他們的努力,現在他恐怕不可能坐在這裡,早已因重傷而殞命。

  這時,特魯特異樣的沉默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不論是孩子們、艾莉卡還是泰德都紛紛朝他望來。

  注意到這件事後,特魯特頓時尷尬地抿直雙唇。

  然而,就算再尷尬,他都不會沒注意到,現在大家齊聚一堂的時候,正是道謝的最好時機。

  於是,深吸口氣、思考一下後,特魯特便將心中的感謝道出。

  「其實,米拉達昨天說過,我之所以能活下來,是因為大家的幫忙,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看了看三個精靈孩子、艾莉卡以及泰德之後,特魯特的臉上漾起了靦腆卻滿是感慨的微笑,「還有,真的很謝謝你們。」

  因為這個道謝來得有點突然,所以泰德和精靈姐弟登時愣了愣,過了半晌,大家才都面露笑容。

  「不用客氣。」

  這時不論是里歐三兄妹,還是泰德都圍到了特魯特床邊,開心地又聊了許久。就連倚靠在窗沿、幾乎都是一號表情的艾莉卡,此時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在歡欣的氣氛下,特魯特和孩子們不只忘了時間,更連從巨樹下傳來的叫囂聲都沒聽進耳裡。艾莉卡只是瞥了瞥窗外,輕輕踅眉,然後毫不猶豫地將窗戶關了起來。


  由於天色漸漸向晚,即使這些精靈孩子還貪玩、不想回家,都只能被艾莉卡硬是扭著耳朵、整隻拖回家裡。而泰德更是因為還有公事在身,早就已經先行離去。

  至於米拉達則是隨手摘了野菜,懶得烹調,直接抓在手上啃,便將之當作果腹的一餐。

  與朋友相處了半天,特魯特自然很是滿足。然而,這段時間內他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大概是因為艾克森不在吧。稍微思考一下後,特魯特為自己給出了這個答案。

  艾克森因為體質的關係,只能待在排魔力場較弱的地區休養,於是便和其他兩人分隔兩地。

  儘管特魯特和艾克森之間沒有很熟,對方甚至還可能做過罪大惡極的事,但他們不只一起旅行了好一陣子,也互相幫過很多忙,於情於理上,都該去關心艾克森的狀況。

  特魯特沒多等,便馬上將這個想法告訴米拉達。

  然而,米拉達的表情這時卻突然僵硬了一下,讓對話空白好一陣子後才回答:「你這麼快就要出去嗎?」

  特魯特雖然察覺到了不對勁,但最後還是予以忽略,笑著道:「對呀,而且我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可以幫妳照顧他。」

  雖然米拉達的神情還是有點尷尬,但最後還是點頭同意,開始收拾東西。

  「是啦。而且有些事情也可以順便讓你知道。」

  「有些事情?」

  「對對對,等你出去之後就會看到了。」

  邊擺擺手應付過去,收拾好探望用的物品後,米拉達便推開門。

  「唰啦」!然而,當她腳才跨出門外,便被從天而降的水淋得一身濕,最後甚至還被空掉的水桶狠狠砸到。

  「媽的!哪個王八蛋,給我滾出來!」

  米拉達自然不會容忍這種挑釁舉動,撿起水桶,便作勢朝攻擊她的人扔去。

  對方當然沒有照做,而是在瞪了米拉達一眼之後,便紛紛走避。

  目睹這一切的特魯特登時錯愕地傻在原地,直到米拉達火暴將水桶扔砸在地,才終於回過神來。

  「米拉達……這是?」

  「就是一群不知好歹的傢伙而已,別理他們,我們走。」

  「可是為什麼會有人想挑釁妳?」

  「你等等自己看了就知道。」

  特魯特本來還一頭霧水,想繼續追問。然而隨後果真就如米拉達所言,當他走出樹屋,看見眼前景象後,馬上就明白為何那些精靈會有這麼偏激的舉動。

  畢竟大部分的族人都死了。

  懾人血跡如同被人刻意潑灑般,噴濺在每個角落,無數殘破的屍體趴伏在精靈之森的各處,斷手斷腳,甚至不成人形。烏鴉的叫聲迴盪在巨木之間,彷彿在歌詠這滿是屍骸的美食盛宴。

  邊走,特魯特能清楚聽到自己的心跳正在胸中隆隆作響,雙腿更是止不住顫抖。

  明明他已經很努力挽救了,為什麼最後的結果卻是這樣?

  「喂,特魯特。」米拉達停下腳步,「聽著,這不是你的問題,我們打從一開始就無能為力,所以你也沒自責的必要。」

  「……可是——」

  米拉達轉過身來,攤開手心,有點不耐煩地說道:「你已經盡力了,而且還盡到差點連命都丟了,到底還有什麼好可是的?」

  「……」

  特魯特沒有回話,只是低垂眼簾,將頭落寞撇過。

  米拉達知道自己怎麼說對方都不會聽進去,便沒再多言,轉身便繼續朝目的地邁進。

  特魯特起步,精靈屍體卻自樹梢滑落,掉在自己面前,令他當即狠狠倒抽一口氣。

  起先雖是感到驚恐,但悲哀隨後盤踞於特魯特心底--就算自己可能確實無能為力,但這副景象,又要他怎麼釋懷?

  在傾頹於地面的枝幹中,特魯特總能聽到悲戚的嚎哭聲。有些精靈在碎裂的樹幹中發了瘋似地刨挖、尋找自己的家人。有些則是抱起腐屍,然後邊流淚,邊將它擁進懷中。甚至有精靈在牆倾垣頹的廢墟中,不斷呼喚親友的名字,彷彿還堅信他們還活著一樣。

  這到底……要他怎麼釋懷?

  這時,突然有顆石子凌空飛來,狠狠砸中特魯特的太陽穴。

  「唔!」他吃痛地掩住傷口,並看向攻擊自己的人,赫然發現是名精靈少女。

  那少女的目標似乎不是他,因而詫異一愣,隨後她卻沒有面露任何歉意,而是憤恨咬牙,然後自地上再拾起石頭,朝米拉達擲去。

  米拉達一語不發地用水流接住石子,往一旁扔去,然後不悅地瞪向那少女。

  「……滾出去。」那少女的嗓音本來細而顫抖,而後她驀地怒瞠雙眼,用滿是怒濤的口吻朝米拉達咆嘯,「給我滾出領地!」

  少女跺腳,然後將手臂甩向一旁的殘破街景以及遍布屍體,憤怒無比地指控。

  「所有精靈都那麼愛戴妳,但妳看看,妳到底做了什麼!因為妳沒挺身而出,那些魔族毀了這座森林,毀了所有精靈,還毀掉了大家的未來!妳到底還有什麼臉留在這裡!」

  這時,宛如受到少女的話語感染,其他沉浸於感傷氛圍的精靈紛紛抬起頭來,對米拉達投以怨恨目光,甚至連咒怨話語都漸漸在這殘破街道中發酵。

  「米拉達……」

  在被刺人目光扎痛肌膚的同時,特魯特也不禁擔心看向米拉達。畢竟就算她再怎麼視他人想法為身外之物,也不可能不因這些惡毒的話語受傷才對。

  不過,不論米拉達心裡是怎麼想的,她終究沒怎麼表露出來,只是已經習慣了地聳聳肩膀,調侃道:「這幾天每個精靈都歇斯底里的,她可不是第一個,我們還是快走吧。」

  她既不屑、又不耐煩地嘆了口氣,接著便加大腳步、繼續向前。

  「……」儘管特魯特仍從眼神流露出擔憂,但隨後還是跟上她的腳步。

  「給我站住!」少女緊緊用雙手扯住裙襬,發了瘋似地跺地咆嘯:「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准走啊!」

  她高亢的嗓音如鑽子般,鑿挖著兩人的耳膜。不只令米拉達心情煩躁,更讓特魯特的心情整個盪到谷底,只能低落地垂下頭,加快腳步、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米拉達將精靈人民的心聲視而不見的舉動不只引起民眾不滿,也讓少女更加歇斯底里。她抓狂的大吼大叫,甚至還撕扯自己的頭髮,好一陣子,才終於再次吼出完整的句子。

  「勇者,妳當初到底為什麼要派那個人類留守居住區啊!」少女雙眼泛淚地尖叫:「妳自己不出面,然後讓一個弱不禁風的跟班來保護我們,害大部分的精靈都被咬死,妳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特魯特渾身狠狠一頓,停下了腳步。

  這時,少女的話如同是讓點燃導火線的最後一點星火,讓精靈們的不滿正式爆發,原先的竊竊私語也成為光明正大的指責。

  「對啊對啊,他砍死一隻魔族,然後就有十個精靈死掉,哇!該說勇者大人您的戰略實在太精闢嗎?」

  「如果當初留守在這裡的不是那個人類,根本就不會死那麼多精靈!」

  「搞了半天,這座森林根本就是被妳和妳那個跟班毀掉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多家人都死掉了,把他們還給我,還給我啊!」

  一聲聲嘲諷與痛罵自周遭響起,精靈們心中的失望、憤怒與悲愴在幾天的積攢後,如海嘯般猛然捲起,幾乎要將整座精靈之森淹沒。

  這些聲音充斥在特魯特耳邊,掩蓋了四周的其他聲響。他只覺得自己像是突然掉進水中,不只聽不見其他聲音,更幾乎吸不到空氣,只能任自己隨著分秒過去窒息在深溝中。

  不知不覺間,特魯特不只渾身僵硬,連手指尖都不住發顫。

  「就是說啊,這裡不歡迎你們,快點離開!」

  「滾出去!」

  「離開我的視線!」

  「通通給我去死!」

  當惡毒的咒罵聲四起,襲捲整座森林,特魯特當下只覺得好想哭。

  這難道真的是他的錯嗎?

  那些精靈說的也許沒錯,如果當初在現場的是米拉達或是艾克森,隨手一揮,就能殺掉大部分的魔族,又怎麼會像他一樣,只能眼睜睜看著精靈們一個個亡命。

  可是,再怎麼說,他都努力過了啊。

  不只全身上下都是傷、肚子被狠狠捅了一刀,甚至還差點喪命。就算真的無能為力,他至少還是付出了一切去嘗試挽救。

  頓時間,特魯特感覺不只是周遭的群眾,連趴伏在地面的屍體和斷壁殘垣都彷彿在指責、怨恨他的無力。

  這難道真的是他害的嗎?

  難道,他的犧牲,就真的那麼一文不值嗎?

  「機機歪歪機機歪歪機機歪歪……你們到底瘋夠了沒!」

  這時一聲怒罵卻猛然響起,不只截斷了特魯特的思緒,更讓現場的精靈們頓時間靜默。

  意識到是誰大吼、遏止住了鋒利的惡意與漫罵後,特魯特頓時驚愕瞠大雙眼,愣愣地轉頭看向那人,連一吸一吐都變得斷斷續續。

  那出聲者,無疑就是青筋暴跳、正狠戾瞪視精靈們的米拉達。

  在全場安靜下來後,她用犀利視線掃了掃周遭,用冷但飽含醞怒的口吻說道:

  「這幾天不跟你們吵,是因為吵了也沒半點意義。但你們就算要在那邊發狂,也給我放尊重一點!」她頓了頓,「你們罵我不稱職,我忍了;你們詛咒我去死,我忍了;你們朝我潑水、丟廚餘,我也忍了。活下來的精靈太多了,他媽的根本不可能一個一個報復回去。」

  米拉達字字句句鏗鏘有力,迴盪在整座森林中。

  「但現在,我就在這裡講明白了--我根本沒有拯救你們的義務!」

  她向前跨了一步,伸出手指將自己的論點一一數出。

  「我沒收你們錢,也不是你們的老爸老媽。」米拉達氣憤地朝地面跺了一步,然後將手臂由上而下甩出,「直接從道理層面來講,不管要救你們,還是大搖大擺從精靈之森旁邊晃過去,都是我的自由!」

  聽到米拉達這番言論,精靈們自然很是氣憤,但她沒有給他們反駁或回罵的機會,而是繼續氣勢洶洶的斥罵。

  「然後,對,特魯特是人類,不會用魔法,也沒半點常識,所以他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是挺身保護你們的人,就算在旁邊躲到你們這些精靈全部死光,那也不會是他的錯。猜猜怎麼著?我還寧願他冷血一點,而不是為了你們這些混帳東西去跟魔族拚命!」

  此話一出,特魯特的褐色雙眸當即頓縮,千頭萬緒在心湖掀起陣陣漣漪。

  「攤開了來講,如果我們今天沒有來到這個鬼地方,你們不會有活命的機會;如果沒出手幫你們這些王八蛋,你們根本不會站在這裡;如果特魯特當初沒把那個高階魔族帶到其他地方,你們現在根本不可能一臉天經地義地公審他!」

  米拉達似乎已經憤怒到一個程度,將金髮扒往腦後的同時,也將手臂甩向特魯特,「你們該感激他,而不是在那邊像個瘋子一樣鬼吼鬼叫!」

  「米拉達……」特魯特從沒想過她會幫自己說話、甚至是替自己感到憤怒。見到這個景象,不只錯愕,難以言喻的感動也同時襲上心頭,令他眼眶微微泛淚。

  不過,精靈們自然不會接受這些大逆不道的言論,再次怒髮衝冠地指著米拉達謾罵起來。

  他們不只是不斷重覆方才的論調,有些更是開始對米拉達人身攻擊。憤怒與怨懟此刻彷彿在精靈之森膨脹,包覆在場的兩人與眾精靈。

  「一臉不爽幹什麼,我說的有錯嗎?有把握辯倒我就來辯論呀,我隨時奉陪!」米拉達哼笑一聲,高聲嘲諷道:「還是你們自己都沒半點底氣,所以只敢像現在這樣人多勢眾?」

  「妳說什麼!」

  此刻一名精靈氣不過,便自地面抓起一把石子,朝米拉達投擲而去。

  這一次米拉達用水流接住後,便猛力奉還給那名精靈,令對方登時被砸得頭破血流,只能摀著傷口呼痛。

  頓時間,群眾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幾秒後才紛紛愣愣看向那受傷的精靈,見到對方的痛苦神情,一時不敢再望向正在盛怒中的米拉達。

  原先的憤怒已然轉變為深深的惶恐,除了哀號聲,便再也沒有其他精靈發出任何聲音。即使有再看向米拉達,他們的眼神也宛如見到了殘忍的魔族。

  「現在誰再亂吠,我就一桶水潑過去,誰再扔廚餘,我就一把火燒過去!」

  米拉達用大拇指指向自己,向精靈群眾高聲昭告:「我不是你們的勇者大人,我是米拉達,誰敢惹我,我就會馬上報復回去!」

  最後,米拉達乾脆俐落地轉身,留下這句話後,便起步離去。

  「通通下地獄去吧,你們這些垃圾。」



  



喜歡的人可以留個GP和留言,順便也可以按個訂閱哦 (´∀` )人


作者碎碎念:
  weeeeeeeeeeeeeeeed
  我家女兒怎麼那麼帥氣啦,weeeeeeeeeeeeeeeed

  \米拉達、米拉達、米拉達、米拉達、米拉達/

  咳、咳......沒事,什麼事都沒有,我絕對不是沒吃藥。

  總而言之,這段劇情算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橋段。不只是戰鬥劇情後的另一個轉折,揭示出即使是助人者,也不一定會被感謝,還展現出了米拉達的一部分價值觀。

  其實,本來我想藉由後記再把她的想法和人格闡(發)述(廚)得更清楚,但我覺得,米拉達這麼一個言行可議,某種程度上來說又可圈可點的人,大家還是自己從故事中去認識她吧,畢竟破了梗就不好玩了wwwww

  雖然我覺得有點對不起特魯特......不對,是非常對不起、而且很心疼他,但總之事情就是這樣發生囉。

  那麼,這次的碎碎唸就到這裡。第二十六章就是第二卷的完結篇,就敬請期待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36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冒險|魔法|奇幻|勇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a06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傳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傳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dssless1小說
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