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07)

作者:小褎│2019-12-06 12:10:41│贊助:8│人氣:58

第一百零七章 我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

  靖王肯定地說道:「是狼雲,在沙玉西北的那個小國家。」

  馮梓容的腦子轉了轉,道:「你說的是那個毫無軍隊、毫無實權,僅憑著先祖留下來的血脈與聯姻保有一方國土的狼雲國?」馮梓容對於這國家還是有點印象──狼雲國不與大燁接壤、是沙玉西北的國家,周遭環繞著的諸國在名義上可是其從屬國。狼雲的統治者為女王,每一代的統治者在位時、皆會派遣嗣位者與周遭諸國中的一國或者一族繼承者聯姻、代代輪換。

  狼雲國嗣位者將在該國以皇嗣或者王的正妻名分客居至少十六年、直到嗣女長成到成年出嫁為止才會回到狼雲國,在狼雲周遭諸國當中擁有近乎信仰一般的實質地位。

  由於大燁與狼雲相去甚遠、因此記載也少,但聽說數百年前的狼雲先祖曾與中土的皇嗣成婚,因此狼雲國還保留著部分中原的禮俗。

  靖王見馮梓容對狼雲國的事蹟並不陌生,也點頭道:「這一代的狼雲國嗣女再過幾年將前往沙玉聯姻,若說有狼雲國的人在外頭四處活動也屬常情。」

  馮梓容想了想,道:「既然狼雲國有如此崇高的地位,想必於他們而言也甚是熟悉、如此一來不會出紕漏嗎?」

  「他們能熟悉、我們便能熟悉。」靖王停了一會兒,道:「我便讓人立即準備好妳要的裝束,一會兒讓安崇教妳狼雲國的知識。」說著,便向後頭招了招手,彌澈接到了靖王的手勢、又聽他吩咐了幾句,這才又退了開去。

  彌澈走了以後馮梓容才開口:「安崇?」

  「那日我往馮府時帶的那位,是我的軍師。」

  馮梓容聽了便記起那日靖王到馮府替她自保定侯手下解圍時所帶的那名中年男人,那名中年男人的樣貌平凡、身形單薄,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文士,那時她並沒想到往後自己與靖王有如此深的牽連、自也沒對那名男人多加注意。

  靖王見馮梓容沒意見,便也轉身對身後的書樵陽道:「師父、書太醫,勞請你們二位先去給那個人看看病。」

  書樵陽應了聲,便與太叔燿先行一步離去。

  太醫?

  馮梓容露出了極其困惑的眼神,靖王知道她疑惑,便也解釋道:「是先皇祖父宮裡頭的老太醫,因為幫了父皇的緣故只能連夜逃出宮門,後來是給母后救下的。」

  馮梓容點了點頭,直想著這給先帝迫害的忠良當中,恐怕有本事且能活命的最後都給塞進了這靖王府內。

  「靖王府可沒本事收留這麼多人。」靖王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況且還願意留在皇家的可是少之又少,想進入靖王府除了得過母后那關以外,還得由我同意。」

  「娘娘一直是個竭心盡力的好母親。」馮梓容這話誇得感慨、卻也誇得誠心,自從馮煦知道她開始與靖王一塊兒以後,也就開始不避諱與她提及當年的往事,就是希望她能多留點心眼兒、步步為營;馮梓容知道越多當年往事後,自也就對皇后對她三番兩次的考試與試驗完全釋懷,甚至還升起了濃濃的欽佩。

  靖王道:「母后說她原本也不是這樣的人,但在當年的繆王府只要少一分心眼、就少一分活命的機會,於是磨著磨著、也就變成了習慣。」

  馮梓容聽著也不覺低下了頭,心中百般情緒,但卻在夜晚的寒風中繞化為一絲絲早已縈繞在心頭的堅定信念。靖王看著她不說話,便也繼續帶著她在營內散步,又問:「妳可知道妳今日又惹我生氣了?」

  馮梓容呶了呶嘴,道:「是我跳下牆的事?」

  靖王淡淡地應了一聲,沒再說話。

  馮梓容本想說些什麼,但話到了嘴邊也就改口說道:「我那時真以為得跳,所以也就跳了。」

  「都沒想過為自己的性命擔憂?」

  馮梓容苦笑道:「若我沒有把握、可就寧願被守城的兵士們發現了。」馮梓容簡單地解釋了自己對於城牆的觀察與見解,這才說道:「雖然是遭了點罪,但若當真如此危險、師父不會任著我自個兒決定。」

  「妳便是與師父見過第二回、就這麼相信他了?」

  「因為你信他,」興許是錯覺,但馮梓容只覺得靖王是在跟自己得師父吃味:「而我信你。」

  果然,靖王在聽到馮梓容說的話後語氣也放緩了些許:「我有時候便想,究竟什麼時候妳才會聽我的話、當真不胡來。」

  「我畢竟本性難移。」馮梓容笑道:「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我再加把勁兒地追上你,如同你如此厲害,要以我胡來的程度、也就不危險了。」

  靖王聽了皺眉:「馮柱國說得不錯,越會武功的人、越會逞能,當初便不該答應妳、教妳習武。」

  「這可來不及了,千金難買早知道!」馮梓容說了個來自後世人們改編的順口溜:「你卻不曉得我多麼想與你比肩,所以我也不願當扯後腿的人。」

  靖王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道:「我從前便知道妳是個不服輸的丫頭,卻想不到妳的倔強能到這般程度。」

  馮梓容說笑般地開始與他擡槓:「噯?你打什麼時候知道我是個不服輸的人?」

  「便是那日妳在馮府的亭子裡射箭時。」

  馮梓容想起自己那時當真因為不服輸而賣了巧,自也是覺得臉熱:「那麼孩子氣的事、就別記了!」

  靖王聽了忍俊不禁,只得出言提醒:「那可還不滿一年。」言下之意便是如今的馮梓容依然還是個孩子!

  馮梓容鼓起腮幫子,道:「行了行了!那時我見得你厲害,自然也不想服輸,我便是孩子氣!現在也還是個孩子、要與你鬧騰!」馮梓容雖如此說著,音量上還是有所節制,她可沒忘自己現在身處大營,不好叨擾營中將士們的作息。

  靖王見她鬧脾氣,又是揉著她的小腦袋瓜子,直揉到馮梓容覺得自己真得放棄心中那還在掙扎的微小尊嚴,接著便又如貓兒一般地享受起來,一邊還低聲抗議道:「若是你每次如此,我可就不能跟你置氣了。」

  「這麼想跟我置氣?」

  馮梓容沒客氣地白了他一眼:「誰讓你欺負我?」

  靖王似乎特別喜歡與她說笑:「我不欺負妳,還有誰能欺負?……要不,換妳欺負我,如何?」

  馮梓容聽了不住失笑:「我?我怎麼欺負你?」

  「那可得看妳的本事。」

  「我自問沒這個本事。」馮梓容可被逗得開心,都把剛才靖王說她是小孩子的茬兒給忘記了。她又是跟著靖王走了幾步路,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般地道:「我卻忘了把信給你。」

  「是探清了趙府的貓溺?」

  「猜對了,卻也不全然正確。」馮梓容將貼身收著的信給拿了出來,道:「我在宴會途中支開了方純去查探,卻還有許多不足之處,我把能想到的都給寫了上去、也不曉得是否為陛下需要的材料。」

  「無妨。」靖王接過了信也沒打開便收於懷中,又道:「今日可累壞妳了。」

  「你才知道。」馮梓容雖然厭煩處處藏著心計的社交,卻也沒表露出一絲半毫的不滿在臉上,只道:「我便想著人活在這世上應該要快快樂樂的才對,怎麼一個個都是暗藏鬼胎?這樣活著多累人。」

  靖王道:「利之所趨、自古皆然,我也是如此,那麼、妳會因此而討厭我嗎?」

  馮梓容停下了腳步,仔細地看著靖王的眼睛,並且如預期般地看到了幾分無奈與哀傷:「那麼,若有朝一日我成為這樣的人,你會討厭我嗎?」

  靖王牽起了嘴角:「妳說過,妳怕我棄妳,但我終不會棄妳。」

  「我也是相同的。」馮梓容停了會兒,又道:「你所言有理,利之所在、人心所在,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目的、自己想追求的利益……」

  「妳呢?」

  「我的利之所在便是你。」馮梓容說得臉熱,卻也沒打算停下:「所以你之所在、我心所在,就這麼簡單。」

  靖王聽了只是百感交集:「為什麼能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妳可得知道,就連靖王府裡頭忠心耿耿的衛士們也都是打小訓練起的,他們無依無靠、無父無母,都是給王府裡頭的師父們救下的,自是心懷感激,但妳……」

  「別問我,我不曉得。」馮梓容別開了頭,道:「我也說不上來,這事情你或許得問老天,若要我說的話、就是緣分。」她這會兒又感到臉皮薄,沒想把自己對靖王一見鍾情的事情給說出來;況且現在她還是個孩子的身體,雖然這年代的人早熟,但她說起這話總覺得也沒什麼說服力。

  「母后她也說過這樣的話,明明當年只是遠遠地瞧見父皇一眼,那時的父皇還是跟恭敬皇后與幾位妃子走在一道兒的,但她卻還是固執地認了父皇。」

  馮梓容勾起了嘴角:「或許娘娘與我的感覺便是一個模樣,只是我沒娘娘那麼勇敢,第一次看到你、又知道你是皇子,我便想著要放棄。」

  「為什麼?」靖王又開始覺得不是滋味,一面還覺得自己奇怪,怎麼自己好好的、又覺得心情不對了?

  「因為在我的觀念裡頭,只要是富貴人家必是妻妾成群、少說也有好些名通房……你想想我父親吧!就算自己沒那意願、也還是讓長輩逼得得擡一房妾進門,最後呢?也是有了夫妻之實。你想想以我的個性而言、我能忍嗎?無論有名有實、有名無實或者有實無名,我都斷不能忍。」馮梓容笑了笑,道:「所以我從前可是萬分苦惱的,成日只想著將來有一日若逃不了婚嫁,我該怎麼辦……或許我在那日來臨時,真得不管不顧地逃家了。」

  靖王聽著、沒有說話,而馮梓容又道:「所以我中秋那時才與你說我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我是善妒、將來絕對是個妥妥的妒婦,所以你或也不曉得那日你與我的承諾……我可是感動得覺得此生再無憾恨。」

  靖王聽了勾起嘴角:「便是妳想再多聽幾次也好,我的承諾不會改變。」

  「我也與你一樣。」馮梓容停了會兒,又道:「且不說這個了,乏味。一會兒我們去營房牢裡頭該怎麼說?安崇在哪兒?」

  「就在前頭的營帳內。」靖王略微擡了擡頭用視線指向前方一處稍大的營帳,那處營帳裡頭隱隱透著燈火,周遭亦有如同主帥營帳周遭一般的籬笆牆擋著,戒備也挺森嚴。

  「那營帳下方可通往牢房?」

  靖王挑了挑眉,道:「妳怎麼猜到的?」

  馮梓容笑了笑:「牢房嘛!總得有房間,但我看這營地幅員甚廣、往四周看著也沒房子,便猜想這牢房肯定在地底下,加上這處又守得森嚴、便是往這兒猜去。」

  「本來也沒想瞞妳,卻不想妳猜得這麼快。」

  「守備森嚴的地方必有貓溺。」馮梓容簡單地說了個道理,又道:「但這樣的虛虛實實在自家的地盤裡畢竟不太需要,若在這處還得費盡心思防夜賊、恐怕在自家裡也都沒那麼輕鬆了。」馮梓容這話的意思便是銀甲軍如今駐紮於京師、自是安全,若是連在京師都得留這麼樣的心眼、恐怕靖王的王府裡頭也多有賊人覬覦。

  然則靖王對她的話卻是沒否認,只道:「畢竟關著他也是有一定的用處,也得讓人知道我們關著這號人物,所以若有外邦的賊人想來把人給劫走、也就合了我的意。」

  「可別讓人給劫得輕鬆。」馮梓容笑了笑,已跟著靖王來到營帳前。靖王一揮手阻止了守門兵士們的行李,便是逕自伸手掀開了營帳、領著馮梓容走了進去。

  那營帳的擺設與主帥大營類似,裡頭一名中年男人正潛心靜氣地寫著字,馮梓容看著他的樣貌,便也認出了那人便是安崇。

  安崇一見靖王來到,便趕忙擱下了筆站起身來向靖王抱拳行禮,接著目光又放到了馮梓容的身上,問道:「王爺,馮小姐為何在此?」

  馮梓容微微訝異,這安崇的記性恐怕比她好!她還記得那天她與安崇彼此連正眼都沒相互瞧過,但他竟然認得她!

  「她是來幫手的。」靖王簡單地說道:「你給她講講狼雲國的習俗與故事、重要的是還有他們是怎麼說話的,晚些好讓她去會一會那名沙玉人。」

  安崇聽了也沒再問,便是用手勢示意馮梓容坐下,緊接著開始講解起來。

  安崇的講解十分詳細,除了原本馮梓容在馮煦書房內熟讀的風土書以外,還多了不少實用的知識,直讓她想把安崇的每一句話都做成筆記、寫成書!安崇與她講解了整整一個時辰以後,這才歇了下來,又確認她牢牢地將每個要點都給記住了,這才說道:「王爺可是要讓馮小姐與那沙玉人一談?」

  「沒錯。」靖王停了會兒,又道:「書太醫他們還在下面嗎?」

  安崇的語句裡總帶著幾分恭敬:「是,一開始還挺吵鬧的,但王爺來之前不久便靜了下來。」

  「那麼,便等等彌澈吧。」

  安崇點了點頭,又到一旁給靖王、馮梓容添了茶水,這才說道:「王爺可有腹案了?」

  「沒有,這件事可得問她。」靖王指著馮梓容道:「她詭計多端,對這方面很是擅長。」

  馮梓容瞪大了眼,沒想到靖王還真有心情在外人面前與自己開玩笑,便是白了他一眼,道:「先生可別聽他亂說,我眼下不曉得那名沙玉人的狀況、所以也還沒想出法子。」

  安崇很上道,沒糾結在這兩人的互動上,只道:「若是如此還請小姐放心,那名沙玉人被矇著眼來到這裡以後,便是一句話也沒開口過,因此也沒什麼值得一提的線索。」

  「不對。」馮梓容輕而易舉地否定安崇的話:「就算一句話也不說、總不可能一件事也不想。從一個人的表情、眼睛都能猜出那人在想什麼,就算他總是閉著眼睛吧!僅有面部肌肉的變化也能了解……只是我想也沒那心力去日日觀察這些變化。」

  「小姐說得是。」

  「這不打緊,且讓我想想……」馮梓容沉默了好一會兒,而其餘兩人也沒打擾她、便是任著她閉眼沉思,許久,馮梓容這才睜開眼睛開口說道:「說來,我這狼雲國的人來到大燁、可是有什麼目的?……你方才與我說再過幾年狼雲國的使團便會前往沙玉聯姻、若有狼雲國的人在外頭走動也很正常,但是……為什麼?」她一面說著,眼瞧著已是要入戲。

  靖王道:「狼雲國的人總會看看與其聯姻的國家周遭諸國是否安定、藉以評判若是他們的繼承人聯姻以後是否能有安定的生活,若是狀態不安定,輕則延後婚約、重則在那一代略過與該國聯姻的回合,對他們而言倒是極為嚴重的懲罰。眼下盧老將軍正在西北處守著、那處軍機我也無從得知,但天州與玄州那裡肯定也有狼雲國的人在。」靖王所指的天州與玄州便是大燁與沙玉接壤的兩塊地方。

  馮梓容點點頭,道:「若是如此,我們便讓他嘗嘗甜頭吧!」說著,眼底裡浮出一抹狡黠,靖王看著她如此、便也知道馮梓容心裡頭的詭計已然成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30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ld12347ALL
小弟的原創漫畫"護靈使"更新第五話 歡迎前來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