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骸綱】以你為名的未來-02

作者:朔月│2019-12-06 09:52:14│贊助:0│人氣:13



│Summary
  「你好,初次見面。」
  解除自身的幻化,握了握手裡的三叉戟,六道骸露出禮貌的笑容,語氣卻彷若寒冰,「然後,永遠地再見了。」
Attention
  同人 ‧ 完結 ‧ 長篇
  ⒈十年後僅到未來編設定,很多很多的私設與OOC
  ⒉偏正劇
  ⒊骸幼化有
  。建議使用電腦版或者手機瀏覽器觀看。
Relationships
  六道骸/澤田綱吉



│Note
  全文於2018/06/14完結,目前張貼的是第三修的版本。
2019/12/06





  走廊外透進來的光帶了點愜意,照在漫步行走的男人身上讓那漆黑的衣裝線條變得柔和許多。
 
  從辦公室前往大廳,一路上碰見的幾名家族成員都恭敬地向他敬禮。老實說這種黑手黨的相處模式他並不喜歡,甚至是討厭的。但基於禮貌,他的臉上依然掛著幾乎不可見的微笑。
 
  「骸大人。」
 
  站在車輛旁看起來已經等候多時的巴吉爾在見到男人的身影後微微欠身,接著替他拉開車門,「我是這次任務的現場偵查隊長.巴吉爾,請多多指教。」
 
  開往任務地點的轎車整體都是黑色的,黑手黨裡最常被使用的就是黑色。上了車後六道骸掛著笑容向巴吉爾簡單打了招呼:「麻煩了。」
 
  雖然並不喜歡黑手黨,但眼前巴吉爾的辦事能力在Vongola也是出了名的優秀,他並不排斥拉攏有用的人才。
 
  車內的空調溫度很舒適,坐在自己身側的巴吉爾似乎不打算開口聊些什麼,這倒讓骸樂得輕鬆。
 
  窗外的天空是夕燒的色彩,路上的行人不多,或許是因為還沒有到下班巔峰時間。
 
  約莫行經快一個多小時,車速漸緩,天也差不多黑了。
 
  下車後骸抬頭看著眼前招牌顯亮的酒館,整理了下儀容。
 
  「從這裡可以通往臨時基地。」巴吉爾解釋道,一面領著人進去裡頭。
 
  穿過熙熙攘攘的民眾,來到了一間空間狹小的房間,巴吉爾對著牆壁不知道做了什麼,一條隱蔽的通道便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眼前,這著實令他感到驚訝。在這種毫不其眼的小酒館居然還有門外顧問基地,可見其勢力分布之廣。
 
  他知道門外顧問在黑手黨裡算是相對特殊的存在,光是握有與首領相等的地位就足以讓人重視——即便只限於緊急情況——而現在位居其頂點的就是那位自己不敢小看的Arcobaleno.Reborn。
 
  自從解除詛咒後隨著時間推進,Reborn也從原先那副嬌小的嬰兒體型慢慢成長,現在已經差不多是初中生的模樣。
 
  光是嬰兒時期就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等回到原本的樣貌,不曉得會是怎樣可怕的鬼神呢。
 
  「這裡就是臨時基地了。」
 
  站在結構簡陋的屋舍裡頭,巴吉爾指著牆壁上緊密排列的即時螢幕解釋道:「因為這件任務相當重要,等一下會請您配戴通訊器,它能夠讓我們看見您目前的所在位置與現場畫面。我們已經架設好監視器,能即時觀察到Worcester宅邸。」
 
  骸輕笑了聲,「這還真是大費周章呢。」
 
  「請您諒解,這是Reborn先生的安排。」
 
  巴吉爾笑著回應,一面從桌上拿起耳掛式通訊器遞給骸。
 
  「目前無法確認Ralph到底研發到什麼程度,您身為霧之守護者,我們必須確保您的安危。」
 
  又是那套黑手黨理論。
 
  在內心不重不輕地冷哼,骸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將之戴妥。
 
  此時刻意與誰作對都沒什麼意義,他還想早點結束回去休息呢。
 
  「那麼,祝您一路順風。」坐在檢視屏幕前的巴吉爾給了祝福,雖然他並不怎麼需要。
 
  走在小巷弄之間,輕柔的風拂過臉龐。這是一個很舒適的夜晚,如此美好的時光用來執行任務,內容還很無趣,真令人掃興呢。
 
  沒多久他到了宅邸正門,華麗精細的雕刻纏繞著結實的鐵門,替整幢房子增添不少古典氛圍。
 
  門口的警衛幾乎在他進入視線內的瞬間便開口攔住他,「喂,這裡閒雜人等禁止進入!」
 
  嘴角掛著一貫的笑容,骸微微偏了頭,用著困惑的語氣問道:「奇怪了,我應該是有預約過的呀?」
 
  很顯然地警衛並沒有預料他會這麼回應,而且也沒有好好確認本日的顧客名單,因此顯得有些遲疑,「預約?但Ralph先生並沒有說今天有預約啊。」
 
  真是愚蠢的守衛。
 
  居然就這樣把上頭的名字說出來,這下即便一開始半信半疑也能立刻確認這裡是何處了。
 
  「呵呵……那是當然——」話音未落,他一個近身,銀光一閃,守衛搖搖晃晃倒下的身影看起來異常地可笑,「因為是騙你的。」
 
  冷眼掃過對方的裝束,輕聲低笑的下一秒,骸便幻化成那位倒楣守衛的模樣,接著將他踹進旁邊的草叢。
 
  那位Arcobaleno可真會使喚人,明知道這種任務交給瓦利亞就行了,偏要守護者來進行……倒不如說、硬要指定自己來完成。
 
  有所策劃的感覺令人厭惡呢。
 
  靠著這副外表骸輕易地入侵了Worcester大宅,一路上碰到的人完全沒對他起戒心,真不愧是二流黑手黨,防禦體系非常薄弱。
 
  只有在這時候他才會稍微對Vongola有些好感。
 
  「骸大人,根據地圖顯示,Ralph的所在位置是西北方的分館。」
 
  似乎是看見他已經成功潛入,巴吉爾的嗓音透過通訊器清晰地傳來,「接下來請謹慎行動。」
 
  「我知道了。」
 
  根據手上的情報顯示,雖然此處被規劃在「Worcester分部」之中,實際上卻藏有關於禁藥的研究所,更是Ralph的大本營……這麼說起來,又是禁藥呢。
 
  骸覺得自己總跟所謂的禁忌扯上關係。
 
  「嗯?你怎麼在這。」
 
  就在他順利來到首領辦公室所在的分館門口時,入口的警衛疑惑地叫住他並問道:「不是去大門那守著了?」
 
  「我收到通知,Ralph先生找我有事。」擺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骸繼續說道:「Ralph先生沒告訴你?」
 
  「沒有。」他似乎不是很在意地聳肩,然後又問了句:「誰代替你守門啊?」
 
  「我想想……」
 
  揚著淺笑的六道骸看似困惑地搔搔臉,然後又一個近身瞬間將人踹飛。
 
  「沒有人呢。」
 
  「唔——!」重重撞上牆壁的男人哀號著,接著便沒了聲響,可見其力道之大。
 
  不費吹灰之力放倒守衛,骸踏著輕快的步伐進了分館。踩著一階階樓梯,他的心情愉快起來。
 
  只需要一瞬間他就能將那位Ralph先生送進永眠的世界。
 
  ——然後就能回去休息了。
 
  思及此,他的嘴角更是不受控制。
 
  然而令他有些訝異的是,這間分館內似乎除了看守大門的守衛以外就沒有別人存在,一點也不像領頭人待的屋舍。
 
  難不成是陷阱?但機率並不高……是Ralph的命令嗎?
 
  「Ralph先生。」伸手在厚重的木門上輕敲兩下,骸不打算去思考別的可能性。反正怎樣都行,只要能完成任務就好。
 
  「進來。」
 
  透過門板傳來模糊的答覆,那是一個頗為低沉的嗓音。
 
  所謂的首領辦公室看起來反倒比較像實驗室。
 
  漆成鵝黃色的牆壁上掛滿畫作,靠在窗前的長桌上擺著好幾台精密機械,一旁的沙發放了不少玻璃器皿,整間房間風格十分兩極,而最引人注目的果然還是地板上幾隻被玻璃罩罩住的實驗動物。
 
  雖說是實驗動物,但他恐怕無法稱之為「活物」。畢竟無論怎麼看,沒有頭的老鼠都不可能活得下去。
 
  「Arno,你來得正好。」
 
  帶著防毒面罩的男子手中拿著一根試管,透明玻璃內搖晃的紫色液體無論怎麼看都很可疑。
 
  一頭燦爛的金髮與胸前隨著動作晃動的銀色鉛牌項鍊讓骸確認他的身分就是照片上的目標物——Davy.Ralph,Worcester的代理人、地下首領,握有實權。
 
  令Vongola真正在意的,大概是研究時空穿梭彈藥與破壞交易這兩件事情吧。
 
  一旦事情不順著自己的方向走,或者強大的力量不屬於己方,就會想盡辦法阻止或掠奪,不惜任何手段——這就是,醜惡的黑手黨。
 
  內心唾棄著自己始終厭惡的組織,骸表面上卻是波瀾不驚,只是收著表情,站立不動。
 
  Ralph放下手中的物品朝骸招招手,「快點過來。」
 
  「您有什麼吩咐?」一步步向對方走去的骸平穩地詢問。
 
  ——時機到了。
 
  低頭露出幾乎不可察覺的淺笑,六道骸將左手伸到背後,幻化出心愛的武器。
 
  「我又完成新品了,你來試試。」就在骸打算出手的時候,Ralph說了句話成功阻止了他,「準備好了嗎?我扔了。」
 
  扔什麼東西?
 
  沒等他回答,Ralph自顧自地從旁邊的玻璃皿上拿了顆淡粉色的圓形小球,朝他就這麼丟了過去。
 
  連忙向後跳開一段距離,頂著Arno樣貌的骸手捂上右眼,在因球體粉碎而煙霧瀰漫的空間內輕聲冷笑:「真是突然呢……」
 
  「什麼?」沒有預料到對方異常的反應,Ralph愣住。
 
  「你好,初次見面。」
 
  解除自身的幻化,握了握手裡的三叉戟,六道骸露出禮貌的笑容,語氣卻彷若寒冰,「然後,永遠地再見了。」
 
  武器的底端輕敲了下地面,讓其發出悲鳴,建築本身不住地震動,從天花板震下不少碎屑與塵埃。Ralph看起來還處於錯愕之中,嘴巴張得老大,手上抓著幾顆圓球,想擊殺這樣的目標簡直輕而易舉。
 
  三叉戟因光線的照射反射著銳光,骸壓低身子,快速朝他攻去,柔順的長髮在腦後隨著攻擊舞出漂亮的流線,自信的表情以及深邃英俊的五官讓畫面看上去竟有著懾人的美感。
 
  「哇啊啊!」
 
  銳利的尖端向前橫掃,在Ralph的白袍劃下一道深深的口子。雖然裂縫開得很大卻沒有傷到實體,骸這才注意到對方穿在底下的高纖維防禦衣物。
 
  「喔呀?」
 
  很顯然地,Ralph預料到會發生這類情況才做了如此的防護措施——那麼,很可能他還留了一手什麼。
 
  即便是低階黑手黨,也還是有在黑沼中打滾過,想法倒也沒有過於天真。
 
  攻擊並沒有間斷,被劃破的衣物碎片散落一地,對方的面罩也在閃避中打碎脫落。但奇怪的是無論三叉戟怎麼揮舞,就是打不中Ralph的身體。
 
  偵查報告上並沒有紀錄Ralph的體術強弱,但能在自己手下抵抗如此長時間的必定不會是沒沒無聞的角色。
 
  然而Ralph閃避自己的攻擊卻又是事實。
 
  臉上總掛著笑、即便是現在這種情況也依然表情輕鬆的骸思考出幾個可能性,耳邊再度傳來巴吉爾的話語。
 
  「注意他手上的球體,那很可能就是禁藥。」他說,「請您盡可能地完成任務並確保至少一個實驗體。」
 
  這可真是胡來的要求呢。
 
  考慮到對方萬一知道自己正與外界通聯可能還會採取其他舉動,骸並沒有回答他。
 
  「你、你是Vongola的人?」Ralph有些顫抖的聲線顯示著他的害怕。
 
  「我想您應該有自知之明才是。」
 
  從地板裂縫躦出了無數聖潔美麗的淺粉蓮花將實驗器材捲到半空中,玻璃承受不了過大壓迫而碎裂,顏色詭異的汁液緩緩流出滴落而下,空氣中多了一股難聞的異味;暗綠色的花莖捲曲纏繞上Ralph的雙腿,像蛇一般勒緊並逐漸上滑,這讓他的表情更加驚恐。
 
  「啊啊啊啊!」
 
  看著不斷扭動掙扎的男人,六道骸冷冷地笑道:「要怪的話,就怪自己運氣不好囉。今天的我並不打算對誰溫柔呢。」
 
  就在Ralph奄奄一息的那一刻,猛然在他腳下炸開的粉紅色煙霧迅速充斥整個空間,骸抬手擋在臉前並瞇起眼。
 
  「無論您做什麼都只是白費力氣——」不理會突如其來的煙幕,骸加重幻術打算直接至Ralph於死地,四肢卻忽然劇烈地疼痛起來,這令他痛呼了聲,同時也發現自己的手指不聽使喚,「什麼?……」
 
  宛若針刺的麻痛感從指尖往上蔓延,像是狠狠扎在骨頭上似的;脊椎被火熱的灼燒感包覆,彷彿被硫酸融蝕一般灼痛,那是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感覺。六道骸發現自己喉頭緊縮著無法呼吸,他瞪大眼,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難不成……是……藥?
 
  一種不好的預感顯現在腦海,但此刻的他已經無法動彈。
 
  「啊啊——唔……」
 
  「骸大人?」聽見他痛苦的喊聲,巴吉爾詢問著:「骸大人,發生什麼事了?」
 
  從通訊器傳來的聲音變得十分刺耳,他覺得耳朵彷彿要撕裂。骸張嘴想回答,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無論是哪次戰鬥他都不曾有過如此劇烈的疼痛,就連當初的手術與此刻相比都顯得微不足道。他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引起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所謂的禁藥。
 
  然而他並沒有被打中,方才爆開的位置與他也有段距離,除非——除非……
 
  「哼哼……哈哈哈!」
 
  因疼痛而解除的幻術讓Ralph重獲自由,他一改先前驚懼的表現,狂傲的笑聲傾洩而出,這讓六道骸的頭開始抽痛,整個人都跪倒在地面,用僅剩的力氣抓著三叉戟,才不至於直接倒地。
 
  Ralph冷笑著,拍了拍沾上粉塵的衣襬,完全沒有先前害怕的模樣。
 
  這一切都是圈套……?
 
  嘴角不住顫抖,讓笑容變得有些扭曲,骸無法否認自己的確是大意了——沒在一開始就直接下手,自以為的從容讓事情演變成如今無法預料的情況。
 
  看來任務恐怕要失敗了。雖然他本來就不是很在意成功與否,因為勝利對他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而黑手黨下派的任務又讓他打從心裡覺得反感,要不是這是澤田綱吉親自給予的,他多的是拒絕的手段。
 
  巴吉爾的聲音被一種詭異的嗡嗡聲取代,那男人似乎打開了什麼特殊裝置,恐怕是阻斷通訊一類的機器。
 
  「覺得意外嗎?六道骸。」Ralph笑著,腳步沉穩地來到骸面前,笑吟吟地蹲下,伸手輕撫上他的臉龐,「得感謝你輕視我們的實力,才有辦法讓你體會到這麼美妙的感覺呢。」
 
  「說什麼……蠢話、」不斷冒出的冷汗以及難以忽視的劇痛令六道骸的話語斷斷續續,「不過是愚蠢的黑手黨……」
 
  「果然和傳聞一樣,你很討厭黑手黨呢。」
 
  知道骸並沒有揮開他的力氣,Ralph起身向後退幾步,又拿起一顆球體在手裡把玩,「我承認Bovino的確厲害,這鬼東西真的很可怕。」
 
  「既然知道你要來,我就特地準備了不同的禮物送給你。」
 
  骸發現自己的視線逐漸模糊,或許是因為疼痛,也有可能是那不明的藥物所致,「你做了什麼?……」
 
  他瞇了瞇眼,汗水滴落,男人說話的聲音逐漸朦朧。
 
  「高興吧!品嘗我們新開發藥品的人,你是第一個。」沒有回答他的問題,Ralph向門口走去,似乎不打算多作停留。他朝走廊喊了聲:「Walker!」
 
  隨著叫喚出現的青年跟在Ralph身後,似乎並不關心出現在房內的六道骸,看也沒看一眼。
 
  兩人的身影漸行漸遠,六道骸的意識也逐漸淡去。
 
 
 
 
 
  *
 
 
 
 
 
  男孩的淚水滑落臉龐,明顯過大的衣物穿在身上看上去十分違和。
 
  「骸。」綱吉輕聲喚,但對方並沒有任何反應,「你還好嗎?」
 
  他知道六道骸可能不會回應,畢竟怎麼看對方都只有不到十歲的年紀。
 
  一如他所擔憂的,Ralph研發出來的彈藥並不是真正的十年後彈藥。
 
  就在綱吉的手搭上他肩膀的同時,庫洛姆大叫出聲:「BOSS!小心!」
 
  幾乎是瞬間綱吉便向後閃開凌厲的攻擊。骸的手上握著三叉戟的頭部,而即使年齡尚小,看起來也能十分熟練地運用武器。接連不斷的攻勢逼得綱吉不得不用上火炎閃避,同時也注意到一件事。
 
  「庫洛姆,骸的意識怎麼樣了?」
 
  「咦?」
 
  雖然瞬間錯愕了一下但還是有反應過來,幾秒後庫洛姆回覆道:「骸大人的意識很混沌,而且……」
 
  「而且?」
 
  閃過忽然竄起的蓮花,綱吉並沒有出手攻擊,畢竟眼前的骸充其量也只是個孩子,自己的力道可能會過大。
 
  「感覺……現在的骸大人恐怕是無意識在行動的,並沒有一個具體的目標……」說著說著她也感到困惑,「而且,骸大人的力量很強……就像是現在的骸大人一樣。」
 
  此刻的六道骸所施展的幻術強度並沒有弱到哪去,與現在的骸幾乎是一樣的。
 
  照理說年幼的骸不該擁有如此強大的幻術,最好的證明就是十年前的骸與現在的強度根本不能比。
 
  雖然還沒經過醫療班的檢測不太好斷言,但綱吉心中有股異樣的感覺。
 
  「黑手黨……」
 
  骸瞪大的右眼數字從一開始的六轉為一,地面噴出許多巨大的熾熱火柱,地板也碎裂開來浮在空中。長期於骸交手下來的經驗讓綱吉瞬間判斷出對方下一秒的動作,連忙擋在庫洛姆面前。
 
  但就在三叉戟揮過來的時候六道骸忽然往旁邊一歪倒下,綱吉連忙衝出去一把扶住他,才不至於倒在地上。金屬掉落地面的匡噹聲很清晰,庫洛姆連忙撿起三叉戟的頭部與握柄,小心地護在懷裡。
 
  「骸大人好像昏過去了?……」
 
  動作輕柔地將六道骸抱起,對方蒼白的臉色讓他心情有些忐忑。綱吉並沒有解除武裝,畢竟雖說暈過去,但也依舊擁有強大的戰鬥力,要是忽然暴走攻擊傷到誰就不好了。
 
  「幫我通報一下獄寺君好嗎?」抬頭望向空中高掛的月亮,無法空出雙手的綱吉向庫洛姆拜託道:「就說我先帶著骸回去。然後通知其他家族成員來這裡收拾善後,徹底搜查任何有關研究的資料。」
 
  「好的。」燃上火炎使用魔鏡觀察周圍的庫洛姆照著指示動作,向離開的綱吉道別:「也請您注意安全。」
 
  抱著骸下樓,仍在超死氣模式的綱吉快步往一開始他們到達的酒館前進。他讓車輛在附近的公園等候,本來就是黑色的外觀,在外圍沒有路燈的公園更能隱蔽存在。
 
  在注意到他後司機立刻下車替兩人拉開車門。
 
  「Reborn呢?」
 
  這輛車登記在門外顧問名下,駕駛自然也是門外顧問的一員。
 
  「已經在總部等候您了。」
 
  「這樣啊。」
 
  橙色的火炎燃燒著,連體力也一併點燃,當然接受過嚴苛訓練的綱吉不可能因為這微不足道的消耗而感到不適。他低頭看著枕在自己腿上的男孩,輕撫對方柔軟的髮絲。
 
  果然小時候就是這個髮型了。
 
  雖然是個詭異的髮型,放在他身上卻意外合適。當然也可能只是自己看習慣了。
 
  窗外的街燈照亮夜晚,同時也讓車內有了微弱光源。就著淡淡的微光,男孩稚嫩的五官讓他看起來與一般孩童沒什麼區別。撇除掉可怕的異瞳與強大的幻術能力,這個年紀的六道骸說到底也只是個年紀尚小的孩子。
 
  到底在Ralph那發生了什麼?
 
  這恐怕得等調查小組結束偵查才有辦法得到進一步的推論,而此刻的巴吉爾仍在昏迷當中,現場人員幾乎每個都身受重傷,作為任務主要負責人的骸又是這副模樣……這次的任務可說是以失敗告終。
 
  但就算要懲罰骸,也得等到他的身體復原。
 
  處罰一個孩子再怎麼樣也說不過去。
 
  思及此,綱吉有些挫敗地將視線移至窗外,黑夜的寧靜讓這一切都顯得虛幻且不真實。
 
  很顯然地有關骸的事情被封鎖了,基層人員並不知情。因為回到總部,出來迎接他的是Reborn本人,一旁跟著的也通通都是門外顧問及守護者。
 
  Reborn的臉色並不怎麼好,或許是在對骸感到不悅。然而主張將這份任務下派的也是他,就立場而言他並沒有多少資格去處分骸,畢竟明明有更加保險的瓦利亞這一選項。
 
  綱吉閉上眼,再次睜眼時火炎已經熄滅。本部的人力很足夠,即使骸暴走也有足夠的能力制伏他。
 
  「我聽了獄寺的報告。」他說著,拉了拉帽緣,「骸被下了禁藥?」
 
  「看起來是如此。」
 
  一旁的了平看見綱吉懷裡的六道骸,露出意外的表情,但也就這樣了,「我叫了醫療班的人,先給骸看一下傷吧。」
 
  「嗯。」
 
  婉拒了部下交棒的提議,綱吉抱著骸快步往醫務室走去。Reborn與了平跟在他身後,平時他們如果走在一起都是如此,畢竟綱吉好歹也是堂堂Vongola的首領。
 
  坐在醫療室的椅子上等待檢查結果的綱吉終於鬆了口氣,脫下外套並拉鬆領帶。他不怎麼喜歡穿著西裝戰鬥,不僅拘束也很不方便,但由特殊材質製作的衣物能在關鍵時刻救他一命,光是這點就不得不屈服於其下。
 
  「首領,您……」一旁迎上來的醫療員看起來有點戰戰兢兢,可能是因為平時綱吉並不會到這裡,他們有些人甚至是第一次見到他,「您需不需要……」
 
  「謝謝你,可是我並不需要治療呢。」
 
  揚起溫和的笑容,綱吉婉拒了他的好意,「先不說那個。骸的情況怎麼樣?」
 
  「霧守大人並沒有外傷,只是體力嚴重消耗,必須休養幾天才能恢復。」
 
  結束檢查的醫療員將方才為了診療解開的衣扣扣回去,「然後因為激烈運動後沒有即時保暖,霧守大人有點受寒,加上身體本來就虛弱,正在低燒。」
 
  剛才碰到人時綱吉就覺得體溫有些高,果然如此。
 
  「阿綱。」
 
  醫療室的門再度開啟,這回進來的是剛聽完現場偵查報告的Reborn,「今晚骸就先交給你照顧,你帶他回房間吧。」
 
  「欸?」
 
  「可以是可以,但庫洛姆……」綱吉雖然並不排斥,但骸自己本身就有房間,庫洛姆大概也會在旁邊看著,平時自己跟骸的關係也並不好,怎麼會輪到他來照顧?
 
  「你忘了嗎?」似乎是看見綱吉茫然的表情,Reborn無奈地說明道:「庫洛姆明天下午就有任務,不可能照顧骸。」
 
  轉頭看著躺在診療台上的六道骸,綱吉點點頭表示明白。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Reborn便轉身離去,大概只是來傳達這個要求而已。因為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綱吉便沒有叫住人。
 
  醫療人員替骸褪去一身沾滿粉塵的衣物並換上寬鬆的診療服,然而儘管是最小的尺寸也並不合身。思考了一下綱吉決定就先人穿著,反正衣服什麼的有得穿就好,不必要求太多。
 
  站起身向醫療員們道謝,他領了可能會用到的退燒藥與維他命,出了醫療室。
 
  走廊上並沒有什麼家族成員,直到進電梯他才碰上山本。對方略帶疲憊地向他打了招呼,「喲,阿綱。」
 
  「山本,你們沒事吧?」
 
  「沒事,我現在要去回報情況。」山本笑了笑,一面按了樓層,「倒是阿綱,Reborn是不是叫你照顧骸?」
 
  「是啊……獄寺君呢?」
 
  「好像還跟庫洛姆一起在現場調查,Wade將巴吉爾送回來後也跟著去了。」叮的一聲電梯門朝左右滑開,山本抬起手來揮了下,「那就這樣啦,晚安,阿綱。」
 
  「晚安。」
 
  電梯繼續往上,綱吉看著透明玻璃外隨著高度攀升而成為細小星點的車輛與路燈,輕嘆口氣。
 
  回到房間,電燈亮起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
 
  將纖瘦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抱上床,他並不在意對方用髒床鋪,反正之後再清洗即可。
 
  今晚就先讓骸休息,其他事情等睡醒了再說。
 
  打了一個哈欠,他替骸蓋好棉被,簡單盥洗一番便倒上客廳的沙發,閉上眼。



To Be Continued...
2019/12/06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3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家教同人|以你為名的未來|骸綱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ninih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骸綱】以你為名的未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ichi58525大家
不死者之王OVERLORD夏堤雅的COS照出來囉!來我的小屋看看吧: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