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艾爾之光》小說《紅色的使徒》16(17000字,文長)

作者:阿飛│Elsword 艾爾之光│2019-12-04 01:20:36│贊助:8│人氣:352



《閱讀前導》

※  愛利西斯 第一人稱視角。
※  屬同人改編創作,基本上照官方人物設定與故事發展(最底下有含故事參考連結跟來源),建議觀看的人遊戲進度要到副本《太陽神的記憶》 ─ 所有史詩與通關動畫結束才可能會比較了解、享受劇情,所以先跟沒有玩《艾爾之光》的讀者們說聲抱歉,裡面可能有很多專有詞彙,或角色名稱可能會導致閱讀困難,真有興趣的話可以邊看邊搭配Wiki、Google翻閱一下《艾爾之光》相關資料。

  若玩家進度還沒到全部史詩跟通關動畫看完 ─有劇情雷。


※  含虛構角色姓名(有四位,但還是忠實原著,不傷遊戲正史
※  含一般故事補充(鋪陳使用)、未來發展捏造(跟第二點說的呼應,因為要銜接艾里希溫結局動畫)
※  強化 [小說]《The Voice》 片段。
※  強化 [小說]《The Vanish Timeline》 片段。
※  雷文職業是狂鋒武者(笑,沒辦法,相比末日武者,我還是喜歡正向的狂鋒武者當正統職業)


閱讀時記得對影片右鍵,點選[循環播放]:







《紅色的使徒》‧16

艾里奧斯曆1978年 3月6日 天氣 ?(沉悶灰色的天空,光禿禿的泥土山丘,陣陣大風吹向著鮮紅色岩漿行徑脈絡的地上,讓黑塵瞞天飛起。這些黑塵旋轉、旋轉、旋轉佈滿整個高空,然後,緩緩沉澱,使得這失去生機的景色,顯得更加淒涼。)


  「我聽雷文說了。」
  今早,在所有人享用完《炭烤雞絲三明治總匯》和《番茄肉醬筆管麵》,便紛紛地離開用餐的地方,打算趕緊回到預定奮鬥的領域,為即將面臨的,一連串與德拉帕奇的戰鬥準備。

  這時,金髮精靈‧蕾娜一邊小心確認四周人跡淨空,一邊輕輕地敲門、挪進身體,輕巧溜達進我的寢室,對著仔細閱讀日記、嘴巴塞著《巧克力餅乾》的我,帶著笑容,繼續延伸上一句的尾巴:「謝謝妳願意幫助我們,愛利西斯。」

  「……」眼中倒映著那抹溫柔、優雅的風,我同樣以微笑的表情回應她:「這是我應該做的。」


  但……2日的愛利西斯似乎把我的勇氣,通通都用光了。

  明明還有很多,像是『是否有擊敗德拉帕奇的新戰略。』、『今早餐開戰鬥會議的時候,愛莎好像在發呆。』、『ADD跟澄的研究會成功嗎?』、『艾索德還要繼續戰鬥下去嗎?』等話題……但,我想了想,還是不要著墨太多,吞回喉嚨較為妥當。


  取而代之的,仍然是一個個套情報的打水漂。


  「那個……蕾娜……關於雷文給的情報 ──」
  「……?」

  「我多少還是很在意,他的研究。」
  「……研究?噢……」
  蕾娜垂下眼簾,沉吟一會兒,然後再把視線放回到我身上。
  她的表情似乎是完全認同我那說一半、不完整話,沒有參雜任何的質疑。

  這讓我吃驚不少,也讓我知道 ── 原來森林高端戰鬥民族‧精靈信任一個人的時候,也會露出如此鬆懈的樣子。

  在請蕾娜坐穩在我床緣前,她的憂慮,已經先緩緩地,從口中帶出來了。


  「我也曾經……問過他同樣的問題 ── 畢竟,雷文要重現的能源,是那個時代,那個艾里奧斯大陸、王國上,最主要控制艾爾之石與所有發展的重要基礎。

  ……然而,大爆炸後……這股能源消失了……連同珍貴的《史記》書籍,整整近兩千年空白的歷史,就這樣,沒消沒息,什麼都沒有了。」
  蕾娜輕輕吸氣,悠悠地把話吐出:「艾里奧斯王國興建前,艾爾之石曾經失去力量過……排除當時最初艾爾之女的犧牲,艾爾之石依然沒有造成像現在這樣,如此毀滅性的衝擊……如果……我說如果哦,真正大爆炸催化的因素,是那股被稱作『艾利亞』的能源 ── 那麼真的等到它被製造出來,我們很有可能會眼睜睜地,看著它失控……一切都將來不及阻止。」

  「……」
  「我有勸過雷文……先把研究能源的史記碎片全部找出來,充分分析完它的危險性、了解它的可能的威脅、確定消滅它的可行方法,再下判斷會比較好,就像ADD研究時間理論、《虛空領域(Void Feild)》的方式一樣……任何研究,都是為了避免世界再度陷入毀滅,一步步按安全的方式處理。

  我甚至更鼓勵雷文找機會,把這件事跟所有人說,雖然大家能力參差不齊,但畢竟人多,很多困難還是好處理,重點是大家一定不會吝嗇地伸出援手。」


  所以,當初可能是蕾娜苦苦地勸說,才導致雷文找了我,不,應該說身為「紅色騎士團團長」的我,雷文打算透過它,來打聽紅色騎士團、班德王國的情報……


  ⋯⋯以不想再讓艾爾小隊其他人,知道艾利亞研究為前提,雷文下的這步棋,的確低調地高明。



  我是雷文的話……也許會採取一樣的做法吧?



  「……那個……愛利西斯。」
  「……嗯?」
  我放下思緒,把注意力先放在蕾娜身上。

  蕾娜的視線並沒有注視著我,而是兩眼無神地盯著地面,她在大腿上握緊、顫抖的拳頭,像是個打破碗,害怕開口的孩子:「愛利西斯……我知道,這個能源研究計劃,的確是能幫助艾索德的重要線索,也了解雷文和妳都是成熟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但我還是要告訴妳跟雷文……這很明顯就是破壞自然平衡的事,我再怎麼地不認同……」
  她注視著我:「我每天內心再怎麼地掙扎……是的,我還是選擇相信你們,我還是選擇幫助你們。」


  ……當她說到這邊的時候
  ……她的眼淚,開始在皺眉下的眼眶間打滾。

  「……!」
  這也讓我立馬從椅子上跳起來,急忙地到處尋找紙巾。


  「吶……愛利西斯……」
  我的動作沒有影響蕾娜哽咽的聲音停止:「曾經一直待在魔奇的我以為……除了艾爾之樹、精靈、妖精和大自然的事外,其他世間風情,滄桑依舊,看淡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眼角餘光瞄著那淚人兒,左手襯住自己那無助的表情,依稀可以看到金色細緻的瀏海下,白花花的淚珠從指縫滴落,她的聲音越顯哀傷:「但自從……我跟著艾爾小隊旅行後,總算是可以理解 ── 面對即將要失去,對所有人來說,最重要的人的時候……」


  「我情緒再怎麼壓抑……」

  「我表面再怎麼堅強……」


  「一切的理性,最後仍會失去平衡。」



  聽著她一句句,衝進我心坎的無助……我手邊動作也停下來了,什麼都做不了地……呆望著 ── 那像天使一般的存在,哭泣。


  「為了救艾索德,大家最初旅行的理由多少開始改變了……」

  「我真的很抱歉,愛利西斯……我們每個人明明打從心底開心、歡迎妳進來,希望妳能體驗到,完全跟軍隊生活不一樣的快樂旅行……」

  「但⋯⋯最終⋯⋯還是沒辦法⋯⋯我沒有辦法阻止,讓妳看到 ── 這個團隊排擠別人的惡劣黑暗面。」

  「所以⋯⋯察覺到的妳,才會對我們這樣地冷漠吧⋯⋯」


  ⋯⋯


  「不管是以前ADD在班德、哈梅爾的事,還是艾拉的事……我心裡一直都很自責,因為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允許艾索德被傷害⋯⋯」

  「光想到昨天艾索德被銀那樣一劫,大家真的都氣瘋了,誰還管得著良心……若不是雷文出刀快……若不是有時空管理者在旁邊……」


  ⋯⋯


  「愛利西斯,我很害怕自然失衡,但我更害怕……艾索德哪天真的……真的消失了……會不會,這個小隊,這個小隊的故事,這個小隊的未來。就結束了?」

  「我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可是……」
  蕾娜抹去淚水,並低下額頭,抵著那雙十指交扣的雙手,像艾爾女神記憶中的村民們一樣禱告起來:「我還想再走遠一點,我還想守護這個 ── 一心只想恢復艾爾之石、守護世界,滿手長著不適合的粗繭,那個的溫柔孩子。」「我還想守護這個,甘願奉獻一切、幫助完成他人夢想的善良孩子……」


  聽著蕾娜口中一字一句的懇求與願望……
  我相信,蕾娜……她早已經對艾索德率領的艾爾小隊,有了強烈、無法斬斷的牽絆。

  我也相信,大家都有像蕾娜那樣,如此牢固的感情 ── 所以團隊才會一直維持原本成員,旅行到現在,不是嗎?


  「願艾爾之光保佑,保佑偉大的艾爾之樹‧艾德菈希(Eldrasil),以及祂的子民。」如此虔誠的光之神信徒……她在吸一口氣,整理好情緒後,將這最後一句話,獻給了上天。

  看著那樣充滿莊嚴、神聖感的蕾娜。往昔的事情,慢慢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那時侯,母親的遺體,在後續身著整齊黑色衣袍的葬儀人員化妝、整理後,她以生前亮麗、精神、微笑的樣子,身著最喜歡的雪色長洋裝,安置進了外面漆成白色、內部是淡黃的木頭紋路棺木中,棺木裡鋪著厚厚、塞著異變鳩白軟羽毛的乾淨棉被。

  躺在裡頭,像睡著似的母親,四周擺著她最常用的化妝罐及香水瓶,跟魔奇村民們一株一株獻上的白百合、雪花蓮,讓這靈棺散發著小花園的清香。

  棺木闔上,父親懷抱的艾索德突然嚎啕大哭,讓這份傷心的場景增添了幾分哀戚⋯⋯才剛出生就懂得什麼是離別,如果跟現在的艾索德說,不知道他會不會相信呢⋯⋯

  下葬結束。在冬天降下凜冽細雪的午後,魔奇村長夏格斯、賣飾品的亞坦司大叔、雜貨商店的安安姐姐、敲鐘塔的老爺爺(雖然從之後算起的2年後他也撒手人寰了)、開小餐館的夫婦(住紮的艾爾搜查隊最常光顧、用餐的地方,即使是平日也能吃到共存節傳統奶油派、重鹹的香草肉桂派,和特製黑巧克力派)、帶著女兒做旅行生意的海倫阿姨(當晚她們便離開魔奇,到下個村莊去了),他們跟其他村民一樣,褪去了原本五顏六色的衣裳,取而代之的黑色身影,佇立在白色的墓園裡頭。


  他們紛紛對紅眼眶的父親、艾索德,和靜靜看著喪禮過程的我,盡力地送上了暖心的話語與擁抱。

  還有,緬懷母親生前的故事。

  彷彿想證明她還活著。
  彷彿想證明,她還活在所有人心中。


  所有時間都在這一刻擁擠。
  所有時間,都在這一刻窒息。


  恐怕,我永遠無法適應。


  「呀呀呀⋯⋯」
  艾索德突然地呀呀笑了,好似聽得懂人情事故,而陰鬱天空也在此刻透出曙光,冰冷的霧氣也一併散去,眾人來不及反應 ──


  天空便放晴了。



  魔奇十二月的陽光與細雪,覆滿整片山菱線與樹海,像是用明亮的銀色與金色絲綢,交織的世界。呼吸出的白色霧氣,與上面那片遼闊、蔚藍的天空,把這莊嚴、神聖感的景色⋯⋯襯托地,更加地憂愁。


  『愛利西斯、艾索德⋯⋯聽我說,媽媽她一直都很愛很愛你們。』
  目送人群離開大自然懷抱的墓園,父親背對夕陽,向佇立於母親墓碑前方的我走來,蹲下,用著他厚實的雙手,小心地拉緊,包裹微笑嬰兒的溫暖被褥。


  用著⋯⋯快哭出來,那股溫柔的聲音,輕訴著懷中,才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小孩:『她無時無刻都在期待,你們兩個小天使的到來。』

  『媽媽,她一直都很愛很愛你們。』
  『我也是⋯⋯』
  一再強調這句話的父親,臉上早已是用過勞堆積起來的微笑。



  父親,我都知道的。
  您為了母親、為了我、為了艾索德,付出了所有一切。


  『所以⋯⋯爸爸會連同媽媽的份一起,守護你們長大。』
  『爸爸我別無所求⋯⋯只要能看到你們能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樣子,就足夠了。』


  所以,我也想讓您知道——

  『父親。』
  『⋯⋯!』
  『愛利西斯⋯⋯也要。』


  童稚的聲音,努力地將一字一句,將心中所有的一切,傳達出來。



  『父親。教愛利西斯,戰鬥。』



  您跟艾索德,對我是多麼地重要。


  艾索德,對我是多麼地重要。


  必須保護艾索德。


  必須保護,保護著艾索德的艾爾小隊。



  「啊 ── 舒暢好多!」
  我苦笑,轉頭望著床單上那一大堆鼻涕團球,當我從行李袋撈出被武器保養工具壓扁、皺巴巴的紙巾,遞給蕾娜的時候,她馬上取消了禱告的姿勢,開始狂擦眼角剩餘的眼淚和擤鼻涕。

  而在她整理情緒的時候,我便把日記拿出來,紀錄點今天發生的事情。


  寫日記的鉛筆筆身,已經消磨到尾端的橡皮擦位置。

  盯著快消失的筆尖,一想到前面的愛利西斯們一直靠著它寫日記這麼長一段時間,不禁打從心底佩服起來。

  我會再問問看鐵面具男……能不能生幾支筆給我,讓後面的愛利西斯們可以安心、好好地寫一段時間。



  「謝謝啦!愛利西斯。」
  我微笑,把筆夾進闔上的日記,看著重拾笑容的蕾娜 ── 應該說臉上飄著除鏽油味道的蕾娜,精神地從床邊跳起來,收拾好鼻涕紙,大步地往門口移動。

  「啊!對了!」
  「⋯⋯?」
  「我都快忘記來的目的了!」
  正要送她離去的霎那間,蕾娜大呼一聲,並隨即轉身,從她自己的白色羽製胸托裡面,撈出幾張大小不一的史記正本碎片,塞進我手中。

  她告訴我,這是驅動艾利亞能源,製造自然災害的人工裝置設計圖。


  而這時我才知道,蕾娜之前說的那些話,是有依據的。


  「伊芙曾經說過『歸屬感營造向心力(A Sense of belonging builds a Cohesive Team)』,正是因為艾索德讓大家打在一起,吃在一起,睡在一起,才可以不斷培養著戰鬥默契、自我發現並精進自己的不足……所以我們之間很難有什麼祕密。

  為了確保這東西不能被雷文發現……我就交給妳判斷、處理了。

  妳要消毀它也行,交給信任的別人也行……但答應我,誰都可以給,就是不要給雷文。」


  我不意外蕾娜會特別加一個限制條件。
  因為她限制的條件,確實是我現在跟未來要避免的事情。


  畢竟雷文擁有的碎片,太多了。



  「好的。蕾娜,謝謝妳的叮嚀。」
  「不會啦,妳也要打起精神啊!艾索德也很擔心妳呢!」
  「嗯,好。」
  在送蕾娜離開這房間後,我關門、小心打開含著碎片的手掌,看著一片片像羽毛般輕柔,銀色墨跡紙片閃閃發光,我心裡頭的困擾,早就被興奮取代了,畢竟真的很漂亮啊!好像手上撈滿珠寶一樣。


  然而,諷刺的是 ──



這些脆弱的文物,卻擁有足以動搖世界走向的力量。





  中午的餐桌,上面充斥著各種食材最純粹的香味,這一直是艾索德的料裡特色,他相當注重每個人在飲食上攝取的均衡程度,為他們的健康做好任何把關。

  坐在艾索德右邊位置,那位透著淡紫色光芒的白髮、兇神惡煞、穿著捲起袖口的紫色襯衫青年……好像叫ADD來著,他吸著《奶油海鮮麵》,未間斷地撐著大眼,瞪著黑色長頭髮、身穿紫色的寬鬆喇叭花狀睡袍,那位金眼女孩,艾拉,而她的睡袍真的讓人印象深刻,因為上面精緻花形家紋,是用金色絲線繡成的、坊間再也找不到第二件的漂亮衣物。

  而被ADD瞪到的艾拉……她那受到驚嚇的蒼白臉龐,病懨的僵在她寢室門口。對於在戰場上橫行的經驗告訴我,艾拉現在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幾乎是糟糕到不能執行任何任務的安養傷兵。再這樣放任下去,很難保證她日後對事物的價值觀不會改變。


  「我吃飽了。喂,你要吃到什麼時候啊?」
  「唉?」
  「『唉?』什麼啦!」
  ADD移開對艾拉的敵意,轉頭對還在用餐的澄少年橫起眼大罵:「你知道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了嗎?」「你知道今天再過去,除了德拉帕奇本身會增強外,場地上的毒氣濃度會再翻倍,你知道嗎?知道的話快收拾你的東西,你不來的話就別想再進來我的實驗室了!」

  「唉!ADD你急什麼?澄也要休息啊!你不休息是你家的事,少在那邊剝奪他的休息時間!」
  「妳說什麼?不懂的話別在那邊嘰嘰喳喳叫!」
  「你講話怎麼這麼不客氣啊!澄還是傷患啊 ──!是不是遇到瓶頸,東西開發不出來在那邊惱羞啊?」
  「妳這 ──」「怎樣被我說中了啊?」「啊啊啊,好了好了,沒關係的愛莎姐,ADD我馬上過去!」
  將燦金色系髮束成高高的馬尾,澄身著的深藍色、帶有污漬的連身工作服裏頭,還能看見被汗水浸染的白色內搭衣,他瞇起那水藍色、晶瑩和善的雙眼,對著幫忙出氣的紫色雙馬尾、白圓領搭上漆黑的夏季法師學院制服的少女,愛莎,苦笑打哈哈著。

  當然,澄沒有忘記ADD的責備,在對話結束的時候,他早已起身,趕緊收拾好椅子旁邊的厚厚資料,邁開急促步伐,縮短跟ADD的距離。

  「唉!你們兩個別忘記擦藥啊!」愛莎緊張地大聲叮嚀。
  「哈哈,啊,ADD、澄 ── 今天的甜點我等等送進去哦 ──」
  接在愛莎嗓門後面,艾索德探頭,也對消失在走廊盡頭的兩個人喊著,接著他把視線拉回餐桌前,起身,開始收拾著兩人留下的餐具,開口詢問:「艾拉,妳的20人份的海鮮麵要放哪邊呢?」
  「唉?」

  聽到艾拉愣住的聲音,艾索德停下動作,對她微笑。

  被艾索德關心的黑髮少女,她驚訝到僵硬的表情,隨著時間流逝,慢慢地軟了下來。這時,艾拉的眼淚已經開始在眼框裡打轉。
  「艾索德……」

  但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還沒見著艾拉眼淚落下,她奮力搖頭,伸出雙手、用雙掌拍她自己的臉頰。

  啪!

  「……」「……」「……」「……」「……」「……」
  這一拍聲音還挺響的,是真的把力量都用出來了。


  「艾索德!如往常一樣放在艾拉的位置上就好!」艾拉用著充滿精神的聲音,大聲說著。

  「唉?嗯!好哦 ──!」
  艾索德看著臉依然很蒼白,眼眶還掛著明顯淚水的陽光女孩,舉手投足仍舊表現出非常開心的模樣。她急急忙忙地,坐在澄原本位置上,而桌上也立刻招待起了熱呼呼的美味食物、果汁、小沙拉,給飢腸轆轆的人。

  那頭紅髮、可愛的弟弟,艾索德,身著的全身式黑色圍裙底下,有著家鄉味道的純白色兩件式家居服,他在大吃特吃的艾拉的餐位繼續放著那驚人數量的餐點,並叮嚀著:「不夠再跟我說,我那邊有多準備份量。」「儘管吃。」

  「嗯!唔嗯!爭的豪豪粗!矮索德,尼爭的豪會唔唔嗯嗯啊呣呣呣!」
  「……」
  「尼爭的豪會唔唔嗯嗯啊呣呣呣!」
  「……妳……妳吃,專心吃。」
  盡力地在可怕的吃相下擠出一些讚美的話,艾拉那些像含滷蛋的聲音,讓她的形象越來越滑稽。

  「噗呼呼……」
  「蕾娜?」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蕾娜失控的笑聲傳了出來,讓坐在旁邊的雷文露出呆愣的面龐,他更意想不到的是 ── 我也跟著瘋狂大笑。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愛……愛利西斯……」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索德怎麼連你也……」
  「……看我做什麼?本天才魔法少女才不會做這樣低俗的事情……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愛利西斯妳幹嘛!不要撓我癢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呃 ──」
  「……」「……」「……」「……」「……」「……」

  愛莎打了個小嗝,這讓全場笑聲戛然而止,她的臉現在完全像是熟透的水井蘋果※,尷尬地想挖一個地洞躲下去。
※『水井蘋果』:Well Apple,一種從紫色枯樹幹長出來,外皮顏色異常鮮紅的蘋果,聽說是科保公司的作物改良研究中,其中一項成功的品種。亦是公會農場的高級作物之一。

  科保公司嚴格管制專屬的智慧財產,所以公會農場作物在一般管道無法獲得,就連我也沒機會吃到。



  「嗝呃呃呃呃 ── 呃呃兒呃 ──」
  「……」「……」「……」「……」「……」「……」
  這一個大嗝不打不要緊,一打下去我們都知道艾拉用餐完畢了。


  「呼啊 ── 好好吃!吃好飽!嗝呃兒!」
  捧著被食物幸福充盈的巨大肚腩,艾拉又打了個響嗝。
  臉色也比先前病厭的樣子好多了。


  「……噗。」
  「……」「……」「……」「……」「……」「……」
  換雷文憋不住了,尷尬的瞬間,不敢望著所有人盯著他的眼光。

  「……我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全沒等雷文任何解釋,餐桌前的人已經大笑成了一團,而一身純白色禮服的納斯德女王,伊芙,她雖然被隔在螢光綠的透明浮空方框後面,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大家都知道 ── 她的臉上,已經掛起了淺淺甜美的可愛微笑。


  「那個,大家 ──」
  站在這個赫尼爾方塊製造、模擬成木質紋路的長餐桌末端,帶著溫柔笑容的艾索德,在看了看一旁進入自我滿足境界的艾拉,然後把視線放回把笑聲憋回嘴裡的每個人,繼續把話說完:「我們一起玩個小遊戲吧!」



  「不行不行!蕾娜姐跟雷文哥不能分在一起!他們每次在一起都太強了!」
  原本前一分鐘還在吵「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玩遊戲」、「本小姐沒興趣」的愛莎,在看到所有人開始分組的時候,便氣呼呼地抗議起來。

  「艾索德。」伊芙把那些透明框框,用手推移到她兩側,她從兩顆黑白納斯德大球上起身,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她呼喚的那個癡愣男孩:「伊芙,允許你跟我一組。」

  「⋯⋯唉?」
  「啊呣呣呣呣呣,那矮拉要瓜誰?」
  才剛回神,艾拉已經拼起了第二回合,她暴飲暴食地吞著飯後甜點《南瓜慕斯蛋糕》,一面抬頭問著視線停在伊芙身上的艾索德。

  「那我跟雷文好了。」
  我把視線擺回身旁的愛莎,點頭回覆,不理會露出一臉「妳認真的嗎?」反應的雷文。

  「那我跟艾拉 ──」
  蕾娜開心地指指自己,表示決定好的意見。

  「耶!」艾拉坐在赫尼爾方塊椅子上,高舉雙手歡呼,嘴巴旁邊還看得見一坨坨、暖黃色的蛋糕餡。

  「啊?這這這⋯⋯伊芙 ──!不要找矮子德啦!」「跟我這天才魔法少女一組準會贏哦!放心讓愛莎罩妳啦!」
  「⋯⋯」伊芙沒有打理陷入組隊困境的愛莎,她只是一直看著艾索德,等著他的回覆。但那少根筋的孩子,依舊不會解讀伊芙那瞬複雜的表情,只是給了她「很好呀,伊芙妳跟愛莎一組!」「抱歉喔伊芙,因為我是裁判,得維持遊戲公平性才行。」等等的答案。


  「⋯⋯好。」伊芙眨了眨眼,坐回她的科技椅子,同時愛莎也欣喜地湊了上去,兩個女孩黏成一塊兒,猜測小遊戲到底是什麼。我則是跟蕾娜交換了座位。

  很順利地,所有人在吵鬧喧嘩之中分完組別。


  「雖然這遊戲將兩人劃為一組,但大家還是算一個團體,沒有特別分彼此,三組還是要互相協助才能完成。」「這個遊戲叫《拼圖接力》,而 ── 這些 ──」
  艾索德把幾十盒白色外觀的紙方盒,從桌子底下拿了出來,真的是有備而來:「這些就是遊戲的道具,為了維持拼圖圖案的保密性,所以盒子全部都是白的。

  你們每組先選一盒,選完再回座聽我說。」


  「本小姐先來!嗯── 就決定這一盒了!」「那我們這一盒吧,妳覺得呢?艾拉?」「嗯!就這盒!」「雷文,我們這一盒囉?」
  我看向雷文,他低頭翻著那本貼滿標籤的紅色軍用筆記,僅僅點頭示意著。
  好像一點興趣也沒有。


  「雖然是白色盒子,但拼出來的圖案都不一樣。

  再來是遊戲規則。一開始,隊伍將會帶著拼圖到指定地點,一員完成原本的圖案,另一員將圖案畫下來,並將畫作送給指定的下一組猜。
  下一組必須要把上一個組別的圖,跟自己的圖一起畫下來,再交給後面的組別。

  所以,最後組別的紙上,會有前面所有組別的圖,我會跟格萊夫他們一起猜,以求公平。每次的遊戲時間為5分鐘,沒有問題吧?」
  「時間有點趕呀⋯⋯」
  「畢竟拼圖很大片,而且片數沒有很多⋯⋯所以遊玩的時間若太長,也失去遊戲進行的意義。所以,以不會佔用大家太多時間為主。」
  艾索德看著皺眉、正在腦海計算每組進行時間的我,詳細地回答問題。

  「就是第一組完成拼圖後,給第二組猜,並連同第一組的圖畫下來⋯⋯依此類推⋯⋯」蕾娜用更口語的方式,跟一臉困惑的艾拉解釋。

  「這些都要5分鐘內完成嗎?全部組別嗎?」
  「對。」「對。」
  蕾娜跟艾索德同時回答,驗證艾拉對遊戲的理解。

  「咦!可是、可是三個組別?三個組喔!含畫圖、猜謎、運送哦!5分鐘夠嗎?」

  「所以才有挑戰的價值呀。」
  艾索德笑答,並再次問著場上的遊戲參加者:「那還有誰不懂的嗎?有問題都可以問喔。」


  見圍繞的眾人靜靜地盯著紅髮孩子,愛莎卻像個好奇寶寶,突兀地高舉拼圖盒子搖晃起來,讓現場都是盒子裡面的東西撞來撞去的聲音。

  因為這樣,艾索德的視線停在愛莎身上,對她可愛的行徑傻笑著,然後點頭,環視著四周的我們,開口:「好的,那我們就要開始囉。」


  我總以為5分鐘的遊戲,撐不了幾局便很快結束了。


  但⋯⋯也許,我可能想得太簡單了。


  艾索德,你的那句「不會佔用大家太多時間」,根本是假的。



  「那我們先試一次。」
  被艾索德帶到距離屋子門口約50公尺的集合處,這裡的夜空掛滿了如夢似幻的星星。倒映著星星、構成地面的巨大藍色氣息赫尼爾方塊,跟夜空割成簡單的分界線。

  魯多老人,那位坐在精緻時空椅子的時空管理者,在離我們不遠的位置,拄著散發詭異光芒的鑰匙拐杖,擺起一臉嘻笑,打量著每個人。

  魯多旁邊則是站著另一個,身著同樣深咖啡色底、白色邊衣袍的同行,戴著鐵灰面具的格萊夫。

  格萊夫則是靜靜地拋著手中兩顆,像方糖大小的赫尼爾方塊,金色的眼瞳中似乎是在思考什麼事情。


  「白色⋯⋯」
  「⋯⋯?」
  我轉頭,呆楞地看著身後說話的愛莎。
  她似乎在喃喃著什麼東西,眼睛一直注視著魯多和格萊夫。

  「愛莎⋯⋯!」


  才剛開口,一段不存在於日記的記憶,突然竄進我的腦海中。
  我的眼前,開始有影像漸漸浮現出來 ──





  一位白色短髮、頭部兩側長著深沉黑色惡魔角的男性魔族,牠跪臥在一顆、浮在精緻雕刻水池上的巨大艾爾之石前方。

  魔族四周皆是死亡的魔族同伴,仔細看,還能明顯看到散落的殘骸、一半的身體、破掉的內臟、黑色的血液堆積起來的地獄景象,而這些駭人事物正慢慢化成黑氣,消失在這陌生的聖地裡,可以想像,當時發生了多大規模的殘忍戰鬥。


  『呼……呼……呵呵……嗯……果然名不虛傳。一整個軍團,加上四個魔裝強化排、三組特攻突擊戰士,居然還是一點勝算也沒有。』
  那身磨亮的黑曜色盔甲的魔族,被寶石充盈的藍光能源,照地那些尖銳、受損的邊緣發亮著,牠在苟延殘喘之中,呵呵恥笑起來,我立刻認出牠的聲音……是西卡。儘管歲月再怎麼流逝,也無法改變牠那狂傲的粗曠大嗓門:『……不過祢們的存在也剛好證明,王的猜測果然是對的,藍色楔子是連結全物質界的時間、空間最強橋梁。』



  『……』『……』
  我這時才發現夾在艾爾之石與西卡之間……還站著兩位,擁有白色翅膀的……天使嗎?


  『你們不該以它為目標。』
  其中一位有巨大、柔軟鳥類翅膀的天使,輕輕地嘆息,回應西卡的狂傲。


  那位說話的天使帶有著獨特、渾厚磁性的聲音……


  很耳熟……



  但……我一時想不起來到底是誰。




  因為離天使們有點距離,很多對話都聽得斷斷續續,能記載的東西有限。


  兩個天使自體發光、以及艾爾之石的影響,祂們五官幾乎都融入了光芒之中,相當模糊……能看出翅膀的輪廓已經算不錯了。


  『……呵呵呵……光之神的審判者們啊……祢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這一切都沒辦法阻止了,光之神的容器已經死了,艾爾女神的生命也瀕臨危機!魔界勢力都已經準備就緒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唔!』
  似乎是被西卡激怒了。
  大翅膀天使才剛高舉著右手,把頻空出現在手掌中的天藍色光線,結晶起來成為幾何劍握緊……旁邊背後漂浮像玻璃般、白色菱長形翅膀的天使,已經向前踏出一步,西卡霎那間承受了一股未知的龐大能量,從跪臥的姿勢,壓到大字趴陷在地面上,四周磚塊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擠到破裂、變形……導致供奉艾爾之石的聖地內部,因為震餘能量傳遞,頂部也晃下不少灰塵跟沙子,現場可說是面目瘡痍到了極點。


  像隻在解剖檯上的青蛙……西卡論一個魔族軍團長,此刻是輸地相當難看。


  奇特翅膀、四周飄浮白色菱形玻璃的天使,愜意地雙手交疊在胸前,靜靜地凝視著西卡,聽著敗者發出痛苦的呻吟,彷彿宣告魔族的死亡日到來。


  而拿著劍的天使,在頻空讓武器消失後,抬頭,看向了……我。



  ……對,祂在看著我。





  『呃嗯嗯嗯嗯……咕呼呼⋯⋯』
  『……呼呼呼⋯⋯沒有用的⋯⋯祢們一切行動,我們都已經瞭如指掌,呵呵呵呵……』
  西卡再度恥笑起來,同時,逆向傳送魔法陣的白光將牠包覆。


  漸漸消失在陣內的西卡……留下來的話語,繼續催殘著,這血灑的聖地 ──


  『要問為什麼的話……就怪祢們的光之神吧。』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祂造的,都是祂害的!』




  『要是沒有祂,就不會有這些沒有任何意義的戰鬥!』







  記憶慢慢在逆向傳送魔法陣的白光擴大後,我的視覺、聽覺回到了現實。
  「⋯⋯」

  「愛利西斯?」
  「……!」
  「……愛利西斯也看得到嗎?」
  眼裡映著,那個擔憂不已的愛莎,用傻傻的表情盯著我。


  「⋯⋯唉?看、看到什麼東西?」


  不知道愛莎是不是也看到一樣的東西了,當下我也只能緊張地丟回一個問題了解情況。
  順便抬頭,確認四周的環境有什麼變化。


  「花瓣啊!很多很多白色的花瓣!像下雪一樣!尤其是⋯⋯」
  愛莎一邊解釋,邊跟著我的視線,往魯多和格萊夫望過去。

  兩位時空管理者還在原來的位置上,好像剛剛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但女孩反而僵住了幾秒,直到她再次開口時,已放輕音量、小聲咕嚷著「沒事,我看錯了」急忙地離開、回頭找伊芙去了。



  我知道愛莎並不是看錯了。
  從她跟伊芙談話、不定時朝時空管理者雙人組瞄過去的分心樣子,很明顯是看到了什麼東西。


  只是她不願意說出口罷了。
  雖然⋯⋯我也不知道花瓣到底代表什麼意思⋯⋯時空也有花園嗎?


  「愛利西斯。」
  「⋯⋯!」
  換雷文把我的意識拉回來,他面無表情說著關心的話:「妳氣色很不好,嘴唇都是白的,需要休息嗎?」


  低頭盯著自己手中的白色盒子。
  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突然有種委屈的感覺⋯⋯



  『你的團隊……不錯吶……』
  『真不愧是艾爾小隊……原來全部都是選擇超越自我限界的優秀人才啊……只是成長的方式不同跟快慢問題而已,嘿嘿嘿嘿嘿!真有趣!真有趣!真不愧是艾爾小隊,真不愧是艾索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越自我限界。



  想起了艾里奧斯曆1978年 2月26、27日的記載,魯多對艾爾小隊隊員的評價⋯⋯是不是他們都像雷文一樣,冥冥之中⋯⋯這條「跟著艾索德旅行」的道路,所有一切的成長,早已是必然的?

  ⋯⋯而,隨著旅行時間越來越長,艾索德身上的「艾利亞」能量的影響,小隊成員理所當然地,身上也開始出現了一些異常現象。


  而且可想而知,未來會發生地越來越頻繁。
  ……


  看著愛莎明顯的癥候表現,想著自己也是硬撐著紅色騎士團團長外殼,內心早也是被影響、記憶殘破不堪的人⋯⋯

  一路這樣靠著自己寫的日記,靠著艾索德的陪伴,慢慢走到了現在⋯⋯我多少,開始有點理解蕾娜、艾拉擔心、脆弱、無力的地方。那是誰都無法幫忙的、默默辛苦的心結。


  但,不管日子過地再怎麼差。


  也就這樣了。


  總還是要鼓起勇氣,繼續面對下去。



  「⋯⋯雷文,我啊。」我吸一口氣:「赫尼爾時空可是把我憋壞了啊!好好的遊戲沒玩到前,我愛利西斯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哦!」
  「……!」
  自信的笑容迎向那個原本陰沉靜謐的男人,他沈默一會,然後隨即像是理解什麼一樣,點頭。

  「是呀⋯⋯還沒玩到遊戲呢。」
  雷文笑了,那是發自內心的,輕鬆的笑容。老實說,雷文真的該多笑一點,這樣感覺很容易讓人相處。


  「不過。」雷文收起難得一見的表情,伸出戴著白淨手套的右手,用那修長的食指,輕輕敲著我捧著的拼圖盒蓋,發出穩定的節拍。

  「剛剛艾索德補充的細節,妳應該沒有聽到吧?」
  雷文將食指指向至離我們100公尺遠,有插著一根黃色標旗的地方:「那邊是我們等等要帶著拼圖去完成的位置,而接力順序是紅色、蕾娜那組;綠色、愛莎她們;最後是黃色的我們。

  艾索德喊開始的時候,我們就衝到定位,我拼完拼圖妳就先畫,然後等愛莎她帶著圖過來。」

  「全程組別跟組別之間,除了用畫圖的方式外,禁止用其他文字表現、交談或肢體提示,其他艾索德就沒什麼限制了。

  所以愛莎說她首先會帶伊芙瞬間移動到綠旗,在她們拼圖完成的期間,伊芙就馬上派納斯德僕人,去看蕾娜她們的圖,圖案畫好後便馬上送過來。」
  雷文回頭,看著離黃旗同樣約100公尺距離的綠旗,嘴巴沒有停下來:「所以妳不用擔心很趕,大家會互相分工合作。」

  「啊。還有,盒子給我吧。裝拼圖的盒子。」
  雷文再把視線放在我身上的時候,艾索德拿著最後一疊紙、及黃色長方型的色筆盒走過來:「姐姐!這是你們會用到的紙跟蠟筆,另外對規則還有不了解的地方嗎?」

  「沒有,我準備好了。」一邊將拼圖盒子交給雷文後,一邊接手繪圖用具的我爽快回答。

  「好喔!那大家各就各位!」
  艾索德轉身,確認所有組別都在此集合點後,提手大喊。


  「預備 ──!」


  「開始!」


  哇塞!艾索德手刀一切下,抱著拼圖的雷文完整發揮狂鋒武者的速度,衝刺前的蹬腳甚至還有股瞬間、強勁的風!100公尺對他來說根本只是眨眼間的距離,完全不輸給愛莎的移動魔法!

  更給力的是,他拼拼圖也相當迅速!沒有親眼看到的人,是真的沒辦法形容雷文把盒子裡的片片拼圖塊同時輕拋到空中,在一瞬間手起手落,應該說只剩下那隻右手臂揮動的殘影,將那50片左右的拼圖圖案完成,完全沒有停下來!

  「是貝司馬•蜥蜴人鍊金師,恰恰波可(Chacha Buch)。」12秒左右,也是我抵達黃旗的時候,跪在地上的雷文,抬頭對我淡定地說出答案。

  眼中的貝司馬•蜥蜴人,是一隻紫豆沙色水潤皮膚,頭綁塗料羽飾髮帶、身著墨綠色編織長袍、相當有原住民特色的蠑螈,蠑螈脖子還掛著很大的漆黑珠子項鍊,駝著背、手還撐著一根木製粗糙的短拐杖,那輕鬆愜意的慵懶模樣,與其說是鍊金師,不如說是巫醫。


  「好!換我畫圖!」
  我馬上蹲在雷文身旁,將紙鋪在地上,順勢準備手上的畫筆。


  交給我吧!我一定不會辜負雷文製造的機會!


  「噢。是抽象派作畫。」

  ⋯⋯

  「但妳畫的原住民羽毛也太參差不齊,再補一點到她頭頂上⋯⋯好多了,『花苞』進化成『山丘上綻放的花朵』了。」

  ⋯⋯

  「⋯⋯加點飾品好了,像原圖上的那種,圓圓、一粒粒的首飾項鍊,等等妳怎麼繼續用橘色的筆畫?」「呃,妳旁邊找個空位畫幾個藥水瓶吧。」

  ⋯⋯我⋯⋯


  「愛利西斯!我們好了!」
  愛莎興奮地帶著圖瞬移過來時,我早已跪在充斥凌亂色筆的地上,被雷文的建議與評價,弄到開始懷疑起自己審美感。

  重點來了,當我抬起頭,第一眼就看見納斯德優秀的超常印刷技術,在愛莎的手上閃閃發光!「艾德城堡」風景、「班德烤肉」佳餚一絲不差地,完美地以圖片的樣子,呈現在紙上!


  「⋯⋯」
  雲與泥的差距,我睜大眼睛,吃驚到不行。再低頭看看我的作品⋯⋯我不敢、也不想去想像,這兩張大師級作品若是經過我的手重新畫出來,會變成什麼模樣⋯⋯

  背對著我的雷文,不知道是不想看到我這沒用的樣子,還是要遮住他那張憋笑的沒禮貌表情。

  愛莎早在看到我畫的貝司馬鍊金師的臨摹圖愣住了,大概想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時間到!」艾索德大喊:「停止手邊所有動作!」


  我突然能理解什麼是「壞了一鍋湯」的悲劇。

  一種想躲進人生黑白的小圈圈的心情,猶然而生。




  5分鐘⋯⋯也能這麼煎熬啊⋯⋯



  「這是一張紙裡面有三張圖?」
  「只有一張。其他的兩張在這。」
  我起身,把愛莎拿過來的兩幅圖,一併交給從集合點走到黃旗處、與我們會合的艾索德。

  「啊⋯⋯比我預期地還厲害⋯⋯但這不是姐姐畫的吧?因為姐姐只會畫大便。」
  「噗……!」
  「什麼大便!嘴巴忘記擦衛生紙了嗎!」
  還有雷文你偷笑我聽到了!

  「咳咳!嘿嘿⋯⋯納斯德科技⋯⋯」
  我開口反駁的時候,魯多的椅子,使用類似愛莎的瞬間移動魔法,出現在艾索德身旁,位子上的老管理者探頭瞇著孩子手中的艾德城堡風景,完全無視我,說著他自己的感想:「嗯⋯⋯!這不是古老一族,克雷羅爾(Grenore)家的研究基地嗎?」

  「重建過了。」
  在魯多身後的格萊夫回答:「雖然外觀還有保留部分當時的樣子⋯⋯但,現在絕大部分是瓦利領主一磚一瓦搭建的城堡。」「而研究所真正的核心遺址,剩下地下室。」


  「⋯⋯這樣啊⋯⋯噢 ──!仔細一看,旁邊的樹林的確也開發地差不多了⋯⋯明明以前還是個經歷過兩次艾爾災害的森林呢!現在居然也發展起村莊來了!時間過地真快啊!嘿嘿嘿嘿嘿⋯⋯咳咳!嗯⋯⋯下一張是什麼?肉?」

  「班德王國當地的烤肉相當有名喔!尤其是那特製的烤肉醬,每家都有獨特的醃製方式外、火候也會影響到肉質的口感呢!」
  艾索德解釋完,雷文也接著話題說下去:「也因為這因素,讓料理盛行、發揚到了班德最大邦交國,賽納斯公國,至今仍在哈梅爾各地受人歡迎。

  而料理在經歷賽納斯公國戰爭、雞豬牛羊肉類斷貨的情況下,改利用水道的新鮮漁產,成為現在他們人民家家戶戶常見的餐桌美味佳餚,烤魚料理。」


  「⋯⋯雷文哥懂好多啊!」
  「以前有稍微研究點各國的風俗民情⋯⋯」
  雷文望向不遠處走來,與我們會合的蕾娜、艾拉與伊芙,轉頭回來盯著艾索德敬佩的表情,他將知道的知識做個最後分享:「不過賽納斯公國還是有烤肉的。只是在風味上,賽納斯公國的烤肉有受後期烤魚的影響,肉在烤之前會先洗過、煮過或再一次地煎過⋯⋯」
  眼中的白衣男子,用雙手跟解說,示意料理調理的方式,聽地艾索德不禁嘴巴爭大。

  「然後,在完全去除白肉的腥味後,會將味道偏向清爽的檸檬、香草的醬汁拿來醃肉。有些哈梅爾烤肉裡面,還會塞一些章魚丁塊,吃起來的口感更為特別。

  而班德烤肉味道比較重且油膩,且著重在各種食材與醃肉肉汁的結合,所以當肉被切開、咬下去的時候是香氣四溢的。

  這由來是以前受到分權戰爭的影響,家家戶戶怕肉質食物保存不久,所以就開發不會腐壞的調理方式。」
  ⋯⋯哇勒,這根本是美食達人了吧?
  聽完雷文的解說,除了現場那些讚嘆的聲音外,香味似乎已經自動擴散在我嘴裡了!


  「艾索德,你做得出來兩邊國家的烤肉嗎?」
  突然好想吃烤肉啊!我吞吞口水,問著艾索德。

  「唉?」
  艾索德呆楞地看著我,眨了眨紅眸,回答:「當然好呀,畢竟姐姐最喜歡吃烤肉了呢。」

  正覺得艾索德根本是個小天使的時候,他調皮地送了一句給我:「誰叫姐姐喜歡烤肉到 ── 每次料理都能燒成黑碳勒?」
  「臭小子!啊!給我慢著!」
  「嘿嘿嘿嘿嘿嘿嘿 ──」

  我還來不及教訓他,那個臭小子一溜煙就跑走了,戰鬥訓練都沒現在這麼快。

  「呵呵!愛利西斯跟艾索德都好可愛啊!」「並沒有!不要瞎掰好嗎!」「唉唉唉?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呀?愛莎愛莎妳知道嗎?」「啊咦?我⋯⋯本小姐沒在聽啦!」「雷文呢?」「⋯⋯今天晚餐,艾索德要烤肉。」「唉唉!真的嗎!萬歲!小女子最喜歡吃烤肉!」
  蕾娜在我身後笑著,我把手交疊在胸前,別過頭、鼓起臉頰裝作沒有這回事;艾拉在問愛莎、雷文剛剛發生什麼事情,只是一個紅著臉大聲地說沒聽到,另一個表情嚴肅地做了結論。

  「雷文也最喜歡吃烤肉了,不是嗎?」
  「⋯⋯!」
  在喧鬧聲中,蕾娜微笑地看向表情稍微動搖的雷文。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中閃過雷文嚴肅的外表底下,內心卻是一片歡呼、讚嘆艾索德要烤肉的畫面。不行不行,任何引起大笑的東西我不能再想下去了!雷文已經用奇怪的眼神看過來了!


  「那這張微笑的花是什麼?」「⋯⋯」「⋯⋯」「⋯⋯」「⋯⋯」「⋯⋯」

  ⋯⋯

  好丟臉!一群人正在圍觀我的圖!


  「嗯⋯⋯這應該是班德的向日葵花田吧?城堡往東方港口的那條路,被稱做《黃金大道》的向日葵花田?」
  「⋯⋯!連這個也知道?」
  格萊夫回答魯多的答案,不禁讓雷文嘖嘖稱奇:「明明都是兩年前的事了!」

  「任何事情都難不倒我,呵呵呵呵⋯⋯渺小的人類。」格萊夫自豪地說。


  ⋯⋯我該糾正他嗎?
  我掩面。


  「所以答案真的是班德向日葵花田?」
  「不是,是貝司馬•蜥蜴人鍊金師,恰恰波可。」
  「⋯⋯」
  繼艾拉的問題後面,雷文毫不留情面地公佈答案,全部的艾爾小隊隊員除了驚訝外,免不了一陣大笑。

  而答錯的格萊夫陷入沈默,手上玩著的小方塊也應聲落地,很明顯知道他的心靈受到相當嚴重的打擊。

  「哈哈哈 ── 我快不行了,哎唷!肚子好痛,哈哈哈哈 ── 所以,所以這張到底是誰畫的?雷文?雷文嗎?愛利西斯!哈哈哈為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蕾娜一邊捧腹大笑,一邊問著雷文,而那個完全看得出在憋笑的後者,把他可惡的納斯德食指對向了我,這也讓愛莎跟艾拉笑到快喘不過氣。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明明這時候我應該就地找個洞鑽下去,但蕾娜邊笑邊把我擁入她波濤洶湧、窒息的胸懷中,不斷地用手寵著我頂上頭髮,不斷地說我「好可愛」,一旁女孩們則是完全笑開,現場全都是笑聲……


  總覺得,能被這樣歡樂的氣氛渲染,好像偶爾出糗⋯⋯也不是壞事呢。


  「⋯⋯呵呵呵,挺開心的嘛。」
  魯多賊笑的聲音竄了進來:「別以為你們拿了上一組的作品,來充當最後的答案我們沒看見哦?」「作弊,是不行的呦,嘿嘿嘿嘿嘿嘿嘿⋯⋯」

  「嚴格說起來也沒有把圖送回集合點呢」格萊夫一開口又是那自大藐視的語氣:「要讓我們猜出來還要再用點心哦,呵呵呵。」

  「沒關係!這次我們一定會在5分鐘內完成!沒錯吧!」「嗯!」「嗯!沒錯沒錯!」「嗯。」
  蕾娜放開了抱著我的雙手,抓起艾拉的手腕,用力高舉、大喊,像宣示贏家勝利一樣。愛莎跟伊芙則是頻頻點頭附和,鬥志相當高昂。

  「⋯⋯那先選等等使用的拼圖吧。」
  許多浮空的白色盒子出現在小隊成員與格萊夫的中間處,格萊夫拋著頻空出現在手上的兩顆小方塊,然後轉身、慢步離開黃旗處:「先回集合點等你們了。」


  「我不知道妳不擅長畫圖。」雷文對我說著:「這次我們互換角色吧。妳拼拼圖,我畫圖。」
  「好!」
  「好,那這次盒子一樣妳選。」
  拼圖是我能靠著後天學習,去彌補的機會!這次我一定不會扯大家後腿!


  挑了一個位置順眼的拼圖盒子,我捧在手中,相當地有自信。


  「那我⋯⋯這盒!」
  「艾拉我們選這盒喔?」
  「好!」
  浮在空中的剩餘盒子,在三組人選完後全部消失,我們也趕緊回到集合處預備。

  「呵呵呵呵⋯⋯準備好了嗎?」
  格萊夫手中的小方塊上浮,變化成一個大型計時器,那魔性的笑聲從沒停過。
  「當然!」「嗯!」「準備好了。」「好了!」「我也沒問題!」

  「呵呵呵呵⋯⋯那麼預備!」

  「愛利西斯。」伊芙喚著即將起步的我,眼神相當地柔和。
  「什麼事?伊芙?」我帶著微笑回應。
  「⋯⋯」
  伊芙別過頭,遠望那片浩瀚、點綴美麗星星與銀河的夜空。



  「伊芙,不會忘記今天的一切。」
  伊芙闔起雙眼,那潔白的眼睫毛、櫻桃小唇搭著漂亮的、微笑的側顏享受著遊戲,很是好看。她的聲音似乎開始有了一點溫度的起伏:「追加Data ── 赫尼爾時空,溫馨的小隊團康遊戲。」


  「開始!」


  「伊芙,出發囉!」
  「好的。」
  愛莎帶著伊芙一同瞬間移動、回到綠旗據點,與遊戲時間繼續賽跑。


  「愛利西斯!」
  手摟白紙的雷文,已經在黃旗揮手、等候我的會合。

  「喔!」我跨出步伐,帶著拼圖往雷文的方向奔去。



  這個下午,我們玩得不亦樂乎、相當盡興。




  記憶已經流失地差不多了。
  停筆在此,艾索德叫我吃飯了。


  啊對了,愛利西斯妳還沒洗澡喔。




  還有,筆我已經拿了。



  晚上,我跟艾索德率領的小隊,一起大快朵頤了艾索德特製的香噴噴班德王國、以及賽納斯公國烤肉。

  真的很好吃,不,不只是非常好吃,我甚至願意這一個月都只吃這道料理。那外皮酥脆、裡面充分拍打醃漬後的肉,咬下去的每一口柔嫩嚼勁都是美味,一個沒注意就全部吃光了。

  不只有我,其他小隊隊員的餐盤裡除了白骨頭外,什麼都沒有,沒有殘肉、沒有肉汁,是個感謝廚師的乾淨光滑、白色圓磁盤。


  深夜,月亮高掛的毒氣山峰,我們再次與德拉帕奇交手。在白色納斯德公主優秀的攻擊軌跡分析,加上紫髮元素魔導抗毒護盾的保護中,所有人一次次地成功閃避對面即死、重傷的大範圍衝撞和毒氣噴流,並且提高了整體反撃的次數。

  在第三次開啟的戰鬥中,一直以來處在容許誤差極低的狀態下,終於與那條怪物大蛇,持續交手了8分鐘。

  第四次,5分鐘。
  第五次,9分鐘。
  後面三場,都穩定維持在元素魔導的抗毒護盾極限值 ── 12分鐘左右。


  夜戰,除了艾爾搜查隊外,亦是紅色騎士團必須訓練的項目之一。


  訓練教官會教授各兵力,如何在夜晚的地形障礙上做隱蔽掩蔽、準確尋找敵方的位置,安靜無聲地迅速拓展可以警戒的安全範圍,部署固定火力,在範圍外架設簡易陷阱。

  一個夜戰課程合格的士兵,體力、耐心、臨場反應、自我求生及戰鬥技能的訓練、知識,非常的紮實,跟只接受白天戰鬥訓練的士兵的戰力、合作程度完全不一樣。


  也因為這樣,夜戰便能看得出來一個戰鬥單位訓練的成效,而紅色騎士團的夜戰正是能在每一次的時間推移的作戰下,保存源源不絕的戰力、取得先發制人的頭籌,拔得每次戰爭的制勝先機,換得班德人民稱頌、舉世聞名的「強大」。



  回到前頭 ── 儘管在皎潔月光下,德拉帕奇巨大的身影仍然蓋掉了大半天空,艾爾小隊很快地陷入它重重陰影製造出來的黑暗,只能看見牠的鱗片之間閃著刺眼的亮紫色螢光。

  牠的頭部有著分裂在兩邊的、一顆將近兩個人類高度的、駭人的尖牙上下顎,保護咬著一顆璀璨巨珠的口器,邪惡的紫光眼睛緊緊盯著眼前該消滅的異物,要形容牠是黑夜裡的霸王,也不為過。

  一般人看到這大怪物的面容,沒因為壓力放棄抵抗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能抄起武器戰鬥更是需要大量的覺悟。


  艾爾小隊能在這幾次夜戰,取得比以往白天、下午的戰鬥還要優秀的戰果,真的是讓人不禁肅然起敬。

  真得很厲害。


  當然,得知消息的金髮哈梅爾守護者,和身穿紫色襯衫的白髮ADD(他名字是最好記的),都已經傻了。


  「好厲害⋯⋯!真的好厲害!大家真的太厲害了!對不對啊!ADD!」
  「⋯⋯呼呼呼呼呼⋯⋯呼呼呵呵呵呵⋯⋯很好。」
  哈梅爾守護者看向ADD,後者抓著自己的臉,整個人弓著身子面向牆角,不知道在笑什麼⋯⋯ADD這個人真的很難理解啊。

  「那傢伙在幹嘛⋯⋯好噁心⋯⋯」
  已經換了一套兩件式輕洋裝的元素魔導皺眉,握緊手中的法杖縮在椅子上,那白色細肩吊帶薄紗,和白色短裙,一朵白花綁出來的單邊高馬尾,很像婚禮上的小花童。

  「愛莎,別看。會弄髒眼睛。」
  邊喝茶、邊寫新僕人代碼的納斯德公主,放下銀色盤髮,讓她的納斯德女僕,用了一些白色滿天星、粉紅雛菊、金色小緞帶,編了一顆浪漫的大髮辮。髮辮從後方,沿著她的白皙脖頸右側往下,與有著一層細緻深紫色亮紗、薰衣草淡紫禮服,合適地塑造了優雅氣質。

  納斯德公主開口說話的時候,女僕正蹲在她的裙角後方,把剩下的乾燥花一顆顆縫上去。旁邊的納斯德男僕,則是拿新的布料,重新裁縫、完整複製公主今日戰鬥穿著的衣物。


  「哎呀 ── 畢竟大家終於看到苦命練習後的成果呀!」
  罕見的金髮女精靈,身著帶有淡淡螢光綠色的細肩白長裙,長裙上面還有一朵朵蘋果綠的針繡小花,女精靈正認真地用針線,修補著愛莎女孩的破掉《元素魔導》白袍。


  「今天大家合作無間呢!」「尤其是雷文哥跟姐姐,真的好強啊!」「德拉帕奇根本攻不破兩人的攻擊線呢!」
  早已換回那身白色兩件式衣服的艾索德,他的手臂、脖子傷口塗著灰色藥膏,但似乎沒有影響到他的情緒。只見他抬頭、興奮地參與話題,腿上還躺著我從身上換下來的軍服。

  因為戰鬥的關係,《舞劍聖姬》軍服肩膀關節處、袖肘、與腰際縫線處,
在長時間運動下撕扯出裂縫跟破洞。艾索德在看我笨拙地模仿女精靈·蕾娜的縫紉技術後,一邊苦哈哈笑著,一邊接手我的困擾。

  「……」
  我抱著日記,靠近艾索德坐著的柔軟深藍色長沙發,往他與扶手中間的小空間擠下去,偷看他那張「真拿妳沒辦法」的表情,只是時間沒有持續很久,紅髮孩子的視線很快地再放回衣服上,帶著微笑,繼續專注完成手中的工作。


  小屋的燈火包裹著悠閒的深夜,所有人都對戰鬥的結果非常滿意。

  聽著小隊興致勃勃的交流,穿著黑色毛質緊身衣、配上一條卡其色西裝褲的我,將日記放在縮起的大腿上,充當臨時書桌,仔細地閱讀上一個我留下的所有提醒、與交代。

  啊,還有紀錄一些,留給下一個失憶自己的重要事項。




  「那小女子先去盥洗、休息了。」
  「啊,艾拉晚安。」
  「辛苦了 ──」
  「等一下。」
   喊住那身著紫色、金線針繡特殊家紋睡衣的黑長髮女孩‧艾拉後,ADD走進人群圍起來的圓圈,手上拿著幾片、跟臉差不多大的神秘黑色圓矩形金屬。

  接下來就是他的魔性笑聲。


  「⋯⋯哼哼哼哼嘿嘿嘿嘿……」


  正在聊著各式各樣八卦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
  他們眼睛耳朵的專注,全部都留給了ADD。


  「……儀器設備已經開發完成。」


  ADD帶著自信的面容,微抬下巴,藐視全場,報出這件消息,所有人剛開始愣了一會兒,但一下子都一臉興奮地,互相看著彼此,我相信前面的愛利西斯一定能體會如此雀躍的心情。



  與德拉帕奇的戰鬥,的確是該告段落了。


《紅色的使徒》‧16 完

《故事改編資料來源》

[1] ElWiki - 史诗:http://elwiki.net/w/Story/zh-hans
[2] ElWiki - 愛利西斯:http://elwiki.net/w/Elesis/zh-hant
[3] ElWiki - Elesis's Story:http://elwiki.net/w/Elesis%27s_Story
[4] ElWiki - 軍劍騎士:http://elwiki.net/w/Saber_Knight/zh-hans
[5] ElWiki - 舞劍聖姬:http://elwiki.net/w/Grand_Master/zh-hans
[8] ElWiki - 哈梅尔NPC:
[9] 【心得】副本-沛塔副本至哈梅爾副本 怪物一覽說明:
[10] ElWiki - Elsword's Story:https://elwiki.net/w/Elsword%27s_Story
[15] 【技能】「舞劍聖姬」技能樹1:http://elskill.inshere.com/
[16] 【技能】「舞劍聖姬」技能樹2:http://dokidoki.us/CharacterSkill_Pages/gm.html
[17]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lqQgaTPnuQ
[18]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2: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M-reEKur8M
[19]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Fafb1rB7I
[20]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4: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uGGdHnBihk
[21]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5: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84wiOw7_lM
[22]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6: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04bI3SIDt4
[23] 愛利西斯故事任務-7: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1ZgOQ9nsJI
[24] 『艾爾之光』-艾索德 角色故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L3_9JzZc6o
[25]  [Elsword] Ep.6 Velder (Velder Clear Movi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5nitjYl3Cs
[26] 【Elsword 艾爾之光】--愛利西斯Elesis角色故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bku5BA36Rk
[27] 《艾爾之光》靈魂人物「愛利西斯」現身!: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exnEaYLOf0
[35] 永恆冒險 – 十二使徒:http://zh.grandchase.wikia.com/wiki/Twelve_Disciples
[39] 永恆冒險 – 故事:
[40] 為什麼「明心見性」才能見到佛呢?:
[42] ElWiki - 帕尔曼之峰:https://elwiki.net/w/Fahrmann%27s_Peak/zh-hans
[45] Elwiki - 鲁托:https://elwiki.net/w/Luto/zh-hans
[46] Elwiki - 格雷夫:https://elwiki.net/w/Glave/zh-hans
[47] Elwiki - 赫尼尔时空:https://elwiki.net/w/S-1/zh-hans
[48] Elwiki - 桑德斯村庄:https://elwiki.net/w/Sander/zh-hans
[50] Elwiki - 圖 串 【攻略】快捷欄 食物、道具表格整理: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12259&sn=832428
[51]《艾尔之光》2017共存的庆典:http://www.maihaome.com/news/show.php?itemid=5232
[53] Elwiki - Ara's Story:https://elwiki.net/w/Ara%27s_Story
[54] Elwiki - 艾拉:https://elwiki.net/w/Ara/zh-hans
[58] Elwiki - 雷霆战将:https://elwiki.net/w/Fury_Guardian/zh-hans
[59] Elwiki - 钢铁圣骑士:https://elwiki.net/w/Iron_Paladin/zh-hans
[60] Elwiki - Chung's Story:https://elwiki.net/w/Chung%27s_Story
[61] 【elsword】艾爾之光雷文故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o-U5k773RQ
[62] 【ELSWORD】雷文的故事 - 記憶的殘章: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4azX-GOr0o
[64] Elwiki - 愛莎:https://elwiki.net/w/Aisha/zh-hant
[65] Elwiki - 超越轉職:https://elwiki.net/w/Transcendence/zh-han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09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Elsword 艾爾之光|艾爾之光|Elsword|艾莉西斯|紅色的使徒|Elesis|舞劍聖姬

留言共 2 篇留言

Rotterdam
謝謝你願意花費這麼多時間精力在Elsword的創作上
不論是這系列或是上一個系列
都非常動人心弦

12-04 15:12

阿飛

  謝謝你們的肯定,小說《紅色的使徒》才能繼續發揮它最大的價值走到這裡。
  愛利西斯真的很努力,連執筆寫著她輝煌故事的我,也不禁感動地臉上淌滿淚水。

  總是會想著,妳還要再努力下去嗎?是的,她肯定的告訴我。

  那不論何時,我一定要把她的故事慢慢地呈現在紙上、你們的心中。


  恭喜解鎖《紅色的使徒》累積28萬4000字 成就。12-08 09:10
白煌羽
辛苦啦

12-04 20:37

阿飛
  謝謝妳一直陪小說《紅色的使徒》走到這裡。12-08 09: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pc54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爾之光》台版10週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仁王 1 完全版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