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01)

作者:小褎│2019-12-03 12:09:40│贊助:6│人氣:43
第一百零一章 趙家的心念


  「馮小姐,這可找著您了!」

  馮梓容瞧著甘兒的神色乍看之下與平常無異,卻帶著些許欲言又止的表情,想著她或許要與自己說些什麼,便問道:「怎麼了?」

  甘兒看著馮梓容那副人畜無害的表情,道:「方才少夫人想找小姐談天,卻不料四處沒見著小姐,還怪罪了奴婢沒將小姐給看好。」她話裡頭說得客氣,卻是字字句句將自己的委屈表露出來,是踰矩了。

  馮梓容牽起了有些抱歉的笑容:「我方才與明韻姊姊在一塊兒聊天,許是走得遠了才沒能讓少夫人找著,我這會便去與少夫人賠罪。」

  甘兒聽了忙道:「馮小姐卻是不用急著找少夫人,少夫人可說了!今日小姐來者是客,若是見了什麼好玩、好吃的,便儘管地享用,她也只是想若有機會與小姐聊聊便好。」

  馮梓容帶著些許的靦腆笑道:「那是少夫人客氣了,今日我既然為客人、也得好好地與少夫人聊過才是,只是這院子內賓客眾多、怕是占用了少夫人的寶貴時間。」

  甘兒見了馮梓容小小年紀便如此懂事,本是該帶著點讚嘆或喜愛,卻不知為什麼想到了偏處去,直想著馮梓容畢竟出身大家、會不會是個有心計的?雖然馮梓容與趙家──或者說與趙明韻關係要好、或許也沒什麼好提防的,但甘兒雖是如此想著,言詞間還是更加客氣幾分:「怎麼會呢?馮小姐莫要如此說,趙家今日既然舉辦了宴會,便是要賓主盡歡。若是小姐不嫌棄,便讓奴婢帶著小姐去找少夫人吧!」

  馮梓容沒立即回答,只是猶豫了一會兒,才道:「甘兒,有句話我不曉得該不該問妳……」方才甘兒心中所想的事情雖然在表面上隱藏得挺好,但畢竟瞞不過馮梓容這人精,因此馮梓容這才尋思了會兒、決定將話題給轉上一轉。

  「噯?」

  馮梓容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稍早我見了少夫人對甘兒妳似乎……有些生氣,這回我若與妳一道去,可又會讓妳捱上唸叨?」馮梓容這話說得客氣,但卻也明白。

  甘兒聽了果不其然一愣,這才道:「小姐有心了,這是奴婢的命。」

  「命?」馮梓容一偏頭,露出了孩子獨有的神情。

  甘兒見馮梓容疑惑,又是猶豫了會兒,這才說道:「不瞞小姐說,奴婢是大少爺的通房、是自幼便跟了大少爺的,少夫人身為正妻、自然對奴婢不待見,奴婢這做奴婢的沒得選擇,也能理解少夫人的心情、自是得小心侍候。」

  馮梓容早猜曉了甘兒的身分,卻也沒想到甘兒竟是這麼快地與自己全盤托出,於是便做出一副恰到好處的憐惜:「甘兒心地好、也肯為人著想,那麼我更是不能讓妳為難了。」

  甘兒以為馮梓容指的是馮梓容不讓自己侍候她前去少趙王氏,便道:「小姐也莫想得忒遠,少夫人近來心情不甚好,而奴婢也沒什麼可以替少夫人分憂解勞的、這才對奴婢多有責怪,平日可不會如此的。」

  「少夫人心情不好了?」馮梓容再次疑惑著。

  甘兒許是覺得自己說多了,便忙想收了尾:「大少爺可日日在少夫人耳邊唸叨著家裡頭的事呢!少夫人心情就算好、也給唸得不好了。」甘兒如此說著,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竟是隱隱表明著自己當真與趙家大少爺的關係甚好、連這等事也十分清楚。

  馮梓容知道自己若再賣傻也是過分,便是換了個說法道:「人都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個人也都各有其煩惱的事,或許一時半會兒想不通透,但只要事情穩妥地做好了、回頭看看也就沒那麼複雜了。」

  甘兒聽了吃吃笑道:「奴婢這樣說可是失禮,但是小姐說起話來真像個大人。」

  馮梓容沒說什麼,只是含笑淡淡地說道:「打小我便聽長輩這麼說的。」

  甘兒又是低聲說道:「但是小姐說得也對,的確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若是身在其中也真是難以通透!」

  馮梓容佯愣了下,這才微微地嘟了嘟嘴道:「甘兒,這般家務事我可是不願意打聽的,不合規矩。」

  這回愣住的換是甘兒:「是奴婢多嘴了,還請小姐原諒。」她表面如此說著,心裡頭同時也有股奇怪的感覺升起。

  「不打緊。」馮梓容看看周遭,在不遠處瞧見了正與人說話的趙王氏,蓄意地忽略了甘兒那一絲不易察覺的變化道:「噯,我瞧見少夫人了,這便過去與她說說話。」

  「奴婢便跟著小姐吧!」

  這回馮梓容沒再推拒,便由甘兒跟在自己與魚竹和方純的身後走著。

  趙王氏遠遠地看見了馮梓容走來,原本滿面堆起的笑意更是濃厚,然則又看到更其後的甘兒,也不免稍稍僵硬了些許,只是將周遭的夫人們給三言兩語打發了,便迎向馮梓容這兒來:「馮小姐,今日可還盡興?」

  馮梓容知道這是客套話,便也客套地誇讚了趙府幾句,又道:「我是第一回參加外頭的宴會,從前在宮裡頭也曾聽說了各家的宴會都是別具巧思,今日果真開了眼界。」

  趙王氏看著馮梓容略帶童稚的聲音說著那般成熟的字句、不免也覺得有趣,便道:「不瞞馮小姐說,這還是我第一次主持這樣的宴會,其實可多還有不足之處。」

  馮梓容見了趙王氏如此,便知道她要自己舉出具體的例子來,便也腦子轉了轉、從善如流地誇道:「眼看著現在已入冬,方才一席膳食與茶點一眼便能瞧得出來是精心配置過的,吃了滋補暖和、便連這冬日寒意也不見了。」

  趙王氏聽了吃吃笑著:「馮小姐的誇讚也是別具巧思的,恰巧點到了我最為在意的地方。」

  「噯?」

  趙王氏見了馮梓容似乎當真不懂,便也道:「其他的夫人們可都喜歡趙府的園子與擺設,但那可不是我的手筆、而是家翁與外子的巧思,我也沒本事攙和,便是今日的膳食可還由我想了好久才配置出來的。」

  馮梓容也跟著誇道:「方才我便在這園子裡頭隨意繞繞,趙府園子裡頭的配置精緻,可讓人開了眼界。」她這廂如此說著,聽起來倒是有順著趙王氏一道錦上添花的意味,在趙王氏耳朵聽起來就像是生澀而拙劣的社交技巧,恰恰如同馮梓容的年紀一般、尚欠火侯。因此趙王氏也勾起了嘴角,語氣之間更加地溫和了些許:「我也正巧想與馮小姐多聊聊,若是馮小姐不介意、可該由我充作東道主兒陪著馮小姐走走可好?」

  「可會勞煩了少夫人?」馮梓容一雙大眼可無辜:「畢竟今個兒的宴會可還是由少夫人主持的呢!若是花了時間就只陪著我這麼一個孩子,可會讓少夫人少了許多與其他夫人們的交際、那樣可就對不住了!」

  「馮小姐這是哪兒的話!」趙王氏的眼睛都要笑彎成月:「且不論年紀而論、來者都是客,況且就如同趙家、三妹妹可是七歲時就到外頭與宴了!」一面說著,也開始帶著馮梓容開始在偌大的園子內兜繞起來。

  馮梓容這會兒笑得有些傻氣:「明韻姊姊可與我不同,她的氣質自發、怎麼能與我相比?」說著,眼睛裡還帶些崇拜與驕傲。然則馮梓容雖是如此表現,也就暗自計算著趙明韻的年齡。

  趙明韻如今十五,七歲時也就是八年前吧!那時趙光本可還沒坐到吏部尚書這個位置──馮梓容曾聽周幼芍說就算是再怎麼早熟的孩子,要帶上他家的宴會亮相、至少也得等十歲以後,如若是十歲以前便在外頭與宴、肯定是家裡頭對那孩子有額外的安排。

  周幼芍那時因為馮梓容年紀還小、便沒再說下去,但馮梓容腦子聰明、年幼的外表下裝著的也是個成年人的靈魂,因此自也是猜了個七七八八──趙明韻七歲就在外頭走動,肯定是趙光本或者趙卓氏安排的,為的可能是打探消息、又或者拉攏關係,至少自那時起、趙家活絡的心思便從未斷過。

  趙王氏自是瞧出馮梓容言語與神情間對趙明韻的嚮往,也就沒繼續往這茬兒揭,只道:「馮小姐可與三妹妹感情好得很,可讓我想起了從前的手帕交,便是各自嫁人了以後、還沒能見過面。」

  馮梓容這才像是回過神來,帶著點赧色道:「娘曾與我說過,女孩子出嫁以後便少能與昔日的朋友見面、一切都得從著夫家,但我想著趙家舉宴不少,少夫人或許也能藉此與昔日的閨密相見才是?」

  「哪有那麼容易呢!」趙王氏的神情閃現一絲不易察覺的落寞:「我昔日的手帕姊妹可是遠嫁外地的,再加上我也不是京城人士,若能在年節時送個禮、寫個信已是不易的了。」

  馮梓容跟著趙王氏的語句感到感傷:「少夫人這麼說,可讓我想到往後萬一明韻姊姊與其他姊姊們出嫁、我可就又沒朋友能一塊兒聊天了。」

  趙王氏看著馮梓容真心感到哀傷的模樣,便也牽起了大人般的笑容道:「馮小姐,雖是如此,但這話可不能這麼說──一般而言男子雖然不若女子一般需要遠到他方,但卻也是得撐起一個家的;所以我們女子也得好好作為自家丈夫的後盾、讓他在官場上能無所顧忌。」

  馮梓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而後眼神裡的困惑也逐漸明朗:「少夫人說得是,我可也不能繼續作為一個完全不知事的孩子、得懂事些才行。」

  趙王氏笑了笑,道:「馮小姐卻是心急,如今也才……」

  「十歲半。」馮梓容簡單地猜到了趙王氏想說什麼,便道:「宮裡頭的先生們也都讓我莫要因為自己的年紀小而寬以律己、說著有些事情還是早些知道比較好。」

  趙王氏聽得好奇:「宮裡頭的先生們可是這麼嚴格?」

  「唔,」馮梓容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這會兒笑得可有些傻呼:「說是嚴格卻也還好,家裡頭管著的可是更加嚴格呢!」

  趙王氏一點一滴地被馮梓容的言詞給吸引了去,但卻是說道:「卻是不好多問馮家的事情,顯得沒規矩。」言下之意,她對馮梓容的言詞可當真好奇得緊。

  馮梓容笑了笑,道:「或許少夫人也曉得,我是給祖父帶大的……但是平日裡要管我身為女孩子的規矩,可是除了我娘以外、伯母與叔母都會唸叨上幾句的,偶爾就連堂嫂、嫂嫂們也都會叨唸著我哪兒沒做好,所以在家裡頭可比宮中,處處都有人管教。」

  趙王氏也跟著笑了起來:「婆母才與我說呢!馮家小姐年紀雖小、但卻十分懂事,想來是家裡的長輩都下足了功夫的緣故。」趙王氏的言語間似乎是因為聽著了這般小家子氣的童稚之言而有些失望。

  馮梓容自然是蓄意忽略了趙王氏的情緒,她聽著趙王氏誇獎起自己的家人、臉上的神色更添幾分雀躍:「如同少夫人方才與我說的,女子出嫁到了夫家以後就得與丈夫合力頂起一片天……少夫人肯定比我懂得多,家裡的人因為我年紀小、也不太與我說這些,但我娘與伯母、叔母們,甚至幾位嫂嫂安排家裡頭的事情都乾淨俐落、令我好生佩服!想來也就是少夫人方才說的那般!」

  趙王氏聽了有些感慨:「馮小姐說得是,外子他可是與家翁一般、心心念念地要讓我們這一支趙家在族中能有一席之地,也省得那些侯爺們看輕了咱們家!」

  「明韻姊姊的父親可是尚書,怎麼還有人敢輕慢趙家?」馮梓容呶了呶嘴,顯然是為趙家抱不平:「雖然我不懂朝堂之事,但當今陛下可是明君、斷是看重了趙伯父的能為,能被陛下看重的臣工肯定也是有本事的、怎麼還會有人看輕呢?」

  趙王氏見馮梓容不懂,便也解釋道:「馮小姐有所不知,我們趙家先祖代代為官、到了如今保定侯的那支可是最為榮耀的了;但家翁的祖父那一支遠在西面的聲州立業的、是從地方父母官開始當起。家翁說過他年輕的時候在聲州當官時曾窮得揭不開鍋,還是靠老鄉、當年還是同知的楊右都督接濟與舉薦才有機會來到京城、直到如今的地位,雖則家翁雖然競競業業、也有了如今的高就,卻還是不比人家擁有世襲爵位的門戶、所以在族中也僅是勉強有一席之地。」

  馮梓容聽了趙王氏的話、自也是明白了趙光本的心思,但卻也不敢將趙王氏所說當作趙光本心裡的真正想法,於是便也順著說道:「明韻姊姊曾與我說過,她與茹艾姊姊因為父執輩的相識才成為青梅竹馬,卻想不到竟有如此深厚的關係。」

  趙王氏許是覺得自己說多了,便也開始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我曾聽外子說過一句話,叫『患難見真情』,或許便能如此形容。我也曾聽說馮小姐在宮裡頭可是敢於仗義的人,想來對此的感觸更是深刻。」

  馮梓容「噯」了一聲,又道:「明韻姊姊可與少夫人說了?」

  趙王氏的回話顯得有些不自然,但卻也誠實地回道:「三妹妹是不會嚼人舌根的人,倒是我曾聽哪家夫人說過自家女兒在宮裡頭的事情,說是馮小姐年紀雖小、卻敢於仗義,護著初次見面的葛家小姐……不瞞馮小姐說,這事可是自中秋以後便傳遍了的。」

  馮梓容聽了簡直滿心糾結──這不就是她第一日進安秀宮與楊茹艾等人對壘的事情嗎?經過一個中秋假期、各家小姐回鄉省親後,還當真給流傳了出去?而且……

  雖然這時候如此想有些不合時宜──楊茹艾肯定也沒少聽過這樣的閒言閒語,卻還能在中秋之後乃至方才對自己的態度越發得好,這可讓她感到汗顏。回想起數個月前自己那般氣盛的模樣,興許是在安秀宮中的磨練真的見了成效,她只覺得過往的自己無比幼稚。

  更何況,她還是帶著記憶再次投胎重生過的,回想起從前自己淨與小姑娘們計較的事便覺得羞恥!

  馮梓容雖沒想過那是基於前世的自己個性屬於打不還口、罵不還手的類型,直到這世與此世孩童心性逐漸融合後才因為將自己的個性給放飛了而出現了這般模樣,但她這時還是在心裡頭暗怪自己過去的衝動導致自己成為風言中心而恍然不知。

  趙王氏看著馮梓容沒有說話,只當她是愣住、便道:「馮小姐也還年輕,這般活潑的性子卻也不壞,可是連婆母也誇過的。」

  馮梓容赧道:「那時我還不懂規矩,只是氣盛、想不到卻讓人笑話了。」

  趙王氏只當馮梓容臉皮薄,便是決定不再就這茬兒繼續繞,而是說道:「我們也走了許久,我且帶馮小姐到一旁的亭子去、再讓人上壺茶可好?」

  馮梓容道:「自是客隨主便,還有勞少夫人費心了。」

  「這是哪兒的話。」趙王氏停了一會兒,又向跟在後頭的甘兒道:「去煮一壺茶吧。」

  馮梓容基於禮節而沒能回頭看向甘兒的表情,她表面上依是將自己的注意力給放在趙王氏身上,又等著她開始帶著自己重新開始走著,這才說道:「少夫人年紀輕輕便能主持宴會,可也不容易。」

  趙王氏掩嘴輕笑:「這可給馮小姐笑話了。我外家在玉州南方可也是大戶,是世代紮根的家族,從小也沒少見過母親主持著宴會,嫁來趙家以後又與婆母學習了不少,也不算生手!」

  「我還第一次參與宴會時便是中秋的宮宴,」馮梓容自然而然地提起數個月前楊茹艾把自己當成學生一般地講解關乎舉宴的事情:「茹艾姊姊那時也給我講解過不少宴會的事情,如今聽得少夫人這麼說,可還真擔心將來是否能像少夫人一般得心應手呢!」

  「馮小姐擔心這個還忒早了,只要有心學習、遲早都會的。」趙王氏稍稍地拉長了語尾:「倒是我卻鮮少聽得三妹妹說起宮裡頭的事情,馮小姐與楊小姐關係可好?」一面問著,那雙飽藏訊息的眸子微微地瞇起,帶著點審視的目光看向了馮梓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02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大家
快進來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