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00)

作者:小褎│2019-12-03 12:08:26│贊助:6│人氣:26

第一百章 兩封信


  卻說馮梓容跟著趙明韻走了一小段落後,這才算來到了趙府花園的邊角處。

  馮梓容看得兩人離人群已有一段距離,這才帶著幾分埋怨開口道:「從前在安秀宮中我也是與萬元真說過幾回話的,竟是不知道她的心地這麼壞、開口便是揭人傷疤。」

  趙明韻的表情看不出什麼端倪,言語間卻是帶有幾分認真道:「京城萬家的人皆是滿懷心思的,梓容往後可還是得小心點、莫要開罪了人。」

  馮梓容噘了噘嘴,道:「我方才也是一時氣不過、這才賣傻怪罪了她,也還好她往後也不在安秀宮裡頭了、否則往後見了面可還要多費些功夫應對。」

  趙明韻瞧得馮梓容如此,自是以為她在自己面前終於按捺不住本性,便也莞爾道:「就憑妳的本事,還有誰鬥嘴能鬥得贏妳?」

  「若只是動動口便罷,天曉得還有誰會像是那個不長眼的說動手便動手呢?」如同江含與王如衣便是個活生生的前例。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撇了撇嘴道:「明韻姊姊可也曉得我個子矮、年紀小,怎麼樣也爭不過人。」

  趙明韻忍俊不禁:「怎麼,妳卻忘了妳該要是個大家閨秀、於禮上可是不能動手的。」

  馮梓容噘起嘴來:「這我自是記得,但千算萬算、總有猝不及防的時候,若是明韻姊姊可會怎麼辦?」

  「如若是我……」趙明韻停頓了會兒,像是把心中的想法給思考全了、這才說道:「梓容可要記得,能避則避,若是避不了、也只能認命。」

  馮梓容一愣,卻沒想到會從趙明韻口中聽到這樣的詞兒,便也道:「就算……像冬至那日,若是我命不好、沒了,也是沒法子?」

  趙明韻並沒有直接回答馮梓容的問題,取而代之的是嘴角浮出一抹閃現的苦澀:「妳瞧瞧我,若非待在安秀宮的最後這半年有妳在、我可是與從前一般都不與人說話的……上頭既有我爹這樣的天給撐著,那些人見我不願與人親近、也就不會無聊來找我麻煩,自然得提防著的事情也就少了。」

  馮梓容聽得心裡大有感觸,道:「我一直看著明韻姊姊,原以為姊姊只是性子清恬、還怕黏得姊姊煩,卻想不到姊姊心思如此細膩。」

  趙明韻聽了忍不住伸手敲了下馮梓容的頭,道:「我若嫌棄妳,怎麼還會願意日日與妳說話、又如同現在把妳帶離開萬元真那兒?」

  「噯?」

  趙明韻自然而然地解釋道:「萬元真她沒安什麼好心思,否則也就會在家裡頭乖乖待嫁、不會出現在這兒了。」

  馮梓容聽了可是滿臉疑惑:「但若她沒有帖子、又怎麼來到這兒的?」

  趙明韻抿了抿嘴,道:「那便算是趙家歷來的規矩。從前這樣的宴會也邀過萬元真幾回,自然而然這回也該送帖子出去、就是形式上走過一回,萬元真她合該以待嫁為由而拒絕的,但這回卻回了帖子說要到、也是讓嫂嫂吃驚了。」

  馮梓容理解地點點頭:「萬元真她將來畢竟是端王妃,若是待嫁期間還這麼不安分,將來入了王府可該由人怎麼說呢。」

  趙明韻道:「想來若沒有王府那頭的允許又或者家裡頭的指使,她也不會這麼做的吧!」

  馮梓容看著趙明韻微微冷著的臉色,表現出了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姊姊說了萬家人都沒安什麼好心思,可……萬元真如此,莫不是想藉著這次最後的機會,好拉攏宴會上的女眷?」

  趙明韻頓了會兒,道:「是啊,許是還想拉攏我們趙家──但這可被我給得罪了。」

  馮梓容表現地一臉擔憂:「可會對姊姊往後不好?」

  「不會,她也沒能拿我、或者拿趙家怎麼著。」趙明韻雖看著四下再無他人、僅有彼此的丫鬟在不遠處候著,依是壓低了聲音道:「梓容,過年後我的婚事便會正式向外公佈,就且先與妳說吧!我明年便要嫁入景王府了。」

  馮梓容眼中閃現過一抹驚訝:「明韻姊姊……」

  趙明韻看著馮梓容的眼睛,除了驚訝以外還有一絲擔憂,心裡也生出了幾分疼惜:「妳放心,我爹可是吏部尚書呢!入了王府以後、我可不會被欺負的。」

  馮梓容搖了搖頭,也壓低了聲音道:「卻不是擔心姊姊被欺負、別人還沒這個本事,就是擔心皇家規矩森嚴、又不若在安秀宮裡頭至少有幾個能談天的對象,明韻姊姊,娘說了女孩子出嫁以後便是入了另一個世界、我聽了幾回,卻覺得那是個……籠子。」卻是往後,她也要踏入那只籠子裡。

  趙明韻緊閉著雙脣一會兒,才道:「梓容,莫要為我擔心。」

  馮梓容搖了搖頭,道:「人家總以為能夠嫁得高門是好事、但我覺得能彼此相知相惜的人才會是如意郎君,這事兒我也沒敢跟人說起過……明韻姊姊,我真不知道王府裡的規矩如何、也不知道景王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我是真心想看明韻姊姊過得好的。」馮梓容在說這話時可誠心,不若她打從下了馬車、踏入趙府後、所有的一切都在做戲一般,如今這話可是發自肺腑。

  趙明韻勾起了嘴角,道:「原來我也有讓妳擔心的這天。」

  「姊姊恁地溫柔,是朋友都會擔心。」馮梓容這一語方落,便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對了,茹艾姊姊呢?今日怎麼沒看見她?」

  趙明韻道:「我便知道妳會提起她,這兒有條路、通往傍著趙府的別院,茹艾便在那兒。」趙明韻並沒有直接回答楊茹艾為什麼沒出席,而馮梓容看著趙明韻的表情藏得可深、也就沒再計較,只是跟在趙明韻後頭的腳步走了去。

  從趙府的後花園一處偏門走出去後還得走過一條窄小的巷道、再拐上一個彎兒才能到達楊茹艾所居住著的趙府別院。

  趙明韻一路上沒再說話、而馮梓容也不問,只是細細地盤算著接下來該怎麼辦。

  畢竟若是這時宮中來了消息、那她便沒能瞧清楚趙府的貓溺了。

  而那日清河王與自己說過,這回趙卓氏可會煽動著一干人等幫助皇帝送上的連環計,而如若是趙卓氏曉得的,莫非──趙明韻也曉得?

  而想必心向著趙府的趙卓氏對於皇家的幫助肯定僅止於翦除楊棟這人、而會護趙府周全,若是如此……

  馮梓容略略落在趙明韻身後半步,打量起這位朋友的目光也深了起來。

  莫非,趙明韻有意支開自己?

  雖是自己主動提起楊茹艾這茬兒的,但趙明韻卻近乎理所當然地將她帶離宴會會場,這不但在宴會上削了趙卓氏與趙王氏二人的臉面、也大大有違趙明韻平日最注重的禮儀!

  馮梓容想著,自己究竟該如何開口才能突破這個僵局、讓自己回到趙府院子去好應和皇帝所言的「隨機應變」,但正當她轉著腦子時,突見眼前轉角處跑來了一名神色慌張的丫鬟,一見著趙明韻便喊道:「三小姐!不好了!」

  趙明韻一皺眉、不覺加緊腳步迎向前去:「泮兒,好好說話。」

  那名名為泮兒的丫鬟渾身發抖,一見著趙明韻便撲通地跪了下去,道:「我家小姐她想不開、方才懸樑了!」

  趙明韻和馮梓容聽了大驚失色,尤其是馮梓容一眼便曉得那名泮兒便是楊茹艾身旁的丫鬟,當下也顧不得禮儀、先聲說道:「救下來了嗎?」

  泮兒可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也顧不得馮梓容是誰,便是直接回道:「救下了!腦子也還清醒、就是什麼話也不說!三小姐,您跟我家小姐感情恁地好!拜託您快去看看吧!」

  「行了,快帶路!」趙明韻語氣有些急促,催得那名泮兒也顧不得答謝,忙著從地上爬起來、也沒來得及拍拍裙子上的泥汙,便是轉身快步往院子那處走去。

  馮梓容心裡也急、又看得趙明韻神色發白,心中也已暗暗猜到皇帝所謂的連環計不若先前清河王所說、而是早在自己來到趙府的今日以前便已悄悄地送入趙府!

  可惡!

  馮梓容忍住自己想握緊雙拳的衝動,一面腳步也沒停歇著、萬般著急地直跟著泮兒與趙明韻進了楊茹艾居住的院子裡。

  楊茹艾的院子是趙府別院的偏處、是一座見方的小院子,裡頭就像是個小型的三合院,主屋是三開間,擺設看起來簡單、卻很識雅致。

  當馮梓容隨著泮兒與趙明韻一踏進去時便聽見了哭聲。

  楊茹艾的房門敞開著、外頭還跪有兩名奴婢,馮梓容見了心急、便是越過了趙明韻與泮兒跑上前去、還不忘向後一揮手將身後緊跟著的魚竹與方純留在外頭,那兩名跪在地上抽抽咽咽的奴婢她不認得、卻是走進了裡頭後看見一名總跟在楊茹艾身旁的安秀宮宮婢與一名不認識的婆子正在床沿的一盆熱水擰著毛巾、要替楊茹艾擦手擦臉。

  楊茹艾躺在自個兒的床上漲紅著一張臉、顯然是出了神地直盯著天花板,脖子上還有紫紅色的懸痕。馮梓容看著傻眼,眼眶也湧現了濕氣:「茹艾姊姊,妳究竟怎麼了?」

  楊茹艾眨了眨眼,又是好一會兒地才回過了神,啞著嗓子道:「梓容……是妳?」

  「是我。」馮梓容竭力地忍耐著自己的聲音、讓其聽起來較不那麼緊張,又問道:「茹艾姊姊,究竟是什麼事情讓妳想不開?」

  這時,泮兒與趙明韻也走進了屋子。泮兒讓那名婆子趕忙去煮壺養氣的茶來、又接過了宮婢遞來的毛巾,這晌又跪到了床沿替楊茹艾擦著冰涼的手。

  「我……」楊茹艾的雙眼紅腫,神色盡顯茫然:「梓容,我……看了信,那信……也給妳看看吧!」

  馮梓容一眼便瞧見一旁桌邊有兩封揉爛又被攤平了的信紙,這才猶豫了一下,伸手拿起。她一雙杏眼快速地掃過兩封信,一封是楊家家書、另一封則是來自孔家。

  楊家的家書寫得草率,指的便是楊棟被急召回京、恐怕有變故,還要楊茹艾得提起心眼兒看著、若有什麼事便求助趙家;至於孔家的信則是以孔家家主的名義書寫、也就是趙光本的姊夫,說是要與楊家退親一事,還說了這封信共謄寫成兩份、另一份已往楊家那頭送去。

  孔家便是那日楊茹艾提及、與其訂親的商戶。

  馮梓容看著眉頭簡直要擰成了結。

  且不說那日在馮家的聚會當中楊茹艾對著自己未來的訂親對象已然芳心暗許吧!這楊家出事、卻也還沒完全明朗的當下,孔家便捎信來說要退親、這對楊茹艾這小姑娘可是多麼大的打擊!

  她現在身在京城、不在家鄉,一個孤伶伶的少女只有身旁幾名丫鬟與婆子陪伴,可沒有親人能夠依靠,在如此狀況下孔家方得消息便立刻往她這兒捎來退親的信!

  這孔家勢力眼便罷,但若只是去信楊家便罷,這當下竟還特地捎了封信給楊茹艾、莫不是欺人太甚!

  馮梓容的眼底閃現過一絲憤怒,卻也迅速地掩蓋了過去、換成一副不知所措的神色:「茹艾姊姊,在這當下我也不好說些什麼,但妳可得想想、妳還有咱們!」馮梓容說著便是緊握住楊茹艾的手,試圖給予楊茹艾力量。

  楊茹艾只是牽了牽嘴角,沒說什麼。但臉上的苦色依是濃厚,雙眼的生機也很是薄弱。

  趙明韻也跟著看了那兩封信,她直接挑出了孔家的那封,而後便是冷冷地哼了聲,道:「這孔家見風轉舵的速度也忒快,可好險茹艾妳還沒嫁過去、白搭了下半輩子。」

  趙明韻的個性本是如此,然則如此一句「見風轉舵」卻似也是給楊棟判了刑──馮梓容將趙明韻的話攬在心底,暗想若趙明韻真是知情者,那麼楊棟的處境或許還沒那麼糟?

  畢竟在趙明韻的言語中可不見對情感深厚的楊家有所憐憫或者有其他的意思在,只說道孔家見了風向變急著轉彎兒,那麼……

  馮梓容可帶著困惑又害怕的語氣問道:「明韻姊姊,能跟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一面問著,她那雙眼睛還緊盯著楊茹艾不放、就像是怕她會趁著自己不注意又做些什麼傻事。自然的,她那雙手也還緊緊地包覆住楊茹艾的手、繼續給予她溫度。

  趙明韻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我問過爹、但他不與我說,只是昨晚我也見了楊家的家書,猜想可能是楊伯父觸犯了什麼、才讓朝廷緊急下詔讓楊伯父從邊關回京。」

  馮梓容腦子轉了轉,選擇性問出了幼稚的問題道:「我可能問問那位鞏柯氏?他家老爺可是兵部尚書?」

  「梓容,不可胡鬧!」趙明韻的語氣很是嚴肅:「這件事情再如何、我們都沒能插手!」說著,她藏於袖子底下的那雙手也握得老緊。

  馮梓容緊緊地閉著雙脣,又繼續勸慰楊茹艾道:「茹艾姊姊,祖父曾與我說過,朝廷上的事情瞬息萬變、任誰也完全無法猜透,茹艾姊姊的爹肯定是競競業業的,這趟回京只要把事情給說明白了、肯定也沒事的。」

  楊茹艾動了動嘴脣,道:「若爹他真糊塗、犯了錯怎麼辦?」

  馮梓容盯著楊茹艾的眼睛看、卻看不見任何知情的神色在裡頭,於是又忙勸慰道:「茹艾姊姊從前也說了、茹艾姊姊的爹往昔功績也不少,當今天子聖明,就算茹艾姊姊的爹一時沒能將事情顧慮得周全、肯定也還有轉圜的餘地!」

  楊茹艾苦笑道:「打從進到了京城、進到了安秀宮以後,我對家裡頭的事情便是什麼也不知道,就這樣愣是在京城裡頭胡混過日子、卻是對家裡一點用處也沒有……若我像明韻這麼厲害、或者如梓容妳這麼聰明,肯定也不會給楊家蒙羞。」說著,一直積在眼眶裡的淚水再也克制不住地流了下來。

  馮梓容的淚水也跟著在眼眶裡打轉兒,她趕忙用袖子將自己的淚水給擦掉,正要再說些什麼時,便聽得外頭一聲呼喊道:「大夫來了!快讓讓!」

  馮梓容一聽見外頭的聲音,便趕忙跳了起來站到了趙明韻身旁,一雙眼睛直盯著外頭另一名楊茹艾身旁的宮婢和她身後的大夫。

  趙明韻似乎是識得那名大夫的,一見著他便忙道:「大夫,我這朋友她家中逢了變故、得多勞煩您費心。」

  那名大夫提著藥箱,也沒顧得及與趙明韻行禮,只說了一聲;「三小姐請放心。」便是匆匆地替楊茹艾診脈、緊接著開起方子來。

  那大夫的方子才寫完吹乾,便被趙明韻吩咐一旁的泮兒去趙府的藥房取藥,等著煎藥的小半個時辰大夫又替楊茹艾施了針,直到藥煎好端來、盯著楊茹艾服下以後,這才又讓趙明韻使喚身旁的丫鬟帶他去找趙府帳房領錢離開。

  楊茹艾受了針、喝了藥以後便覺得昏昏欲睡,加上稍早那番折騰,待到她睡去以後便開始有了微微的鼾聲,這時馮梓容也才稍微放心下來。

  一行人只留了泮兒和婆子照料楊茹艾以後便是悄聲地離開。馮梓容看了趙明韻一會兒,正想問些什麼、卻是聽得趙明韻先開口說道:「茹艾這兒我會照料,只是妳今日畢竟是趙府宴會上的客人、我帶妳離開太久可不好,妳可快循著原路回去、莫要讓人發現自己離開太久。」

  馮梓容看著趙明韻似乎真想留在這兒照料楊茹艾、而非另有他意,便是面帶擔憂的應了下去,又隨著趙明韻指派的丫鬟回到了趙府的後花園當中。

  那時,她才悄悄地重新現身於趙府的後花園,然則趙府的園子裡卻不如自己想像的一般、如同方才自己離去時一樣人們三五成群相聚談天,而是大有另一層奇妙的氛圍在。

  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就她看著楊茹艾的這半個多時辰內,難道自己當真錯過了重要的消息?

  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魚竹與方純,見她們沒什麼反應、便也重新打起精神迎向前去。

  然則這才走沒幾步路、便發現趙府的大丫鬟甘兒找上了自己。

--

  碎念:珍惜生命!活到最後的才是贏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102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