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骸綱】以你為名的未來-01 (b)

作者:朔月│2019-12-01 21:40:51│贊助:0│人氣:16



│Summary
  「……骸。」
Attention
  同人 ‧ 完結 ‧ 長篇
  ⒈十年後僅到未來編設定,很多很多的私設與OOC
  ⒉偏正劇
  ⒊骸幼化有
  。建議使用電腦版或者手機瀏覽器觀看。
Relationships
  六道骸/澤田綱吉



│Note
  全文於2018/06/14完結,目前張貼的是第三修的版本。
  今年終於邁入最後一個月了……!
2019/12/01





  花了一點時間振作,綱吉認命地將今日的工作慢慢消化掉,閱讀文字的雙眼逐漸變得乾澀。當他感到睏倦停下動作,已經是黃昏的時候了。
 
  窗外一片橙紅夕燒渲染的天空十分美麗,輕柔淡雅的寂靜讓他出神眺望。首領辦公室有一大面採光良好的落地窗,採用最上級防彈強化玻璃製成。
 
  雖然每位守護者也都有這樣一個房間,但只有他的能直接看見毫無建築遮蔽的景物。
 
  「肚子好餓……」
 
  摸著空虛的腹部,綱吉嘆口氣。
 
  最近沒什麼時間好好吃飯,加上大病初癒,整個人看起來像吸血鬼一樣臉色蒼白,腰圍甚至縮到危險範圍以下……是該來點能消除疲勞的美味大餐,等會兒就來實踐吧。
 
  原先肚子還有點肉的,現在摸著簡直讓他想哭。一個二十幾歲的人還被叫豆芽菜,怎麼想都不是件好事。
 
  明亮的餐廳已經有許多人前來用餐,熙熙攘攘的空間內充斥著菜香。綱吉點了一份漢堡排套餐,那盤看起來十分可口的料理讓他想起以前奈奈常做的家常菜,頓時有些懷念。
 
  在他繼承首領正式開始工作後奈奈便和家光一同踏上環遊世界的旅程,彼此都很少見面。雖然有定期書信、訊息聯絡,但綱吉依然想念著熟悉的美味。
 
  端著餐盤選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同樣在享受晚餐的其他家族成員在發現他後只是興奮地交頭接耳,並沒有前來打招呼。這是因為如果每次吃東西都有一群人圍著的話他會尷尬到沒辦法進食,相同的事情發生幾次後便有了這樣的潛規則。
 
  綱吉在大部分家族成員心中是十分平易近人的。應該說,簡直溫柔得不可思議……如果用Reborn的話來講,就是溫和到近乎愚蠢。
 
  「十代首領!」
 
  在綱吉解決掉一半餐點的時候,他的友人兼Vongola嵐之守護者. 獄寺隼人,開心地在對面的位置坐下。
 
  「獄寺君。」
 
  「好久不見!您辛苦了!」獄寺一如往常十分精神地喊著,「真是久違了,能和您一同享用晚餐。」
 
  「是有段時間了。」
 
  彼此都很忙碌的情況下,上次見到獄寺已經是三個多禮拜前的事情。就連自己感冒時他都剛好在外勤中,綱吉還記得對方得知自己感冒後特地從外地寄了一大包感冒藥品回來,實在是費了不少心。
 
  「您看起來又瘦了不少,這樣可不行啊。」
 
  「啊哈哈……」無可反駁地乾笑,綱吉將最後一塊漢堡排塞進嘴裡,「沒辦法,最近比較忙嘛。」
 
  「話說回來獄寺君即使工作繁忙,身體也很健康,真是太厲害了。」
 
  「這是什麼話,我並沒有您想得那樣厲害!」獄寺驚慌地搖頭道:「您才是,即使忙碌依舊如此帥氣美麗!」
 
  帥氣美麗?這個形容詞確定是用在身上?
 
  綱吉決定忽視對方永遠偏心的稱讚。
 
  「您看起來很高興,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只是覺得這個很好喝而已啦,似乎換咖啡豆了。」
 
  「是那樣嗎?那我立刻去叫廚房多進購一點!」
 
  「不不不用!這樣就已經很夠喝了!」
 
  就在他努力勸說獄寺打消用公費進行私人採購的念頭時,另一位守護者也靠了過來。
 
  「喲,阿綱。」
 
  拿著熱飲在綱吉身邊座位坐下的,是Vongola的雨之守護者.山本武。他的穿著打扮很正式,領帶端正地繫好,西裝筆挺的模樣看起來就是會受女性歡迎的類型。
 
  思及此,綱吉默默在內心嘆口氣。
 
  自己被這麼多外表內在出眾的人包圍,卻是長相看起來最不起眼的……唉。
 
  「怎麼啦,為什麼嘆氣?」山本注意到那不自覺表現出來的喪氣感,有些好奇。
 
  只是想到自己不受女性歡迎覺得有點難過而已。當然綱吉不可能告訴他們,只好胡亂扯個藉口:「我在想關於骸的任務分配啦……」
 
  「骸?骸怎麼了?」
 
  「您是指這次任務的事情嗎?」獄寺看起來對於這個話題有些抗拒,但依然盡責擔任替首領排憂解難的角色:「對Ralph的那件?」
 
  「嗯。」
 
  「那傢伙嗎……」
 
  兩位友人的表情沉了下來。
 
  兩人的反應幾乎在綱吉應答的瞬間重合,帶點殺氣凝滯的氣氛讓他也變得緊張,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儘管如此他還是得繼續這個自己不小心扯出來的話題。
 
  「呃……山、山本,你知道這次的事件的詳細內容嗎?」
 
  嗚哇為什麼那副表情簡直像是下一秒要拔刀理論的樣子——綱吉在內心慘叫著。
 
  放下手中的熱飲,山本沉默了幾秒才開口回應:「你也知道交易是由藍波負責,是吧?」
 
  「是Reborn指定的,我知道。」說是為了讓他累積經驗、這個年齡應該要能獨當一面之類云云。
 
  「那Worcester家族有在私下研發禁藥這件事,Reborn有跟你說嗎?」
 
  「有……嗯?」什麼?
 
  似乎是看他一副茫然的神情,山本無奈地笑笑,「以前藍波常常拿在手上的那個火箭筒不是可以把人調換時空嗎?」
 
  「十年後火箭筒?」惹出一堆事情的那個萬惡紫色物體?「我記得那是Bovino家族代代相傳的東西對吧?」
 
  「是那樣沒錯。」
 
  獄寺沉著臉,「Worcester家族私底下研究的就是那個火箭筒的彈藥。」
 
  「他們想製造十年後彈藥。」他語氣平淡地陳述著事實,綱吉聽著覺得有些胃痛,而山本則接續解釋道:「目前為止僅有Bovino家族擁有技術的、可以說是他們專屬的武器,被別的家族胡亂使用去的話,藍波他們也無法坐視不管了。」
 
  的確,若是如此藍波會成為負責人也是情有可原,而Reborn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合情合理,只是綱吉不明白的事情又增加了。
 
  「這是那個首領主導的研究?」
 
  「名義上是。」
 
  「但實際上Ralph才是負責人與發起人。Worcester家族的現任首領並沒有牽涉其中——而代理人與首領的對立在黑手黨中也不少見。」
 
  獄寺與山本的輪流解釋讓綱吉逐漸拼湊出事情的來龍去脈,雖然對於兩人少有的默契感到微妙,但他也不打算吐槽什麼。
 
  「所以那場交易……」
 
  目光銳利的山本點頭,輕聲道:「主要是為了引出Ralph進行終止研究的談判。」
 
  只是誰知道他會幹出那種事情?
 
  輕嘆口氣,綱吉垂下眼。
 
  恐怕對方也是知道交易的目的才會放手一搏,雖然這種行為只能用愚蠢來稱呼。即使放倒守護者逃跑,根本沒辦法與Vongola對立的家族也不可能會有存活的餘地。
 
  「——可惡!」狠狠嘖了下,獄寺蹙著眉瞪視著窗外,「根本不該指望那種傢伙會長腦子!」
 
  雖然沒像獄寺那樣明顯地流露出不悅的情感,山本的神情依然冷若冰霜。如果眼神能殺人,恐怕此刻的Ralph早已殘破不堪了吧。
 
  「居然將大家傷成那樣……」
 
  「聽說藍波的情況已經在好轉了,等明天工作告一段落,我們去探望他吧。」
 
  除了這句話以外綱吉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充斥著怒火的氣氛讓他的雞皮疙瘩都快冒出來。
 
  話說回來與獄寺、山本兩人交情挺好的幾名家族成員好像一起被捲進事件中,也難怪兩人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BOSS。」
 
  就在綱吉打算聊點別的什麼轉移話題時,一名身著西裝的青年快步向他走來,微微欠身低聲說道:「來自Reborn先生的訊息。」
 
  「Reborn先生的?」
 
  獄寺頓時疑惑地重複了一次。他的困惑也不是沒有道理,因為Reborn很少透過別人傳話,而眼前的青年又是自己沒有印象的人。
 
  「你是誰的部下?」山本語氣終於變得比較柔和,沒像先前那般冷硬,「Reborn呢?」
 
  「Reborn先生正在趕來這邊的路上。」回應山本的提問,青年露出微笑,再度恭敬地欠身,說道:「我叫Wade,是Reborn先生的手下、Vongola門外顧問的成員。」
 
  「這樣啊……那麼,訊息的內容是什麼?」
 
  大概是自己感冒時新來的成員吧。聽說那時有個新來門外顧問成員,所以他才不認識。
 
  「十代首領,就這樣相信他沒問題嗎?」似乎不太信任Wade的獄寺微蹙著眉說道:「如果是外部的間諜……」
 
  「先聽他要說什麼吧,獄寺。」相較獄寺的多疑,山本顯得平穩許多。
 
  Wade輕聲開口道:「……霧守大人出事了。」
 
  「……哈啊?」
 
  「你說什麼?」
 
  面對同時響起的兩個疑問語句,他語氣沉穩地再度重複了一次,並解釋著:「今日下午至Worcester分部執行任務的六道骸大人出事了。」
 
  出事是什麼意思?
 
  那傢伙還能出什麼事?
 
  綱吉內心充滿驚愕與不解,難不成骸能做出比上次更超過的事?但即便如此也不會有人特別來通報啊。
 
  「六道骸那傢伙還能出什麼事?」替綱吉問出疑問的獄寺看起來不怎麼相信這個消息。他拍著桌面站起身,表情變得有些暗沉,「十代首領,這傢伙真的很可疑啊!」
 
  雖然他也同意獄寺關於骸的觀點,但光是這樣就說人家可疑也太武斷了些。
 
  拿起熱飲一飲而盡的山本擦擦嘴後跟著起身,臉上掛著微笑,「嘛,這種事情不太能說謊的。」
 
  「能說清楚點嗎?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次的任務Reborn先生派了幾名部門的人隨行觀察,必須嚴格監視活動進行……約莫十分鐘前我們接獲現場人員的通報。」Wade解釋著:「霧守大人所處的分部遭爆炸席捲,也沒辦法與他取得聯絡。」
 
  「……什麼?」居然是由門外顧問來進行監視,這任務似乎比他所想像的還要更重要。
 
  「但如果出了什麼事,庫洛姆不可能沒發現啊……」
 
  庫洛姆與骸可是有著非凡的聯繫與感應,她應該會是第一個知道的人才對。
 
  「十代首領,果然還是直接向Reborn先生確認比較好!」
 
  在獄寺直接掏出手機並往外頭走廊撥打電話的同時,山本也收起笑容道:「我去庫洛姆那邊看看吧。」
 
  見到這一幕綱吉忽然覺得有些感動。即使是不怎麼喜歡骸的兩位友人,在緊急時刻也還是關心他的。
 
  看著快速離去的山本,綱吉回過頭向Wade詢問道:「你能聯繫在現場的成員嗎?」
 
  「可以。請您給我一點時間。」
 
  Wade迅速地拿出通訊器撥打,然後交到綱吉手上,「現場派駐能聯絡到的人裡面,只有這位能立即連絡到。」
 
  檢查了一下聯絡對象,綱吉才發現那位青年無比熟悉——是認識多年的巴吉爾。原來他在那邊,如果是這樣,情況就真的不妙了。
 
  巴吉爾對事情的嚴重程度判別能力很強,連他也下了前來通報的指示的話……
 
  通訊器中傳來熟悉的嗓音,綱吉沒有多餘地寒暄便直接切入重點:「巴吉爾,骸怎麼樣了?」
 
  骸大人的情況目前還沒辦法確認。」
 
  隔著模糊的雜訊,巴吉爾的聲音不是很清晰,一種雖然微弱但聽起來像是雷電的劈啪聲不斷傳來。
 
  「你們沒事吧?」
 
  我們沒有大礙,主要是骸大人那邊……」他忽然停頓了一會兒,就在綱吉感到困惑要出聲詢問的時候,忽然傳來細碎的爆炸聲。
 
  「喂?巴吉爾?」聽起來感覺十分不妙。綱吉思考了下,又喊了聲:「巴吉爾?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了嗎?」
 
  「巴吉爾那邊好像發生了什麼。」將通訊器交還給Wade,綱吉揉了揉有些刺痛的太陽穴。
 
  為什麼偏偏在骸一人的時候……
 
  與其他守護者相比,藍波跟骸是他最不放心的兩個。現在這兩人一位在醫院的病床上,一位情況不明。
 
  「十代首領……」
 
  結束通話的獄寺表情凝重地朝兩人走來,那副模樣看起來得知的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Reborn先生說骸那傢伙應該是被Ralph攻擊,」他沉默了一下才接著說下去:「而且不排除被投放了未完成禁藥的可能。」
 
  「禁藥……Bovino的那個彈藥?」
 
  填裝在火箭筒裡面的十年後彈藥,十年前綱吉就為此飽受折磨。如此危險的東西要是真被其他家族研發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嗯?
 
  「這不是糟糕透了嗎——?!」
 
  要是真的被Ralph恰巧成功做出來骸不就完蛋了嗎!不只是骸、Vongola也會受到重創啊!要是跟原先的效力一樣那還好,萬一倒退了怎麼辦啊啊啊?!
 
  宛若世界末日般慘烈的表情透露出綱吉的驚慌,他捂著臉長嘆口氣,「怎麼會這樣……」
 
  對綱吉而言,骸當然是第一關心的。但現下他還有著Vongola首領這個身分,禁藥對家族以及黑手黨界的危害可能甚大,處理不好還可能演變成流血戰爭。
 
  「阿綱!」
 
  快步踏入餐廳的山本向他招著手,跟隨在後的庫洛姆臉色並不怎麼好。綱吉發現原先在周圍用餐的家族成員們都被獄寺召集到一旁,Wade則是繼續撥打通訊,不知道對象是誰。
 
  「庫洛姆,妳能聯絡上骸嗎?」
 
  「BOSS!……」聽到綱吉的詢問,她有些沮喪地搖搖頭,「不行,剛才在路上也試了好幾次……骸大人並沒有回應我的呼喚。」
 
  糟糕,太糟糕了。連庫洛姆也聯繫不到,情況真的有點不妙。
 
  「果然還是去現場吧,阿綱。」從口袋掏出手機的山本如此說道:「我讓司機把車開出來。」
 
  「嗯。」
 
  庫洛姆看著心情沉重的一群人,輕抿了抿唇,然後轉頭看向綱吉,沉默不語。
 
  趁著等車的時間,綱吉回房間取了X手套出來。
 
  雖然會需要他親自戰鬥的場合並不多,但帶著防身以備萬一總比雙手空空被襲擊好。更何況也不清楚現場情況,總得謹慎些。
 
  握著手套來到總部大廳,他看見山本跟獄寺已經蓄勢待發,庫洛姆手上的三叉戟透過燈光的折射顯得光滑且銳利,空氣中充斥著大戰前夕的緊張感。
 
  「走吧。」
 
  他說道,然後率先出了大廳。
 
  「十代首領,您對Ralph這個人了解多少?」
 
  獄寺問著綱吉,車窗外景物因高速變得模糊,路燈拖著長長的尾巴,看起來像是流星。
 
  「嗯……Worcester的代理人、禁藥研究負責人,大概是這樣。」老實說那份任務請求書上沒提到多少關於Ralph的資訊,可能是被Reborn抽掉了,「難道還有別的?」
 
  「Worcester現在能成為中型黑手黨,Ralph一家是功不可沒。」獄寺語氣平淡地說著,視線落在窗外。
 
  「Ralph的父親是從前的軍火商,母親則為一流殺手。而Ralph自己專門進行非法研究,透過販賣違禁物品賺取資金……Worcester的代理人權利其實在首領之上,Ralph本身即是首領,掌管了家族大部分的勢力。」
 
  「簡單來說就是再完美不過的黑暗黑手黨。」
 
  「……所以才只選擇Ralph嗎。」
 
  ……要處理掉的,只有太過突出的存在呢。
 
  「首領那邊怎麼說?」
 
  「默許。」獄寺說著笑了聲,帶了點諷刺,「也不能說他有錯,誰都不想成為傀儡。」
 
  車內的光線並不強,落在獄寺臉上讓五官變得更加立體深邃,看上去有些冷漠。
 
  玻璃倒映出面孔,綱吉扯扯嘴角,讓表情不要太過僵硬。
 
  約莫行駛了半個多小時,他們停在一幢看上去像酒館的建築前。
 
  「就是這裡。」
 
  與庫洛姆搭乘另一輛車較晚到達的Wade在下車後說道,摸出一張黑色的卡片,上頭有著燙金花紋,看上去十分華麗。
 
  「巴吉爾他們藏身的地方必須從這裡進入,請跟我來。」
 
  「這裡是?」
 
  身為首領的綱吉當然不可能知曉家族裡所有事務,加上門外顧問是十分特殊的存在,自己並不握有控制權,裡面的資訊他可說是幾乎不曉得。
 
  現在的門外顧問體制與十年前相差甚大。以Vongola為例,家族內部部門除了醫療、研究外,門外顧問也是其中之一,負責處理一些監察與偵查事務。
 
  率先步入裡頭的Wade回過頭朝著他微微一笑:「門外顧問的基地之一。」
 
  明亮的室內飄著淡淡的酒香,數位打扮休閒的客人落座其中,此起彼落的交談聲響徹。這是一座挺大的酒館,裝潢看上去很新。
 
  「請往這邊走。」
 
  領著他們來到後面的小房間,Wade朝著牆壁不知道做了什麼,面前便多出一條往下的階梯。
 
  再往下的空間瞬間變得寬敞,走了一分多鐘他們來到了盡頭。一扇十分破舊的木門出現在眼前,上頭有著各式各樣屬於光陰的刻痕。
 
  推開門後Wade率先進入半開放的空間,那是一座廢墟的正中間,屋頂都不知道去哪,現場一片狼籍,而方才與綱吉通話的巴吉爾居然倒在一旁。
 
  「巴吉爾!」
 
  「這裡看起來像被襲擊了。」山本語氣沉重,他繞著附近看了一圈後向庫洛姆詢問道:「骸那邊呢?」
 
  依然搖搖頭,庫洛姆蹲下輕撫著破損的武器碎片,輕聲道:「骸大人的氣息很不穩定,一定得到現場才能確認……」
 
  從這裡能清楚看見不遠處聳立的宅邸不斷噴出火光,恐怕那就是Ralph所在的Worcester分部。
 
  「雖然昏迷了,但氣息很穩定。」嶄露出冷靜沉穩的一面,獄寺檢查著巴吉爾有無外傷,「似乎只是被爆炸波及,沒有明顯傷口。」
 
  「是嗎……」
 
  「——Vongola的走狗!」
 
  忽然從四周湧出的數名西裝男子手上都拿著武器,從他們叫喊的內容不難判斷出是Ralph的手下。雖然早對這種場面有所防備,但沒有第一時間清查周圍的確是綱吉的疏忽。
 
  見到那群武裝分子山本立刻長刀出鞘,他擋在綱吉身前,大喊道:「是Ralph那群人!」
 
  「該死的!」獄寺怒斥,「一群混帳!」
 
  看來他們應該是潛伏在這裡等待我方人員到來,想一網打盡。遺憾的是,碰上了最大的獵物卻沒有足夠的戰力。在內心分析現況,綱吉護著身邊的庫洛姆,低聲下令:「這裡麻煩你們了。」
 
  「了解!你們放心地去吧。」
 
  山本一如往常,給了一個讓人安心的笑。
 
  他用眼角餘光撇向Wade,後者也回應了眼神,從腰間摸出短刀,擺出戰鬥姿勢,站在巴吉爾身前,不讓任何一名不速之客打破此刻的局面。
 
  僅僅數秒之間,綱吉一個橫踢踹飛擋在後面的敵人,拉著庫洛姆快速衝出去。在他們還未反應過來前,山本帶著火炎的劈砍便徹底摧毀去路。
 
  「BOSS、骸大人他的氣息、」被他拉著前跑的庫洛姆氣息雖然穩定,說話卻也斷斷續續,但終究是將話講清楚了,「忽然感應不到了!……」
 
  「什麼?」
 
  出了巷弄兩人來到寬敞的花園,從這裡開始就是宅邸範圍。綱吉謹慎地看了四周,確定沒有危險後才壓低音量開口:「妳確定嗎?」
 
  「是的。」
 
  她握了握手中的武器,「如果不是因為特殊干擾,那麼骸大人大概失去意識了。」
 
  那個骸會失去意識?綱吉無法想像畫面,只好繼續快步前進,並開口問道:「妳能知道他在哪嗎?」
 
  從窗戶噴出的火舌十分驚人,他完全不想了解骸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對付」這棟房屋。這麼大的火勢,一間一間慢慢找風險太大,總得有個確認的目標。
 
  庫洛姆閉著眼睛聚精會神地沉默一會兒,然後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應該是在……首領房間,看起來很寬敞。」
 
  「首領房間嗎……好。」
 
  綱吉觀察宅邸的外圍,最後下了決定,「我們從外面進去。」
 
  從外觀來看這間宅邸分為三大部分,他們所在的恐怕並不是主要地區。在這個世界生活這麼多年頭,綱吉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只會依靠直覺的少年,冷靜的分析絕對能省下許多不必要的體力花費,更能增加任務的成功率。
 
  「在這邊!」
 
  就在兩人繞過幾幢房屋的時候,庫洛姆忽然喊道:「這裡!」
 
  「咦?啊、庫洛姆!」
 
  她說完便側身鑽入屋舍的縫隙,叫不住人的情況下綱吉也只好跟了過去。
 
  一路左彎右拐後偌大的獨棟宅邸映入眼簾,綱吉不禁感到不解:怎麼會有人把主要地區獨立蓋出來?這不是擺明了告訴別人「這邊很重要」嗎?
 
  打破窗戶跳進屋內,綱吉循著樓梯上樓,才踏幾步便聽見響徹的爆炸聲,腳下的地面大幅搖晃著。難不成是骸引發的?
 
  想到這他又加快腳步。衝上五樓,眼前的走廊裝飾品東倒西歪,雕像碎片灑了一地,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奇異香味,他不禁皺起眉。
 
  「就是這裡了。」庫洛姆肯定地說道。
 
  前方僅有一扇高級木材製成的門扇,門板上一片歪七扭八的刮痕,中間還缺了好幾塊;從敞開的門內飄出的霧氣讓綱吉有股莫名的緊張感。他思考片刻,燃起了火炎。
 
  不知道是不是一併將內心的不安也點燃,他感覺思緒沉穩許多。
 
  伸手推開門板,然後他屏住氣息。
 
  眼前的畫面實在過於驚人。
 
  很明顯的這裡只存在一名活人。破碎的玻璃渣像是水花般噴濺一地,沒了屋頂的房間此刻映照著月光,黯然的光灑落在四分五裂的家俱上;房間的正中央站著一名男孩,他身邊被牆壁的殘骸包圍,仰頭望著月亮的模樣竟有著令人窒息的美感。
 
  但重點並不在景物有多懾人,而是那名男孩的身分。
 
  綱吉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那纖瘦的背影,因為多年前他也曾看過類似的場景。
 
  「骸大人……?」
 
  耳邊傳來庫洛姆驚疑的話語,綱吉握了握拳,然後邁步朝他走去。
 
  一步,兩步……來到了他身後,綱吉聽見自己發出聲音,語調不可思議的沉穩。
 
  「……骸。」
 
  ——六道骸。
 
  他親愛的霧之守護者的名諱。
 
  熟悉的名字從自己嘴裡流淌而出的感覺有些奇妙,因為在他的日常中,這應該屬於另一位英俊帥氣的成年男子。
 
  ——而不是眼前流著淚的迷惘男孩。



To Be Continued...
2019/11/3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87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家教同人|以你為名的未來|骸綱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ninih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骸綱】以你為名的未來-... 後一篇:【骸綱】以你為名的未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我很忙~~~
2/22 畫圖接龍(有興趣,歡迎光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