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2019】短篇小說──地球侵略計畫B

作者:帝六君│2019-11-30 22:07:06│贊助:4│人氣:97
  



  一名穿著學生白色短袖制服,深藍色百褶短裙,皮膚有些黝黑,一頭長髮綁著馬尾,身材高挑,臉蛋漂亮的女學生;依玲。

  來到五樓最後一間無人的教室內,對著站在門外一名穿藍衣短袖上衣,卡其色長褲的大叔一臉疑惑的發問:「你說這裡有手機?在哪裡?」

  「四處找一下抽屜應該有!剛才我在樓下有聽見手機鈴聲,現在外面變成這樣,多點資源很重要。」門口的大叔,是附近學校外開飲料店的大叔,她回覆依玲時,視線時不時都會瞄向她那雙修長的雙腿。

  「是沒錯,但我先去找班長好了!下次再來找也可以。」依玲察覺到他的眼神不對勁,於是找藉口想離開。

  但她才從座位間的走道往前走一步。

  大叔馬上走進來,迅速把門關起來鎖住,然後揚起嘴角,神情興奮的說:「想去哪?都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何不一起快樂一下?」

  「別過來!再過來!我要大喊了!」依玲見狀馬上一臉驚恐的後退。

  「大喊?喊啊!別忘了學校外面就是馬路,把外面的東西喊進來會有什麼後果?」大叔一步一步慢慢靠近,一臉不在乎的說著。

  「死變態!早知道就不救你進學校!忘恩負義!」依玲聽到這些後,差點忘記學校外面有喪屍,只能依慢慢後退,一臉害怕,但難掩氣憤的說著。

  「都什麼時候了,我才不在乎那些。」大叔一臉卑鄙的說完,隨即衝上前要抓她。

  依玲嚇的往後跑到講台上,躲在講台後面,想伺機跑去左手邊的前門逃走。

  「真是夠了!乖乖配合,要不然等一下是吃苦頭的。」沒能一把抓住她的大叔,站在講台下,露出不耐煩的模樣警告。

  依玲不想妥協,神情緊張的注意著他的動向。

  「──那個……讓一下!」然而在這時候,突然出現一名男子的聲音。

  依玲聽見後,嚇一跳得左看右看。

  「誰!在哪裡?」心懷不軌的大叔,更是慌張無比,但轉了一圈遍尋教室內外,完全都不見人影,讓他更是緊張萬分。

  但沒多久,依玲就發覺剛才的聲音就在她附近,雙腳前面也感覺溫溫的,疑似有熱氣,便後退到黑板前,低頭看下去。

  果不其然,一名身穿學生短袖上衣,和深藍色長褲的男學生,就在縮在講台下。

  這男學生名叫瑋,是依玲的同班同學,身高一米八,短髮,單眼皮,長相普通。

  「你為什麼在這裡?」依玲感到驚訝又不解,心裡更怕他和這大叔是一夥的。

  而大叔這才知道原來人躲在講台下,然後語氣凶狠的對他說:「給我出來!死小鬼!想壞我的事嗎?」

  依玲聽見他這說法後,才放下心中疑慮,感到放心。

  瑋也從裡面走出站起來,然後臉有點紅紅的,腦海中都是剛才近距離看著依玲修長雙腿的畫面,讓他難以忘懷。

  「雖然不知道你躲這裡做什麼,但現在你要保護我!」依玲見他一站起來就傻愣看著自己,連忙將他整個人轉正,然後有點緊張。

  被轉正的瑋,這時才回過神,然後側著頭對著依玲說:「我會在這裡,是一開始就察覺這飲料店大叔怪怪的,早上還看到他來間教室探勘,想知道他想幹嘛,所以提前躲在這裡等待。」

  「原來是這樣!謝謝!」身高一米七的依玲聽見後,看著身高比自己高的瑋,平時給人感覺漫不經心,沒想到心思如此細膩,剛好救了她,讓她有點感動的道謝。

  「沒事,我們都是同學。」瑋也沒想過會變成這樣,更沒想到能有機會近距離看女生的雙腿,雖然感到幸福,但對這道謝感到有些心虛。
     

  「──死小鬼!去死吧!」而沒想到會這樣的大叔,知道情況已經難以挽回,覺得自己可能會被趕出校園,於是拿起右手邊的椅子想砸瑋。

  但才一高舉,瑋馬上一腳踢倒講台,將他往後擊倒地,讓他頭撞到地板,下半身被講台壓住,手中高舉的椅子在落地時飛出。

  一連好幾聲巨響,也吸引到在其他地方的學生,紛紛開始往這間教室。

  而倒地的大叔,痛到一邊摸著後腦杓,一邊眼眶泛淚的哭著:「我的頭!痛死了為什麼這樣對我!反正都活不久了!為什麼要在那裡假正經!」
  
  「覺得活不久,怎麼不去外面死一死?還來這裡害人?」瑋走到他的右手邊,一臉狠樣的看著他。

  依玲小心翼翼的走到瑋身後,深怕那大叔還會作怪。

  與此同時,門前一前一後走進來一名男同學和女同學。

  前面的男同學,身高約一米六,身穿黑色短袖上衣,皮膚白皙,長相斯文,是瑋的班同學,翔。

  後面那名女同學,也是同班同學,名詩詩,身高一米七,短髮中分以粉色髮夾固定,也是一名長相亮眼的女學生,不過身材瘦了點。   

  「怎麼了?他做了什麼?」翔一進來,看見瑋和依玲一眼後,看見地上的大叔。

  「依玲怎麼了?」跟在後面的詩詩,看見依玲臉色似乎經歷過什麼,便開口問。

  「這大叔剛才騙我來這裡,想對我不軌!」依玲看見詩詩來後,抱住詩詩,驚魂未定得哭訴。

  「真噁心!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這種心思?」詩詩聽見後,一邊用手拍著依玲的背,一邊怒視著飲料店大叔。

  「是她笨吧!太相信人!」瑋忍不住看著依玲吐槽。

  「我才不笨!只是平常去跟他買飲料,覺得是好人,誰知道他會這樣。」依玲沒想到在這情況下會被說笨,感到委屈又氣憤。

  「女生的確是笨,總是以平常形像來看男人,男人這種生物本性是變態的。」翔雖然覺得這種時後說這些不太對,但還是忍不住插嘴。

  「說什麼!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還是你們也對我們意圖不軌?」詩詩不知道為什麼瑋跟翔要說這些,感到無言又不悅。

  「想是會想!但沒膽會做!」瑋聽見後,神情淡然的說著。

  「喂!你瘋了!這麼誠實做什麼?看一下情況好嗎?」翔見瑋反常的把心裡話說出來,感到困擾要他注意。

  「──你們別靠近我們!」瑋和翔得這些話,讓詩詩不禁也跟著抱住依玲往後退,一臉有些害怕得慢慢遠離他們。

  「抱歉!我的意思是要小心男人,趁著機會說一下,不是要對妳們做什麼。」瑋看見後,尷尬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手勢來解釋。

  「對!只會想!不會做!因為我們是同學!」沒想到會被誤會的翔,也馬上附和,只是說法仍讓人聽來覺得怪異。

  「沒事,我知道瑋不會對我怎樣,要不然也不會救了我。」清楚是誰心思細膩剛好救了自己的依玲,神情小害羞的看著瑋和詩詩說。

  「是嗎?要敢亂來!我會先踹你們的小弟弟!」詩詩聽見依玲這麼說後,雖然算放心,但仍氣憤的怒嗆他們兩人。

  瑋這才鬆了一口氣,放下雙手。
  
  翔則是不自覺以雙手互著自己的鼠蹊部。 

  「──你們這些死小孩!去死!」同時間,眼看人變多的大叔,見他們還自顧自的聊起來,雙手撐起講台,想把講台推往瑋他們,要攻擊他們趁勢起身離開。

  但才一推起,他的左手不小心手滑,講台落下撞到他自己,且這次是左邊先落下,所以擊中了自己的小弟弟,痛到他哀嚎:「──阿阿阿阿!!痛死我了!」

  然後連忙側過身,用雙手護著。同時講台滑躺在地。


  四個人看見他這樣,面面相覷了一下,都露出該對他怎麼辦的困惑神情。

  剛好在這時候,班上的體育健將──勇,拿著球棒從前門進來,他的身高一米七二,皮膚偏黑,身材健壯,頭髮微捲。

  四個人都看向了他,投射出感到希望的眼光。

  「怎麼了?為什麼那樣看我?」勇從他們的眼神,感受到一樣的感覺,不過因為過於突然,所以一臉困惑。

  「這大叔是變態!剛才騙依玲一個人來這裡。」翔率先解釋情況。

  瑋則突然低下頭,神情嚴肅的說著:「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的關係,遇上這種事,讓人難以抉擇,要是發生在晚上引來校外的喪屍,我肯定會毫不猶豫讓他死,但現在卻膽小了。」

  而這一番話,也讓翔、依玲、詩詩、勇的神情,跟著變得有點嚴肅。

  「該死!不至於殺我吧!」大叔聽見瑋的一番話後,忍著痛,把身體轉向正面,像毛毛蟲一樣在地上向前爬行,還不忘一邊碎念。

  他們五人看著這樣的大叔。   

  勇看了一下這樣的大叔後,看著手中球棒,然後說著:「我來吧!現在生活艱難,不團結就算了,對於任何拖後腿的人,就跟一把隨時會害死我們的利刃一樣。」

  「對他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酷。」瑋聽見他這麼說後,看著地上爬行的大叔,簡單扼要的補上。

  「你們女生先回教室吧。」翔看著兩人說出這些,感受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於是對著依玲和詩詩說。

  「真的……要下手?」依玲一臉覺得不忍又憂心的問。

  「走吧!就當他被感染了,留著也只會害到我們。」詩詩雖然也覺得殘忍,但在前幾天歷經的事,其實也差不多,便拉著依玲走出教室。

  
  勇看著她們出去後,拿起球棒朝著爬到後門,驚恐想打開們的大叔,揮了下去。

  
  接著,大約經過二十分鐘後,瑋、翔、勇三人,站在四樓男廁外的洗手台,洗掉雙手和臉部噴濺到鮮血,三人衣服也有部分被血濺到。
  
  剛才過程中,三人為了減少罪惡感,說好一人敲一下,輪流到那位大叔斷氣為止,所以三人不斷重複洗的手上與臉部的鮮血,神情也都相當沉重。



  ──這裡是中部某私立高職,在面臨畢業及將來臨,他們本來在上禮拜六來學校佈置場地,但同時也在這一天,全世界各地爆發喪屍病毒。

  被感染的人類潛伏期大約三天,被感染者初步猶如感冒,但同時眼睛酸澀,佈滿血絲,漸漸得先是四肢無力,沒行動力,最後會心臟驟停。

  然而離奇的是會重新復活,只是復活後會喪失心志、語言能力,視力變弱,眼白轉紅,但聽覺、嗅覺便靈敏,會攻擊人類;被直接攻擊得人,不到半天就會轉化。  

  而在爆發的時候,由於來學校的學生和老師不多,也幾乎無人感染,可以說是躲過一劫。但是多數人從新聞、手機直播中知道事情後,多數學生紛紛想回家去看家人,所以由幾位帶頭老師分批帶了一部份學生試著回家,但一去就再也沒回來。

  如今被留下的學生,加上門口旁守衛室裡的守衛伯伯,大約將近三十名,雖然同年級,但幾乎都是不同班級的。

  雖然情況絕望,但運氣好的是這些喪失白天幾乎無活動力,會怕太陽光,有網路影片就拍被感染的人,在陽光下皮膚漸漸變黑,模樣痛苦跑入陰影中。

  而最初爆發的那天剛好整天都是陰天,所以如今學校白天除了陰天外,多數人都在補眠,只有小部分人醒著在警戒,晚上大家都會一起守夜。

  且,學校有福利社,有許多麵包、餅乾、飲料和水。加上高職學校,本身有中餐和西餐大樓,裡面的食材冷藏室,儲藏有米、青菜、肉類等,暫時不怕沒東西吃。

  另外,透過電視新聞和網路媒體得知,用電、用水系統和通訊,都沒有大礙,只是每天的即時新聞和網路影片,都能得知人類在一點一點減少。

  各大媒體也猜測這波幾乎全球性的感染,全球人口少了三分之一。

  僅管很多人躲起來暫時沒事,也面臨缺水、缺食物的情況,每天都有人上傳白天去便利商店找食物的驚險畫面。


  而剛才的騷動還好發生在白天,喪屍幾乎不出來,但已經發出的聲音,可能已經吸引躲在學校附近喪失的注意,晚上可能就不妙了。

  所以當他們三人洗完手後,翔感到擔憂的對著瑋問:「今天晚上感覺有點危險。」

  感覺不會的勇,拿著洗好的球棒,一臉天真的說著:「應該不會吧!前天瑋叫我們用糞水淋校門口,還有較矮的牆邊和後門後,喪屍就沒敢靠近過!應該不用擔心吧?」

  瑋低著頭,神情擔憂的說:「還是得謹慎,畢境那些化糞池挖出來的,會被曬乾沒味道,下雨的話也會被沖掉,而且就算今晚沒事,我們的食物終將會吃光的,外面的喪屍卻一天一天變多。」
  
  「那怎麼辦?」勇聽到這些後,感到有些驚慌的問。

  思考防禦問題的翔,看見放在洗手台上右側的水桶後,想到:「關於防禦,我們能拿一些水桶裝糞水,然後找個像雨傘的東西遮蔽陽光,能防曬防雨,應該能撐很久。」

  「好辦法,只是在這個節骨眼,會做事的人不多,真頭痛。」瑋覺得是好辦法,但一想起明明是必須團結的時候,卻難以叫動其他班級的人,感到困擾。

  「而且又要去挖屎,更沒幾個想做。」勇一想起前天去開化糞池的孔蓋,還有過程就不禁覺得噁心。

  「說點謊吧!以恐懼讓人們有一致的目標。」翔覺得可以說點小謊,以恐懼來達到目的,在這個艱辛的環境,團結是必須的,不管過程是什麼。

  「讓我來吧!我有辦法。」瑋一聽到翔這麼說後,馬上想到辦法。

  

  
   ──五分鐘後。

  瑋、翔兩人走到一樓廣播室內的廣播機台前,一人拿著一隻手機,點開他們之前為了能即時連絡而建立的群組。

  而勇,自己一個人先去處理剛才翔所說的強化防禦事項。 
  
  「打擾了!接下來有很重要的話,請花時間聽我說。」瑋點下全群組名單通話功能,邀請全部的人,然後打開擴音,僅管沒有所有人都出現,但瑋還是開口說了。

  瑋身旁的翔,也用他的手機點開群組進入,打算適時的助攻說服他人。

  「──可惡!為什麼就我先在這裡弄,體育生就只能當苦力嗎?」

  與此同時,人在廁所後方化糞池邊的勇,把手機放褲子口袋,然後連著耳機聽,一面拿著水溝剷撈份水進水桶,一面抱怨道。


  而這時遠在東南方約五百公尺遠,位於中餐大樓內,正在準備中餐的依玲,突然以緊張的語氣發問:「怎麼了嗎?你們三個沒事吧?」

  「那傢伙還在嗎?」跟依玲一起的詩詩,也接著問。  

  「我們沒事。」只想著要說服大家的瑋,聽見兩人的接連問話後,感到尷尬。

  「沒事,那傢伙不在了,不要想太多。」翔看見瑋的表情後,馬上以平和的語氣說明,希望其他人聽見別太在意。

  依玲和詩詩聽見後,面容沉重的互看著,沒再說話。

  但是,這吸引了和守衛伯伯一起待在守衛室,看校園各處內外監控的班長──明,注意,以困惑的語氣發問:「──什麼意思?誰不在了?」

  「是飲料店大叔離開了,過程不重要,總之現在我們要團結。」瑋怕其他人會知道他們三人殺了人,可能會對他們產生恐懼,所以輕描淡寫的說著。

  「對!接下來,需要大家的幫助,要不然很難面對困難。」翔在一旁附和著。

  但是,班長仍棄兒不捨的追問:「不說發生什麼,怎麼團結?你們打架了吧?剛才發生的聲響,就是你們嗎?」 

  討厭班長的瑋,忍不住一臉厭惡開嗆:「你很煩!讓不讓人說重點?平常很會讀書,遇到事情卻不知所措,當初沒有勇先出來打進校園的喪屍,還有我想出用糞水來防禦,你能活著說話嗎?」

  「看來,你真的很討厭班長。」翔見瑋突然暴怒,嚇了一跳,在旁邊小聲說道。

  但這話,也讓班長聽到了。

  「當時的我的確沒用,但我是班長,有義務保護同學,有義務知道真相。」班長聽見這些後,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後說著。


  「當你是法律嗎?外們警察都難自保了,想知道是嗎?我們剛才殺了──」

  瑋聽到他搬出頭銜來,更是生氣的想把一切說出來,只是沒能說完,翔就把他的手機搶過去,覺得誇張的說:「你瘋了嗎?」

  瑋看著手機被搶去,深呼吸一口氣後,模樣平和許多的看著翔說:「沒瘋,只是覺得平時可以忍,因為生活要繼續下去,但如今是隨時會死的生活,沒必要去忍著那些平時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  

  「去你媽的班長!聽一下別人想說什麼會死嗎?沒人想知道你在乎什麼。」翔看見他這樣後,突然對著手機怒喊。

  而兩人的對話,群組內的大家都有聽見,班長也突然傻了,第一次被這樣罵。

  「──嗯啊!啊!啊!啊!啊!嗯!」接著,突然傳來令人害羞的女人呻吟聲,群組上面顯示的ID是沛潔。

  「──呵哼!爽!一群魯蛇!再不爽就等死!」接著,還突然出現一個ID權的男子喘息聲,然後說著。

  所有群組內的人都嚇傻,而這聲音是四班的情侶,躲在通識大樓最高樓層,給觀光科練習,裝潢成旅館的房間內,進行愛的進行式,而且已經做了很多次。

  翔嚇得以群組管理權限,把他們兩人踢下線,才平息這份突然的尷尬。

  「──原諒我用這方是說話。」瑋眼見這種情況根本難以說重點,從翔手上拿回手機之於,按下廣播機台上的廣播擴音鍵,然後對著麥克風說。
 
  學校的擴音大聲到附近幾百公尺都能聽到,嚇得班長連忙從群組中驚問:「瘋了嗎?是引更多喪屍過來害死我們嗎?」

  就站在瑋旁邊的翔,雖然一來這裡就有預感可能會這樣,只是沒想到真的做了,讓他不禁看著瑋感到無言的笑了一下。

  其他人,還有正在補眠的人,也嚇得紛紛從手機那頭抗議,但瑋馬上案下結束通話,不想在聽他們的怨言。

  感覺雖然很自私的把自己和他人逼上絕路,但在這看似還能活著的日子,就只是逃避面對現實,雖然也沒人說不能逃避,但在感覺殺了那位大叔後,就覺得世界不應該繼續無視該無視的東西了。

 
  接著,瑋透過麥克風說:「我不會道歉,因為接下來是關乎我們的存亡,還有人類的未來。這場浩劫一開始我們都覺得不真實,就像長年看著喪屍主題的電影、小說漫畫之類的,但他真的發生了,而且我知道兇手是誰。」

  同時間,他們所處的廣播室外,許多又急又快跑步聲,漸漸逼近,不少人都跑到廣播室門口,想要阻止。

  但翔他們一進來就把門給鎖了上去,所以翔在裡面靜靜的看著他們,而原本看似激動的同學們,也因為瑋說的知道兇手是誰,看起來緩和不少。

  「──兇手不是地球上的東西,以現今的狂犬病,和外國近年流行的鹿僵屍病毒來說,都只是在發病期間會有不受控的行為,但不全部都有攻擊性,也不可能有病毒能完全掌控精密的人腦來進行行動。」

  說完這些,瑋從自己的手機內,從知名Y開頭網站,上傳了好幾段影片上群組,從影片封面中出現一個明顯帶有啤酒肚,但看起來不胖的光頭外國男子。

  「──你真的瘋了?」翔聽了也很意外,原本以為只是要利用共同恐懼來達到目的,卻扯出他不知道的事。

  不過這時翔也收到通知,看著手機。

  瑋看了翔一眼,以眼神示意要他看手機,然後轉身對者麥克風繼續說:「大家看一下,這外國人,自稱外星人通靈人──巴夏。一開始我也不太相信,但從他影片鐘的談話,真的讓我感受到奇特的能量。」

  「都什麼時候了,什麼跟什麼!」翔看見他說出奇怪的話,露出難以理解的神情。

  瑋知道說這些很難讓人理解,但依然想讓大家知道實際情況說著:「雖然我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感受到;之前我透過某個激發人稱第三眼──松果體的音樂,得到一次激發,那種感覺就是靠進眉心的額頭裡面,會感覺像是麻麻癢癢的,我自己是這樣,但聽說有人會頭痛,我是沒感受過。」  

  門口外的依玲、詩詩,還有其他人,都專注的看著影片。

  難以理解翔看了他們一眼,也點開影片,看著裡面的光頭男,介紹自己是來自未來的外星人,是居住在一顆名為艾尼莎莎的星球。

  而且影片裡面他是坐在一個高台上,台下有很多聽眾。

  翔聽著這些,根本不相信,但聽著聽著,的確覺得額頭出現難以形容的感覺,這是人生第一次,讓他感到驚訝不已的瞪大雙眼。

  而瑋也繼續說著:「這傢伙說得話,有些難以理解,有些卻相當有智慧,我從沒看過任何透過電視傳教,或達賴什麼、梵帝什麼,自稱神靈附身的乩童之類的人,能向他那樣,散發出能激發松果體的能量。」

  只是這一番話,讓翔難以理解,一邊看著影片中的巴夏訴說他是為了讓人類更昇華而來,讓他不禁困惑的看著瑋問:「所以,他不是好人嗎?」

  瑋聽見後,一面繼續解說:「他從三十幾年就開始跟巴夏有連結的,許多影片說的內容很有道裡與智慧,甚至提到人類起源。但,回到出發點,不管是什麼生物,除了玩樂、與本身願意分享之外,任何行為都是有目的的。」

  翔一面看著影片,一面詢問:「所以,目的是什麼?」

  瑋把他所認為的說了出來:「他是三十幾年前開始,影片中能看得出他有很多聽眾,這是他們最初的計畫;培養一群認為外星人是友善的人類。哪天有需要,這些人絕對會認同並服從,就如同傳教一樣,培養自己的信徒。」

  翔點開第二個影片,內容提及,人類基因是由五種外星人,加上兩種混種外星人,混合之後所產生,這些讓他不禁感到有點恐怖的說:「若是真的,感覺也挺恐怖的。」

  聽著翔的半信半疑語氣,瑋也不意外,但他還是繼續說下去:「第一步是培養信徒,期盼人類社會能出現智慧與眼界跟上他們的存在,但他們若真的想人類好,為什麼不直接去影響領導國家的人?」

  而說到這裡翔又點開另一段影片看到,讓他困惑的說:「可是,這巴夏好像說,他們有什麼宇宙法則,他們不能直接干預。」

  瑋聽了之後,直接打臉說道:「那他為什麼要通靈在地球找信徒?而且他還說過,美國政府有跟小灰人簽訂過什麼協議。」

  翔聽見後,反思了一下的說:「對耶!感覺矛盾了。」

  瑋又用自己的手機,上傳了一個影片網址,然後說著:「而如今我們面臨的狀況,就是他們的第二步計畫──肅清。喪屍是近十年一直以來的熱門題材故事,我們都認為不可能發生,如今的現實,就跟這影片中疑似外星人所為。」

  不論是翔,站外面的幾個同學,都從影片畫面中看見在一個街道上,一群喪屍之中,走出一個身高較矮小,眼睛圓又大,頭上長著像是觸鬚的特異人形,像是能操空被感染的喪屍一樣,他往哪走,那些喪屍就跟著。

  翔看了很驚恐的發問:「這是真的嗎?」

  瑋表情嚴肅,語氣遺憾的回答:「我也不想相信,但就如同巴夏自己曾說過的訊息,適合地球長期發展的人數,約五億,但光我們對岸就遠超這數字了。」 

  「等等!你為什麼知道?」聽完這一連串的話,翔皺著眉頭看著瑋問。

  「──因為,我是天龍星人!」瑋見狀,突然鼓起胸膛,展現自信的說。

  「那我可以殺你嗎?」翔聽見後,一臉懷疑的語出驚人。

  瑋嚇到連忙澄清:「別衝動!我是開玩笑的!我只是普通人類,是看到這疑似喪詩外星人的影片後,想起看過巴夏的影片,然後一一分析。而且這通靈人住在美國人,現今美國也有感染,但卻離奇都只發生在美墨邊盡。」

  「所以,現在能做什麼?」只是就算知道真相,仍讓翔不知道未來該如何。

  瑋聽到這問題後,神情沉重的說:「只是要把真相讓更多人知道,也要努力反擊,他們的這項計畫,應該是在人類數量降到安全值後,以救世主的模樣降臨地球,把他們自己設計出來的喪屍外星人帶走,或消滅,讓人類感激他們,合理統治人類。」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他們有飛碟,還能把意識傳導給人類,早就是超越我們的存在,應該能更直接一點吧?」只是翔聽了,感到更是無法理解。

  瑋聳了聳肩,也無法理解的說:「我也不知道,大概真的有什麼法則之類的,他們的想法,不是我們人類能知道的。」

  翔聽見後,感到毛骨悚然又厭煩的念著:「煩!好煩!生活已經不容易,為什麼還要顧外星人?」

  瑋語重心長的盯著一旁地上說:「大概是人類太醜陋吧!在古文明中他們扮演神創造人類,期盼人類能出現跟他們一樣智慧的生物,但現今的人類社會根本不可能,所以他們決定重回神位。」  

  「根本絕望!哪有可能反轉這種情況?」翔把手機放入口袋內,一臉沮喪著說著。


  「他們最後一步,就是從某影片中透露的,他們的基因不適合生存在地球,所以他們想從那些信徒中找一些女性當母體,培養出適合地球生存的後代。」

  當瑋說這些時,翔剛好看到一個影片後面的片段畫了許多艾尼莎莎人的樣貌,長得很像小灰人,只是皮膚偏藍,但同樣就是光頭,眼睛黑的又超大,每個都長得差不多,看著看著令人覺得恐怖,而且還有描述與人類混血的樣子,就算有頭髮,依舊是那種大黑眼的模樣。

  這些畫面,令他不禁感到恐怖的說:「不是我想歧視他們長相,但若未來人類變成這樣,感覺就已經不是人類了。」
  
  「所以我決定了自己的死法!不想活下來,結果被外星人統治;晚上我會第一個出去,引開學校周圍的喪屍,你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瑋對著麥克風說完這些後,往門走去,打開門鎖走出去。

  站在門外的人看見他出來後,有幾個露出不相信的神情,幾個是討厭他的模樣。

  但當瑋在往前走一步,所有人紛紛讓開一條路,瑋便走往中廷上樓,要去調酒教室拿酒當燃燒彈,和校長室拿掛在牆上的武士刀,準被突圍的東西。

  而依玲和詩詩兩人四目交接之後,從猶豫的表情,變成堅定的模樣點頭後,也一起跟了上去。

  只是就在這同時,天色突然暗下,還刮起一陣大風,當他們覺得怪異的抬頭往天空看,發現了一台巨大的飛行物出現──




















  此篇單純以現實生活若真的有喪屍出現,為發想而寫。全文,以戲呈現,畢竟喪屍主題要一邊打鬥,一邊完整解釋,對短篇來說有點太難。

  另外,文中喪屍情況雖為虛構,但巴夏是真的存在,在亞洲可能比較少人知道,網路搜尋都有他的談話影片,是一個很神奇的傢伙,不過有些有翻譯問題,可能也很難清楚理解。

  看完的人不論你本身是否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此篇也不是想把巴夏導向什麼壞的存在,只是剛好劇情需求,畢竟這種神奇的通靈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而且,就把他當真的,真的要去想他的目的為何?

  然後,為避免有些爭議,所以在此聲名。不論你的觀點為何,怎麼去想,真的去搜尋影片來看,請保持一個觀念,不論你認同巴夏與否,或是對激發自己的松果體有興趣,想提升心境、智慧,你的肉體還是個人。

  最後想像一下,就是若哪天真的外星人打算侵略了,依我們人類現在社會與科技,根本難以團結與對抗,希望有生之年都不要遇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76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朝和
「人類發明了原子彈,而老鼠絕不會製造捕鼠器。」
外星人看到廣島長崎就不敢來地球了

11-30 23:06

帝六君
[e18]其實外星人更頻繁出現,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羅斯維爾飛碟墜落事件,延伸出美國在那附近建立了五十一區。還有美國海軍在南極的背飛碟攻擊事件,都是二戰丟了核彈之後的年分發生。
有興趣網路都蒐得到,不過也不用想太多,畢竟生活還是得過~12-01 21:45
藍筆猴魚
好久不見。很有趣的小說。[e19]

12-01 03:22

帝六君
[e12]有趣嗎?謝謝~
總覺得自己寫了有點奇怪的東西,不過也算把自己的疑慮當成故事寫出來,算是一種發洩吧~12-01 2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iss520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2019... 後一篇:【音樂分享】描述『自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殤魘系列 (0)
殤魘-啟示錄《完結》 (21)
殤魘-原罪《完結》 (20)
殤魘-三千世界〈休〉 (4)

【黑色神話】我是牛魔王〈暫停〉 (6)
【2017】我是牛魔王 (7)

【2018】我是牛魔王 (15)

Dream Battle〈單篇完〉 (3)

第六號謊言與面具〈暫完〉 (8)

【奇幻輕小說】黑月領域〈休〉 (6)

憶靈者〈暫完〉 (6)

【穿越】我家有個朕〈休〉 (1)

【奇幻】龍與狐 (9)

麒麟使 (3)

【奇幻】仙狐傳〈完結〉 (42)
仙狐傳二-暫停 (37)

【愛情】東帝與鳳〈黑歷史〉 (23)
【輕小說】神的故事〈完結〉 (14)

【奇幻】絕望騎士與希望公主〈完結〉 (27)
【奇幻】尋找我們的故事 (8)

【奇幻】魔王之心 (8)

【不科學愛情】看見你〈完結〉 (14)
過去篇 (2)

【奇幻】狼願 (4)

【網遊】心劍世界〈完結〉 (47)

屍世紀 (0)
絕望與進化起源 (3)

短篇小說 (76)
【神風流】創世神話〈完〉 (4)
【神風流】創世神話外傳 (8)
【短篇連載】言靈師〈暫停〉 (7)
【短篇系列】天界樹〈沒靈感〉 (11)
【短篇】白龍子〈完〉 (3)
【短篇連載?】半魔王日記〈休〉 (3)
【短篇】Ω光之獵人〈完〉 (3)
特別短篇 (1)
言情短篇 (3)
音樂小說 (1)

詩集散文區 (0)
新詩 (3)
散文 (3)

【委託繪圖】小說人物 (5)

短篇其他 (0)
男人小說 (1)
惡搞短篇 (1)
勇造小說 (3)

仙狐傳〈黑歷史〉 (11)
【是古公會】仙狐傳-花憐月 (1)
【重製短篇】仙狐傳〈休〉 (3)
投稿篇 (2)

日誌 (18)
電影介紹 (1)
音樂分享 (7)
活動文 (2)
圖串 (1)

未分類 (0)

a86189642獨立遊戲
募集測試玩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