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從前,造物主創造的我們-11

作者:稀哩嘩啦なUiKen│2019-11-30 19:57:32│贊助:2│人氣:10
  「潔西卡,往妳那裡去了!」男人大喊的聲音迴響在漆黑的教堂裡。

  「臭老頭,你就不能好好的吸引住牠嗎?該死。」

  夜深人靜的深夜裡,在這人煙稀少的寂靜村莊教堂處不時傳出了槍枝發射的聲響。

  「你們這些凡人,竟敢來打擾本大爺,看我怎麼收拾你們。」一隻全身長滿漆黑獸毛的人型野獸靈活自如地穿梭在教堂的梁柱間。

  「這句話我聽夠多了,但是至今又有誰真的收拾掉我了呢?」男人嘴裡叼著香菸一派輕鬆的舉起雙手緊握的手槍專心瞄準著野獸。

  「你們這些獸化人才是,可以不要再給我添麻煩了嗎?每次要狩獵你們這些野獸可都累得半死啊,我的年紀也不小了。」男人把嘴上抽到一半的香菸往一旁吐後繼續將視線緊跟在野獸身上。

  「哈哈,我想起你是誰了,這不是曾經大名鼎鼎卻不知從何時起突然消失的殺手-提門嗎?原來是成為爸爸了啊?」

  「閉嘴,這個人渣才不是我的爸爸。」少女-潔西卡舉起雙手緊握的手槍朝著野獸不斷發射。

  「潔西卡,冷靜!」提門大喊,在僅有月光照射的漆黑教堂裡,一旦視線跟丟了野獸的位置,僅剩下從聲音來判斷,但這最後的手段也被潔西卡的槍聲給毀滅殆盡。

  「小妹妹,妳應該要聽妳爸爸的話,哈哈哈。」野獸沐浴在透過玻璃窗照射進教堂裡的月光之下盯著潔西卡。

  「你要我說多少次,這個人渣才不是我的爸爸!!」被激怒的潔西卡在換了兩把手槍的彈匣後繼續地對面前的野獸開槍,但是野獸稍微後退了幾步離開月光的照射,便再次消失在漆黑之中。

  「可惡,躲到哪裡去了?」潔西卡停下扣板機的手指環顧四周。

  「冷靜,好好思考。」提門放下雙手深吸了一口氣。

  「這種時候你要我怎麼冷靜下來好好思考!?」潔西卡不斷的轉身環顧四周,不讓自己的視線有任何的死角被趁虛而入。

  「呦,小妹妹,妳的身上發出的恐懼的味道,聞起來可真可口啊。」

  野獸的手從後方輕撫著潔西卡的肩膀,被驚嚇的潔西卡大叫了聲後瞬間轉身朝身後連開了數槍,但是野獸早已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要躲躲藏藏的,快給我出來受死!」潔西卡再次為手槍換上彈匣邊警戒著四周、絲毫不敢鬆懈。而提門緩緩地抬起右手集中精神要從眼前的黑暗之中找出野獸的位置。

  寂靜的教堂裡,僅剩下夜風吹拂的聲響。

  砰!砰砰!!

  突然,一聲、兩聲、三聲的槍聲劃破了現場的寂靜。槍聲的源頭並不在潔西卡或提門抬起的右手,而是來自提門始終垂下的左手。

  「你…怎麼…」在提門的身後野獸與帶著利爪揮出一半的右手停止了動作。

  提門的左手反手握槍、用拇指扣著板機,精準的射中了野獸的右手肘、肩膀與咽喉。

  「真是遺憾啊,不論是殺人的經驗還是與獸化人戰鬥的經驗,我都遠遠高出了你好幾截。」提門收起雙手的手槍插回腰間的槍袋後從口袋裡拿出菸盒並掏出了一根香菸叼在嘴裡。

  被射穿咽喉的野獸痛苦的倒在地上。

  「要猜測、甚至是預知你的動作,都輕而易舉。」啪嘰,提門拿出了枝打火機點燃叼在嘴裡的香菸。

  「這樣,就又解決一隻獸化人了。潔西卡,回去吧。」提門抽了一口嘴裡的香菸呼喚站在前方的潔西卡,潔西卡緊繃的狀態也終於能放鬆下來。

  「你就不能早點解決掉他嗎?只要有任何差錯,我們都有可能會沒命的。唉-。」潔西卡鬆了口氣後收起手上的兩把槍走向提門。


 
  「喂,小鬼。」

  在人聲吵雜的大街旁的巷道裡,一名孩童全身瘦弱、雙眼空洞、無力地倒在地上,等待身體終於因為飢餓與營養不良而能和這個對自己不友善的殘酷世界道別。突然,一名戴著牛仔帽、腰上還掛著兩把手槍的男人站在孩童的面前。

  「……。」孩童沒有任何反應,全身瘦弱的孩童甚至連抬起頭觀看眼前陌生人的臉龐的力氣都沒有。

  「喂,小鬼,你渴望死亡嗎?」男人蹲下身低下頭注視著孩童空洞的雙眼。

  「食…」孩童用盡全身的力氣發出微弱的聲音。

  「嗯?」

  「食…物…」

  「肚子餓了嗎?」男人歪了歪頭盯著孩童消瘦的臉孔後從衣服裡掏出了一塊麵包拿在手上,孩童的目光瞬間被麵包給吸引了。

  「想要嗎?只要你回答我就給你。小鬼,你渴望死亡嗎?」

  「食…物…」孩童用盡全身的力氣抬起手臂想拿走男人手上的麵包,但沒撐多久便又無力的垂下。

  「真是的,這樣可沒辦法繼續啊。」

  男人揹起了地上的孩童,對孩童來說完全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感覺到的只有臉頰碰觸的不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男人溫暖雄壯的肩膀。


 
  「潔西卡,我們到了,該起床囉。」馬車喀噹喀噹地走著,在馬車裡提門叫醒了坐在對面閉上眼熟睡著的潔西卡。

  「姆……」潔西卡緩緩張開惺忪的睡眼揉了揉。

  馬車在一棟豪華的貴族大宅前停下來後,提門與潔西卡兩人走下馬車。

  「傭兵大人辛苦你了,每次都是這麼危險的任務。」

  「還不是因為只有這種任務時才會來找我。希望我不用再坐您的車了,哈哈。」提門無奈的苦笑。

  「如果傭兵大人不再坐我的車,國家裡的貴族們可要傷腦筋了呢。」

  「真是的,每個傢伙都這樣只會把別人不想做的危險事情全都丟給我。」

  「也只有傭兵大人才能完成這些任務了。」

  「我也該找個寧靜的地方好好安享天年了。」

  「那可不行啊,如果傭兵大人不再活動,就沒有人可以處理那些逍遙在外的危險分子了。」

  提門與坐在馬車前頭駕馭著馬匹的馬扶開始閒聊,潔西卡只是無聊地將背倚靠在馬車望著天空發呆。

  「該走囉。」與馬扶小聊片刻的提門朝潔西卡走來,並帶著潔西卡一起走進眼前奢華壯麗的貴族大宅。

  提門與潔西卡走進大宅裡的一間房間,房間的窗邊站著一位從穿著便彰顯著自己身分與地位的高貴服飾的貴族背對著兩人看著窗外。

  「聽說你這次也完成任務了,真了不起。」

  「真是的,每次都是這種任務,我差不多到了該退休的年紀了。」提門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抱怨著。

  「可別忘記你虧欠這個國家多少。你犯下的罪刑可是到你死都償還不完的。」站在窗邊的男人轉身用銳利的眼神盯著提門。

  「廢話就到此為止了。關於你這次消滅的獸化人,我們終於發現了牠們的首領,你下次的目標就是牠。失去首領領導的獸化人們,將會潰不成軍、不堪一擊,到時候國家就願意派軍隊一舉消滅牠們。」

  貴族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又接著說「如果能消滅這些獸化人,你將會是這次行動的最大功臣,我會考慮給你更多的權力與福利。」

  「哼,你們這群只會隨意使喚人的傢伙的話,又有什麼可以信的?」提門壓低自己的牛仔帽迴避貴族的視線苦笑著。

  不理會提門的挖苦,貴族從擺設在自己面前的辦公桌上拿起了一張紙交給提門。

  「這是什麼?」提門看了看紙,上面清楚地繪製了一些圖案,很明顯就能從圖案理解是一張地圖。

  「這是那些獸化人們巢穴的位置,牠們的首領想必就在那裡。」

  「什麼時候處理?」

  「越快越好。你有什麼需要的武器與物資都會為你準備。」

  「真是的,只會為了自己方便隨意使喚人。走吧,潔西卡。」從貴族手裡接過地圖的提門轉身推開了房間的門走了出去,潔西卡也跟隨在提門身後,但是當潔西卡走到門口的同時,貴族出聲了「等等,還有件事。」

  「怎麼了嗎?」提門轉過身看著貴族。

  「這裡有封信是要給那位女孩的。」貴族從桌上拿起一封信盯著潔西卡。

  「我…?」潔西卡有些震驚的用手指了自己的臉再次確認。

  「是的。」潔西卡走回到辦公桌前接下貴族手裡的信封。


 
  「小鬼,總算醒來了嗎?」

  一張柔軟的豪華床鋪上,孩童緩緩地睜開了感受不到靈魂與生氣、空洞的雙眼,坐在床鋪旁的男人注意到了醒來的孩童。

  「這裡…是哪裡……?」孩童緩緩地坐起身環顧周圍沒有任何窗戶、沒有陽光照射,僅有擺設著滿滿書櫃、書籍與燈火,從沒見過的陌生房間。

  「這裡是我的房間。」坐在一旁的男人回答了。

  男人端起手上的碗、勺起一湯匙的熱湯來到孩童的嘴前,看到眼前的熱湯,孩童毫不猶豫地伸長脖子張開嘴一口吞下湯匙裡的熱湯。

  「哈…哈…哈…」被熱湯給燙到了的孩童張大嘴巴不斷地呼氣。

  「不用這麼急,湯也不會跑掉的。」

  「叔叔…你是誰…?」孩童看著男人。

  「我是誰嗎?我啊,是為人們帶來死亡的死神。」男人露出詭異的微笑。

  「小鬼,妳渴望,死亡嗎?」


 
  提門與潔西卡兩人在森林裡走著。

  「這次的目標,似乎會很棘手呢…。」潔西卡拿起掛在腰間的手槍注視著。

  「怎麼了?妳害怕了嗎?」對一直以來跟隨在自己身旁的潔西卡難得有了看似畏懼的發言,令提門感覺有些新鮮。

  「也對,畢竟對妳來說,這次的任務可能會是妳至今遇過最危險的,可能要面對大量的獸化人,妳就別跟來了吧。」

  「臭老頭,你在說什麼啊?如果我不跟去,你不是更危險嗎?而且,只有我一人的話還能去哪裡?」

  「說的也是。只剩妳一人的話,妳有什麼打算?」

  「繼續過著像現在的生活嗎…?」潔西卡望著被樹林遮蔽的天空。

  潔西卡身上所有的技藝與知識全都是提門傳授的,潔西卡並不明白提門以外的世界的樣子。

  「繼續過著像現在一樣狩獵別人、領取報酬的生活…吧…?」潔西卡收起手裡的兩把手槍再次掛回腰間。

  「妳就像個一般人一樣活下去就好了。」

  「怎樣才是一般人的生活…?我會的只有你教給我的殺人技巧而已。」

  「不要走上跟我一樣的道路,一但踏出腳步,在前方等待的只有無止盡的煉獄、沒有任何回頭與救贖的機會。」提門開始準備自己的裝備,在兩人閒話之間,已經走到了森林裡的一座廢棄村落前。

  「就是這裡了。」提門雙手緊握手槍仔細打量著眼前的村落,潔西卡也抽出腰間的手槍小心翼翼的觀察。

  兩人在避免發出任何聲響的情況下邊仔細觀察村落的各個可疑的場所邊走著,但兩人眼前的始終只是明顯廢棄許久、早已無任何生息的無人村落而已。

  「什麼嘛,看起來什麼人都沒有,真的是在這裡嗎?」潔西卡小力地拉了拉提門的衣服。

  「噓。」提門把食指移到嘴前示意。

  「哼…。」

  兩人就這樣緩緩來到了村落中心的廣場,中心的廣場裡有一口井、圍繞在廣場的房子周圍也放置著許多荒草堆,此時提門才發現為時已晚。

  「糟了,被設計了!!」

  潔西卡還沒能反應過來前,提門早已舉起雙槍不斷對著眼前的荒草堆連發。

  「兄弟們,殺了那個男的!至於女的…,嘿嘿嘿。」從其中一棟房子的屋頂上走出來一隻獸人放聲下指令,指令的聲音迴響在整座村落裡。

  屋頂的獸人下完指令沒多久,廣場周圍的荒草堆、房屋內不斷地跑出、甚至連井裡都躲藏著獸人。

  「潔西卡,在這裡就沒有視線的問題了,放手大幹一場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潔西卡展開雙手後左右環視並掌握周圍的獸人數量與位置後不斷地扣下板機。

  從潔西卡手裡的手槍射出的每一發子彈都精準的射穿目標的頭殼,即使獸人的數量眾多,仍不敵兩人精準的射擊。

  「該死的,我可沒聽說這兩人這麼難處理啊!安東尼那傢伙,竟敢欺騙本大爺!?」站在屋頂的獸人看著自己的夥伴一個個成為兩人的槍下亡魂,開始發起牢騷。

  其中一隻獸人手裡抓著釘耙往提門揮去。

  「喂喂,用武器犯規的啊,你們不是自豪的獸化人嗎?」提門往身後躍了一大步順便無奈地吐槽了句。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有時間開玩笑啊?受死吧!」獸人調整了姿勢後再次向提門揮舞手裡的釘耙,而在兩人的周圍,拿起武器的獸人也越來越多了。

  此時,從遠處射來的一隻鐵叉直直地刺穿了提門的右小腿。

  「糟了!!」在右腿受了重傷後的提門沒辦法穩住自己的身體,正面被獸人的釘耙給擊中,在胸口處被深深劃下嚴重的傷口。

  「喂,老頭,你沒事吧?」

  「嘿嘿,看你還能囂張多久。」獸人抽回釘耙打算趁勝追擊。

  「真是的,原本可不想用這東西的啊。」提門將手裡的雙槍往天上拋後用左手摸了摸自己胸口的傷口、右手伸進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針藥劑。

  「那個是…?」獸人對提門拿出的、裝著詭異綠色液體的藥劑感到好奇。

  「這個是送你們通往地獄的入場券!」說完,提門把手上的藥劑打進自己的心臟。胸口的傷勢瞬間癒合後,提門把插進自己右小腿的鐵叉給拔起來,小腿的傷口也在瞬間痊癒。

  「什麼…那個是什麼……」

  傷口完全癒合的提門接住自己拋起的雙槍,露出充滿殺氣的眼神盯著在場的獸人們,察覺到提門眼神的獸人們開始畏懼眼前的男人,甚至有些獸人已經放下武器準備落荒而逃。

  「喂喂,你們在做什麼,快處理掉他們倆啊!」站在屋頂的獸人看著自己的手下們一個個紛紛棄下武器落跑「沒辦法了,只要能處理這兩人什麼代價都無所謂了。」

  獸人拿出一支淋著燃油的木棍點燃後,直接拋向放置在廣場周圍的荒草堆。接觸到火把的荒草堆瞬間著火並蔓延至整座村落。原本淒涼的廢棄村落轉眼間成為一片火海。

  「可惡,這群野人做事都不考慮後果的嗎?」提門開始在腦海裡描繪過來的路上究竟有沒有可以安全脫身的路徑後,伸出手抓住潔西卡的手臂開始奔跑。

  「你要做什麼?還沒處理掉那傢伙啊!」被提門拉著的潔西卡因為還沒清除目標的關係嘗試反抗,但仍敵不過提門。

  「那種事情等等再說,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我…我不想死!」孩童堅定的聲音傳進了男人的耳裡。

  男人垂下頭讓孩童看不到男人的表情抓了抓頭。

  「是嗎?真是可惜啊,我倒是希望妳可以回答我『妳想死』之類的呢。」

  男人站起身將自己手裡握著的藥劑收進口袋裡。

  「那麼,就讓我見識見識妳的決心能撐多久吧。」

  男人爬上床伸出手抓起孩童身上穿著的衣物不斷拉扯,孩童只能無力的躺在床上任由男人蹂躪自己的身體。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孩童痛苦的嘶吼聲迴響在房間裡。


 
  「呼…呼…呼…,跑到這裡應該就暫時安全了吧?」在拉著潔西卡跑了許久後提門在森林的一處停了下來並放開潔西卡的手。

  提門回頭望向不久前只有荒涼如今卻燃著熊熊烈火的廢棄村落,而潔西卡只是不發一語的像隻小動物般將身體依偎在提門的背上。天色已暗下森林裡,燃燒著村莊的烈火格外鮮明。

  「怎麼了嗎?」提門摸了摸放在自己背上潔西卡的手。

  「沒什麼。」

  「害怕嗎?」

  「有一點。」

  「可惡,看來貴族們早就已經跟那群野人串通好了,看來家也不用回去了,只能另外找其他地方重新開始。」

  「潔西卡,妳怎麼想?」提門感覺到倚靠在自己後背的潔西卡微微地顫抖著。

  砰,從提門的背後發出了槍聲。

  「……。」手槍的子彈從提門的背後直接命中了提門的心臟,提門漸漸失去意識往前倒下,在提門倒下的同時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

  「嗚嗚…,嗚………」少女的啜泣聲。

  「提門…。」啜泣。

  「我完成了我的第一份委託囉…。這樣…,我也是個合格的傭兵了吧…?」潔西卡收起手槍看著倒在自己眼前已經不會再做任何反應的屍體。

  「嗚……,嗚哇…哇啊啊……」按奈不住眼淚的潔西卡站在原地開始放聲大哭。

  「在那裡!那裡有聲音!」被潔西卡的哭聲吸引,從遠方傳來了人們的聲音。

  不久,一群手裡握著火把的群眾靠了過來。

  「這就是罪大惡極的殺手-提門的末路啊,真是諷刺呢。竟然死於自己養大的孩子的槍下。」靠過來的一個男人開口了。

  潔西卡用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振作精神。

  「我們回去吧。」男人對潔西卡伸出手。

  擦拭掉自己臉上的眼淚後潔西卡看著圍繞過來的群眾,同時也不忘記提門的教誨『身為傭兵,沒有人是可以信任的』,細細的觀察每個人。圍繞的群眾裡有些人悄悄將手伸向藏在身後的武器。

  「……。」潔西卡看著男人伸出的手沉默片刻。

  「抱歉,我有些裝備掉了,我想要先回去找。」說完,潔西卡立即轉身。

  「裝備什麼的,再做就好了,現在已經很晚了,森林裡可是很危險的。」男人伸出手抓住潔西卡的手臂。

  「不行,那是很重要的裝備,是只有提門才做得出來的。」潔西卡甩開男人的手後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

  「那我們也陪妳一起去吧,人多也比較好辦事,對吧?」男人示意周圍的群眾跟上潔西卡,但周圍卻完全沒有人願意跟上,反而開始在議論紛紛著。

  男人眼看潔西卡走進森林裡已經快要看不到身姿後,對著周圍駐足不前的群眾開始怒吼「快追啊,她就要跑了。」

  走進森林裡的潔西卡回頭確認已經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後,在盡量不留下痕跡的方式用最快的速度往森林深處不斷奔跑。

  「提門……對不起…對不起……」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我可不想跟專門殺人的傭兵有任何關係。」、「你想追的話,你自己去啊!」、「等等…這裡前面好像是…」

  「彤花森林裡,住著,會吃人的黑魔女」
 

11月也要結束了啊...在11月的最後一天生出了第11篇呢

自首,其實從11月開始就因為仁王2體驗版、然後又接死亡擱淺,所以整個11月的假日幾乎都在玩遊戲XD...,就在最近終於破完死亡擱淺的主線後又開始回來創作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75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ohnnyiy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對魔忍RPG】輸給小雞... 後一篇:從前,造物主創造的我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3481大家
春田奶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