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第零章- 灰色的瑣碎 EP2 沙漏

作者:黑化desu│2019-11-30 17:45:25│贊助:6│人氣:105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第零章- 灰色的瑣碎

EP2 沙漏


——————————————————————

時間本質是無限

當它成為動詞,時間是緩慢的刺殺者

成為名詞的話,時間卻比萬物更少

時間無多

那怕是對永生之物而言

—————————————————————






沒有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沒有需要了解我的過去,因為盡管說了出來,當今之下也毫無意義

由這個身體內,由這具身軀所連結的大腦中,得到、獲得到的事情,無論是記憶還是感覺,前所未有地陌生,可能這身體不是屬於自己的,亦有可能,身體早以為當年自己死掉了,現在重新活過來,如此的反自然的舉動就像二次出生吧

意識也許和本來的不同,因為由記憶產生的各種情緒

憤怒

悲哀

絕望

無助

恐懼

空虛

焦慮

痛苦

一大堆負面的想法,還有仍然不去的痛感,儘管存在,它們於自己體內嘗試發酵,然而那些東西,無法與意識接駁起來

比如說齒輪與引擎大小型號不一,好比嘗試把油水混合,不屬於這裡的,硬塞進去的話,只會有空隙,或是破壞了原貌

根本不是自己,這是事實,此份激動、消極的確當今無法再融合,即使在心深處,我知道,也許知道,深藏著的這份唐突,是自己的產物

另一個自己的產物,已經不存在的自己

空虛,單純的空洞感,這是唯一的填充物,除此以外,好像什麼也沒有,不,由始至終亦從未存在過口中所謂的空間,內心不是什麼也沒有,單單不存在而已

與「我」不同,純粹是另一個存在,甚至⋯一個錯誤的存在,嘛,連過去也不是自己,身體也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彷彿存在的本質是被製造出來

亳無目標、意義,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醒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子

是因為⋯⋯自己果然早就死了

是曾經的我所結下的果嗎?我不能評論

⋯⋯

解答了又有什麼意義嗎?

沒有需要知道,沒有需要了解,因為盡管說了出來,當今之下也毫無意義


對我而言,活著,是呼吸,最叫人不解且痛苦的存在,「這才沒可能是正確的」,想法出自於已消失的意識,是說「我」不存在了,卻⋯⋯我仍然是我,意識與認知有所改變也好,記憶已不再適用也好,這個思路還是以某種形式的影響

⋯⋯唉⋯⋯

吶,得知千年後的自己仍在生的話⋯

⋯⋯

但才沒有什麼「的話」

現在,就是千年之後,當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可確定的是,這不是我所昏睡的時候,嘛,「我」死去的時候,因為——

時間也是差不多,比昨天早些許⋯總之感覺可能應該多半或許好像大概就是⋯隨便吧,誰管那麼多,我只知道他們會在這個時候進來,給東西我吃,但倒是吃不吃也沒有什麼所謂

反正像隻動物一樣活著什麼的⋯一點也不稀罕

「早安,方便嗎?」

「我那曾有不方便的時候嗎?」

他是實驗人員,他是帶我回來的其中一人,讓我「存在」、能現在呼吸、無意義的活著,我不知道究竟是本來自己的存在是這樣,還單單時間的因素

嘛,倒沒所謂了



因腰痛而伸伸腰,繞腳盤坐,倒還是感到腰圍有股被刺的感覺,不知是不是睡姿問題,壓住了神經之類的,嘛,算了,扭著緊崩的頸子,我盤坐於其面前,身穿上下全白色西裝的男人,感覺較像校服什麼,不管了,見他搬來一張椅子,隔著這透明度頗高的⋯不曉得是玻璃還是塑膠板⋯總之作分隔空間用的存在,他就坐在該處


「Z⋯不⋯姫——」

「隨便吧,怎麼叫我其實沒什麼所謂」

「姫野時雨」,這是記憶中自己的名字,不過以並不信任各種記憶為前提,當作是妄想、多疑也好,但直覺,單憑感覺亦知道,如果連談記憶中自己的名字,也會有一絲不信任,好像是被告知新名,如此般的困惑,那怕一秒也好,足以證明當中存在著的違和

「嗯⋯嗯⋯」
「隨您所好吧,吶?」

話說,其相關的記憶又是什麼?指的是最可根源的——


最根源的⋯


⋯⋯


最根源的記憶


『反正也是艦〇娘名字,倒不如中二一點吧!吶!』


⋯⋯

生前的自己⋯⋯

的最根本⋯究竟

究竟是——



「⋯⋯吶?」

倒抽一口氣,我搓了搓不知何時開始僵硬的臉皮,卻感覺到手指內側的濕潤,是沾濕了,沒有汗的熾熱,畢竟熱感存於皮下

「咳⋯抱歉」
「⋯⋯我好像走神了」

「唔?什麼?」

以微弱的聲音自然的說出兩句,基本上是直接話語化了想法,還未能自拔的那刻幸好並沒有被見到,男人剛好走遠至那邊的櫃子去拿些什麼,文件吧

⋯⋯話說⋯什麼時候⋯牛津大學⋯是在香港——

「喲,時雨?」

「呀⋯啊⋯怎麼了?」

思緒迷糊得似被淹沒,腦袋遇溺般的於混亂中掙扎了回兒,最終抽離成功後才發現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再陷入想像與推斷中,很無意識地,很隨之地

「你不是叫我嗎?」

男子拿著透明文件夾,向自己此方靠來

「什麼⋯沒,我?我才沒有」

「嗯,應該是我聽錯吧」

「嗯⋯」

順帶一提,這性格,專心不了且不斷走神的性格,可頗叫人討厭,至少自己是

「那麼,我們開始吧?」

「嗯」

「上次⋯我們談到什麼來著⋯」

「⋯⋯」
「⋯我對世界的所知?」

「啊,對,是,上次說到什麼⋯」
「你⋯你說⋯一天有⋯」

「一天有二十四小時」

生前記憶是如此告訴我,還有一年是只有三百五十六日,十二月,生肖、星座也是和月份一樣,沒有一個叫什麼⋯中華聯合共和邦,更沒有什麼東三角區,是因為—— 不,絕對沒那個可能,還聽到對方說著自己熟悉的母語為大前提,最壞打算不可能發生,當然,是由生前自己所打算

不過,也不是能完全排除另一個可能性,已經發生了,記憶中的自己可是目睹、活生生感到從十到一,一變零,並真正的消失,所謂的「死亡」

曾經自己是體驗到了,除此之外,可還有其他的⋯

⋯⋯

果然,還是不希望去提及

總之⋯⋯

「不過還是先再說一說⋯」

「知道了,我笨而已,記憶力是差,但還未去到一個程度是三秒記憶力」
「是說我的身上蛋白質成分與正常人類不一吧?」

「不、不,不太對」
「是——」

「形狀?什麼電子排序?還是什麼什麼?」

「⋯不對,先讓我把話說完,可以嗎?」

「抱、抱歉⋯」

「⋯不,沒關係」

「⋯⋯抱歉」

清了清喉,男子又繼續,使狀況未免陷於純粹的寧靜,也是自身最害怕之事,所以說,我還是先不出聲好了吧?目前就是最好選擇吶

「⋯是説你身體細胞的粒線體構造有缺陷,其當中的蛋白質含量異常地低,基本上與其他正常人類相比的話,你的身體是一個新嬰」
「不過論細胞核的構造,卻是十分的鬆散,基本上是老化了的模樣,但在需重組基因時,所複製出的基因組是比原先的基因完整,甚至能同化原染色體」

「簡單來說,是逆老化,即返老還童吧?」

「嘛,其實你也沒有你自己口中那麼不濟吧?」

「嘖,不用繞這麼大個圈來稱讚我,人家可對這方面免疫」

「放鬆一下吧」

「想我放鬆的話要不殺了我,要不把這塊⋯欸⋯」

「光板」

「嗯,這塊光板給拿走」

「不行,我說過了,你不是忘記了上次有同仁與你接觸後的事吧?」

「該死的,我都說了⋯是他本身有肝癌與心臟病啦!別把罪推到我身上!」
「我可不因您們這些一天到晩混實驗室的,不知對這身體和我現在意識做了些鬼東西,使我死而復生什麼的高興!去你的!既然世界有這麼多人,為什麼一定要是我?!該死!你——」

「時雨」

「我⋯嗯⋯我⋯嘖嘖⋯切⋯」

「喂」

「咕⋯唔⋯⋯嗯⋯」

「時雨——」

「行了!煩死了!」

像個叛逆期的孩子一樣,只差這兒根本沒有另外的房間,倒還是大力拍上了僅有的門,其切斷了外界聲音的吵鬧,從中一分為二,分成一面的混亂,一面的憂鬱,還有中央,一個黑洞⋯⋯空虛啦

轉身過去,背對光板,雙手抱胸的典型發脾氣樣子,即使身處青年期,但酷似個孩子般,怎也感覺⋯這不像是自己應該有的表現

⋯⋯


「⋯⋯」


⋯⋯還是說到底為什麼會產生「成熟」的自我形象?這錯覺?

⋯⋯

是因為?


『 —— 呯 —— 』

『 蹲下來!—— 』

『 快跑! 』

『 拜託—— 』



—— 別丟下我 ——





「⋯⋯」


呼吸不順,兩手無定向地捉住身體各處,手臂、肩、胸口,抓著,透不過氣來,肚皮開始無故抽動,使自己喘氣,儘管四周不冷,空氣中不帶一絲寒意,卻有股熟悉的味道,刺鼻的辣味

那氣味或許是芥末和山葵的混合物,有芥末那刺激的辣味,還有山葵的強嗆味,且當中雙方比重也極高,辣得出眼水、嗆得像哮喘,加上點熱力,把鼻口腔的水份蒸發般,進到肺中燒起來

吐血

咳血


嗚——


「⋯⋯」




看啊,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討厭寧靜⋯

這個大腦可是經常自把自為的⋯

⋯⋯

該死⋯⋯



「⋯⋯」


「⋯時雨」

那怕少許聲音也好,提點著自己正活著的話⋯

「喂⋯」

可是又⋯⋯

「⋯⋯」
「時雨,求你了,真的,求你了」
「你是我們唯一知道真相的途徑」

「知道什麼真相?長生不老?以往的世界?拜託,我可——」

「不,你的能力」

「⋯⋯」
「⋯我啊,又不是第一次説了」
「連這軀身體也不能肯定是否自己,您希望我些什麼?」

確是,我只知道什麼?

我是女性,外表是十六、七吧

或許是在香港,即這兒,這建築所在的地方出生

還有——

⋯⋯



好一大段不想説出來的經歷

當然,不愉快

除外

這身體有一些無法理解的能力,超能力吧?

有非一般人的感官,能使念力,還有其他,有些甚至是自己無法接受及想像的能力,但問題是,每次使用,當下身體亦會疼痛,不是一般的痛⋯而是⋯像死一般的痛

所以每次使用能力,也會使自己回憶,即使可以說那不是現在的「我」,卻仍然,心理的反應也好,能力使用的後遺也好

噁心

焦慮

肚痛

⋯⋯




幻痛


⋯⋯

各種


⋯⋯


「你是那個病的原宿主」

那個病,就是使我有這些能力的原因

他們稱之為⋯

「崎品」?

好像就是了


「拜託,時雨,現在外面有一種可以毀掉人類文明的⋯病在地面上蔓延,我們不知以我們的能力還可以隱瞞大眾多久⋯⋯看在你曾經也是人類,你明白的吧?」
「我們目前只是需要知道你的死因而已」


死因⋯

「我們時間無多了——」

「嘖嘖」
「⋯那麼⋯」


「⋯⋯」


「能告訴我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嗎?」




————————————————————


時間倒流的候件:





時間耗盡




時間量:




可認知為

無限





————————————————————


2103/11/10 中華聯合共和邦 東三角區 廣東省 香港市 中環




曾經,至少我所知,有曾經的一個時期,有班人,覺醒了,打算從不義、不公、不幸中掙扎,在絕望中尋求希望,在末路之內徒手挖出求生之路

面對逆境與失望,堅決和相信希望會降臨

天真的眾人,奮力許久,儘管「明天的曙光」,彷彿無法觸及,以發自內心的笑容,以對彼此的鼓勵及互信,史無前例地克服了他們祖先克服不了的本性

⋯⋯

最後?

⋯⋯結局⋯⋯

結局⋯就是⋯悲慘的結局,可肯定地是場悲劇

對我而言,是悲劇收場,死亡,是我的下場,或許現實並不是那樣,或許那只不過是個單元,或許純粹為戰役的一章,單單為故事的一大轉折點,之後可能已經有個完美結局

我們的敵人倒下了

棄喑投明、真相大白

曾經的鎖枷終於被這代人破解

再次於光明重遇

⋯⋯

的確,那應該發生了,要不然,我就是處於平行時空



不過⋯⋯


⋯⋯






「⋯」

所以說


已經沒有意義了吧?

「⋯⋯」

這份恐懼又好,這份憂愁又好,既然一切要完結了,吶,倒還是乾脆一點便好的說,那年今天,那年那天,這麼久以來的各種,身體是換了個人格,意識也刷新重來,不過呢,面臨的狀況還是同個樣子,毫無方向的困局

不能得知真正的出口,無法清楚什麼是「有用」,橫望迷霧,試著探尋適合的曙光,嗯,探尋而已,在一個幾乎無光的環境,要尋找,還要篩選,那麼很合邏輯地可明白,這個可能性以及分歧有多大多少,稍想便知道了

「⋯」

稍微思考⋯

便知道⋯⋯

當初成功的可能性了

⋯⋯

把中二的話說在前提⋯

『人總是忽略了事實,拼命去成為神,然而最接近神的我們,始終也是「接近」、「相似」罷了』

⋯⋯唉



⋯⋯


人究竟用了什麼去換來勝利?

人,又能記住付出了什麼嗎?

善忘是本性也好


我——




「時雨?你在聽嗎?」


「⋯有,請繼續」


⋯⋯

罷了



恨陷於寧靜之因,就是這樣,說是怪本身身體的結構問題,這個大腦壓根兒沒有專注力,失去快樂的能力,不過真的,倒為什麼身體要此般折磨自己,不,才不是,才不只是身體,是命運,自己的命運本身

「⋯少許的血清便或許——」

「吶,我說」

清清喉嚨,我唸道

「不如放棄吧」

「什麼?」

「我說」
「放棄吧」
「放棄去研究這個『崎品』的解藥」

他抓了抓臉頰,表示不解

「為什麼?我不——」

「畢竟就算有這種解藥又怎樣?然後呢?大自然母親之規律,您可知道的」
「殺人的,便由它;失控的,也由它,因為改變存在,總困難過消滅」

「解決問題,是要根除」

「這個是我的回應」

哽咽數度,男子稍微調節呼吸,他的神情比剛剛更是緊崩,眼神中除了和我心中同為的空白,還有絲無奈,其此刻所持的想法,是怎麼樣的無奈,是怎麼樣的空虛,相信只有同樣經歷的人,或是會讀心的人才能理解

「⋯⋯」

老實說,我從未有過這般的感覺,況且那感覺並不是隸屬任何感官,是一個全新的觸⋯感?抱歉,不太知道該如何形容,彷彿身體某個部分,模糊不清的一大部分,有了一個不可見的大洞,而有什麼,正分別以兩種速度進入自身,大洞的較近圓周位置,是迅速,大洞的中心位置,為緩慢,在該處注入

同一時間,耳側和太陽穴刺痛著,如預料地,溫液從耳洞溢出,雙眼的下側亦隱若感到少許焦熱,烈刺起來,血,流血,負面作用之出現

是甜的,甘甜,苦澀而甘,乾燥的感覺中唯一濕潤就是其丁點的甘,過熟、腐爛了的甜味,猶似果香,但嚥下去後,裹著其的包裝無法一拼吞入,遺留下的苦味,很叫人忍不著而想吐出,但仍然,它殘留著

記憶,還在那;過去,仍發生

痛苦

散不了


男子的過去,和其第一身感受,事發時又好,現在回想又好,未必是自己能想像出到,叫說是怪自己是蠻感情白痴吧,然而那份無奈,確能親身感受到

因為痛失與無力的折磨,亦是自己一生,自己曾經的一輩子中,感受最深之事,渡時如日,每日如月,過月像年,一年四季,一季也好,我——


⋯⋯




⋯⋯


我⋯⋯


⋯⋯該死



⋯⋯


若是這樣,即使我不能擁有,但那般快樂卻本該受眾人所有吧



「快樂的權力』

「我說,放手是最好的選擇吧」
「吶?」

背貼光板,除了為移開視線,讓對方能稍微找回私人空間,適懷點,本身也是為避開所有能看見自己臉孔之目光,這樣的話,才⋯

⋯等一下

是呢⋯還有閉路監視器⋯⋯

⋯⋯還有耳機




『虛幻與真實,只區分已實現與否』

⋯⋯


這樣便可以了吧?


「我説⋯您看啊」
「在這種狀況下,唯一的解決辦法⋯是什麼?」

知道嗎?惡魔之所以為「惡」,談甚至「魔」,是因其違反普遍人的認知及價值觀;以不能用科學、理論型式解釋之超自然力量,去與人類作出超越世界本身定律之協定,實現「虛幻」

「吶,聽我說」

曾經,在一個現實、無趣、艱難、痛苦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擺脫這份不幸,折磨其自身的必然,我們稱之為「命運」的東西,至少,並非每一人亦有這個能力

「您想、希望、渇求轉變吧?」


不是非現實,童話裏所謂「魔法」的存在,而是天生的能力

「我說」

金錢

「對吧?」

魅力

「吶?」

天生條件

好比帶金匙出生,仙麗投胎轉世,聖人轉生,各種各樣的,那些不是每個人也有的條件,事實必需要認清

「吶」

『世界原則是公平的,而生命是不公不義的』

那麼沒有條件的,戲稱「凡人」的人們呢?

既然事實不能逆轉,那麼願意⋯」
「與人家做當公平交易嘛?」

要不接受地獄為所在之世

要不

「⋯看到嗎?吶?」

在遊戲人生內作弊

「吶」

這是唯一可行操作

藍光出現兩人,相信就是剛剛所見,兩個昏迷的至親,在四周白霧之下,正正顯得光芒耀眼奪目

男人的眼中出現的倒影,正是由我自身製造出來,他心中最美好的央像,無法美滿的日子,未能以幸福作句號,遺憾至極的辛酸

簡單又快樂的三人家庭,卻是因為什麼而破碎?

但怎也好

「我會一拼帶走您們到那去的,您可知道,不是嗎?」

此刻的我能修復

因為理論上,我已經「死去」

我從不存在




我被付予一個新身分,違反常規的存在,神、鬼怪、邪妖、惡魔,任您喜歡來呼為,確是的

「來吧」

失去了活在過去的自己,不知為什麼,獲得了詛咒一樣的邪能力

明明即使是用作完夢,為何還是像是我殺了人?

我沒有做錯

只是把他們帶到我創造的世界裡,只是把他們從不幸中解脫,這是有用的

只不過把他們沙漏內的沙,共同加入世界的大沙漏

在那個無痛無苦的世界,時間

只是一個量度行單位


————————————————————

負責博士:S6-1

檔案:Zeus-002beta (100112256)
收容狀態:收容中
威脅等級:紅、白(待評估)
品種代稱:「沙漏」

收容項目:

外表為17歲華籍少女,高1.6米,重度維持48~53公斤(Kg),為計劃Embla中其一成功測試對象,再造人,初步測試俱有生前記憶,然而於訪談研究中,對象透露出意識型態與過往有別,相信為不完全啟蒙效應之結果

закон - 34事故後,基於項目表現出對組織以及人員之不信任,所有對其個人背景進一步了解之研究已被大大延遲,目前第一需要為研究如何逆侵入對象之模因危害,以根除項目威脅

項目在生理需求方面比常人甚低,相反,報告發現項目的情緒及欲望需求比正常人高出三十八倍

除此以外,在計劃Embla中,錄得項目之存在時間超過100年,根據訪談報告 Aw-1,推測有可能為[刪除]

收容措施:



項目收容在一個3x12x4米房間,以合金、隔音材料作成的2米厚牆壁,附有基本生活設備,帶3部無盲點、防爆、持夜視功能的閉路監視器,每次由2個O級保全人員監察8-10小時,(已按排6組人員輪流當值)

當項目被發現有[__]症狀發作時,需即時對收容空間注入高濃度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以防止收容失效,其後於不多於3小時的時間內,必須有至少5隊突發收容反對組(人員介乎10-20人)到臨現場,進行NTF-A程序,及後在本項目專責單位「弧極」確定後才能宣布是否面臨收容失效,考慮到項目有干預粒子信號之能力,全部程序必不少於5小時內(包括由弧極宣布評估結果),否則總部將定性為收效,啟動Zeus-E方案,所有在場人員均預視為損失

為允許人員與其溝通,項目房間需額外增設一個近距離監控空間,以20cm納米光板分隔原收容空間,除非實驗所需,光板應維持於白色不透明狀態,其共振頻率不低於40,以保持隔音效果,一般情況下(非實驗時),進入該範圍時需有A級人員之批准,有M級保全陪同,進入範圍之人員需任何時間也戴備一專設手環,在項目出現「談判」時立即對人員注射安眠藥物

需進行實驗時,應向負責博士以及Z級全體報告,獲一致批准後才能允許其進行,用在實驗之人員將需被告知項目之能力、人員有可能損失一事,實驗人員均須為對社會思想及迷因學、生物學、世界歷史中至少有IV級文憑認證,以確保能第一身肯定項目的認知錯誤為故意、所認識有誤抑或是其物理、化學規則已不可用、還未可用

品種推測之原型:

無,甚至結構與所有已知崎品不一,不排除亞種、異變體

更新:有可能為母體種之一

品種估計宿主:

考慮到母體種之可能性,估計項目是唯一宿主

品種能力及異常:

品種樣本被觀察到相比一般崎品有多三種朊病毒,且崎品核蟲的肚部部分存在細胞核,而長度方面甚至比平均值低接近一倍

宿主表現出腦部功能異常發達,腦電圖(見附件3)可清楚看到其活動範圍及幅度極高,而項目在其他方面,則表現出比平常人數據一樣,甚至有數據更為遜色,的確,相關實驗反映宿主的體能普通,仍然目前意圖性造出致命傷之嘗試都失敗,原因可能為[——]

宿主表現出對模因學應用之理解(未知是否與品種有關),能成功做出以下舉動:

- 僵定目標
- 讀心
- 心靈溝通
- 記憶改寫、消除、感知
- 洗腦
- 使用、製造、反制迷因(包括逆迷因)
- 意識控制
- 製造幻覺
- 強制性激發其他宿主能力
- 昏迷對象
- 迷惑認知
- 造成他人精神損害

項目測試出有極高EQ及極強迷因抗性,雖然IQ測試只有95,但根據多次分析,相信為宿主有意提供虛假資訊,並有超於190之IQ值,未知凖確數值

宿主主要被觀察到有製造異空間之能力,通常是為把他人帶入(物理或精神層面),而從未見過對象物理上進入異空間,項目亦未(拒絕)說明,但項目曾暗示自己有能力操縱空間內反的所有物理、化學、自然法則

異常發生於在宿主前表現出任何負面、失落情緒,宿主會嘗試說服對象放下當前,進入「新的美好世界」,若果在第一時間不能說服目標,宿主將展現或有限度地迷惑意識,允許他們短暫地見識這個異世界,到這個階段時,除非以物理方式直接干預,否則對象會百分百地與宿主達成「談判」

若強行終止談判,目標對象通常會出現無法逆轉之抑鬱症狀、強烈之自殺傾向,並說明出「新世界是唯一的救贖」,目標會其後試盡所有可能,接觸宿主,若在此階段殺死目標,目標將在24-72小時內復活,並成為相關能力宿主,排除萬難接觸「沙漏」,嘗試阻止的行為都終告失敗

談判若成功,目標同意進入異空間,在沒有外界阻擋下,在1-2分鐘內,宿主進入活躍期,此時一股低危級模因將以未知方式(可能涉及聲音、認知、視覺)散播至未知極限的範圍(最高紀錄為立方——萬立方米),受其影響者將在3-5日內感到偏消極感,曾有精神病疾歷者將輕微程度復發

而目標則會[————]並失去意識或消失,項目宿主似乎亦在此行為後表現愉悅,且睡眠時大腦活動較平時少一倍,考慮到能減少收容失效的機率,因而每月批准給項目一名可消耗人員或作處決用途之工具

若目標為宿主,項目將能「偷走意識」,令目標無限期昏睡直到項目願意,此階段過程則無需物理接觸,此後相關人員將展現出上方提及之低危級模因反應,儘管項目不願與組織合作,但在此方面仍肯有限度及條件地去收容某些極高危宿主(目前已收容6人),交換條件通常為提供一些普遍物品(例:筆記本、蒲公英、裁布),未知其用途因物品將收入異空間,稱之為能力施展所需,然而研究報告指出可能只是基於項目之心理狀態,來取決能力使用或否

有理由相信項目能夠以某種形式吸收目標的維生指數或壽命,因項目在「談判」後,身體健康狀況有違反常規的恢復程度,例如近視度數的逆轉,細胞年齡的降低

項目宿主同時有能力讀取進入異空間之目標的記憶,甚至以某方式,昏睡第三對象(通常為目標之親屬/朋友),以目標身分,展現夢中幻覺(或俗稱報夢),其身分可確認性高至90%,但在夢中的目標形象,於嘗試透露項目宿主的相關資訊時,將無法成功,並立即終止夢境(實驗發現項目的「談判」能力範圍似乎無限),其後項目直接表示為自己企圖干預之故



補充:

貌似項目對本組織之了解甚高,懷疑其讀心術是能透過個體作媒界,且項目似乎有可操控能力去壓抑崎品宿主之增加(見文本B)

考慮到項目的性格、人格,禁止所有150以下的女性,及12歲或以下之孩童進入收容項目的B42-Area


附錄:

讓我來提提大家

「控制、收容、保護」才他媽的



重申,不!是!

絕對不是我們的工作,幹娘親的,要是那麼喜歡那該死的虛擬玩意,幫我一個忙,滾回去修讀一下電影業然後乾脆當個導演,或是直接去寫本小說什麼的,然後不要再回來,感謝合作,上百萬工資可不是請大家來打個文檔,朝九晚五的,請各位的原因是因為你們是精英中的大精英,是為解決問題,才不是來觀察異常的,該死,掉到椅下的東西會消失,是我一生只相信的世上唯一異常

沒錯,收容是我們工作之一,但拜託,我們的資金不是從樹上長出來的,我們沒有那個人力物力去看守著這2031(更新2047)個計時炸彈,沒錯,操他妺的計時大核彈

我們知道崎品的特性,也知道這個世界上的智障比例有多大,這也是我們在這裏的原因,無效化以及根除問題,(殺?什麼⋯啊⋯是、是)雖說消滅也是其中之一,但成本效益比率——靠北,別拉走我注意力,總之宗旨是

「收容、根除、封鎖」

很簡單的處理態度,我指理解方面,還有,是説「鏡像倫敦」事件中的那個蠢貨是怎死,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吧,別忘你當初進來的保密協議,是的,你是在一間運動用品公司工作,笑撚死,奧運可包括射擊的,有夠符合,話說,求求大家,別再發生了,消息人士透露的是真的,那天坐我右邊的,才剛由醫院出來,我從來不知道博士比軍人凶這麼多倍,還有各位何否想像被十人同時圍打的滋味?這可不是笑話

最後,或許我寫得亂七八糟,怪那他妹的新行動吧,整個月沒一覺有好好睡過,總言之

拜你媽個託,用用腦袋來辦事,好嗎?

幹,人類的安危與未來就看在我們的努力上,時間無多,親愛的各位

- S6-1

順便一提,不要以為Project -KD是我們的後備,萬一真的開始了此Project,那麼預備好你的爆米花和汽水,一埸史無前例的大災難將上畫,時間無多,上校們

- S6-12


————————————————————


萬事終有起源與終結,請不要糾結在時間,請多加思考,該怎終結,畢竟任誰都避不過時間的存在


————————————————————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73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持續更新中|原創小說|不明不白|負能量|中二文|低質量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ylviepoiow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後一篇:《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食譜更新~東坡肉喵,歡迎大家到小屋參觀看看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