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恐怖之月》14(15年祭)

作者:幽影│AIR│2019-11-30 05:30:18│巴幣:4│人氣:342
今天是2019年11月30日,距離倉貓大姊離去,已15個年頭。

最近重溫了《AIR》,想到京阿尼事件,忍不住哽咽。

願逝者在天上得享安寧,
望生者在人世哀而不傷。

由衷地祈禱,再也不要發生這類事件。

※若有什麼感想,也歡迎與在下分享

現有章節:

楔子
第1日 序奏


第2日 命運

第3日 回憶

第4日 搜索

第5日 兇手

第6日 排除

第7日 姊妹

第8日 目標

第9日 溫暖

第10日 半途

第11日 赤月

第12日 永遠

第13日 掙扎

第14日 衝突

※      ※      ※      ※

第14日 衝突

剛剛恢復意識,有紀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月宮的使魔。

……昨天是怎麼了?

她感覺自己的舉動,似乎引發某種怪異的狀況,但又不清楚,那是什麼狀況。

……嗚!

身體不經意地一動,便感陣陣酸麻。有紀這才注意到,自己坐在小茶几前。

……昨晚我盯著這個看,還看到睡著了?

打算活動一下筋骨,才發現自己手上還拿著……小小的人偶。

……好奇怪?

看著那人偶,有紀感到一陣錯亂。記憶好似發生了混淆,記得人偶是媽媽留給自己的,可是又好像是自己親手縫的。

……到底怎麼回事?

注入念力,人偶立即從手裡跳到桌子上。

茫然望著人偶、茫然望著使魔、茫然望著房間……

實體的牆壁,看上去如同轉眼成空的海市蜃樓、一觸即破的夢幻泡影。

……對了,我昨天為什麼要盯著月宮的使魔看,還拿著人偶?

腦袋昏沉沉的,呆坐了好幾分鐘,她才想起這使魔是僅有的線索。

……線索……什麼的線索?

想到這裡,思緒又模糊了。

……是在找什麼嗎?

一時想不起來。

……我是不是……忘掉了很多東西?

困惑之中,有紀鬼使神差似地,再度拿著人偶,將精神集中在使魔身上的那枚綠色『寶石』。

銀光亮起,她又成了另一個人。

……

曾在夢中見過的青年,向『自己』發出虛弱的聲音:

『忘了也無所謂。』

『即使妳生下了孩子養大他,去追求儉樸的幸福。』

『即使是……去追求只屬於妳的幸福……』

『神奈她一定會原諒妳的。』

『因為我會向神奈幫妳道歉的。』

『到那時候……』

『就把我的書給燒了吧……』

這幾句話,彷彿要用盡全身的力量:

『忘了這一切……去追求幸福也可以。』

『忘了神奈也可以。』

『忘了我、也、可以……』

『自己』只是靜靜地傾聽著,微微地笑著。

之後,自己與『自己』一同開口說道:

「我不要。」

※      ※      ※      ※

醒來的時候,育未發現自己正把偽娘嬌小的身子給壓在身下。

「……啊?」

撐起身子來,只見偽娘那身單薄的黑色連衣裙被撕成了滿床的碎布。散亂的銀髮,黑色的項圈,血色的卵形寶石,光滑的肌膚,胸脯上嬌嫩可人的淡粉色兩點,白色的小褲褲一望可見。

「早安。」這時,金色的大眼睛睜開了。

「早安……」回了一聲早安後,育未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這是怎麼回事?」

「妳。」十分簡潔的回答。

「我?這是我做的?」育未睜大了眼睛。

……另一個意志,做了這種事情!?

「對,很激烈。」偽娘緩緩坐起身來。

「妳……妳沒事嗎?」育未發現到,偽娘的動作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不要緊……」

「是嗎?」

育未伸手扶了扶偽娘的左手,想不到這一扶……

整隻左手臂,從肩膀處斷開了。緊接著,右手腕掉了下來,左小腿脫離了原本的位置,脖子發出了卡嚓聲,好像下一秒頭顱就會掉下來……

眼前這具軀體,彷彿是一尊被打碎以後,匆忙用膠水重新黏起來,但卻又沒有黏牢的瓷娃娃般,隨時都會散成滿地的屍塊!

「……!?!?」

眼前那意想不到的狀況,讓她反射性的要發出尖叫時,身體卻沒辦法動作了!隨後,意識迅速地模糊,最後的瞬間,她看到的是映在澄澈如鏡的金色瞳孔中,自己滿臉驚惶的神情。

……

睜開眼睛時,育未下意識地晃了晃腦袋,感覺醒來以前似乎做了什麼非常恐怖的惡夢,可是卻又完全想不起來。

……就像是……ELPOD?

……可是,這種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止我想起來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今天沒被她叫,我就起來了啊……真是不可思議。」

自言自語了一聲後,育未發現偽娘不在房間裡。

「……」

一轉身,她用空虛的眼神望著天花板。同時,既悲哀又無力的感覺,從心裡冒了出來。

嘎鏘。

門打開了,接著……

「早安。」柔軟的聲音、熟悉的聲音。

愣了愣之後,育未才做出回應。

「早安。」

並且,從床上爬了起來。

「真厲害,妳今天自己起床了。」偽娘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我還以為……妳不會回來了。」這是充滿無力感的聲音。

「為什麼?」

「呃……也沒什麼,就只是我那麼以為啦。」

「我只是到房間外面一下子而已。」

「是嗎……」育未感覺偽娘似乎隱瞞了些什麼,但她並不打算追問。

「時間差不多了,妳該去MINMES啦。」

「這麼做還有意義嗎?」育未表示不解。

「有的。妳現在更應該照以往的步調生活,因為妳已經被懷疑了。」

「好吧。」

點點頭後,育未下了床。

「我出發了。」

「一路順風。」

※      ※      ※      ※



夜。

……媽媽……

……「怎麼了?」

……我覺得好累……

……「是嗎……」

……嗯。

……我搞清楚了很多事情。

……也發現我的身體裡面,多了某種東西。

……總之,我快不行了。

……這種事情,媽媽一定也經歷過吧。

……「妳說的東西,叫做不安。」

……「別想得太糟。」

……「累的話就休息一下、睡一下吧。」

……「下次醒來,心裡的不安一定也消失了。」

……嗯,或許吧。

……「來,現在就睡一下吧。」

……可是現在睡的話,媽媽就……

……「妳又講了奇怪的話。」

……「不用擔心,睡的時候,媽媽會陪在妳身邊的。」

……真的嗎?

……「真的是真的啊。」

……「我一直都看著育未的睡臉喔。」

……「這樣一來,不安就通通飛走了吧。」

……可是,當下次醒來的時候……

……「晚安,育未。」

……我又要回到……

……「晚安。」

……那悲痛的現實之中了。

……

MINMES的訓練過後,育未去餐廳拿了午餐,回到自己的房間。

「開動了。」

「開動了。」

偽娘還是一樣,直接把牙膏似地不明真相之『食物』擠到喉嚨裡。

幾天前,育未曾經壞心眼地要求她把那玩意擠到盤子上,用湯匙舀著吃。只不過一連串的事情過後,現在已經完全打消了這個念頭。

吃飯的時候,育未思索著自己所剩不多的時間裡,自己應該做些什麼?越是想這個問題,她就越覺得時間的重要。

吃完飯時,中午的時間也結束了。

育未第一次意識到,房間裡的平凡時光結束時,從心中湧出的悲哀。

……曇花一現的平凡時光……

拿著托盤與空碗盤,她站起身來。

「慢走。」偽娘幫她開了門。

「謝謝。」

在偽娘的目送下,她邁出了腳步。

※      ※      ※      ※

再度醒來,有紀愣愣地將目光投向自己的手,並忍著酸麻活動筋骨,以確認自己真的沒事。

另一個時空的夢境中,『自己』將使命傳承給女兒後,身軀便散成無數光點,就此消逝在天地間……

這一幕的真實感非同小可,以至於她醒來之後,記憶還錯亂著,不知自己是否已遭受與夢中『自己』一樣的命運。

……人偶。

夢中『自己』使用與自己手上相同樣式的人偶,邊旅行邊賣藝。

……就像媽媽一樣。

想到這裡,又驀然憶起……媽媽將人偶交給自己時,講過的話。

……『這個人偶中,寄宿著我們無法實現的願望』

……『也許妳會有辦法解放這些願望』

有紀莫名生起一絲明悟,夢中『自己』十之八九,便是將自己的願望:拯救羽翼少女,交由後代實現的那位祖先。

……『也罷。不管那願望有多麼崇高,忽視後代的自由意志,將血脈的延續作為實現願望的手段,這……本身就是一種束縛,也是和羽翼少女形式不同,但卻同樣漫長,同樣悲傷的詛咒。』

正體不明的詭異存在,說過這樣的話。

「同樣漫長、同樣悲傷的詛咒……是嗎?」

望著貼在牆上,看似窗戶的青空之畫,有紀喃喃道出,在夢中聽見的名字。

「神奈……」

雖然可以清楚記憶的東西不多,就連夢中『自己』與那位青年的名字都記不住,但這個名字卻記得分明。這應該就是天空之中,那位羽翼少女的名字。

……『這是余最後的命令。』

……『永遠地……』

……『幸福地……』

……『活下去……』

「為什麼……」

明明如此重視彼此,也為了彼此付出一切……

想要搭救溺水的家人,卻連自己也溺水了……

「我……到底該怎麼做?」

淚水,情不自禁地奪眶而出……

※      ※      ※      ※

按照ELPOD兩天訓練一天休息的規律,今天要在安息室休息。

白色的房間、白色的光芒中,育未沉沉睡去,接著在宣告結束的鈴聲中,睜開眼睛。離開安息室後,再去餐廳拿了晚餐回房間。

寄宿在體內、失控的力量、不定時炸彈……構成壓在心頭,無比沉重的不安。

「……」

踩在陰冷地如同墓道般的走廊上,腳下傳來奇異的虛浮感。忽然間,育未心生一股錯覺,彷彿這裡並不是什麼鋼筋水泥的現代建築,而是某種巨型生物的消化道腔壁。

……或許,名為不可視之力的巨大怪物,就是FARGO設施本身。

……不斷吞噬為了實現願望而來的少女。

……悠璃她……

突然間,育未想到了悠璃。

背負著深深傷痛,將最後一絲希望賭在不可視之力上的少女,實現了讓親愛的家人回到身邊的願望……然而,這個願望卻是用她的生命,以及悠衣進入設施後的淒慘遭遇換來的。

……她們的願望,真的好平凡……平凡得令人心痛……

……那麼,媽媽呢?媽媽的願望又是什麼?

左思右想都找不到頭緒的時候,房間到了。

「妳回來了。」

「我回來了。」

平凡的對話過後,育未和偽娘一起吃著各自的晚餐。她深深覺得,在這座如同巨大怪物般的設施中,只有她的身邊,是心靈能夠休息的港灣。

吃完晚餐,將餐具送回去後,育未坐在床沿,偽娘坐在育未右邊大腿上,併攏的雙腳放在育未的兩腳間,將整個身子靠在育未懷裡,而育未也用雙手摟著偽娘的腰肢,就這麼互相依偎著。

「今天……不打算出去嗎?」偽娘輕輕地問道。

平時,這是育未溜出去四處探索的時間。

「嗯……」她點點頭。

……僅剩的時間,我想在這裡渡過。

……要是還有更長的時間,我一樣想在這裡渡過。

僅僅只是將身體靠在一起,互相感受對方身上的溫暖,就是幸福。

「要是……能在其他地方遇到妳就好了。」

「那是妳的願望?」偽娘微笑著問道。

「如果是的話呢?」育未試探地反問。

「這個願望,值得妳付出生命,用肉體、精神,乃至靈魂作為代價嗎?」偽娘丟來這個問題。

「……?」育未不明白,偽娘為何要這麼問。

「妳要切記,所謂的願望,原本就必須以相應的代價作為交換。」

偽娘的聲音,在柔軟中帶著嚴肅。

「妳、我,都不能給太多,也不能拿太多,否則必將因此受傷。妳的靈魂,比妳想像的還要寶貴……我比誰都清楚這一點。」

她的言語、她的聲音,乃至她的一切,彷彿帶著某種魔力,令育未不知怎麼心頭一震,無意識間重重地吞了口口水。

「……我只是在想像,我們的其他可能性而已。」

「什麼樣的可能性呢?」

「比方說,平凡的校園生活……之類的可能性。」

「是嗎……」

偽娘站起身來,到育未面前,雙手摟著她的肩膀,將自己的嘴唇輕輕吻在她的額頭上。瞬間,無數細小的白色光粒,從地上飄向天花板,將周圍的景物染得一片純白。整個設施一下子在眼前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擺滿桌椅,看上去像是學校食堂的大房間內。

這時,她注意到食堂一角傳來喧鬧的聲音。照理說,晚上的食堂應該不會有這種聲音才對的。

走近一看,那喧鬧的中心,手持竹刀身穿和服褲裙的高大男生,和一名頭上綁著紅色頭帶,身穿紅襯衫配藍長褲的壯碩男生正在打架,一大群學生圍成一個大圓圈在看熱鬧。

從學生們身旁經過時,不管氣味還是觸感都那麼清晰,真的已經離開設施,來到這個地方了?

「這是……魔法?」

「某人是這麼說的。」

「所以說……妳是魔法少女?」

同時,育未注意到對方脖子上的血色卵形寶石。

……月宮的寶石也是這個形狀,只不過顏色是綠的。

……是一樣的東西嗎?或者類似物?

「嗯,我應該是別種意義上的存在吧……」

……什麼叫別種意義上的存在?

「那……這個魔法叫什麼名字?」

「應該是『它化自在‧一念演化小千世界』吧。」偽娘微笑著補充了一句:「某人取的名字。」

「……取這個名字的人,一定很囉唆。」

育未隨口批評後,繼續提出更感興趣的疑問:「所以說,這整個世界都是妳用魔法變的,就像一個模擬遊戲,而這些人都是……遊戲裡的NPC?」

偽娘並沒有回答,只是微笑著伸手摸了摸黑色項圈上的血紅色卵形寶石。盤踞在寶石內部的陰影緩緩旋轉著,點點細碎的銀色星芒從陰影中透出,變成好似宇宙星雲的形相。

「誰快阻止他們啊!」

順著這聲清脆柔嫩的聲音一望,映入育未眼簾的是一名身材不高,留著一頭褐色肩上短髮的……男學生?

雖然穿著男生制服,可是育未卻從樣貌與體態上,感到一種柔和婉約的美感。心裡產生一點好奇的她,下意識地接近了那名學生,試圖進一步看清楚那位到底是『他』還是『她』。

……香味。

那名美人身上,隱隱散發著一股宜人的芬芳。這並非任何一種育未所知道的香水氣味,而是來自天然的體香。

「為什麼妳要穿男裝呢?」育未不禁這麼問道。

對方睜大了眼睛:「男生本來就該這麼穿吧!」

「妳是男生?」

「對啊!」

自稱是男性的美人撅起小嘴巴,瞪著水汪汪的眼眸,似嗔怪又似傲嬌。育未相信如果自己是男生的話,多半會當場產生快要走上歧♂途的衝動吧。

「……好可愛。」這是育未由衷的感想。

「妳說得對,她真的很可愛。」一道充滿磁性的成熟男性聲音傳了過來:「還記得上次……」

那張可愛的娃娃臉一下子紅了:「現、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啦,快點阻止那兩個人吧!」

……

「這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剛才的經歷,令育未愕然。

偽娘不緊不慢地說道:「要說是假的,並不完全是,要說是真的,也太過荒謬。開口便錯,動念即乖,起心動念是阿賴耶,不是自性流出。」

「又是阿賴耶……」

「這裡,就是用『我和妳的其他可能性』塑造的,實現願望的世界……」

隨著這句話,純白的光輝,再度充盈育未的視野。

……

「育未、育未……」坐隔壁位子的【名倉 悠衣】,輕聲叫喚著:「今天有轉學生要來喔。」

育未睜開還有些沉重的眼皮,感覺剛才好像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

在那個夢境裡,自己為了找出媽媽慘死的真相,孤身潛入FARGO教團的隔離設施,在詭異的MINMES、ELPOD裡面接受奇怪的訓練。

而悠衣為了將親愛的姊姊悠璃帶回去,而進入設施,在『精煉之間』被工作人員凌辱,又被迫想起不堪回首的過去。就在姊妹終於和好的同時,悠璃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

這時,轉學生進來了。

她穿著全新的女生制服,微捲的棕色頭髮披在肩上。樣貌雖不算驚豔,卻也稱得上清秀佳人。

坐後排的育未幾乎要叫出聲來,因為剛才的夢裡,也有出現站在講台上的那人。

「我的名字是【國崎 有紀】。」

轉學生很有活力地自我介紹。

「嗯……因為家庭因素,所以轉學到這裡。雖然有點緊張,不過看到大家這麼開心的樣子,我就放心了,以後請各位多多指教。」

夢中的有紀,為了調查不可視之力而潛入設施。她會用讀心術、偽裝術、靈療術,是很厲害的魔法少女。可是她在設施裡碰到很悲傷的事情,她幫了我那麼多,要是我也有辦法幫她就好了……

……

放學前的打掃時間。

『禁止進入』

通往屋頂的門前,擺著印有上述內容的立牌。

育未毫不在乎地推開鐵門。

那裡是天空的世界、夕陽的世界、鮮紅的世界。

「哈~就在這裡等打掃完再……咦?」

這時,她發現視線前方,有著其他人。

斜照的暮光,將那人的身形,映成瑰麗的剪影。

「呃……」

遲疑了一會兒後,她開口問了:「妳是……」

對方轉過身來,育未看到一頭水銀般傾瀉而下,直達腰際的銀色直髮,嬌小可愛的圓圓臉蛋,以及一雙充滿神秘感的金色瞳眸。

「我是七風……【月宮 七風】。」

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脖頸掛著卵形紅寶石飾物,少女輕聲說道:「明天會轉入妳的班級,很高興提前認識妳,【天澤 育未】。」

明明應該是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聽見這個名字,可是育未卻感到一絲不協調感。

……月宮七風。

……這個名字,所聯繫的似乎不是面前的少女?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因為……我是為了與妳相見,才到這裡的。」

「哈?」育未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嘩啦啦~

隨著一陣羽翼拍動的聲音,一隻白色鳥兒從空中撲下,落在七風的右肩上。飛揚的羽毛,彷彿給銀髮金瞳的少女,添上一雙天使般的翅膀。

這一幕,讓育未感到無比聖潔,她一下子看呆了。待回過神來,對方已不見蹤影。

……

這天放學後,已經走出校門了,育未才想到:要拿回家的畫,忘在美術教室裡,於是趕緊折回學校。走進那間教室當下,她看到銀白的髮絲,被即將消逝的光明染成橘紅色的七風,就坐在裡面。

對方一臉認真地拿著畫盤和筆,注視著畫架。

「請問一下……」

「有什麼事?」

「我的畫……似乎忘在這裡?」

「什麼畫?」

「呃……畫得不是很好。」

「畫了什麼?」

「以妳為藍本的畫。還記得我們前幾天在屋頂上見面時,有隻鳥兒飛來停在妳的肩膀上吧?」

「我知道。」

育未抬望天花板,回想著留在心中的印象:「那一幕令我聯想到天使,於是用那個當題材作畫。」

「天使?我沒看到。」

「是嗎……」育未繞了一圈美術教室,也沒找到畫。

「……跑哪去了?」

「或者妳忘在別的地方了。」

「也許吧……」接著育未問道:「妳在畫什麼?」

「沒什麼,這裡有幅畫,我動手修改了一下。」

育未探頭瞄了一眼,隨即慘叫出來。

「啊啊啊啊啊~!就是這幅!!」

見到面目全非的畫,她十分衝動地大吼了出來。

「妳把我的畫給毀了~!!」

原本畫的是銀髮金眸的少女,身穿純白連衣裙,巧笑嫣然地坐在水泥柱上,右手輕輕搭在胸前,左手掌心朝上地向外伸展,有著長長羽翼和尾羽的白色鳥兒,停在少女右肩上。

一雙白色的翅膀,右翅在少女背後展開,另一隻羽翅呈往下拍打狀,從往外伸出的左手下方繞著少女的身子,好似從背後用翅膀擁抱著她。畫的背景,是黃昏的天空,距離地平線並不遠的紅色夕陽,以及象徵少女在歌唱的五線譜與躍動的音符。

這幕景象,就如同一幅用中世紀風格畫出的華美畫卷。中世紀,是聖瓦爾普吉斯、聖女貞德等基督宗教聖者輩出,信仰蓬勃發展,形成教會體系與教皇制度,將神的福音傳遍歐陸的『信心時代』(Ages of Faith)。

可是現在……

五線譜被加上幾筆後,成了扭曲帶刺的大網,看上去有幾分類似蜘蛛網,上面的音符被塗成妖艷的紅色,並且大網還跟羽翼連接在一起,好似從翅膀上長出扭曲的藤蔓,開出其色如血,狀若音符的詭異花朵。

翅膀末端的飛羽被加長,好似放大、扭曲的人類手掌。水泥柱被塗改成粗壯猙獰,顏色彷彿凝固血液一般的黑紅籐蔓糾纏盤繞的姿態。

原本空蕩蕩的地板上,出現一隻隻向上伸出,好似想抓緊什麼似地的漆黑人手,彷彿奈落地獄中掙扎的罪魂。然而藤蔓最上端,卻逐漸呈現出羽毛似地形象,最終化作與之不符的鳥兒。

黃昏的色彩被加深,整個背景都暗了下來,夕陽被加深加大後,好似一輪赤月,整個畫面像是用紅色顏料的噴霧噴過般,多了層霧靄般的紅暈。宛如天空睜開一隻巨大的血瞳,朝大地潑灑著赤暉血光。

少女的臉龐與衣著,除了略為變紅、變暗以外,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可是搭配妖異的背景,幽黑與血紅互相結合的意境,令平和的笑意,美麗的金色眸子,都散發著詭譎莫測的氣息。

這幕景象,就如同一幅用中世紀風格畫出的陰鬱畫卷。中世紀,也是黑死病肆虐歐陸,科學思想遭教會打壓,人民生活在毫無希望的痛苦中,惡名昭彰的火刑、魔女狩獵最為猖獗的『黑暗時代』(Ages of Dark)。

要說美的話,這也散發著奇特的美感。可是育未追求的,並不是這種美。

「搞什麼……這下變成魔鬼啦。」

「天使和魔鬼,不過是同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

「喂~別講些不著邊際的話好嗎!?」育未很生氣。

「妳真有活力。」

「當然,我可是田徑隊隊長啊!」她邊說邊用大拇指指著自己胸口。

「喔,妳真厲害。」

「唔唔唔……」

育未發現,不管再怎麼擺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對方都沒有絲毫動搖。好似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理當如此。

「妳好像受到很嚴重的打擊。」

「廢話!」育未重重地跺了一腳:「給我還來!」

「可是,很難恢復原狀了。」

「哼,『很難』又不等於『不行』,總之妳還我就是了!」育未倔強地說道。

「是嗎,那就照妳的意思做吧。」

「噢,完全變了樣……」

話還沒說完,育未注意到窗外,只見夜色幾乎佔據了整個天空。怪異的是,明明教室裡頭的光線已經很微弱,可是眼中的七風與那幅畫,仍舊看得一清二楚。

「糟糕……已經這個時間了!我必須得快回去!」

說罷,立即奔出美術教室。

「呵呵……還真是精采啊……」

獨自留在美術教室內的七風,微笑著目送著育未。

……

時光,平和地流過。

家庭、學校的日常,沒有FARGO、沒有不可視之力,只有平淡、繁瑣的生活。

「真的是……和平無比的世界呢……」

少女站在教室一側,將目光投向窗外,俯瞰下方的城鎮。

「育未,妳說什麼?」

站在右側的有紀,疑惑地問道。此時,她正用念力控制家傳人偶,像玩雜耍般踩著棒球在書桌上走動。

育未搖搖頭:「因為,比起昨天攻略到一半的遊戲裡……封閉設施中,面對種種殘酷,陷入絕望的少女……眼前這一切,幸福得令人想哭。」

「育未,妳這叫分不清現實和虛擬。」有紀繼續吐槽:「這可不像田徑隊隊長會講的話,該不會因為今天田徑隊休息,妳就把跑步的力氣用來多愁善感了?」

「才不,明明是把力氣用來幫妳們戲劇社打雜!」育未立刻大聲反駁。

這時,聽見宣告社團活動結束的鐘聲響起,戲劇社社長,悠衣的姊姊【名倉 悠璃】高喊:「今天就做到這裡,大家收拾一下!」

「謝謝妳,幫了大忙呢!」悠衣邊說邊將道具放回原位。

「那,我回去啦~」

離開戲劇社的社團教室時,育未想起一事。

……有東西忘了拿。

……體育服還在教室裡。

不帶回去不行,只好再去教室一趟。

進入教室後……

空蕩蕩的教室窗邊,銀髮少女坐在那裡望著下方的運動場。

……這回可別把我的體育服改造成泳裝啦。

育未擔心地這麼想著。

對方好似看穿了育未的內心一般,微笑著說道:「剛才看到有件體育服破了,所以順手縫補了一下。」

「什麼!?」育未大驚失色。

「騙妳的。」七風面不改色。

「妳別嚇人啦……」

拿起安然無事的體育服,育未下意識地問道:「妳在這裡做什麼?」

「看著季節漸漸流動。」

「啊……?」育未無法理解。

「這是感受時間流動的最好方法。」

她從座位上站起來:「鐘錶之類的玩意,不過是人類製造的計算工具。為何人類自以為可以藉此束縛時間,並以數字計算和解讀呢……無法理解……」

「可是,就算妳無法理解,時間還是一樣流逝了。」

「是的。時間永遠不會停下腳步,不管如何抓緊,也依舊會流逝。如果有一天,時間消失了呢?」

「怎麼可能?」

「時間隨宇宙誕生而出現。既然會出現,自然也就會消失。」

她展顏一笑,一頭銀髮與夕陽相映生輝。

「那樣的話,宇宙的一切都會靜止下來吧。就像發條式鐘錶沒上發條一樣……」

「不錯的比喻。」她點點頭。

育未感覺對方似乎想告訴自己什麼:「可是,就算真的是這樣,妳難道有本事幫宇宙上發條嗎?」

「名為宇宙的系統,就像個超級、超級巨大的鐘錶,若短少一兩個齒輪、螺絲之類的小零件,到處都能找到替代品。」

七風注視著育未的眼睛。

「比之宙光宇空,區區生命完全微不足道。然而無限的可能、複雜的情感卻都由此而生。微小的意念積累、重疊在一起,便推動了一切。渺小的生命,為何能做到這種事情呢……無法理解……」

育未感覺對方的話,似乎有些不著邊際:「抱歉,我的腦袋不是很靈光,不懂妳到底想說什麼……」

「總之,就這麼看著季節,是最好的。」她仰起頭來,輕輕閉上眼睛:「這樣可以感受到這巨大的時間、我們共有的時間。」

然後她睜開了眼睛。育未看到那雙金色的瞳孔,映著從窗外投射進來的夕陽光輝,變得好似鮮血燃燒起來一般地艷紅。

「與妳一同渡過的相同時間,就是我真正『存在』的感覺。」艷紅的瞳眸,彷彿注視著一切,又好似並沒有注視著任何地方。

「……」育未默默地對視著那雙眸子,心中油然湧出一股好像自己不是第一次見到這雙眼睛的感覺。

「夕陽,是紅色的呢。」

「對啊。」

「真是美麗啊,育未。」

「不只是夕陽,整個世界都很美好,美好得……就像是一場夢。」

一時之間,整個空間都靜了下來。

良久,她才開口:「無法理解……既然妳覺得美好,為什麼還要醒來呢?」

「因為,我不需要糖果。我的願望,並不是這個……」

「是嗎?我真的希望妳可以幸福的。」

「幸福……嗎?這裡真的很幸福,可是……如果必須自我麻痺,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享受幸福生活的話……我做不到。」

「如果要回去那一邊,我不會阻止妳。」

「謝謝。」

※      ※      ※      ※

猶如無星之夜的無盡漆黑……

是闇的體現嗎?

並不是吧,闇應該是與光相對的存在。

而這個什麼都沒有,什麼都看不見,連自身存在都感受不到的漆黑,應該不能稱之為闇,而是……

無。

『……好久不見。』

虛無之中,隱約顯現出某個存在……

『看來,上一次之後,妳冷靜回顧過自己了。』

好似是個十字架,但又跟十字架不太一樣……

『面對另一個自己是很重要的……』

銀色的金屬十字兩旁,各有一個弧形的裝飾……

『心靈的力量、求生的意志……決定了一切。』

看上去像是一雙翅膀……

『所以妳到了這一邊。』

聲音開始漸漸遠去……

『那麼,再見了……』

形象也逐漸回歸虛無……

『……直到我們又一次相見的時刻。』

……

嗶~~~~!嗶~~~~!

「啊……?」

一恢復意識,刺耳的警報聲就鑽入耳朵。

「妳醒了。」

循著熟悉的聲音一望,只見偽娘站在門口。

「千萬別出去,我很快回來。」這是不容拒絕的嚴肅語氣。

「好、好的……」

聽到育未回答後,偽娘立即離開房間。

「……」

警報聲中,育未默不作聲地待在房裡。

……又是誰,成為不可視之力的犧牲者嗎?

……她出門的目的,是為了消滅那名犧牲者嗎?

……算了,那是她的工作,我在這裡等到一切結束就好了。

然而,『那個』來了!

聲音,開始遠去。意識,開始模糊。

視野,開始灰暗。身體,不聽使喚。

戰慄!

彷彿全身血液瞬間被抽乾的感覺,讓身體反射性地一縮。

……為什麼……會在這時候……

另一個意識,開始活動了。

育未眼前出現了錯覺,彷彿自己體內出現一隻莫可名狀之『獸』,朝著心臟露出獠牙。

冷汗直流、寒毛倒豎……卻無路可逃,因為那『獸』就在體內。

恐怖,湧上心頭。

就像被綁在台子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五臟六腑被拉出來,用鈍刀子緩緩切割的恐怖。

死亡,近在咫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聲的慘叫中,『獸』之獠牙刺入了心臟!

※      ※      ※      ※

月宮的房間。

隨意帶些食物回來填飽肚子後,有紀再度拿出人偶。

……『這個人偶中,寄宿著我們無法實現的願望』

……『也許妳會有辦法解放這些願望』

這是有紀的回憶中,媽媽講過的話。

先前由於不明原因,讓她看到祖先的記憶,體會到拯救羽翼少女『神奈』的決意與理想。但她還是不懂,為什麼媽媽……還有遇見羽之子的前人,都溺死在名為『拯救羽翼少女』的理想之中?

「媽媽她們的願望……」注視著人偶,有紀呢喃道:「無法實現的願望……」

嗶~~~~!嗶~~~~!

這時,刺耳的聲音、腥紅的燈光,忽然佔據整個設施。

對於這個狀況,有紀並不陌生。

悠璃陷入失落狀態,遭到追殺、排除時,設施內就是這個狀態。

回憶起育未當時的輕舉妄動,她這才意識到,從昨天到現在,都沒去跟育未碰面、交換情報。

……她現在是乖乖待在房裡,還是又冒然行動了?

就育未向來的行事作風來看,恐怕還是後面的可能性較大。

出於擔心,加上想知道育未現在的情況,並且也想和偽娘打聽,為何觀察月宮的使魔,會讓自己看見那些記憶?

……根據月宮的說法,這使魔是用聖瓦爾普吉斯的油、聖女貞德的心臟製作的。

……其中或許還隱藏了什麼秘密?

想到這裡,有紀做出了決定。

……去她房裡看看吧。

打定主意後,有紀將人偶放回口袋,接著用從月宮房間裡翻出來的斜背包,將使魔放在包裡隨身帶著。這時才注意到,身上還穿著育未借給自己的制服與短裙。

……事情過後,再把衣服洗一洗還她吧。

被燈光映得一片血紅的走廊,猶如動物體內的腔壁,卻又散發著冰冷的無機質感,兩相反差下,形成極不協調的感覺。

循著記憶來到A棟、育未的房間前,推開門一看……

人去樓空。

房間還是那個房間,可是本應在裡面的人,已不知去向。

「怎麼會……」

觀察一下房間的狀況,明白裡面的人還沒離開多久,有紀立即奔出了房間。

※      ※      ※      ※

嗶~~~~!嗶~~~~!

「……啊?」

恢復意識的時候,育未發現自己倒在走廊上。紅色的光線、尖銳的聲音告訴她,事情還沒過去。

……我還活著。

深深慶幸這一點後,她用手撐著牆壁,好不容易才站起身來。

雖然站了起來,可是腰、腿都還在顫抖。

……要快點回房間。

分辨了一下位置,發現這裡是A棟邊緣的一角。

……如果她回來沒看到我,又跑出去的話就麻煩了。

打定主意後,便扶著牆壁走了起來。

才踏出幾步,育未就感受到難以置信的恐怖。

……又!?

隨即否定了這個想法。

……不、不是從體內傳來的,可是感覺一模一樣……

咿咿咿咿咿咿咿……

彷彿就在身邊的莫可名狀之聲,鑽進了耳朵。

……該不會,體內的『獸』來到了現實?

恐怖的感覺,驅使著育未朝反方向邁出腳步。

……我還想活下去。

育未繞了一個圈子,回到自己的房間前面時,卻見一道人影站在那兒。定睛一看,她錯愕地發現,那人影分明就是自己!?

心神還在驚愕中的育未,忽然感到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重重打在身上!

……!?

全身血液、體液瞬間被擠到前方,緊接著向後疾飛的身體,狠狠摔落地面!

「嗚……」

痛苦呻吟中,人影逼近了。勉力掙扎著要爬起來的育未,目光不自覺對上『自己』雙眼。緊接著,許多早已拋諸腦後的心結紛紛湧現,催生出千般煩惱、萬般怨憤,讓她忍不住想要慘叫哭嚎,癲狂失控地暴露出內心最脆弱、最晦暗的一面!

※      ※      ※      ※

在A棟內搜尋一圈,又到育未的房門所在的走廊時,有紀驚見育未倒在地上,而一道模糊不清,隱約呈現出人形的黑影,正朝育未撲過去!

……是『她』!?

見到這個姿態,有紀立即想起,曾一同相處好幾天的,那個正體不明的黑色身影!

「住手!」有紀大喊。

人形黑影一顫,有紀心靈警兆陡生,念動力透體而發,抵擋對方的念動力!有質無實的兩股力量碰撞之處,空氣密度的劇變令光線偏折,而在虛空中揚起一圈圈若隱若現,如漣漪般擴散開來的波紋。

這一下比拼,讓人影與有紀一起後退了幾步。同時,有紀也察覺,眼前的人影絕不是那個『她』,於是高聲喝問:「妳不是『她』,妳是誰!妳要對育未做什麼!?」

人影退開同時,育未瀕臨崩潰的理智也險險恢復過來,於是勉強撐起身子,從喉嚨裡擠出乾澀、顫抖的聲音:「為什麼……要殺我?」

人影回答道……

『因為育未是失敗者,什麼都做不了……』

『拼圖片有缺的拼圖,沒有裝飾的價值……』

『象牙斷掉的冰雕長毛象,就不是長毛象了……』

「住口!」

斷喝一聲,有紀雙手一揚,念動力猶如巨手般擒住人影,同時箭步上前,一腳踹在人影左大腿上!那人影挨這一腳,立即按著大腿跪倒在地!

「呃啊!?」

這時,有紀聽到後方傳來育未的慘叫聲。

……有人趁機偷襲育未!?

但有紀並沒有因此停手。眼見人影掙扎著試圖爬起來,她右手五指箕張,一把按在人影額上,直擊意識、思維的精神力透體而發!

然後,黑色人影宛如幻象般,直接煙消雲散。

「怎麼會……」

有紀刻意不用腰帶劍或飛劍,便是打算制服對方後,用讀心術取得情報,卻沒料到是這種結果……

咕嗷嗷嗷嗷嗷嗷嗷啊哦哦啊!!!!!

如同被逼至絕路,一切希望都已喪失殆盡的野獸發出的絕望慘嚎聲中,一道身影直撲過來!

有紀反射性地以念動力抵擋,卻見……

「育未!?」

少女的眼神裡不見絲毫人性,而瞳孔已變成金色!

「不可視之力!?」

進入設施後,經過一連串際遇而大有進步的念動力,也攔不住育未。

砰!!!!!

有紀整個人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被育未撞得直向後飛,接著重重跌落,在地板摔得七暈八素。

「嗚……」

忍痛撐起身子,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育未七孔流血,用扭曲的姿態四肢著地,整個人東歪西扭地異乎尋常,簡直就像被看不見的絲線懸掛著的屍體。

咕嗷嗷嗷嗷!!!!!

渾身散發著非人氣息的育未,咆哮著猶如野獸般,撲向還沒恢復過來的有紀!

咚!!!!!

沉悶的聲響。

原因是,近在咫尺之際,育未迎頭撞上水晶珠般渾圓透明的障壁。

這個障壁,有紀並不陌生。

「月宮!」

這個名字脫口而出同時,月宮的使魔從斜背包飛出來,擋在有紀前面。

嗷嗷嗷嗷嗷~~!!

育未煞氣騰騰地將雙爪扣在風壁上,往左右一撕!保護有紀的風壁,頓時被這暴力硬生生撕開。

而就在這瞬間,使魔羽翅一揚,宛若水晶球的風壁再度形成,但不是單純的防禦,而是將育未封鎖在內!風壁還一層層疊上去,任憑育未再怎麼破壞,都無濟於事。並且內部自有一股逐步增大的束縛力量,只見育未的動作越來越慢,最終如同琥珀中的昆蟲般靜止不動。

用法術稍加治療後,有紀走近使魔,開口問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等她耗盡力氣嗎?」

「不,那樣的話,她的身體會崩潰的。」

回答的並不是月宮,而是從旁走來的偽娘。

「妳總算出現了!」見到偽娘,有紀立即問道:「妳剛剛跑去哪裡?」

偽娘沒有答話,逕自走近困住育未的晶球狀風壁,宛如要擁抱般伸出雙臂,輕聲說道:「妳應該沒有那麼脆弱的……」

月宮的使魔落在偽娘右肩上,維持風壁束縛同時,似乎還有別的動作?

看著眼前的狀況,有紀小步走到偽娘背後,輕聲向使魔問道:「喂喂,月宮、月宮……妳現在人在哪裡?」

就連做出這個舉動的她,都覺得搞笑。

……我居然把使魔當電話用。

可是,就在有紀認為狀況已經控制住了……

噗通……!

她忽然聽到這個聲音。

勉強形容的話,大概像是放大幾十倍的心跳聲。

隨之而來的是,彷彿地震的劇烈震盪,從育未的身軀直接綻放!發自精神、振動物質、干涉虛空的滔天巨力,一舉崩碎風壁束縛!

下一瞬間,就是撕心裂肺的劇痛!

意識消失前,有紀最後的記憶是,一口又白又整齊的牙齒,狠狠咬中偽娘的脖子,以及好像某種東西被折斷的清脆卡嚓聲!

※      ※      ※      ※

「呃啊!?」育未慘叫一聲。

強烈的劇痛來得突然,她根本沒看清攻擊自己的是什麼,能做只有蝦子般彎起身子,兩手按在劇痛的左大腿上。

緊接著,像是頭顱被塞入炸藥引爆般,眼前霎時一片花白,她白眼一翻,眼眶、耳洞、鼻孔、嘴角都淒慘地滲出血絲……

不過,就在這幾乎致死的衝擊中,少女感覺自己體內之『獸』……再度甦醒!

咕嗷嗷嗷嗷嗷嗷嗷啊哦哦啊!!!!!

……

「啊……?」

醒來的時候,育未一時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還要一段時間才到早上,妳就繼續睡吧。」這是偽娘的聲音。

意識恢復清晰,並發現自己躺在A棟自己房間的床上後,記憶也跟著逐漸復甦。

「啊……對了……我剛才在走廊上,然後……」

……然後?然後怎麼了……

……我記得……

育未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

「我……殺了妳……」

「不,那不是妳做的。」偽娘注視著育未。

從那雙金色的瞳孔,育未看到隱瞞的意味。

「妳騙我……!」育未哭喊出聲。

「是我!是我做的!我記得清清楚楚!」

「妳們站在一起,而我……我撲過去,一手刺穿妳的胸口,捅進有紀的身體!」

育未眼淚直流,顫抖著將雙手提到面前。

「我咬住妳的脖子!然後一扭!卡喳一聲!腦袋歪成可怕的角度!」

「妳、妳一定是來找我報仇的,找我這個殺人兇手報仇的對吧!對吧!」

「……」偽娘默不作聲地看著陷入狂亂的育未。

「喂!妳說話啊……罵我啊……殺我啊……」

育未的聲音越來越小:「求求妳說些什麼……不要那樣一直看著我……」

「育未……」

偽娘輕輕喚了一聲後,褪下身上單薄的黑色連衣裙。育未看到白皙的胸脯上,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傷痕,脖子當然也一樣。

「啊……啊啊?」和記憶中截然不同的景象,讓育未感到一陣強烈的不真實感。

「我沒事喔……」除了脖子上那個嵌著紅色寶石的項圈以外,身上只剩一件白色內褲的偽娘低聲說道。

靠近一些之後,她將育未的雙手扶起來,放到自己的胸部和脖頸上。牛奶般嫩白的肌膚,傳來溫暖的感覺,讓育未狂亂的情緒稍稍得到安撫。

勉強從床上坐起身後,她才發現自己原來的衣服已被褪下,取而代之的是單薄的短袖綠色病號服。

……為什麼妳沒事?

這個問題,育未並沒有問出口。因為直覺告訴她,知道答案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我剛才……到底怎麼了?」沉默了一會兒後,育未收回雙手。戰戰兢兢地問道:「在那之後,有紀她……怎麼了?」

「剛才很危險,妳差點就要被排除了,幸好我們一起努力,避開了最壞的發展。」

「後來呢?有紀她們……」

「我全部的力量,都用來壓制妳了。」

「……」育未注視著偽娘,等她繼續說下去。

「月宮的使魔帶走了重傷的有紀,全副武裝的FARGO工作人員,緊追在後……」

「講重點!!」育未失去了耐性。

「好吧……」偽娘眨了眨眼睛:「為了救有紀,月宮消耗大量的力量。要是被抓的話……」

「夠了!」育未打斷了偽娘的話。

「說不定……她們順利逃掉了喔。」偽娘輕輕坐在育未身旁:「不要放棄希望,好嗎?」

「希……望?」育未露出自嘲的表情:「事情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太軟弱的關係,是我的罪孽!妳認為像我這種衝動又愚蠢的混帳,還配擁有希望嗎?」

「妳只要希望著妳所希望的,那就夠了。」偽娘靜靜地說道。

「我所希望的……」育未低下頭,淚珠再度從眼中滾落,劃過蒼白的臉蛋,落在床單上、病號服上,濺出朵朵淒涼的水花。

「妳已經很努力了,所以現在……好好休息吧。」偽娘用小手摟著育未的肩膀,將她攬進懷裡。

「嗚……嗚嗚……」育未將臉頰靠在偽娘細膩柔滑的胸脯上,繼續哭泣。

不久,她的意識又漸漸模糊。昏昏沉沉中,她像抱抱枕一樣,緊緊摟住偽娘暖呼呼的嬌小身子,滑入了夢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69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近乎完美:聖喬治... 後一篇:【占卜】相親的媒人(鏡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所有觀眾
目前正在連載[被學務主任喜歡的壞學生](小說),有興趣的可以點進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