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光與影的夜物語】1-4、父親

作者:貓眷捲心餅│2019-11-29 19:00:35│贊助:16│人氣:82

  目錄

  入夜以後,天穹黯淡無光。
  如同塗上深黑色的墨水,沒有一絲雲朵和月彎,也沒有任何一顆星點。
  光佑瘦弱的雙手,本來應該提著裝滿食物的塑膠袋。
  但隨著他的遺忘,那袋子也完全消隱,如同一抹霧氣淡化而消失。
  街燈閃爍,是唯一的光源了。他對著熄燈的商店櫥窗,整理自己散亂、如同睡醒般的頭髮,並在寂靜無人的街上大聲唱歌、吹口哨。
  除了他以外,這條街道很安靜。
  畢竟只是一場夢,只是何時醒來,卻又遙遙無期。
  他繼續朝家中前進,路上又遇到那隻漆黑毛色的小貓咪。
  這一次像是站崗般停在前方,蹲坐的姿勢還算優雅、但那厭世般的眼眸,則跟光佑那稚幼卻又充滿怒火的表情很相像。
  「真是煩,都說沒有東西給你了。」光佑瞇眼瞪視貓咪一會,接著隨手揮趕。
  貓咪沒有害怕,只是一個勁著繞著光佑打轉,停在他的鞋子旁,小小喵了一聲。
  「算了,隨便你吧!」發現沒有作用後,光佑不再計較,也就任憑那隻貓跟著。
  那隻貓跟著光佑走到某座大樓的前門花園,再蹲臥著打聲哈欠,目送光佑走進聯合式公寓的大門。
  這公寓由磁卡統一管理對外的門戶,進去後就能看到一位身形精實、眼神也炯炯有神的中年警衛坐在管理室。
  光佑曾看到這位警衛發威,制服一位拿著小刀的年輕人,所以收斂脾氣,不敢小看他。
  當腳步在管理室前發出聲響,引來注意以後,他小心點頭、打了聲無言招呼。
  警衛只是抬頭瞄了一眼後,低頭揮了揮手,沒有多做其他回應。
  於是,光佑踏進自己所屬的大樓區域,按下電梯按鈕。
  望向左手的電子錶,還沒超過七點,他腦袋想著今天的功課,充滿奇妙的算式、和看不懂的英文字詞,認為隨便寫寫,應付過去就好。
  「我就不喜歡那些無聊的功課嘛!都是文字,又全是銜接不起來的東西,感覺好無聊喔!」他對著鏡中的自己自言自語,這是他失去所有朋友,最後剩下的消遣之一,「不過呢!我喜歡小說,尤其那些罪有應得的故事。」
  鏡中的他,當然沒有任何回應。
  不對,連表情、嘴巴的變化也沒有。
  「真的嗎?」鏡中的光佑緩緩開口,聲音如同昆蟲爬動般窸窣,難以聽得清楚,「如果你希望罪有應得的話,也許到達地獄以後,就能明白了……。」
  可能有聽到,但裝做沒有聽到,光佑面無表情,皺住的眉頭也緩緩鬆開。
  他喜歡電梯,雖說這裡空氣停滯,但相當安靜。
  也許前世是貓吧?這種盒子似的空間,可以給他一絲安慰。
  甚至密閉的空間,就是他渴望的歸處。
  幽閉恐懼症的人可能無法理解,但他覺得這裡很安全。不會突然出現埋伏,等著往他屁股踢一腳的敵人、也不會突然從天空淋下一桶水,以及倒扣的水桶。當然,更不會有嘲笑和捉弄。
  他總是把這種安全的地方,稱做『棺材』,好像心臟停滯就能正巧著,讓他永遠休息了。
  想起棺材,他苦笑著,感覺喉嚨能吸收的氧氣,越來越少了。
  光佑背倚著牆壁,感覺電梯向上移動。
  
  接著,似乎三分鐘過去了、接著又過五分鐘了……十分鐘。
  「什麼怪電梯?」光佑輕踢電梯門,好壯大自己的膽子。
  停滯不動、而且孤獨一人的時候,他像是渴望擁抱的孩子,緊緊將右手掌放在肩頭,另一手包住臉頰五官,慢慢蹲坐下來、慢慢的背抵靠電梯邊角。
  「很想回去,對吧?」鏡中的他仍然站著,俯視鏡前的他自己。
  那電梯的數字不斷變動,但光佑沒有看到、也不願抬頭,他的手錶也是,時間不斷向後倒轉,像是瘋狂跑動的馬車輪軸,要帶他回去過往的時光般。
  「回不去的。」光佑自言自語,「過去了的事情,全都不可能再回去的。」
  隨著他的想起,電梯也在十號樓層的燈號止步,門扉噹一聲打開。
  門外,就是光佑的自家客廳,但光佑沒有邁步,只是坐在電梯裡,用那呆滯表情望著。
  似乎很久以前,還跟母親一起住,而父親很少回家的時候,他常常跟下班回家的母親搶電視,爭著看外國影集。
  「我要看外國電影啦!飛車追戰很精采呢!」年幼的光佑在眼前,跟那看來年輕的母親搶著電視。
  她母親則是少女情懷未消退的爭看偶像劇,並抱怨丈夫老掉就不浪漫了。
  「這種偶像劇,到底有什麼好看呢?」小光佑抱怨。
  「你不懂!不會懂啦!」那位母親微笑著,看來就跟少女一樣純真,但是眼角掛淚。
  「為什麼電視裡的小孩都有爸爸,我沒有呢?」小光佑指向電視。
  「因為爸爸要工作啊!」那位母親苦笑著,「電視劇嘛!本來就是夢幻和想像的結合體,很少有人可以真正體驗偶像劇裡的愛情片段。而每個人的家裡,也很少有悠哉清閒的母親,我以前啊!就是這樣長大的。」
  「真的嗎?」小光佑無法理解,他肯定以為自己出世的那一刻,父母就是成年的模樣了。
  「真的!大部分的小孩,都有奔走各地、相當忙碌的父母,你啊!算是很好運了。」
  「所以我……只有爸爸不在家,還是很好運啊?」小光佑繼續追問。
  那位母親緊抱自己的兒子,「對啊!只有我和你呢!這樣就很幸福了。」
  光佑看完這段場景後,任憑電梯緊掩門扉,不想多加評論什麼,他對自己老爸沒什麼深刻印象。甚至,現在也無所謂了。
  電梯的燈號跳動,明明向上升高,卻在數字五號打開了門。
  更加年幼的光佑,正追著自己的母親,而母親手拿V8,一種前一世代,曾經風行的掌上型攝影機,對著光佑的動作拍起紀錄影片,鬧得很趣味。
 
  「真可愛,對吧?」鏡中的光佑,已經變成一道模糊的黑影,那嘴唇顫動著,似是嘲諷。
  「對!」光佑回應,「很可笑的年紀,以為那個年紀的快樂,就會是永遠了呢!」
  想起那段日子,總是漫無目標卻又天真無邪,他微笑著伸手,從褲袋拿起一把銀色的小鑰匙,玩味著看那閃動的光澤。
  啪!電梯再次閉掩。
  然後是沉悶無趣,不斷上升的壓力感受。
  噹!……那清脆一響,像是解開什麼幻術。
  電梯的門扉,在十五號打開了,一道通往家門的走廊長長延伸,像是沒有盡頭。
  左邊那發出幽光的銀色扶把之外,是深入幽暗的完全漆黑,比最黑暗的夜晚還要黑暗。
  而右邊,七零八落的排放著各式門扉。有木頭造的古典大門,也有鐵製,造型相當冷硬的種類。有的橫置在天花板邊角、有的交錯在一起,打成無法通行的叉叉。
  很怪、完全不合常理,但光佑那穿著破舊帆布鞋的雙腳,一步步踏入這個空間,在地面揚起一道塵埃,他身後的電梯也隨『噹』的一聲而閉合,燈號向下離開。
  他數著房門號碼,二零三、二零四、二零五……直到四零四號。
  準備打開門,門卻沒有鎖。
  澄黃色調的燈光自走廊後的客廳流洩出來。
  「媽?妳回來了嗎?」光佑露出難得的微笑,脫掉外出鞋,想著要不要塞進鞋櫃裡。
  他還記得,自己似乎總想要找方法,好讓母親氣得跳腳,作為平常總冷落自己的回報。
  「冷落?是嗎?」光佑自言自語,似乎想起這個詞句。
  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來得時候嗎?
  自言自語著,光佑開了口,「什麼『他』,那是指誰?爸爸還是弟弟?」
  光佑走進客廳,看著電視機大開,那聲音吵著有些刺耳、廁所裡則是唏哩嘩啦的水流聲音。
 
  這不是他母親的習慣,光佑也意會到了。
  「原來如此,老爸終於回來了呢!」光佑抱怨著,「這時間點回來幹嘛?」
  「不期待嗎?」鏡子中的光佑與他對話,而他也開口回應。
  「怎麼可能期待?早就不期待了啦!」
  「一般而言,孩子會期待難以見到的親人呢!難得回家的父親,總會送上禮物、擁抱和祝福,給你難得一見的溫暖。」
  「你忘了嗎?那男人外遇了喔!丟下我和媽媽,跑去和別人廝混呢!這樣的臭男人,我和媽媽還願意讓他回來?這也太寬容了,不是嗎?」
  「喔!」鏡中的他點點頭,「哈!這倒沒錯,你的話有些道理,就這樣吧!可是啊!你真的毫不期待嗎?沒有一絲絲期待?」
  「你又不是我,怎麼會認為我期待?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光佑回應。
  「對!我不是你。」鏡中的他變成黑影,轉瞬消失。
  光佑大字型坐在沙發椅上,卻因為年幼瘦弱,那動作反而顯得幼稚好笑。
  拿起遙控器故意轉台,寧可看那甜得膩人的偶像劇,聽那女主角發出無聊抗議,好像男主角永遠都會對她好,遺忘生日就是大罪過了般……。
  也許只是為了把父親想看的戲劇去除,故意要讓廁所裡的老爸難堪。
  吱啊啊一聲,廁所門被打開了。
  啪噠!那男人光裸的腳掌踩在磁磚地板,一步步邁入客廳。
  光佑的父親是位叫做護紀吾,看來削瘦的男人,總是帶著亂髮、鬍渣滿臉。他一直是非常疲憊的模樣,看來一點魅力也沒有。
  少年盯看父親的側臉,而那位男人則是用一種奇妙、略帶傷感的微笑,看著電視裡的某一幕。光佑不曉得這樣的男人怎麼有辦法找到情婦,既沒有電視男主角的帥臉、也沒有女人喜歡的身材和金錢,到底哪一點會讓別人倒貼。
  「怎麼了?在學校過得怎麼樣?」紀吾終於走入客廳,對光佑露出同樣傷感的微笑,他的上身還穿著白色襯衫、只是少了領帶,也還穿著西裝長褲,他剛才真的在洗澡嗎?
  「還好!」光佑隨口回應,從桌上的袋子中拿出麵包和餅乾。
  紀吾走到衣架旁,為自己換上簡便的居家服裝,看來削瘦的臉龐,但身材仍然結實。
  這讓光佑有些氣餒自卑,他選擇將電視的音量調大。
  「小孩不能光吃這些零食,不然會長不大、被人笑喔!」紀吾明明輕聲細語,卻能壓過電視傳來的大聲嘲笑。裡面的男主角被女主角惡整,全身濕透而朋友們都在笑。但男主角沒有生氣,反而抱緊女主角,要濕就一起濕的笑點……這卻讓光佑吹鼓雙頰,感到相當不自在。
  「你還怕我會被笑啊!」光佑吐出一句。
  紀吾沒有回答,就把半塊麵包和餅乾拿走,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過了一會,響起鍋子的乒噹聲音,以及油鍋炒熱的沙沙聲響。
  接著,紀吾的聲音自廚房傳來,「去洗個澡,準備吃晚飯了。」
  「然後呢?你又要跑不見了?去找你外面偷養的女人嗎?」
 
  紀吾提著飯鍋走回客廳,用一種近乎哀傷的神情看著孩子,「快點吧!你媽也快回來了,去吧!」
  「我有聽到謠言,那個女人是誰?」光佑瞪著他的父親。
  紀吾盛著飯,隨口應答,「什麼都沒有,那是閒言閒語。」
  「真的?」光佑偏頭,試著裝作無知的模樣,但他嘲笑般的表情洩了底。「隔壁那位喜歡找人麻煩的老頭啊!他說有看到喔,看到你和不知哪來的年輕美眉在巷口接吻,鬧得火熱呢!」
  「你連續劇看多了,怎麼可能接吻。」紀吾盛著飯,笑著回應。
  「沒有接吻?但代表有囉?」光佑大喊。
  「我想,我就算有幾位女生好朋友,也沒什麼奇怪吧?」
  「雖然沒有被人看見你們接吻,可不代表沒有事!」
  紀吾抓著頭,顯得很困惑。
 
  「還有,好多人都在傳呢!說你四處找女人,是真的嗎?」
  「都是謠言吧?沒有證據就隨口亂說的話,又怎麼能信呢?」紀吾笑著望向光佑,但慢慢沉下了臉,認真詢問,「你媽媽呢?她又怎麼說。」
  光佑望向電視機,本來想說個謊套話,但是放棄了,「沒有,她什麼都沒說。」
  「那不就沒事了?」紀吾拍了拍光佑的亂髮,但是光佑一揮手就將其推開。
  「怎麼會沒事?」光佑碎念著跑進房間、甩上門扉。
  很奇怪,一個人的時候,不管外表裝得如何堅強,眼淚總會掉下來。
  但光佑,也不會想讓任何人知道、看到的。
  所以他喜歡一個人,在這種狀態下,怎麼難過,也不會有任何人嘲笑。
  然後,還得擺起一張臉孔,將面前的所有討厭鬼,一個個趕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64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光與影的夜物語|日落後的微光

留言共 4 篇留言

ilwiKAMINA
忽然想到韓劇《他人即地獄》男主角在洗手間對著鏡子講話的場景......

11-29 19:13

貓眷捲心餅
查了故事,感覺很有意思。
對鏡子說話那段,記得源自某張恐怖插畫(雖然舊篇沒有這個情境)11-29 22:04
魔力F的十犬王爺
雖然沒有被人看見你們接吻,可不代表沒有事!

這句話怎麼有一點讓人覺得好笑XD

11-29 19:29

貓眷捲心餅
畢竟小孩子都出來了,
這位老爸不管怎麼辯解,都說不過去~11-29 21:55
魔力F的十犬王爺
說的也是呢XD

11-29 22:00

貓眷捲心餅
嗯~'w'11-29 22:07
珀伽索斯(Ama)
這幾天在工作的地方聽到,父親做錯事,孩子很難會原諒父親,
看來這裡也差不多[e19]

01-09 23:16

貓眷捲心餅
只有為人父母,才有機會明白父母的辛勞01-09 23: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icanca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光與影的夜物語】1-3... 後一篇:完成進度了,就好好休息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jtsay88各位勇者
寫了幾篇爛文,卻沒人來罵!你們這樣還算勇者嗎?我要開罵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