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2 GP

[達人專欄] 我是肥宅#34 肥宅受寵若驚

作者:花梨.奇跡の狭間│2019-11-29 18:37:00│贊助:132│人氣:1280

  劇情概要:肥宅再度前往禮堂視察,受到幽夢劇團的盛大歡迎……

  週末的電算中心空蕩蕩的,肥宅坐在電腦前面,心不在焉地檢視資料庫的運作。他啜飲一口剛泡好的即溶咖啡,隨即皺起眉頭:這杯咖啡太甜,害他的舌頭不住發麻。他勉強喝了一口,隨即將杯子推到遠處,不打算再喝第二次。懊惱的肥宅想把心思放回工作上,注意力卻老是被窗外的大雨吸過去,他暗自祈禱,希望這場雨能夠盡早停下來。

  和小夜道別後,肥宅來到學校值班,接著開始下起傾盆大雨,即使關上窗戶也無法隔絕稀哩嘩啦的暴雨聲。肥宅擔心這場雨會影響幽夢劇團的演出,擔心七七因此取消與他的約會,擔心小夜回程被雨淋濕。雖然肥宅無須對這場雨負責,他卻覺得自己負有間接,甚至是道義上的責任。

  正當肥宅被大雨弄得心煩意亂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肥宅瞄了一下來電欄位,是總務處的號碼,他知道對方八成又要找麻煩了。

  「喂,電算中心你好。」肥宅做出公式化的答覆,其實他想說的是:別來煩我。

  「浩然嗎?這裡是總務處,我是黃姐。」話筒另一邊傳來尖銳刺耳的女性嗓音,聽起來像是被掐住脖子的母雞,「我有事情要麻煩你幫忙。」

  肥宅沒有答腔。黃姐不等肥宅回答,便繼續講下去。

  「禮堂今天晚上有活動,我想找人去巡視一下,看看那裡的環境有沒有問題,你方便嗎?」

  「黃姐,妳不覺得,這種事情應該由妳們自行處理嗎?」肥宅慢條斯理地說,「我沒記錯的話,總務處今天有三個人值班,應該輪不到我出馬才對。」

  「他們有事出去了。」

  「那就叫他們回來。」

  「他們一旦出去,就要很晚才會回來。」黃姐語帶不滿地說,「他們就是那副德性。」

  肥宅當然知道這件事,總務處的那兩個人是現任校長的老友,當年透過關係來到這裡工作,表現爛得嘆為觀止,整天找理由溜出去抽菸閒晃,有幾次還喝得酩酊大醉,最後得由工讀生將他們領回來。許多人希望他們滾蛋,可是他們有校長撐腰,大家也只能恨得牙癢癢的。

  「你就來幫我這個忙吧,浩然。」黃姐假惺惺地說,「你有上次的巡視經驗,況且你那裡也沒事可做。」

  「外面雨這麼大,你要我冒雨走過去嗎?」

  「你可以撐傘啊。」

  要不是肥宅咬住自己的香腸嘴,髒話鐵定會衝出口。

  「哈哈,我是跟你開玩笑的。」黃姐自顧自地笑著說,「老張等一下會經過你那邊,我要他順路開車送你到禮堂,這樣你就不用走過去了。」

  「老張不是工友嗎?他怎麼有車?」肥宅疑惑地說。

  「他當然有車,不然怎麼載垃圾?」

  「太棒了。」肥宅咕噥著說。

  幾分鐘後,肥宅就搭上老張的垃圾車。車內有一股令人作嘔的酸臭,老張的身上有一種阿摩尼亞的騷味,嘴裡不時散發陳年的煙味,肥宅很想開窗透氣,可是窗外下著大雨,他根本無法開窗。年過六旬的老張熱情地和肥宅攀談,對當前局勢大肆批評,話語中不時夾帶著髒話,讓肥宅聽得心煩意亂。

  「豬頭政客口裡嚷著發財,老子卻根本沒發財啊!真他媽的混帳!」老張罵道。

  基於禮貌,肥宅擺出傾聽的模樣,不過心思已經跑到其他地方。總務處臨時交辦任務給他並不稀奇,事實上,學校的其他單位也喜歡找他幫忙,剛開始只是一些簡單的跑腿,後來變成業務視察與活動籌辦,有時候連校長都會交辦任務給他。

  「你做得比任何人都來得好,所以大家都想請你幫忙。」校長曾經這麼對他說。

  肥宅起初很不喜歡這類的臨時委託,他寧可在計算中心維護資料庫,但是他必須承認,這些委託確實讓他學到不少東西,還擴展了他的人脈,然而肥宅還是比較喜歡原本那種與世無爭的生活。

  「犯賤的政客面對華夏打壓卻悶不吭聲,他們怎麼不上吊自盡啊?我操!」老張連珠炮轟地持續開罵。

  老張的垃圾車來到禮堂側門,將放肥宅下車後隨即駛去,肥宅鬆了一口氣,慶幸總算可以擺脫那個臭死人的環境。禮堂側門上方是挑高的屋簷,下方不會被雨淋濕,附近有幾個臨停用的車位,一部舊款式的廂型車停在那裡,車身流下的雨水在地上形成一片片水漥,有一個人埋首於車子後方,翻找後行李箱的物品。肥宅感到疑惑,除了臨危受命的他,還有誰會這麼早來到這裡?

  正當肥宅納悶的時候,那個人站了起來,與肥宅四眼相對。肥宅眼前是一位俊美的少年,身高只比肥宅矮了幾公分,短捲的髮型十分清爽,他穿著拼接丹寧外套搭上瘦筒長褲,給人一種充滿活力的印象。那位少年一見到肥宅,便露出友善的笑容。

  「早安。」那個人聲音宏亮,而且充滿精神。

  「早安。」肥宅說,「冒著大雨來到這裡,辛苦了。」

  「不會。」那個人眨眨眼,「今天是我們嶄露鋒芒的日子,區區的雨勢算不了什麼。」

  肥宅將腦內的線索拼湊在一起,隨即得到結論。

  「你是幽夢劇團的人?」肥宅問道。

  「正是如此。」那個人笑得十分燦爛,「幽夢劇團的朔風在此參上,請多指教!」

  肥宅和朔風並肩走在走廊上,後者手裡抱著一個大箱子,那是他從後行李箱翻出來的。

  「所以,你是學校來視察的代表囉?」朔風說。

  「只是來巡視而已,看看場地有沒有狀況。」肥宅回答,「你手上的箱子是什麼?」

  「人造樹,用作舞台的背景。這間禮堂設備很不錯,音響設施還是新的,我們只需要一些裝飾,就可以把舞台變成精彩的劇場。」

  「我倒是認為這間禮堂不夠好,學校不該這樣對待你們。」肥宅想到琉璃告訴他的內幕,就感到心頭火起。

  「謝謝你,不過這間禮堂已經很堪用了,光是可以遮風避雨這點就很值得了。」朔風笑著說,「根據氣象報導,這場大雨將持續到下午,如果我們在原本的日晷廣場公演,勢必要取消活動。命運就是這麼微妙,同樣一件事,起初以為是壞事,後來卻變成好事,誰知道呢?所以囉,不需要對得失鑽牛角尖,只要盡力而為就行了。」

  朔風講這些話的時候神采奕奕,散發著自信的光輝,讓肥宅對眼前這位少年多了一份佩服之意。

  「你們晚上才要公演,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肥宅問道。

  「我們打算舉行內部的讀書會,讓大家聚在一起念書。」

  「我挺意外的,我還以為你們會在開演前加碼練習呢。」

  「其實正好相反,我們在開演前會刻意避免練習,藉此保持平常心,不至於患得患失。」

  「這場讀書會有強制性嗎?」

  「沒有,但是大家都會來。」朔風有些驕傲地說,「我們是一個家庭,就算沒有強制,大家也會前來共襄盛舉。」

  肥宅想到琉璃也曾經講過類似的話,他們對自己的劇團都很自豪。

  「了不起。」肥宅點頭說,「在這個個人主義當道的時代,你們還有這麼強的向心力,實在難能可貴。」

  「謝謝。」

  「話說回來,你們怎麼會選擇舉辦讀書會呢?照理來說,應該安排一些可以放鬆的團康活動才對啊。」

  朔風沉默了一下,才緩緩開口。

  「我們需要讀書。」朔風說,「對我們這些年輕的演員而言,最困難的地方不是發揮演技,而是如何在戲劇與現實之間達成平衡。即使擁有豐富的戲劇經驗,我們仍舊必須取得學歷,才能在社會上立足,而考試正是取得學歷的最大難關。我們經常為了練習表演而削減讀書時間,才打算利用開演前的空檔,將大家聚在一起念書,稍稍彌補平時荒廢的學業。」

  「我懂你的意思,我國的環境對文藝工作者並不友善。」

  「這是整個社會的問題。」朔風苦笑著說,「我國強調讀書至上,對工藝與文創普遍抱持負面觀感,認為這些是不入流的行業。但是他們沒有想過,房子是工匠建造的,便當是伙伕燒出來的,電影是演員演的,正是這些人貢獻專業,他們才能享受充實的物質與精神生活。將行行出狀元等俚語掛在嘴邊,卻自以為是地替各行各業打分數,製造層級的摩擦與對立,這就是我們社會的作風,而我認為這是不對的。」

  肥宅認同地點頭,他身邊就有許多懷著類似偏見的人。他的主任就是一個典型,觀賞海外影集樂此不疲,卻經常不經意地表露出對演藝圈的鄙視。他的同事也沒好到哪裡去,老是囑咐孩子說『不念書以後只能當水電工』,卻不知道水電工正是一門專業,其收入可能比他還要高。

  「難為你了。」肥宅說。

  「我是無所謂,我只是想為其他團員抱屈,他們對這世界懷有美好的憧憬,我想讓他們有機會逐夢,保護他們不被現實的殘酷摧殘。」朔風說。

  「了不起。」肥宅認同地說,「幽夢劇團的朔風,你是一位堅強的人。」

  「謝啦。」朔風笑著說,「大家經常稱讚我演技好或容貌俊美,很少人稱讚我堅強呢。」

  「是嗎?」

  朔風轉過頭望著肥宅,「你是不是之前曾經陪琉璃視察場地,隨後還替她拍宣傳短片的那個人?」

  「何以見得?」

  「琉璃曾經形容過你的長相。」朔風說,「心寬體胖,眼鏡後面是一對智慧的雙眼,勇氣比任何人都來得多。」

  「太誇張了。」

  「所以的確是你囉?」

肥宅點點頭。朔風停下腳步,朝肥宅低頭致意。

  「我代表幽夢劇團謝謝你,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朔風真誠地說。

  「我不記得有做過值得感謝的事。」肥宅低聲說道,宣傳短片的低迷瀏覽數讓他備感挫折。

  「你拍的短片已經被推爆了。」朔風說,「光是你那部影片的瀏覽數,就比我們之前所有影片的瀏覽數加起來還要多。在網友的要求下我們決定加賣預售站票,結果也是一下就被搶光光。多虧你的影片,連許多原本不知道幽夢劇團為何物的人都慕名而來,替我們在網路上宣傳,這是前所未有的盛況。」

  肥宅張大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不可能吧?」肥宅勉強說道。

  「是真的。」朔風笑著說,「你待會可以將那部影片叫出來看看,那個瀏覽數可不是蓋的。」

  「如果妳說的內容屬實,那一定是琉璃的功勞。」

  「以及你的功勞。」朔風肯定地說。

  「沒這回事。」肥宅雙手一攤,「我只提供素人等級的拍攝與編輯而已。」

  「琉璃信賴你。」

  「或許吧。」肥宅含糊著說,「我不覺得這算是功勞。」

  「琉璃信賴你,才願意接受你的提案,在你面前嶄露演技。此外,能夠在這麼倉促的情況下利用手邊資源,拍出頗具水準的影片,這無疑是你的功勞。」

  「謝謝。」肥宅小聲地說。

  「大部分的劇團成員已經來到禮堂,你等著看吧,他們一定會熱忱歡迎你的到來,簇擁在你身邊,表達由衷的感激。」

  肥宅揮揮手,覺得朔風的說法太過誇張,心裡卻覺得很高興,還有些不好意思。

  「琉璃也來了嗎?」肥宅順口問道。

  「當然,她很想和你重逢呢。」朔風輕聲地說,「真羨慕你。」

  肥宅抓抓頭髮,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羨慕的。

  兩人走到走廊盡頭,一扇門出現在他們面前。

  「過了這個門就是禮堂了。」朔風說。

  朔風加快了腳步,走在肥宅的前方。肥宅望著朔風的高挑背影,然後視線往下移動,掠過腰部與臀部,移至左小腿。肥宅察覺朔風的左腳步伐有些踉蹌,雖然不是很明顯,卻逃不過他的眼睛,他正在思索這個步伐的現象,然而朔風隨即推開禮堂的門,開門的嘎吱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禮堂的景觀比起先前肥宅來的時候改進許多,施工的灰塵被清掃乾淨,中間空地整齊放置了數百張摺疊椅,靠近舞台的位置放了兩張長桌,約有十幾個人埋首於長桌前方看書,這些人全部都是孩子。其中一位打赤膊的少年抬頭看見朔風,立刻向朔風揮手問好。

  「朔風,歡迎回來!」那位少年的聲量霹靂大,整個禮堂頓時充滿他喊話的回音。幾位孩子明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喊話嚇到了,他們抬起頭,一臉不悅。

  「大牛,吵死了!」一位圓胖的男孩說,「我的週期表背到一半就被你打斷了。」

  「拜託,貓哥,俺可是和咱們的團長打招呼耶!」名叫大牛的少年喊道。

  「你可以用揮手代替喊話啊。」貓哥抱怨道。

  「俺是行動派的,既然要動手,當然也要動口!」大牛看見肥宅站在朔風身旁,便開口詢問,「團長,那個人是誰?」

  「他是替我們拍宣傳片的人。」朔風熱絡地說。

  孩子們這時全部抬起頭來注視肥宅,肥宅朝這群人揮手,算是和大家打招呼。

  「他是琉璃口中的那位肥宅嗎?」一名孩子問道。

  「沒錯,就是他。」朔風說。

  孩子們的眼睛幾乎是同時一亮,他們紛紛站起來,連走帶衝地跑到肥宅面前,將肥宅簇擁起來。

  「謝謝你替我們拍宣傳片!」

  「你就和琉璃形容的一樣,充滿福態呢。」

  「那部影片的畫質真好,是用哪個牌子的手機拍的?」

  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對肥宅抱持濃厚的興趣,以及不加掩飾的友善,讓肥宅受寵若驚。

  「肥宅?」

  肥宅抬起頭,看見那位叫出他暱稱的人站在不遠處,手上拿著手帕,對他投以驚訝的眼神,那是琉璃。

  「肥宅!」

  很快地,琉璃臉上的驚訝變成喜悅,她揮著手直奔肥宅而來,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圍在肥宅身邊的團員們見狀連忙讓開一條路。

  「早安,肥宅。」琉璃停在肥宅面前,笑瞇瞇地說,「謝謝你來看我們。」

  「不客氣。」肥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是來巡視場地的,這裡有任何狀況嗎?」

  「目前沒有。」琉璃很快地說,「你最近還好嗎?」

  「我很好,託妳的福。」

  「來,請稍事歇息吧。」琉璃環顧周遭驚訝的團員們,擺出認真的模樣,「好了,大家,現在還是念書時間,趕快回座位吧,等到休息時間再好好放鬆。」

  琉璃和大家領著肥宅朝長桌走去,朔風走在最後面,注視著琉璃的表情五味雜陳。

  「所以,你又被學校派來視察了?」琉璃問道,不時玩弄著手上的白手帕。

  「沒錯。」肥宅說,桌子前面堆滿了零食和飲料,這些是幽夢劇團的成員們主動提供的,「總務處就是喜歡找我當工具人,我一定要在下次的校務會議表達抗議。」

  「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得感謝他們。」

  「此話怎講?」

  「若沒有他們,我就沒機會認識你了。」

  琉璃對肥宅眨眨眼,肥宅抓抓滿是痘痘的臉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琉璃的這番話。劇團的其他成員表面上是在看書,眼神卻經常轉到肥宅這邊,不時低聲咬耳朵。

  「外面這麼大雨,你們來到這邊想必不輕鬆吧。」肥宅問道。

  「沒這回事,大部份的團員都是在下雨前趕來的。少數團員住得比較遠,由朔風開車接送,才來得比較慢。」琉璃開始用手逐一清點在場人數,「除了婷婷以外的人都來了,婷婷她喜歡熬夜,經常到最後關頭才會現身。」

  「那妳是什麼時候來的?」

  「七點。」

  「太早了吧!」

  「拜託,肥宅,我們都習慣早起,七點已經算很晚了。」

  「有人接送妳嗎?」

  「怎麼可能?」琉璃笑了出來,「我在劇中經常扮演上流階層,現實中卻沒那麼好命,我得靠自己才行。」

  「這麼早出門,妳的父母不會擔心嗎?」

  正在讀書的團員們聽見肥宅這句話,不約而同紛紛放下課本,露出驚駭的驚情。朔風猛然轉過頭,用擔心的眼神望著琉璃。琉璃眼中的光彩頓時消失,她低下頭,使勁撕扯手中的手帕。

  「不會的。」琉璃柔聲說道,「他們不會擔心的。」

  肥宅不是傻瓜,他從其他人和琉璃的反應,就知道自己捅到蜜蜂窩,立刻將原本想追問的話吞了回去,但是傷害已經造成了。

  「抱歉。」肥宅小聲地說,兩手焦慮地互相緊握。

  琉璃放鬆下來,用手指輕點肥宅的手背,露出俏皮的神情。

  「這不是需要道歉的事。」琉璃愉快地眨眨眼,「謝謝你關心我,肥宅。」

  肥宅覺得舒坦多了,琉璃的肢體語言比她講的話更能讓他心安。

  就在這時,禮堂的大門被猛然推開。門外站著兩個人,她們共撐一把雨傘,不過身體已經被淋得渾身濕透。

  「幽夢劇團的婷婷出現了,看來她又是最後才來的人。」一名長捲髮的年輕女孩在門口大聲說道,就像是在發表演說,不顧自己的一身狼狽,「她從遠方來,手裡拿著傘,渾身濕透透,卻不以為意。她望著團員們,享受著這一刻,內心喜不自勝…」

  「婷婷!妳怎麼被雨淋成那樣?」朔風訝異地喊道,她連忙站起身,從旁邊的旅行箱裡抓出一條浴巾,「趕快,用這個把身體擦乾,別再即興饒舌了!」

  「朔風,不要打斷人家啦,人家的靈感都被妳弄跑了。」名叫婷婷的女孩誇張地嘆口氣,用手抹掉臉上的雨水,「對了,可以給人家兩條毛巾嗎?這裡還有一個人需要擦乾。」

  婷婷將身後的人拉到前面,肥宅見狀不禁一呆,他認識那個人。

  那個人是小夜。

  (待續)

其他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63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肥宅

留言共 3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11-29 20:30

Zidanet
看到討論職業那部分心中有感。

我很幸運,家人在我國中時代我移民到國外。這十幾年來觀察了一下,發現國內職業分貴賤的基本原因並不在於收入,而是在於「做事時是否光鮮亮麗」。如果你工作時可以看起來一派輕鬆,下班後不用先洗澡才能去跟朋友聚會,那你的工作就是好工作。如果你的工作會讓你下班時一身灰一身髒汙,那就是你活該小時候不讀書。這樣的歧視也跟中國從古至今「士農工商」的排列脫不了關係,畢竟在帝制時代最容易當官發達的路線就是勤讀書。

小夜不是回家了,怎麼會被婷婷建輝這裡來?難道路上出了什麼狀況......?

12-01 04:28

希羅哈涅
覺得這集有好多伏筆
期待下集0w0

01-05 19: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vermili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田中草男】獅子與駝鹿的... 後一篇:【田中草男】獅子與駝鹿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