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學生會的賭博》

作者:悠閒紅茶(冷卻中)│2019-11-23 17:45:26│贊助:30│人氣:478

《學生會的日常》 ← (點擊即可前往)


    學生會的賭博
  
  「歡迎各位來到琴瑟學園學生會執行部的專用賭場!」
  
  抬腳放在長桌上的學生會總務──謝杜康靠著椅背、熱情地張開雙手歡迎紛紛走進室內的學生會成員。
  
  他們無不因為眼前的景象而忍不住感到一陣困惑。
  
  平日用來開會討論、整理報告資料的長桌,如今被鋪上了一塊鑲有金邊的花俏黑布,而上頭還擺著一排又一排標有面額的塑膠籌碼。
  
  正如謝杜康方才所言:這裡簡直就像是非法的地下賭場。
  
  「雖然我有很多話想說,不過我還是姑且先問一下好了。杜康你在搞什麼飛機啊?」
  
  率先提問的是學生會長──西門曜日。儘管額上青筋暴露,不過他仍發揮了組織領導人的寬闊胸襟,耐著性子詢問把玩桌上籌碼的謝杜康。
  
  「三不五時就翹課不來學校這件事我們待會再討論,不過你把學生會室搞得像賭場一樣是打算要幹什麼啊?」
  
  「問得好!我親愛的會長。」
  
  面對氣得咬牙的西門曜日,謝杜康只是不以為意的彈響手指,依舊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他放下手中的籌碼,並用宛如舞台劇演員般的浮誇表情說:
  
  「那當然是為了要促進我們之間的感情啊!」
  
  「你的遺言就只有這些嗎?很好,你給我待在那裡別亂動。」
  
  「唉喲!會長大人你太認真了啦!再說比起會長你。沒有惡意。我比較想和可愛的曉義學弟一起加深感情呢!」
  
  「咦、咦……!那、那個……
  
  突然被謝杜康指名的學生會會計──陳曉義不禁膽怯的後退了幾步。不過那或許也是無可厚非的吧。畢竟陳曉義本來就很內向怕生了,更不用提謝杜康還是認真的了。
  
  謝杜康是雙性戀。
  
  這並非什麼私底下的猜測,而是他本人所親口說出的事實。男性方面,他喜歡就讀高中一年級的陳曉義;至於女性方面的話──
  
  「放心啦,我又不會吃了你。如果你不想和學長我加深感情的話,那麼~文梅學妹這周末有空嗎?」
  
  「不好意思,不過我已經決定好要跟曉義一起去圖書館唸書了。」
  
  學生會書記──墨文梅笑咪咪地這麼拍手婉拒謝杜康的邀請。儘管對方是位在搭訕失敗後就立刻轉移目標的問題人物,不過她的應對卻仍和往常一樣不失優雅。
  
  順帶一提,墨文梅口中的安排讓陳曉義難掩困惑地低喃:「有、有這麼一回事嗎?」看來他的周末計畫已經在此刻敲定了。
  
  「欸欸!那我呢?那我呢?我能一起去嗎?」
  
  「呃、這個……
  
  「學長,圖書館裡可是禁止飲食的喔。」
  
  「嗯?那不是常識嗎?我怎麼可能──
  
  「喝酒當然也是不行的喔。」
  
  「!」
  
  謝杜康宛如被閃電劈中似的瞪大了雙眼。
  
  「圖書館裡……不能、喝酒?」
  
  「是的。不能喝酒。」
  
  「為、為什麼……
  
  「那當然是為了要預防有人發酒瘋啊。」
  
  雖然這樣的說法也不無道理,不過最根本的原因應該是在於,喝酒也被歸類在飲食的一環之內吧。
  
  不只邀約被接連拒絕,就連和心上人(而且還是兩位)一同出門都被殘酷的現實給阻礙,謝杜康不禁沮喪地垂下眉頭。
  
  他雙膝跪地、憤恨不平地捶打地板。
  
  「為什麼、為什麼!喝酒什麼的……難道錯了嗎?」
  
  「你還好意思說啊,你這在高中就變成臭酒鬼的垃圾殘渣。還有你身上的臭味到底是你的體臭還是酒味啊?」
  
  如連珠炮般接連道出無情事實的是學生會副會長──方落櫻。她的眼神冰冷得就像是看到了什麼人行穢物似的,眼中滿是顯而易見的輕蔑。
  
  就如同方落櫻所言,謝杜康是位不折不扣的酒鬼。他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思念著酒精,以至於他經常會偷帶酒來學校滿足肚子裡的酒蟲。
  
  儘管他已經到達法定的飲酒年齡了,不過既然他還是位學生,那當然就得要好好遵守校規才行──這裡就先暫且省略他平常是怎麼和西門曜日以及其他師長們鬥智鬥勇的。
  
  「呀~總覺得光是聽到這直言不諱的辱罵就能讓人振作起來了呢!」
  
  「你也未免太噁心了吧……
  
  看到謝杜康絲毫沒有因此生氣,反而還一臉神清氣爽的模樣,方落櫻就不由得感到有些傻眼。不過那並非因為謝杜康有著叫人卻步的特殊性癖在,而是他單純認為要是過度在意他人的眼光的話,那麼前進的腳步就勢必會止步不前罷了。
  
  「不過我說落櫻小妹啊,雖然妳主動向我搭話我是很開心沒錯啦,但是我可不想惹一旁的會長大人吃醋啊。」
  
  「杜康你是喝醉了嗎?我為什麼要為那個醜女吃醋啊?」
  
  「我為什麼要把生命浪費在那頭腦子有問題的公豬上啊?」
  
  「喂!妳說誰腦子有問題啊?」
  
  「我才好奇你說誰是醜女咧!」
  
  「哎呀哎呀。」
  
  「你們兩個還真是不坦率啊。」
  
  「閉嘴啦!」
  
  「吵死了!」
  
  眼前默契十足的進行反駁的西門曜日和方落櫻,讓謝杜康忍不住心想:我什麼時候才能和曉義學弟變得這麼要好啊?
  
  不過一碼歸一碼,現在得先確保計畫能夠順利進行才行。謝杜康用力指向西門曜日,語氣嚴厲地指責道:
  
  「你看吧!會長!就是因為你們老是在爭吵,所以我才會決定要透過玩遊戲來促進我們之間的感情的啊!為什麼你就是不懂呢!」
  
  「第一:剛才是因為你們在那邊調侃,所以我才會生氣的;第二:這種事情你應該要提前報告,而不是自己擅自決定才對;第三:就算是這樣,也沒必要把學生會室搞得像地下賭場一樣吧?」
  
  「哎喲!會長你難道不知道驚喜和氣氛可是很重要的嗎?再說我還有準備這次活動的小獎品喔!」
  
  「小獎品?」
  
  「沒錯!」
  
  謝杜康伸手探進口袋、用力地將裡頭的東西給放到桌上──
  
  「…………杜康,你所謂的獎品該不會就是這盒保險套吧?」
  
  「是啊!這盒標榜超薄型的十二入保險套就是本次活動的獎品喔!」
  
  「…………雖然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你為什麼會有這個?」
  
  該不會──西門曜日倏地瞇起雙眼、目光銳利得好似要刺穿謝杜康。
  
  「……你經常用到這東西吧?」
  
  「那怎麼可能啊,我的第一次可還沒有送人喔。」
  
  「那你為什麼會有這東西啊?」
  
  「喔,因為酒後消費啊。」
  
  「……這理由意外的很有說服力呢。」
  
  「就我個人而言,我還挺希望你能再多懷疑一下呢。」
  
  不過這也只能算安慰獎而已──謝杜康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了另一項東西。
  
  「真正的獎品是這個!某位因為意外發現女友劈腿而決定奮發向上、努力練習球技的棒球社社員送給我的──最新開幕的海生館情.侶.優.惠.票!怎麼樣?贏的話會長你就能和副會長一起去約會囉?」
  
  「誰要和那個白癡去約會啊?」
  
  「…………
  
  和在第一時間反駁的西門曜日不同,方落櫻這次不僅沒有罵回去,甚至就連嘴巴都沒有張開。
  
  顯而易見的驚訝瞬間瀰漫在所有成員之間。
  
  「!」
  
  西門曜日的臉上浮現出了宛如意外目擊到外星人般的驚恐。
  
  「學、學姊……?」
  
  陳曉義則對從未發生過的情況感到慌張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唔嗯嗯~手機手機……
  
  墨文梅則似乎打算要叫救護車過來的樣子。
  
  方落櫻並沒有理會一旁手足無措的三人,只是若有所思的瞇細雙眼。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用宛若使勁揮下柴刀的銳利語氣問:
  
  「……為什麼你不直接邀請曉義或文梅一起去呢?」
  
  她的問題可說是直直切入了核心。與其找藉口舉辦什麼活動,倒不如直接拿票邀請心上人一起去不就得了嗎?
  
  面對理所當然的疑問,謝杜康只是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
  
  「要是可以的話我當然也想啊~不過妳應該也知道我已經被他們拒絕過多少次了吧?」
  
  絕對已經超過上百次了吧。而那個數字又在剛才增加了。所.以.說.呢──謝杜康一臉得意地張開雙臂接著說:
  
  「要是藉由舉辦活動的方式來提供門票,而我又『剛好』獲勝的話,那他們倆說不定就會因為被歡樂的遊戲氣氛給沖昏了頭,而決定跟我去約會了不是嗎?再說這麼做還能順便促進成員之間的感情呢!這豈不是一箭雙鵰的好主意嗎?」
  
  「哼嗯嗯……
  
  謝杜康笑嘻嘻地這麼解釋道,讓方落櫻更加懷疑的瞇長了雙眼。
  
  若是依照現場氣氛來投票的話,那八成會是謝杜康本人的贊成票、方落櫻的懷疑票,另外加上兩張學弟妹們的廢票吧。
  
  剩下的最後一票將會決定遊戲的下落。
  
  而手中握有關鍵票的西門曜日的選擇則是──
  
  「…………唉,既然都說是促進感情的活動了,那就辦吧。」
  
  「好耶!讚啦!」
  
  「不過我有個條件。」
  
  他倏地打斷謝杜康的歡呼,並豎起食指接著說:
  
  「不論是不是第一名,只要我贏你的話,那麼你今後一個月就得要乖乖來學校上課。」
  
  「既然這樣那我也有個條件:要是我贏會長大人你的話,那麼我今後一個月就能自由帶酒來學校喝。沒問題吧?」
  
  「沒問題。」
  
  「成交!」
  
  在爽快的和對方達成共識後,謝杜康便拿起桌上的撲克牌,開始解釋遊戲規則。
  
  「既然目的是要來聯絡感情,那麼我們就來玩簡單的21點吧!大家應該都知道遊戲規則吧?點數加起來超過21點的就算輸,而最接近21點的則是贏家。至於點數的部分,2~10就原本的點數來計算,而J、Q、K這些人頭牌則一律算作10點,A則可以做為1點或11點來計算。規則大概就是這樣。有問題嗎?」
  
  「……我有。莊家是誰?」
  
  「問得好!那當然是由我作莊啊!」
  
  聽到謝杜康的回答,方落櫻的表情頓時變得像是在咂嘴那般。
  
  不過那也不能怪她。畢竟要在遊戲上贏過謝杜康本來就是天方夜譚了,更不用提是撲克牌這類容易出老千的遊戲了。
  
  「以防萬一,先讓我檢查一下那些卡片。」
  
  「欸~落櫻小妹妳該不會是在懷疑我會作弊吧?」
  
  「那還用說。遊戲是你提議的,東西也是你準備的,白癡才會相信你這臭酒鬼不會在哪裡動手腳。」
  
  「說得也是呢。不過沒差,反正我早就把牌給記起來了。
  
  「嘖……
  
  謝杜康那像是隨口胡謅的發言,讓方落櫻忍不住咂了聲舌。
  
  因為她很清楚那並不是在說謊。
  
  對謝杜康來說,出老千只不過是在加速遊戲結束罷了。就算什麼都不做,他的贏面也還是大於在場所有的人。
  
  謝杜康並沒有理會一臉嚴肅的檢查撲克牌的方落櫻,只是如往常般的露出了和她此刻完全相反的輕浮微笑。
  
  「對了,我還有順便買大家的飲料喔!畢竟說到舉辦活動,怎麼可以少了飲料呢?雖然我個人是比較想喝酒就是了。來,我記得學弟喜歡喝檸檬紅茶對吧?」
  
  「謝、謝謝學長……
  
  「哎喲~用不著那麼客氣啦。不過要是你真的想感謝我的話,那就帶我去可以喝酒的圖書館來個浪漫的約會吧?」
  
  「想也知道不可能會有那種地方的吧?」
  
  「會長大人你還真是沒有想像力呢。算了。來,學妹的是梅子綠茶,至於會長和副會長的是……能量飲料!」
  
  「為什麼我和那隻母狗的飲料和其他人的差這麼多啊?」
  
  「那當然是因為我想讓會長大人您充滿精神的輸給我啊!」
  
  「…………
  
  「開玩笑的啦!我只是想讓會長大人和副會長大人,能更~有精神的去加深彼此之間的深厚感情罷了。」
  
  「和那隻母狗?算了吧。」
  
  「人類是要怎麼和公豬加深感情啊?」
  
  「是啊。再怎麼說,人類都是不可能和連去吃個飯都能點錯餐的母狗加深感情的。」
  
  「吵死了!那還不是因為那個店員沒聽清楚的關係!再說我不都已經向你道歉過了!真不愧是心眼小的早洩公豬啊!」
  
  「至少比妳這動不動就罵人的婊子還好吧?」
  
  看著和樂融融地順勢吵起來的兩人,謝杜康和墨文梅不禁露出了欣慰無比的微笑。
  
  (啊啊,看來『今天』替他們買能量飲料是對的呢……
  
  (哎呀哎呀,看來會長之後應該會找理由『沒收』那盒保險套吧。)
  
  順帶一提,陳曉義則是坐立不安的看著感覺隨時都會撲上對方的兩人。
  
  (雖、雖然知道他們的『關係』很特殊……不過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
  
  完全沒人起疑呢──和嘻皮笑臉的表情相反,正一步步抵達「真正的目的」的謝杜康愉快的心想:計畫很順利呢。
  
  
       ◇
  
  
  直接來說說遊戲中期的發展吧。
  
  謝杜康如預期中的暫居第一,而排在他身後的則是──
  
  「……叫牌。」
  
  聽到要求,做莊的謝杜康便俐落的丟出手中的撲克牌。滑過桌面來到對方面前的牌是A。
  
  對方接著翻開原先拿到的暗牌。是10。加起來剛好是21點。
  
  「哎呀哎呀,又差一點呢。」
  
  謝杜康面帶苦澀的翻開手邊的牌。他的牌面加起來是20。和其他人一樣──輸了。
  
  局勢不再對自己有利的謝杜康不禁苦笑。他一邊洗牌準備下一輪遊戲,一邊誇獎慢慢追上他的玩家。
  
  「真不愧是曉義學弟呢。真是厲害。」
  
  「還、還好啦……
  
  和因為不習慣被稱讚而害羞低頭的模樣相反,陳曉義的「才能」慢慢地開始在遊戲中發光發熱了起來。
  
  沒錯──那項「才能」正是無人能敵的數學能力。
  
  從國中開始就蟬聯校內外所有數學比賽的冠軍,甚至就算抱病考試、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也還是能考取全學年第一名。
  
  被數字所喜愛,善於邏輯思考、精通計算的他毫無疑問的是學生會會計的不二人選。
  
  因此每經過一局,他便能從減少的牌堆中更進一步的在腦中築起算式、並藉此選擇下一步來進行遊戲。
  
  撲克牌有六副。換言之總共有312張牌。而目前已經用掉138張了。
  
  和透過數學能力來遊戲的陳曉義不同,謝杜康的優勢在於已經將手中卡牌給牢牢記住的手指。雖然當時虛張聲勢的說全部都記住了,不過實際上,謝杜康能掌握的也只有大約四副牌的數量而已。
  
  若是和陳曉義「公平」遊戲的話,贏的機率大概也只有一半吧。更不用提現場還有墨文梅在了。
  
  雖然威脅程度不比陳曉義,不過她的情況……應該能算是運氣吧。幾乎想要什麼牌就能拿到什麼牌,所以她如果不是爆牌就是剛好21點。
  
  至於會長和副會長就不必在意了。就算沒出老千,他們也還是擠不進前三強。
  
  雖然謝杜康有點好奇,為什麼會長會在「明知道自己必輸的前提下」和他打賭,不過那並不影響計畫。倒不如說,那反而還在預料之內。
  
  雖然沒辦法看到會長用盡計謀打敗自己有點可惜,不過有捨才有得。
  
  所以,來吧。
  
  ──來執行計畫的最後一步吧。
  
  「哎呀!我不小心手滑了!」
  
  謝杜康冷不防的一口氣抽掉長桌上的黑布。
  
  桌上的所有撲克牌因此而飛舞了起來。
  
  趁著在場眾人因為突發狀況而閉上眼睛的這一瞬間,謝杜康也巧妙的伸手掉包滾落到地上的「目標」。
  
  緊接著──
  
  「不好意思啦各位!不過我突然想到我還有急事,我先走啦!」
  
  謝杜康頭也不回的拔腿衝出學生會室。
  
  「謝──────!你這王八蛋────!」
  
  聽到身後的怒吼,謝杜康得意地大喊:「我知道!」接著轉過轉角、跳下樓梯。
  
  計畫非常的順利。
  
  
       ◇
  
  
  「有人明天要跟我去找謝杜康好好『談談』的嗎?」
  
  一邊收拾謝杜康留下來的爛攤子,西門曜日一邊如此詢問。
  
  「附議。我晚點順便去棒球社借支球棒過來。」
  
  「那、那個……我就算了吧……
  
  「用暴力解決事情可不好喔?」
  
  「放心吧,我只不過是去找他『談談』而已。還有曉義,明天麻煩你把人給引出來,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
  
  「這、這個嘛……
  
  杜康學長會死的吧──陳曉義心想。畢竟除了學生會之外,會長三不五時還會去柔道社觀摩練習,而目的當然是為了要有效制伏謝杜康。
  
  ……只不過最近好像不光只是「制伏」他而已就是了。
  
  陳曉義不禁露出苦笑。不過就在他撿完散落在地上的撲克牌,並撿起滾到室內角落的罐裝飲料時──
  
  「嗯……?」
  
  是錯覺嗎?怎麼裡面的飲料好像有點多啊?雖然納悶,不過陳曉義也沒有多想,打開蓋子就準備喝了。
  
  「!」
  
  不過在那之前,飲料卻先被墨文梅給拿走了。
  
  「學、學姊……?」
  
  「嗯~為了你好,這瓶我就幫你拿去丟吧。」
  
  「?」
  
  是指含糖飲料不要喝太多嗎?不過那是學長請的,要是不喝完的話好像有點失禮。陳曉義還來不及提問,墨文梅就已經先拿著飲料走人了。
  
  「會長,我稍微出去一下喔。」
  
  「如果妳是要去找謝杜康那傢伙的話,那幫我跟他說──他死定了。
  
  「很遺憾,我只是想回教室去拿個東西而已。」
  
  不過要是路上遇到的話我會幫你跟他說的──墨文梅說著便離開了學生會室。
  
  「對了。」
  
  在那之前,小跑步回來的她站在門口、好奇的探頭詢問:
  
  「那盒保險套和門票該怎麼辦啊?」
  
  「除了沒收之外還能怎麼辦啊?等他回來道歉後,我在把門票還給他,至於這盒保險套的話……就直接扔掉吧。」
  
  「這樣啊。我知道了。」
  
  「妳問這個要幹嘛?」
  
  「嗯哼哼,也沒什麼啦。」
  
  真的只是「扔掉」而已嗎?墨文梅並沒有多想後續的發展,只是帶著叫人摸不透的笑容離開了學生會室。
  
  
       ◇
  
  
  逃到這裡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按著膝蓋大口喘氣的謝杜康,雖然遠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回去之後肯定會被會長給揍個半死,不過一切都值得。
  
  「哈、啊哈、啊哈哈……!」
  
  他興奮的拿起手中的罐裝飲料。更正確地說,是陳曉義喝過的檸檬紅茶。
  
  謝杜康之所以會煞費苦心的去說服大家來玩遊戲,正是為了這罐飲料。
  
  先找藉口舉辦活動,之後再請大家喝飲料,最後在中途製造騷動、好掉包放在桌上和藏在桌底的兩瓶飲料。
  
  如此簡單卻又準備周全的計畫,結果可說是萬無一失呢。
  
  「我要開動啦!」
  
  接下來就只剩下好好享受甜美的果實了。謝杜康愉快地打開瓶蓋,一口飲下瓶中的飲料。
  
  「…………我、我果然還是做不到啊──!」
  
  然而他的道德意識卻完全沒有跟上他的計畫。
  
  「仔細想想,我這樣做真的好嗎?雖然我是很想立刻大口大口的喝下去沒錯啦……但是再怎麼說,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和他間接接吻什麼的……
  
  我果然還是做不到啊!敗給善良內心的謝杜康不禁難看的雙膝跪地。
  
  這種事情果然還是該堂堂正正地去做才對啊──他一邊想著一邊將手中的飲料給丟進身邊的垃圾桶去。
  
  「啊啊,到頭來什麼都沒賺到啊……
  
  不僅讓計畫付諸流水,之後甚至還得被會長追殺……不管怎麼看,這樣的下場也只能用得不償失來形容吧。不對,或許該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才對。
  
  不論花了多久的時間、不論做了多少的準備,最後往往都會演變成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那隨心所欲的生活態度正是學生會總務──謝杜康的行動風格。
  
  
       ◇
  
  
  果然是這樣呢──看著漫步離去的謝杜康,墨文梅這麼心想。
  
  早在遊戲開始的時候,她就已經隱約猜到學長在打什麼鬼主意了。那並不是因為謝杜康沒有把陰謀給掩飾好,只是墨文梅的直覺太過準確罷了。
  
  「看來得把棒球還回去了呢……
  
  原本墨文梅還打算,要是謝杜康真的喝下了那瓶「早就被她趁隙掉包」的飲料的話,那就立刻把球丟過去當作警告的說。
  
  畢竟這種事情應該是要建立在兩情相悅上才對。
  
  不過這樣的話,學長也未免太可憐了一點。她捏著手中的棒球心想:乾脆把學長邀來一起念書好了。
  
  「誰叫他幫我製造了能和可愛的學弟去圖書館約會的機會呢。」
  
  一想到即將到來的周末,墨文梅就忍不住露出愉快的微笑來。
  
  
  

    後記
  
  35/50
  
  整個學生會裡最受歡迎的人是誰,我想應該就不必我說了。
  
  其實這篇我從很早之前就想寫了呢。為了滿足之前沒有寫到謝杜康這個角色的遺憾。結果和預想的一樣,是個寫起來很有趣的角色呢。
  
  不過會不會有人好奇會長和副會長最後是怎麼處理那些「獎品」的啊?
  
  另外最近真的是越來越怠惰了啊。不過好在有稍微振作起來?大概吧。
  
  除了這篇之外,手邊還有蠻多寫到一半的小說或短文。總之就先試著把那些都給寫完,之後再慢慢去弄更新吧。
  
  就這樣。再見啦。
  
  
    


另外這是用捏臉網站捏出來的方落櫻副會長。



雙馬尾+貓眼,嗯……是什麼屬性已經很明顯了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04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悠閒紅茶|原創|短文|學生會|賭博|會長|副會長|總務|書記|會計

留言共 7 篇留言

Reineke
最受歡迎的是誰啊?我不知道啊

11-23 19:39

悠閒紅茶(冷卻中)
欸欸!我還以為已經很明顯地說[e29][e29]11-23 19:51
Reineke
誰啊?

11-23 20:11

悠閒紅茶(冷卻中)
那當然是~
(戲劇性的停頓
秘.密!11-23 20:41
Reineke
非常好(才怪)

11-23 20:50

悠閒紅茶(冷卻中)
(*´∀`)~♥11-23 21:09
楓飛雪夜
處理獎品的部分詳細希望呢(誤

這學生會還是一如往常的有趣ww,學妹準備拿那罐掉包過後的做什麼呢ww

11-26 06:00

悠閒紅茶(冷卻中)
除了扔掉之外還能做什麼呢~XD(會長口氣wwwww11-26 18:40
伊瑟
好看爆( ᐛ )ᕗ

12-06 19:17

悠閒紅茶(冷卻中)
[e16][e16]12-07 05:3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謝杜康給人的感覺十分愉悅又自由呢[e12]
方落櫻可愛~(*´∀`)

07-20 22:44

悠閒紅茶(冷卻中)
謝杜康就是辣麼一個自由的男人UwU
和坦蕩蕩的總務不同,方落櫻可是位不老實的小傲嬌啊>/////<
也謝謝城主一直以來的閱讀[e12]07-20 22:5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客氣~[e12]

07-20 23:04

悠閒紅茶(冷卻中)
[e16][e16][e16]07-20 23: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sd2255215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和病嬌... 後一篇:[達人專欄] 《前略,深...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