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遺世獨立的廢產

作者:麻枝大魔王│2019-11-23 07:50:39│贊助:0│人氣:12
 
昏暗的青石壁,陰影中的走道。
半狼半人的魔物手裡持著燭台,蠟燭的微弱光芒照開了前頭的陰影。
 
隨著腳步與風,燭火那微弱的光芒晃動著,拉長的影子旁一瞬間多出了一道長影。
 
「不要動。」
 
披著斗蓬的男子,持著尖刺抵住狼人的喉部。
 
「嘖,冒險者嗎。」狼人毫不在意喉頭上的威脅,僅僅嘖舌抱怨起現況:「人類都能進到這來了嗎,外頭看門的到底在幹嘛?魔王被打倒也才經過三個月,難道心浮氣燥的同時不能一致對外嗎。」
 
男子並沒有理會他的自語,繼續將手裡的短刺抵上幾公分:「帶我們到藏書室。」
 
「是,是,知道啦。」狼人一點也不掩飾自己的心灰意懶:「要是幾個月前,你們這種胡亂闖進來的小鬼,我一手一個就宰了。唉,真羨慕魔王大人能和那樣的對手打個你死我活……」
 
男子鬆開了頸上的刺,從後頭抵著牠讓牠領路。
 
「咦?」眼尖的狼人一瞬間看見了他的臉:「你不是跟在勇者旁邊的那個死靈使……嗎?難道說……?」
 
「死靈使」被這麼稱呼的男子,轉過頭,看了看另一個同樣以連帽斗蓬遮著身形的矮小身影,似乎以眼神示意來詢問可否。
而那個較小的身影,則用細小的手臂,毫無猶豫的拉開了蓋著半張臉的帽子。
 
「嗯,就是我喔。」幼小的女孩聲音,在狹窄的走道中響起。
 
 
 
「咯吱」許久未有人開啟的厚重木門,從轉軸處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門框上抖落的灰塵,立刻能讓人瞭解這裡有多久沒有人到訪。
 
「唉呀,真不曉得是勇者妹妹要來。早點知道的話我就不用那麼緊張。」狼人堆起了一臉笑容,尖尖的大嘴嘰哩咕嚕的說出了許多言語。「那天和魔王的那場戰鬥真的太帥了,當時我也在一邊看著,啊,但是你們應該也沒有去在意我。只有一個人就在和魔王的戰鬥中打成那樣的景象真的是舉世罕見,見過這種層次的打鬥,應該夠我吹噓個十幾年。」
 
待在門口的兩人無話回應,狼人一邊整理出兩人所在尋找的書物,一邊繼續自己的獨語。
 
「好,找到了,本來十幾任魔王都根本沒有人用過這裡,不過要是勇者妹妹要的話,隨時都可以來利用,畢竟打倒了魔王的妳,實際上就等同於現任的……」
 
死靈使努了努嘴,要狼人從房間中離開。而狼人也很識相的停下口,讓過身從門口出去。
然而在牠關上門的那一刻,「勇者」被這麼稱呼的小女孩,點點頭對牠露出了微笑:「謝謝你,狼人大叔。」
 
保存著各式文件的書物室有著魔法的照明。即使吹滅了手上的燈台,也如同白天一般明亮。
死靈使翻開了書物,那是一冊寫著許多字的畫像與幾張紙。他將書本讓給在身旁坐著的勇者小妹讀起。
 
「幹嘛啊。」勇者小妹掩口笑起:「我又不認識字。」
 
死靈使苦笑一下,指著字打算唸出來。
 
但是勇者小妹卻俐落的翻起書:「啊,是魔王大叔。這是獅子大叔,這是火龍老伯,黑破布大叔……」
 
勇者立刻指著一頁一頁中的畫像,細細數起一路以來遇見過的魔物。
 
死靈使這才安心的笑了起來。
最初見面時,根本無法想像她能露出這樣的笑容。
 
 
 
三年前,國王的竭見室。
紅色的長地毯兩旁,站著許多文官大臣。
 
「十二歲勇者求見!」
 
門口的侍衛宣讀出這段話的同時,場上的眾人紛紛面面相覷,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走過紅毯而入的是一個披著破布披肩的小女孩。
「女孩」也只是個推測,因為她一頭亂糟糟的長髮散落至腳跟,幾欲碰地。
 
「欲求何事?」國王身旁的執政官問道。
 
「我要去打倒魔王。」
 
本因這位小小的上訪者未下跪也未行禮而不悅的國王,忍不住發出了笑聲。
 
「噗,打倒魔王?」
 
周遭的文官們也議論起來。
 
「妳想怎麼打倒魔王?」國王也不自覺發出童語應對。
 
「走到魔王城,見到魔王,然後和他戰鬥。」女孩木然的說出這樣的話語。
 
赤著腳,披著破布,穿著露出大腿的不像樣衣服。禮儀和規矩都不懂的小女孩,在眾人前說出了彷彿理所當然一樣的話。
 
「這樣就能讓大家都吃上飯,我是這麼聽說的。」
 
「哈哈哈哈。」國王笑了出來:「最近,國內很多反對聲音對吾不滿,因此我也不怪妳。」
 
「你為什麼笑?白鬍子大叔,我可以去打魔王嗎?」
 
國王閉起眼,摸了摸自己的鬍子。
眾人靜了下來,憂心起兩人下一句的對談。
 
「很多年來。」國王默默一笑:「自魔境立出魔王以來,我招兵買馬,練兵積糧,至今仍不敢用兵。而領命的冒險者沒有一百也有數十,這些年來,所謂的勇者一個人也沒有成功,甚至有很多領著頭銜就來向我要錢與裝備的人。」
 
國王撫了撫手中的權杖。
整個廳內,靜得像是下一刻就會落下驟雨的街道。
 
「妳呢?妳憑什麼打倒魔王?」
 
「只要有一根木棍就可以了。」
 
「噗」「哈哈哈哈」「嘻嘻嘻……」
 
冷冽的氣氛一下子瓦解,所有的人同時笑了出來。
微笑的國王不予應對,招了招手讓一旁的官員過來。
 
「賜一檜木棒,一割肉小刀。」執政官如此喊道,兩旁立刻有人遞著盤子將短刀與木棒送到女孩面前。
 
「謝謝你,用完我會還給你的,白鬍子叔叔。」
 
女孩說著將短刀收進腰間,帶著木棍轉過頭離去了。
 
 
 
她一定沒注意到那時候的我吧。
死靈使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注視著她專注在書物上的側臉。
 
「啊,這是我……嗎?」
 
勇者妹妹的一句問話,令死靈使從回憶中回過神來。
 
紙上畫著一個女孩的側臉,下頭寫著一串數字。
在那之後過了許久,以一把木棍打倒了許多襲擊人類的魔物以後,她才真正開始被稱為勇者。
 
「嗯,這是魔族的討伐令,打倒妳就有……三萬金幣喔。」
 
「咦!三萬?」
 
看著她表情的變化,死靈使忍不住笑了起來:「是啊。」
 
勇者開始屈起手指,計算三萬是怎麼樣的一個數字。
而任何認識她的人,都明白多少金錢,也根本不及她成就的一角。
 
至少,從第一次見面時。
她一次也沒有瞧不起過自己的職業。
 
 
 
死靈使,屍體收集官,教會使徒,聖殿武士。
通常勇者的隊伍以外,會跟隨著這麼幾種人。
 
勇者是受到神明賜予祝福的隊伍,即使在戰鬥中死掉,也能夠回到教會復活。而前提在「能夠回到教會」。
 
隊伍全滅時,就需要配置在隊伍外的某人,帶著他們回到城鎮。
 
當那個女孩名聲漸響以後,才終於有人認同她為勇者。
但是配置在她身邊的,只是個在宮廷中做著無用研究,偶爾會到魔境邊境尋找屍體的怪人而已。
 
不過呢……怪人嗎……或許這彼此彼此吧。
 
她可是個穿著衣服跳進湖裡洗澡,餓了就烤魔物的大腿來吃的怪孩子。
 
「妳不穿鞋嗎?」
「不痛。」
 
「下著這麼大的雨,妳還要前進嗎?」
「不冷。」
 
「肉也不烤,飯也不煮,會吃壞肚子的。」
「不會。」
 
甚至還曾經抱怨:「多了一個囉嗦的人跟著就是勇者的福利嗎?」
 
可是,第一次看見她的笑容是什麼時候呢。
 
是特地幫她穿上合腳的鞋子嗎?
是在她洗澡時偷偷放上乾淨的衣服嗎?
還是讓她第一次嘗到烤過的兔肉與青蛙?
 
她漸漸擁有了笑容。
這個年紀的孩子應有的笑容。
 
 
 
「啊,是魔法師妹妹和騎士姐姐。」
 
同樣的紙張有四張。
這是理所當然的,打倒了魔王的隊伍,四人都被做上標記也是自然的事。
 
「多少錢?這樣是多少錢?」
 
勇者天真的向死靈使問起下頭的數字。
 
「很高喔,九千,和六千。」
 
以戰鬥量來說,這兩人的評價還算是高估的。
 
「哥哥呢?哥哥你呢?」
 
「……三十個金幣。」
 
「……三十?三十,比三萬更多對吧?」
 
勇者側過頭,好奇的詢問著。
 
「三十個,三萬是三十的一千倍。」死靈使摸了摸她的頭,冷靜的回答。
 
「耶?這很奇怪吧,哥哥明明就比我有用太多了。魔法師妹妹和騎士姐姐,大家都比我懂得更多,更聰明啊。」
 
勇者嘟起小嘴抱怨起來,嘴裡開始講述起她印象中的往事。
 
 
 
這麼講起,一行人確實全都是不入流的角色。
 
魔法師是個從學園都市肄業的孤兒,因為交不起學費,只學到火燄就被趕走了。
騎士則是從聖堂半路出家的聖騎士,因為對神不敬而被剝奪了名號。
 
但是那是最快樂的隊伍。
 
得到魔法書時魔法師妹妹會藏起來偷學,從她那裡搶走書真的很費勁。
騎士大姐踏進旅館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哪裡有賣酒。
 
雖說也多虧了她們兩人,在野外生火變得很輕鬆,求生與路徑的知識也學到了不少。
而漸漸被稱為「勇者」的小女孩,也越來越常露出了該有的笑容。
 
那個拯救過許多人,在與魔物的戰鬥中立下許多偉業的勇者。
在三人的眼中,只不過是個天真卻不懂得生活的普通小女孩罷了。
 
 
 
兩人比劃起地圖。
一路數算起從王城的邊境,一路探險與旅行的軌跡。
 
在哪裡遭遇到了魔族。
在哪裡被村民所驅趕。
 
打倒過魔族的四天王。
在路上生過重病,受過傷,痛苦,饑餓。
 
但是,一次也沒有想過要放棄。
這段回憶與路程,是一行人最快樂的時光。
 
「要是國王大叔……」勇者突然冒出了話語:「能立四個『勇者』就好了。」
 
「那個傢伙才不可能會承認比他強的人。」死靈使露出了一絲不悅,似乎一點也不想在這時聽見他的事。
 
「嘻,嗯,我說得不好,對不起。」勇者改口:「要是能四個人一起到這裡就好了。」
 
嗯。四個人一起。
在這麼一個遺世獨立的小天地中談天說笑,那會是多麼開心的事。
 
但是打倒魔王後,短短的三個月中。
聖殿騎士遭到國王的打壓,女騎士只得回到聖堂去。
而王國的軍隊,也進駐了學園都市,那裡的學徒與教授們人心惶惶,女魔法師跟著也回到了魔法學院。
 
只剩下一個人了。
死靈使默默的這麼想著,雖然打從一開始,大家都只是一個人……。
 
經歷過許多事的一個人,和打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人,根本上還是有所不同。
 
果然,還是無法忘掉一起相處的這些年。
 
「果然,待在這裡的時間,還是一直以來最長的呢。」
 
勇者的這麼一句話打中了死靈使的內心。
她一邊這麼說完,從一旁靠著的臂彎離開,從踩不到地的椅子上躍了下來。
 
「我可以……再在這個城裡轉晃一會嗎?」勇者回過頭來,向著死靈使淡然的露出一笑。
 
死靈使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放下桌上的書物不理,筆直和她走出了門口。
 
 
 
「唉呀,怎麼啦,你們看完了?」
 
一走出門外,在外頭等著的狼人立刻招呼著過來。
死靈使不答話,勇者也拉著他的手指,默默的笑著半掩身子躲在後頭。
 
「對了對了,既然難得來一趟,來痛快的戰一場吧?反正我們也是遲早要……」
 
「混蛋!」「別一個人偷跑啊!」「我們也想和勇者小妹妹打一場啊!」
 
從後頭傳來了大量魔物的聲音,似乎是收到門衛的訊息,全都聚集而來的魔物。這些魔物的口逕也不大相符,之中有些還不太和睦。
 
「你憑什麼也敢來啊,手下敗將。」牛人張著大口笑道。
「混蛋,什麼?你能打我就不能打。」頂著犀牛角的戰士怒道。
 
「不然現在就來一場魔王後補預選戰啊。」「來啊,怕你嗎?」「別吵了,這可是在勇者的跟前啊。」
 
「抱歉,他們全來了。」狼人喊了喊要所有人先安靜下來。
 
魔族。
他們之中沒有立場,沒有種族,沒有職業之分。
 
居住在遠離人類的魔境之中的這些魔物,區分彼此的只有強弱。
只有在找出族群中最強的個體以後,認其為王才能夠安靜下來。
 
就因為害怕這種以力量為尊的世界,人類才持續的畏懼著魔王。
 
「因為大家也很清楚,這說不定就是實質上的魔王選拔了。」
 
狼人看著聚集起來的眾多魔物,忍不住仰頭思索了一會。
 
「兩位決定怎麼樣?我們先找出挑戰者再來嗎?還是勇者小妹妹可以……」
 
「可以嗎?」勇者望向死靈使一眼,只像是想要他的一句答應。死靈使捂著臉,以手指揉了揉緊閉的雙眼,才終於點了點頭。
 
「嘻。」勇者打從心裡笑了出來,解開了披肩。
 
然而,魔物們眼見著這一幕,卻全都呆滯著,手上的武器,也在不知不覺中「匡啷」「匡啷」此起彼落的落在地上。
 
 
 
陰暗的天空滿佈著烏雲,魔境的土地鮮少有幾日能看見太陽。
 
微風吹來,在城頂的兩人,望著遠處的天空,遼闊的森林彷彿就在腳下,兩人的嘴邊都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這樣的日子如果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
 
像是聽見了死靈使的這句內心獨語,勇者拉了拉他的手指。
 
「哥哥,你不開心嗎?」
 
「咦?有嗎?我一直都笑著啊。」
 
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怎麼可能不開心呢?怎麼可能不是一直保持著微笑呢?
 
「……嗯。」
 
勇者只是想了想,立即點了點頭,指了指遠方獨立的一棵樹。
 
「哥哥,把手借我。」
 
死靈使也將手放上她的手掌,看著她的手指向遠方的那棵樹。
 
「……閃電咒文!」
 
從雲中落下的一記雷霆馬上劈裂了樹幹。
 
「怎麼樣?」勇者得意的笑了笑。
 
「笨蛋,不要浪費魔力。用光了怎麼辦?」死靈使則敲了敲她的頭。
 
「……已經沒關係了吧。」勇者嘟起小嘴抱怨。
 
招來閃電,那是身為勇者之人所擁有的奇蹟。
只要集中隊伍成員的魔力,就能召喚來相對應的雷鳴。
 
一直都在用武器戰鬥的勇者一次也沒在戰鬥中用過。
只是偶爾在隊伍的大家不愉快時,當做煙花似的表演出來。
 
「如果大家都在,就能放出更大的雷了。」勇者望著遠方,低聲嘆了一嘆。
 
死靈使不忍的看著她的苦笑,低語道:「魔王……如果魔王的屍體還在,我應該可以借他留下的魔力來用……」
 
「咦……不用啦,太可憐了。都死掉了還……」
 
「嗯……。」
 
可是在魔境裡頭,除了屍體,要到哪裡找隊友呢。
 
死靈使低語了一會,想了起來,馬上想到了答案。
但是正要反駁這樣不行,後頭立刻傳來了聲音。
 
「要人手嗎?怎麼不找我們?」狼人似乎已經在後頭聽了一陣。
 
 
 
「喂,小子們,有魔力槽的都給我死過來,魔王大人要你們的魔力。」「把武器放下,手給我牽好,馬的,你以為我很喜歡和你握手?」「哼,為了個小鬼的要求,一夥人跟傻了沒兩樣,我才不管,你們自己去死皮賴臉的討好她吧……喂,手握好啦。」
 
轉眼間,魔王城裡的魔物,拉成一條長線紛紛握起了手。
連接著勇者的死靈使,則負責集中起這些魔力。
 
「喂,人類,向你問個問題?」
「什麼?」
 
狼人低下頭向著死靈使發問,似乎是得向一直瞧不起的人詢問,既想知道答案,又得低聲下氣,讓牠露出了一臉難以形容的神態。
 
「如果像這樣把所有的魔力集合起來,能讓她多待上多久。」
「……你……知道的嗎?」
 
死靈使啞口無言的回問,不曉得該如何回應才好。
 
「猜得出來。」狼人露齒咧笑:「至少,我也被叫做前魔王軍智謀啊。」
 
「……」死靈使明白了他的擔憂,這才冷冷的回了一句:「沒多久。」
 
「是嗎……?」
 
狼人握起他的手,仰起頭再也不問。
 
「那麼,最後至少要好好送她一程啊。」
 
「嗯。」
 
魔力延著人線,一路傳了過來。
勇者的閃電咒文一經發動,會自然的吸收隊伍成員的魔力。
 
感受到這股能量的死靈使,向著勇者喊了出來。
 
勇者低聲一笑,向著遠方的山丘喊了出來:「閃電咒文!」
 
「晃啷」
 
巨大的雷鳴包裹了半座高山,金色的雷光像是巨大的光柱一般傾瀉而下。
 
整個魔境,甚至人類的村落一定都看得到這道光芒吧。
 
在亮得睜不開眼,雷聲也震裂了雙耳的景象中,勇者回過頭來,向死靈使微微一笑。
那個笑容中,有著歉意,謝意,還蘊含著彷彿要溢出的溫情。
 
「勇者。」
 
死靈使向著背著強光,令人睜不開眼的勇者這麼說道。
 
「我……我對妳……」
 
「哥哥。」
 
一瞬間,勇者打斷了他的話語。
雷鳴的強光消失的瞬間,世界暗了下來,空氣中彷彿還飄浮著金色的小蟲。
 
胸口堵上了勇者那小小的雙手,一時之間,死靈使還以為那是她靠上來的身體。然而,她卻只是將兩張紙,抵在自己的胸前就這樣止住了自己準備開口的話。
 
「一定要……笑著活下去喔……。」
 
小女孩的身影就這麼消失在空氣中。
這一刻她既不是勇者,也不是那個稱呼自己哥哥的小妹妹。
 
僅僅是早已逝去的幽靈。
 
往下一看,自己按著的兩張紙,卻是剛才就從書物室取出的,兩位同伴的畫像。
 
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
為什麼從一開始,她指明要自己帶她到這裡。
為什麼到最後,她連最後的一句話都不肯讓自己說出口。
 
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不讓自己跟著她。
只是為了讓自己繼續活下去。
 
 
 
────
 
這是連史書也不會記錄的一件荒謬野史。
在人們口語相傳之中的,只有被送上處刑台的小女孩,罪名是「比魔王更強」。
 
還有在那之後就不知去向的,勇者一行人的同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01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emp98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敗北的無勳之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ernie4076所有人
1-1更新啦,快去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