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魔幻境界 7.墓地

作者:水墨靜│2019-11-23 05:22:51│巴幣:54│人氣:261
  下午太陽熱得使人難受,不過更令人受不了的是翠羽;打從出發起就一直抱怨,這是由於奪石隊的麗君堅持帶著三隻狗上路。翠羽討厭獵犬在旁晃來晃去,特別是這些獵犬還老愛追著野地裡那些葉翅膀的白綠色生物在隊伍附近打轉。
 
  但麗君對此不以為然,認為這些狗不會是負擔。
 
  「光、華、晨不是在玩,牠們在向葉孢犬打聽附近的情報,而且牠們會協助獲取路上的資源,不是那種看門等人丟食物的狗。」
 
  左方騎乘森座的龍人一聲口哨,空中那隻名為飄旋的獵鷹便吱咿咿地俯衝而下,落在龍人手臂上。在他們前方的應知與心娥因為感受到強健翅膀颳起的風而回頭,帶著心悅誠服的笑。踩著磁浮飛板三不五時脫隊失蹤的素真從隊伍側面呼嘯而過,又一次激起桃嫣的笑聲。
 
  我看著一望無際的天空與微風瑟瑟的荒野,心情感到前所未有地暢快。
 
 
  傍晚時,一行人決定在一片樹林中過夜。
 
  樹林外邊升起一座約一人高的火堆,營火上架著造型簡單的鐵叉。隊員們圍著營火,一面傳遞食物一面愉快地對彼此交談。殘陽從山縫間洩下一道血紅色的光幕,染紅了後方那片樹林,也染紅了樹林間的小小空地。
 
  每年第一、第三收穫季的第一天黃昏,銀村居民在結束整日的勞動後,往往會舉辦一場營火晚會。雖然大夥皆已離開村莊,阿爾圖斯仍習慣性地在髮際別上當季盛產的花瓣與蕊鬚撚成的翼狀頭飾,於野外進行簡單的慶典。
 
  捲雲小翅翼是象徵阿爾圖斯的圖案,從建築、工具到餐盤握柄隨處可見這個圖紋。我不清楚翅膀圖案的起源,但我留意到今天一路上遇見的野地生物幾乎都擁有類似的羽耳結構,想來與魔大陸獨有的生物形態有關。
 
  雖然我無意打理自己,雪露仍堅持替我厚重的長髮紮起高馬尾。反正我自己做不來,打理期間只好立著一邊膝蓋,膝上頂著手臂;一面隨興嚼著配發給我的食物,一面默默地觀察眾人。然後嘗試用我學過的拼音將認出來的人名刻劃在地上。
 
  麗君的三隻獵犬趴在離火最遠的營地邊,幾隻葉孢犬正蹦蹦跳跳繞著牠們噴出一堆像是嫩蘑菇、成熟的果子與蠕動幼蟲之類的東西作為禮物。三隻獵犬吃得滋滋有味,看到這一幕的紫薰與穗兒煞白著臉躲開了朝她們靠近的葉孢犬。
 
  不知是不是素食者身上的氣味更吸引葉孢犬,好像光看葉孢犬對待其他團員的方式,就能猜出那人的飲食習慣呢。我繼續盯著每個人發怔,結果猝不及防被紮完頭髮的雪露一把抱住。
 
  「雪姬好可愛,好想把妳緊緊摟在懷裡!」
 
  雪露豐滿的胸脯抵著我的後背,玲瓏有致的曲線蹭得我臉頰發熱。寒赤路過看見便插了一句:「人家也想抱抱,可不可以一起抱抱?」
 
  雪露:「滾。」
 
  一如往常,雪露替我打扮完就忍不住用臉蹭我擠壓,村民對此司空見慣,只有我還不習慣這樣的親暱。雪露把我當吉祥物般又親又抱了一陣,忽然壓低嗓音道:「妳從剛才就看著隊長的方向,當心刺蝟頭吃醋啊,他也是有脾氣的!」
 
  我的臉更燙了。「我在看他未婚妻啦,又沒人規定女生不能看美女!」
 
  聽我這麼一說,雪露也往逸鷹嘯身邊看去。黎秋紅同為六菁英之一,名字與鷹嘯、英遙、寒赤、霧影等人並列,當然能力與擅長領域各不相同──她是火焰魔法操縱者,也是我心目中最美麗的阿爾圖斯女性代表之一。
 
  從這角度看過去,秋紅那天生的大波浪捲髮就像火焰一樣披在她的肩膊,蓬鬆鬈曲的黑髮包裹她白皙精緻的臉蛋;她像個小女人般依偎在高大健美的龍人身邊有說有笑,兩人膚色呈現鮮明的對比,長而纏捲的髮絲幾乎連成一片深邃的毛海。
 
  「看起來超超超登對。隊長是很多人愛慕的對象,可惜那兩人聲明一對一了,男生女生都沒機會。」雪露扳過我的臉,用一雙嫵媚大眼眨巴眨巴地望著我道:「那我呢?妳覺得我漂不漂亮?」
 
  「旭姬美女,妳在說笑嗎?」我有些哭笑不得。村子裡的阿爾圖斯除秋紅以外,最漂亮的當屬「旭姬」雪露了。雪露身材好、有自信又擅長打扮,渾身上下散發誘人的魅力,每天不知有多少人趁夜偷塞情書到她窗沿底下。
 
  她還曾經一句「就算要強遇,也要變成我能接受的樣子啊?」就把林子裡變形能力差又想染指她的生物趕回老家鑽研怎麼變帥,讓少女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由於任務成員需要彼此熟悉,飯後到熄燈前還有一段時間,眾人便就著營火作簡單的自我介紹。令人意外的是,除去那些非銀村居民,團內僅有八名龍人,剩下的全是不超過二十歲的阿爾圖斯,就連最年長的龍人逸鷹嘯也不過二十三而已。
 
  「我是樹林原住民得格倫族長么子。」白狼右手搭著寒赤、左手攬著紫薰道,「得格倫族居住的針樹林就在正北邊。」
 
  湖畔族的藍河原本在照看獵犬,聽聞這句話後轉頭看向白狼:「你也是混血兒啊。」
 
  判斷白狼與藍河是阿爾圖斯混血的方法其實很簡單:他們兩人都能召喚森座。森座偏好靈物般清秀的阿爾圖斯,而原住民不受森座青睞。
 
  「這很明顯,不是嗎?」水澤卓岡恩──則法雨插話。我注意到他一開口,不少人的眉頭都跳動一下,甚至有人下意識地握住身邊的武器。
 
  法雨像是完全沒察覺到其他人的緊繃般,自顧自地衝著白狼道:「你身體有點毛病,對吧?混血兒多半容易發生異常。我注意到你剛才被火燙傷都沒發覺──你該不會什麼感覺都沒有吧?」
 
  則法雨生就一張俊逸且略帶破壞力霸氣的面龐,是一個笑起來肯定能迷倒許多女孩的龍人,只可惜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向來不太中聽。就算那是事實,人們還是會因他一句話而變得烏雲罩頂。
 
  先不論那高高在上的態度或陰陽怪氣的個性,法雨本身的實力並不好惹,所以當身為他朋友的洪影和磯鋒選擇無視,其他人就會自動將他邊緣化。然而應知對這種場合特別沉不住氣,只聽他站起來暴怒地衝龍人罵了一句:
 
  「你為什麼不去找塊平凡無奇又不至於不小心礙著人一怒之下被鏟平的岩石把自己埋藏起來?」
 
  身為異類型邊緣人,我無法感受這段話的嚴重性,僅知道這話對龍人的意思大概相當於「滾回家練練再來」,只是更嚴厲更具貶意。幾個阿爾圖斯哆嗦了一下,其他龍人則用感興趣的目光來回看著他們兩人。平時村裡人這樣罵法雨,法雨肯定和對方動起武來;可對象換成了單應知,法雨的態度就變得有些奇怪。所有人都見證法雨被文弱書生搶白一頓,竟然選擇默不作聲。
 
  我身邊的雪露露出玩味的笑容,低聲唸了句:「大概沒有比這趟出行更好的岩石了。」
 
  雪露的碎唸並不大聲,然而正用複雜表情看著應知的法雨卻揚起一邊眉毛。我敢肯定從來沒有女孩敢當面加入評論他的行列,所以他陷入了奇怪的個人情緒,然後再沒開口的他就被其他人當作背景忽略了。
 
  我忽然想到,夕銀國境內最靠近王國心臟黑森林的是國境南方雪平原上的「失落的夢雪村」,其次為黑森林西邊已荒廢的西瓦村;可其實鄰近黑森林東南面、我們目前所處位置的正西邊還有一座摩吉尼亞斯山寨,為何要命令極東區的銀村去執行任務呢?我們離黑森林可遠了!
 
  我把這個疑問提出,立即引起熱烈討論。
 
  「因為那是王國不可侵犯的原住民族之村。」原本一直靜靜待在一旁的霧影忽然說。「銀皇對原住民沒有太多管轄權,原住民並不依賴夕銀或龍皇的魔法。」
 
  「真的嗎?」雪露對其他地方的事情總是特別好奇。
 
  「真的啦。」寒赤垂頭喪氣地接話,看來開朗的他有時會突然變得無精打采。「我們菁英團派外遊學的第一站就是摩吉尼亞斯,翠家的二小姐到現在還住在那兒呢。」
 
  翠家的二小姐──是翠玉!那個我以前最喜歡纏著她問東問西的青梅竹馬。翠玉雖為六菁英的一員,離村後卻不曾歸來,聽說剛會用魔法就嫁人了。
 
  阿爾圖斯是無魔之民,全世界其他種族天生至少有百分之一以上的機率成為廣義上的魔法師,唯獨阿爾圖斯機率為零。不過這不代表阿爾圖斯不能透過其他方式使用魔法,秋紅和翠玉就是特例。
 
  「雪語在想念小玉姊?」霧影問我。
 
  「當然啊。」
 
  「明後天到摩吉尼亞斯的時候,我們打聽一下她的住處吧。」霧影顯然也不曉得翠玉在哪。
 
  「小玉姊?你們說的是翠玉?」坐我右邊的麗君出聲詢問。她說起話來少了我們語言特有的曲折和質素,我趁機打量了下她鮮豔的粉藍上衣和鮮紅的紗罩長裙。
 
  她戴著用許多小琉璃珠和花朵串成的髮箍,看上去就像書中描繪的公主。
 
  「對,妳知道?」我用樹枝劃著地面,隨手描繪她衣服上點綴的珠子與裝飾。
 
  「我是摩吉尼亞斯人啊。我認識她,也知道她的夫家住在哪裡。」
 
  對呢,為什麼我早先沒想到?丘陵族就是摩吉尼亞斯,一如樹林族之於得格倫。我喜出望外:「太好了,那到時候就麻煩妳啦!霧──」我停下樹枝,回頭卻看到神情落落寡歡的霧影……「彥,你怎麼啦?」
 
  霧影伸手自頭上拔下一根頭髮。「沒什麼。最近白頭髮變多了。」
 
 
******Magical Realms Samyasong******
 
 
  右手臂隱隱發疼,我以極其緩慢的動作翻了個身,在一片寂靜中睜開雙眼。
 
  手心裡不知何時給人塞了物品,觸感摸起來像一串光滑的碎珠。我把雙手舉高,藉著遍布天空的星光認出其上眾多的半月形反光與紅色輪廓──是我從前把河岸蒐來的礦粒打磨後串成的項鍊,五年前村裡那場招親挑戰後給我拋入河中遺失了,沒想到會被撿回。是誰把它歸還的?
 
  我往身邊看去,在我身邊依偎著一個小小人影,一頭又長又軟、紮成兩束的頭髮,蜷曲成一團的類老鼠睡姿──是桃嫣。
 
  桃嫣的身邊放著那顆占卜球。我悄悄拾起球體,壓住上頭的鈴鐺和銅片往左旋開。只見裡頭的零碎小物在星光下微微翻動,其中有幾件物品是我曾經接觸的東西──包括我去林子裡時拿來做記號的貝殼粉餅、形狀奇異的石頭、用草編成的鳥窩與在地上刻寫過的樹枝。
 
  我努力克制胸中翻騰的心緒,揚起嘴角將球恢復原狀,接著我把項鍊收進衣帶,側身撫了撫桃嫣的腦袋後躺下。
 
  我特別在意這個嬌小的女孩,是因她與我都受到村裡冷待。桃嫣從前有吞嚥障礙,走起路來總是磕磕碰碰,跟我一樣經常左腳絆到右腳。雖然她僅小我一歲,體重卻輕得驚人,而且外貌一直維持在十歲出頭的模樣,個性也像小孩子般情緒化;這樣的人幸好加入的是狩獵隊,不然我還真的有點擔心。
 
  「地震!有地震啊──」
 
  不知由何處傳來歇斯底里的大喊,所有人幾乎是同時從睡夢中驚醒一躍而起。
 
  但是,地震不是該趴下嗎?就在我剛這樣想的同時,地面開始劇烈晃動,所有人又不得不伏回地上。
 
  剛剛喊地震的人是誰?我聽過團裡所有成員的聲音,卻沒一個像剛才那樣尖銳又縹遠的。那嗓音驚恐至極,好像被追殺到窮途末路之人臨死之前的吶喊。
 
  「噫,那是什麼?」紫薰仰面躺著,手指空中詢問身邊趴地的白狼。
 
  白狼勉強抬頭望去,臉色剎那間蒼白無比。「路茲加比里,怎麼會是它?」
 
  「路茲加比里是什麼,快說清楚!」另一邊傳來某人的吼叫,聽起來像是柳葉在驚慌失措。
 
  風應該是無色無味無形的,但此刻我所看到的卻是由無數綠色線條組成的風,這風就在我們上空亂舞亂流著。
 
  「路茲加比里──風妖是居住在得格倫樹林聖地附近的一種無形妖怪,傳說它會把成年男子當成容器,寄居在人體內作惡。」白狼摸摸掛在胸前的護身符,低下頭連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路茲加比里除了附身還會蠱惑人的心智,妳要當心。」霧影爬到我身旁,他才剛說完話,臉色就突然一變。
 
  妳以前很仰慕他對吧?我忽然聽到一種奇異古怪的聲音,那聲音時而像男人的嘶吼,時又像女人在呢喃低語;環繞耳際的聲音令我有些恍惚,我用力眨著眼睛,試圖抗拒聲音對我施加的影響。
 
  啊,你們根本兩情相悅嘛!妳第一次見到他就喜歡他,為什麼還要抗拒他呢?妳也渴望被人所愛吧?靠近他,妳就不會再寒冷了,牽起他的手吧!過去、過去、投入他的懷抱呀!
 
  霧影眼中有種前所未見的驚惶,他顫了顫嘴唇,接著就別過頭去不再看我。不管那聲音對他說了什麼,霧影畢竟是個龍人,意志肯定比阿爾圖斯堅強,不會那麼輕易被擊垮。
 
  遠處傳來一聲又長又緩的狼嚎,我注意到營地四周不知何時生出了五根黑色石柱,正在夜空下發出詭譎的色澤;麗君的三隻獵犬在石柱外頭狂吠,常龍霖那隻名為飄旋的獵鷹亦從林間飛了過來,朝空中看不見的地方撲騰著。
 
  外邊的生物進不來,裡邊的人也出不去;空氣無形卻有如實體,困住了我們。地震仍在持續,人堆另一端傳來驚呼。
 
  「別站起來!」洪影、戰劍與翔飛同時大聲提醒,卻還是有人掙扎起身。只是他們還沒來得及站穩腳步,大地便向下陷落。
 
  我手撐的地面忽然一空,長髮便貼著臉龐飛了起來。周圍的尖叫聲此起彼落。
 
  「呃!」我被凌空拋起又重重摔回原處,地面的觸感違和地柔軟。周遭接二連三傳來眾人落地的悶哼聲響,地面持續顫動。感覺似乎壓到了誰當墊背,我連忙向下瞧去。
 
  先是一頭凌亂的綠髮,然後一張奄奄一息的側臉映入眼裡。霧影一動不動地躺著,十指插進身下的地面,腦袋轉到一邊,樣子看起來非常難受。
 
  「啊,對不起,我馬上起來!」我迅速起身,只見周圍躺的躺、趴的趴,整個團隊無一倖免。
 
  遙遠上方有妖風嘲笑我們的聲音,此刻那妖風模仿我們的語言說著「地震啊──哈哈哈」正是最初那個不屬於任何人的嗓音。接著它換了語言重複一遍,然後又換一種──換的速度愈來愈快,愈來愈歇斯底里,也愈來愈刺耳!這種聲音簡直快把人逼瘋,除龍人以外,所有人都不禁掩住雙耳並皺起眉頭。
 
  忽然間狂風大作,一團火焰不知由何處墜落、從我身邊掠過掉在前方,草床立刻著了火。「小心!」隨著霧影的喊叫、我急退的同時,火焰轟地一聲向旁擴展。
 
  我看了圍繞眾人的火圈一眼,「應該跳得過──」
 
  說時遲那時快,火圈以外的地面發出隆隆聲塌陷下去,在周圍形成大坑。當火光驟然熄滅,幾個人探頭看到底下是又寬又深還冒著沸騰熱泡的紅金色岩漿,臉色全都變了。
 
  「這是……北邊樹林族的聖地?難不成我們在睡夢中被森座運了?」
 
  龍人們默不作聲幾秒,而後,鷹嘯睜開眼,面色凝重地說:「是移動了──不過移動的不是我們,是墓地,夜鬼墓地移動到這邊來了。」




除魔法傳送旅行以外,沒締約過森座的人只能委託其他森座的主人共乘,或乘坐地斥效應的移動工具──如磁盤運輸車或需要資格認證才能使用的磁浮飛板。
某人說謊──因為詛咒,他其實看不見正常的顏色與景物,只是在找藉口拔頭髮
昨天無聊把性格分析資料夾裡的「排列組合之生日角色」抓出來玩,差點笑壞肚子。並不是結果有多爆笑,而是拿角色隱藏生日排列組合出的形容居然與作者判定的角色特質相符。結果如下:
逸鷹嘯:沉著的黑巧克力
黎秋紅(黎琪修赫):高冷的拉麵那泡麵似的捲髮A.A
寒赤:萬能的麻辣鍋 則法雨:勇猛的大叔
翠羽:任性的美少女 貫郁錦:孤傲的小籠包
翠玉:糾結的大師 翠翼:漂亮的仙女
穗兒:任性的小仙女 單漓雪:高冷的文青
綿紫薰:糾結的寶寶 令秋風:沉著的天使
曼斐爾:高冷的美少女
曼斐爾看到結果之後面向鏡頭:「本人不是少女,但可以變身成少女,妳想看嗎?」(壞心笑)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00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另一種聲音|水墨靜|時空|奇特的夢境|精靈|小動物|神話|唯美|眾生|野鳥

留言共 3 篇留言

玉龍文
早安,也是晚安。朋友!
我要去睡了!

11-23 05:47

水墨靜
[e26]12-12 15:40

為什麼要拔下一根頭髮?

11-23 06:29

水墨靜
他跟我小時候一樣神經質。我會拔自己腦袋上因為長太快剪比別人多次而生得粗粗的頭髮、捲曲不直的頭髮與黑白相間宛如箭豬尖刺的頭髮,這是某種精神壓力與潔癖個性使然。想轉移注意時就會拔個不停。
ps龍人每根頭髮其實是排列為構造顯色的單一鱗片所轉化,那需要非常用力才能拔斷……[e28]11-23 06:49
伍鳴
我想要抱抱那一段也太好笑了

11-25 14:39

水墨靜
按照阿爾圖斯的民族特性,一個抱抱常常到後面變一堆人抱在一起,超閙XDDD11-26 23: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36776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幻境界 6.混亂... 後一篇:【20191020】揚...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世界不存在著公平而公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