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The Gray Rat 05

作者:馬來喜雅山│2019-11-21 22:11:12│贊助:2│人氣:50
The Gray Rat 05

「痛!」安特不小心活動到自己的腰部,傷口傳來的痛楚不禁讓他聲出了聲音。雖然運氣好只是皮肉傷,但一點點的動作就讓安特疼得差點飆淚。

雖然看起來流了很多血,不過幸好沒什麼大礙,唯一令安特不習慣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坐在旁邊的伽瑪。

「小心點。」伽瑪起身扶住安特,讓安特能慢慢地調整好姿勢,在伽瑪擁有成人般的身體後,以往不容易做到的動作現在都變得十分容易達成了。

一個孩子瞬間成長10多歲的感覺,從巫師獸如同中小學生的身高一下子拉拔的比自己都高。雖、雖然數碼獸的進化都是如此的差異巨大,不過像伽瑪這種類人形的數碼獸真會讓人不自覺地在意起來啊。

好比說小龍型進化好了,變大龍就沒有這種違和感。

不,重點是那些變大龍的在進化完後,都會自主的退化變小,以便跟自己的搭檔行動。

但是伽瑪完全沒有想要退化的意思,而且似乎為了適應變成槍管的右手,左手才過一天就能自由地拿取東西和打字了。

「安特怎麼了嗎?怎麼一直看我。」伽瑪對上了我一直在亂看他的視線,頭頂上的……那個也是眼睛對吧?以前曾經被邪龍獸盯過,這感覺好像有點差不多,不過伽瑪的眼睛雖然也是血紅色的,眼神卻是十分溫柔。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還過不到兩年你就進化為完全體了,話說你真的打算一直維持這樣子嗎?」安特問。

「就是因為我太弱,才沒辦法保護到安特,我既然已經進化為完全體,就要以最強的姿態隨時做好準備。」伽瑪握起唯一的左手,看起來似乎還在自責自己無法保護到安特的事。「能量的話,只要多吃一點就沒問題了吧?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花到安特飯錢的!」

「等等,所以你打算做什麼工作當收入來源?」安特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伽瑪出奇怪的主意,或者說更讓安特在意的是,伽瑪每次都一臉正經的說這些,讓人好難吐嘈。

「圖書館管理員?」

嗯,真符合巴力獸呢。

「算啦,反正又不是兩年前,我已經度過貧窮期了,不用那麼克難的。」安特用沒受傷的右手搔搔頭,不自覺地摸到脖子上的傷疤,真是,光是一天又多三個新的疤了。

「那個……」伽瑪本來想問安特什麼,不過在同時間,一陣敲門聲傳來。

「安藤,是我,慶一啦。」打開病房門,慶一拿著水果籃和一包東西進來。「真的對你很抱歉啊,明明是來找你幫忙的,卻害你受這麼重的傷。」

一到床前,慶一向安特一個深深地鞠躬。

「不用在意,這些都是意外的事,我也非常感謝你不僅付了我委託錢還幫我出醫療費。」安特笑了笑「那麼,總理老爺怎麼說?」

慶一做了個深呼吸,似乎在做心理準備。

「沒有達到他預期的期望是嘛?」安特自我解讀問。

「不是,反而相反,安藤你還能在那情況下救回一些資料,其他的公司其實也遭受到了同樣攻擊,不過只有我們這裡不同,在你的努力之下資料備檔成功,挽回了一大筆金額和訂單。」慶一說「所以……老爸他希望你能繼續,甚至說放棄去美國的公司,來到他那邊,他會給個好位子的。」

「只挽救到那樣還叫不賴嗎?」安特哼笑了一聲,似乎很不以為然。「如果要我繼續收委託打倒這些罪魁禍首的話,我真的不介意繼續。」

「但是安特,這樣你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啊?雖然我是帶我老爸的話來的,但說其實是希望你不用勉強,拒絕這個工作的。」慶一這話引起了伽瑪的注意。

「對啊,安特,還是收手吧,慶一也不會在意的。」伽瑪也說,這話一出口讓慶一也看向了變成完全體的伽瑪。

「直到這些老鼠把東日本都吃乾淨嗎?」安特冷冷地說,這語氣讓慶一和伽瑪都閉上了嘴「我大概知道是誰,而他們也會攻擊到直到我出面。」

「安藤,你難道跟這些事件有關?」慶一沒想到的是,這件事居然跟安特有所關係。

「可能算是間接吧,但感覺,我得正面迎擊才行。」安特苦笑「真是抱歉,可能我還要麻煩你的資助了,明明是我起的鍋,卻害到了你們。」

「真是!安藤你真的很會攤上大事耶!該說是運氣不好還是你太厲害?」

「……對不起,這次處理完,我就離開吧。」

好像給人添麻煩了,安特心理是非常珍惜慶一這位難得的朋友,如果自己的離開能夠……

但是,他接下來能去哪裡呢?

「不不不,這是稱讚啊,稱讚!而且我一點都不覺的安藤同學有害到我喔,明明是壞人找的渣,怎麼能說是勇者的錯呢?」

「稱讚?勇者?」慶一的反應讓安特露出驚訝的神色。

「是的!安藤同學實在讓我大開眼界啊!感覺跟你在一起,或許我真的能體會到別人不會有的有趣經歷吧?」慶一搭上了伽瑪的肩,雖然伽瑪沒有表示反感但到是稍微嚇了一跳「而且,既然好友都這麼說了,我再拒絕下去就太不厚道了不是嗎?」

安特愣了會兒,除了他自身的技術所帶來的讚賞,對他本人表示肯定的,除了伽瑪,或許就只剩慶一和他的搭檔了吧?

RAT也好,那位女士也好,甚至是ALICE的總執行長也好。他們看到的都只有自己的技術,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了這身技術,他或許也只是個討人厭的孤僻傢伙。

現在的他,也能收到「謝謝」了啊……

「對了對了,這個東西,我帶過來給你。」慶一打開自己帶來的一包東西,打開一看,是個隨身電腦終端。「我家的產品,就當作送你的裝備吧!」

「真的可以嗎?」安特有點驚訝,看這電腦的配置,也算是高檔貨了。

「在你住醫院這段時間就先用這個代替吧,等好了以後再來上工,用正式的超級電腦討伐他們吧!」慶一說「還有這次,我跟老爸的搭檔說好了,如果戰力需要,他會過來幫忙的。他可強了,是究極體喔!」

「究極體!」安特趕緊摀住口,避免自己喊得太大聲「雖然培養至究極體並非難事,但還是很稀有,這實在太令人放心了吧?」

「我也不會輸的,這次我也有強大的力量能夠保護安特了。」伽瑪終於找到機會可以說上幾句「我不會再讓安特受傷了。」

安特看到伽瑪眉頭緊蹙的表情,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沒事:「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們的感情好像更加親密了,是我的錯覺嗎?」慶一說「也是好事啦,只是感覺這對話不會出現在我和牛蓋仙之間,挺肉麻的。」

「欠揍喔你。」安特對慶一空揮了揮拳,伽瑪只是別過頭去。

對於對待伽瑪像是對待孩子般的安特來說,說這些反而覺得沒什麼,不說反倒還覺得奇怪。或許在數碼獸搭檔中也很許多的延伸感情出現,不過像安特和伽瑪之間的父子情實在少見。

「但是他們什麼時候行動,我無法掌控。」安特說,「在這期間我會幫你們做一個防火牆的,雖然大概會限制些功能,不過在解決這些老鼠之前,就先忍一忍吧。」

慶一點點頭:「那麼學校那邊我也幫你請病假囉,這段時間不要熬夜呀,好好休息。」

「我會看照好安特的。」伽瑪出聲保證。

「你們也管真多。」安特苦笑一下。

閒聊和交代了一些事後,慶一離開了病房,再度留下安特與伽瑪兩人。

***

因為左手的受傷讓工作效率減少許多,在這段時間伽瑪偶爾會去安特準備的網域裡進行自我訓練,雖然才過二個星期,感覺卻跟只有兩天一樣很快地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安特這時間也收到了來自德川學府的通訊,雖然現在已經可以達成隨時視訊的技術,不過基於大眾還是比較喜歡保持隱私,語音通話和持接講話都還是主流。

德川學府,日本最大硬體公司的總理,曾造就了世界最速超級電腦的紀錄,不過這項紀錄在幾年前被美國所超越,但就算是世界的第二名也只是些微之差而已。

從通話中能感覺得出對方身為大老闆的威壓,雖然安特在談話中保持著官方禮貌語氣,實際上在通話完之後就立馬埋進伽瑪的懷裡了。這壓力比起ALICE的執行長更為恐怖啊。

防火牆的作業在一星期內構出雛形,通過伽瑪在他們系統底下的權限已經送過去成功構築,這兩個星期雖然灰老鼠眼似沒有新的動作,但安特不敢怠慢自己。

就連伽瑪也一樣,這兩人的認真度可是如出一轍,在網域裡伽瑪除了一直試著熟練右手槍砲和左手神鞭的用法外,還有罪符的用法,他發現這罪符的彈性非常之大,可以變出許多有形跟無形的東西,若能善用這些,將為自己的戰力如虎添翼。

見到如此爆發性成長的伽瑪,安特覺得除了感到高興以外,或許在之中也有那麼一點寂寞吧。

最近的他似乎是為了避免這寂寞,偶爾會向伽瑪撒嬌,就像是父母對孩子那樣尋求點存在感。

伽瑪沒有迴避這些要求,雖然一開始覺得軟化的安特有點奇怪,不過自己也從中感覺到安心和自信感。

明明在成長中沒有感受到什麼親情的安特,在對待伽瑪的表現上,卻如此的和諧且不突兀。

喘息的日子是短暫的,雖說沒有出事,但這天,ALICE的總執行長路易斯·康楚,找上了門。

「看來我來的真不是時候,安藤先生。」路易斯和安特互相開啟視訊通話,看到安特身上的慘狀,路易斯首先表以抱歉。「但是事態大概不允許我繼續悠哉了,我就切入主題吧。」

「這個啊……出了點意外,不過您說的事態該不會是東日本的事吧?」安特沒有讓伽瑪入鏡,不過伽瑪也在旁邊聽著。

「是的,不瞞說ALICE身為全球的伺服器搜尋引擎系統,東日本的影響對我們來說也是不容忽視的地方。在這之中,德川財團同時是我們『協議』中的一員,但真的萬沒想到的是在這災難的背後,居然有安藤先生你的幫助。」路易斯說「不知道是世界真小還是什麼,總言來說,安藤先生在之前的活躍我都有看見。」

「請問……您這是想要表示什麼嗎?」安特問。

「既然利害一致,我決定資助你一把。」路易斯的提議讓安特睜大了雙眼。「原本想說啟動協議,不過想想這件事還是一方處理就好,但這些都在『你能解決的前提之下』。」

「意思是如果我不成功,您打算動用全世界的資源嗎?」話說他自己也沒想到ALICE底下居然有這麼大的權力。

「是的,不過在我說出這項提議的同時,安藤先生大概也發現了其中的蹊蹺之處,換句話說從我說出這提議的同時,你也被默認是『協議』裡的一員了。」路易斯的表情輕鬆,就像是把自家隊友坑了還覺得不以為意的那種感覺。

而這也是安特此時的感覺,他深覺得自己不知不覺中又被人坑了一次。

「不用太過擔心,本來在安藤先生進來公司後,我就有打算將你納入這計劃裡的一員,只是時間的提早罷了。」路易斯眨眨眼,安特實在是恨不得一拳掄到他的臉上,當然他是不可能這麼做的,表情也仍是保持著友善。

「明天下午二點,會有人過去接你到德川的總部,這些攻擊的來源在我員工的搜索下有了新的進展。不過可惜的是我有要事暫時不能從美國過來,到時德川總理以及你會和透過視訊通話的我進行短暫的面談。」

「那德川慶一呢?」

「協議的內容只有內圈才能知道,雖然這位少爺將來極大可能是德川財團的接班人,但那也是十幾年後的事。作戰計劃固然有他出場的機會,但協議的秘密性還是需要保持的。」

「就不怕我這個準成員亂說嗎?」

「我的直覺跟我說,你的祕密大概也不差這一件需要保守吧?」路易斯瞇起了眼,像是很有把握一般。

安特的眼角餘光瞥向伽瑪,沒錯,他自己本身的秘密大概被這隻金毛狐狸挖出來是遲早的事,既然要為日後著想,還是不要挑戰底線的好。

「開心吧,有這機會可以使用我們世界級企業的資源,就讓你放手一搏吧,安藤先生,或說……『ENTER』。」路易斯比了比再會的手勢「我們明天見。」

「!」安特的心跳漏了半拍,等到想要反駁的時候,路易斯已經掛斷了通訊。

脖上的傷疤隱隱做癢了起來。

「安特……」伽瑪小聲地叫他的名字。

「啊,我沒事。」安特朝伽瑪微微一笑,「燙手山芋中就離不開手,我有預感明天這一去就會接著開戰了。」

傷口都還沒好,實在是讓人無法喘息啊。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一定都會站在安特這邊的。RAT也好,那位上司也好。」不得說,伽瑪心中對於剛才路易斯那不容人拒絕的威壓感到十分不自在,也或許是因為這大人物十分攸關安特的未來。

但就算怕,也得向前,直到自身習慣,直到自身擁有就算與世界為敵,也不會害怕的勇氣。

「現況除了找出最好的應對外,其他的都只是多慮。不過有伽瑪在,還是給了我很大的安心感呢。」安特說,摸了摸伽瑪的頭髮撒了點嬌。

而安特自己作為榜樣,不可以先畏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87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數碼寶貝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110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he Gray Rat... 後一篇:The Gray Rat...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DD斬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