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Fate/Ninety-Nine-Night vol.4《ACT-3(1-2)》

作者:ノララノダ│2019-11-20 22:10:43│贊助:2│人氣:178
=================

作者的話:
  感謝各位的支持,本小說也在今年的2月成功的發售最後一集。
  另外小屋內有公佈在FF上的位子與再販情報,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搜尋。

=================


前三集 點此進入

Fate/Ninety-Nine-Night



  Assassin從海盜船上一躍而下後,立馬就看到比他還要早一步跳下船的瑟雷絲。

  而以這高度跳下來的話,正常人是無法平安無事落地的,只不過在Assassin眼前卻發生了那個不可能。

  只見瑟雷絲連受深都沒有,硬生生的落至地面上。

  但隨後像是沒事般,站起身來繼續往一個方向前進,而那前進的速度也不像是正常人所能辦到的速度。

  Assassin很快的就追上瑟雷絲,雖然很容易就能超越瑟雷絲那速度,但是他卻發現根本無法阻止瑟雷絲前進。

  『這位小姐?妳沒事吧?這眼神,不太正常……』

  Assassin超越瑟雷絲後,他這時才發現對方的眼睛內根本已經毫無神色。但是卻又透漏出有如銀河般美麗的色彩,感覺上只要看久了就會被對方的眼眸給吸入。

  『沒辦法,只好先將夏洛克先生所交待的事情給辦完。』

  這時他拿出在跳下船之前,夏洛克‧戴爾福斯交給他的東西。

  那是一樣體積極小的圓狀物體,而這物體就是所謂的追蹤裝置。

  這是為了避免這片詭異的森林會妨礙到Assassin才出的下策,如果這片森林讓Assassin一不小心跟丟了,那還有這小小的追蹤裝置可以鎖定到瑟雷絲的位子。

  沒想到居然可以用這麼小的東西來鎖定一個人的位子。

  這讓Assassin感到什麼有興趣,畢竟在他那時候這東西可還沒有這麼先進呢,如果那時候這樣物品已經到了現在這種地步,那自己可能老早就被抓了。

  Assassin在一個轉眼間,就把追蹤裝置給安置在瑟雷絲的身上。

  另外為了防止被外人的發現,他還特地將這東西安置在比較不明顯的部份,不知道這是故意的還是職業使然才會這麼做的。

  『但是這女孩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雖說艾爾梅洛依二世不像其他古板魔術師們一樣,不會去使用這些高科技裝置。

  但是剛剛在Assassin跳下船後,夏洛克‧戴爾福斯扔給Assassin的東西,讓艾爾梅洛依二世起了點興趣。

  「你剛剛交給Assassin什麼東西?」

  「是追蹤裝置喔。雖然早了一點,但是原本就是打算裝在瑟雷絲小姐的身上。」

  「原本就打算裝在那女孩身上,這是什麼意思?」

  「也沒什麼,只是直覺而已……」

  所謂偵探的直覺嗎?艾爾梅洛依二世對於這種回答並不是不討厭,而是他有時根本無法理解所謂的直覺到底是什麼。

  原本是一片黑的手機螢幕上,頓時出現了光點,並且以不可置信的速度在移動著。這並不是顯示出Assassin的所在位子,而是追蹤裝置已經很明確的裝在瑟雷絲的身上了,畢竟就是這麼設定的。

  「雖然我是很相信Assassin不會跟丟瑟雷絲小姐,但這只是以防萬一而已。」

  另一方面也是要通知衛宮等人他們現在到底要去哪裡。

  「這是怎麼回事?這種速度……」

  看著表示為瑟雷絲的光點行進速度,使夏洛克‧戴爾福斯感到不小的震驚。

  她現在是要去哪裡?為什麼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還沒事?瑟雷絲小姐到底是什麼人?

  「那個女孩剛剛是不是有說她要去哪裡?」

  Rider從距離比較近的船員聽來,並且了解到瑟雷絲可能是打算前往某的地方。

  「這也是為什麼我打算在她身上放追蹤裝置,但是我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

  「這點你就不要自責了。不過現在能確定的就是,這個看起來傻氣的小姐,很有可能與聖杯戰爭有關連。」

  艾爾梅洛依二世很少安慰人,但現在卻出口鼓勵著夏洛克‧戴爾福斯。

  「我不會自責也不會難過,我們偵探本來就是這種行業。」

  「看來我是白擔心了,那我們再來該怎麼做呢?直接追上去嗎?」

  「就目前狀況來看的話……對,我們就直接追上去。」

  夏洛克‧戴爾福斯總覺得快要接近事情的真相了,但是他的內心裡面卻有感覺這次的真相一定讓人不好受。

  「Rider,直接跟上去。別追丟了!」

  「你以為你是在命令誰?就算是老子的御主也不能這樣命令我,不過現在老子就照辦啦!」

  Rider踏上甲板最前端的邊緣上,右手向天一揮:

  「小的們!不要跟丟啦!」

              X   X

  衛宮將來自夏洛克‧戴爾福斯的來電給掛掉後,深深的坐到教堂的椅子上頭。

  從烏鴉上得知弗羅倫斯‧亞蓮的死訊後,理解到這場毫無意義的聖杯戰爭又再度奪走一條人命,從他的臉上只能看出懊惱與後悔。

  而遠坂雖然也跟衛宮一樣感到悲傷與難過,但是她知道現在不能停在這裡,不然會出現更多的傷亡。

  「士郎,我們不能處在這裡。在這樣下去的話,會有更多人死在那瘋子下面的。」

  從對方的消息上得知,這名羅貝多‧羅‧貝魯滋不僅蓄意搗亂聖杯戰爭,而且還做出疑似聖杯容器的人物。

  而那人物的長相十分神似衛宮與遠坂所認識的一個人,而且那個人已經……

  如果就Caster所說的話,現在那名女孩很有可能會遭到與那人一樣的命運……不,現在反而是那女孩要成為聖杯,狀況可能會更加慘烈。

  「我知道……這點我知道啊。」

  衛宮現在心裡只有自責,他認為弗羅倫斯‧亞蓮會這麼死去,有一部份都是他的責任。

  「如果我們晚點離開醫院的話,亞蓮小姐就不會遭到這種下場……如果有早點注意到Caster所作出來的異狀的話,那我們還是能回到醫院拯救對方。但是……現在一切都太遲了。」

  「可是現在……Saber?」

  Saber伸手擋在遠坂的面前,她一句話都沒有說,臉上帶著比平時還要正經嚴肅的表情。

  只見Saber一把將衛宮給抓起,並且扔到教堂的正中央。

  「等等,Saber!妳要做什麼?」

  「小丫頭,妳別插手。就算妳是本人的御主,也無法阻止我想做的事情吧?」

  頂多只有三次而已,但是遠坂她並不想使用令咒來束縛Saber,而Saber也知道遠坂不想使用令咒,現在才敢做出這種事情。

  「站起來,少年。」

  嚴肅且冷淡的口氣傳出,Saber的眼眸內閃過一絲的冰冷殺意。

  當Saber看到衛宮得知Lancer御主的死訊後,整個人的心情馬上就跌落谷底,雖然她覺得放上一段時間衛宮的心情就會慢慢恢復。

  只不過現在卻沒有時間可以等衛宮心情好起來了……

  「Saber……」

  「剛剛說了,站起來。你還想在地上呆坐到什麼時候?你想成為這教會裡頭的雕像嗎?」

  一把刀子抵在衛宮的喉結前不遠處,Saber她是認真的。

  從她那冰冷的口氣內聽不見平時的玩笑話,現在只要她想就能一瞬間將衛宮的人頭取下,這簡直是輕而一舉。

  「我……」

  衛宮口氣還是十分的低落。

  他原本想成為的正義英雄已經脫離他而去了嗎?衛宮不禁這麼思考著……

  原本不想犧牲任何一個人就把這場聖杯戰爭結束,這個想法太過天真了嗎?自己到底有哪裡做錯了,在這樣下去不就只會重複與那人同樣的事情而已……在未來不斷的重複在重複同一件事情,最後反而想回到過去把自己解決掉。現在衛宮自己是不是也是朝著同樣的道路在前進?

  「你不是管理聖杯戰爭的人嗎?現在就是時候啊,快點阻止他們!」

  「這並不在我的管轄內。何況這只是單純的教導而已,即使不用我出馬也是可以的。」

  「這……現在……現在到底是怎麼樣啦!」

  Ruler在一旁把玩著Lancer所派來的烏鴉,對於Saber現在再做的事情,他並不是特別想去管。

  況且這是從者自身的問題,並不會影響到整體的聖杯戰爭,也就當然不再Ruler的管轄之內再來現在這情況在外人看來的話,怎麼看都不像是吵架,這比較像是師父在開導自己弟子的訓話。

  而且弗羅倫斯‧亞蓮會這麼死去,其中一大半的責任,Ruler認為都在他的身上。

  當時他只專注在查明這場聖杯戰爭的異變,與幕後到底是誰在指使。明明自己也在那間醫院,卻沒有去阻止Caster去殺害對方。

  他自己雖然是有感覺到Caster在場,不過Caster所作的事情只是在為了取得戰爭的勝利。解決對方的御主的確是能夠比解決從者還要簡單,所以當下他認為那並沒有違反聖杯戰爭的主旨,所以才決定不去阻止。

  而當下對抗Berserker是因為它會對在場的普通人造成傷害,所以Ruler才能下手去阻止對方。

  沒想到Caster與那幕後黑手居然是一夥的,他們就是造成聖杯戰爭影響的主因,尤其是在奪走弗羅倫斯‧亞蓮的性命後,這場聖杯戰爭正以爆走的方式在奔向結束。

  現在這場聖杯戰爭不管Ruler怎麼想,都已經接近異常,再來不管出了什麼事情,自己都應該插手才對。

  「少年,你知道現在的情況嗎?你還有空在那裡消沉嗎?」

  Saber對於衛宮的訓話還在持續,只是Saber卻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想法。

  對於Saber她本來就不擅長這種細膩的事情,所以她只能以這種比較粗暴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要她現在出去殺敵,Saber可能還寧願出去大開殺戒也不要在這邊燒腦。

  「Saber,好了啦。士郎他自己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妳就先冷靜一點好嗎?」

  遠坂如此勸著Saber,不過Saber卻不打算聽遠坂的話,更別說收手了。

  只見遠坂這樣可能會造成反效果,Saber砸舌一聲:

  「我說……小丫頭,妳何不自己看看少年這死樣子,簡直是在人的心中拿針不斷突刺,讓人非常煩悶啊!」

  現在衛宮在如此消沉下去,Saber可能會毫不客氣爆打衛宮一頓。

  「我所走的道路偏了嗎?貫徹自己的理想有這麼難嗎?通往正義英雄的道路……」

  「衛宮!」

  衛宮那消沉的發言,讓Saber的煩悶感已經到達頂點。

  只不過當她起手教訓衛宮之時,遠坂居然擋在自己的前面,一把將衛宮的衣領給揪起:

  「你還不給我提起幹勁來……Saber說的對,你這樣子真的是看的讓人一肚子火!你那朝著正義的單細胞怎麼了?難不成這樣就能把你的信念打退嗎?要是真的是這樣,那乾脆不要努力算了。」

  遠坂如此的激動搖晃著衛宮,但是遠坂的眼眸內宛如噴灑出了火焰來:

  「我知道有人因為這場聖杯戰爭犧牲讓人很難過,但是不只是你啊……我也一樣很難過。在這樣下去那個跟伊莉亞很像的女孩,會因為聖杯的緣故而喪失性命,你真的打算不管嗎?」

  「遠坂……」

  「衛宮士郎就是擁有那絕對不會被輕易打斷的信念,與那毫不輕言放棄的毅力……這才是我認識的衛宮士郎,這才是我知道的衛宮士郎。所以……拜託,不要一個人硬撐……」

  原本想教訓人的是Saber,但是這樣工作卻被遠坂給硬生生的給搶去,使得在一旁的Saber不禁無奈的聳肩。

  「本人想說的都被小丫頭說完了。所以少年,小丫頭都這麼說了,你還打算當教會的雕像嗎?」

  「我不知道……但是唯一清楚的就是現在根本沒時間讓我消沉,即使我對現在該走得道路有點迷惘了。」

  衛宮慢慢的起身,雖然他對自己所抱持的信念與未來還有些迷惘。

  但是被遠坂那番話給稍微的點醒了一些,讓自己想起那一開始所作的那一些傻事,現在看來那時候的自己才是最強的吧?

  「遠坂,謝謝妳。」

  「我只不過是看不慣你變成這樣而已,又不是要幫你打起精神來。」

  看到遠坂還是跟平時一樣,衛宮也不禁開心的笑出來。

  「你們的事情都解決了對吧?那……時間也差不多,我們該走了吧?」

  這時原本與烏鴉在嬉戲的Ruler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而烏鴉也飛至Ruler的肩膀上頭。

  「走?Ruler,你知道現在到底要去哪裡嗎?可別毫無根據的帶著我們亂跑耶。」

  「放心吧,說到底我也是Ruler。雖然不能知道正確的方位,不過我還是能感覺到大致的方位。」

  Saber雖然對Ruler這種說法感到很不放心,而且現在Saber卻有種更加不詳的預感,就好比似暴風雨即將來臨般,但這不詳的預感卻讓Saber的戰役高漲了一些。

  「衛宮……是吧?雖然這世界上會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但是只要能跨過這些障礙,你會離自己的理想更進一步的。像我就是如此,對吧。」

  Ruler走過衛宮的身旁,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話而已。

  但是Ruler的這舉動,讓遠坂也稍微的放心了一點,還以為對方只是個只會為了聖杯而行動的人,但現在看下來並不是這樣呢。

  「還說這不關他的事情呢。」

  這時……衛宮的手機也同時振動了一下,而裡頭是夏洛克‧戴爾福斯所傳來的訊息,以及另一樣能幫助他們找到人的程式。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買本要在晚餐前 網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78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Fate|月姬/Fate 系列|TYPE-MOON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268438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君主‧艾爾... 後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384996b參加台大CWT的粉絲
【爆彈的露露西亞人物繪本抽獎活動!】詳情請見: www.facebook.com/Lulucia.catcafe/posts/16534236152108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