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恐怖之月》13

作者:婚後幽影│AIR│2019-11-19 23:28:44│贊助:12│人氣:215
第13日 掙扎

「早安。」

「嗯……」

醒來後,育未還躺在床上爬不起來。

並非因為肉體疲勞,而是……

……感覺自己好像很憔悴。

「時間要到了喔。」

「……我出發了。」

育未勉強撐起身體。因為昨天沒換衣服就睡了,因此今早也省了換衣服的功夫。

「請加油。」暖洋洋的小手,輕輕握了握育未的手。

「嗯……」

感受了一會兒那份溫暖後,育未輕輕放開手,轉身離開了房間。

……

……媽媽……

……「育未,妳怎麼啦?」

……我有好多事想問、有好多事想知道。

……「哪些事呢?」

……為什麼……育未要叫育未呢?

……「那是爸爸早就決定好的喔。」

……「如果是女孩,就叫ikumi。」

……原來是爸爸的緣故。

……「但是ikumi的mi本來是『美』,是媽媽把那個改成『未』的喔。」

……「這個『未』是我的名字,未夜子的未。」

……未……夜子,天澤未夜子。

……「意思就是,媽媽一直在育未的身邊喔。」

……是嗎?原來如此……

……「育未喜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呢?」

……喜歡啊。不對,是曾經喜歡。

……「曾經?那現在呢?」

……從喜歡變成非常非常喜歡了!

……「呵呵,因為知道理由了?」

……是啊。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媽媽不要不在,好嗎?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因為……要是沒辦法一直再一起,那就不要把它加在名字上了

……如果媽媽不在的話,育未只要叫自己的名字,就會傷心。

……因為會想起不在的媽媽。

……「育未想太多了。」

……是嗎?

……「是啊。」

……說的也是。

……「妳還有什麼要問的呢?」

……還有很多喔。我最想問的是……

……「什麼?」

……那個……

……

「第12階段,結束。」

聲音,迴盪在黑暗中。

「……」育未默不作聲地走出了MINMES。

※      ※      ※      ※

佈局像是小辦公室,但隔間裡面有床舖、衛浴設備的房間裡,有紀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看到了四方形的天空。

就好像一扇窗戶,透過敞開的窗子,看見外頭夏日的風情、蔚藍的青空。

但也僅止於『好像』……

望著那幅畫,有紀暗自尋思。

……設施裡的房間,都沒有窗戶。

……有窗戶的,只有竹林裡的……什麼?

記憶,再度模糊了。

「……昨天……也有這種狀況。」

有紀坐起身子,按著太陽穴自言自語道。

……還記得,我在育未的房間裡……

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回想當時。

……『了本圓可悟』

憶起這句話的同時,本應一片漆黑的視野,竟有一縷光輝憑空而生,劃破了蒙蔽記憶的迷障……

「想起來了!」

有紀緩緩睜開眼睛,差點忘記的感覺,令她心有餘悸:「幸好……有光。」

同時,驀然想起這段話。

……『妳所行走的道路,不可能始終有光』

……『所以面對黑暗時,妳必須成為自己的光』

「不可能始終有光……」

喃喃自語的同時,感覺對方的話語似是在交代後事,令她隱約感到一絲不祥。

「成為自己的光……」

……講得好玄啊。

同時,她回憶起這段話。

……『空氣是存在的,但僅憑肉眼卻不可視其存在。感知手段的不可視,令妳認為不存在之物,並非真的不存在,只是妳無法觀測其存在而已。』

「不可視……不存在……」

有紀隱隱感覺到這兩者之間,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而這聯繫恐怕就是……

「……不可視之力?」

然而,光是知道這些,並不足以解開現在的僵局。

……還需要更多情報。

想到這裡,有紀打起精神下床洗漱。

昨天晚上洗的衣服還沒乾,只好暫時先穿育未借的衣服。看著身上的襯衫、紅色的外衣與短裙,她不覺露出一絲苦笑。

……我多久沒穿這種衣服啦。

由於之前穿的FARGO制服是全黑的長袖上衣與長褲,因此現在有點不習慣大腿涼颼颼的感覺。

……先去找些東西吃,再來看看月宮的房間裡有什麼線索吧!

打定主意後,有紀離開了房間。

※      ※      ※      ※

「……」

陰暗的ELPOD內,育未默默地站在地板上發光圖樣的正中心。

隨著逐漸重合的心跳聲,『她』出現了。

……

……「妳好啊,育未。」

……妳們想說什麼?

……「妳想要我們說什麼?」

……說什麼都沒關係,我不會再輸給自己的。

……就算現在沒有月宮的幫忙,我也不會迷失在自己創造的夢想裡了。

……「妳理解了。」

……對,我懂了。一切都是因為我。

……因為我的過錯,造成這些傷痛。

……因為我的逃避,造成背負傷痛的妳們。

……「妳真的理解了。」

……我真的理解了。

……「那麼,我們要祝福妳。」

……祝福?

……「對,祝福。」

……「因為懺悔結束了,所以是祝福。」

……「今後也要加油喔,為了許多的我們。」

……

「……育未!」

「咦……?」

睜開眼睛時,育未第一眼看到了有紀。

「太好了……妳沒事……」

育未還沒搞清楚狀況。

「為什麼我會在這……」

……記得我剛才還在……啊?我剛才在哪裡?

……為什麼突然想不起來了?

「剛才,妳被放進奇怪的機器裡了。」

……機器?什麼機器?

「一切的元兇,就是那台機器。」

……一切?

「設施的用途,FARGO的目的……我全都知道了。」

「真的嗎?」

「對,非常可怕的真相。」

「那台機器會將信徒洗腦,並打開體內的『鎖』。」

「鎖……?」

「封住人類力量的『鎖』。」

「……所謂的不可視之力,就是那個被鎖住的力量?」

「簡單來說,人類五感六識接收的訊息,有百分之九十九都被『意』所忽略、過濾掉,令人無『法』真正感知外界的一切訊息,無『法』真正掌控身體的一切行動!」

她繼續說道:「打開這道『鎖』,以往被忽略、過濾掉的大量訊息,將毫無保留地映入『意』識。一切外在的危機,將難逃妳的感知。同時,妳可以精細入微地感受到身體每一處的狀態,動作的協調性、準確性,再非以往能比。」

「那為什麼,悠衣的姊姊,還有媽媽她……」驟然聽見難以理解的話,育未陷入了困惑。

「那是因為強行開『鎖』會給身體造成重大的負擔,FARGO還沒克服這一點,因此她們大多會因為肉體恢復力、適應力不足以負荷而……」

有紀嘆了口氣。

「不知道什麼原因,妳媽媽沒有被洗腦,並逃回妳身邊。可是她的身體已經……」

「……」

「妳在傷心吧。」

「才……」

「我會讀心術,妳騙不過我的。」

「……沒那回事。」

「想哭就哭出來吧,沒關係的。」

有紀將育未攬進懷裡。

「舒服點了嗎?」

「嗯……」

「想要的話,妳可以一直這麼做喔。」

「一直?這樣不會有點奇怪嗎?」

「才不會,因為……我喜歡妳。」

「啊!?」

「從第一次見面,我就對妳一見鍾情了,妳會在這裡遇到我,其實也不是偶然,而是我緊追著妳進來的。」

「有紀……」

「所以……拜託妳……」

嘴唇,相觸了……

「謝謝妳。不過到這裡就……」

……因為,我只能接受到這裡。

「為什麼……?」

這是有些傷心的語氣。

「妳不喜歡我嗎?」

「我當然也喜歡妳啊……妳擁有我沒有的力量,既熱心又堅強地一直幫助我、鼓勵我。那一次,妳挺身擋在我們面前,一劍劈落子彈那一幕,我一輩子都不會忘掉……可是那不一樣,真的不一樣啊。」

「育未……其實妳在討厭我吧?」

這是責難的語氣。

「不、不是那樣……我還是喜歡妳的!」

「我什麼都不想聽!!」

「不!聽我說,我討厭的……」

……是我!我自己!

周圍的一切瞬間又變成一片黑暗,無數個『我』就站立在黑暗中。

……「也就是我們吧。」

……沒錯。

……妳……妳們,也就是我們。

……妳就是我,妳們都是我。

……我討厭妳,討厭妳們,同時也討厭我,討厭我們。

……「可是……妳同時也喜歡自己吧。」

……「打從心裡喜歡自己吧。」

……沒錯。

……妳們都是我、背負種種傷痛的我、遠在天邊又近在眼前的我。

……從今以後,我想要喜歡著來活下去……喜歡著包含現在這個我在內的……我們。

……「對。」

……「我們明白妳的意志,因為我們也是妳。」

……我也明白妳們的意志。因為這裡的一切,是我必須背負的……

……「對。不那麼做,我們背負的一切,將永遠無法得到回報。」

……「要是決心背負的話,那麼……就要開始了。」

……「漫長的、無窮無盡的旅行……就要開始了。」

……「妳可以的。」

……我覺得我可以。

……「要親自感受那股意志嗎?」

……好啊。

……「可惜沒有時間了。」

……「外頭似乎在慌了。」

……「那麼就下次見了。」

……「那……就再見了。」

※      ※      ※      ※

填飽肚子、回到月宮的房間時,有紀忽然想起一件不尋常的事情。

那輪赤月現身時,月宮稱那是FARGO領袖『聲之主』,也可以叫做『月』。月宮的舉動,已經可以算是背叛了,那為什麼FARGO沒有派人過來,查封這處住所,或者在這裡設陷阱,抓捕月宮的同夥,比方說……自己?

可是,昨晚從育未的房間回到這裡時,有紀一直用精神力警戒四週,卻毫無異狀。睡前設置的機關、示警法術,也都沒有被觸發。

……感覺真可疑。

……有沒有可能,月宮和『月』其實是一夥的?

心裡忽然閃過這個念頭。

……可是又沒有證據。

想到這裡,有紀再度深刻感受到,此時資訊的不足。

……總之先在這裡收集情報,之後再轉移陣地吧!

打定主意後,有紀開始翻找房內,首先發現……

「《天子傳奇》……《天龍八部》……」

沒錯,港漫與金庸武俠小說。

有紀感到一陣無力:「如果她不只『風之使』的能力,搞不好會把《先天乾坤功》第七絕『天驚地動』的剩下三擊:水兮滔天、火兮焚野、山兮鬼神驚也模仿出來?等等……」

她忽然想到,前幾天月宮壓制悠衣的那一招。雖然當時沒喊招名,但現在一想,那頗為類似……

「……山兮鬼神驚!?」

人們看漫畫、小說時,總會不自覺地將自己代入其中,幻想自己如果擁有書中人物的本事,就能如何如何……

有些更厲害的人,會動手將之實現,比如有紀就見識過,某個喜愛《中華一番》的廚師,在現實弄出『雲龍炸蝦』『鳳凰翡翠餃子』。而月宮顯然就用『風之使』能力,模擬出六脈神劍、風兮破地、山兮鬼神驚、雷兮天地碎!

「簡直像《書劍恩仇錄》裡,陳家洛在神秘山洞讀《莊子》『養生主』就能領悟『庖丁解牛』神功……」

有紀感嘆道。忽然又想到一事,令她呻吟般喊出聲來:「對了,翼人古名『鳳翼』,『風之使』是翼人的力量,所以她將使用這個力量模擬的『天驚地動』叫神風、神鳴……是在致敬棄天帝吧!」

沒錯,《霹靂神州》系列總BOSS,所到之處天崩地裂、碾壓一切,人稱『一直派便當,從未被超越』的棄天帝,一切招數都不加修飾,僅以『神之X』命名,比如『鳳凰翼‧神之嵐』!

用盡手段,仔細搜尋過後,仍一無所獲。此時,擺在面前的,僅有這個線索了。

月宮的使魔。

粉紅色的鳥形使魔,像雕塑般動也不動,沒有絲毫生命氣息。

「用死去動物的屍骸製作的使魔,本就只是『假裝活著的死物』……」

魔物,是出來未滿的生命、殘缺的生命。魔物使的魔物,亦即使魔,是魔物使將生命力灌注在生物屍骸、內臟等無生命物體上形成的,同樣是殘缺的生命。

有紀注視著應該是使魔核心的卵形『寶石』,以及上面那純白的羽毛。交織著悲傷與懷念,難以形容的感覺再度生起。

隨著心神投入,類似小辦公室的房間逐漸從意識裡消失,面前那『寶石』看上去好似變大了,其中的羽毛隱隱透出絲絲銀光……

……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啊!

想起來了。

這就像是……昨天早上醒來前的夢裡,羽翼少女的光輝。

明亮卻不刺眼的銀光中,羽毛漸漸轉為透明,彷彿與銀光融為一體,又好似這片迎面而來的銀光,才是羽毛的本來面目。

有紀心頭一動,取出媽媽遺下的小小人偶。不知不覺間,夢一般的感覺油然而生,她發現自己與周圍一切,似乎變成雙重的。

她依然是有紀……但也是另一個人。

她依然在月宮的房間裡……但也在另一個地方。



自己與『自己』動作相同地,拿著那人偶。

曾在夢中見過,此時形容枯槁的青年,向『自己』說道:

「真是粗糙呢。」

聞言,『自己』將人偶放在地上。

隨著念力注入,用布與棉做成的人偶一躍而起,開始走動。

之後人偶跳到青年胸口,他正伸出手要拿時,人偶倒下了。

※      ※      ※      ※

今天,育未沒有聽從偽娘的勸告,繼續利用手上的卡片鑰匙,在設施內部四處探索著,試圖蒐集線索。

接近昨天的房間門口時,她先深吸一口氣後暫停呼吸,才走進去。

……咦?

昨天那具散發著劇烈的腐臭,『應該是屍體』的莫可名狀之物,已消失無蹤。

試著用鼻子輕輕吸了吸氣,育未發現空氣中連一絲一毫的味道都沒有。

……被毀屍滅跡了?

看了看昨天的那個角落……不管那東西在那裡存在過的痕跡,或者是刷洗清理的痕跡,居然都完全沒有?彷彿那東西,打從一開始沒有存在過一樣。

……單純的毀屍滅跡,絕無可能做到這種地步吧!

和現在的情形兩相對照下,彷彿育未昨天經歷的一切,僅僅只是場夢。如此詭異莫名的狀況,讓她不禁為之愕然。

……如果不是腦袋裡的記憶,我根本不會知道那玩意曾經出現在這個房間裡。

……昨天如果知道會這樣的話,就該無論如何也要勉強調查一下的……

突然間,她感到一陣莫名的暈眩感,昨日看到那東西的記憶,迅速模糊了起來。就好似有某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存在,想抹消掉那段記憶似地!

……究竟……怎麼回事?

「……!」

緊接著,像是在心靈中引爆一枚重磅炸彈一般,混亂至極的狂暴意志從精神中竄出,瞬間驅逐了那股暈眩感,同時也淹沒了她的思維。

……

回過神來的時候,育未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

「我是……怎麼了……」

「剛才妳倒在走廊上喔。」這是偽娘的聲音。

回想到失去意識前的記憶片段,一股發自內心的寒意,猶如一盆冰水當頭澆下似地,讓她全身冰涼了起來。

……那個從我心裡冒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就好像要……殺了我!?

「……」沉默了一會兒後,育未開口了:「今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不會有事的。」

「騙人!『那個』……想殺了我啊!」

越是回想,那股暴亂無比的殺意就越是清晰。

「鎮靜。既然能感覺到,就代表有辦法對抗。對自己要有自信,妳比自己想得還要堅強……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

偽娘深深地注視著育未。金色的大眼睛如同鏡子一般,映著育未的身影。

「所以妳不能軟弱。要是軟弱的話,妳真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了。」

稍微冷靜下來之後,育未問了:「告訴我,那時我感受到的『那個』……是什麼?」

「我說過了。」偽娘如此回答。

……『真相已經與妳同在』

她猛然想到了這句話。

……換句話說,我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真相。

然後她想起自己要找的真相,就是媽媽離奇死亡的原因。

……設施的人一定對媽媽做了什麼,才造成那個結果!

關於那一點,手上剛好有條很大的線索……就是悠衣她姊姊的死。

……造成悠璃喪命的原因,肯定和媽媽死亡的原因一樣。

並且想起,悠璃被FARGO的人追殺當時,不但有荷槍實彈的巡邏員,甚至還出動月宮那位『風之使』壓制。

……換句話說,只要找出悠璃被追殺的理由,就等於知道真相了!

加上『真相已經與妳同在』這句話繼續推想下去……

……我想要的真相,是媽媽離奇死亡的理由,也是悠璃死亡的原因。

……假使她所謂的『真相』,就是我要的真相……

非常可怕的結論,開始浮出水面。

……錯了!不是『假使』,而是『肯定』!

她想起了偽娘的另一句話。

……『這裡不太歡迎那種狀況』

這句話,就在暗示那件事。然後她想起了幾天前的對話……

『自己醒來時出現在陌生的地方,妳不覺得奇怪嗎?』

『才不會。平時就這樣,早習慣了。』

……悠璃身上的情形,也發生在我身上。

育未明白,這意味著自己身上同樣有造成她們死亡的原因,再過不久自己也將……

……我也走到這一步了嗎?當時,有紀一定擔心我步上媽媽和悠璃的後塵,才勸我離開,結果我還是……

思緒百轉千迴後,育未說出了這句話。

「我一口氣想通了很多事……妳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寶藍色的瞳孔,注視著偽娘的臉龐。

「對。」

「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不能說。況且,這也是妳的選擇。」

「呵呵呵……沒錯,確實是我在自取滅亡。」

尖銳地自嘲自諷過後,育未平靜地向偽娘說道:「我沒有時間了。」

「說得對。」

「我必須幫媽媽報仇,可是我沒有特定對象。我的目標並不是直接對媽媽下手的那傢伙,而是象徵這一切的某個混帳。」

說到這裡,育未用一根食指勾起偽娘的下巴,輕柔地吻了一下白皙嬌嫩的臉頰。

「或者,妳也是不錯的選擇。」她用溫柔的語氣,說出很可怕的話。這個舉動,令她臉上的微笑,帶上了殘酷的意味。

「這倒沒錯。」

「告訴我……我該報仇的對象,否則……」

育未的雙手,一左一右地輕輕撫摸著偽娘的脖頸兩側,大拇指則輕輕搭在大約脖子中間略上的部位。

「妳在威脅我?」

「對。」

育未稍微一使力,將偽娘按在床上,並且將自己的身體跨坐到偽娘嬌小的身子上。

「我不會說的。」

偽娘的臉上,既沒有驚慌,也沒有害怕,更沒有求饒,反而露出完全不符合這個狀況的微笑。

「不過我可以告訴妳,妳還構不成威脅,因為妳還無法駕馭不可視之力。」

「是啊。」

育未的語氣裡充滿自暴自棄:「我頂多只能在自己徹底壞掉以前,一邊四處逃竄一邊趁機宰掉幾個落單的巡邏員而已。」

「就像C-188一樣。」

「對,或者妳只要跟上面報告一聲,我就會馬上被抓走,連大鬧一場的機會都沒啦。」

「我不會說的。」

育未自己也很清楚,偽娘並不會那麼做。

「拜託妳,告訴我……」

十根手指緩緩地使力,逐漸陷入柔嫩的脖頸。

「我不能說。」

偽娘的神情,令育未心碎。和上次育未威脅她時,她說『如果妳覺得這麼做能讓心情好起來,那妳就盡管做吧』這句話時一模一樣。

「求求妳……」

巨大的悲傷,在胸口一波又一波地湧動著。

「回答我……」

她可以感受到,整個靈魂都因為這股悲傷而痛苦,扭曲變形地哭號悲泣著。淚水不知何時溢出了眼眶,打在偽娘的臉上,扼著偽娘脖子的手,就像扼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般,讓她覺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還需要一點時間。」偽娘總算說了不一樣的話。

就算脖子被扼住,她也沒表現出任何呼吸困難的樣子,甚至連聲調、語氣都沒有絲毫變化……

「再過一點時間,我就不再是我了耶!」育未激烈地反駁了。

「如果妳有辦法再撐一下,就能打開道路了。」

「道路?打開什麼道路!?」

偽娘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用白嫩的小手輕輕撫摸著育未的手背。

「妳現在最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無意義地隨便消耗精神力。」

「精神力……?」

育未有些摸不著頭腦,於是她直接問了現在最關心的問題:「以前,有人克服過這種狀況嗎?」

「有。」

「什麼方法?用不可視之力許願這種方法就別提了,我看許這種願望,結果只會更糟而已。」

她一邊說,一邊放開偽娘,讓她坐起身來。

「解悟第八識『阿賴耶』。有頌云:不動地前才捨藏,金剛道後異熟空。大圓無垢同時發,普照十方塵剎中。」

偽娘目光悠遠,神色肅穆:「於過去無量劫、未來星宿劫中,有緣法深厚者,明悟天之不足,發願以身補之,成就大圓無垢。正所謂:不捨色身,焉得法身。惟其盡捨,方有大得。」

「妳在講神話嗎?不好意思,我完全不懂什麼阿賴耶、大圓無垢……」吐槽過後,育未再問:「還有沒有別的?」

「有。翼人的靈魂衍生物,悲傷之羽。可令一切悲哀嘆息皆無法汙染靈魂,獲得類似大圓無垢的效果。」

「那……妳手上有這玩意嗎?」

偽娘很明確地說:「沒有。」

「搞什麼,沒有的東西就別提啦!」育未再次問道:「有沒有我現在做得到的方法?」

「那麼……充足的進食與睡眠,別一個勁往壞處想。並且,妳要懷著堅強的意志,因為這是『意志的力量』,妳必須用自己的意志、足夠堅強的意志克服『力量的意志』,方能駕馭不可視之力。」

「意志的力量、力量的意志……?」

「這麼做的話,最起碼能爭取一點時間,妳也希望多一點時間吧?」偽娘邊說,邊握住育未的一隻手。

「沒錯……」感受著偽娘手上傳來的溫暖,育未嘆了口氣:「我試試看吧……」

一陣深深的疲倦感襲上心頭,育未往床上一躺,就這麼握著偽娘的手,昏昏沉沉地落入夢鄉……

……

半夢半醒間。

……

育未感覺到,柔嫩的小手,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

這感覺,就好似自己逆著時光,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小時候……

「……對不起。」

道歉的聲音。

柔軟的聲音。

偽娘的聲音。

……妳在道歉什麼?

……妳身上……究竟背負了什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7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占卜】相親認識的對象(... 後一篇:【翻譯】31節伯克:給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pqr0508繪圖
小屋繪圖持續更新中~歡迎大家進來看看 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