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小說前序

作者:眼鏡貓│2019-11-19 22:53:44│贊助:6│人氣:59
嘛,將以前的想法化為文字再po上來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呢orz
覺得我寫不好的各位大大請鞭小力點,不然小弟的小小心臟承受不住啊!!!
第一篇是帶有點現實系的小說,不過我個人還是希望多加點超能力對戰啦,畢竟變身就是帥啊(wryyyyyyy)
所以不要光看這篇就誤會小說主題喔~~
--------
遠處的爆炸聲轟然響起──
漫天灰塵遮蔽了天空,機關槍聲隱隱地從遠方四處響起。
建物倒塌揚起煙塵、火光在巷弄中飛舞。
在這裡──距離火光十八公里外的營地都還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裡是戰場,沒有任何人性光輝的前線。
與這處我方所建立的駐營氛圍有著極大的對比。
前線總是如此,生死的判斷只存在一瞬間。
這裡是──西北戰線『諾倫』。
在這處被寒冷所侵蝕的沙漠中,矗立的這處小鎮,是必須拿下的戰略要地。
因為拿下這座小鎮,就能將軍隊推進到前方的油田。
敵人將不得不直接面臨資源保衛戰。
若是他們輸了,那就得面對資源拮据的窘境。
若真是如此,叛軍是鐵定捱不過冬天的。
「今天還是一樣呢….簡直都快變成例行公事了。」
「不然還能怎樣?距離我調來這裡也打了快三個禮拜了。」
爆炸、煙塵、哀號、火光,然後會有人被抬回來。每天重複著這些事,留在這裡的士兵早就司空見慣了。
當然,大家的狀況都是無奈居多。
沒有人想留在這裡,但也不知道要怎麼離開。
有些人重複殺進戰場好幾次還得以生還,有些人則是一去不復返。
「愛德,你很久沒進那個殺戮洞窟了呢,你什麼時候要再進去?」
「明天吧…..明天應該就輪到我了。艾瑞,這種事對你來說應該是小事一件吧?不如你代替我進戰場好了。」
一名黑髮男子和白髮男子坐在一處破舊的營帳下小聲地交談。
交談的兩名士兵是老相識了,第一次見面時是在體檢入伍的時候。一問之下發現彼此是同鄉,所以兩人對彼此意外地有親切感。
白髮的男子叫愛德,黑髮的男子叫艾瑞。
愛德留著一頭飄爽的白色長髮,菱形有角的俊俏臉蛋肯定讓他很受歡迎。
坐在他旁邊的艾瑞就相反了,雖說長相不是特別差,但不修邊幅的黑髮和厚重的黑眼圈讓兩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不用說,兩個人都已經是戰場老手了,很懂得如何在惡劣的環境生存下去。
但上戰場這種事情可不是經驗決定一切,因為子彈可是不長眼的。
「恕難從命啊…..我也是昨天剛上去啊,能活到現在只能說是運氣好而已。」
艾瑞露出一抹壞笑,就像是要顯現他的無能般,他特意用無力的語氣對愛德說話。
愛德聳聳肩毫不在意,他注意到艾瑞那黑色雜亂的頭髮,在破了洞的營帳底下顯得閃閃發光。
「運氣好能從那裡進出那麼多次嗎?民兵可是不要命地對抗呢。」
愛德無法苟同艾瑞所說的話,他實在是太謙虛了。
回來後每隔兩天就要重回那個煉獄般的戰場一次,就是這裡輪班的制度。
「我告訴你吧.....這是有訣竅的。如果你想活命,除了殺敵之外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進入城市前走在隊伍中央。」
不管是小隊、分隊、中隊都是如此。
特意慢下腳步也行,盡量行走在隊伍中間。
「為什麼?」
「如果你的同袍意外戰死的話,就拿他的屍體來做墊被。」
──就這麼簡單扼要,艾瑞說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不過,說穿了這也只是機率的問題,但艾瑞認為這招挺有效的。
艾瑞搖著他的酒壺,大口大口地喝著沒有酒精的小麥酒。
喔是的,那其實只是一般的水。
「走在最前面的士兵不用說,肯定是最先送死的。另外後方的士兵也好不到哪去,因為包夾等等的突襲戰術通常都是從後方開始發動的。」
艾瑞把他在城巷戰出生入死的經驗跟愛德分享。
「艾瑞啊,你這是膽小鬼的行為吧?」
「敢上戰場的沒有人是膽小鬼好嗎?那裡可是人間煉獄,不活下來我怎麼多殺幾個敵人?」
另艾瑞意外的是愛德挺一板一眼的,不過艾瑞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同袍也不是自己殺的,他只是物盡其用罷了。
「我可是看在同鄉的情誼上才告訴你的…..話說你也進去了好幾次啊,你有什麼心得了嗎?」
「心得嘛……老實說我不認為自己像你一樣那麼厲害呢,什麼都能講出個所以然。」
「這樣算厲害嗎?」
「嗯──在我眼中還蠻厲害的啦。」
──與其說是『厲害』,倒不如說是『神秘感』吧。)
愛德在內心咕噥。
愛德會這麼想不是沒有緣由的。
艾瑞是個十分厲害的傢伙,即便他自己常常謙虛地自嘲,但令人意外地是,愛德從來沒看過艾瑞受過一次傷。
的確,艾瑞很友善,也很風趣,但總是給人一種莫名其妙的疏離感。
「是這樣嗎?我反倒覺得你比較厲害呢。」艾瑞把酒壺放下,束緊了他的衣領。
「嗯?怎麼說?」
「你現在也才十九歲對吧?卻已經升到了『少尉』了呢。」
溫度正在逐漸下降──即便現在是大中午,坐在陰影下也能感受到北漠的一絲寒意。
「哈哈,你想要這個軍階的話,你拿在戰場上的運氣跟我交換好了。」
「這就免了吧,活命最重要呢。」
艾瑞舉起右手,直接拒絕。
「有必要這樣一口回絕嗎……
愛德有點受傷,雖然他不會表現在臉上就是了。
「唉──不是我在說,我這個人可是利己主義者喔,同樣的工作如果沒有相對應的報酬我是絕對不會做的──所以跟我求教是錯誤的決定。」
艾瑞赤裸裸地發表他那沒同理心的言論,不管他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話都很差勁。
「這麼說來……」愛德突然想到──
「我好像還沒看過你的其他夥伴呢,你沒有自己的小隊嗎?」
愛德啜飲了一口小麥酒,緩緩說道。
「唔──這個嘛──
艾瑞低頭想了一下。
「是啊,我目前確實沒有隸屬的隊伍。」
「原來如此,你果然是邊緣人啊。」
愛德露出了一抹壞壞的微笑,看來他早就知道了。
「跟邊緣人為伍的你可沒資格這麼說──
「不、我可是有自己的隊伍喔,雖然沒你厲害,但也都是很有水準的夥伴。」
…………是這樣嗎?你有自己的隊伍啊……
愛德不假思索地說出這些話。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原來如此,看來他非常以自己的小隊為榮,也對自己夥伴的實力很有自信。
與之相反的是,坐在他對面的艾瑞反而顯得有些落寞。
愛德則是聳聳肩,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不懂,像你這麼強的人應該很多人希望拉攏你進入小隊吧?你到現在卻還沒有一個專屬的小隊嗎?」
………怎樣?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只是很不方便吧?」
軍中的隊伍分布是很重要的,以愛德他們所屬的單位而言,在戰鬥時,每五~七人編排為一個小組作為基礎行動單位。由於在戰場上信賴感十分重要,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會找親朋好友進行組隊。
當然,少數例外也是有的,如艾瑞這種沒人要的,就會由上級直接分發。
這種情況對一般人而言是最糟的情況,因為分發的小隊是隨機抽取,所以很有可能會出現『昨天上戰場,今天又得跟著另外一個小隊出生入死』的狀況。
──在戰場上跟隊友建立信賴感是很重要的,像這樣一直換隊伍,真虧你能活到現在呢。」
(所以才能一直把隊有當作替死鬼──是嗎?)
愛德不免俗地想到了這件事,雖說那也是一種才能就是了。
「是啊是啊,簡單來說,我就是瘟神。去到哪個小隊,那個小隊就得倒大楣。」
艾瑞自暴自棄地說著。
「怎麼說?」
愛德突然有點興趣。
「唔──畢竟我三星期前剛被調過來嘛──遇到的隊員也很快就折損了……
「哦,原來如此。所以你才變成四處漂泊沒人要的邊緣人啊。」
「拜託你別再講了,人的心是用血和肉做的啊!!」
艾瑞誇張地跌坐在地上,突來的言語暴力讓他像頭被擊倒的獅子。
「哦──這麼一來就說得通了,最近營區裡常常出現有『瘟神』的傳言,看來確有此事呢。」
「哈哈,謝謝。我就是那個瘟神。」
對於艾瑞的自暴自棄愛德並不給予理會──
「確實呢,最近傷員增加的速度異常快速,這是過去前所未有的跡象。」
反而低頭思考起了異樣感。
前三個禮拜就沒有再對小鎮發起過大規模進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次次的小隊偵蒐和游擊戰。
愛德望向營區旁排列整齊的裝甲車,對上頭的停滯感到不解。
諾倫是一座大城市,在其北邊的郊外一百多公里的這處寒漠有這一座名為『因德爾』的小鎮。
小鎮的規模並不大,大部份的房屋都是平房,且皆為石造建築物,並不是什麼難以摧毀的目標。
現在,他們空有著絕對的裝甲武力,卻止步不前。然後把大把大把的士兵送到前線去打城巷戰。
為什麼要特意捨棄掃蕩小鎮的做法,反而採取游擊戰呢?
「哦….你看前線的傷員運回來了喔。」
艾瑞站直了身子,隊在低頭思考的愛德說到。
愛德望向剛回來的兩輛卡車,上頭搭載著許多傷員和醫官。
毫無意外,大部分醫官全身都沾滿了血。
看來這一批回來的是重傷人員。
「那邊的藥不夠了!快讓些人把藥物和紗布都送去那邊!」
司機一下車就大吼,他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營地。
軍營頓時出現了各式各樣的騷動。
他們起身走回人群聚集的營區,許多人看著屍體和傷患議論紛紛。
「哇喔,這次真慘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前線死了。」
「明天就換我了、明天就換我了……
「我的老天,這傢伙剛剛斷氣了啦。」
不同的聲音此起彼落,他們看著許多殘破不堪的身體被搬下車。
有些人失去手,有些人失去腳,不少人的肚子還破了一個洞。
愛德瞪大眼睛看著被搬下來的傷員。
剛剛的爆破似乎對我方造成了很嚴重的損害。
「這次──在前線陣亡的人又變多了吧?」
「應該是不少哦,這次被運回來的人很少……很多人都在前線都掛了吧?」
「艾瑞……你也太烏鴉嘴了吧?人應該只是還沒運回來罷了。」
……哈哈,但願如此吧。」
愛德沉默不語。
這是最有可能也是最壞的情況。
「哇嗚──而且死狀還愈來愈悽慘……
愛德十分不願意去聯想那個畫面,但艾瑞卻故意大聲地說給他聽,有的時候艾瑞真的很欠揍,該不會是想報復剛剛嘲笑他的話吧?
「那個….請問前線的情況怎麼了?」
愛德向一名灰頭土臉的士兵問到,他大概是名上士。
雖然全身沾滿了血漬,但奇蹟似的只有肩膀中彈。
「糟透了,我們第一批出去的士兵死了快三分之一,三個狙擊手被打掉、九個醫護兵直接死在裡頭,另外還有整個小隊的人被壓在倒塌的瓦礫底下……總而言之就是慘不忍睹。」
那名上士搖搖頭,也就是說這次的傷亡很慘烈,現在是第二批的士兵在善後。
雖說如此,但我方一天也才派兩批人進去裡面就是了。
第一批進去的士兵就像是進去送死的一樣是嗎……
「不好意思──你先去休息吧。」
愛德有禮貌地說道。
「看來真的死了蠻多人的。」
而且這大概只是『目前已知』的傷亡。
情況似乎不妙。
進攻速度緩慢也就算了,士兵的陣亡率還愈來愈高。就算成功生還,能繼續作戰的人也不多。
「你覺得他們會不會對我們發起進攻?」愛德轉頭問了艾瑞的想法。
「不可能,兵力差距太懸殊了,這裡民兵最多大概六千人左右吧。這種數字是無法對我們發動進攻的。」
這個營地駐紮了三個師的人員,約有六萬人左右駐紮。
每次派進去戰鬥的人員大概是一千到一千八百人不等。
一天至少會有兩千人左右進去跟民兵作戰。
「但我們也沒有贏下勝利。你也知道你在這裡已經待了三個星期了,是吧?」
「是啊,對方的人頭簡直就像是多到用不完一樣。」
………在你來之前,我們原本進攻很順利的,現在完全想像不到會是這幅慘狀。」
沒錯───簡直就像是,整個城鎮裡的所有人都是民兵一樣。
「嗯──我覺得啦,他們應該是強迫平民跟我們打仗。」
艾瑞坦率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當然,這是大家都隱約能想得到的可能性。
「嗯,我也是這麼想。裡面大約有三萬人是當地居民吧?,所以我們才會覺得敵人比想像中的多。」
「是啊,但我們在這裡談論這些也沒有用啦,畢竟我們不知道上級長官在想什麼。」
艾瑞輕蔑地嘲笑那些坐在營區裡製作作戰的長官,愛德卻沉默了下來。
「沒錯,沒人搞得懂他們的想法。」
「搞不好是一群人道主義者呢,主張著『不能殺平民』的那種人。」
兩人從傷員旁移開,他們接下來將會被帶往南方不遠的要塞──『諾倫』。
雖說能否撐到那裏得看他們自己的造化就是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太蠢了。」
艾瑞聳聳肩,他不認為自己說錯了些什麼。
不能傷害無辜的平民──的確,這在打仗的時候是很高的道德標準。
沒有軍人能保證不會傷及平民,問題是誰是平民?誰認得出來啊?
「我反倒認為這只是我們在找說服自己待在這的理由呢。」愛德只能無奈地說道。
軍方打得拖拖拉拉是事實,讓年輕人進去裡面送死的話,根本無法解決這起內戰。
再繼續拖拖拉拉,損失只會愈來愈大。
的確,我們的士兵素質比他們好,傷亡率一直不高。
但他們忽略了一個重點───
讓一群猴子每天拿槍射擊,牠們也會懂得如何開槍殺人。
更不用說是人類。
讓一群人一天至少有二分之一的時間沐浴在槍林彈雨中,自然而然地就會催生出一批新的戰士。
這無關他們是否為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那裡可是戰場,我們可是去那裡殺人的。
民兵只要用個『抵抗侵略者』這個大義名分就能煽動小老百姓出來對抗了。
那裡可是他們的主場,他們有地利之便,對他們來說就跟跑後院一樣簡單。
剩下的,就是把槍交給他們。
「軍方可能認為一但切斷了補給線,他們自然就會投降吧。」愛德無奈地嘆道──
「的確,那個小鎮裡的資源有限,等他們油盡燈枯的時候就會投降了。」艾瑞附和。
但是──那還要多久?
想必大家心裡都有同樣的疑問。
「但你也知道吧?愛德,如果武器是民兵在提供的,那小鎮的資源是由他們在支配也不奇怪。」
這個小鎮裡的所有人都是無法出逃的百姓,他們一定會讓這些人戰至最後的一兵一卒。
「這樣一來事情就變得毫無進展,我們無法消滅民兵,自然也就無法攻下這裡。」
艾瑞替沉默的愛德下結論。
現在他們也只能安慰自己還留有一條小命了。
只不過──或許就連這個事實在明天也會變成泡影。
艾瑞看了看站在他旁邊的愛德,他現在正眺望著從地平線消失的急救車。
「你不怕嗎?」艾瑞問道。
「嗯……你說明天的事嗎?」
「當然。」
對此愛德只是嘆了口氣。
「當然怕啊,老實說我現在緊張得不得了。」
「是嗎……還真是看不出來呢,你果然很厲害。」
「嗯?」
「冷靜很重要吧?尤其是在戰場上,就算是故作鎮定也很重要,同時也是隊長最重要的特質──想必你的隊友看到你心裡就會比較安心吧。」
「啊……是這樣嗎?我反倒覺得自己挺不可靠的。」
有的時候自己才是最緊張的那個呢──愛德心想。
「你這是在鼓勵我嗎?」
沒想到你也會做這種事呢──愛德微微吃驚,但依然沒有顯露在表情上。
「哈哈,就當作是這樣吧。」對此艾瑞則是笑了笑。
「我只是覺得你可以更有自信一點啦。」對此他補充道。
但愛德對此卻不以為然。
「我反而覺得自己還有很多要學的呢,比方說──保持冷靜的方法。」
「原來如此,我倒是可以介紹一下我自己的作法。」
………?」
「你在幹嘛?」
「我呢──在面臨生死邊緣的時候,都會像這樣──」
說完艾瑞就掏出了自己掛在腰間的手槍,將保險拉開後,槍口直接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動作之快速讓愛德都下了一跳。
………
「讓自己感受死亡的冰冷。」
「這樣不是會更緊張嗎?」愛德吐槽。
「因人而異吧,對我而言這樣是距離死亡最近的距離了,其他子彈看起來就沒這麼可怕了。」
原來如此──愛德點點頭。
畢竟他沒試過這個方法,所以也不知道感受如何。
不過──或許、艾瑞意外地──適合我們也說不定。
「艾瑞──
「嗯?」愛德突然打斷了艾瑞的談話。
「你──要不要加入我的小隊呢?」
像這樣──遞出了前往戰場的邀約。
                              
附上艾瑞人設圖
感恩,謝謝閱讀^_^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69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onyhunter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金閃閃X恩奇都... 後一篇:水原千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
沒什麼事,我只是想來大聲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